7-12集
孩奴剧情介绍

孩奴7集剧情介绍

  卢丽卢苇去相亲

  卢苇对妈妈说,姐姐是不是太过分了?她负责任她怎么不带孩子去报名。妈妈指责卢苇不懂事,卢丽平果就是个软柿子,一旦遇到欢欢的事情她就是个杀伤性的武器。之后妈妈质问卢苇,今天顾影对她说什么?卢苇说他不还是说那些,妈妈劝卢苇赶紧去相亲。卢苇说就自己这样的,还能找着什么样的好从家,真以为她女儿是美若天仙吗?妈妈说虽说她带着笑笑,只要不是太挑一定能找到人嫁了。刘志高劝卢丽不要那么累,卢丽则说他上不上好大学没关系,而自己的使命就是让欢欢上重点中学,欢欢的使命就是上重点中学。刘志高劝她不要再生气了,卢丽说今天自己生气不光是因为没报上名,还因为他骗自己。

  唐红向老公说起,奥数班自己报上名了,项立强二人正在亲热的时候妈妈推门而入,指责他们怎么不关门。卢丽请求唐红帮自己找找牛沛,欢欢偷偷的将作业给了雨霏。在唐红的帮忙下,卢丽顺利的给欢欢报上了奥数班。唐红告诉卢丽,让卢苇明天去相亲。

  卢苇销售房子的业债下滑,主管在那里对她批评一通,卢苇说自己刚离婚,让她体谅一下自己的心情,主管让她少拿离婚当借口,并说她再这样吊儿郞当的,让她走人。超市买白菜的时候,卢丽两姐妹争执了起来,妈妈让卢丽让着点妹妹,妹妹在那里大喊大叫,卢丽说自己本来想告诉她唐红介绍男朋友的事情,可是自己现在没心情说,在妈妈的教导下,卢苇向她道歉。

  妈妈请求卢丽跟着卢苇一起去相亲,卢丽不去,卢苇也说姐姐去的话自己就不去。妈妈装做生病的样子倒下,两姐妹紧张上前查看,卢丽答应妈妈陪卢苇去相亲。卢丽三人连看了三个男生都不满意,卢丽抱怨这男的怎么没有一个顺眼的。当齐帅出现在咖啡厅的时候卢苇眼前一亮。齐帅上前跟卢苇二人打招呼,他上前给卢苇倒红茶的时候不小心洒到了她身上,所以他劝卢苇去洗一下,卢苇则说不用,齐帅大叫自己受不了,之后他平静的说自己有洁癖。  

  顾影出现在卢苇面前,指责她这么着急找下家,有那么下贱吗?卢丽生气的打了他一巴掌,卢苇生气的跑开,顾影追了过去,卢丽给志高打电话,让他赶紧到江边的公园。顾影说自己一直把她当做天使,卢苇骂他是白马王八蛋,顾影质问她忘了他们有个最美好的日子?他们一无所有还勇敢的结婚,而且还有了小天使,卢苇说他们现在说这些有用吗?他们已经离婚了。顾影说自己重新找工作,去赚钱,他们重新在一起好吗?卢苇说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所以不可能在一起。

  卢丽指责顾影了一通,顾影质问卢苇为什么要去相亲?卢苇大叫自己相亲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们的女儿笑笑,因为自己连幼儿园的赞助费自己都交不起。刘志高说每个人都有生活的权利,他们两个已经离婚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再说他的所做所为不要给笑笑留下不好的印象。顾影为了刚才自己说的话向卢苇道歉,并说以后自己不会再纠缠她了。

  卢丽接到了徐老师的电话,匆匆的赶到了学校。徐老师拿出作业本向卢丽证明,欢欢在替项雨霏写作业。欢欢在玩平板的时候被卢丽逮个正着,卢丽生气的拿着平板去了唐红家里。唐红对此事一无所知,卢丽说此事关系儿子的前途她不得不说,雨霏做的此事损人不利己,所以要找她这个家长,她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希望她能管好自己的孩子。

  婆婆指责唐红怎么教育雨霏的?之后他让立强明天就订两张机票,唐红请求妈妈,让自己去学校查清楚再说。徐老师质问卢丽确定在那样做吗?这样做刘欢欢的自尊心会受不了的。卢丽坚持这样做。上课的时候徐老师要求刘欢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写检查,保证以后再也不帮同学写作业了。

孩奴8集剧情介绍

  欢欢不见,刘志高夫妇焦急寻找

  欢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检查,卢丽和唐红在门外听着这一切,唐红流下了眼泪离开。刘志高带着欢欢一起爬山,刘志高劝儿子不要再生妈妈的气,但她那样做也是为了他好,爬山不要太着急,就要一步一个脚印,而她妈妈有时候就是操之过急,欲速则不达。望着山下的风景欢欢大叫--我想飞。

  杨洋通知刘志高,领导找他过去,并说最近听说领导对他有些意见,作为助手希望可以帮助到他。卢丽早上查房的时候一孕妇说她总是失眠,李静建议她多听一些莫扎特的音乐。护士向卢丽抱怨着,李静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她查房的时候插什么嘴。卢丽则说只要对病人有好处,没什么。

  主任打电话叫卢丽过去,问起李静怎么样?卢丽说挺好的,主任质问她是不是感觉有压力了?卢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主任说起了那个学术交流大会,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把握,卢丽却吞吞吐吐的说自己考虑一下。唐红提着东北特产找到徐老师,质问雨霏的学习有没有近步?徐老师拿出考试卷给她看,唐红一看便愣了,并说他们已经抓得很紧了。徐老师劝她还是向别人虚心请教。

  卢丽质问父母,万一自己到外地培训他们能帮忙带欢欢吗?父母一听便拒绝。刘志高一回来,卢丽便起身离开。唐红要没收雨霏的平板电脑,婆婆也支持唐红的做法。唐红向婆婆说起上次写作业的事情就是怪雨霏,婆婆说如果她带不好孩子自己就带走,唐红阻止,并说她一人带着孩子挺累的。婆婆质问她想怎么办?唐红提议他们两个一起来带孩子。项立强向妈妈说起,唐红说的有道理,婆婆决定就这么办。

  卢丽向刘志高说起,领导找自己谈话了,跟升职有关,刘志高质问她怕什么呀?卢丽说自己不怕但跟欢欢有关,可是科里最近来了几个博士,视野精力都比自己强,再不努力的话自己早晚会被淘汰的。刘志高劝她想干嘛就去干嘛,自己来照顾欢欢,并发誓,卢丽跟他拉勾勾,并说自己就试试。

  刘志高给爸爸打电话,说起他们最近在丈母娘家里住,爸爸让他一定要照顾好老婆跟孩子,之后他质问志高最近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就回来一趟。挂断电话,刘父望着那张胃癌的报告单子,不禁叹起气来。卢苇因为没有将房子卖出去而唉声叹气,同事向卢苇说起,另外的一名同事去年卖房子的时候认识了一大款,现在嫁给大款了,而大款又介绍了一堆的大款买房子,她的业绩能不蹭蹭上升嘛。

  卢丽他们在那里紧张的进行着考试。放学了欢欢迟迟等不到爸爸,而此时刘志高正在会议室里向秦总介绍着他的方案。刘志高向杨洋表示感谢,要不是她把材料准备的那么充分,刚才自己就被问住了。杨洋提议刘志高请大家吃饭,刘志高同意。卢丽考试结束回到家,却得知刘志高跟欢欢还没有回来呢。卢丽打电话的时候刘志高回来,得知欢欢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卢丽匆匆出去寻找。

  刘志高二人正在焦急寻找的时候,徐老师打来电话说欢欢在唐红家里。项立强向刘志高二人道歉,唐红千不该万不该在没有通知他们的情况下把欢欢带回来。唐红向卢丽解释,卢丽指责欢欢为何不给他们打电话?雨霏说欢欢不让妈妈打电话,他想多玩一会儿游戏。卢丽指责唐红,孩子不懂事她也不懂事呀。刘志高说此事不怪唐红而应该怪自己。

  唐红向卢丽提议,让欢欢来他们家学习,目的就是让欢欢带带雨霏学习,项立强指责唐红,刘志高和卢丽也指责唐红。刘志高指责卢丽,她跟唐红毕竟是老同学,有这个必要吗?卢丽生气的将刘志高指责了一通。婆婆告诫唐红,要是再让自己发现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决定雨霏的事情,自己就立刻带走雨霏,同时指责她这个当妈的这么不称职,她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呀?

孩奴9集剧情介绍

  刘父住到卢家

  项母和唐红挑选奥数老师,唐红发表意见,婆婆让她别插话,并说自己做决定。刘志高发现身后一男子跟到了公司,他质问男子到底是谁?并威胁要报警,男子说自己是来找未婚妻的,这时杨洋走过来叫住了钟林。大家向卢丽表示感谢,因为她得了第一名,李静走过来向她表示祝贺,卢丽也向她表示祝贺,因为她考了第三名。项立强说哈佛毕业生要到家里来做家教,听起来是不是有些玄呀?唐红觉得此事不靠谱,婆婆指责她什么意思?项立强也觉得此事不靠谱,婆婆说如果今天是唐红去面试的话,人家未必肯收下雨霏,那是冲着自己的。

  笑笑让姥姥帮忙喂企鹅吃饭喝水,卢母不会用电脑,不知道点到哪里企鹅不见了,笑笑哭了起来说姥姥把自己的宠物弄死了。刘志高拿着花等待着卢丽,卢丽冲他大发脾气,刘志高说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之后生气的离开。刘志高回到家,丈母娘让他赶紧帮忙修修电脑,刘志高说自己头疼离开。卢丽回来,笑笑哭着说姥姥把自己的宠物弄死了,妈妈让卢丽快把志高叫出来修电脑。

  卢丽让刘志高赶紧起床修电脑,刘志高说修电脑可以,保证她以后不可以再对自己那么较真。刘志高吵着腰也疼头也疼,卢丽帮她按摩,听到他说脚脖子也疼时,卢丽冲他一拳,让他赶紧起床修电脑。刘志高修好了电脑,丈母娘乐呵呵的去做饭。刘志高对卢丽说,现在老的也满意,小的也满意了,她是不是也该原谅自己了?卢丽说留待查看。

  卢丽不想去参加培训,因为她放心不下欢欢,刘志高劝她去,并再次承诺欢欢任何事情包在自己身上。项立强在工作的时候唐红跑过去撒娇,并说自己数一二三,他再不上来的话就让他睡书房。夜里刘志高打算将枕头被子搬出去的时候,卢丽阻止,并说他再犯错误就发配边彊。主任告诉卢丽,周五报到,回家好好的准备一下。护士通知卢丽,有人找。卢丽质问公公,他怎么来了?

  刘父去了卢家,妈妈质问卢丽,他怎么来了,还嫌自己麻烦不够多呀?刘志高接到欢欢,说爷爷来了。卢母做了满满一桌子饭菜,刘父说自己就是想看看大孙子。卢母质问亲家这次来住多久?自己好安排宾馆。刘志高说宾馆的事情他们安排,刘父则说都是一家人,自己就住到家里,况且住宾馆多贵呀,卢母说一大家子挤的呀都住不下。刘父说自己此次来就住半个月一个月的,打个地铺就行了。卢苇说这样不方便,刘志高提议让欢欢跟爸爸一起去宾馆,卢丽则说欢欢晚上还要学习,不能跟他一起去宾馆。刘父说自己晚上就住到这里,不会连一个晚上都不行吧?

  刘志高带着爸爸去街上逛街聊天,卢母质问大家,刘志高他爸晚上要睡这里,怎么住?卢丽让她别担心了,并说自己跟刘志高说,让他爸爸住宾馆,妈妈嬚宾馆太贵,并说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爸爸质问刘志高,自己在这里住下行吗?他想把住宾馆的钱省下来给欢欢。刘志高让爸爸安心住,并说过两天卢丽就去培训了,就会把房子腾出来了。

  卢丽把房间让给了公公,并说自己去卢苇那里挤两宿。刘父要求志高睡小床,自己跟欢欢睡大床,卢丽告诉刘志高,孩子的学习不能耽误了,所以让他明天告诉他爸,让他去住宾馆。刘志高说自己不能开这口,并说既不能耽误她培训,也不能耽误了欢欢学习。

  夜里卢丽失眠,被卢苇的呼噜声吵得睡不着,于是她搬着被子去了沙发上睡,这时却听到公公跟欢欢讲故事的声音,于是她过去指责二人。卢丽把刘志高叫醒,要求他们一家三口睡大床,让他爸爸睡小床,刘父提议自己到外面睡,卢丽阻止并说卢苇起夜不方便。夜里笑笑起夜,被睡在沙发上的卢丽吓了一跳。

孩奴10集剧情介绍

  志高偷偷带着欢欢出去玩

  大家都被一早的闹铃声惊醒,刘父在那里做早餐,可是他却不开油烟机嫌浪费电,把卢丽呛得不能行,卢母过去查看,看见那满瓶的酱油摔碎到地上。唐红叫雨霏起床去见老师,可是雨霏却不起床非得让老师来家里见自己。项立强让唐红把家教叫来,并说花多少钱自己不在乎,并指责她平时强势的劲头哪里去了。刘父带着大家前去锻炼身体,卢丽抱怨大周末的也不让自己睡个懒觉,她让刘志高找爸爸说说,让他去住宾馆。

  卢母在那里呛得不停的打哈欠,并说他才来了一天就把家里弄成这个样子。卢母说要把他的被子拿出去晒晒,老卢担心这样让志高看到不好,卢母说要让老刘搬出去住。卢丽带欢欢回去,爸爸让刘志高带自己去超市转转。

  唐红请马老师,可是马老师说这样的孩子不值得自己教,这拜师还得让自己亲自上门不是?唐红说自己亲自来接他,并开车接他离开。卢苇质问卢丽,她老公公什么时候走?本来家里就够挤的。卢丽说让她找一钻石王老五,卢苇指责姐姐怎么说话呢,并指责他们家弄一女婿倒插门,现在弄一老公公也倒插门。妈妈质问卢丽,卢苇说的有错吗?卢丽说他爸爸真不是故意的,妈妈提醒他,这是她娘家,不是刘志高的娘家。卢丽猜测刘志高这么长时间不回来,肯定是带他爸爸住宾馆去了。

  刘志高二人提着米面和折叠床回来,此时卢丽和母亲不禁惊呆。老卢说欢欢最喜欢船模了,凡是船模展和电视上有关的船模节目,他都是必看的。老刘说下次有船模展自己带他去看,老卢说今年没有,明天了自己还带欢欢去看。得知爷爷修过飞机而姥机不会,欢欢夸奖还是爷爷棒,老卢质问老刘,什么时候修过飞机了?

  刘志高不停的做卢丽的思想工作,卢丽说自己不反对他爸来这里看欢欢,住宾馆多长时间那钱他们都出,只是在这里实在是太不方便。项母要求唐红把雨霏叫出来,马老师说不用,自己有独特的教育孩子的方法,他们要做到不说不看不听。婆婆要求唐红不许干涉雨霏的学习。马老师质问唐红,自己的房间在哪里?唐红说自己头一次听说家教也需要房间的,婆婆阻止唐红,并让马老师住客客房。马老师给表哥牛沛打电话,牛沛说唐红跟她婆婆好糊弄,可是那个项立强可不好对付。

  爸爸建议带欢欢出去玩,志高说明天他们一起出去,告诫他此事不要告诉卢丽。卢苇向客房推销了房子,客房说回去商量商量再说,卢苇听后有些不高兴。这时一名男子前来,卢苇看他的打扮对他不理不睬,让他自己去看说明书。男子说自己要买五套房子,卢苇一听便上前乐呵的跟男子聊了起来。

  马老师跟雨霏定了协议,只要自己在或者她爸妈在的时候,她就装做认真学习的样子,至于她的作业自己帮她做。送卢丽离开后,刘志高带着爸爸和儿子出去玩。卢丽临上车的时候给刘志高打电话,发现他那里挺闹的,之后她又给培训班打电话,质问刘欢欢今天去上课了没有?马老师带着雨霏一起玩游戏,唐红在外面敲门,雨霏赶紧装做学习的样子。

  刘志高三人回到家,看到卢丽坐在楼下。卢丽质问他们去哪儿了?刘志高谎称自己和爸爸二人去海边玩,卢丽要求他拿出照片给自己看。卢丽告诉刘志高,从现在开始刘欢欢一分一秒不许离开自己的视线。丈母娘跑过来指责刘志高,让他赶紧安排他爸爸去住宾馆。卢丽请求妈妈消消气,如果自己跟他们闹僵了以后怎么过日子?看着女儿哭着请求自己,妈妈说他们住就住吧。

孩奴11集剧情介绍

  卢家一家人欺负刘父

  夜里卢母睡不着觉,她说自己想帮帮卢丽,绝对不能让那对父子欺负女儿。刘父吵着要去送欢欢上班,卢丽拒绝,并说他又不认识路,老卢要刘父陪着自己一起去遛弯。唐红送孩子的时候碰到了卢丽,质问他们家的欢欢模拟考准备得怎么样?卢丽说家里来了一人,乱得不得了。唐红说起家里来了家教,雨霏每天都学得很晚,卢丽一听便动起了心思。

  老刘二人买菜回去,卢母说他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享清福就行了。刘父拿着手巾擦桌子,卢平上前阻止,并说这是擦手的布,他们家擦客厅有专门的布。刘父说能不能让自己做些什么事情?卢母让他去超市买几个碗。卢苇带着男子去看房,卢苇说自己还是单身呢,男子一听便约她一起去吃饭。刘父在超市拿碗的时候犯病,他强撑着身体将药服下。

  花卉男夸奖卢苇长得漂亮又是单身的。老卢夫妇二人在做饭,老卢告诫老婆不要太小家子气了,卢母说自己这样做就是为了女儿,他竟然敢欺负到女儿头上。欢欢放学吵着让爷爷讲故事,卢丽要求他先去把作业与完。志高要给爸爸选电视看,可是笑笑吵着就看动画片。刘父去看欢欢的时候,刚好看到卢丽在数落欢欢,刘父说自己辅导欢欢,让她去帮爸爸妈妈做饭。刘父教欢欢用自己的方法计算,可是卢丽生气的让欢欢用公式做,欢欢在爷爷的帮助下很快就找到了题目的答案,之后爷爷给他讲故事。

  吃饭的时候马老师狼吞虎咽的,并说让雨霏赶紧吃饭,吃完饭他们一起打游戏。唐红愣了,马老师说那是寓教于乐,唐红质问他怎么寓教于乐的?马老师让她不要问,否则自己就退出。雨霏偷偷的暗示马老师,暗自给他伸手示意高明。贞丽向刘志高抱怨,爸爸竟然用数牙签的方法教欢欢做奥数题,并告诫他转告爸爸,以后不许再干涉孩子的学习。卢苇带着一盆兰花乐呵呵的回家,并告诉大家,自己遇到一钻石王老五,马上就要嫁人了。

  刘父拿残茶根给卢苇浇花,卢苇让他不要添乱。刘父的胃疼,刘志高劝爸爸不要那样,因为卢苇就那样没有家教。卢苇说卢丽公公脾气不小,竟然连饭都不吃就出去了。卢父抱怨,卢苇刚才是不对,不过她那公公也是竟然跟自己抢孙子。卢丽承诺,一个星期肯定搬走。刘志高请求爸爸,以后欢欢的学习就不要再管了,给他买两支毛笔专心的写写大字,怡养身心。马老师抱怨雨霏这个孩子太难教了,所以费用得提高一些,唐红指责他怎么可以这样?项母则赶紧给马老师一些费用,马老师夸奖老太太太有眼光了。

  刘父送给欢欢一个船模,欢欢请求妈妈自己想玩一会儿,卢丽将船模收起来,并说他考上高中奖励还会有更多呢。卢苇坐在那里乐呵,笑笑质问妈妈笑什么?卢苇说自己走运了,很快就可以买大房子了,笑笑说自己只要妈妈天天陪着就开心。刘志高指责卢丽有些不近人情,卢丽说自己不近人情,会让他们全家住进娘家呀。刘志高质问卢丽就不能体谅自己吗?卢丽指责他两句便离开。卢苇让曹先生签合同,曹先生则说不着急,他想看看其它户型,因为妹妹也想要买房子。

  项立强回到家质问唐红,那个马老师怎么样?唐红夸奖雨霏现在可爱学习了,得知他们给马老师翻了倍加工资,项立强指责她谁让她涨呢?唐红说看雨霏学的这么好,再贵也是值的。刘父拿钢丝擦浴缸,卢母指责他怎么净添乱呀。卢母把卢丽叫过去,指责刘父在纸上写的忍字是什么意思?谁忍谁呀?卢丽让欢欢去写作业,刘父不同意,非让孙子先写几个大字再说。

  夜里卢丽偷偷的将墨水倒进了兰花里。卢苇看到兰花成那个样子,不禁大叫了起来。刘志高质问卢丽怎么回事?卢丽装迷糊,卢母质问刘志高怎么怪到卢丽头上,同时质问刘父,是不是他把墨汁倒到了花里。刘父让他们别吵了,并说现在就给卢苇去新买一盆,卢苇生气的说不用了。刘志高让爸爸上楼跟他们理论,爸爸说错也是在自己,说着他又胃疼了起来,爸爸交待刘志高回去跟媳妇道歉,刘志高说自己就是忍不下这口气,爸爸说为了孩子都忍忍吧。

孩奴12集剧情介绍

  卢苇辞职

  卢母告诉卢丽,哪有拿墨汁浇花的,一定是她公公干的。望着父亲的背影,刘志高心里很不是滋味,卢丽带着欢欢下楼,刘志高指责他们一家人为何总是针对爸爸?卢丽说自己对他们家人已经仁至义尽了,爱住不住。刘父在街上不停的寻找兰花,这时他的胃又疼了起来,赶紧吃下药缓解了一下。杨洋提醒刘工,开会的时候到了,刘工开什么会?杨洋说新项目的筹备会。

  开会的时候刘志高什么都没有准备好,领导对他大发脾气,杨洋站起来告诉领导,其实刘工已经做出了方案,下午的时候会发到他的邮箱里。卢苇和曹先生商议呆会签完合同一起出去玩,待曹先生在合同上面签字后,主管故意说起卢苇是个模范妈妈,曹先生一听便愣了,并取消了呆会儿的约会。

  卢苇指责主管是什么意思?主管指责卢苇,做人要光明正大,同时说她在钓金龟婿不要在自己的地盘上钓。卢苇指责主管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之后骂她是老处女。主管说她这个月的资金全扣,卢苇生气的要去找总经理,主管说这就是总经理的决定。卢苇摔下牌子大叫老娘不干了,主管说随便,卢苇告诫她,不要翻云覆雨的,小心孤老终身。

  刘志高向杨洋表示感谢,并说他能帮助自己拿下这个合同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帮助了。杨洋质问他是不是家里出事了?刘志高说两个人在一起是美好,一个家就难了。卢母担心刘父怎么还不回来?她自责白天自己说话是不是有些过了?卢父让老婆呆会给刘父赔个不是。刘父抱着兰花回来,并说这花只五百块钱,卢父说这花钱他们出,刘父阻止,并说自己此次来给他们添许多麻烦了,其实自己就是想大孙子了,本想买明天的票可是没买着,于是就买了后天的票。卢父让老婆做几道菜,刘父请求他们别将此事告诉志高,害怕志高不同意,同时他有一个请求,这两天让自己给欢欢做几道菜。

  卢苇生气的回家,看到那盆兰花却生气的将它摔到了地上,卢母指责卢苇是不是疯了?卢苇说这盆花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那盆花,卢父要求卢苇道歉,卢苇说谁给自己道歉,刘志高生气的说别得理不饶人。卢苇说把自己没工作和没男朋友的责任都推到了刘父的身上,并说都是他倒墨水给自己惹来了晦气。卢苇让笑笑别烦自己,笑笑坐到沙发上哭了起来。欢欢写作业的时候被卢苇房间里的音乐吵死了,卢丽上前将音乐关掉,卢苇指责卢丽管的太宽了。卢丽求她就消停这一晚上。

  卢丽和笑笑又是听音乐又是跳舞的,爸爸将卢苇拉了下来,刘父上前扶了卢苇一把,卢苇却把他推开,刘志高指责卢苇干什么呀?卢苇说自己就是欺负他们,这是她娘家,这儿姓卢,看不惯他们倒插门,爸爸生气的上前打了卢苇。刘志高大叫,再这样对爸爸自己就对她不客气。卢丽大叫,墨汁的事情是自己干的,刘志高指责她白天的时候为何不承认?爸爸让志高给自己收拾东西,马上走人,亲家让刘父哪儿不要去,并自责自己没有管教好女儿。爸爸指责了卢苇,卢苇生气的带笑笑离开。

  钟林去公司找杨洋,因为杨洋每天都要加班没时间,所以自己只能到这里来了。杨洋说过两天他们一起去婚房那里,看看还需要添什么家具,钟林建议由她管,杨洋指责他有没有承当?钟林让她赶紧把结婚时间订下来。刘志高质问杨洋什么时候结婚?杨洋说还没有定下来呢,他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太不懂事了。杨洋质问他为何这么晚还来加班?是不是又吵架了?刘志高默认,并说工作就是家庭,如果家庭出了问题,再好的工作也是没用的。杨洋质问他,如果为了家庭而影响了工作,他会坦然面对吗?刘志高说为了家自己什么都可以放弃,杨洋感叹,也许这就是钟林缺少的。

  做饭的时候刘父胃疼了起来,他疼得出了一身汗的赶紧服下了药。卢母发现坐在地上的刘父,赶紧和老卢把他扶到了沙发上。卢丽在学校外等待着欢欢,一见到他便质问題目难不难?考的怎么样?欢欢说自己拉肚子没做完。唐红质问寸霏,她考得怎么样?雨霏说马老师都教了,可是自己就是没记住。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