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4集
孩奴剧情介绍

孩奴19集剧情介绍

  项雨霏上私立学校

  项立强回到家中,唐红过来说老公太辛苦了,项立强说自己不辛苦拿什么养活你们。唐红说雨菲的生日要不咱们还是低调一些吧,别请什么博德曼的厨师到家里边了,就搞一个冷餐会,他跟妈就能搞定。弄2个仆人还挺像样的。项立强说该邀请的还要邀请的,别心疼钱。唐红说知道你是为我好,想让我得瑟。项立强说自己最近生意比较忙,回来时候可能脾气不好,别生气。

  早上,刘志高叫欢欢准备好了没有,要走了。欢欢出来后刘志高让给妈妈说一声,刘志高说卢丽不去了,卢丽说对自己不去,欢欢也不能去。说没有考上一中原谅他了,但是这次不能让他在失望了。跟妈妈去上补习班。刘志高听后非常生气。卢丽带着欢欢去报补习班了。

  刘志高打电话给自己的父亲,说自己这次估计不能回去了,父亲说他知道,昨天卢丽打电话了,就是有一点遗憾,过一段时间家里边水果都熟了,就是想让欢欢尝尝,郊区新建了个水上乐园,特别好玩了,本来想带欢欢去的。刘志高询问父亲身体怎样,父亲说去复查了几次,都已经好了。

  卢丽去衣服店把衣服退了,刚好唐红打电话,知道都在一个商场,2个人约在咖啡厅见面。杨洋问刘志高她为什么把衣服退了,刘志高说可能是舍不得钱吧,她现在把所有花费都跟孩子能上多少补习班联系在一起。杨洋说作为女人挺理解的。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就是忙事业和陪老婆的,所以事业和老婆就是男人的双拐。刘志高说这话你应该告诉卢丽,他不觉得是他是我的拐棍,他就知道他是孩子的推车。唐红让卢丽明天晚上到家里边,开一个庆祝会,庆贺雨菲上一中,并告诉卢丽是项立强给一中搞了个共建,雨菲才能上一中的。

  晚上卢丽躺在床上说还是觉得心理不平衡,雨菲那个学习成绩给咱们欢欢垫底都不够,就是心理不平衡也没用,谁让她有一个有本事的爹。刘志高说你不就是嫌我没有本事。卢丽说事到如今只好去祝福他了。

  项立强在庆祝会上,说感谢大家来参加雨菲的庆祝会,感谢大家多年的支撑,下边请雨菲的班主任徐老师讲两句,卢丽听到徐老师的话非常不顺耳,说怎么不说雨菲是一个神童。庄婷代表公司来庆祝雨菲考上一中。唐红嘴上没有把住说搞共建生,项立强赶紧拦下来说是找了一个中介,是牛沛帮忙的。卢丽听后非常生气,以为是雨菲顶替了欢欢的名额。拉着刘志高就走了。

  卢丽来找牛沛,询问是项雨菲一中的名额是不是你给整的,项立强亲口说名额是你给整的。牛沛说项立强真看的起他。卢丽有说我们欢欢的名额是不是让雨菲给顶了。牛沛说你觉得这个名额是不记名粮票啊,你不要我拿过来。卢丽说牛沛是骗子。牛沛说我们这边那样都是明码标价,你要什么都给你办到了,我怎么骗你了。说自己姓牛,做事情更牛。

  唐红来一中给雨菲报名,负责报名的老师查询了没有雨菲的名字,唐红拿到录取通知书,老师告诉他共建生取消了。唐红回到家中,给项立强大闹,项母说别闹了,赶紧给我们定机票吧,唐红一听就晕倒了。唐红醒来后说拼命也给雨菲找一个学校。

  项母要带雨菲走的时候,唐红回来了,说学校找到了,是贵族学校。唐红给项母解释到说这个学校都是从其他学校挖来了,唯一一个问题就是住校。雨菲说说自己不住校。

孩奴20集剧情介绍

  吕强欢欢当对子生

  唐红带雨菲去学校报名,有人问唐红怎么填写表,唐红说表格都是他秘书填写的,询问的人说你对孩子还挺负责任的,原来这些都是老总的秘书、司机来给报名的。雨菲指责唐红净给他丢人。唐红给项立强打电话让派一个秘书来给报名,要不雨菲会被欺负的。庄婷婷来带雨菲报名。庄婷婷给雨菲一张卡,说以后开销都从这个卡里边出。雨菲说密码是唐红的生日。然后带着雨菲去报名去了。

  吕坤来接吕强,吕强靠了一百分。欢欢这时候也出来了,卢丽问欢欢靠了多少分,吕强说刚老师报分数了,欢欢好像靠了八十二分。回家后,卢丽训斥刘欢欢,说欢欢不努力。刘志高过来说让欢欢给妈妈表态。刘欢欢承认这次是自己错了。刘志高让欢欢回房间。刘志高指责卢丽不应该这样给欢欢交流。让卢丽给欢欢一个空间。

  芦苇送笑笑上幼儿园,陈洁明送陈思上幼儿园,陈杰命给了芦苇一张名片,说是他朋友的一家公司,如果有兴趣了可以去面试一下。吕坤告诉卢丽说孩子需要慢慢培养,要想让孩子上进,需要家长与孩子一起跑。卢丽提议想让吕强给他欢欢补习。

  唐红找他们朋友诉苦,说他的生日雨菲都不记得,庄秘书倒是门清的,他要找老项好好谈谈。朋友对他说,让他装糊涂,新欢才是欢,旧爱才是爱。到来了做伴还是你们2个。唐红说这可不行。另外一个朋友说他们老项不像是那样的,回去好好查查。另外一个朋友告诉他婚姻就是2个人一起开公司,只要利益体不出问题就行。唐红说就是自己想查也不知道怎么查。朋友给他出注意说,有句话叫里朋友进,离敌人要更近。

  刘志高来见老总,领导询问他到资料室有多长时间了,大家对刘志高的表现都非常满意。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刘志高说继续努力,等待时机。领导听后说别等了,现在就有一个好机会,帮杨洋做的那个项目客户非常满意,马上就要开工了,杨洋是一个女同志怕跟不上来。这个项目如果跟下来了,保证给刘志高恢复原职。

  刘志抱着花高高兴的回到家中,发现吕坤在家中,卢丽告诉刘志高说吕坤带着吕强来给欢欢补习功课。吕坤让刘志高坐下,搞的刘志高跟客人似的。晚饭时候卢丽宣布说以后吕坤他们会天天过来给欢欢辅导功课。

  项立强询问唐红,雨菲的报名事情怎样了,唐红说你的那个秘书庄婷婷都给办好了。另外说信不信你那张卡给你刷爆。项立强说不就是一张卡吗。唐红说你怎把卡的密码设置成我的生日,你不怕她记不住啊。项立强说我就是让他记住自己母亲的生日。唐红说倒是那个庄婷婷记得那么清楚。唐红又说自己想当项立强的生活秘书。项立强听后不同意,说一单你做了我的生活秘书,我生活就彻底完蛋了。唐红说听项立强不同意说自己出去一家一家的面试,要不去干直销了。项立强没辙最终答应。

  送走吕坤后,刘志高问卢丽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没有给他说一下,卢丽说这不是给你在商量吗。现在找这么好的对子生不容易。刘志高但是吕坤也太把自己当主人。说以后早饭跟晚上都他来做。

  唐红到公司当生活秘书了,庄婷婷给唐红安排工作,唐红说自己是生活秘书不负责其他的。项立强需要用车出去,唐红说这是他生活秘书的事情。庄婷婷说拿晚上晚宴就没有人管了,最后项立强让唐红去安排。

孩奴21集剧情介绍

  唐红当项立强生活秘书

  吕坤来医院给卢丽送饭,卢丽说他们2个就是纯洁的朋友关系,之所以请吕强来我们家,就是为了给欢欢补习功课。这时刘志高也来到医院,看到吕坤询问怎么也来医院了,是不是生病了,吕坤说自己就是有点头晕,容易三高。然后把吕坤手里边的饭拿了过来。刘志高询问卢丽他来是干嘛的,卢丽说他就是给他送一些吃的。刘志高说他送什么吃的,送也应该是他这个当丈夫的送。

  芦苇垂头丧气的回来,卢母询问芦苇怎么了,芦苇转变态度说他找到工作了,晚上给他做好吃的,卢母高兴的很。卢父庆祝芦苇找到了工作。询问工作是怎么找到的,芦苇说是一个朋友介绍的。卢父说帮忙送笑笑,芦苇说不用,自己时间上来得及。

  唐红安排好饭局,庄婷婷跟项立强也过来了,唐红告诉项立强菜已经点好了,也准备他最爱喝的红酒。唐红要跟着一起进来的时候,庄婷婷给拦到了外边,说生活秘书就在外边等待。

  刘志高在吕坤帮助下做好了晚饭,吕强看着饭询问这个能喝不,刘志高说这个能喝,是按照古书的做法做的。吕强尝了一口说这是什么味,卢丽问这个是什么味啊,刘志高说自己加了一些奶油。欢欢听后直说好喝。

  项立强出来后,看到唐红还在外边等着,叫醒唐红询问怎么还在,让唐红回去,唐红要走的时候,庄婷婷出来了对唐红说走之前不要忘了把账结了。唐红一听说你不是也是秘书,自己累了我要回家睡觉你来干这个活。庄婷婷说你不想管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有告诉唐红这么多年,项总喝多了都是他送回去的。

  卢丽送走吕坤父子后,指责欢欢怎么会事情了,不好吃怎么能说好吃。刘志高说这是孩子给他面子。然后让刘欢欢回房间。刘志高对卢丽说他不想让吕坤父子天天过来。卢丽说直到欢欢成绩赶上,要不他们父子还是要天天来的。刘志高说你不说我就来说。

  卢丽把家里边的要是给了吕坤父子,下班时候让接一下孩子。刘志高问卢丽为什么把钥匙给了他,卢丽说这是家吗,这是咱们租来的房子。卢丽说吕坤是咱们同盟军。

  项立强打电话让给倒杯咖啡,庄婷婷吩咐唐红让去给倒杯咖啡,唐红说生活秘书自己当腻了,现在要当会项太太。庄婷婷没法只要自己去,唐红偷偷看庄婷婷的邮件,发现了关于共建事情是因为她才没有办成的。项立强回到家中说这唐红怎么会事情啊,让他干什么都不干。项立强指责唐红,唐红询问他跟庄婷婷到底什么关系。说这个秘书是弄黄了雨菲的共建生。项母说你要相信立强,唐红说那就开了庄婷婷。项立强说自己暂时还开不了他。

  刘志高回到家中,见到吕坤父子还在家中,这时欢欢说自己作业做完了,刘志高说自己孩子的作业自己看,因为2个孩子的做题方法不一样2个人争吵起来了,刘志高说欢欢解这道题只用了2步骤,吕坤说他从小到大都这样做的。吕坤说是你儿子成绩好还是我儿子的好,你是儿子辅导我儿子还是我儿子辅导你儿子。又说现在老师要的不是答案,要的是解题的过程,今天老师教了一个新的的定理。2个人因为这个争执不休。刘志高说谁用谁的答案,明天让老师批,看谁的对。吕坤生气的带着孩子离开。

  吕坤走后,卢丽跟刘志高有争吵起来,刘欢欢夹在中间非常为难。

孩奴22集剧情介绍

  庄婷婷身份公开

  唐红来到项立强的办公室,尝试了所有人的生日,最后用他前期的生日打开了保险柜,在保险柜里边发现了他前期跟庄婷婷的照片,知道了庄婷婷就是他前期的妹子。项立强跟庄婷婷回来后,庄婷婷看到自己的桌子被收拾了,知道是唐红收拾的,气冲冲的来到项立强的办公室。让唐红把东西恢复原样。唐红说出来了庄婷婷是他前期的妹子。2个人女人争执起来。项立强最后受不了,自己生气离开。

  欢欢在家中学作业,有一道题不会做,卢丽过来看了说这不是昨天的题,欢欢说老师让用新的定理解题一下,卢丽说昨天为什么不用这个定理做呢,这时停电了,原来是忘记买电了。卢丽指责刘志高狭隘,现在儿子的功课被打回来了,让用昨天的定理在解释一下。现在人家吕坤生气不来了。

  唐红在家中给项立强大闹,非让开了庄婷婷,项立强说现在还开不了。唐红让项母评理,庄婷婷弄黄了雨菲的共建生,说他们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项立强说这是董事会没有同意,唐红不听还是给项立强大闹。

  吕坤来找卢丽,把家里边的钥匙给了卢丽。说一个大男人整天掺合别人家的事情,确实有点不像话。以后欢欢需要小强补习功课,随时给我打电话。唐红也把我骂了一顿。卢丽说这个不怨你,是志高的问题。吕坤把钥匙给我卢丽然后就离开了。

  刘志高在工地上不能精神集中,提出来要休息一下,杨洋跟了出来,刘志高说自己并不是在乎吕坤曾经追求卢丽,在乎的是卢丽对他的感受,自从小升初以来,他们之间越走越远。杨洋说看起来婚姻是感情的坟墓,也是完全没有道理,也许不是死亡,是要窒息的那种感觉,我不敢想想跟一个人生活十几年是什么样子。刘志高说幸福这座山原来就没有什么顶,我们现在是越走越远,越来越疏忽。杨洋说这个事情其实是你的错,如果换成你请你的朋友来给欢欢补习功课,嫂子也是猜疑怎么办。

  项立强来到公司,询问庄秘书跟唐红在不,员工告诉他2个人都没有在,项立强松了口气,项立强进入办公室,谁知道庄婷婷就在办公室,庄婷说唐红到底开不开,我姐好欺负我可以没有好欺负的。项立强让他出去工作。庄婷婷说我怎么工作,没错名义上我是秘书,可我代表的是我姐姐。项立强说你还好意思,你否决了我女儿的共建,害的我女儿没有学校上。庄婷婷说他这是以权谋私。然后生气的离开说,我把话撂着你必须开除唐红。

  卢丽来接欢欢,看到刘志高跟吕坤在一起,赶紧跑过来询问怎么会事情,让他别生志高的气,吕坤说他们2个聊的挺好的,志高还把钥匙给了他,还说让小强去给欢欢补习功课,欢欢体育好,让欢欢帮小强锻炼身体。回家路上,卢丽问怎么想通了,刘志高说就是想让你高兴点。

  庄婷婷晚上来到项立强家中,然后把东西交给唐红,说通知一下唐红从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唐红一听喊项立强出来,询问你怎么来了。庄婷婷说以前自己可是这里的常客。项立强说这不是给你离婚了。庄婷婷说这真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唐红说现在新人跟旧人一起了哭了。庄婷婷说自己会走的,走之前送一句话,新欢永远是欢旧爱才是爱。项立强叫住庄婷婷说,明天你也不用来上班了。你被开除了。庄婷婷听后生气的离开了。

  唐红在公司楼下等项立强,说都是自己不好惹你生气了,问还需要给你做什么,项立强说不是已经把庄婷婷给炒了吗,说完要离开,唐红说今天雨菲回家,他想爸爸了。项立强听后跟着唐红回家。

  雨菲回来了,说这次他们妈妈这次真有点水平,上了这个学校才是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奶奶听后询问长了什么见识。雨菲说他们班20人,他们班长走读每天接他的车都不重样。说他们老师特别没有品味,他们同学都说很好,就是他们老师说不好。项立强听到非常生气,指责唐红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孩奴23集剧情介绍

  庄伯婷归来查公司账

  吕坤跟着刘志高一家人来到娘家,芦苇对卢丽说他跟陈杰明没什么,就算有什么有怎样,他的前妻去世了,现在是人家是单身。有说卢丽年纪越大跟他们妈越像了。自己现在有新的工作,也是新的开始。卢丽出来把事情告诉了卢母。卢母让刘志高帮忙打听一下陈杰明的情况。吕坤最后说他帮忙。

  晚上吃饭,卢父给吕坤倒酒,吕坤说自己不喝酒。刘志高也一直劝吕坤喝酒,说自己承蒙吕坤的关照,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今天自己是借花献佛。吕坤最后只好破例,让人拿来大杯子。连着喝了三杯。卢丽说要不今天就到这吧,吕坤说这拿到那啊,卢母说那你们慢慢喝,他们进屋休息。饭桌就剩下刘志高跟吕坤。吕坤喝多倒在地上,对二人说二十多年来,在家里做媳妇后边,车上坐车后面,办公桌坐后面。现在自己变成一个谁也不待见的死胖子。婚姻如战场,上场必上亡。说自己跟媳妇结婚没有半年就两地分居。有时候看你们2个吵架,我就羡慕啊,在家里边没有人给他说话。现在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大老爷改回的都不会。我只有看到孩子一百分时候会高兴。刘志高说这挺好喝了顿酒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刘志高问卢丽想什么呢,卢丽说一个孩子给了生命还要给安全,还要给他正确。刘志高说不管你给什么,都给不了他一个有保障的未来。他今天一直在想吕坤说的一句话,他不停的问他值得吗。卢丽说他只记得,他付出了那么多,没有尊严没自己,可是看到孩子红通通的分数就是他全部的骄傲。当父母就是孩子的陪练。不管牺牲什么都要承担。对刘志高说对他要求不高,在自己哭的时候给一些安慰,在自己需要支持的时候给他一只手。

  卢丽来电话告诉母亲,说陈杰明非常清白,品行也不错,前期去世了,一个人带孩子过日子,就是职业有点问题,自己开了一个酒吧。卢母挂了电话后,说要好好说说芦苇,不能让她跟陈杰明搞在一起。芦苇对自己母亲说他跟什么都没有。卢母说世界上最不该嫁的就是死了妻子的人,那个形象就是白莲花一样的一尘不染。芦苇说自己最重要的就是通过试用期,最后没法自己不送笑笑了,让自己的母亲去送。

  初中的第一摸底开始出来了,吕坤分析后,最后主要差距就是在语文作文,吕强说小强作文主要是因为上了作文培训班。刘志高说现在的孩子就像是火腿肠,各种培训就是防腐剂,然后套上所料皮放到大超市让人挑选。卢丽询问小强上的什么培训班。吕坤说上的牛沛的培训班。刘志高不同意上培训班。卢丽同意欢欢上培训班。

  卢丽来找牛沛说给孩子报个培训班,牛沛说他可不敢收他儿子这样的学生,如果出什么问题,你跑到办公室闹我可受不了。最后牛沛答应收欢欢。询问欢欢作文哪方面差,卢丽说还是想给欢欢上一个独立的培训班。刘志高在图书馆给欢欢了办了一个借书卡。

  卢丽跟刘志高因为欢欢作文的事情争执起来,最后刘志高出注意,他们2个打赌,这次让欢欢听他的,下次欢欢作文如果还不好,在听你的,卢丽听后说赌就赌。

  项立强回到家中,告诉母亲说庄伯婷回来了,他回来是找麻烦的,本来他回来也不怕,可是刚好赶上公司资金周转不灵,让他抓了个现形。项母对唐红说让他去给庄伯婷道个歉,这个事情就解决了。唐红说为什么要自己道歉。你以为道歉了这事情就没事了。

孩奴24集剧情介绍

  欢欢跟吕强打架

  刘志高一生气把卢丽买给欢欢作文书卖了,刘志高不想回去带着杨洋一起去唱歌,杨洋说人跟人之间怎就这么大差距,不管有多大问题,多大差距你都是以家庭为重,可是有的人就不这样。刘志高说带他去一个地方。刘志高带着杨洋来到他跟卢丽经常来的老地方,心情不好了会到这边走走。刘志高说通过这些天的观察,发现咱们不是一样的人,自己是一个什么事情都要说出来的,但是杨洋确实一个什么事情都憋心里的人。

  卢父母知道刘志高把作文书卖了非常生气,说要去找他算账去。这吕坤跟唐红也过来了,卢母让唐红开车带他们去找刘志高。一行人来到刘志高工地,把刘志高强行的带走。在茶馆中,大家把刘志高放到对立面进行审判。刘志高最后说自己没有觉得错,自己不会道歉的,然后离开。

  卢丽准备带孩子回家,卢母几人回来了,芦苇说他们5个人劝都不回来了,卢丽说刚才黄老师来电话说欢欢作文推荐比赛,已经入围。大家听后都夸奖欢欢不错。

  唐红回到家中,项母态度来了个大转变,从语气上,还给唐红炖了燕窝。唐红受宠若惊。说唐红为了家为了雨菲操心了。说以前对他不好不要介意。唐红说有什么事情就直说,现在这样也怪吓人的。项母说咱们都是当妈的,最见不得孩子伤心了。希望唐红能给庄伯婷道个歉,帮项立强度过难关。

  庄伯婷对项立强说这笔账目有问题,项立强说回头让财务在核对一下,庄伯婷说公司问题比他想想的还要大,另外指着一笔贷款说到期了,项立强说过2天有一笔资金,到账了就没有问题了。这时庄伯婷见唐红过来了,立马表现出对项立强暧昧的态度。庄伯婷对项立强说倒咖啡时候多放点糖。唐红说他去。唐红过来对庄伯婷说有话说,先给庄伯婷赔了个不适,自己虽然是总经理夫人,但是您还是公司的董事骨干,我首先让你们高兴,你们高兴了公司就能好,公司好了我们大家也都就好了。最后庄伯婷提出来去他们家吃顿饭。

  欢欢做题时候有一道题不会询问小强,吕强说别问我,我忙着呢,上课时候没有听啊。卢丽过来给他们送水果,欢欢说自己有道题不会,吕强赶紧站起来给欢欢说,卢丽离开后,吕强询问明白了没有,欢欢说还是不明白,吕强说那你自己看书吧。学校课间操上,吕强跟欢欢因为打篮球争球打了起来。

  庄伯婷来到家中,给卢母表现的非常亲切,看了家中说也没有什么变化,然后说走了一天了脚很痛,项母赶紧让唐红帮忙去拿拖鞋。项母说你看婷婷的事情,庄伯婷说婷婷做的不对,立强给开了也是应该的。然后说这资金周转不灵的事情不好办,就算自己睁只眼闭只眼的,董事会那边也交代不过去。然后说他倒是有办法解决。

  刘志高来到学校,老师告诉他,下课欢欢跟吕强打起来了,他咨询过在场的同学,都说是欢欢先动手。欢欢说是吕强先动手打他的,吕坤指责欢欢说小强帮你复习功课,你不感谢他你还打他,说完带着孩子离开了。

  项母送走庄伯婷后,说这烧香还挺灵验的,看起来还的去拜拜。项立强回来感谢唐红为他做的一切。唐红问什么味,2人来到雨菲房间,看到雨菲正在祈祷,雨菲说这叫考试必过神,只要拜拜他考试没有不过的。项立强听后非常生气说,这个已经到了自己底线了,非常生气。

  回到家中,卢丽训斥欢欢为什么打吕强,欢欢说不是自己先动手的,刘志高让欢欢道歉,欢欢说他自己没有错,他不喜欢吕强,他根本不给自己讲题,吕强说自己小心眼,说我们不带他打球。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是他太差了,我们不想让我们队输了。卢丽听后指责欢欢这个说谎的毛病给谁学的。

  刘志高来学校调查打架的事情,可以几个人都没有吭声,刘志高要走的时候,一个同学追过来说把事情真实情况告诉了刘志高。刘志高把孩子带到家里边,孩子把事情告诉了卢丽。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