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2集
孩奴剧情介绍

孩奴37集剧情介绍

  唐红揭穿媛媛,项立强赶她走

  卢父告诉陈杰明,他喜欢就加把劲儿,自己可是看好他呀。刘志高夫妇带着欢欢去电影院,可是欢欢什么都不想看,他想姥姥他们了。卢苇送陈杰明离开,顾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指责她是故意躲着自己所以才辞职的吧?卢苇说就是因为他,自己才丢了一辆车,所以不得已才辞掉工作的,他要怎么样才行?顾影向她道歉,并说自己只是想见笑笑。卢苇指责他有干什么资格见笑笑?顾影拿出导游证给她看,并说以后每个月都会给笑笑拿钱的。卢丽和刘志高回来,卢丽一见到顾影便冲他大叫,刘志高也让他别再骚扰卢苇了。顾影的一番话让他们大家都沉默了,卢苇答应他,每周五放学可以见笑笑一个小时。

  卢母大发脾气,指责谁允许让顾影见笑笑?卢丽劝妈妈,顾影已经考了导游证,他们为什么不让他见笑笑?妈妈执意不同意,让卢苇远离顾影,卢父却赞同卢苇的决定。刘志高邀请丈母娘夫妇去暖暖新房,卢苇提议给他们一块庆祝一下。

  唐红回到家,项立强正在陪着媛媛看电视,项立强指责唐红整天打扮得跟妖精一样的。唐红质问媛媛不是该开学了吗?媛媛说美国崇尚的是自由学习,再说比尔盖茨不也是中途缀学创办自己的事业吗?唐红说比尔盖茨开始的时候不也是拼爹吗?媛媛明白,唐红阿姨是提醒自己不能要自立,所以她打算办一个义卖会,义卖得来的钱全都投到基金会里。项立强非常支持女儿的想法,并将手表摘下来给女儿做为表率。媛媛提议唐红阿姨的包包拿出来,唐红非常不乐意,项立强让她把那几个包包全都拿出来。

  刘志高跟卢丽说起,想带欢欢去看心理咨询师,卢丽却说欢欢心理没有问题,用得着心理咨询吗?刘志高说起欢欢两次交白卷的事情,证明欢欢是心理问题,无奈的卢丽答应。唐红向名媛会的姐妹们说起自己对项媛媛的无奈,真想吃了她的肉。朋友走过来将媛媛的底细拿了出来,原来媛媛并不是哥伦比亚的大学生,而是社区大学的开除生。唐红要把这些资料给项立强看看,朋友却给她出主意。

  心理医生看过欢欢之后跟卢丽夫妇谈了起来,他说孩子的问题就是家庭问题,卢丽对此不赞同,心理医生说起了自己的观点,刘志高夸奖他说的太对了,心理医生告诉他们,如果想让欢欢恢复快乐,千万不要在他面前吵架……卢丽生气的想结束这次的谈话,心理医生提醒她,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其实孩子越早的独立,对于父母越是成功。卢丽生气的离开。

  卢丽指责刘志高,那个医生处处针对自己,而他却拍手叫好,而孩子有压力自己就没有压力吗?望着几乎快要发疯的卢丽,刘志高上前抱住她安慰她。义卖会上,唐红花五万块钱买下了媛媛第一件玩具,观众们都拍手叫好。义卖会所有的商品都拍卖结束,网络上对项媛媛是一片赞美之声,接着出现了第二个问题,听说项媛媛是哥伦比亚的大学生,她是怎么解释的?项立强站起来为媛媛解释。唐红偷偷跑到外面,将项媛媛的资料跟照片发到了网上,项媛媛大叫那些是谣言,项立强去外面找唐红,刚好发现唐红的举动,他夺过唐红的手机,得知这一切都是她所为,于是生气的摔到了手机。唐红向项立强解释,可是项立强一把将她推开。

  媛媛向唐红说起了自己之所以那样做的原因,唐红向她道歉,项立强抱着女儿向她道歉,之后他告诉唐红,从现在起不想再看到她。卢丽在那里指责唐红,唐红说自己真不知道这孩子有那么多的过去,她不容易,自己就容易吗?自己保护女儿也是天经地义的。卢丽说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雨霏。老卢他们夫妇去刘志高家里暖房,夸奖这房子真不错。唐红将正在上学的雨霏匆匆拉走,并说这件事情就靠她了。

  得知媛媛走了,雨霏说恨唐红,她不再是自己的妈妈了。

孩奴38集剧情介绍

  项立强提出离婚

  雨霏指责唐红,是她逼走了媛媛姐,所以自己恨她,她不再是自己的妈妈了,婆婆对唐红说她完蛋了。卢丽老是数落刘志高,父母指责卢丽,卢丽让欢欢坐到姥姥姥爷那里,欢欢却说想挨着爸爸妈妈坐。不管刘志高做什么,卢丽总是数落他。任凭唐红怎么的敲门,雨霏跟婆婆就是不开门,她给项立强打电话约他谈谈。临走前妈妈告诫卢丽,对志高不能太苛刻了,一定要好好的过。卢父劝刘志高,婚姻总会遇到一些坎儿,熬过去就是一片天。

  项立强回到家,他对唐红不理不睬的,唐红向他认错,并说房子自己不要了,也不闹了,这次自己真的知道错了,结婚这么多年,对这个家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呀。项立强拿出了房产证摔到她面前,唐红发现上面竟然添加上了雨霏的名字了。项立强说媛媛走之前他们一起办的,从今天起房子有项雨霏的一半,唐红承诺,以后会像亲生女儿一样的对待媛媛的。项立强拿出了离婚协议书,唐红拉着他请他不要跟自己离婚,并说媛媛先捉弄了雨霏,当妈妈的肯定是要出头的。项立强告诉她,她毁掉的不单单是孩子的面子,毁掉的还有孩子的梦想,自己还能跟她在一起吗?如果跟她在一起,自己还配做一个父亲吗?唐红质问他铁了心的要离婚吗?项立强拉开她的手离开。

  唐红告诉雨霏,爸爸要跟妈妈离婚了,他不要她了,雨霏则说过不下去就离了呗。欢欢回到家发现桌子不见了,卢丽说桌子太大了,回头再买一个新的。刘志高把卢丽叫了出去,卢丽说自己把桌子卖了,因为她不喜欢那张桌子。刘志高请求媳妇自我检讨一下,卢丽拿出了单子,因为上面签收人的名字是杨洋。

  卢父说有问题,他们两个没有真的和好,卢母担心二人会不会离婚?卢母说自己今天感觉不好,卢父说两口子不怕吵,就怕不吵。卢母质问他自己要不要……?老公让她不要去搀和。夜里卢丽赶刘志高出去,听见外面有动静,他们两个赶紧睡到一张床上,这时欢欢抱着枕头过来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项立强告诉妈妈,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结婚了。这时唐红走过来告诉他们,自己走了。唐红三人去医院,项立强认为绝不可能,妈妈则说万一唐红怀了男孩子怎么办?唐红在厕所里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孕妇走过来,唐红花钱买尿。医生告诉唐红家人,唐红怀孕了,所以让她好好休息,婆婆一听在唐红面前献殷勤。唐红提出去律师事务所,婆婆说谁也不许再提此事。

  顾影去幼儿园接笑笑,卢苇给他一个小时的时间,卢母走过来阻止,要求顾影把孩子放下。顾影说卢母不懂法律,于情于理自己都是笑笑的爸爸。卢母说从早到晚是自己一直在带笑笑,他如果再敢这样就打断他的腿,笑笑夸奖姥姥好酷,之后告诉爸爸,今天就到这里。

  唐红跑到找卢丽,说自己必须怀孕。得知唐红骗项立强怀孕时,卢丽不禁说她疯了吧,她是在用一个麻烦制造另一个麻烦。唐红说自己顾不得这么多,卢丽说自己不可能帮她骗人。唐红不停的请求卢丽,卢丽无奈的答应。卢丽看过检查结果说她各项身体指标还行,不过让她有心理准备,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怀孕不是那么的容易。

  婆婆给唐红端去参汤,让项立强亲自喂她。项立强喋喋不休的,他决定好好的跟她过日子,唐红质问他,自己犯了错他会原谅自己吗?万一自己要犯更大的错误呢?项立强说媛媛的事情自己不再追究了,现在她只有一个任务,在家好好的休息,给自己生一个又白又胖的大胖小子。

  卢丽去学校找黄老师,希望她把欢欢调到快班去,黄老师则说欢欢被调到慢班是成绩使然,让自己把他调到快班做不到。卢丽讲起了他们对欢欢的努力,黄老师说自己会在调研会上提出来的。

孩奴39集剧情介绍

  欢欢看出父母在演戏

  婆婆告诉唐红,他们能借这次机会化解矛盾,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自己一定会比抱孙子更高兴。卢家一家人正在做饭的时候,顾影敲门,将律师函拿给卢苇。顾影说自己可以随时的探望笑笑,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笑笑走过去,顾影告诉他们,八点准时把笑笑送回来。刘志高匆匆的去了学校,卢丽告诉他呆会儿自己说什么他就说什么,否则就来不及了。卢丽再次请求黄老师,快点把欢欢调到快班去,黄老师指责她在望子成龙的同时,对学校和老师想当然的提出各种要求,她有没有反省过,这样的要求是否合理?作为家长妄自干预觉得对吗?控制学生的时候首先请学会自控……卢丽无语,刘志高也无语,卢丽生气的指责刘志高不帮着自己说话。

  刘志高说现在不是欢欢的学习问题,而是心理问题,卢丽则认为欢欢一落千丈就是从快班调到慢班开始的。卢苇说妈妈被顾影气得半死,陈杰明说此事还得找顾影协商,这时顾影走过来说来喝酒,陈杰明说酒吧白天不营业,顾影通知卢苇,希望以后每周六周日全天见笑笑,卢苇让他休想,顾影则说星期五去幼儿园接孩子,之后便离开。

  卢丽去找心理咨询师文老师,因为他们在孩子面前已经和睦了,可为何欢欢的成绩一点起色都没有?文老师建议她跟老公去做一个婚姻辅导,因为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很大,更不可能因为假的和睦而恢复。卢丽质问他跟刘志高是怎么认识的?文老师提起了杨洋。杨洋建议刘志高带卢丽去见心理医生,刘志高说自己现在根本就不敢提。杨洋提议他买一些心理咨询的书籍,然后再找她谈谈。学校同意欢欢转回快班,可是欢欢却说爸爸说过,什么时候都得凭自己的真才实学,所以他想凭自己的实力转回快班。

  卢丽带着欢欢去事务所,却发现门锁着,这时刘志高的快递送过来,卢丽帮他签收。唐红想要偷偷的溜出去,婆婆上前送吃的刚好看到,亲自蹲下给她穿鞋。卢丽回到家对刘志高大吼大叫,刘志高质问她能不能别这样?卢丽质问他能不能让那个杨洋消失?刘志高说杨洋根本没有进入到他们的生活,卢丽指责杨洋在给刘志高洗脑,刘志高生气的大叫了起来。唐红来到卢丽家里,欢欢说唐红阿姨来的不是时候,因为他们两个正在吵架。卢丽二人辩解,欢欢让唐红阿姨先走,因为他不想让父母装得太难受。卢丽对刘志高大叫,欢欢让唐红阿姨带自己出去。

  刘志高大叫自己受够了,卢丽指责他把一切都毁了,刘志高指责她,以为他们两个演戏欢欢就看不出来了吗?欢欢现在已经有严重的心理问题了,她还跑到学校去,她知道孩子有多痛苦吗?卢丽指责现在有问题的是他,而不是自己跟欢欢。卢丽提着包离开,并说会带欢欢去医院的宿舍住,他不用再演戏了。

  卢母决定不让笑笑去幼儿园,这样就会斩草除根,卢苇担心顾影纠缠自己,卢母让她报警,卢苇担心事情会越搞越大,卢母质问她忍心笑笑跟着顾影受苦受罪?卢丽哭个不停,她说他们两个会不会……唐红让她不要说那两个字,并说自己可是深切的体会到那两个字的伤害,而婚姻就是凑合,婚姻里只有懂得凑合的人,才能携手走到最后。唐红让卢丽帮自己看看,再没动静自己都快穿帮了,卢丽让她明天到自己办公室里。

  看过检查单,卢丽说唐红一切指标正常,而她现在已经开始排卵,现在开始要努力了。吕坤去医院找卢丽,唐红指责他现在找卢丽干嘛?吕坤说自己是来给孩子送笔记的。吕坤的一番话似乎提醒了卢丽。顾影去学校接笑笑,却得知昨天家人给笑笑请假了。

  刘志高看出杨洋怀孕的事情,得知钟林不知道此事,刘志高想要给钟林打电话,杨洋阻止,因为钟林一知道的话自己就不能跑工地了,刘志高说一切都得为孩子让路,杨洋说会告诉钟林的,但不是现在,所以她请刘志高暂时对钟林保密,只要完成初期的工程就OK了。

  卢丽向牛沛咨询,让欢欢出国留学的利弊。

孩奴40集剧情介绍

  笑笑生病入院

  牛沛说送孩子出国留学的费用挺高的,即使家庭能够负担得起,难道他们就担心孩子一个人去美国读书吗?如果家长去陪读的话忍心丢下自己的工作吗?卢丽质问他费用得多少?牛沛让她前妻准备五六十万。顾影跑去酒吧质问卢苇,笑笑在哪里?卢苇说她现在很安全,顾影指责她把笑笑藏起来,并说没门。顾影冲进卢家索要笑笑,卢母阻止,并让老头子打110,顾影站在门外等着,就不信她们不带笑笑出门,卢母让他到外面等去。笑笑伸出头质问姥姥能行吗?卢母说有自己在,谁也不能把她抢走。

  项立强帮唐红按摩,婆婆帮她剥葡萄,雨霏回来看到这一幕感到难以置信,之后质问他们两个为什么?都疯了吗?唐红让她好好说话,否则影响肚子里面的小弟弟。得知妈妈又要生孩子了,雨霏骂他们不要脸。夜里唐红在项立强面前卖弄风骚,一把将他拉到了床上。婆婆听到了唐红的声音在门外着急的不得了,故意咳嗽了起来。

  卢母发现顾影站在楼下,她对老头子说他们这样被动挨打不行,必须得主动出击。老卢夫妇走下楼,顾影要求见笑笑,并说一天见不到笑笑就会一直等下去。笑笑站在凳子上看到了楼下的一幕。笑笑自个在家里吃早餐,倒了那盒过期的牛奶喝。妈妈给卢丽打电话说起顾影的事情,卢丽说自己过去让他们别着急。

  卢苇说顾影太难缠了,昨晚上在家门口等了一晚,陈杰明听此让卢苇跟自己一起回家面对。笑笑写作业的时候肚子疼。卢丽指责顾影,顾影说只要他们答应让见笑笑,自己马上就走。笑笑腹痛难忍躺到了沙发上。陈杰明跟顾影动起了手,老卢夫妇赶紧上楼准备报警,这时发现生病的笑笑。卢苇他们正在争吵的时候老卢抱着笑笑下来,他们匆匆送孩子去了医院。顾影质问老卢夫妇,为何给笑笑喝过期的牛奶?卢母说不是因为他来了吗?顾影指责他们为了躲自己,让笑笑一个人在家里。

  卢丽觉得不能再躲着顾影,等笑笑好了之后约他好好的聊聊。卢母查觉刘志高怎么没来?说着便要给刘志高打电话,卢丽阻止,妈妈执意打电话,卢丽说出自己跟刘志高分居的事情。卢苇十分的自责,因为自己当妈的竟然不知道笑笑喝牛奶会拉肚子。卢父给刘志高打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卢苇去病房发现笑笑不见了,看过字条得知她被顾影带走了。卢丽二人无语,父亲质问他们是不是想离婚?二人什么话都不说,父亲告诉他们父母的责任大于天。卢苇匆匆的跑回来告诉妈妈,顾影带走了笑笑,说要到法院跟自己打官司,卢母听此犯病。项立强给唐红剥酸桔子,唐红说不爱吃,项立强说她是孕妇怎么不爱吃酸的呢?唐红听此拿起桔子吃了起来。项立强趴在唐红肚子上什么都没听到,所以他要让唐红去医院,唐红说什么都不去,并在项立强面前撒娇。

  卢母交待大家,这个家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一个都不能少,她质问卢丽刘志高二人,难道也要闹得跟卢苇一样到法庭上争孩子吗?刘志高说不会到那一步的,妈妈祝福二人百年好合。刘志高说自己和陈杰明向律师咨询,律师说只要母亲有收入,就会建议未成年人跟母亲抚养,律师一再的证明,一定要证明卢苇对笑笑好。卢苇拿着出跟笑笑在一起拍的照片,卢丽指责他们竟然带着两岁的笑笑去爬山,而且还站的那么高。刘志高说现在得找人证明卢苇对笑笑,卢苇提起了陈杰明,陈杰明说自己是能证明她带笑笑出去玩,不过证明她差点把笑笑弄丢了。 陈杰明说起了对孩子教育的问题,卢丽以为他是在说自己,所以生气的离开。

  唐红在厕所测试,发现还没有怀孕时不禁十分的失望,婆婆进来帮她整理换季的衣服,唐红紧张的把她推了出去。吕坤在那里等待卢丽,并说自己愿意为欢欢做补习,卢丽向他表示感谢,并质问他想没想过送孩子出国留学?吕坤说自己才不呢,同时质问她是不是想送孩子出国?

孩奴41集剧情介绍

  顾影将笑笑还给卢苇

  杨洋指责顾影想要把笑笑从卢苇身边抢走太过分了,她建议刘志高去找顾影谈谈。卢母担心笑笑的事情,卢丽觉得他们也是有责任的,如果当初答应让他看笑笑的话,也不会惹这么多的麻烦。一男子带小孩在酒吧,卢苇上前指责他,顾客指责卢苇有病,卢苇指责他不应该把小孩带到这种地方,顾客要求老板过来,陈杰明过来赞同卢苇的说法,并说为了孩子好,请他带孩子离开,顾客骂他们一帮神经病。陈杰明说今天不干了,要带她去找顾影。

  刘志高他们不约而同的去找顾影,大家坐下来聊天,刘志高听说顾影很享受当父亲,但与此同时她让笑笑再次受到了伤害,陈杰明发表自己的讲话,顾影指责他有什么资格跟自己说话,因为他也是让孩子失去母亲,现在又找卢苇来给孩子当母亲,卢苇指责顾影说话太难听了。卢丽代表全家向顾影道歉,顾影同意她的一些观点,同时也不同意她的另一些观点,他指责卢苇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并说会让笑笑在法庭上作证的。

  卢父指责顾影,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三十多岁的混账去伤害一个只有四岁的小女孩?顾影说自己是笑笑的父亲,怎么会去伤害她?卢父指责他这个混账算哪门子父亲?刘志高让顾影好好的想想。顾影提议一人带一年笑笑,陈杰明宣布自己就是要娶卢苇当老婆,一定会对她跟笑笑好的。顾影让他们等着法院的传票,卢苇同意顾影的提议,笑笑归他带,不过自己有个条件:想跟笑笑呆一天。

  大家对卢苇的决定十分吃惊,爸爸指责卢苇为什么要临阵脱逃?双手把孩子拱手让人。如果她敢把孩子让给顾影,自己就不认她了。卢丽明白卢苇之所以这样做,是怕伤害孩子。卢苇说要让笑笑知道,自己和她爸爸为了争她而打官司,她一定会疑惑的,到底爸爸是坏蛋,还是妈妈是坏蛋?如果这样的话,不管笑笑跟谁在一起都会害怕的。

  妈妈叫醒项立强,因为今天是唐红孕期检查的日子。唐红不见了,项立强质问妈妈,是不是怀孕的女人都是怪怪的?妈妈让项立强先去上班去。唐红去医院,却得知卢丽不在,询问得知卢丽最近都请假。卢苇带着笑笑去游乐园玩,笑笑说自己想拍大头贴,卢苇带着她拍了许多的大头贴。回去的路上卢苇质问笑笑,想不想跟爸爸住在一起?笑笑说好啊,什么时候?

  名媛会的姐妹去项家探望唐红,婆婆质问她孕检怎么样?唐红害怕的说挺好的。婆婆让唐红以后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姐妹们夸奖唐红好福气呀。得知唐红没有做B超,婆婆质问她去检查为何不做B超?唐红谎称忘拿单子了。

  卢母哭着帮笑笑整理东西,卢苇送笑笑离开,质问她不会恨自己吧?笑笑摇头。临走前笑笑跟每个人都道别,惹得每个人都伤心的流泪。看着笑笑坐出租车离开,卢苇跟在车子后面大叫笑笑的名字,而笑笑在车内也大喊妈妈,卢苇在那里哭得伤心欲绝,刘志高发现车子回来了。笑笑扑到了妈妈的怀里,顾影说跟笑笑相处这几天自己明白了一个道理,什么叫父,母,觉得她比自己更有资格带笑笑。卢苇让顾影放心,笑笑把自己跟妈妈的大头贴粘到了爸爸身上,并说他们能永远在一起。卢苇让顾影有空的时候就来看笑笑。

  项母在唐红的房间翻找着东西,发现了那些试孕棒,唐红质问她在自己房间里干什么?婆婆找借口离开。欢欢质问妈妈什么时候让爸爸回来?自己不希望她们跟小姨那样,否则自己就会成为笑笑的。欢欢给爸爸打电话说自己想他了,卢丽想约他明天谈谈,刘志高说明天下班去接她。项母在唐红的房间翻找着,发现少了一根验孕棒,于是上厕所寻找,在垃圾筒里找到了那根验孕棒,当她看到上面显示一横时不禁愣了。

孩奴42集剧情介绍

  刘志高送杨洋去医院被卢丽看到

  唐红说今天要去卢丽那里,婆婆说要陪她去,唐红说自己去就行,项立强说要陪着去,唐红紧张的说不要,之后匆匆离开。项母坐出租车在后面一直跟着唐红的车子,唐红告诉卢丽,自己一点动静都没有,到底怎么办?卢丽让她放轻松,唐红感觉婆婆有点怀疑了,要是被她发现怎么交待呀?要是真被发现就上吊死了算。项母去护士那里打听,得知唐红没怀孕,前两天在医院做了备孕体检。得知嫂子答应跟刘志高谈,杨料催促他赶紧订个浪漫的餐厅,换身衣服去见她。卢丽收到了刘志高送去的鲜花,看到了卡片上面的字条。

  唐红回到家看到婆婆跟项立强闷闷不乐的,她质问老公为何抽上烟了?项立强质问她怀孕了没有?唐红让他听自己解释,项立强说自己要结果,唐红害怕的站在那里,之后开车离开。杨洋在工地指挥的时候不小心绊到了石头摔倒在地,刘志高上前将她扶起,杨洋腹痛难忍,刘志高匆匆送她去医院。卢丽下班,刚好看到刘志高带杨洋来到医院,并以家属的身份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卢丽伤心的离开,妈妈打电话说卢苇的事情解决了,她的事情什么时候解决呀?卢丽说解决了,之后哭着挂断了电话。

  卢丽带着欢欢在餐厅吃饭,欢欢问起了爸爸,卢丽让他赶紧吃,儿子却说自己不饿。杨洋醒来质问自己的孩子,刘志高说孩子没事,钟林在来的路上。杨洋向刘志高道歉,刘志高让她什么都不要说,这时钟林来了,刘志高匆匆离开。钟林指责杨洋怀孕了为何不跟自己说一声?杨洋说不希望他分心,好好的工作,以后回到这个家里来。钟林握着她的手向她道歉。卢丽告诉儿子,爸爸每次来都会点那道菜,而且每次都会吃个精光,说着说着她便哭了起来,她说其实菜的味道早就变了,妈妈变了,爸爸变了。欢欢上前为妈妈擦眼泪,他劝妈妈别哭了。

  项立强去见了唐红,他说结婚十多年了,谁都不想走到这个地步,她有什么条件就尽管提吧。唐红质问他,是不是自己做什么都无法挽回他了?项立强指责她还说这个有意思吗?唐红提出要他财产的一半,项立强哈哈大笑,因为前妻离婚的时候要了自己一半的财产,现在跟她离婚,也要自己的一半财产。纵使自己身无分文了也不心碎,知道自己为何心碎吗?因为没有一个女人爱自己而爱他的钱。项立强说全部的财产都给她,只求她赶紧把手续给办了。唐红把钻戒放到了桌子上面,并说自己什么都不要,只要他对雨霏好,自己愿意净身出户。

  唐红哭着告诉项立强,当初自己是希望嫁给有钱人,当自己遇到他的时候简直懵了,老天爷是公平的,人要是得到了承担不起的东西就要付出代价,他生意越来越大,离自己也越来越远。女儿长大了嫌弃自己,婆婆来了嫌弃自己,真害怕哪一天他也嫌弃自己,哪一天回来说不要自己了,自己想尽一切办法想留住他,可是这种日子就跟扫雷似的,直到有一天这颗雷把自己砰的一声给炸了。假怀孕并不是真想骗他,只是想垂死挣扎一下留在他身边,可是现在自己真的错了。听完唐红的这番话,项立强泪流满面。

  妈妈质问项立强到底是怎么想的?因为唐红愿意净身出户自己也恨不起来了,所以让他自己拿主意。刘志高去学校等待着欢欢,卢丽提出离婚。妈妈质问卢苇,什么时候跟陈杰明举行婚礼?卢苇说当时陈杰明向自己求婚是形势所逼,难不成让自己逼着陈杰明跟自己求婚不成。妈妈自言自语的说,她不主动自己出击。卢苇正在说陈杰明的坏话,妈妈看到陈杰明在身后赶紧拿手捂着她的嘴,陈思生气的离开,见陈杰明离开卢苇在身后追了过去向他解释。卢苇说自己早就想嫁给他,可是碍于面子才会那样对妈妈说,自己恨不得马上就嫁给他,而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戏了?陈杰明拉住离开的卢苇吻了起来,质问她愿意嫁给自己吗?卢苇高兴的说自己愿意。

  卢丽去牛沛的培训班咨询孩子出国的事情,牛沛让贾老师向卢丽详细的介绍。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