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帝国剧情介绍

1-6集
黄金帝国剧情介绍

黄金帝国1集剧情介绍

  因为得知前建设交通部长官金世光议员因被怀疑涉嫌非法拥有多套海外不动产,所以决定出息晚上的法庭指控,所以很可能被指控的张泰铢事先安排喜欢自己的学妹雪熙用美色拖延金世光的时间。而此时,金世光正在交代崔秘书准确掌握张泰铢的任何资料。

  雪熙成功拖延半小时,张泰铢赶到他们所在的房间。张泰铢为金世光准备了澳门的飞机票和一堆诱惑条件,金世光假装给崔秘书打电话命其销毁一切资料,只是金世光没想到张泰铢用新房子买通了自己的手下崔秘书。

  自己的小伎俩败露,金世光万分紧张,被张泰铢紧紧的掐住脖子。金世光求饶,手握水果刀的张泰铢转身,不了金世光随手拿起高尔夫球棒偷袭,张泰铢一个转身,刀子插入其身体,金世光倒在血泊中。

  目睹这一切的雪熙瞬间惊呆,张泰铢稍作镇定将凶器交给雪熙,编造金世光强迫雪熙反到被杀的情况。雪熙眼含热泪,接受了他的要求,并呼喊着打了报警电话。

  教堂里,牧师为张泰铢和成真集团的二女儿崔书润主持婚礼,没有嘉宾,只是交换戒指。崔书润看到他受伤的血迹。

  画面回转,时间回到1990年。

  刚刚拿了司法考试证书的名牌大学法学生张泰铢通过家长考验,下周将开始家教,并提前拿到了薪水。然而拉了30年黄包车才开了一家店的张爸爸不想成为他的包袱,坚持期待着赔偿金。看着爸爸为了自己和妹妹张喜铢的学费劳累,张泰铢不忍。

  得知身为国内顶级集团成真集团会长的爸爸崔东成身患重病,手术成功率仅有35%之后,崔书润忍不住掉下泪水。而崔东成却坚持要完成公司的事情。

  崔东城的侄子崔民在派人去镇压不愿改造的之前的船民,其中就包含张泰铢的爸爸,可是没想到手下的镇压似乎紧张的不太顺利。

  马上召开紧急理事会的时候,崔书润在电梯遇到哥哥崔民在。崔书润转达嫂子宥珍的心愿,希望哥哥不要再和自己争斗,不然此次能为之前的事情怀疑哥哥和叔叔崔东进的渎职罪责。

  手下姜浩熙提醒崔民在镇压失利,可他依然对理事会势在必得。崔书润只好提前禁止理事们与外界联系。

  张泰铢拿着自己的工资带着读女子职高的妹妹去买衣服,之后还去吃了猪排。

  崔民在出乎崔书润的意料,在投票决定裁决他和崔东进的之前打电话给崔东成的医生,暴露了其病情。诸理事为了公司的利益,只好赞成崔民在接任公司事务,而其第一个决定就是命姜浩熙接手崔书润的职务,镇压行动继续。

  手下的人强行镇压欲征地建楼故意并放了火,导致多人受伤。看到这一新闻快讯的张喜铢寻思失去主心骨,但又不得不回家照顾妈妈。

  张泰铢爸爸全身85%以上皮肤受损,手术费大概3000万韩元,这对他来讲如晴天霹雳。他只有48小时的时间,不然爸爸就会因为发烧身亡。

  事故家属带头抗争,为侥幸活下来却被抓的人不平,为死去的家属愤怒,这个时候张泰铢的“妥协论”遭到了排斥。

  张泰铢被驱赶出救济所,尝试多种办法无效的他只好按照邻居春浩的建议来找之前在学校时候的学妹春熙。然而,春熙的教堂刚刚被崔民在的手下,现在在汉江劳务做社长的痞子赵毕斗强行摁着她的手印给剥夺去,春熙答应帮忙给三千万的条件是在明天的审核会上夺回自己的地盘。张泰铢答应。

  崔东成切除肿瘤的手术成功了,但是并不能确认是痊愈,要看其是否能在24小时之内苏醒。这样的消息让崔民在很踏实,他残忍的拒绝了为崔东成包机去法国请医生。崔东城妻子不忍担心女儿崔书润承担的压力。

  赵毕斗忽然发现随身携带的刀子意外丢失,更没想到自己会在趁着司机送儿子去上学的空档被打晕。可是当清醒之后发现自己坐的车如同漂移一样,年纪轻轻的司机玩命的开车,他不得不答应归还雪熙的地。

  雪熙那边,姜浩熙出面摁了手印。张泰铢这边,车子高速行驶导致侧翻。张泰铢满脸是血爬出车子,拦截了一辆车之后去取了钱。而警察在现场发现了属于他的钱包,在送赵毕斗去医院之后找到他。此时张泰铢刚刚交了爸爸的手术费。

  被警察带走的张泰铢、急匆匆赶来医院的崔书润、坐在办公室的崔民在,三人似乎都听到了那心电图显示心跳停止的声音。

黄金帝国2集剧情介绍

  虽然自己尽了最大努力,却依然没能成功挽救爸爸的生命,妹妹张喜铢也要辍学去饭店工作,张泰铢陷入深深的内疚。在监狱,恍惚中看到爸爸,爸爸叮嘱自己一定要赢一次。

  看到报纸上说成真集团二世崔勇在故事操作判处五年徒刑,刚刚出院的崔东成皱紧眉头。崔东成看到小儿子崔星的时候,他笑了。

  张泰铢凭借学历在监狱中兼任打字职务,不忘顺便和监管要教材去学习。他趁着监管出去找书的时机,看到了药柜上的东西,这是他和另外的人的交易,用来赚钱满足妈妈的身体检查和妹妹的大学学费。

  从金世光议员处得知二儿子崔勇在暂时没办法被保外就医或者大赦,崔东进很是愤怒,带着服兵役时拿出来的枪找到对此有涉事权的哥哥崔东成。

  本想着用“同归于尽”威胁,没想到哥哥崔东成不念及小时候自己擦鞋供其读书,反当着自己的面给闵正植打电话命其继续调查,甚至可能危机崔民在。崔东成提醒崔东进,若是“青瓦台”继续毫无遮拦的执行,崔民在必然受到威胁。

  最终,崔东进和崔民在答应交出手中股份并去美国才得以使得崔勇在的释放。崔民在提醒弟弟崔勇在好好生活,再也不要为了堵窟窿而动公司的钱。这样的代价让崔勇在眼含热泪,他甚至决定不出去。

  同在监狱的张泰铢并未看到患有抑郁症的崔勇在丢弃了他的药物和哮喘喷剂,但是张泰铢经历了他的死亡过程。

  张泰铢得到释放,姜浩熙去迎接。

  崔勇在的死给爸爸崔东进沉重的打击,崔东进恨,决定报复崔东成。崔民在考虑到现在“青瓦台”计划的危险性,建议爸爸按照弟弟的心愿去做。

  让张泰铢赔偿释放,这是张泰铢转述给崔民在的所谓的崔勇在的遗言,而崔民在当然之后自小患有哮喘的弟弟在死前是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答应给张泰铢赔偿,只要张泰铢能和崔东进说弟弟的遗言是希望爸爸和崔东成和好。

  正在恐惧中的张泰铢听到姜浩熙和崔民在汇报现在有民众在抵抗拆迁,还提及到张泰铢爸爸受伤的镇压行动。这样的消息促使张泰铢当着崔民在的面告诉崔东进称崔勇在的遗言是报复崔东成。

  这样的遗言内容刺激着崔东进的神经,崔民在不得不再次陷入困境,他深知若是在这个时候惹怒会长崔东成,自己的“青瓦台”计划则会陷入极度危机。崔民在赶紧交代姜浩熙阻止事情公诸。

  看着眼前的人毫无遮拦的告诉自己他的身份,并高傲的离开的时候,崔民在陷入极度愤怒。

  张泰铢回到了没有爸爸的家,看着我妈妈满是对爸爸的思念,他暗下决心会把钱赚回来。

  公司出了问题,是因为崔民在制作了假账,崔东成希望买通媒体把事情压下,没想到女儿崔书润有更好的办法。

  不能怀孕的崔民在的媳妇允熙想要领养弟弟崔勇在遗留的儿子志龙,这样的决定另崔民在感动。

  崔书润后悔没有在之前的理事会上态度强硬直接罢免崔东进和崔民在,才会导致崔勇在的悲剧,为此,她准备继续召开股东大会把这一切结束,崔民在争取到了一个月的时间。

  崔书润的决定明显改变了崔民在的想法,他向爸爸建议用一个星期时间买进土地扩增自己的权利,并公开买进股票。虽然听起来很看难,但在压力下完成的还比较有速。

  张泰铢希望雪熙帮忙赚钱,没想到却被她送到赵毕斗那里换取投标的权利。并不知情的张泰铢在赵毕斗那里被打得满身是伤,多亏足智多谋才得以逃脱。所幸在最后有后知情的春浩相助,他才得以带着购物中心的名单来到雪熙面前。

  张泰铢没有埋怨,因为现在正直的人已经让他恶心,雪熙告诉他这名单可以赚很多钱。

  崔书润准备在结束股东大会之后去继续修读博士学位,本不赞成的崔东成在夫人的劝说下不再阻拦。

  崔星去看望他的爸爸,是一座立着“裴瑛晥”的坟墓。

  经过努力,姜浩熙仅差2平米就买够700平,但是,崔民在深知若差1平米,之前的努力也白费,也不足以帮助自己得到操作权。

  在雪熙的帮助下张泰铢辗转成了姜浩熙的卖家,在这之前彼此都不知道买卖方,可当谜底揭晓的时候彼此反应却差很多。张泰铢是微微笑这看姜浩熙吃惊的表情的。

  张泰铢致电崔民在,明确告知那2平米自己不会卖给他,与此之后,他打电话给崔书润。听到有人要把地卖给自己,崔书润要求第一时间与之碰面。

黄金帝国3集剧情介绍

  泰洙不理会雪熙的劝告,执意去救在民在的示意下被绑架的喜洙和春浩。

  瑞允得知民在有了行动,示意属下一定要找到泰洙,得到他手里的两坪土地。

  泰洙边走边给民在打电话要他放人,之后再谈交易。泰洙叮嘱妹妹不要告诉妈妈发生的一切,放她和春浩离开。民在要泰洙同意以原价买进他手里的两坪土地,但泰洙却要求10亿。挂断电话后,泰洙被人围攻。

  泰洙被两人架着要他在合约上按章,但是泰洙执意要10亿。再次被打。

  第二次被按在桌子上,泰洙仍未放弃,但是看到那人手里的铁锤,泰洙妥协了,要求多给一点因为要和家人一起开一个大排档,民在同意了。

  但是泰洙面对的还有剩下的钢管,最后昏倒在地上。

  一早,民在看到手里的合约书,十分高兴,拒绝了江浩然放弃高利贷的想法。

  瑞允带人进来,带来的还有早餐,告诉民在她要修改股东议会的提案,废除股东卸任的议案,民在趁机提议由他来发起新的议案选拔共同会长。瑞允告诉他他不会成功,而泰洙的电话更让她确认了这一点,泰洙要和她签约。

  泰洙嗽出一口血,没理瑞允拿在手边的手帕,直接拿起桌上价值1亿的合约擦掉血迹,告诉她要10亿,瑞允十分为难,打算劝说。但是泰洙晃倒在她身上,又吩咐属下去找医院。泰洙拉住她告诉她10亿是所有的价格,当初父亲的死亡补偿金有他们制定,现在的价格他说了算。说着说着,泰洙下了眼泪。瑞允打断了手下的话,同意了泰洙的价格。

  民在得知账号被取消,和泰洙的合约无效,要亲自去和泰洙谈,推门就看到了瑞允和泰洙。

  泰洙把手里的现金拿出一沓,扔在民在身上,告诉他这是当初他扔给父亲的命钱,这次是他赢了。拿着行李袋独自走向电梯,留下那对堂兄妹对峙。

  泰洙拿着钱踉踉跄跄地来到海边,把袋子放在地上,拿出一沓扔进了海里,告诉父亲这些钱是自己今天挣到的。踏过散落在地上的钱,泰洙躺在石头上告诉父亲,母亲和妹妹的愿望都会实现。

  民在和父亲召开了记者会无奈宣布退出盛镇集团的所有职务,并宣布成立以勇在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

  崔东成回到集团,当着所有理事的面问江浩然和瑞允基金会的事情,民在只得把基金会托付给崔东成负责,崔东成应了下来。崔东进要找崔东成理论被民在拉住,民在对他摇摇头。

  米粉店里一派忙碌,晚上一家人以及春浩一起算账收获颇丰。就在这时,雪熙突然打来电话要泰洙再捞一笔,泰洙北向拒绝但听到一个月之后收获20亿,心动了。

  四年后,泰洙的事业取得了成功,雪熙和春浩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

  送走了采访的记者,雪熙带着一个人进来,那人直接跪在泰洙面前,求他救自己。但是泰洙把多年前的原话送给他“我会去凌晨祈祷为你祈祷的”,这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幕。

  招呼春浩和雪熙一起和自己出去招待赵部长承诺两个月内会拿到重建许可。

  瑞允接到哥哥崔元在的来电得知兄嫂离婚,只能亲自去见嫂子,并给姐夫打了电话。见到嫂子,留意到她衣服上的长发丝,又看到盥洗室里的狼藉,想起刚才走廊里撞到自己的人。劝说无果,瑞允打了电话并用侄子民宇的抚养权威胁,嫂子妥协了。瑞允也得知哥哥和嫂子的朋友贞秀有染。

  回到家,瑞允警告哥哥处理掉一切。

  妈妈生日这天,瑞允一家人一起吃饭,崔东成当场宣布把基金会交给夫人负责。元在要反对,被崔东成压了下去。夫人在桌下握了握小儿子的手。

  得知调查结果,泰洙决定去见那个地区的议员。待选的金议员得知泰洙为自己提供了1亿的竞选资金,告诉他和雪熙再建筑许可的事明天早上会告诉他们答案。

  拿到了再建筑许可,泰洙让春浩给雪熙打电话却得知她被抓进了警察局。泰洙百思不得其解,理不清头绪。

  元在约见了民在喝酒,发誓要让所有人看到自己。

黄金帝国4集剧情介绍

  崔民在约见崔元在要他注册盛镇的豪华套房,元在却只顾着调戏旁边的服务员,并在言行上对民在稍有侮辱。

  金议员被拘留,雪熙也被调查,民在让手下的人动员主席们进行诉讼。

  雪熙刚走出警局,泰洙来接她。雪熙劝泰洙放弃重建,不要再插手此事,泰洙不同意,让她去调查重建涉及的宗教团体以及义工团体,确认一下付费人士。

  饭桌上,元在谈论着自己的计划,旁边的妻子忽然提起贞秀打断了。瑞允抬眼看着大哥大嫂,对大哥打来的眼色视而不见。

  吃完饭,崔东成带着女儿离开,想要她留在自己身边,不要再去教课。但是瑞允拒绝了,最后答应会帮助家里的事。但是最后崔东成的几句话让她感到事情不好,咨询过医生之后得知手术时没有切除的囊肿病变了,没有完治的可能性。瑞允想起之前妈妈的一个生日上父亲宣布集团事务有妈妈负责。

  英兰不愿父亲再次陷入危险之中,拒绝了泰洙的提议。泰洙当即让雪熙把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转入他们父女名下,税金跟转移费用有他们负责,并极力劝说。朴再哲父女同意了。

  春浩去粘贴朴再哲的竞选海报时看到了赵毕斗的竞选海报与宣言,拿回去给雪熙和泰洙看,泰洙当即作出对策联系四年前的商家以及媒体。

  民在打电话给元在要求资金20亿,元在以开会为由拒绝,但是电话里传来的女人的笑声让民在青了脸,挂断了电话,只能全力支持赵弼斗的选举。

  崔东成到教堂找到瑞允,把近来发生的事情告诉瑞允,再次要求瑞允留在自己身边。瑞允言辞之间拒绝了,但是崔东成告诉他收回元在手中盛镇建设的股份,加上他自己的股份,决定放弃元在。等到明勋三十岁的时候,交给他。并要瑞允在他离开之后与他们的母亲商议。回忆起之前崔东进为了他受的苦,崔东成语气苦涩,瑞允眼含热泪。崔东成看着女儿从怀里拿出那支钢笔,告诉她不要成为好人成为让人畏惧的人。

  中午时,元在来到公司,发现妹妹来到公司并即将成为新的社长。瑞允告诉他盛镇建设社长一职由她兼任,而他成为集团的副会长,最后告诫他不要再见民在。

  民在等人接到税局的调查是盛镇开发偷税他们接到了举报。民在制止父亲的过激行为,却接到元在的电话,听到电话里瑞允的声音盛镇开发有本部接管,而崔东进有可能在监狱度过余生。

  崔元在的权力得到限制,看到了别在瑞允上衣口袋的那支钢笔瞪大了眼睛。与一旁的岳父大人协商无果,只能作罢。

  元在回到家对老婆大献殷勤,恩庭抖抖报纸不理他,起身就走。元在拉住她的手,恩庭大数其风流债,元在尴尬放手。这一幕被楼上的夫人看到了。

  挂断江浩然的电话,夫人拒绝了对盛镇开发的支持,告诉小儿子一切。

  民在告诉父亲目前的情况,要他不要太期待大韩银行的贷款。但是看到随行的郁真,民在的脸色变得难看。郁真以大韩银行的贷款相威胁,要民在和她结婚但是民在拒绝了。

  民在得知扩大实施税务调查,盛镇开发倒闭已是必然。民在不由得想起了郁真的话。

  雪熙告诉泰洙国税厅答应会推迟时间半个小时,并带来了民在。不想听民在的废话,泰洙起身收拾东西,同时也拒绝了民在的利诱。

  民在走在走廊上想起了自己一直照顾妻子允儿的场景,转身时看到郁真笑靥如花。

  雪熙趁着吃饭一直给朴再哲打电话,却被挂断了。而此时的朴再哲正坐在盛镇的人面前,饭桌上放着钱。

  泰洙亲自去见正在社区做宣传的朴再哲。就在两人聊天时朴再哲接到电话要以贿赂罪陷害泰洙。朴再哲告诉了泰洙自己需要选举资金,泰洙直接给金议员打了电话举报选举候补人员索取选举资金,并拿出了自己的录音。

  泰洙和瑞允之间的电话里,泰洙表现出来的是盛镇要来分一杯羹的不满,以及自己被亲近的人背叛的愤懑。

  瑞允坚定了自己要赢得决心。

  民在到医院看允儿,允儿说郁真没有在他们结婚时没有祝福,现在她也不会祝福他们的。民在最后留下的是“我爱过你,允儿”,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

  雪熙再次劝泰洙放弃,泰洙也再次拒绝了。

  泰洙接到喜洙的电话后回家看到了哭得痛心的英兰。英兰把泰洙送来的结婚礼金扔在泰洙身上,让他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一幕。

  江浩然去见即将举行婚礼的民在告诉他刚刚允儿在医院去世了,民在正在扣扣子的手僵住了。允儿最后的遗言是床上用品和画一起火葬。身后郁真换好婚纱,笑得灿烂。

  泰洙来到婚礼现场告诉民在他的条件他答应了,但是看到民在脸上的泪水,一愣。

黄金帝国5集剧情介绍

  泰洙告诉民在同意他的条件,但是看到民在 的眼泪以及哭红了的双眼一愣。就在这时,崔东进推开了休息室的门告诉随后进来的江浩然因允熙的逝世取消婚礼,但民在只是擦干了眼泪告诉江浩然仪式推迟五分钟就好,并告诉崔东进从今天开始他的妻子是郁真,崔东进一掌掴向他的脸,民在坚决不改口,并最终把一切后果归结于崔东进当初不听他的劝告。

  父子二人的对话让泰洙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和父亲。

  崔东进决定仪式结束之后就去办允熙的葬礼,并要民在也出席,民在拒绝了。泰洙告诉要了允熙所在医院的地址并以同行之间相互帮助为由去准备葬礼。

  瑞允参加完葬礼之后。和泰洙一起坐在外面,把准备好的信封拿给他,但是泰洙拒绝了,并说这是民在的意思,而且退还的还有崔东成送来的花圈。而在瑞允离开之际。两人之间还是宣战了。

  郁真给正在墓园的民在打电话,声称想他了,而民在看着允熙的遗像回应她之后挂断了电话,看向拿着资料袋的泰洙。把手中的资料交给民在,告诉他等赵弼斗选举上之后一定要听他的建议,谢绝了他吃饭的要求。

  饭桌上,元在侃侃而谈,崔东成拒绝了元在卡片事业的建议。瑞允看到父亲颤抖的手,脸色一变。坐在她旁边的母亲趁机扶起崔东成要他去散步,不再理会儿女在饭桌上的针锋相对。

  夫人向瑞允建议趁着元在夫妻都在把崔东成的病情公诸于众,瑞允不同意,不想让父亲看到兄弟倪墙,并向母亲求助。夫人不着痕迹地抽出自己的手,但是听到自己拥有盛镇的管理权时眼睛一亮。最后夫人向瑞允承诺等成在毕业就让瑞允会学校。

  夫人向小儿子描绘着未来的美好蓝图,而崔东成也在告诉女儿他曾经犯下的罪业。夫人向儿子说起了过去的事情,原来成在并非崔东成亲生,而崔东成反而是成在的杀父仇人。

  瑞允决定在选举中全力支持大学退休教授朴载汉,必要时启用舆论。

  赵弼斗挥开泰洙递到眼前的策划案,泰洙主动提起了四年前的那一夜,但是赵弼斗不同意,威胁泰洙一定要让自己当上主席。雪熙故意插科打诨让紧绷的气氛缓解,赵弼斗开始按照泰洙的计划行事。

  瑞允调整了选举策略。泰洙立刻做出了相应的调整,赢了这一局。

  属下建议瑞允亲自去见泰洙和赵弼斗身边有可能策反的人,想起民在和元在讽刺自己的话,瑞允同意了。

  元在夫妻与民在夫妻一起吃饭,民在挑拨元在与瑞允的关系,而恩庭直言元在的目的,想要贷款,并提起了五年前的事。民在拒绝了元在的贷款要求,却提出了以元在手中7%的股份进行股份贷款2000万,元在本不同意,但是瑞允约见郁真的消息让他不得不让步。

  瑞允约见雪熙,雪熙要了七个地方的销售代理权,瑞允当即要朴专务准备了销售代理权的合同。

  早上8:57,朴专务告诉瑞允如果此次选举主席失败,他的女婿崔元在就要召开紧急理事会,瑞允不以为然。

  春浩告诉泰洙雪熙昨晚的异常,泰洙敷衍过去。正在这时,雪熙进来,一掌打向春浩的肩膀,坐在沙发上一句一句念叨疯女人。

  瑞允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了,秘书带进来的竟然是跟在赵弼斗身边的吴尚国,得到瑞允的示意,朴专务承诺兑现条件,吴尚国把赵弼斗曾经作案的证据交给了瑞允。

  泰洙得知赵弼斗辞职,和雪熙都是大吃一惊。就在这时,赵弼斗从外面进来,拒绝了泰洙选举延期的建议,愤怒之下泰洙一拳挥向他。挂断吴尚国的电话,赵弼斗拍拍泰洙的肩膀,向他道歉告诉他两人之间两清了。

  瑞允要朴专务向管理出递交申请并对他的帮助道谢,朴专务请求瑞允在崔东成离开之后把女儿恩庭还给他,瑞允沉默。就在这时恩庭打来电话告诉瑞允元在进了父亲的书房。瑞允挂断电话就往家赶。

  崔东成赶元在出去,元在不愿意,崔东成告诉元在公司的事情拜托给了瑞允。瑞允也给哥哥打电话要求当面谈但是元在拒绝了。

  崔东成让儿子坐在自己身边,向他道歉以前不该一直惯着他为他收拾烂摊子,元在惊慌失措,崔东成赶他出去,但是就在元在站起来之后听到父亲接下来的胡话,手里的策划案掉在了地上。

  瑞允慌忙回到家看到的就是什么也不记得的父亲,只能站在他身边安抚她,而不让他看到自己眼里的泪光。

  泰洙带着雪熙约见了金议员,金议员贪婪的眼光一直在雪熙身上流连。支走雪熙,金议员要泰洙现在离开,结果对二人都有利,泰洙带着回来的雪熙离开。

  两人下车,雪熙劝泰洙答应金议员的要求,泰洙只能沉默着看她。

  对着山下,泰洙对雪熙聊起了以前,雪熙问泰洙为什么不向金议员妥协,泰洙的答案是金议员不是他妥协的那个人,就在这时泰洙却接到了民在的电话,约他见面。

  想起父亲,泰洙拒绝了民在合作的建议,却在转身的时候听到民在向父亲道歉。

  民在请泰洙帮自己一起建设黄金的帝国。

黄金帝国6集剧情介绍

  民在以中国的长征为喻,邀请泰洙一起建设黄金帝国,为泰洙提供资金,最终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一大早,朴专务告诉瑞允,元在发布了人事令,召开理事会。瑞允去见元在他正在打电话,要外国的理事都回来,要复职职社长。瑞允告诉哥哥,她只是在公司整合之际留下,最后公司会交给元在的儿子明勋。但是元在不同意,瑞允一条条列出父亲对元在失望的理由,元在最后说他只想在父亲健在的时候让父亲夸奖他一次。瑞允又告诉哥哥他在集团内的资金被冻结,用作贷款抵押的股份她会收回,但是元在却说股份已经是别人的了。

  就在二人对峙之际,民在敲门进来,坐在元在让开的位置坐在了瑞允对面。而瑞允提出的反对民在近公司的理由被民在否决,最后本想反对民在掌握再建设业务,又被民在以父亲的病相威胁。

  走出元在的办公室,分别之际,瑞允却提及了允熙的葬礼与民在的婚礼,祝民在新婚快乐,元在邀请民在吃午饭。

  崔东成对元在的做法十分不满,要瑞允带着他收集的证据去见金委员长,但是瑞允说她有计划,把盛镇集团做了有偿股价:姐姐,姐夫,妈妈,成在,以及瑞允手中掌握的股份会让她最后得到盛镇一半的股份,最后交给明勋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瑞允没有看到继母听到她说这一切时闪烁的眼睛。

  元在回到家,看到了坐在客厅的恩庭,问明勋什么时候回来,但是恩庭告诉他她没让明勋回来。元在大吼一声,两人陷入争执。楼上的夫人看着两人争执,打电话告诉江浩然要做有偿正价,江浩然有点儿担心,但是夫人安抚了他,并要他帮帮民在让他成为他们的人。

  江浩然挂断电话,接住走出电梯的泰洙和雪熙去见民在。在合约书上盖好印章,几人作出进一步商议。

  民在请泰洙吃饭,要江浩然作陪,但是江浩然想起夫人的嘱托拒绝了。泰洙以喜欢喝祝贺酒为由也拒绝了。

  泰洙见了金议员,告诉他敬老院的屋子已经以他的名义捐献完毕,下周就会捐物资给孤儿院,点头同意金议员的提议,告诉他自己想要签下上周的12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买入价1000亿,以现金付。

  泰洙告诉雪熙目前的进度,也告诉她做完这次就和崔民在分开。而这次的计划一旦成功就是500亿。雪熙知道这是骗局,但是泰洙却说成功的骗局就不是骗局。

  崔东进问民在自己回去之后可以做什么,这次他会听他的。想起婚礼时自己对父亲的无礼,民在道歉。民在建议父亲去见刘明书。

  崔东成一家人坐在一起,宣布了崔东成的病情,并把他名下的产业进行了分配:让大女婿继续做检查官,而大女儿贞允的名下得到了三个高尔夫球场,以后三个外孙一人一个;五个百货商店给了大儿媳恩庭,恩庭含泪答应会留在元在身边。

  瑞允喝口茶,继续宣布父亲的决定:盛镇建设股份出售,最后的新主收购全由瑞允来,夫人想起了自己给江浩然打的电话,就在这时,朴专务适时地把股权转让书放在几人面前。

  带头签下自己的名字,夫人劝丈夫把自己名下的基金会给元在,但是崔东成坚决不同意。元在拒绝继母的进一步请求,告诉贞允以及妹夫同意他们的要求但是要他们别在股权转让书上签字。

  崔东成要大家在转让书上签字,而元在则请求不要签,陷入僵局。就在这时,崔东进进门带来了汉平农场的地瓜。

  书房里,崔东成告诉弟弟汉平农场转让到他的名下,而民在则会拥有一家汽油公司,但要求民在转让股份。崔东进回忆起以前想要感动哥哥,平分家产。崔东成不同意,但是崔东进说起的小时候却让崔东成发病,端起地瓜就往客厅跑,对着元在叫爸爸,对着妻子叫妈妈,最后更是跪在元在面前求父亲原谅。瑞允从背后抱住他,看到姐夫手中揉成一团的转让书,扶着父亲回卧室,留下众人脸色各异。

  民在告诉慌了神的元在只要拿到贞允及其丈夫的股权元在就能成为会长,并故意引诱元在继续和崔东成作对。

  瑞允碰到元在告诉了他父亲的病情,摆脱他们不要再在家里吵。

  瑞允吩咐朴专务下去做事,并要他接触法律事务所,但是朴专务却说要和女儿商议给贞允百货商店,瑞允拒绝了他的好意。

  民在想要通过妻子得到进一步的贷款,而瑞允也让朴专务去调查郁真的联系方式,并要他拦住盛镇套房的出售。

  为提高销售量,泰洙和雪熙一起去见了赵弼斗,把吴尚国所做的一切告诉他,并用了他的妻子相威胁。

  瑞允以画为由约见了郁真,提起了过世的允熙,并提醒她民在可能不会忘记允熙,毕竟新婚旅行回来就去了骨灰堂。郁真想起那天民在的那句我也想你。

  郁真站在骨灰堂允熙的遗像前想起了瑞允的话。

  晚上,民在夫妻在外吃饭,郁真拦住民在的话,那会让她想起允熙。并告诉他追加贷款会很困难。民在极力想说服郁真,郁真拒绝了。

  吴尚国再次来到售楼处要破坏售楼计划,却在这里见到了赵弼斗,什么都没做就离开了。

  盛镇套房销售的非常好,很快就取得了收益。

  民在看到报纸,江浩然告诉他1000亿已经到账,但是泰洙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泰洙正和雪熙商议用1000亿买进12万平方千米的土地,春浩带了民在进来。泰洙拒绝了民在进一步合作的提议。然而最后,民在却说会给泰洙盛镇集团他所掌握的7%股份的一半,并说会在今天给他股份,最后泰洙不顾雪熙的反对应下了。

  瑞允得知民在注入资金1000亿。立刻与贞允联系却没成功。出了办公室就看到贞允夫妻与元在走在一起,想要说服他们,却被告知姐夫已经申请了继承权。

  民在与泰洙一起作进一步的商议时,瑞允回到了家。父亲劝她放弃有偿正价,但瑞允拒绝了,并发誓她会颠覆所有人。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