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1-6集
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火之女神1集剧情介绍

  已经长大的井儿凭自己出色的技术烧出令殿下夸赞的瓷器。

  李江天和柳乙檀两位边首接到谕旨命他们俩在分院郎厅竞赛里要全力以赴。仁嫔金氏问不是说好让李边首担任分院郎厅为什么还要竞赛,下属回答说竞赛只是一个形式,柳乙檀的器具与宫内不相配。仁嫔说分院郎厅是管理瓷器的最高职位,这个财路只能让自己人担任。

  李边首正在自己的瓷器室毁坏自己的瓷器发泄内心的耻辱,他说乙檀只是一个市井之徒,他一定要坐上分院郎厅的位置, 理应如此但是他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因为他不清楚殿下会选择谁坐上分院郎厅的位置。

  乙檀听完谕旨后也回到自己的瓷器室,他问莲玉为什么只有他们几个人,其他瓷器匠去哪了,莲玉欲言又止。李江天正在向自己的手下训话说要做出吸引殿下的最好瓷器让他们好好配合。

  莲玉说瓷器匠都去李边首那里了,而且李边首让人把凤山白土都拿走了只剩下宣川白土,乙檀哈哈笑笑说他正想用宣川白土试试造出的瓷器,莲玉说竞选分院郎厅的职位怎么可以尝试,乙檀有信心的对她说她在李边首身边那么久肯定知道宣川白土的用法,让她尽情展现自己的实力,说完就开工。

  李江天在精心雕琢制成的瓷器,因为下属发出声音扰乱让他划坏了,他伸手抓坏了那件瓷器。

  殿下评鉴李江天和柳乙檀的瓷器,殿下夸赞了李江天的瓷器,在柳乙檀粗糙的瓷器中也发现好处,恭嫔也赞扬了柳乙檀的瓷器。仁嫔的亲信提出说只能选择一个人掌管分院郎厅,仁嫔建议品茶来分出他们的高低。殿下让恭嫔用柳乙檀的瓷器,他用李江天的瓷器,谁知恭嫔刚喝一口就昏倒了,殿下惊慌的说有人要谋反,命令人把柳乙檀抓了起来。

  殿下审问柳乙檀,柳乙檀大喊冤枉,太医跑来说娘娘得的是桃花荨麻疹,现在娘娘已经醒了。柳乙檀送了一口气,仁嫔的亲信问他是不是在釉中加入桃花,他想起烘制瓷器时莲玉在一旁弄桃花,仁嫔的亲信要求治他的谋逆之罪。殿下问他是否遭知道恭嫔的病,他正要解释,李江天站出来“好心”为他开罪。

  殿下问仁嫔亲信他怎样看,他想要替李江天求情,殿下打断他说李江天是个有眼色的人,把分院郎厅交给他也可以。仁嫔的亲信去向仁嫔汇报情况问仁嫔怎么知道恭嫔的病,仁嫔说是在花园里赏花时知道的,李江天担任了分院郎厅。莲玉去找李江天询问柳乙檀的情况,李江天头也不会的走了。晚上莲玉买通牢房看管人进去探望柳乙檀,柳乙檀却处处为莲玉着想。

  李江天在看乙檀的瓷器,仁嫔的亲信说这样的瓷器还如他的眼,李江天说多亏仁嫔娘娘他才登上分院郎厅之位,仁嫔的亲信警告他不要再因为这件事引起其它风波。莲玉找江天问他为什么送她桃花,她说要去义禁府告发是他陷害乙檀,江天劝诫她不要以小失大,否则她性命不保,莲玉说她白天就会去告发他。在她回去的路上,江天派人追杀她,她背上挨了一刀急忙说自己怀了江天的孩子,那人把她关在了一个屋里。

  江天得知莲玉怀孕后看见毓道说他只要一个孩子就够了。恭嫔为殿下诞下孩子,殿下赦免了牢里的犯人,乙檀被流放。莲玉在瓷器窰里雷鸣雨天生下女儿,乙檀听见声音走进莲玉把孩子交给他推他出去,窰轰然坍塌。乙檀将孩子抚养长大起名榆井儿。

  水灵和井儿在制瓷器,井儿很不专心,泰道来找井儿,井儿和他耍时不小心又打碎了出去,乙檀对于女儿无可奈何,他让水灵和她爹先回屋里,水灵是向乙檀学习制瓷,她说没有同门,井儿又不喜欢制瓷器。

  殿下带着儿子们出来打猎,临海君命令光海君不可以跑在他前面,不可以打到猎物。井儿偷偷和泰道去狩猎。光海正准备射野猪,临海赶来光海射跑了野猪,临海把光海的马踢跑了。光海走路掉进井儿挖的陷阱中,井儿和泰道分开,泰道去追小鹿,井儿来到陷阱着听见有声音,走进看见在陷阱中大喊的光海。井儿听不惯他说话的语气,光海骗井儿他被蛇咬了,井儿心急救他,没想到被他拽进陷阱。

  光海让井儿跪下让他出去,井儿不愿意,她要看他被蛇要的地方,井儿拽着他的胳膊夸张说毒已经渗透整个胳膊需要砍掉,光海上当说出自己没受伤,他说自己是王子,井儿装作害怕的样子赶紧跪下行礼,光海正在得意时,井儿站起来说他以王子的身份不知骗了多少人。

  泰道拖着小鹿看见受伤的野猪射中了它,临海跑来说是他的猎物,泰道狡辩,临海命人将泰道绑了起来。井儿和光海仍然在陷阱中光海踩着井儿要上去,井儿突然翻身使光海压在她身上,她推开他说他是无礼之徒。临海正要射泰道,他父王赶来阻止了他,问他珲儿(光海)在哪,临海诬陷泰道想要杀害光海,并说他会查明事情。殿下抓来泰道的父亲。泰道说他真的不认识光海。

  井儿和光海在里面很冷又生不着火,井儿用自己的裙摆帮光海避寒,开始他不愿意,井儿解释后他才愿意,并且故意靠近井儿,井儿忍无可忍问他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的心跳的厉害,光海站起来一步一步靠进井儿,告诉井儿她是因为被他迷住才会心跳加速。这时光海听见军队在喊他,井儿颤颤的问他他真的是王子。

火之女神2集剧情介绍

  光海听见军队的呼喊就大喊自己在这,井儿赶忙捂住他的嘴,他拿掉井儿的手继续喊,井儿情急之下用剑柄砸晕了光海。临海带领军队找光海时不小心被石头碰到从马上摔了下来,他的属下都去扶他,泰道趁此机会跑去陷阱找井儿。

  泰道用绳梯把井儿拉上去,井儿抱着他的腰哭着说她没有办法才会把他砸晕。临海被人拉起来扭几下腰,翘起屁股放了个屁,随从告诉他说泰道不见了。他听见泰道喊找到光海了,泰道交代井儿跑回家不要回头。随从把光海救上来,光海醒来问他们有没有看见一个女孩,临海笑他做白日梦,光海问第一个发现他的是谁,泰道担心随从说出时临海打断随从说是他发现的并要光海告诉父王是他找到他。

  井儿气喘吁吁跑到家绕过站在院子里的水灵进屋关住门,水灵岔开门缝说没人追她,井儿出来看看喝了水灵端着的水,她问水灵如果得罪了王子有什么罪,水灵说可能会死罪,也可能当奴隶,井儿说如果有人找她就说不认,说完慌张的跑了。

  临海想要在父王面前邀功屡屡不得,殿下听闻泰道家是酒家便领着一群人去泰道家。

  井儿跑到泰道家,泰道母亲问井儿泰道在哪,泰道母亲看见泰道和他爹还有一队军队,井儿看见光海吓得躲在了厨房。泰道母亲让井儿把饭菜端出去,井儿怎样都不去。殿下看见盛酒用的碗,得知是乙檀制作就让泰道爹把乙檀请来,井儿听见父亲的声音偷看被光海看见,光海过来找她被水灵拦住,恰好他父王让他回宫,井儿松了一口气。

  信城(仁嫔儿子)向仁嫔请过安后,仁嫔告诉亲信要让殿下立信城为世子,百官齐推信城为世子,亲信说江天已开始说服朝廷大臣。江天向孙行首购买一批金龟,吏判大人(仁嫔亲信)用来收买大臣让他们推崇信城为世子。江天回到瓷器室看见儿子(毓道)仍在工作,关心了几句,他在心里想脏活他背,儿子只需磨练技艺。

  朝堂上吏判大人提出设立世子一事起了争议,殿下说立世子不可轻视,他命光海先担任副提调一职,众官惊愕。殿下拿出太祖爷传下的坛子,临海要去接,殿下说是交给光海让他祭祀时供奉在祭阳所,临海有怒不可发。光海请江天进宫,他告诉江天不用准备祭祀瓷器,父王准备用柳乙檀的瓷器,江天有一瞬闪神。

  乙檀让井儿把院子里的瓷器罐都收起来井儿不乐意爹的吩咐。沈钟秀(水灵父亲)偷拿瓷器卖给孙行首,拿定金去赌博,好不容易赢一回还被劫匪抢了。

  乙檀要井儿给他准备热水,泰道帮井儿提水,井儿试水温时烫了一下,泰道抓着她的手看,水灵看见泰道对井儿的关心很是羡慕。井儿在外面等爹爹洗澡时靠在泰道肩上睡着了,水灵端着西瓜让泰道吃,井儿差点倒下,泰道赶紧扶她一下,水灵向泰道表达了爱意,泰道慌张的喊醒井儿要回去,这时乙檀喊他们三人。乙檀让泰道送水灵回去,井儿和水灵难舍难分,互相交换了礼物,水灵向井儿要了泰道做的弹弓。

  毓道从钟秀口中知道一些乙檀的事,他很想见识乙檀的瓷技。井儿送水灵一段路,泰道说他去去就回。路上水灵对泰道说无论如何她都走不进他的心里,她从背后抱住泰道说她不会强求他把她放心里,但她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钟秀没有瓷器给孙行首,水灵回家看见被抓的爹爹,她说她会帮孙行首鉴赏瓷器提爹还账。

  因为水灵不在井儿睡不着就去找爹让爹给她讲以前的事,讲着她就睡着了。早上毓道来找乙檀,井儿以为他是小偷,乙檀出来,他向乙檀说明身份并请乙檀去分院制作祭祀瓷器。江天听儿子说请乙檀来分院,他呵斥了儿子说以后不准再去找乙檀。

  乙檀喊井儿和他一起准备材料,井儿问他有关母亲的事,乙檀逃避这个问题出了房门,看见站在院子里的江天,他忠告乙檀不要妄想进入分院,井儿听见他的话跑出来让他给父亲道歉,乙檀训斥让她进屋。乙檀说他不会再踏足分院。井儿恼怒爹的态度站在院子里不进屋,乙檀用甜瓜诱惑她进了屋。

  井儿找泰道去山里,泰道让她先去。井儿躺在陷阱中向想起光海,她准备出去却看见光海。泰道拉住跑往悬崖的井儿,井儿以为是光海追上她了大喊饶命,泰道正安慰她,她又看见向这边走来的光海,井儿扒着悬崖边的树枝不让光海发现,泰道抢走光海手里的木剑,俩人打了一架,光海说有机会公平竞争,泰道说他不想再和他见面,因为每和他见一次面他都会失去一样东西。

  泰道心疼井儿扒树枝受伤的手,他们听见马声,泰道打探。光海回井儿家,毓道已整理好瓷器。泰道看见一匹马便骑上去找井儿,俩人高兴的骑马回去。毓道说他想拜乙檀为师,江天不允许。江天找吏判商量,吏判让他为仁嫔做些什么以保住自己的地位。

  江天喊住要出去散心的临海,在酒楼里江天告诉临海乙檀曾经想要杀害他的母亲,临海气愤不停喝酒,江天悄悄退走了,临海喝醉到宫里去找光海捣乱,他认为是光海间接害死她母亲,愤怒的摔了太祖爷流传下来的坛子。

火之女神3集剧情介绍

  临海打碎太祖的瓷器推脱责任说是光海没接住,光海去找父王禀告此事,临海说自己还没有醒酒在父王面前会让他难堪。光海执意去找父王,仁嫔和信城在,仁嫔看着光海为难的样子说自己还是先走,陛下拉住她,光海看着仁嫔幸灾乐祸的表情没有说出瓷器打碎一事,临海出来也嘻哈着说他会帮他想办法,光海严厉拒绝了。

  吏判去见仁嫔,仁嫔说祭阳所估计出问题了,让他多注意,吏判从仁嫔那出来找江天斥责他不注意祭阳所的情况,吏判告诫他多操心祭阳所。毓道在祭阳所内研究乙檀的瓷器,江天看见差走儿子,他拿着乙檀的瓷器想摔碎时看见太祖的瓷器没在祭阳所内。

  光海去找孙行首问她知不知道可以修补瓷器的人,光海付钱她还是说不知道并让他去分院找,光海担忧的走在路上,火灵追出来说他可以去找井儿,他问井儿是谁,水灵说是乙檀女儿,光海知道了那天在山上的女孩是井儿。

  乙檀说他要去见一个破器匠,让井儿在家看好家,井儿说就是火灵的爹,她让爹把火灵带来。井儿高兴的催爹赶快走,随即换了鞋去找泰道让泰道教她骑马,井儿刚上马,马不停她的指挥,泰道也拦不住马,井儿被马甩了下来,光海恰好抱住井儿,井儿诧异是光海,挣扎着要下去结果摔在地上。光海说每次见到她都惊天动地,光海忽然想起瓷器,井儿从地上捡起,她以为是自己打碎的。乙檀让钟秀去赎回火灵。

  光海在等乙檀回来,井儿以为他要治父亲的罪,井儿解释说不关她爹的事,让光海处罚她。光海计上心头一步步走向井儿朝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井儿闭上眼睛等光海再弹,等井儿睁开眼光海已经走了,井儿追上他说她可以修补好瓷器,光海不信任她说如果修这个她就犯逆谋大罪,井儿从他手里夺走碎瓷,光海说给她五天时间修好。

  临海找不到光海心里害怕拿下人撒气,让下人阻止光海见陛下。他找江天蛮不讲理的让江天粘贴瓷器,江天利用他让他将责任推给光海和乙檀以便除掉他们。井儿和泰道在修瓷器。毓道去祭阳所看见太祖的瓷器没了,在地上发现一小块碎瓷,井儿和泰道正在自家院子里找这块碎瓷。毓道去找父亲他听父亲说是光海打碎的,他说他愿意帮忙修补,江天说光海已经找乙檀了,即使光海让他修补他也不能答应。

  乙檀回到家看见井儿手边的瓷器震惊了,井儿说是自己不小心打碎的,乙檀吓得坐在地上,他告诉井儿说是他打碎的,让井儿不要插手。这一夜几人难眠泰道还在帮井儿找缺少的那一块。天亮乙檀背着碎瓷出了家门,泰道拦不住井儿,她偷偷跟着乙檀,江天派人确认乙檀是否修补瓷器,井儿看见父亲跪在一人面前,她大喊有山贼。江天得到消息乙檀确实拿着碎瓷。乙檀领井儿去见他师父,帮忙修补瓷器,他说自己不会连累师父,希望他照顾井儿。

  师父让井儿找和瓷器相同的土,师父很看好井儿让乙檀把井儿留下,乙檀去了泰道家喝酒,听泰道父亲提起光海决定去找光海,泰道也跟着去了。毓道告诉光海太祖瓷器不见了,光海惊慌的说他放在朋友那,毓道说他会为他做一切。下属来告诉光海乙檀求见。

  乙檀被请进去,兼司仆长听说泰道射箭技术好,就让他露一手,泰道蒙住眼射的精准,高空飞物仍能射准,让人佩服。乙檀让光海把责任推他身上,光海说出真相,乙檀说他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事情有变让他保护井儿。毓道告诉江天乙檀进宫了,江天告诉儿子乙檀是想要取代他的位置。

  兼司仆长说泰道在山里打猎可惜了,光海下来说他还是击剑好手,他悄悄告诉泰道让他四日后的未时带到铜器店街道。江天告诉儿子用鸡蛋白可以粘瓷器,但是不能盛热水。井儿正准备用鸡蛋白,师父把鸡蛋吃了,他给井儿一些蚯蚓用来产生粘着剂,井儿不负众望终于粘好了,师父趁她睡觉时帮她加工了一下,更完美了。

  光海让泰道把跟踪他的引开,他拉着井儿的手就跑,泰道让他们追着无处藏身,水灵将他拉进屋藏了起来。那些人进屋搜查,水灵故意打碎明朝使臣带来的瓷器说是他们打碎的,骗走了他们,水灵对泰道说他们还在外边,让他等一下,水灵不舍的守在箱子外。跑到没人的地方,井儿察觉到他们还拉着手急忙甩开了,光海说送她东西感谢她,拉她到集市买东西,井儿眼含泪水说以后他们不见面她和爹才会平安,所以希望他照顾好自己,说完转身离开。

  泰道对水灵说井儿很想她,水灵问他,泰道觉得不自在说喊井儿来,火灵赶泰道走。光海看见井儿修补的瓷器难以置信,江天和临海也分别去看了,上朝时临海给江天说,江天说他会证明的。吏判说会上奏革职江天,江天说宗庙祭结束后他会后悔,让他看乙檀和光海的下场。陛下去祭阳所查看祭祀准备情况,看见官员把太祖瓷器端在手中,陛下震怒,毓道大胆上去说出去一杯摔碎。

火之女神4集剧情介绍

  毓道告诉殿下太祖的瓷器摔碎过,他根据父亲说的方法往瓷器中倒热水向殿下证明。井儿和父亲坐在院子里,井儿说她本来想用鸡子白,但师父让她用蚯蚓,结果真的看不出来,乙檀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江天放过他们。殿下说如果他证明不出来就是死罪,一刻钟过去了没有一点异常,殿下让人把毓道拉出去,江天颤颤巍巍上前捧着瓷器摔了,殿下大怒,江天说有粘着剂和没有粘着剂的地方不一样,殿下仔细观察果然如此,殿下问是谁修补的,光海说是他打碎的也是他修补的,周围人都屏气无声。殿下让他重新修补好,殿下看见祭阳所内乙檀的瓷器明白事情,命人将乙檀收监。

  乙檀把睡着的井儿抱进屋盖上被子,宫里来人带走他,井儿听见声音跟随出来求他们放过父亲,那些人推到井儿泰道赶到替井儿挨了几下,井儿心急晕了过去。

  仁嫔斥责吏判要他找众大臣商议如何除掉光海,光海去找殿下为乙檀开罪,殿下说这样是为了让他活命。殿下审问乙檀,乙檀承担了所有的罪责。井儿把自己关在屋里哭,泰道站在院子里心疼井儿光海再三思索后出去却被侍卫拦住。天亮泰道陪井儿进城。朝堂上,吏判间接请求殿下判光海的罪,低昂下故意会错意下旨判乙檀死刑。吏判去找仁嫔汇报情况,仁嫔说信城刚读完书经,不让说晦气的话,他退去。仁嫔告诉儿子因为他她才得到吏判等人的忠诚,她说他会是将来的世子。

  井儿在城楼上敲鼓鸣冤,泰道在下面担心她,光海后悔自己不应去找她,给她带来灾难。殿下觐见光海,井儿在宫殿内让光海说明是她做的,光海想起乙檀的话闭口不谈,殿下问江天是否相信瓷器是井儿所粘,江天不相信,井儿说如果是父亲他一定会有鸡子白,但她并未用。井儿害怕君王的威严已经被吓哭,殿下让她做一个让他感到无比满足的最美的碗证明自己。从宫殿出来,光海喊住井儿问她需要什么,井儿埋怨他不说出真相,井儿拜托他让她见父亲,光海无能为力。

  毓道找光海问他是不是对他很失望,光海厌恶的说没有,光海说他得到了父王的信任,间接告诉他粘瓷器的人是井儿。毓道回家对江天说,江天说井儿只是想为父亲开脱罪名,让他以后不要再参与此事惹祸上身。

  井儿不停的做瓷器,泰道劝她休息会,井儿郁闷最美的碗该是什么样子。临海带人“好意”帮光海整理东西让他快点搬出景云宫,光海对他忍无可忍发了脾气,临海狠狠说他不会让他要好运。井儿瞌睡了仍在制碗,实在瞌睡一头栽在半成品上,井儿熬夜都流鼻血了,泰道心疼她所以去找水灵借了一件明朝的瓷器。光海在去井儿家的路上看见钟秀运载分院的用料,钟秀忙跪地说他想帮助井儿,光海接下亲自给井儿送去,泰道说井儿打算放弃。

  泰道请求光海见乙檀,乙檀知道井儿和殿下的约定,乙檀告诉泰道让井儿去工坊工具箱下拿一本书。光海让泰道当他的武士,泰道说只要他答应守护井儿他就会答应他,光海为他们的互相保护所感动。师父得知井儿要制作最美的器皿,他间接向井儿解释了美的含义,井儿也从父亲留给她的书里有所体会,她也知道母亲的愿望,井儿制作好碗进宫见殿下。

  殿下让江天评价井儿的碗:粗糙不精。井儿向殿下解释了碗的含义,碗底的线条代表母亲喂乳的母之心,碗内的凹凸代表她承寿牢狱之苦的父亲的眼泪。井儿已泣不成声,殿下反问她这样就能动摇他的心,井儿说如此他就不陪坐上龙椅。吏判出面拖出井儿,众大臣附和,殿下阻止他们,吏判再次让治她罪,光海说那他该如何治罪。殿下最终感动赦免了与这件事有关的人,大臣仍不罢休,殿下说让他们先扪心自问,说完退朝回去。

  光海祝贺井儿取得成功,井儿向他道歉她打碎坛子,光海诧异她不知道实情,井儿听过他的解释后非常生气他差点害死她和父亲。井儿去大牢门口等父亲,看见憔悴的父亲放声大哭说自己以后一定会听父亲的话。光海被禁足,他招来江天肯定的告诉他他会向父王推荐乙檀去分院。乙檀看见乙檀父女恨不杀之。吏判对江天说他令他失望之至。

  乙檀带井儿去泰道家庆祝,泰道父亲说希望他们可以求光海给泰道一个职位,几个人开怀畅饮。江天在分院听钟秀说乙檀为人品质比他好,将这些记在心里。孙行首带水灵拜访乙檀,乙檀希望她可以放了水灵,井儿看见水灵很是激动,水灵告诉井儿她爹成为分院边首了。江天怀恨在心让马风去刺杀乙檀。

火之女神5集剧情介绍

  马风奉江天的命令刺杀乙檀,井儿和乙檀说话时生气乙檀非要让她做沙器匠就起身离开,等了一会不见乙檀追过来,井儿发现不对劲准备去找爹爹,听见有对话的声音,她赶快跑向爹爹,看见有人拿着剑刺杀爹爹,井儿端起一件瓷器砸在马风身上,马风恼羞成怒刺向乙檀,乙檀和他反驳,终究一介草夫抵不过练武之人,乙檀挨了一剑又为井儿当了一剑,马风想继续下手,光海和泰道赶到,泰道从地上捡起石头扔向马风阻止他再下手。

  光海和泰道追马风想抓住他,光海听见井儿的哭声先回到井儿身边,泰道继续和马风打,但他不是马风的对手,马风虽然受他一剑但还是跑了。井儿哭着晕了过去,光海将她搂在怀里,泰道返回看见井儿一把推开光海搂住井儿。

  马风回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向江天复命,江天心里默念一山容不得二虎,希望乙檀走好。乙檀郎厅的贵重瓷器被盗,钟秀吓的坐在地上。

  光海召江天告诉他乙檀昨晚遇刺身亡,江天装模作样感到惋惜,劝光海要振作,他会一并做了乙檀的工作,领导好分院。江天从光海那出来,吏判就在外面等他,吏判已经猜出乙檀的死是江天所为,他还讥笑这让江天转告盗窃的人藏好被偷走的瓷器,江天狠狠的看着吏判离开的背影。

  泰道把井儿带到他家,井儿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找她爹,跑了一个屋又一个屋,泰道喊住她,井儿好像听见爹爹喊她,原来是想起昨晚爹爹临死前喊她的声音,又泪流满面。井儿沉默好久才开口说话,泰道在一边陪着她,她说其实爹一直陪在她身边,没有离开,泰道也同意她的话,井儿哭着说可是爹不在安慰她,不在哄她开心,泰道想拉她去散心,井儿甩开他的手,泰道说他去找火灵(即水灵)问她去不去。

  孙行首约江天见面,火灵给江天倒茶,江天看见盛茶的瓷器是乙檀制作,行首问江天乙檀为什么离开分院,江天说他是犯了大逆罪被赶出去的,井儿恰好赶到推开门和江天辩论,井儿让江天给她爹道歉,江天怎会道歉,他说不要再对亡灵者做出不敬的事,说完绕过想要离开,井儿挡在他面前坚持让他道歉,还有他侮辱他爹不会娶妻的事一并道歉,火灵劝井儿不要再说,她告诉井儿他是全国最好的沙器匠,井儿不服气说她爹才是最棒的沙器匠,江天怒视井儿,火灵想拉井儿出去,泰道将火灵拉了出去。

  江天告诉井儿当年乙檀毒杀恭嫔娘娘的事,井儿不相信,江天说她爹永远不可能成为最好的沙器匠,说着拿起桌子上乙檀的瓷器当着井儿的面摔碎了,又一脚踩上去,井儿握拳忍着怒气说如果她成为最好的沙器匠他会不会道歉,江天嘲讽她是个狂妄的孩子,笑着离开了。井儿问孙行首怎样可以成为最好的沙器匠,行首说需要进入分院,但刚才她已经得罪了分院的最高长官,行首建议井儿跟她行商,井儿毫不犹豫拒绝了。

  井儿去墓地看乙檀,她说她不会相信别人的说辞,她要成为最好的沙器匠,让那个无视爹的人颜面扫地。井儿对泰道说她要离开去学习制作瓷器,井儿站在悬崖边上威胁泰道,泰道抱住缓缓后退的井儿,井儿说她会去找师父,师父会帮助她,井儿将自己的鞋扔下去造成假死的样子,她和泰道相约五年后在这里见面。

  井儿和泰道分道而行,光海骑马向着泰道的方向而去 ,井儿忙躲起来待他走过后鞠了一躬离开。光海听泰道说井儿跳河自杀,他派人打捞一天只找到一只鞋,光海责备泰道为什么不保护好井儿。晚上,光海和泰道一人拿井儿一只鞋思念井儿。井儿走到师父家就晕了,等她醒过来想拜师父为师,她跪地再三请求师父就是不答应,井儿站在院子里等师父同意收她为徒,下雨也未曾离开,师父喝酒回来经不住井儿的执拗终于答应她。井儿每天做家务,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泰道的武艺也长进了,火灵也亭亭玉立,煜道更有领导风范,临海还是每日寻欢作乐,光海去井儿设置的陷阱怀念往事。

  井儿的技术已经很好了,师父仍在不断教井儿,祖孙二人相处的十分融洽,晚上井儿换了一身男装去请求师父让她出去卖瓷器,师父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井儿让他调养身子。

  殿下很高兴接待明朝使者的完满,他夸奖了大臣们,然后让他们回去,满朝文武却站着不动,临海说大臣都在等着,吏判接着说每次结束朝贡是殿下都会奖赏功劳最大的人,殿下这才想起拿出奖励喊光海出来,提升他为正提调,光海跪下答谢。退朝后,临海问父王为什么不是他,父王严肃的说出了他的勾当并让他自掏腰包补偿损失。临海去找光海让他请客,光海谦虚的说他已经和分院的人约好了,让他不用等他。临海见光海出去了,他看见父王赏赐给光海的腰带计上心头,他带着腰带进了妓院。

  井儿背着瓷器走到城门口看见城楼上的大鼓,又想起往事。井儿走到妓院门口想要在这里将瓷器卖个好价钱,临海冒充光海的身份在妓院寻欢作乐。都妓大人看了看井儿的瓷器给她好几件首饰交换,井儿皱眉不说话,这是有人进来告诉都妓大人一个叫光海的人需要她去处理,井儿想光海怎么来这。

  临海听一个妓女说吏判大人要来,他怕被拆穿就先跑了,在门口看见吏判进来,他抱着他的衣服跑进井儿所在的房间,井儿吓了一跳,临海看见吏判没来就出来走了,却不小心将殿下赏赐给光海的腰带落在地上。井儿松了一口气看见腰带,当她追出去时,妓院里的人正问轿子上的临海要钱,临海看见井儿手一指让问井儿要,结果井儿瓷器换的首饰被抵押了,井儿说她会去问光海要回来的。

  孙行首和吏判见面,行首责备德儿来迟,德儿说因为光海的原因,而且他把腰带落下了,吏判问她腰带现在何处,她说替光海付酒钱的人拿走了。孙行首找泰道让他找到腰带,泰道不愿意,火灵用乙檀留下的最后一件瓷器做交换说他可以拿这个纪念井儿,泰道答应了。

  光海到处找不到腰带,临海进来说他把腰带当作酒钱抵押在海月馆,他还埋怨是光海没有去找他,光海气急败坏的出去了。井儿在宫门口说要见光海,守卫的人以为她捣乱,不替她通报。吏判去告诉仁嫔光海去了妓院,仁嫔说一定要把腰带拿到手。泰道在妓院门口抢走井儿手里的腰带,井儿大喊有贼,被拉进妓院,光海问井儿要腰带,泰道拿着腰带去了当初和井儿分离和悬崖。

火之女神6集剧情介绍

  光海问井儿要玉带,井儿想让他赔偿她的损失后再说,光海答应给井儿赔偿,井儿却告诉他玉带丢了,妓院里的姑娘说她们还要接客,让他俩去外面找玉带,光海气不打一处来拉着井儿和他一起找,井儿毛病多,先是故意弄坏自己的鞋,又让光海请她吃饭。吃饭时井儿找借口去茅房,她偷偷拿光海一只鞋扔在另一吃饭人的桌上栽赃光海想要逃跑,光海还是追上她并把自己的手和她的手绑在一起,井儿欲哭无泪。

  泰道将玉带给孙行首,行首说东西事先给他送去了,泰道问她为什么认为他会找到,行首笑笑说相信他的实力,她顺便又让火灵去找莫手去分院拿回回回青(一种颜料),火灵说这件事是她办的结尾也交给她,行首说他们都是粗人害怕火灵受欺负。泰道跟火灵出来问她真的要自己去,火灵说如果是危险的事就避开怎么在商团立足,他如果担心她就和她一起去。

  那些人确实不好对付,想要向火灵动手,泰道轻蔑的走上前,火灵不让他插手,她说自己解决。火灵拿出对方近期向朝廷上贡的货品清单威胁他们,泰道笑火灵的机灵。火灵从那些人那出来一下子蹲到地上,泰道扶住她问她怎么样,火灵开玩笑的说看起来她像没事,泰道笑笑说她肩膀一直在颤抖。

  井儿拉着光海来到偏僻的地方描述她要找的人的模样,对方越看越觉得她描述的是她身边的光海,光海问井儿说的是他,井儿说自己只是把看到的说出来,被问的人以为他俩故意耍的,赶他俩走,他俩刚走出来,那些人商量好想打劫光海和井儿,井儿感觉不对劲,他们跟着他俩,拉着光海跑,跑到自己都跑不动摔在地上,光海拉起她解开俩人绑在一起的绳子和对方打架,井儿听光海的话害怕的躲在一边,等光海把那些人打趴下,井儿拿一块石头出来准备砸他们,自己却被绊倒将手摔破皮了,光海很是无语。

  井儿跟着光海问他如果没有玉带会怎样,光海说会在百官面前难堪,井儿想起在妓院时临海的担忧的样子说自己一定要看着他找到。井儿一路和光海说这偷走玉带人的特征,看见有一家药店就说自己要进去买些药让光海在外面等她,光海赶紧答应并让她看好手再出来等井儿从药店出来光海已经跑走了。井儿看见分院张榜招收杂工,她想起自己对江天说过的话接下了告示。

  孙行首问光海来的目的,光海说要找东西,行首已经猜到他要找什么,她说有人委托她找玉带,但是现在玉带已经不再她手,光海问委托人是谁,行首不说。白天临海害怕的问光海那些妓女有没有把玉带给他,他劝光海还是不要去上朝丢人,临海狡诈的还和光海谈条件,他说他会去海月馆找但是他得付酒钱,光海甩袖而去。

  朝堂上吏判奸诈的向殿下禀报玉带丢失一事,殿下大发雷霆质问光海,临海站在光海身边颤颤巍巍,光海说是他没有保管好父王所赐物,请父王责罚,殿下下旨免了光海都提调一职转交给信城。吏判去向仁嫔贺喜,信城对母亲说他不想当都提调,仁嫔安慰儿子说她和吏判都会帮助他的,让他担任这个位子就好。

  临海去找光海让光海利用他去告诉父王他无法在信城手下工作,让父王把都提调一职给他,他以后肯定会照顾王弟,光海笑笑离开了,临海发怒他以后肯定会后悔。光海在外面碰见仁嫔,仁嫔话中有话的嘲笑他竟然去妓院,光海同意话中有话的讥讽仁嫔的“良苦用心”。井儿回去晚了,师父担心她,向她发脾气,井儿向师父解释后心虚的去熬药,师父看见井儿接下的告示。光海将都提调的任务告诉信城,信城诚恳的接受着,光海了解信城的为人,他安慰信城说会尽力帮助他。光海向分院的人介绍信城将是他们的都提调,说完就离开了。

  钟秀在下边议论说江天时代到来了,他要好好做煜道的小跟班以望以后有什么好处。煜道为瓷器的画烦恼,没有足够的回青,钟秀看见煜道的烦恼,自告奋勇会替他搞到回青。江天不满意行首的瓷器,火灵向他解释,江天说以后不会再和他们商团合作,江天走后行首责备火灵让她失去一个大买家,她说如果江天不回心转意商团就这样止步不前了。

  吏判和江天谈话说让他好好照看孙行首,她帮了不少忙,江天向他说明行首商团瓷器的问题,他会妥善处理。晚上火灵对行首说她会去找江天请求他原谅,行首有心计的说子女是父母的最大弱点,她让火灵去搭讪煜道。井儿帮师父整理好衣物药品,师父问她非走不可,说着拿出告示,师父问她成为第一沙器匠又能如何,井儿在心里回答她想清楚父亲的死因,她回答师父在这里她只能做碗,技艺没有提升,师父让她滚回去睡觉,自言自语井儿已经长大了。井儿回去整理自己的衣物,把泰道给她的鞋好好包好装了起来。

  泰道跟踪人拦截了一些瓷器,和那些接头的人大打出手,将他们绑在河边靠岸处,他为的是找出当年刺杀乙檀的人,给井儿一个交代。早上井儿准备出门,师父帮她改了名字叫太平,师父希望她不要经历任何苦难,一切太平。井儿先去爹的坟前看了爹,和爹说了一会话就上路了。井儿在街市吃饱喝足后问了路向分院走去,那天她问路的人拦住她抢了她的背包,泰道看见井儿是他拿走玉带的人就没有帮忙,那些人翻井儿的包没发现任何东西,终于看见一个包裹打开却是一双草鞋,泰道看好接住他们扔掉的鞋,他想不通那个小生是否是井儿,他拿着鞋开始寻找。

  煜道在查看瓷器,下属送来一封信,信中包裹有他想要的颜料,是火灵邀他见面。火灵给煜道看回回青,温柔的说希望他让这稀贵的颜料发挥更好的价值。火灵回去想行首复命,行首说煜道很快会找来,火灵说他不会很容易找到但一定会找到,煜道正的确命人查找。

  泰道拿着那双草鞋还在找井儿,井儿心疼自己将泰道哥的鞋丢失了,她用心保管了这么多年的鞋,忍不住埋在膝盖哭泣,泰道找到她站在她的面前。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