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与花剧情介绍

1-6集
刀与花剧情介绍

刀与花1集剧情介绍

  高句丽面临着灭亡,荣留王引领大臣商议是否和唐征战,荣留王主张和亲避战,渊盖苏文主张与唐抗战。荣留王针对渊盖苏文提出疑义,渊盖苏文回答替换高句丽的大对卢(总管高句丽的最高官职)才是保护高句丽的路,荣留王反对说目前册封太子是要务,渊盖苏文大胆反抗荣留王。

  太子和舞英在路上遭唐猛烈追击,来人告诉荣留王此事,渊盖苏文下属担忧生存者告密说出他们的计谋。太子和舞英押送人质回都城,渊忠半路杀出在房顶用箭射死人质,舞英拔剑去追渊忠,藏(荣留王的侄子,舞英的王兄)随即一路追去。在一个院子里,一个包裹扔进,渊忠随即跳进,舞英拿剑指着他,藏也追了上来,他趁舞英和渊忠抢包裹之时向渊忠胳膊上划了一剑,渊忠撞开舞英就要跑走时听见藏喊舞英公主,他愣了一下转身离开。

  藏找到一家茶楼,众人围观渊忠射苹果,他转了一圈停在一处背对渊忠打量他,渊忠因为射箭用来胳膊上的伤口崩裂献血浸染了整个衣袖,俩人缓缓准备出手,一个女人出现拉走了渊忠。

  渊忠看藏走远才下楼,一个霸主拦住渊忠想要他替人办事,渊忠拿下放在他肩上的手,不予理睬继续前进,霸主说那人可是高高在上的人,不是轻易可见的,渊忠问是不是只要替他办事就能见到他。渊忠坐在阁楼上看着娘亲送给他的挂链潸然泪下,娘亲告诉他他爹是一个很好的人。

  荣留王在为没保护好人质斥责藏,舞英进来问父王他们被偷袭时是不是他派人去救他们。舞英出来看见坐在台阶上的藏,她也坐下说不要把她父王的话放在心上,藏起身要离去,舞英问他说和王弟(太子)在王位之事上是否为难,她看的上他的才华,舞英说完藏停了片刻说命运随时可以改变,舞英回头震惊的看着他,他解释说他相信王弟日后会有能力。

  舞英找人调查杏仁一事,了解一些情况后独自在市场转,在卖簪子摊前遇见渊忠,俩人同时看中一支簪子,舞英撤回手,俩人没说一句话,等舞英回头看渊忠时他已经不知去向,舞英找了一圈看见他走在对面的街上,她低头轻笑跟着他走到路口又跟丢了,失望的站在路边,然后感觉自己背后有人,默默的笑着转过身看见站在背后的渊忠,两个人对视着仍然不说话,渊忠听见赶马声,急忙拽过舞英让她倒立的飞起来与自己面对面。渊忠放下舞英,他们沉默的站在一起,桃花满天飞。

  跟崇渊盖苏文的人去找渊盖苏文,恭贺计划取得成功,他们问渊盖苏文要选谁担任大对卢,刺杀人质的了不起的人是谁,渊盖苏文没回答他们反而拍拍一个人的肩。下属告诉他渊忠来找他,渊忠说自己母亲已经去世,他曾经来找过他,他甚至帮他杀了人,渊盖苏文说这个家没有他的位置,渊忠问他他和母亲是怎样存在,渊盖苏文没有回答他,他伤心离开渊家。

  舞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拿着那片桃花瓣想着白天和渊忠的相遇,渊忠拿着母亲的挂链想着父亲白天的背影暗暗握紧手,不经意间看见一片桃花瓣飘落,伸手抓在手中。

  渊盖苏文接到宫中圣旨,说查到刺杀人质的主谋荣留王让他进宫,他的下属说如果现在进宫恐怕会遭人暗杀,渊盖苏文不停的用手敲桌,敲桌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舞英和父王一起舞剑讨论现在的情况,荣留王说如果渊盖苏文今晚不回宫他就会被杀害。渊盖苏文思虑良久还是决定进宫,荣留王整装等待他的到来。渊盖苏文留下随从在宫门口自己进去,他推开宫殿门,把剑放在地上走进坐下,荣留王说他知道他派人假装唐人偷袭的计谋,但他选择安静掩盖此事,他希望这时候不要闹分裂。

  渊忠的朋友问他要去哪,他说不想留在平壤城。舞英又去俩人见面的卖簪地方,想起和他的相遇禁不住微笑,她拿着他的画像找他,坐在茶楼下面遐想,渊忠打开窗看见坐在下面的舞英改变心意决定不走了,他说他要去做正经的差事。舞英看见他从茶楼走出来,他朋友帮忙分发他的画像,她跟他们去看他的射箭技术。他的朋友说要找个女人助场,增加看点,渊忠走向舞英问她是否愿意相信他一次,舞英点了头。

刀与花2集剧情介绍

  舞英站在目标处,渊忠箭箭精准获得围观人的好评,他看了一眼舞英转身离开,渊忠的朋友向观众收过钱后给舞英一些报酬,舞英拿着钱去追渊忠,她问渊忠他有这么好的才华为什么不去做些好的事,渊忠问她好事指什么,她犹豫一下说比如作武士,渊忠听后不发一语离开,舞英看着他的背影也转身离开,渊忠走了几步转身去看舞英,舞英有所察觉也转过身。渊忠在集市得知宫里招收武士的谕旨。

  唐诬陷说高句丽先挑起事端,荣留王想避免战争他在朝堂上说会派太子出使唐和解此事,跟随渊盖苏文的大臣说出使唐有辱国家的脸面。

  藏担任挑选武士的任务,他告诉报名的武士分组对决,在他们中只选出一个人担任高句丽的武士。舞英站在那些武士后看见渊忠开心的笑了。

  大臣让荣留王更换大对卢,荣留王坚决派使节出使唐阻止战争,他说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建成千里长城,他问渊盖苏文并要他负责长城建筑之事。渊盖苏文说高句丽的事不是由王一个人说了算,要通过对卢会议决定。退朝后,大对卢一方有人留下建议王册封太子以堵住悠悠之口,渊盖苏文的下属在他家说一定要更换大对卢,渊盖苏文沉默片刻后说只要能守住高句丽有何不可。

  武士们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只剩下五个人开始最终的较量。渊忠在之前已经受伤,他在徒步赛跑中倒下,但他想起母亲的话坚持了下来,舞英一路跟着他。在陡峭的悬崖上一个人为了超过渊忠,拽着渊忠的脚使他下滑,但还是渊忠先登顶。在水中比赛中,渊忠承受不住在终点晕了过去,舞英跳下水救起他帮他举起胜利的旗帜。

  时雨问舞英是不是喜欢渊忠,她不了解他却帮助他许多,舞英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不了解但仍然喜欢她,时雨沉默了。渊忠认为不是自己亲自得到胜利,所以他选择离开,舞英得到消息后骑马去追渊忠。舞英问他为何放弃王宫武士,他解释了自己的原因,他说他不能接受她的费心。舞英说如果他知道她的用心就不可以这么做,俩人对视一会舞英伤心离开。

  因为高句丽有人对唐先发起掠夺战,荣留王请几位大臣进宫问他们发起战争的人是谁,他听侍从说是可以得到利益的人所为。荣留王让大臣回去留下大对卢解泰秀,解泰秀请求他杀了自己。晚上渊盖苏文和解泰秀同时遭暗杀,解泰秀被绳吊死,渊盖苏文不动声色已有人替他除害。

  白天大臣全部去祭奠解泰秀,解泰秀的女儿拿葬花扔在渊盖苏文的背上,浓烈的恨意从眼中释放出来。荣留王来慰问解泰秀妻儿,舞英握着解泰秀女儿的手安慰她。荣留王说解泰秀死亡之事他会彻查,国政也会选新的大对卢。荣留王说要有把握获胜就要有杨文将军的支持,只是杨文闭门不出,舞英说她愿意去试试劝杨文将军。杨文不愿意帮荣留王,舞英解释说父王是为册封太子才和渊盖苏文携手,希望他不要帮助把高句丽推向战争的渊盖苏文。

  渊忠找舞英答应做她的武士,舞英问渊忠他的父亲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渊忠回答说他只当父亲不存在。舞英说她想帮助父王,她希望渊盖苏文消失,渊忠听她的话心中五味杂陈。渊盖苏文去见杨文遭到拒绝。

  大对卢的评选正式开始,五部全部进宫。投票开始,宜会应(荣留王心腹)和燕正劳(渊盖苏文心腹)两位候选人、各位大臣都在等待杨文投票。舞英在自己屋里徘徊,荣留王在悠闲写字,舞英让渊忠去会场探情况。杨文最终投给燕正劳,燕正劳发言说会遵从荣留王的决定,命渊盖苏文监督修建长城,他的发言引怒所有渊盖苏文的人。

  渊盖苏文听了燕正劳的话站住了,他看见站在门口的渊忠,他问渊忠为什么要进宫,渊忠说他已经和他恩断义绝,他会履行自己的使命。舞英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她震惊的看着渊忠。

刀与花3集剧情介绍

  渊忠向舞英解释说他只是向渊盖苏文打招呼,舞英告诫他在宫里耳目多,让他小心。荣留王在东盟庆典上宣布誓词,宣布将在东盟祭后进行太子册封仪式,让渊盖苏文也去进行千里长城的工程。退朝后跟随渊盖苏文的人让他将燕正劳这个叛徒处决。

  舞英藏在屋檐后看见渊忠,她装作随意的样子向前走去,渊忠喊她她微微一笑回头和他说话,舞英问谁陪他去集市,渊忠说有朋友在等他,舞英有些失望托他捎一本《文选》书。渊忠从书店出来被一个人撞了一下,俩人同时接住书。他朋友喊他去花天酒地的地方喝酒,渊忠又看见撞他的人,那人和一个人计谋在东盟祭的时候刺杀舞英和太子。

  舞英劝王弟好好学习武艺以让众人臣服,太子不愿意,渊忠卷起他的画作,太子拿剑架在渊忠的脖子上,渊忠说如果他想保护好自己心爱的东西就要学习武艺,陛下有令如果他不同意就要烧了他的画作,太子听了渊忠的话说自己想要静静。晚上太子找渊忠看见他在看书,是太子最喜欢的书《文选》,俩人谈起书的作者,太子感情深重。

  渊盖苏文的武士告诉渊盖苏文渊忠去教太子武艺。

  东盟祭日子的晚上渊忠保护公主和太子去集市看盛会,渊忠又看见撞他的人,他觉得很可疑。他们走到妓院门口太子被一个女人拽了进去,舞英朝着渊忠笑笑向耍杂技地方走去,藏看见一个可疑的人跟了去。太子出来看见王姐玩的高兴,舞英向他摆手,撞渊忠的人几次想发射暗器都没得逞。太子告诉王姐他想先回去,让她好好玩,那人终于向太子吹出暗器却被一个抱箱子的人挡住。舞英和渊忠一起逛盛会,舞英拉着渊忠跑到算卦的地方,算卦先生让他俩算姻缘,结果甚好。突然渊忠拉着舞英跑了,因为一个小孩偷走他的剑,他们没追到,藏一路跟着那人(渊盖苏文的武士),看那人将渊忠的剑还给渊忠。

  渊忠带舞英去他原来住的地方,舞英说他在这很自由,渊忠也关心她虽然每天笑但她也有很大负担,舞英说她愿意承担。舞英看见屋里的猜字谜很有趣,也出来几道题考渊忠,最后一个舞英出的是“恋”字,渊忠沉默不语,舞英有所意识就借口回宫。

  藏拦住渊盖苏文武士的去路问他是出来逛集市还是替渊盖苏文办事,他没回答绕过藏走了。藏跟踪渊忠看见他烧了渊盖苏文给他的纸条,渊盖苏文奉劝他不要选择死路玷污渊家的名声。舞英走过来问他有什么事,渊忠没回答,舞英送他一个簪子,感谢他对太子的照顾,他在宫里她很放心,俩人一起走了。藏捡起渊忠烧剩下的纸片有所思。

  渊忠开始教太子武艺,藏看见渊忠的动作想起射死人质的人。舞英也来学习武艺,太子看见姐姐想起她和异国王子的对决,她获胜了为高句丽赢得光荣,当他去送花给姐姐时才知道她受伤了,但是姐姐忍受着不告诉任何人。当初本应该是自己的事,以后就让他自己承担。渊忠暗暗在心里说他会陪在她身边。

  东盟祭的最后一天大臣们都在宫殿里欢聚,看着小丑们出色的演出常怀大笑,荣留王笑着看了看渊盖苏文,渊忠留意着宫殿里的情况,他看见一个大臣给渊盖苏文说了什么,就是那天和撞他的人在一起的人。荣留王和渊盖苏文各怀心思。那个撞他的人已经化好妆准备行动,节目仍在进行,无人留意渊忠已经出手救了公主和太子,荣留王呵斥他扰乱舞会,渊忠看一眼渊盖苏文没有说出真相。

  公主和太子为他求情,荣留王正要饶恕他时,藏出来划开他的衣袖证明他就是刺杀人质的人,舞英问渊忠是否属实,渊忠沉默不语,荣留王问渊忠是不是渊盖苏文派他进宫,他说自己有苦衷他是自愿进宫为武士,舞英心痛他竟然骗她,藏问他和渊盖苏文武士见面并且他烧得纸条的事,渊忠说他不是渊盖苏文派来的奸细,他讲出渊盖苏文是他的亲生父亲。

  荣留王下旨将渊忠斩首,他问渊盖苏文有什么意见,渊盖苏文缓缓站起来说奸细是应该斩首,但王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奸细,荣留王问渊忠是不是他儿子,渊盖苏文承认了,荣留王说渊家的子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他竟然做低等武士,渊盖苏文说他们已经恩断义绝,他只是选择自己的路与他无关。荣留王以渊忠刺杀公主和太子一事仍有将他斩首,渊盖苏文头也不回向宫殿门口走去。

刀与花4集剧情介绍

  渊忠被关进大牢,舞英伤心的回忆他们的相遇相识,渊忠也不好受,他没有实现对母亲的承诺将要被斩死。舞英放心不下还是去了大牢,但是舞英的话更伤渊忠的心,她说不要让他奢求原谅,他还是会被斩头,渊忠说他这样做只是想见父亲,他没有时间去判断对错,因为他娘是个婢女。舞英问既然已经见到他父亲为何还要做武士,渊忠说渊盖苏文不承认他的身份,他想要改变庶子的身份。舞英问他还有什么说的,渊忠说他最后还是没有摆脱庶子的束缚,但是以家父儿子的身份死他没有遗憾,他对不起舞英。

  时雨和同伴们在讨论渊忠的事,他们质疑为什么不杀渊盖苏文,一个人说如果杀死渊盖苏文高句丽就会大乱,为防止渊盖苏文及其左右有什么行动,他们要采取措施。渊盖苏文的属下想要反叛,渊盖苏文拔出剑怒视着他,他赶紧认错,渊盖苏文说如果他再有此心就灭他全家。

  藏找渊盖苏文谈话,渊盖苏文说如果他执意说出真相那么他将性命不保,想想他的父王,一辈子活在荣留王的阴影下,而他还被当做王宫武士使唤,他应该完成他父王的名誉,龙椅应由有资格的人来坐,藏心有所动,但他还是没有直接答应渊盖苏文。藏去大牢问渊忠东盟祭最后一天有人刺杀太子和公主是他救了他们是否属实,如果他说实话他会保他周全,渊忠否认了。

  舞英叫藏见面,她说她想去找渊盖苏文让他亲自去求父王或许父王会释放渊忠,藏说出真相,舞英觉得这样父王更会同意释放渊忠,藏说渊忠不愿意说出真相,他认为不让父亲和陛下发生倒戈是可以为舞英做的唯一一件事,舞英问藏为什么告诉她真相,没有什么目的,藏说这是他可以做的唯一的事。

  舞英向父王说渊忠时为了救她和王弟,让他免渊忠一死,荣留王已下定决心叫舞英不要再追究此事,为了高句丽他必须死,舞英只能伤心落泪。她又去大牢看渊忠,渊忠不抬头看她,她随即转身欲离开,渊忠眼含泪水望着她,舞英回头走向他说她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渊忠说有她的话他就知足了,舞英说她还不满足起身走了几步又回去伸出手,渊忠抓着她的手,俩人悲伤难耐。

  舞英从大牢跑出来心里难以平静,她突然想起王弟说过父王说监狱里有密道可以通往外界,她找人用蝴蝶探了路,自己点着油灯进去密道。太子也去找陛下问他是否有更好的方法来引导渊盖苏文和高句丽,荣留王说“更好的方法”只是他个人的理想,所有政治的目标都是理想化的。太子说他还是有些了解渊忠的,荣留王问他是不是舞英让他来说服他释放渊忠,太子急忙解释说不是,荣留王说如果像公主那样容易动摇是成不了大事的,他决定去见公主,太子阻拦说王姐可能已经休息了。他们谈话期间舞英已经找到通往监狱的密道,她用飞镖引开侍卫的注意,却怎样都打不开锁,这时藏来监狱将渊忠转移了位置,舞英看着渊忠被带走却无能为力。

  舞英回到宫殿,她父王什么时候站在她背后她都不知道,荣留王问她去哪了,舞英哭着跪地恳求父王放了渊忠,荣留王决心已定。渊盖苏文站在自家的画像前凝视片刻后进宫见陛下,藏回告他说陛下不愿见他,他准备离开又转过头对藏说不要损害他儿子的尸体,他现在要去见儿子,藏将他带到关押渊忠的地方,他只对渊忠说一句话:如果他是渊家的人明天就堂堂正正上路,渊忠沉默不语。

  舞英不停的在宫殿内走来走去干着急,渊忠这时正在法场等待行刑,每个将要被斩首的人都被蒙住了脸,陈九(渊忠的朋友)也来到法场,舞英赶着马车向法场。藏去下渊忠的蒙脸布说陛下有令改为绞手,渊忠和舞英面露不舍和痛苦。

  荣留王倒一杯茶却未动,渊盖苏文在家看着画像,藏宣布行刑。渊忠被勒住脖子吊了起来,陈九想要上前被侍卫拦下,舞英泪流满面,渊忠痛苦的在挣扎。

刀与花5集剧情介绍

  渊忠行刑的前一晚,藏将他转移到其他牢房,藏想起渊盖苏文说过的话,他应该替他父亲完成心愿统一高句丽,他在渊忠的茶中放入东西让渊忠喝下,他向荣留王禀告渊盖苏文的请求留下渊忠的全尸。舞英看着渊忠被绞死,自己无能为力,陈九大哭不止,藏将渊忠的尸体运走,舞英想要跟去却被拦截,她哭着坐在地上直到其他犯人被处死众人全部离开,她仍然坐在原地。

  舞英一个人驾马车在街道上狂奔,差点撞上一个运货推车,她停下来丢下马车如同行尸走肉下车离开。藏将渊忠送回渊盖苏文的居所,渊盖苏文交代手下准备渊忠的葬礼。藏对渊盖苏文说他是为了高句丽和王室着想才送回渊忠,希望他不要再和陛下对着干。渊盖苏文的手下安放渊忠的尸体发现他竟然还有呼吸,他调查了事情的发生向渊盖苏文汇报,渊盖苏文了解之后让他继续准备葬礼掩人耳目。

  渊盖苏文去看了渊忠,渊忠没有睁眼看他,渊盖苏文在心里默默地对他说他回家了,渊忠等渊盖苏文离开后才睁开眼,想起舞英看他被绞死的心痛他也无法抑制流泪。舞英回宫躺在床上饭也未吃,荣留王进来看她,舞英还是问他为什么非杀不可,杀死他渊盖苏文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荣留王说最近发生太多不安的事,他需要安定混乱,舞英说她会去见渊忠最后一面,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她的心。

  渊盖苏文和渊忠谈话,他说他不应该进入王室,渊氏家族的人前方无路时不会走的,渊忠问他是否承认他是渊家的人,渊盖苏文说去与留取决于他,但是他不可轻举妄动。在藏的陪同下舞英去渊盖苏文家祭奠渊忠,舞英看见渊忠平日穿的衣服伸手抚摸流泪不止,藏和渊盖苏文只是陪同站在原地不说一句话。渊忠独自停留片刻便起身离开,走过一个小院突然停下转身进去,有人拦住了他,但是他不理睬绕过那人继续走,看见在灵堂低哭的舞英,藏和渊盖苏文都发现了他,待舞英转身时他藏了起来。

  舞英向渊盖苏文表达了父王的歉意,她说希望他以后不要和父王互相猜忌,就当是为了渊忠,渊盖苏文没有回答舞英让她小心离开,舞英缓缓离开没有看见注视着她的渊忠,在渊家门口她让藏先回去了。舞英孤身走在街道上情不自禁想起与渊忠的种种,她失落的走在街道上,渊忠在另一条街道跟随着她的脚步,走了一段距离他想起渊盖苏文的话,他和王室的姻缘已断。舞英把渊忠曾经呆过的地方转了一遍,她会记住他们美好的时刻,渊忠一路跟着她,她走到俩人曾经买簪的地方出神,渊忠什么时候把她送给他的簪子放在她手里她都不知道,离开时走了几步才发现,等她转身寻找渊忠早已没了踪影。

  渊忠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痛不已,舞英知道一定是他,渊忠去了俩人猜谜的地方停留片刻,想起舞英最后一个谜语,他刻下一个“恋”字离开。跟从渊盖苏文的三个人找渊盖苏文商量对策,他们拿渊忠死亡之事添油加醋想要和荣留王反叛。

  在热闹的街市符治(金花团员)和人掰手腕,领头人向他示意离开,金花团员们在一起开会,薛永收到女子送的鲜花,惹得众人起哄,英海正在别院刺绣,一个叫她姐姐的小男孩流着鼻血哭着叫她,她放下手中的活打理好小男孩哄他睡觉,看见墙外的薛永。他们聚集在一起商量对付渊盖苏文,薛永也搞来渊盖苏文家的地图,苏沙繁(领头人)将地图交给时雨,他们商量好对策就开始行动。

  苏沙繁和薛永扮演僧人引开渊家的侍卫,时雨潜入渊盖苏文开会的地方,藏在栽种东西的花盆中偷听渊盖苏文的计谋。

  渊盖苏文计划在太子册封仪式上动手,先派人拦截王室送往宫外的粮食的人,杀死他们并让自己人假扮潜入宫中,正说明计划忽然听见滴水声,时雨赶紧没入水中,但渊盖苏文看见盆中所栽物有动。计划继续,他们在宫北门派人闯入打开城门,并放火减少册封仪式上的侍卫,剩下的人算准时间赶去册封仪式的地方,待太子所骑的马毒发将太子甩下马,大臣混乱之时埋伏的人趁机出来拿剑架在每个人的脖子上,其他人出来控制局面,最后只需去下荣留王的首级即可。

  跟随渊盖苏文的那三个人听完他的计策都愿意为他卖力,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渊盖苏文说高句丽将迎来新的历史。会议结束,舞英找渊盖苏文对他说令郎似乎还活着,渊盖苏文矢口否认并愿意开棺验尸,舞英请求让她见一面渊忠,渊盖苏文可笑她竟然要见已死之人,舞英说他从来没有为渊忠考虑过,她说自己不会再来找他。

  渊盖苏文警告渊忠不要轻举妄动,渊忠说就是这样他才未亲自见公主,渊盖苏文说如果想要成为渊家的人就要遵守他的规矩,斩断和公主的缘分,渊忠问他是不是因为规矩才抛弃他们母子,他的公主重要的缘分他是不会斩断的。渊盖苏文说看来他是忘了成为渊家的人应该怎样做,渊忠说如果在珍贵之人和家门中选择,他会选择珍贵之人。

  舞英拿着簪子向到底会是谁将簪子给她,渊忠站在墙后看着她说希望她不要再心痛,等一切安定后他会去找她。舞英拿着簪子转到天黑,她去了俩人猜谜的地方,在推开门临走时忽然想起她好像在那面墙上看见有字,果然看见“恋”字。

刀与花6集剧情介绍

  渊忠刻下“恋”字向舞英证明他没死,舞英看见字情不自禁的的哭泣,她停留片刻起身离开。渊盖苏文送走手下三人后交代侍卫今晚加强守卫。舞英找陈九问他渊忠的消息,陈九说他已经亲眼看见他哥们死了,他去哪找人,舞英看他的样子知道他没有撒谎,舞英从陈九那离开去了渊家门口,薛永和英海在等时雨,他俩看见公主站在渊家门口就喊了公主,符治和苏沙繁在焦急的等待他们,符治坐立不安,时雨刚刚从花盆中出来。薛永和 带公主来到集合地点,苏沙繁问薛永时雨怎么没回来,薛永担忧的说等了这么久都没见时雨出来,苏沙繁放心不下就亲自去探看,符治也跟去了。

  渊盖苏文和手下发现有动静,手下看见湿鞋印,立马开始寻找追到一个墙角,时雨跳起抓住房檐,房上的瓦片差点掉下,时雨腾出一只手接住瓦片,一手抓着房檐,手下没有发现他。渊盖苏文家的下人也是湿着鞋出来,时雨就要掉下时有惊无险被苏沙繁拉上房顶,他们一起骑马离开。

  苏沙繁带领金花团员进宫见陛下汇报渊盖苏文的计谋,苏沙繁第一建议让渊盖苏文提前去建筑千里长城,时雨说这样渊盖苏文就会知道他们已经了解他的计谋,苏沙繁接着说第二个计划:在太子册封仪式上他们先抓住渊盖苏文埋伏在外面的人,然后进宫挟持渊盖苏文和跟随他的大臣,公布渊盖苏文的计谋,最后陛下降罪于渊盖苏文。陛下说这次一定要消灭逆贼。

  舞英担心事情真如此渊忠也在劫难逃,她回到自己房间叫来藏问他渊忠临死前有没有说什么,渊盖苏文是什么表情,藏说渊忠已经死了,他亲自检查,他希望她可以尊敬亡者让他安心离开。舞英不相信藏的话,她了跑出去说一定要在册封仪式之前找到渊忠让他离开。

  渊盖苏文告诉渊忠过几天会有事情发生改变这个世界,渊忠认为这是造反,他劝渊盖苏文不要再一意孤行,如果他执意如此他不会让他伤害公主,公主对他有恩,任何一个伤害公主的人他绝不放过。渊盖苏文走过去揭开一幅画,渊忠看见画下面是他母亲的画像,他又想起他的母亲,渊盖苏文说他是为了救他才这样做,渊忠仍旧忠心不改保护公主,渊盖苏文说在这件事结束之前他一步也不能离开这里,说完踏步出去,渊忠说如果这样就先取下他的脑袋,渊盖苏文不管他的威胁锁上了门。渊忠想他一定不会让公主出事,舞英也彻夜难眠,明天就是太子册封仪式了。

  金花团员商量明天的计策,符治和薛永还有心思玩闹,时雨也插嘴开玩笑,英海嗔怒他们,苏沙繁让他们准备好,几个人一起进入王室密道。陛下又问问藏仪式准备情况,交代他明天加强守卫,陛下看出舞英不在神,他吩咐好藏就让他退下了,他问舞英是否有事,舞英说没事,父王说让她和平时一样不要露出马脚。舞英去看了看王弟的情况,王弟也心疼王姐的劳累,他说他会平安结束仪式也减少王姐的负担,舞英欣慰王弟的懂事。

  舞英还是睡不着拿着簪子思念,渊忠看着母亲的画像在心里默念他知道母亲一直希望他成为渊家的子孙,但是他不能跟随父亲,他要保护公主,请母亲原谅他。渊盖苏文的手下分配好任务,他们迅速开始行动。渊盖苏文走到地下室行过礼后没有向渊忠说一句话,走到门口才说让打开门并说渊氏家族的后代不可违背家族的命运。

  渊盖苏文一伙人信誓旦旦出发,渊忠也终于走出房门打倒看管他的人从他们口中得知渊盖苏文的人去了北门。舞英惊醒,推开窗看见天已透亮,她祈祷渊忠离开不要参与。陈九喝醉酒颓废的不成样,他老板发怒拽这他的衣领让他不要再想着已死之人,照看点他的生意。渊忠看见颓废的陈九感谢他的忠诚,陈九看见渊忠吓的后退,他这才知道渊忠真的没死,从地上站起来抱住渊忠,老板出来看见渊忠也吓了一跳,渊忠说请他们帮他忙。

  太子去马棚骑马做最后的练习,渊盖苏文事先准备的马毒发作将太子甩了下来,随处赶紧跑去汇报给陛下,渊盖苏文一队人还在路上。舞英听说王弟受伤急忙过去,太医说王子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不确定是否可以站起来,陛下发怒无论如何也要让王子站起来。陛下让人查看马厩中的马,他吩咐藏严加检查进宫的人,有带武器的人立马拘捕,保守王子受伤说完事,册封仪式继续进行。舞英问父王到底怎么回事,这是来人说刚才的马已经死亡。渊盖苏文的人正要接受检查进宫,宫门口的守卫接到消息暂停了检查,让未进宫的人在门外等候。陛下和金花团商量事情,宫里出现奸细,陛下让符治调查马的死因,其他人注意渊盖苏文人马的变动随时汇报给陛下。

  渊忠进入密道,在大牢里劫杀一件宫中侍卫的衣服换上走出大牢。符治检查出马的死因,他告诉公主是一种叫“附子”的药,而且这种药一般人很难弄到,而宫里容易得到,舞英命人带走宫中一名太医。王宫东门渊盖苏文的人仍在等候,北门 渊盖苏文的亲信带人赶到,时雨和英海、薛永在北门把守,正门处,大臣接受检查入宫。渊忠拦截了正在向北门城楼上攀登的渊盖苏文的人,时雨等人看见渊忠,符治赶来说宫里奸细被抓住了。

  时雨等人对陛下说北门处的人未登上楼,有一个宫中士兵拦截他们,陛下让他们找到那个士兵,舞英说渊盖苏文的人会不会改变策略,苏沙繁建议陛下取消册封仪式,舞英猜测渊忠是否进宫,苏沙繁想到各种可能让陛下停止今天的计划,陛下不听他的话执意今天消灭渊盖苏文,渊盖苏文的人拿旗杆进宫,旗杆也检查,渊盖苏文的人有些惊慌。渊忠在宫里探看情况,渊盖苏文他们正要被检查旗杆,宫里人突然说今天情况特殊取消册封仪式,明天召开对卢会议。

  渊盖苏文的亲信向他汇报情况,跟随渊盖苏文的人见亲信没登上北门以为有奸细暴露了他们的情况,亲信对渊盖苏文说渊忠阻碍了他们,渊盖苏文让他带人抓渊忠回来。

  时雨的符治向舞英汇报说大牢中士兵被打晕衣服被偷,那人肯定从密道进来现在还在宫里,舞英已无心听他俩的话,回了自己的房间回想时雨的符治的话,她在屋里来回瞅,渊忠从背后出来捂住她的嘴,舞英愣了一下眼含泪水转身注视着他。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