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迟到的许多年剧情介绍

1-6集
你迟到的许多年剧情介绍

你迟到的许多年第1集剧情介绍

  

  1983年夏,老虎营隧道工地上。士兵们好奇地向熟睡的连长沐建峰围去,近来任务重,他已经许多天没好好睡觉了,这呼噜还真跟老虎一样,吓人。排长带人把他抬到一边儿去,让沐建峰好好睡一觉。风钻突然停止,沐建峰顺风耳般醒来,带着人冲了过去,扯着喉咙问他们风钻为何停了。连队里大多人都得了腹泻症,所以他们都去上厕所了,这才有了这么一副场景。沐建峰索性下令,再有上厕所的就就地解决,无论如何也要把作业完成。当沐建峰问道谁会打风钻的时候,董向前这个新兵站了出来,却被一群老兵呵斥着缩了回去。沐建峰让他站出来,和叫嚣的排长比试比试。

  董向前输了,却赢得了排长的赏识,突然一石头掉了下来,董向前连忙护住排长,自己的腿受伤了。董向前并不想被送回团部,却被沐建峰呵斥,不得不服从命令。临走前,沐建峰还嘱咐卫生员林劲松不要把腹泻的事情告诉团部,林劲松满面愁容,自己只知道黄连素可以止泻,再不禀报上级恐怕会闹的更大。沐建峰只想着万万不能让团部把老虎营的人撤下去,只能让林劲松再想想办法。军医又听说,老虎营全体明年就要转业,在这之前团部会裁掉一些人。

  沐建峰看士兵们都成群结队地睡地上,又因为拉肚子身体疲累怎么叫都叫不醒,上前一声吼把他们喊走了。整个营地都在按照沐建峰的指令努力作业,突然,小郑晕倒了。排长请求停工,因为连里已经病了三十多个人了。 此时,董向前拖着腿称病好归队,沐建峰本想让他休息,董向前却要立刻作业。沐建峰有些欣赏,上前检查了他的腿,而董向前就这么忍着疼。沐建峰没有办法,下令今晚先停工。董向前拖着病腿往外走,沐建峰看他走的费劲儿,索性把他背起来走。他们对军队有着特别的感情,而沐建峰和董向前又同样是苦地方出来的,沐建峰就让董向前放心,他绝不会让他掉队,脱下这身军装回到那个贫苦的家的。

  老虎营里的人病了不少,林劲松正给他们诊治时接到了电话,团长来了,林劲松连忙给沐建峰报信。沐建峰放下手中作业去迎接团长,团长确实不太高兴,他已然知道了拉肚子的事情。沐建峰嘴上依旧和团长打着哈哈,团长也懒得和他废话,决定派一个连来支援老虎营。团长告诉沐建峰,老虎营的工作进度算错了,现如今作业还超过了原计划百分之二十五,沐建峰顿时松了口气。

  沐建峰带着团长来到了卫生队,却没见到一个病号,林劲松称病号已经都恢复了。将铁道兵集合后,团长命令病号出列,可他无论怎么喊都没一个人出来,事实究竟如何团长心里心知肚明。老虎营都不愿意被支援,团长索性说出了他们的顾虑,他们无非是害怕自己像谣言中所说的一样,在转业之前被当做病弱刷下去。团长定然不愿意放过沐建峰,沐建峰只有一句话,先把手头上的事儿做完,任他如何处置。团长让他去二营做营长,沐建峰依旧还是那句话。

  总部医院给老虎营派来了医疗小组,沐建峰心里叫苦不迭,总部的人那不个个都是大爷啊。和团长拉扯了几句,团长态度非常坚定,沐建峰依旧得准备接待医疗小组。

  医疗小组唱着歌儿来到了老虎营,王劲松带着人敲锣打鼓地迎接,沐建峰又红着脸来训斥,病号那么多作业那么多,还有心情在这儿添乱?众人正想回工地,医疗小组就到了,董向前手里拿的锣掉下来响声清脆,让沐建峰嘲笑没见过女人。女兵们请求人来拿东西,董向前带着一群人瘸着腿就上来了,沐建峰一个一个地把他们踢了回去。王大夫和沐建峰交流过后,还把化验员文婷和卫生员赵益勤介绍给了她。莫莉穿着高跟鞋晕乎乎地下了车,还称自己是来游山玩水的。眼前的莫莉肤如凝脂,气质优雅,让沐建峰看直了眼。

  莫莉吃了不少晕海宁,硬要留下来适应一会儿。她正坐着小憩,沐建峰洗过脸后过来提醒她要起风了,还殷勤地帮她拿行李。小组一共有四个女兵,赵益勤和曾补玉都对莫莉很友好,文婷却有些看不惯莫莉的娇气。和她们这些英姿飒爽的女兵比起来,莫莉的确与众不同。沐建峰来到卫生部,林劲松八卦地称莫莉来力不凡,她是师部首长的未来儿媳妇,沐建峰面色一沉。

  王大夫帮文婷提水,文婷吐槽着莫莉的惺惺作态,还吃醋王大夫对莫莉的态度。王大夫用《等待戈多》里的台词,让文婷没了火气。

  董向前晨起就望着女兵里的帐篷,听着里面的欢声笑语,呆了。连队食堂借给了女兵们洗澡,莫莉在里面洗头发,听到外头的士兵被呵斥唱歌唱的软,就接着唱了起来。

你迟到的许多年第2集剧情介绍

  

  莫莉清雅的声音传入帐外士兵们的耳中,见外面还没反应,莫莉再一次起了个头,大家开始合唱。正在洗脸的沐建峰听到这歌声微怔,没洗干净脸上的泡沫,还用手打着拍子。

  林劲松领着莫莉来到工地,本来光着膀子的士兵看到她立刻穿起了衣服,沐建峰没来得及穿,只能用手捂着。让排长带着莫莉四处看看后,沐建峰从别人身上扒了件衣服穿上,还没扣上扣子,莫莉就又回来了。沐建峰面露尴尬,找借口先走了。沐建峰恼羞成怒吐槽莫莉穿着高跟鞋和短裙下工地,却被后头赶上来的莫莉听到了,她走到沐建峰前还没说几句话身子就差点往后仰,还好沐建峰及时抱住了她。莫莉脱下了高跟鞋,赤着脚在轨道上走路起来,沐建峰只好先她前面,捡起那些碎东西。走到尽头,莫莉扶着沐建峰的肩膀穿鞋子,被士兵们看到一脸诧异。莫莉走后,沐建峰抚着刚刚被莫莉摸过的肩膀,有些不舍的意味。

  沐建峰给士兵们训话时,莫莉拿着一束野花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都看直了眼,等莫莉身影消失沐建峰才又正了正嗓子,让排长带人帮女兵划分好生活区。

  莫莉换上了一身白大褂有了点医生的样子,给董向前包扎伤口,闹了不少笑话。莫莉和王大夫安排几个重病号送去团部,那些人却坚持要留下来完成作业。莫莉立刻摔了口罩,去找沐建峰。沐建峰正在开会,安排病号工作时间改为六小时,没有的改为十小时,各班班长都觉得时间有些长。沐建峰又一次呵斥了他们,这是老虎营转业前最后一条隧道。莫莉气喘吁吁地进来教训沐建峰,批评他太过严厉,还拿病号只有两壶水来说事。沐建峰散了会,林劲松却留了下来替沐建峰说话,他每天在工地上至少干活十几个小时,他更是第一批病倒的,也说清了大家不愿意休息的原因。沐建峰之所以这么带着大家埋头苦干,就是想稳住被谣言霍乱的军心罢了。

  莫莉拦住了沐建峰,问他有尿血的症状为何不来做检查。沐建峰冷脸要走,莫莉连忙道歉,她刚才只是因为太着急了。沐建峰顿时软了声音,称连里有一个战士父亲得了病,他最害怕的就是在转业前被赶回家。董向前吹着难忘今宵,那个战士就是他。莫莉第一次感受到了基层士兵的情况,对沐建峰对了些理解。

  莫莉昨晚值夜班天亮才回来,现在还在睡觉,士兵们又怕她醒了没热水,就让董向前进去把她的暖壶拿出来。董向前看到莫莉的地上放了一本书,他本想拿走,却终究还是放了回去,然后拿走了暖壶。莫莉朦胧中隔着帘子看到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董向前这么一磨蹭让外面的两人八卦心大起,董向前脸皮薄,一生气竟推了那人一把。二人撕打起来,莫莉透过窗轻声一问就让二人乖乖离开了 。莫莉照顾病人时极其细致,并不像他平时作风,沐建峰看着她如此忙碌,眼中多了些欣赏和仰慕。

  王大夫和文婷并没有找到拉肚子的原因,听说莫莉去了团部,阴阳怪气地称她就是想要和沐建峰呆在一起。王大夫称莫莉去团部是为了接男朋友从国外打过来的电话,又让文婷好一阵儿吐槽。

  沐建峰听说团部来了两台卷扬机就来找团长要,团长虽然面儿上不待见他,最终却还是把卷扬机给他了。莫莉在总机室接电话,沐建峰偷偷听了个墙角,似乎是在和男朋友打电话。沐建峰没有进去,偷偷走了,他左等右等还没等到莫莉,就先走了。半路上车子出了问题停了下来,修车的功夫莫莉就乘着车赶了上来。沐建峰本来心里一肚子气,看见她却没了脾气,看莫莉被蚊子咬的难受,就拿出花露水给她用。这本就是沐建峰买的,却依旧死死咬定这是没收上来的。趁着修车的时间,莫莉走到附近一片花坪里采花,沐建峰则跟在她身后,他和莫莉说起了自己当兵的过程。一军队当年正好在沐建峰中学门口,看他身体还行就把他招到了篮球队,伙食不错一下子就把原本营养不良的沐建峰催了起来,这才没成了丙种兵。

你迟到的许多年第3集剧情介绍

  

  沐建峰叹气,饱汉不知饿汉饥,不跟莫莉说了。莫莉却说,自己的父亲虽是医生,但在她六岁时就离世了,手术台上累死的,所以她的家庭,也没有那么幸福。莫莉称,自己去团部不光是来拉医疗物资和接电话的,她是去调查集体腹泻这件事情的,这件事情有些奇怪。沐建峰以为她觉得这是集体装病,莫莉无奈,拿起土让他闻一下,她怀疑这泥土和水混合会致腹泻,一个重病的炊事兵从老虎营到了团部只是换了饮用水,腹泻就不治自愈了。沐建峰想每天来团部拉一车水,大不了每个人省一点,但莫莉坚决不同意,她想将水送去化验一下。沐建峰担心团部会下令让他搬迁驻地,自己的进度就完蛋了,但为了查清楚,也只好暂时答应让人把水样和土样送过去。车子修好后,二人才乘车回了老虎营。

  赵益勤这些女兵正在洗澡,吵吵闹闹闹,青春气息十足。莫莉唱起了歌儿,男兵们听着她的歌声,心神向往,也跟着唱了起来。沐建峰突然闯进来,他本来是想通知他们后半夜好好休息,却看见了这一幕,不禁醋意大发,称多输液会让他们中毒,套出了他们的话。士兵们本没有病,只是为了多看下莫莉,才去吊盐水的。把他们戏弄一番后,沐建峰才自顾自的离开了 。

  沐建峰洗过脸后,女兵们正好洗完澡回去经过他帐篷前,他叫住了莫莉。沐建峰解开衣领的几颗扣子,问莫莉在团部为什么哭。他看出莫莉和男朋友吵架,挂掉电话后还在等他电话来哄自己。可莫莉在等他,沐建峰在等她啊。沐建峰走到莫莉跟前,让她憋一憋男朋友,后天再去省城给他打电话。沐建峰以为莫莉提议她去省城送水样,是为了给男友打电话。而即使化验结果出来,沐建峰也会隐瞒下去,他绝不会拖慢进度。为了离开篮球队下到基层做干部,沐建峰摔断了自己的一只脚。莫莉有些无语,外面响起了董向前的笛声,虽然并不好听。赵益勤和曾补玉八卦,沐建峰是不是在追莫莉?文婷不屑,莫莉才看不上一个连长呢。

  沐建峰假装没有听过莫莉唱歌,请求莫莉在明天照例开的季度联欢会上唱一曲。次日一早,士兵们就按照沐建峰的指示布置好了场地,众人兴趣高涨。沐建峰则穿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衬衫,一改往日形象。莫莉给曾补玉卷发,沐建峰则带着士兵们大口吃馒头,滑稽的样子看的莫莉笑了。莫莉穿上了军装,上台为大家唱了一首歌,士兵们都听得十分认真,董向前在台下看圆了眼睛。只是沐建峰被临时叫走了,叫去了工地上作业,莫莉有些失落。她唱着歌,来到澡堂里洗澡,歌声传进了每个人的梦中。

  半夜,营地中突然响起了莫莉的求救声,众人连忙起身闻着声音寻去,沐建峰在工地接到电话,命所有人原地待命。莫莉洗澡时受到了惊吓,称窗户上有一张大白脸,她拿手电一照那人才跑了。此时的莫莉受惊,被文婷抱着安慰,话都说不利索。沐建峰大怒,决心要把这个败类揪出来。沐建峰十分自责,莫莉本来就想今早离开,如果自己没有挽留,莫莉就没有事情了。但莫莉受到惊吓,语气也冲,如果自己走了,那么剩下的三个女兵呢?沐建峰却想一心搞清楚,正在洗澡的莫莉怎么能看见外面的人?莫莉心寒,沐建峰竟如此袒护自己的士兵。沐建峰去帐篷外查看后发现,现场的确留下了脚印,头疼的是,当晚不在营帐里的士兵还不少。

  莫莉害怕了整整一个晚上,她突然想起董向前曾在自己屋里拿过一本书,又放了回去。

你迟到的许多年第4集剧情介绍

  

  团部听说了莫莉被耍流氓一事,勃然大怒,让莫莉指认。沐建峰连忙为自己人辩解,这事儿并不一定就是士兵们干的,毕竟营地外还有老乡。团部下令,停工。这件事情已经传到了师部那里,赵益勤和曾补玉在卫生部八卦,文婷看着化验器,里面印出了王剑云的脸,她竟然控制不出喊了出来,神经一般不知道在和谁说话让她不要诬陷好人。王剑云赶去安慰,文婷却突然提出,回去就结婚吧。莫莉把裙子改了,她白大褂里面没有穿衬衣,她们在医院时都这么穿。文婷却指责莫莉不应该仗着漂亮就勾引男人,还称只要有自己在,莫莉就别想诬陷他。莫莉无语与她争辩,文婷竟发疯一般咬了莫莉一口,还好曾补玉进来拉架,不然文婷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

  师部保卫科科长亲自来调查这件事情,沐建峰不屑,不就是首长未过门的儿媳妇吗?科长怒了,莫莉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在老虎营发生了这种事,怎么能不调查清楚?科长还批评沐建峰手底下的兵,沐建峰恼了,抬脚走向女帐篷处。莫莉正好出来倒水,泼了沐建峰一脚,二人非常尴尬。

  沐建峰把昨晚出来的士兵召集到了一起,让他们写个材料表明昨晚都干了什么,因为现场脚印是38码鞋留下的,科长便一一质问。穿38码鞋的就是董向前,并且他昨晚外出了。因为董向前不会写材料,沐建峰只能让他录个口录。莫莉在帐篷中看着叹气,沐建峰和科长进来,问她是否认出了昨晚那个人。莫莉已经冷静下来,她称自己昨晚被吓坏了,没有办法明确指认,索性就算了。科长不肯就这么算了,莫莉以后去首长家里被问到这件事情,她怎么说?莫莉称这件事情并不光荣,她是不会说出去的,她今天一定要从团部去省矿研所。科长气的不轻,却拿莫莉没有任何办法。

  赵益勤和曾补玉向王剑云请示去送莫莉,二人走后,王剑云走向了正在发呆的文婷。文婷突然称自己咬了莫莉,因为她昨晚曾看到王剑云从帐篷里走出来,他说不清楚。文婷还称,有一个人在她耳边神神叨叨地让她咬莫莉,这不是她的本意!王剑云和赵益勤都说听到文婷和别人说话,可文婷却依旧坚持称那不是自己说的!王剑云问文婷,那天她说要和自己结婚?文婷默,那是自己说的,但现在她后悔了。

  全连上百人只有董向前一个穿38码鞋,科长自然开始审问他,可董向前却坚持称自己会去听莫莉大夫唱歌,可昨晚并没有去过。

  莫莉正在等车,沐建峰向她走过来,他觉得很对不起莫莉。莫莉没有说话,称水样的检验结果一出来她就会寄给沐建峰,还让他以后若有总部机关来出差的机会的话,就来找她,她请沐建峰吃饭。沐建峰意识到,自己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莫莉了。莫莉乘车离开了,董向前则被关在了食堂,接受科长审讯,士兵们却一致认为董向前是老实人,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文婷的家族有遗传性的精神病,她的两个姑姑都有这种病,而且是在25岁发病的。她们一直被文婷的父亲照顾着,没有结婚。文婷以前心存侥幸,可今年她正好25岁了,她还是得了这种病,她不能和王剑云结婚,不能不为他们以后的孩子考虑,无论王剑云如何坚定,如何安慰,都没有用。

  工地上一些人又闹肚子了,还有些去给董向前求情了,压根没有多少人在工地。沐建峰大怒,走回了营地不顾阻拦要带走被关起来的董向前。董向前一看见沐建峰就掉眼泪,他没有干过那种龌龊事。沐建峰带着董向前走出屋子,院门却被派来看守董向前的士兵锁了,沐建峰心急要带着董向前从墙上爬出去。董向前索性说了实话,他的腿不是被砸伤了,而是被砸折了。沐建峰气急,搬起石头砸开了门锁,与保卫科科长大吵一架。这时,莫莉突然去而复返,她觉得这件事情因她而起,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工地开始准备爆破,沐建峰向科长解释道董向前并不是嫌疑人,他的腿被砸折了,要爬那么高的窗子显然很困难。沐建峰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工地里原本安排的12炮缺了一炮,他立刻走向工地,召集所有人集合。可董向前却好像没有听到哨子响一般,径直走向里面。沐建峰进去寻他,突然哑炮爆炸,埋了董向前……沐建峰耳边短暂地耳鸣,然后就像疯了一般扒开石头,相救董向前。此时的莫莉依旧被保卫科长抓着问话,她走到澡堂,看到了窗子外面那张猫脸。原来炊事班尝常常有耗子,猫头鹰便会来寻觅食物,造成了莫莉的误会。和团长说清楚后,这件事情算是解开了。

  将董向前从石头底下扒拉出来后,沐建峰便将他送回营地,眼睁睁看着董向前被送进急救室。而董向前在被送进去的时候依旧在为自己辩解,他没有做过。莫莉和医疗组对董向前进行了急救,却依旧没有把他救下来,莫莉看着满是献血的双手,心中悲凉。

你迟到的许多年第5集剧情介绍

  

  沐建峰看着董向前的遗物,心中悲凉,他虽然不喜欢读书但是却喜欢音乐,他把过期的报纸上的乐谱剪下来做成一本书。师部在调查董向前的事情,他们认为董向前是自杀的,因为他完全有时间可以出来。沐建峰大怒,扯着脖子和他嚷嚷,最后有人在事发现场找到了电缆,证明董向前是为了电缆才不肯出来的。董向前成了烈士,团长也告诉沐建峰一个并不好的消息。在这次任务完成后,全团,甚至全部铁道兵,都要转业复员了。沐建峰虽然不愿,却只能服从命令。一段时间过后,老虎营的任务完成了,这天也是他们离开老虎营的日子。士兵们摘下了军徽,沐建峰挺直腰板,两眼泪汪汪。莫莉转业到了铁道工程总部医院,沐建峰则选择继续留在基层修铁路,与沐建峰分道扬镳。

  三年后,沐建峰被调到了铁道兵总部文化部,现在他突然坐进了办公室,觉得十分不自在。沐建峰依旧对董向前的死耿耿于怀,他也赡养起了董向前的父母。在铁道兵总部,沐建峰有不少老战友,莫莉就是其中一个。这天傍晚,沐建峰从窗前望去,发现自己的排长和一个穿的花里胡哨的年轻人起了争执,还差点打起来,他及时现身阻止了。二人一起喝酒,谈到转业后的工作,排长称自己一开始被调到了后勤部,后来才主动申请调去做司机,因为他闲不住。沐建峰何尝不是这样,文化部的工作,哪里是他干的。

  曾补玉已经结婚,她来到了总部医院找茉莉,偶然说起了沐建峰。曾补玉走后,莫莉犹豫着拿起了电话,让总机接去文化部,可当电话那头的沐建峰接起电话后 莫莉却称自己要找外办。二人熟悉彼此的声音,却都有些不敢确认。沐建峰犹豫着挂了电话,思绪已然被搅乱,他又拿起了电话批评了一顿总机,总机接电话的女同志再三确认刚刚莫莉打给的就是文化部,女同志还知道沐建峰。沐建峰懵,那头的女同志让他来食堂,就知道自己是谁了。原来那人是赵益勤,沐建峰却把她错认成了曾补玉,一口一个小曾,赵益勤也没反驳,还把自己的饭分给了他。二人坐在一旁吃着饭,聊起了莫莉,听说莫莉曾和男友打电话被骂哭,沐建峰心中十分不痛快。沐建峰索性转移话题,看向了一旁的篮球场,谁想刚起身赵益勤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沐建峰呆了一下,毫无征兆地被篮球砸到了。

  公交车上,莫莉挤在人海中,差一点被一个油头满面的男人调戏。另一边的沐建峰寻着声音望去,发现了莫莉,他立刻上前赶走了那男人,然后转身护住莫莉。莫莉和沐建峰不约而同的笑了,下车后二人来到了路边买了一只冰棍。

你迟到的许多年第6集剧情介绍

  

  沐建峰与莫莉再次重逢,心中止不住地欢喜。莫莉要去看书展,沐建峰则要去寄东西,二人便约定好两小时以后再来这里碰头。沐建峰看着莫莉自顾自离开的背影,有些好笑。

  王大夫欢喜地运了一台冰箱回家,三年了,文婷终于肯嫁给自己了。可文婷却担心王大夫父母会反对,毕竟自己得的是精神病。王大夫只好称自己已经和父母说了,只要文婷好好吃药,就和正常人一样。文婷既不甘心又害怕,她知道王大夫没有完全说明,为此和他吵了一架。

  很快的沐建峰和莫莉回到了原地,因为邮局就在路边,而莫莉要看的书展已经结束了。二人喝着汽水互相打趣,一边又抱怨天热。听说附近有一座山,沐建峰和莫莉便决定去爬山。路上,莫莉的高跟鞋突然崴了,她正想把鞋子脱下来走时,沐建峰把自己的鞋子递到了她跟前。莫莉无奈又好笑,穿上了沐建峰的鞋子继续一起走。而王大夫好不容易找到了文婷,问她自从吃药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病是不是真的。文婷摇头,其实她说了谎话。

  山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沐建峰和莫莉被淋的浑身湿透,二人只好躲进山脚一家小旅馆,因为只有一间客房,莫莉和沐建峰只能挤一挤。二人将床分成了两边,中间用帘子隔开,各自趴在枕头上聊天。屋外的雨越下越大,沐建峰提起以前在老虎营的时候却戛然而止,因为他总会想起董向前,他曾亲手把董向前自己做的那本乐谱烧了过去。沐建峰又问莫莉,她不回去睡真的没事吗?莫莉远在国外的男朋友不会给她打电话?莫莉称自己和他已经三年没有见面了,天高皇帝远,有没有他都一样。沐建峰无言,莫莉却暗暗骂了一句笨蛋。

  和不少老朋友的重逢让沐建峰心里稳定了些,只是还是忍受不住文化部清闲的工作,他和领导请了个假,来到了排长的司机班。沐建峰一心想干一票大事业,对排长的车子也很感兴趣,正研究时被领导叫了去。领导对沐建峰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正打算组织一场联谊会帮总部的单身青年找对象,领导却突然看向了沐建峰,问他有没有对象。沐建峰愣了,脑海里全是莫莉的影子。赵益勤下班后路过篮球场,和沐建峰聊了几句,她称国外已经没有接线员这个职业了,他们都用的是全自动的交换机。赵益勤这番话,突然让沐建峰有了个目标。沐建峰又上场打篮球了,赵益勤则坐在一旁看着,她觉得自己的白马王子出现了。

  沐建峰报了电大,来到了课堂上课,他认真地写着笔记,还结识了转业五年的任宝国。莫莉听到有自己的电话就欢喜地跑过去接,谁想打电话的并不是沐建峰,而是她那个远在国外的男朋友,总机的小姑娘听到莫莉早餐吃西餐,什么面包黄油和火腿,就八卦地和赵益勤说了起来。赵益勤和沐建峰一起吃饭时,她又把这事儿说给他听,还称二人因为这个吵架,差点分手。赵益勤将自己买的电影票给了沐建峰,约他一起去看电影。

  下班后沐建峰骑着自行车回宿舍,正好遇见了任宝国,原来任宝国想要做一家关于通讯设备的公司,叫交换机。沐建峰与他英雄所见略同,决定一起干。夜晚,排长拿着酒来到了沐建峰宿舍,二人一起喝酒。沐建峰拿出自己的存折让排长明天全部取出来,还让他向分到银行的一连长打听贷款的事情,他要做买卖。排长慌了,生怕沐建峰这么一扑腾就起不来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