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门下小女人剧情介绍

1-6集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1集剧情介绍

  

  正阳门也就是俗称的前门,是老北京内城的正门,这里生活着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之间喜怒哀乐的精彩故事每天都在上演。那时1955年的冬天,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大前门小酒馆老板贺老爷子的儿媳徐慧真马上就要临盆了,她拖着沉重的身体想去协和医院生产,三轮车车夫要价两毛,徐慧真讨价还价到一毛五,车夫们都不拉她,蔡全无正好路过,看她着实可怜,二话没说拉她去医院。

  徐慧真和丈夫贺永强感情不和,贺永强对徐慧真的表妹慧芝一往情深,他不但不陪徐慧真去医院,还坚持要和慧芝在一起,贺老爷子气得大发雷霆,谴责贺永强不负责任,并以死相逼,坚决不同意他们俩的婚事。贺老爷子膝下无子,贺永强是他过继弟弟的孩子,贺永强赌气要回自己原来的家,还改口叫贺老爷子为大爷,贺老爷子急火攻心差点晕倒,慧芝赶忙把他劝回屋。与此同时,蔡全无在医院帮徐慧真忙前忙后,医护人员都把他当徐慧真的丈夫。 

  片儿爷靠在胡同里说书维持生计,街坊邻居和小朋友们都喜欢听他讲。徐慧真顺利生下自己的女儿,并取名叫 理儿,她出院回家不但要照顾孩子,还要自己生火做饭,照顾生病的贺老爷子,贺永强带着慧芝回老家了,徐慧真一气之下就对外宣称贺永强出车祸死了。贺老爷子自知自己时日不多,就向徐慧真交代后事,贺老爷子一生酷爱收藏古董,他在咸菜缸里藏着一块珍贵的石头,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徐慧真卖他收藏的老家具,贺老爷子让徐慧真把当年收养贺永强的字据撕了,徐慧真都一一记下,她突然发现贺老爷子在发高烧,赶忙出去用公用电话叫急救车,等徐慧真回家,才发现贺老爷子已经撒手人寰了。

  徐慧真含悲忍泪埋葬了贺老爷子,就去咸菜缸里那块被公公视若珍宝的石头,石头太重她搬不动。徐慧真一夜之间失去了丈夫和公公,只能和女儿相依为命,她正式接手贺老爷子留下的大前门小酒馆,徐慧真发誓绝不再卖掺水的酒,蔡全无主动提出帮徐慧真去牛栏山酒厂拉酒,徐慧真让他把掺水的三缸酒卖掉当路费,蔡全无满口答应。

  徐慧真让蔡全无帮忙搬出咸菜缸的石头,还拜托他把酒馆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徐慧真带着襁褓中的女儿开始经营小酒馆,她特意把胡同里的老主顾们都叫来喝酒,当众发誓绝不会卖掺水的酒,而且声明本店概不赊账,徐慧真免费送每人一两酒,牛爷和片儿爷他们全来捧场,小酒馆里座无虚席,里面欢声笑语热闹非凡。蔡全无在粮店搬粮食,他领了工钱,就请车夫强子到徐慧真的酒馆喝酒。

  陈雪茹在酒馆附近经营着一家绸缎店,她特意带两个苏联人弗拉基米尔和伊莲娜来徐慧真的小酒馆捧场,他们俩是情侣,陈雪茹一向盛气凌人,她把不点菜的顾客赶到墙角蹲着喝酒,那些人也只好乖乖照办。牛爷建议徐慧真也参加公私合营,范金有是街道干部,他当众对牛爷的说法提出质疑,向大家详细讲解了公私合营的本质是政府赎买这些私营商户,徐慧真不懂这些大道理,想静观其变再做决定。

  深夜,徐慧真回到酒馆后院的家,她一边做家务,一边照顾女儿,没想到程老二 偷偷来到她窗外想图谋不轨,徐慧真故意放了一串鞭炮,把他吓得魂不附体,慌乱中从酒缸上摔下来。第二天一早,徐慧真打开小酒馆的门,就看到蔡全无蹲在门口,主动提出帮她干活,徐慧真就让他帮忙打扫卫生,蔡全无还答应每天过来帮忙,徐慧真很感动,给他准备了早饭以示酬谢,蔡全无也不客气。当天晚上,程老二一瘸一拐到酒馆买酒,徐慧真当众揭穿他昨晚偷偷摸摸的不轨行为,大家纷纷谴责他的无耻行径,范金有狠狠教训了程老二,徐慧真担心事情闹大,赶忙站出来阻拦,范金有趁机向徐慧真套近乎,可她根本不领情,范金有竟然深夜来找徐慧真,徐慧真对他置之不理。

  蔡全无一心一意帮徐慧真打理小酒馆,他不怕吃苦,无怨无悔。徐合生老师带着一幅画想去后院找徐慧真,蔡全无急忙拦住他,还声明不许任何人进后院骚扰徐慧真,徐合生只好到门外等,没想到蔡全无还把大门锁了,让徐合生吃了闭门羹,他气得咬牙切齿。

  徐慧真的小酒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范金有让她单独叫出去谈话,徐慧真就让他当着大家的面说,范金有借口和她商量公私合营的事,徐合生当众谴责范金有以权谋私,对徐慧真心怀鬼胎,范金有却反唇相讥,指出他对徐慧真的不怀好意,片儿爷站出来为徐合生打抱不平,揭露范金有有未婚妻的事实,范金有当众发誓没有未婚妻,他继续和徐合生争锋相对,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徐合生当众声明下午拿着黄宾虹的画想找徐慧真交换贺老爷子留下的古玩,还让蔡全无为他出面作证。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2集剧情介绍

  

  范金有和 徐合生各不相让,争得面红耳赤,徐慧真赶忙站出来劝解,她感谢大家来小酒馆捧场,还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列举了小酒馆对大家的好处,以及对社会的贡献,她的慷慨陈词赢得了大家的啧啧赞叹,片儿爷心服口服,当场又多喝了二两酒。酒馆打样以后,徐慧真回后院照顾女儿,蔡全无忙里忙外打扫收拾,范金有没有走,想和徐慧真单独谈一谈,还顺手拿起酒馆的账本翻看,徐慧真提醒他不要乱翻。

  范金有向徐慧真表明心意,想和她在一起,徐慧真借口还在守孝期不宜谈婚论嫁。就在这时,徐合生拿着那副黄宾虹的画来交换贺老爷子的收藏的马,徐慧真当面拒绝,徐合生刚想离开,徐慧真提出用一个月酒钱换这幅画,徐合生心甘情愿送给她,还不要一分钱的报酬,徐合生走后,徐慧真强行把范金有赶走了。

  范金有追上给徐合生,让他把徐慧真让出来,还列举了徐合生的不利条件,不但年岁大,而且还是离异,根本没有资格和他争,范金有谎称徐慧真已经答应他了,徐合生却不以为然,想亲口听徐慧真说清楚。强子对徐慧真情有独钟,可又担心自己配不上她,强子决定卖掉老家的大杂院再买几辆三轮车搞运输,就能和徐慧真门当户对了,强子还劝蔡全无不要从中捣乱。

  强子一早来到酒馆,当面向徐慧真表明心意,答应三个月守孝期到了就正式和她谈婚论嫁,徐慧真百般推诿,还顾左右而言他。蔡全无到酒馆帮忙,徐慧真要带着女儿回老家和贺永强离婚。徐慧真父母双亡,只能到大姨家落脚,她一到家就去二叔家找慧芝和何永强,她远远地看到何永强干完农活回来,和慧芝亲亲热热,嘘寒问暖,徐慧真气得咬牙切齿,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来找贺永强,试图劝他回心转意,可贺永强心意已决,坚持要和慧芝在一起,徐慧真谎称他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死了,要和何永强立刻办理离婚手续,从此两个人互不相干,何永强借口父亲病重脱不开身,徐慧真没等何永强说完话,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强子主动帮徐慧真看店,蔡全无给他打下手,强子自以为胜券在握,警告范金有趁早对徐慧真死心,还讽刺范金有没有男人气概,苏联男人弗拉基米尔独自一人来酒馆喝啤酒,顺口说出陈雪茹和丈夫侯先生离婚了,范金有为了显示自己有本事,借着酒劲对徐合生大打出手,徐合生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厮打在一起,蔡全无赶忙站出来制止,范金有不甘心,威胁要去粮店领导面前告蔡全无的黑状。

  范金有百无聊赖就来找陈雪茹,看到伊琳娜正在劝她,陈雪茹伤心地哭哭啼啼,范金有三言两语把伊琳娜打发走,他对陈雪茹好言相劝,还把自己手绢拿出来让她擦眼泪,陈雪茹心烦意乱,不想听他啰嗦,就强行把他赶走了。徐慧真连夜从老家回来,看到强子在小酒馆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蔡全无把强子扛走,让徐慧真早点回去休息。

  当天夜里,徐慧真辗转反侧睡不着,想起当年和何永强成亲的事,媒人介绍贺永强和徐慧真见面,徐慧真躲起来不见,表妹慧芝就替她去相亲,贺永强对慧芝一见钟情,可贺老爷子逼贺永强和徐慧真结婚,贺永强一直对慧芝念念不忘,对徐慧真百般挑剔,最后走到了离婚了地步。第二天一早,徐慧真特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要和贺永强办理离婚手续,把酒馆托付给蔡全无照看,还让范金有充当她未婚夫气贺永强,范金有自然求之不得。两个人一起赶往民政局,路过陈雪茹的绸缎店门口的时候,陈雪茹把范金有叫进去,把手绢还给他,还让范金有陪她去苏州进货,当即决定带范金有去买一身新衣服,范金有欣然前往。

  徐慧真一直在门外等着范金有,没想到他竟然跟着陈雪茹走了,徐慧真气得无语,只好单独去民政局和贺永强办理离婚手续,慧芝急忙叫住徐慧真,想和她解释清楚,可徐慧真对她置之不理。徐慧真高高兴兴回家,看到蔡全无还在忙活,就和他商量公私合营的事,蔡全无觉得这是大势所趋,让徐慧真自己拿主意。

  居委会要召开动员大会,号召所有商户搞公私合营,范金有就不能陪陈雪茹去苏州,想把那身新衣服退给她,陈雪茹答应送给他。徐慧真和陈雪茹一起参加了居委会的动员会,会后,大家一起到徐慧真的小酒馆商量对策,徐慧真主动站出来第一个支持公私合营,可陈雪茹还是犹豫不决,牛爷对徐慧真大加赞赏,陈雪茹和徐慧真据理力争,怀疑她是因为自己抢了范金有因嫉生恨,可徐慧真对范金有毫无兴趣,陈雪茹当众和徐慧真叫板,徐慧真承诺第一个搞公私合营,陈雪茹决定拭目以待。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3集剧情介绍

  

  范金有主动来找街道办李主任汇报情况,自称是他劝说徐慧真第一个参加公私合营,李主任就任命范金有做小酒馆的公方经理,他很不情愿,担心自己以后就不是干部身份了,李主任承诺以后会提拔他到大企业做领导,还千叮咛万嘱咐他对此事先保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范金有满口答应,顿时心花怒放。

  蔡全无还是一如既往帮徐慧真忙前忙后,他任劳任怨,徐慧真对他也是关爱有加,还特意做可口的饭菜犒劳他,蔡全无打听到酒厂要生产二锅头,徐慧真就详细讲述了二锅头的来历和制作工艺,蔡全无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居委会大娘带来刘会计和孔出纳核对徐慧真小酒馆的账目,正式开始公私合营的交接工作,徐慧真全力配合。

  范金有来找陈雪茹,偷偷向她透露自己要出任徐慧真小酒馆的公方经理,陈雪茹很吃醋,不停地对他冷嘲热讽,范金有口口声声称如果他干得好可以连升两级,陈雪茹让他先去徐慧真的小酒馆做试点,还趁机向范金有表达爱慕之情,警告他不许和徐慧真眉来眼去,范金有连连发誓,两个人一拍即合。

  徐慧真想到公私合营以后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照顾女儿,心里就倍感欣慰。刘会计和孔出纳核对完徐慧真小酒馆的账目,立刻向区里汇报,发现她接手以后的营业额是贺老爷子在世的三倍,怀疑她做假账想得到更多补偿款,居委会大娘站出来为徐慧真作证,区长当场拍板决定给徐慧真合理的补偿款,还要大力宣传她的先进事迹,争取更多的私营商户参加公私合营。

  区里组织宣传队,敲锣打鼓为徐慧真送来锦旗和牌匾,并为小酒馆举行了隆重的揭牌仪式,徐慧真为公私合营正式揭牌,接下来就是徐慧真向公方经理交钥匙,她万万没想到是范金有,徐慧真当场翻脸,她坚决不交钥匙,居委会大娘苦苦规劝,徐慧真迫不得已只好交给范金有。随后,徐慧真就来求居委会大娘把范金有换掉,否则她就不参加公私合营,居委会大娘声明是街道李主任亲自委派的范金有,还搬出徐慧真为了离婚谎称贺永强车祸身亡的事,徐慧真只好妥协,可又担心和范金有合不来,居委会大娘对她好言相劝,而且断定范金有不会甘心待在小酒馆太久,徐慧真突然想起女儿独自在家,她不放心,赶忙跑回家。

  徐慧真进门看到蔡全无在照顾女儿,才知道他跳墙进来给理儿喂奶,徐慧真就随手把后院的钥匙交给他,方便他随时来照顾。徐慧真想看看范金有怎么经营小酒馆,就让蔡全无帮忙看着孩子,她径直到小酒馆,范金有长在给员工们开会,他不但叫来刘会计和孔出纳,还特意找来厨子马师傅和服务员何玉梅,要把旁边的房子收拾出来,把酒馆扩建成饭馆,徐慧真当场提出异议,可范金有还是固执己见,当即决定因陋就简今天晚上就让马师傅开始炒菜,范金有还让徐慧真改口叫他范主任,徐慧真提出小酒馆的规模养不起这么多员工,范金有立刻揪住她的小辫子,诬陷她有资产阶级剥削思想残余,让徐慧真接受社会主义的改造,做一个普通员工,而且不能参与饭店的经营与管理,徐慧真不服气,就提出取消公私合营,还要找街道领导理论,范金有急忙拦住她,徐慧真趁机提出让范金有必须保证她的股息和工资,否则就再也不搞公私合营了,范金有迫不得已只好答应。

  徐慧真的小酒馆重新开业,她一下子从老板娘变成只负责上菜的服务员,陈雪茹看在眼里,顿时泄气了,担心自己参加公私合营也会重蹈徐慧真的覆辙,范金有向她保证只要和公方经理搞好关系就行。李主任很快发现大部分商户都不想搞公私合营,就赶忙来找居委会大娘兴师问罪,要追究范金有的失职,居委会大娘不敢耽搁,立刻来小酒馆,正好听到范金有让徐慧真接受社会主义思想改造,居委会大娘当众喝止他,不许他曲解政府的政策,而且声明徐慧真和范金有是平等的,还承诺会确保徐慧真应得的股息和工资,范金有不服气,居委会大娘就搬出李主任来压他,范金有无话可说,赶忙躲走了。

  片儿爷和牛爷凑在一起大发牢骚,他们不愿意再去小酒馆喝酒了,觉得都被范金有搞得变味了,他们再也找不到小酒馆往日的惬意和自在。范金有劝陈雪茹尽早参加公私合营,也就能像徐慧真一样名利双收,还能趁机把后院盘下来,扩大经营面积,陈雪茹当场答应让范金有做她绸缎店的公方经理。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4集剧情介绍

  

  小酒馆生意冷落,顾客寥寥,徐慧真闲得无事就回去给孩子喂奶,范金有却要记她旷工,还要扣她工资,徐慧真和他据理力争,而且断定到月底会入不敷出,更不要提开工资了,范金有却不以为然。陈雪茹带街道干部到小饭馆吃饭,还口口声声称徐慧真占了国家的便宜,徐慧真和她摆事实讲道理,范金有进门看到徐慧真在和客人聊天,就对她百般挑剔,却遭到徐慧真的抢白。

  陈雪茹决定参加公私合营,还让街道廖经理做她的公方经理,范金有得知这个消息,立刻来找陈雪茹理论,陈雪茹就直言不讳说出昨晚的听证会上,大家一致炮轰范金有打压私方经理的偏激做法,廖经理也站出来谴责范金有。范金有只好来找居委会大娘来了解情况,得知上级决定只要月底小酒馆还经营不好,就撤了范金有的经理职务,让他做一个普通群众,范金有懊恼不已。

  范金有来找陈雪茹表明心意,陈雪茹极力和他撇清关系,还威胁恐吓他以后不许再来骚扰,范金有失魂落魄回到小酒馆,刘会计和孔出纳又来催他发工资,范金有腹背受敌,急得一筹莫展。何玉梅时常帮徐慧真带孩子,两个人关系融洽,范金有突然来后院找徐慧真求助,何玉梅赶忙回小酒馆,徐慧真不许范金有进门,让他站在门外说话,范金有承认不能如数给徐慧真发工资。就在这时,蔡全无帮徐慧真拉来几坛白酒,范金有满脸疑惑,徐慧真借口是自己喝搪塞过去,范金有向徐慧真请教经营之道。

  徐慧真就和范金有一起回小酒馆,立刻召开全体员工大会,徐慧真反复确认自己说话算不算数,范金有承诺会全力支持她的决定,徐慧真首先指出马师傅进的酒里掺水,逼他把三缸酒全部退掉,否则就报警处理,徐慧真还想再恢复成以前小酒馆,把扩出来的部分改成大食堂,并给所有员工都做了详细分工。很快,小酒馆又恢复了往日的繁荣,片儿爷和牛爷他们全来捧场,小小的酒馆里欢声笑语不断,大食堂以物美价廉的家常菜吸引了胡同里的老老少少,他们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全体员工都忙得热火朝天,营业额与日俱增,范金有全看在眼里,不得不佩服徐慧真经营有方。

  弗拉基米尔独自来酒馆喝闷酒,徐慧真顺口问起伊莲娜的情况,他更加失落,徐慧真觉得他很绅士,就是缺少男人气概,就把强子叫来和弗拉基米尔掰手腕,强子让他两只手一起上,很轻松地赢了弗拉基米尔,徐慧真就是想让他见识一下中国男人的气势。

  伊莲娜和陈雪茹合伙做绸缎生意,她被老情人骗了好几万块钱的货,陈雪茹对她好言相劝,让她找弗拉基米尔帮忙,伊莲娜不好意思。弗拉基米尔被伊莲娜无情抛弃,他一口气喝了很多酒,还不由自主哼起了苏联的小曲,徐慧真和他一起哼唱,还和他闲聊起伊莲娜的事,弗拉基米尔承认伊莲娜在私下做肮脏的交易。就在这时,陈雪茹带伊莲娜来找弗拉基米尔求助,伊莲娜追悔莫及,扑倒在弗拉基米尔的怀里嚎啕大哭。

  范金有和孔出纳在大食堂值班,范金有听着小酒馆里的欢声笑语,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误以为徐慧真是喜欢他,才会无私地出手相助,可孔出纳却觉得他是一厢情愿,而且他现在的情况根本配不上徐慧真,范金有不服气,直接来到小酒馆,还按照徐慧真定的规矩自己掏钱买酒。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5集剧情介绍

  

  范金有极力和徐慧真套近乎,并表示想和她在一起,徐慧真当众指使蔡全无回家看孩子,她的口气自然,蔡全无更是任劳任怨,徐慧真故意气范金有,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哄堂大笑,范金有羞愧难当。小酒馆打样以后,徐慧真刚想回去看孩子,没想到范金有在门口一直等着她,再次向她表明心意,徐慧真直截了当拒绝他,范金有很不服气,感觉自己还不如蔡全无,心里暗暗发誓要报复徐慧真。

  街道李主任向区长汇报了公私合营的进展情况,可区长更关心徐慧真的小酒馆的经营情况,李主任刚忙解释以前的公方经理范金有管理不善,导致营业额下降,现在已经进入正轨了。赵会计和孔出纳仔细核对了这个月的账目,扣除大家的工资还出现了亏损,范金有趁机提出徐慧真迟到早退太多,要扣除她本月所有的工资,并且详细记录了徐慧真以权谋私的证据,还要对她进行思想改造,徐慧真气得咬牙切齿,她不干活照样可以拿股息,现在干活反倒一分钱拿不到,她一气之下要把范金有赶走,范金有让赵会计凑钱把股息还给徐慧真,以免她到居委会去闹。

  徐慧真离开以后,范金有就对赵会计和孔出纳大发牢骚,还诬陷徐慧真有作风问题,和蔡全无关系不正常。强子的三轮车被没收,就来找蔡全无要他的三轮车,并且答应十天之内再给蔡全无买一辆三轮车。蔡全无发现徐慧真赌气比不去小酒馆,料定暂时不用拉酒,就把三轮车还给强子。随后,徐慧真给蔡全无结清当月的工资,还让他留在家里看孩子,徐慧真就出门办事了。

  大食堂很快就没米没面了,孔出纳从粮店买不来粮食,范金有赌气要扣她工资,还亲自来粮店找马主任兴师问罪,诬陷他和徐慧真合伙故意不卖给大食堂粮食,马主任明确表示徐慧真每次都是照章办事,根本没有徇私情,还借口大食堂的粮票不合格拒绝卖粮给范金有,范金有恐吓威胁马主任,可他根本不买账,范金有气得大发雷霆,马主任赌气不再理他。

  小酒馆的酒也卖光了,只能被迫停业,员工们闲得无聊,只好凑在一起闲聊,他们不得不佩服徐慧真的经营之道,范金有不顾赵会计的劝阻,让厨师那师傅继续进掺水的酒来卖,孔出纳苦苦规劝范金有把徐慧真请回来,否则到月底没法向上级交差,没想到徐慧真早已经抱着孩子回娘家了。牛爷,徐合生和片儿爷他们都对小酒馆掺水的酒很不满意,他们和范金有据理力争,赌气摔了酒杯全都离开了。

  弗拉基米尔来找徐慧真谈事,范金有谎称她快死了,让弗拉基米尔到东郊火葬场去找徐慧真。随后,范金有让强子去徐慧真家里偷几坛子出来,答应请他喝酒,强子正愁没钱喝酒,就带范金有来到徐慧真住的后院,范金有想从墙上跳进去,蔡全无突然出现把他们打跑了。

  小酒馆关张三天,员工们只能凑在一起打扑克,居委会主任来了解情况,得知徐慧真回娘家了,而且范金有去徐慧真家偷酒被打了。范金有正好来上班,他一进门就连连向居委会主任诉苦,居委会主任说明强子因为偷酒去自首了,并且当场宣布街道办的决定,要免除范金有小酒馆公方经理的职务,还免去他街道干部的资格,就留在小酒馆做普通员工,范金有敢怒不敢言。

  何玉梅第一时间把范金有被免职的好消息告诉蔡全无,让他尽快通知徐慧真回来上班,蔡全无不敢耽搁,赶忙去找徐慧真。范金有成了普通员工,何玉梅,孔出纳对他冷言冷语百般取笑,范金有被数落得哑口无言。徐慧真很快带着女儿回来了,何玉梅热情地过去帮忙抱孩子,徐慧真让孔出纳去找蔡全无把掺水的三缸酒处理掉,并且当场交给孔出纳三百斤粮票去买粮食,让赵会计把这些天的帐算一下,亏损的部分由范金有的工资里扣,还让范金有去厨房帮马师傅做饭,范金有不服气,徐慧真让他自便,紧接着又让何玉梅找人写出一个告示,向顾客们认错。

  居委会主任要连夜召开紧急大会,要处理范金有,范金有诬陷徐慧真是一个寡妇,靠姿色吸引顾客,他声称自己是为了维护正义。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6集剧情介绍

  

  范金有诬陷徐慧真有伤风化,还口口声声要去市政府告状,居委会主任让他拿出证据,范金有就一一列举了片儿爷,徐和生还有苏联的弗拉基米尔都围着徐慧真转,居委会主任不相信,亲自到小酒馆来看,看到弗拉基米尔带着大家载歌载舞,还不时地向徐慧真表明爱意,小酒馆里欢声笑语,热热闹闹,居委会主任当场宣布赵雅丽会计出任小酒馆公方经理,徐慧真全力支持。

  居委会主任把赵雅丽单独叫出去,让她深入了解一下徐慧真的心意,赶快给她找一个合适的人嫁了,以免引起街坊们的非议,居委会主任还提醒赵雅丽要对范金有严加管理,绝不庇佑,赵雅丽一一答应。徐慧真提议徐和生唱一首歌,他带着大家一起齐声高唱,随后又声情并茂地朗诵了臧克家的《最可爱的人》,大家对他啧啧赞叹。

  赵雅丽单独来找徐慧真,劝她要顾及街坊们的议论,绝不能给组织抹黑,徐慧真也想找一个可靠的男人嫁了,可是一时想不出合适的人选。徐慧真来找徐和生帮忙,以后每天下午四点到六点在小酒馆旁边的大食堂办一个识字班,徐和生满口答应。其实,徐慧真就是想借扫盲班和徐和生多了解接触一下。

  徐慧真号召顾客们参加扫盲班,还答应免费提供热水,牛爷第一个报名,其他人也积极响应,徐慧真劝强子也参加,还拜托片儿爷多联系一些人,徐慧真还想让蔡全无参加学习,才知道他上过初中,徐和生宣布明天下午正式上课。

  赵雅丽坚决不同意在大食堂开扫盲班,还逼强子和蔡全无把黑板搬走,强子坚决不干,索性坐在黑板前面,不许任何人动。赵雅丽埋怨徐慧真不该擅自做主,还代表公家对她横加指责,徐慧真和她据理力争,明确声明自己在小酒馆有股份,赵雅丽虽然是主任,可没有股份,根本无权干涉她的决定,徐慧真还逼赵雅丽拿出上级不许开扫盲班的红头文件,赵雅丽被说得无言以对,发誓一定要把扫盲班搞黄,否则就再也不进小酒馆,徐慧真也不甘示弱,还主动拿出自己的股份赌,一定要把扫盲班办起来。

  赵雅丽向居委会主任告状,反被狠狠教训了一顿,因为国家和中央正在大力号召全民扫盲,居委会主任还当场把赵雅丽免职,让她重回百货公司上班。居委会主任不想错失这大好的宣传机会,立刻带人去实地考察,准备写宣传材料上报区政府,把徐慧真树立成一个先进典型。居委会主任看到扫盲班开得红红火火,徐和生认认真真地教,大家全神贯注地学。课后,徐慧真主动提出请徐和生吃饭,他自然求之不得。

  何玉梅和孔出纳看到徐慧真和徐和生亲亲热热地离开,都希望他们能在一起,范金有很不服气,发誓早晚要把徐慧真扳倒。徐慧真和徐和生一起吃饭,徐和生向她详细讲述了中国的发展前景,徐慧真对他佩服地五体投地。当天夜里,蔡全无帮徐慧真换回500斤粮票,还向她汇报了赵雅丽被丈夫毒打的事,赵雅丽被小酒馆开除,百货公司也不要她,她丈夫老包一气之下狠狠毒打了她一顿,徐慧真觉得自己难辞其咎,立刻赶去赵雅丽家赔礼道歉,并真诚地向她认错,请她明天就回小酒馆上班,赵雅丽感动地痛哭流涕,还把老包狠狠教训了一顿。

  扫盲班办得红红火火,徐和生不但教大家识字写字,还讲述了每个字的典故和由来,很快吸引了很多人来上课,徐慧真也被深深吸引,一起过来听课,区长对徐和生深入浅出的教学方法大加赞赏,当场让教育局长给徐和生晋级,范金有当众提出质疑,怀疑徐和生借扫盲班之名接近徐慧真,徐和生却矢口否认,还极力撇清和徐慧真的关系,徐慧真顿时心灰意冷,连连向徐和生赔礼道歉,徐和生声明自己已经有未婚妻了,范金有扬言谁敢接近徐慧真,他就毁了谁,徐慧真气得不再理他。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