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再起时剧情介绍

1-6集

风再起时第1集剧情介绍

  

  一九八四年十月,全面改革正式展开。模拟实战军事演习中,方邦彦何有邻分别作为红蓝双方做战斗,部队首长何清正看着自己的儿子和未来女婿作战心中也十分欢喜。方邦彦最终因为机器损坏输给了何有邻,而负责维修的是不见人影的通讯营连长康宁

  何晓燕在公交车上背着单词,看见一小偷偷走了熟睡大爷的钱包立刻挺身而出,小偷恼羞成怒将她摔在了地上,听完演讲的康宁制服小偷后立刻安排司机送她去医院。由于何晓燕是熊猫血,同是熊猫血的康宁就留下来献血了。方邦彦还在调查康宁犯下的错误,几天前康宁就曾向方邦彦请假想要去听培训课,但方邦彦严厉拒绝了。康宁回到军营就得知演习提前了,方邦彦将演习失败的原因告诉了他,最大的原因就是康宁。

  何晓莺在舞蹈房翩翩起舞,方邦彦不自觉看直了眼,满含柔情。那一年,青梅竹马的何晓莺与方邦彦在前线偶遇,短暂相处后便又是离别。文工团战士何晓莺对于这个前线战士方邦彦的唯一要求是,活着回来。何晓莺已然走到了方邦彦面前,将他从回忆拉了回来,虽然二人好好活着,但很多战友都将血洒在了战场上。方邦彦将切好的牛排放在了何晓莺面前,何晓莺他提起演习输给何有邻的这件事,方邦彦突然懵了,自己把未来的大舅哥得罪了,何晓莺的妈妈又看不起他一直反对二人谈恋爱,看来未来之路步步难走。此时方邦彦接到电话称何有邻的人跑到他营里和他的人打起来了,二人立刻起身回去。

  何有邻赶到时发现方邦彦抱着手在一旁看戏,丝毫没有要管一管打架的心思,他将这看作一场实战演习。将战士们集合起来后,方邦彦和何有邻打算组织一场友谊赛,二人分别脱下外套摆出了格斗姿势。方邦彦和何有邻带着一脸伤被叫到了政委面前,二人又一唱一和开始脱罪,奈何政委压根不吃他们这一套,给了二人一起严重警告,又罚他们去上课反省。

  郑兰批评何晓燕不该去管那么危险的事情,然后又给何有邻脸上上药,还埋怨方邦彦下手狠。何有邻却为方邦彦说好话,他和方邦彦从小一起长大,兄妹几个都是吃着方小武叔叔的饭长大的。郑兰却一直抱着对方邦彦的偏见,不肯让步。方小武也在批评方邦彦不该斗殴,还让他去墙根那儿站着反省。

  何晓莺来看何晓燕得知哥哥把方邦彦打了,立刻着急忙慌地离开了。郑兰质问何晓燕和何有邻,何晓莺和方邦彦是不是在谈恋爱,何友邻立刻将二人恋情托盘而出,还称二人都搂上了。郑兰一听就急了,她觉得女儿何晓莺和谁都能谈恋爱,唯独不能和方邦彦谈。

风再起时第2集剧情介绍

  

  何晓莺来看方邦彦,方小武十分欢喜还说要给她做最爱吃的菜。何晓莺劝方小武饶了方邦彦,毕竟他都那么大了,站那儿挺丢脸的。何晓燕把有军人给自己献血的事情告诉何有邻,何有邻觉得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好好感谢一番。而此时的康宁因为演戏事故被迫脱下了军装,方邦彦对他的处罚就是让他转业。收拾好东西后,康宁对这里敬了个礼,毅然离开。

  何有邻还在给郑兰做思想工作,毕竟方小武是和何清正一起出来的。但郑兰偏偏不肯同意方邦彦和何晓莺这门亲事,何有邻觉得郑兰的想法十分庸俗,何有邻只好去和何清正诉苦。夜晚,郑兰抱怨都怪方邦彦拖累了何有邻,还称何晓莺和方邦彦走得特别近,他们不能不管。可何清正觉得方邦彦和何晓莺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管的,毕竟他和方小武一起从乡下出来,又是老战友,亲上加亲啊。可郑兰说着说着就急眼儿了,让何清正不得不顺着她。

  次日,郑兰去找了方小武,一番闲聊后进入了正题,她明确表示反对何晓莺和方邦彦谈恋爱,更反对何晓莺嫁给方邦彦。方小武觉得孩子们都大了,这些事情都应该由他们来做主,并没有干涉二人感情的意思。面对郑兰坚定的态度,方小武不自觉陷入了沉思。夜晚,方小武把方邦彦和何晓莺叫来提起了他们的终身大事,方小武只问了两个问题,一是问他们二人是否真心相爱,二则问他们是否能够携手经历风雨。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何晓莺很感激方小武为了二人的事情如此操劳。离开家的路上,方邦彦和何晓莺打打闹闹,十分甜蜜。

  何清正接到了一个电话,裁军文件已经下来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绝不后悔。何有邻听到父亲这么说,不禁潸然泪下。次日一早郑兰看见何清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免不了说几句,她再次询问了何清正对于何晓莺终身大事的意见。何清正只好表示,只要何晓莺喜欢,郑兰满意,他就觉得可以。

  郑兰在家里为何晓莺准备了相亲,何有邻连忙赶来报信,称一大堆高官的儿子在家里等着何晓莺,何晓莺连忙叮嘱何有邻别告诉方邦彦。康宁因为被部队处分的事情回到了家乡的小镇,大家都恨不得跟在他身后戳他脊梁骨,称他是人嫌狗不待见。

  方邦彦和何有邻学习时被安排到了一个宿舍,因为无意间听到裁军的消息,何有邻心情十分不好,大庭广众之下就开始嚷嚷着换房间,于是被叫到了首长办公室。何有邻称方邦彦睡觉打呼噜,自己不愿意跟他睡一个屋,首长提出和何有邻换,吓得何有邻立刻乖乖带着方邦彦回宿舍了。临走前何有邻忐忑地向首长打听风向,首长的保密工作非常好,半个字也不肯透露 方邦彦却看在了眼里,追着何有邻问他知道了什么。何有邻知道自己现在说话就是捕风捉影动摇军心,半个字也不肯说。

  课堂上,方邦彦和何有邻因为一位卖瓜子的雇佣了一百多个员工,成为了百万富翁而吵了起来,方邦彦认为他带着员工发家致富是好事儿,何有邻认为他是在剥削员工。首长称自己请了一位经济学家来讲课,让二人明天接着辩论,他做裁判。次日,何有邻和方邦彦激烈的辩论着,首长带着张为教授和大家见了一面。张为明显站在方邦彦这一方,时代在创新,如果随随便便就给人家扣上一个资本主义的帽子,那不是太不公平了?

风再起时第3集剧情介绍

  

  康宁去了常去的饭馆,老板娘并没有收他的钱,二人是小学同学,知道他现在挺难的,还告诉康宁以后想吃什么就到这儿来,想吃什么她给做。方邦彦叫住了将要离开的张教授,向他请教了自己心中的问题,张教授十分看好他。方邦彦正在和何有邻说话,张主任叫他去政委那里一趟,方邦彦无意间看到了政委和何清正的专业报告。政委正是来找他谈这件事情的,让他回去传达命令,听从指挥。

  百万大裁军的政策下来了,军区上下群情沸腾,何晓莺也被追着问裁军的消息。赵团长向文工团表示将组织一场文艺演出,她们意识到这是她们在部队的最后一次演出了,何晓莺更是拿到了演出重头戏歌舞。何晓莺立刻回到家收拾衣物准备全心投入训练,对于这次演出,她必须全力以赴。排练当天何晓莺并不在状态,她脚踝以前撕裂过,又不愿意说出来。

  何清正和方小武正在一起钓鱼,对于转业这件事情,何清正还是有些不甘心的。方小武心态到轻松,对他而言,无所求,就无所谓。秦队长请求赵团长将何晓莺换下来,赵团长却认为没有人能替代她。秦队长坚持要换掉何晓莺,她不能把整个团的希望放在何晓莺一个人身上。深夜,秦队长和何晓莺说了这件事情,何晓莺的反应很平淡,她知道秦队长的苦衷。但看到何晓莺依旧拼命练习,秦队长有些动摇,想起了赵团长对她说的话,她也有这样的境遇,但赵团长没有换她。秦队长说,赵团长不同意,所以何晓莺依旧得上。

  方邦芸正在准备考研,她很有信心,一定能考上北京的学校。方小武很支持方邦芸,他这一辈子大字不识几个,但最大的骄傲就是培养了方邦彦和方邦芸这两个孩子。方邦彦给何晓莺拿来了她喜欢吃的零食,方邦彦的转业报告已经交上去了,说到底还是没什么底气。何晓莺则憋着一股劲儿,总想着要把这最后的演出做好。

  青春服装厂面临瓶颈需要一位新厂长,都书记让人把康宁带到了服装厂,任命他为新厂长。康宁一脸懵,以为是部队把他分过来的。但服装厂员工认为康宁不能胜任,觉得他不懂服装,是个小混混。康宁侃侃而谈说起了流行服装,称三个月就能让服装厂盈利。都书记很信任他,立刻就把服装厂交给了康宁。

  演出当天,何晓莺被万般叮嘱后踏上了舞台,原本进行的很顺利,意外却突然到来。

风再起时第4集剧情介绍

  

  何晓莺脚伤复发躺在了地上,男舞伴即使将她抱起,化解了这场尴尬。何晓莺的脚伤让她步履维艰,倒也为这场歌舞增添了几分逼真。方邦彦背着何晓莺走在路上,何晓莺不自觉流下了眼泪,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能为自己遮风挡雨,又可以让她依靠的男人。

  何清正向部下传达了转业命令,过几天就是八一建军节了,这是他们最后一个在部队里过的节日了。方邦彦和何有邻来到了当初入伍时立下誓言的地方,他们知道,自己无愧于誓言。何晓莺依旧坚持参加最后的排练,她不想在军营里留下遗憾。何清正召集了何有邻、何晓莺、何晓燕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尽管军人身份很快不复存在,但他们依旧坚持着军人作风。作为父母,何清正和郑兰都希望孩子们的未来一片光明,但郑兰依旧向何晓莺特别强调了她的婚姻问题。何清正及时阻止了郑兰的话头,让孩子们制定出自己的职业方向。方邦彦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他对未来没有什么大的要求,随遇而安便好。方小武则叮嘱方邦彦一定要考虑他和何晓莺的未来,要有上进心。

  脱下军装这一天,每个人眼中都满含泪水,他们看着国旗再一次升起,又与战友们一一道别。方邦彦看着这片熟悉的军营,充满了不舍。直到大雨滂沱,方邦彦最终转身上车,却又让人停了车。方邦彦重重地和二营道了别,目光坚毅地望着军徽。

  方家和何家聚到了一起,方小武做了一大桌子菜,虽然他们已经转业但都还穿着军装,毕竟这身军装穿了挺多年了,总是不舍得脱下。唯独方小武调到了新的军区去做后勤处处长,也穿着军装,却带着军徽,让何清正别扭极了。方小武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何清正的脸更臭了,大家却看得十分开心。

  吃完饭后何晓莺和方邦彦一起洗碗,方邦芸和何晓燕连忙离开,何晓莺想让方邦彦干脆在今天提亲,可方邦彦觉得现在所有人前途未卜,现在提亲郑兰未必会同意。郑兰称自己为何有邻的工作疏通好了,很快就能安排上,方小武正想开口请她帮方邦彦安排一下,郑兰却起身去了厨房,看见方邦彦和何晓莺一起洗碗,立刻不开心了。郑兰让方邦彦多少注意点,免得外头人说闲话,何晓莺立刻不开心了想和郑兰理论,却被方邦彦拦住了,他多少也习惯了。方邦芸羡慕何晓燕能自己赚钱,自己却还要哥哥和父亲供自己读大学。

  康宁正拿着花衬衫的图片让大家抓紧生产,还坐下学习用缝纫机缝衣服,一直练习到深夜。员工们早上来上班时发现康宁还在练习,一整夜都没有回家睡觉,做出来的衣服也相当不错。方邦彦和飞鹏路过自家油条店,就让飞鹏的妈妈去休息了,二人一起帮她招呼着早点店。谁想飞鹏妈妈被自行车压到了腿,方邦彦索性就答应和飞鹏一起出早点摊。

  何清正的工作定下来了,他建议何有邻去省计委。何晓莺正在织毛衣,郑兰来找她商量她进歌舞团的事情,郑兰显然不是很同意。何晓莺十分喜欢跳舞,舍不得这个舞台。郑兰称王小军主动看上了何晓莺,郑兰十分满意,可何晓莺不愿意,索性和郑兰摊牌,自己就是喜欢方邦彦。可郑兰坚决反对,何晓莺和方邦彦的前途十分堪忧。何有邻和何清正听到二人说话很无奈,明明是一对金童玉女,又何必拆开呢。郑兰下楼看见何有邻又是一肚子气,何有邻十分识相地消失了。郑兰又坐下和何清正谈话,问他究竟支持谁。何清正一边给她按肩一边问她那天为什么拦住方小武的话,郑兰当然知道该帮方小武这个忙,但她就是认定何晓莺和方邦彦在一起不会幸福。

  方邦彦向方小武请教炸油条的学问,还担心自己帮飞鹏卖早点方小武会觉得丢人。方小武心态好,靠自己本事吃饭有什么不好,不过他依旧叮嘱方邦彦要为他和何晓莺的未来考虑。

风再起时第5集剧情介绍

  

  方邦彦自然着急自己的工作,可军转办只给他一个字,等。方小武无奈道,实在不行就去找郑兰帮帮忙。方邦彦连忙阻止,郑兰本来就看不起他,要是再去求她郑兰肯定不会同意自己和何晓莺的婚事。想当年郑兰出自名门崇拜英雄就嫁给了何清正,可结婚没多久她就有些后悔了,毕竟二人家世不同,虽然还是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但郑兰多少有些遗憾。郑兰就是担心何晓莺重蹈覆辙,后悔一辈子。

  郑兰在军人服务社做主任,听说有两个专业军人在卖早点就号召大家支持他们。何晓莺正式去了歌舞团报道,秦队长对她很重视。方邦彦和飞鹏一起炸油条,生意也不错,此时郑兰来买油条,看见方邦彦在卖早点十分不可相信,态度更是不好。

  回家的路上,有人在议论方邦彦卖早点的事情,郑兰虽然不高兴却依旧为他说话,称方邦彦靠自己的手挣钱没什么不好。回到家郑兰说起了这件事 何有邻和何晓燕都不太相信,郑兰愈发不愿意把何晓莺嫁给方邦彦了。何晓莺来到早点摊,方邦彦连忙和她解释。何晓莺虽然没什么感觉,但郑兰的脸色实在不好看,她心里也忐忑了起来,甚至想干脆领证结婚。方邦彦连忙劝何晓莺,真要这么干,本来有理的事儿都变成没理了。

  方邦芸考上了研究生,蹦跶着就去找方邦彦了,方小武更是欣慰。方邦彦自然也为方邦芸开心,收拾完早点摊就回了家。青春服装厂新生产的衣服很受欢迎,康宁功不可没,他还打算去把永江纺织厂的外包活儿拉过来做。

  方邦彦送方邦芸到北京的大学去,方小武送别了二人,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方邦彦陪方邦芸在对外经贸大学遇到了张教授,张教授邀请他们去自己家坐坐。方邦芸看到张教授家里丰富的藏书,喜欢极了。张教授听说方邦彦转业没有安置单位,称他敢想敢做,以后很定会有一番作为,还邀请他去一个经济研讨会旁听。会议结束后张教授还给方邦彦介绍了一位任书记,三人一起去吃了个饭。任书记让方邦彦回去后找自己,他让方邦彦去永江纺织厂担任领导职位。方邦彦自然感谢,但对纺织行业一窍不通,有些犹豫。

  回到家方邦彦有了些感悟,他发现走出部队看到的世界真的很宽广,他决定迎难而上,赶上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方邦彦开始努力读书,也积攒了很多问题向张教授请教。

风再起时第6集剧情介绍

  

  任书记去找赵厅长,向他要了方邦彦。郑兰和朋友在路上偶遇了何晓莺和方邦彦正去看电影,她连忙否认那是何晓莺。回到家郑兰立刻让何清正找方小武谈谈,何清正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何清正立刻去找方小武下棋,他和孩子们都商量好了,只要方邦彦的工作落实,他们就集体和郑兰摊牌,到那时郑兰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回到家,何清正又在郑兰面前打马虎眼,称自己狠狠批评了方小武。

  政委去早点摊找方邦彦,把任书记的想法和他说了,方邦彦向政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顾虑,在政委的一番鼓励下,方邦彦终于决定去永江纺织厂试一试,不过首先要去争取一下何晓莺的意见。何晓莺听了很支持方邦彦,方邦彦决定下星期就去报道,也暗暗发誓,未来一定要给何晓莺好生活。

  方邦彦和何晓莺把这件事说给何家众人,何清正和何有邻很为他们高兴,二人也乘此机会向他们摊牌,请他们同意让何晓莺嫁给方邦彦。郑兰一脸凝重,赶走了其他人留下了何晓莺。郑兰问何晓莺有没有想好生活问题,何晓莺答自己打算先住在方小武家,每个月拿一部分钱给他。郑兰明显不满意,方邦彦和何晓莺的工资不高,又得生活又得供方邦芸,未来二人有了孩子也是一个难题。郑兰觉得何晓莺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可一旦跟了方邦彦,那就随时会吃不饱穿不暖。何晓莺面露难色道,如果她一定要反对,那她只好离开这个家去追求她的幸福。郑兰十分生气,索性拿出了决裂书,让何晓莺做一个选择。何晓莺无奈极了,转身离开了家,方邦彦连忙追出去。何清正则回去做郑兰的思想工作。

  方邦彦劝何晓莺回去和郑兰道个歉,想每天去她家报道,直到郑兰接受自己,他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深夜回到家,郑兰独自坐在客厅里等何晓莺,二人都平静了许多。郑兰坦白自己不放心方邦彦,无论是人品还是相貌、才华,他都很优秀,未来的事业也会很光明,但他未必会是一个好丈夫,在他的世界里,何晓莺不是唯一,而郑兰希望何晓莺找一个把她当成他的全世界的男人。何晓莺感动极了,但她就是喜欢方邦彦啊。郑兰只好答应了,放开手让何晓莺去飞,好好过他们的小日子。次日,方邦彦向何晓莺许下诺言,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何清正和方小武一起喝酒,感慨终于成为亲家了。方邦彦让飞鹏一定要来做伴郎,飞鹏决定租个门面开早餐店,方邦彦向他建议学一学外国的连锁生意模式,他们对各自的未来都充满了信心。

  方邦彦来到永江纺织厂报道,康宁在竞争加工活儿时被告知对方已有了安排,二人就这么不期而遇。康宁对于方邦彦恶意满满,方邦彦却好似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康宁这个厂长身份让他有了些底气,正在炫耀时,杜厂长就过来和方邦彦谈上任的事情。康宁听到方邦彦将上任成为车间主任,瞬间自卑了,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不过康宁知道自己必须依靠永江纺织厂生存下去,所以他放下了面子,决定牢牢抓住方邦彦这根救命稻草。

网络微评
电影杂志MOVIE
正在湖南卫视金鹰剧场热播的《风再起时》,剧情发展至争斗了半辈子的“宿敌”方邦彦和康宁终于和解;老父亲方小武不管是送方邦芸上大学,还是谆谆嘱托方邦彦,总是沉默的奉献着爱。即将收官的电视剧对亲情、爱情和友情等多重感情的细腻描写,再现了那个充满浓郁生活气息的年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