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奇旅剧情介绍

1-6集

国宝奇旅第1集剧情介绍

  

  1932年,国家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北平大学生周若思从北大毕业,进入了故宫博物馆工作,可是几百年的故宫也同样被战争的阴影所笼罩。这天,警察署署长王立文去吉祥旅馆查一桩离奇的命案,死者名叫孙二,他死前保护的《中秋贴》也被人抢走了,王立文一头雾水,便打了个电话寻求“外援”,此时,那人是特训营的军官任弘毅,他正在训练手下,王立文一个电话把他叫去帮忙查案了。

  街上很是热闹,一个古董贩子正在兜售他所谓的宝贝碟子,又故意碰瓷,敲诈一个外地女人一百大洋,那女人囊中羞涩,正不知如何处理时,一旁围观的周若思走了出来,她看了看碟子的碎片,一眼就认出那是赝品,她当场揭穿了骗子的丑恶行径,一时之间群情激愤,周若思也要抓她去警察局,就在这混乱的时候,一个人却掏出匕首准备偷偷对周若思行凶,任弘毅看不过去就打走了那几人,又随口问了周若思几句,却见她嚷嚷着脚扭伤了,让任弘毅送她去医院,任弘毅正有事呢哪里会管她,可是几个地痞流氓却一拥而上想趁机占便宜,任弘毅到底看不下去,将周若思接到车上,送她去了医院。一路上,任弘毅冷言冷语的埋怨周若思莽撞,但是对她的欣赏之情是掩饰不住的,见若思太单纯,任弘毅恶作剧般的吓唬她,小丫头这下倒学聪明了,竟然没上当。

  任弘毅把车来到了警察局,因为他知道周若思的脚没大事,自己就先去帮王立文了,可没想到周若思和王立文竟然相识,而且深究一下任弘毅和周若思也是“闻名未见”了,任弘毅的父亲是周若思的老师,周若思又是王立文的师妹,三个人关系匪浅。话不多说,王立文带着两人去验尸,那尸体很奇怪,竟找不到一处伤口,任弘毅眯着眼睛仔仔细细地检查着,终于在他茂密的头发里找到了一根插进头里的针,他告诉大家这是东洋的暗杀术,用钢针扎进天灵盖,这种手段很难留下痕迹,所以杀人凶手有可能是日本人,有了这个线索案子就好查些了,最后任弘毅还不忘送周若思去医院。

  丹青会掌门罗素做梦也想得到《中秋贴》,尽管孙二死了,她还是要继续追查,她想不到的是,《中秋贴》已经到了日本军官本田喜多的手上,杀孙二的凶手也就是他,他很有恃无恐,因为觉得北京警署不敢查到他身上,同时他还命人寻找任弘毅,他们俩是校友,可是在一次考验中,任弘毅摘走了天皇的佩剑胜过了他,因此他一直不服气。与此同时,任弘毅和周若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原来这任弘毅书香门第,他却去日本学医,学成回国后又去了军队做教官兼军医,聊着聊着就到了医院,任弘毅指名要找田慧田医生,此时一个名叫姚刚的病人醉酒闹事,田慧正在劝架,任弘毅走了进来,一招制服了发酒疯的兵痞,田慧很感激她,她叫任弘毅“哥哥”,两个人看上去关系很亲厚。

  刚走到医院门口,一个开着小车戴着墨镜的小年轻就走了过来,说是来接若思的,他叫赵光希,对若思有好感,可是为人轻狂张扬的很,两人一言不合,若思就任性下车坐黄包车走了。另一边,王立文和任弘毅查到一个关系人物蒋成,是个游手好闲的骗子,两人准备去见一见他的媳妇,此时两个巡警正在盘问蒋成媳妇,她哭哭啼啼地说一个月前家里来了个叫孙二的,可是病怏怏的没几天就不行了,临死前把一副贴送给了他们,他死后蒋成就带着贴去北平琉璃厂打算卖掉,可是他过于贪财,竟买了个假贴打算蒙混过去,没想到就引火上身了,那两个巡警从蒋成媳妇手里要走了真贴。万万没想到,那两个巡警竟是丹青会派来的,他们先一步骗走了真贴,王立文和任弘毅扑了个空。

  日本关东总司令本田繁认出假的《中秋贴》,他让手下无论如何要拿到《中秋贴》的真迹,还要盯着故宫里数以万计的宝贝,任弘毅把日本人的不轨行为告诉了少帅,让少帅提防着他们,少帅听从了他的建议,他很看重任弘毅的才华。另一边,故宫博物院的各个馆长也开会商讨怎么保护文物,有人提出把文物迁出北平,这个想法有些难以实现,但经过一番讨论后,院长们还是同意了,这让周若思很心疼,这些集结了先人心血和智慧的文物,就要这样颠沛流离了吗?

国宝奇旅第2集剧情介绍

  

  马馆长早就看清了日寇的狼子野心,他们想得到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国土,还有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古董文物,故宫的馆长们各执一词,争得不可开交,有同意的也有不同意的,但无论如何都是一片赤子之心为了文物着想,周若思很感动也很迷茫。散会后,周馆长和任院长因理念不同而争了起来,这两位老人分别是周若思和任弘毅的父亲,周馆长吵着吵着就甩手离开了,周若思立马替爸爸赔礼道歉,任院长豁达,反倒安慰了若思一番,周若思提到了任弘毅,任院长的脸色很失落,看得出来,他们父子有一些嫌隙。

  任弘毅查案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很像他的日本同学本田喜多,他就会那狠毒的暗杀术,任弘毅很怀疑是他杀了孙二,与此同时,本田喜多得知自己费心得来的《中秋贴》是假的后很是懊恼,他派人找“樱花”,让他想办法弄到真的《中秋贴》,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被跟踪了,现在他要换一个新的住处。另一边,王立文一直很喜欢任弘毅的姐姐任正秋,可是追了好多年也没追到手,这天王立文又去看她了,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古董金钟送给她,任正秋还挺喜欢的,就收下了钟,见她高兴,王立文便趁机让任家大姐给他交个底,为什么就是不愿嫁给他呢?任正秋回答说任弘毅一天不成家立业为任家添丁进口,她就一天不考虑个人事情。

  周若思和任院长学习到了很多东西,这天任院长交她古画修复,这个工作可是很难的,一定要有技术还要用心,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悔了古画,博物院领导们提交的文物南迁计划很快就批下来了,可是他们只能请求行政院帮忙,院长打算催着行政院处理好这件事。另一边,任弘毅和王立文与假扮成卖烟的小贩接头,任弘毅发现了本田喜多的踪迹,便一路跟着他,与此同时,若思去参加同学聚会,同学胖子却神秘兮兮地说今天的主角是若思,正说着,赵光希就捧着花走了进来,单膝跪地向若思求婚,同学们在一旁起哄,若思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他根本不喜欢赵光希,他三番四次的纠缠已经够烦了,现在还搞这么一出,让若思很是恼火,她明确表明这辈子都不可能和赵光希走到一起,可赵光希的也很执着,说这辈子非她不娶!若思气得离场,正好撞到任弘毅身上,赵光希莫名冲出来护着她,还谎称若思是自己女朋友,害的任弘毅跟丢了本田喜多,若思更是气得跑开了。

  本田喜多好不容易甩开了任弘毅,也得知北平的日本人都被监视了起来,他猜出是任弘毅搞的鬼,不过他倒也不急,他有计划慢慢对付任弘毅,而任弘毅也把本田喜多的照片给了王立文,让他帮着查查,这是个危险人物,王立文满口答应下来,心里却急着给任弘毅介绍女朋友,他弄来一本美女的相册,让任弘毅随便挑,他肯定帮他把姑娘娶回来,任弘毅忙打着哈哈搪塞过去了,王立文总是这么没谱!另一边,任院长病了,任正秋打电话让任弘毅回来,任院长却发着脾气不想见儿子,而任弘毅正在回家的路上,许是天缘凑巧,在家门口正好遇上了来看望老师的若思,任院长对若思笑脸相迎,对儿子却冷言冷语,看来父子俩的关系真的不好,若思一直替任弘毅说着好话,任弘毅也说自己志不在文物,父亲有若思这个好弟子就行了。忽然一张请柬送了来,说荣华堂出现了一件大文物,让故宫的老专家们都去鉴别。任弘毅提到了《中秋贴》,说真贴可能被丹青会骗走了,大家听了唏嘘不已,像《中秋贴》这样的宝贝还有很多,都在清朝灭亡那几年被宫里的太监宫女们偷出来卖了,许许多多流落在五湖四海。

  任正秋想撮合弟弟和周若思,让任弘毅饭后送周若思回家,反正他晚上也要回军营,若思心里窃喜,任弘毅倒也答应的爽快,待两人走后,任院长却说若思和任弘毅不般配,两个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而任弘毅和若思相处的倒不错,临分别时任弘毅突然问若思有没有男朋友?若思没有正面回答,可是心里却很高兴,很明显她已经有些爱上任弘毅了。第二天,六国饭店的文物展览会上空前热闹,各路专家史学家都来到这里品鉴文物,当然也有心怀不轨的本田喜多,展览会上还碰到了赵光希,他对着周馆长和若思百般的献殷勤,若思却懒得理他。

  人们争着想去贵宾室观赏文物,记者小金没有进贵宾室的邀请函,她便利用赵光希帮了她一把,对文物不感兴趣的任弘毅竟也来了,他是为了若思才来的,展览会上若思看见他非常高兴。

国宝奇旅第3集剧情介绍

  

  没想到任弘毅也到了展览会,周若思见到他非常高兴,因为任弘毅本是不喜欢文物的人,任弘毅笑了笑说他喜欢喜欢文物的人,这其实算是变相的表白了,若思把任弘毅介绍给自己的父亲,赵光希很不开心,一副鄙夷的神色,周院长也不太喜欢任弘毅,很不给他面子。一些不愉快的小插曲很快翻篇,最主要的工作还是鉴别《中秋贴》,在座的都是文物专家,相信他们会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中秋贴》平铺在桌上,人们纷纷一拥而上,争相鉴赏,丹青会的罗素也在现场,她倒不急着去看贴,反倒像有别的打算。

  王立文突然带着大批的警察闯进会场,抓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人,那人叫刘兴,蒋成的媳妇也被带了来,她指着刘兴说他就是当日骗走《中秋贴》的假警察,王立文当场就带走了他,还没收了《中秋贴》,会场上的人都惊呆了,记者也一拥而上,王立文给出的解释是十五年前《中秋贴》被盗,而十五年后丹青会的人却假冒警察,从持贴人手里骗走了《中秋贴》,刘兴就是丹青会的人。王立文带着人和贴走了,本田喜多却以为这贴必定是真的,因此派人半路去截获,会场乱了阵脚,赵光希却还不依不饶,拦住任弘毅让他离若思远一点,两个人都陪着若思离开了会场,一路上你一句我一句,互怼互骂,赵光希说那副《中秋贴》是假的,真迹在自己家,还承诺过几天带出来给他们看,正说着,王立文的车突然遭到了袭击。

  一群持枪的匪徒突然出现,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幸亏任弘毅及时出现救了他们,可是刘兴却趁乱逃走了。另一边,任弘毅思考着今天发生的所有事,从昨天突然出现的本田喜多,到今天王立文遭到突袭,他觉得肯定有什么秘密,他来到时报馆,在报纸上登了一则约人见面的广告。完事后就回到了家,任馆长看到他就数落,让他离若思远一点,若思是好孩子,可是他的父亲不是好人,总想攀龙附凤,而此时此刻,周院长也在劝若思离任弘毅远一点,他不喜欢任家父子,他看中了赵立夫的儿子赵光希,想把若思嫁给他,若思是个新女性,她是不可能听从父亲的安排的。正说着,姐姐任正秋也走了进来,任馆长又开始数落她,催她早点和王立文结婚。

  王立文来到了丹青会,那里的人却叫他少掌门,原来他竟是罗素的儿子,今天展览会抓人也是他们母子俩安排的戏码,引赵立夫上钩的,因为可靠消息,说赵立夫手上才的《中秋贴》才是真迹,母子俩说着说着,也谈到了王立文的婚姻大事,罗素看不上任正秋,她看上的竟然也是周若思。另一边,赵立夫得知出现了另一副《中秋贴》后,准备从回北平拿自己的《中秋贴》去鉴定。

  周若思突然接到赵光希的电话,说要请她吃西餐,若思无情的拒绝了他。另一边,任弘毅还在和王立文查本田喜多的事,任弘毅在报上登了约本田喜多见面的启示,本田喜多也看见了,他打算赴约。任弘毅正在训练新兵,姚刚突然闯进来和任弘毅决斗,他哪里是任弘毅的对手,几招便被制服,姚刚突然不再反抗,反而恭恭敬敬地请任弘毅收下他,他愿意跟着任弘毅,任弘毅却说他还不够格,要么就去医院罚站二十四小时,向所有医生护士谢罪,没想到姚刚真的去做了,当夜下着大雨,他就站在医院门前,无论如何也不离开,医生没办法只好打电话告诉任弘毅,任弘毅看出了姚刚的诚心,他答应收下姚刚了!

  本田喜多按约定去见了任弘毅,两人就别重逢,看似十分客气,任弘毅把钢针扔到他面前,开门见山的问是不是他杀了人?本田喜多强装镇定,不仅否认还挑衅任弘毅,他离开酒店时,早已蹲守在一旁的王立文便跟着他。

国宝奇旅第4集剧情介绍

  

  王立文跟踪本田喜多,但很快就被本田喜多发现了,他迅速下了黄包车换了一辆汽车,他的手下对着刚刚走出客栈的任弘毅开了数枪,而他本人也是一路开枪射伤路人,好引起骚乱让他逃离,回到家后,他怒斥手下为什么要对任弘毅开枪,因为他要留着任弘毅和他进行一次对比,这次他要彻彻底底地赢过他。

  王立文和赵光希见面,赵光希说他的父亲过两天要来北平,他想问王立文要来《中秋贴》给老爷子欣赏欣赏,王立文却以案子还没结束,不太愿借给他,赵光希便说要替他美言几句,助他升职加薪,王立文心中窃笑,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装作被打动的样子答应了他,其实,这也是他和罗素设的局,现在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几天后,王立文把《中秋贴》送到赵立夫面前,赵立夫仔仔细细地看,心里非常高兴。另一边,本田喜多也知道了这件事,他命人监视王立文和赵光希,而赵光希却还一无所知,一心想着讨好若思,与此同时,若思正在工作,任弘毅突然打电话约她看电影,若思心里是高兴的,可是想起父亲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她只能忍痛拒绝了任弘毅,下班后,赵光希捧着花在博物院门口等着若思,若思忙借口说已经约了人了,正说着,被拒绝却还“贼心不死”的任弘毅开着小车过来了,若思顺势说自己和任弘毅约好了,便上了他的车,赵光希气呼呼地离开。

  今天算是任弘毅和若思的第一次约会,任弘毅心里美的很,王立文却开玩笑说他不懂若思,任弘毅反唇相讥,他才不懂任正秋呢,王立文无言以对,因为他真的不太了解正秋,第二天,任正秋突然客客气气地把王立文请来,她想和丹青会做生意,因此拜托王立文帮忙联系,王立文一口答应了下来。另一边,赵光希突然拦住任弘毅,问他要多少人才肯离开若思?说着扔了一叠钞票给他,让他拿着钱滚蛋,这官二代嚣张惯了,还说要弄死任弘毅,可惜话没说完就被任弘毅的兄弟们制服了,他们都把任弘毅看作大哥,对他忠心耿耿,尤其是姚刚,赵光希差点被打了一顿,从此更恨任弘毅。他去夜场买醉,却看到了小金,那小金穿得性感美丽,言语里似乎在打探着《中秋贴》的事,并以此写成报道。

  赵光希得知小金擅自写报道后十分生气,打电话骂了她一通,刚挂了电话王立文又打电话来催他还画,他一个头两个大,而此时他的父亲已经鉴定出那贴是假的了,赵立夫问起儿子和若思的感情问题,赵光希却还信心满满,他打算先对若思好,等她嫁进门后再好好治她,而是周馆长也很想和他们赵家攀亲。第二天,赵光希便打电话给若思,约她出去见面,自己会带《中秋贴》给她看,任弘毅从若思的同事那得到了这个消息,他知道赵光希行事鲁莽,说不定本田喜多的人已经盯上他了,因此立马赶去守护若思。在一家饭店里,赵光希宝贝兮兮地把《中秋贴》拿出来,两个黑衣人突然抢了就走,还和他们打了起来,就在这时,任弘毅及时赶到救了若思,可是《中秋贴》还是被抢走了,王立文也来了,他大声指责着赵光希。

  任弘毅送若思回家,她心里很自责,任弘毅则一直在劝她,并且答应会帮她找回贴,另一边,罗素也大发雷霆,因为抢走《中秋贴》的是日本人,她命人一定要找回《中秋贴》。很快,《中秋贴》被抢的事传编了北平,专家学者们怒不可遏,他们打算抓紧时间南迁古董文物,大部分专家是同意南迁的,可以周院长为首的却仍旧极力反对,晚上,任家大宅突然被袭击了,虽然只是杂砸碎了窗户和一些花瓶,但依旧吓到了任馆长,任弘毅猜到是赵光希干的好事,他直接打上了门,用没子弹的枪吓了他一顿,同天,赵光希被人诬陷耍流氓而进了监狱,被同监狱的人打得鬼哭狼嚎。

  原来这是王立文设计的,打了半天后再进去救他,那狱友也是他安排的兄弟,赵光希也只能吃了这哑巴亏,但是王立文却被撤了署长的职位,任弘毅得知后又高兴又感动。

国宝奇旅第5集剧情介绍

  

  任家一家都很感动,任正秋也是如此,而王立文对他们家也是真心的,因此丢了职位、得罪赵家也不怕,任正秋很心疼他,两人的关系似进了一步。另一边,抢走《中秋贴》的人在火车站被找到了,任弘毅和王立文立刻乔装打扮去了火车站蹲守,没想到若思也女扮男装来到了火车站陪他们,任弘毅无比的嫌弃,这丫头虽然聪明,可实力却不强,来这也只能添乱。若思和王立文把那抢贴的人指认了出来,两人准备动手。

  没想到,候车厅突然枪声大作,有人突然开枪打伤了好多人,任弘毅和王立文以及随他们一起埋伏的兄弟们也立刻开枪维持秩序,一阵枪林弹雨后,候车厅一片狼藉,任弘毅追着一个凶手独自一人进了仓库,他命令那人把包扔过来束手就擒,可万万没想到身后竟悄悄靠近了另一个凶手,还好若思来了,她用热水瓶偷袭凶手,救了任弘毅一次。与此同时,候车厅里的凶手也几乎被处理干净了,一个叫叶光的人受了伤,王立文急忙赶来,见兄弟们没什么大碍也放心了,他们一起检查凶手们的箱子,箱子是空的,可是弘毅抢来的包里却有一副《中秋贴》,这应该就是赵立夫家的真迹!这次生死经历让在场的所有人感慨万分,他们当场决定结为兄弟。

  真的《中秋贴》被带回去鉴别,可是周若思看了看后却斩钉截铁地说这副贴是假的,也不是在六国饭店展出的那一副,估计是赵立夫偷梁换柱了,可若思又说六国饭店展出的那一副也是假的,她敢断定是因为她小时候在品古斋见过真迹。王立文把假的《中秋贴》带回去给罗素,告诉她今天发生的事情,罗素听了十分佩服周若思,想把周若思吸引加入丹青会,还说若思像她。另一边,夜已深了,任弘毅带着周若思逛“鬼市”,“鬼事”就是黑市,卖什么的都有,周若思在一个小摊上看中了一只发簪,小贩信口开河要一百大洋,任弘毅见她喜欢,便打算把车子押给小贩换簪子送给若思,可若思笑了笑,她拆穿了小贩的谎言,小贩也爽快,他把价格降到十块,任弘毅开心的付了钱,把簪子戴在若思的头上,从这一刻起,两人正式恋爱了,他们很快乐,可是渐渐的就不那么快乐了,因为身份的不同,他们的爱情注定历尽坎坷。

  一天,若思和任弘毅一起回家,却看到田慧也在弘毅家,她很自然的给弘毅做家务,两个人关系十分亲厚,若思有点点不高兴,任弘毅说是九一八事变的时候,自己去那边当兵,意外救了一个昏迷的护士,那个护士正是田慧,可惜等她醒来后却失忆了,任弘毅就把她带到了北平,让她当了一名军医,若思建议任弘毅可惜登报帮田慧找找家人,任弘毅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便带着田慧去照相,田慧又顺便和任弘毅来了一张合影。另一边,王立文去赵光希那兴师问罪,责怪他偷梁换柱,赵光希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因为他父亲是高官,他才不怕呢,可见王立文真急了,赵光希也软了下来,他许诺只要王立文替他平了这事,他保证他官复原职。

  若思告诉妈妈自己交男朋友了,妈妈听了特别高兴,但是父亲却不同意,还好妈妈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她不希望女儿走她的老路。王立文果然官复原职,他把假《中秋贴》的责任全推到刘兴身上,这案子算结了。易院长去见上级宋院长,商讨文物南迁的事,宋院长得知赵立夫从中作梗后很生气,保证一定从中斡旋,把主导权还给中政院。另一边,特工“樱花”去见本田喜多,竟是报社的小金,她的真实身份竟是日本的特工,本田喜多有些怀疑她情报不准,要求她以后所有关于任弘毅的情报都要更加严谨。

  任院长一反常态,说有事要请教任弘毅,任弘毅学了多年军事,他就是想确定日本是不是真的要打进北平,并且肯定会进行文化掠夺,因此他赞同国宝南迁。任院长也看出任弘毅和若思正在谈恋爱,他很惊讶若思怎么会看上自己儿子,任正秋劝他以后和周馆长缓和一下关系,任院长为了儿子,竟也照做了,周馆长也不是什么记仇的人,见任院长主动缓和,他便也转变了态度。

国宝奇旅第6集剧情介绍

  

  周馆长也和任院长和解了,任院长便顺便提到了若思和弘毅交往的事,他希望周院长看在孩子的分上,不要把对自己的不满放到儿女身上,周院长笑笑说他多虑了,另外还有文物南迁的事,他深思熟虑后决定赞同南迁,在这个问题上,两人还是达不到一致,周院长更是开始指责易院长,他甚至想拉拢任院长扳倒易院长,任院长最看不惯他这样拉帮结派的人,两个人就这样又吵了起来,若思吓得连忙去拉架,周院长理亏,便开始拿女儿说事,他不许若思再和任弘毅来往。

  王立文答应任正秋帮她弄一副以假乱真的《中秋贴》,可是母亲罗素因为不喜欢任正秋,因此根本不急着帮他,她放言任正秋没嫁过来一天,他们丹青会就不能和他有一点联系。另一边,任弘毅教若思打枪,赵光希派人监视两人,见他们越来越亲密,气得对手下拳打脚踢,那手下更是想了个损招,想一不做二不休,弄死任弘毅这个对手。周若思不听父亲的话,依旧和任弘毅在一起,晚上回家后,父亲早就猜到她的所作所为,因此很生气。

  任弘毅驱车回家,看到三个人在群殴一个人,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打倒了那一群混混,可是万万没想到,一个人从后面给了他脑袋一棍子,任弘毅当场不省人事,这都是赵光希找来的人,他人更是恨毒,命人把任弘毅装进油桶里扔进湖里,想让他醒来后再慢慢地死去。另一边,院长还在斥责女儿,若思有理有据地和他理论,说明自己为什么支持文物南迁,院长更听不进他的话,只一味地斥责。赵光希自以为杀了任弘毅,心里还有些难受,一个人在舞厅喝闷酒,小金突然又搔首弄姿地来找他,说要陪他跳舞,赵光希又被她诱惑了,就在这时,任弘毅竟突然出现了,原来他根本就没死,沉到湖底后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割开了油桶游了回来,他再次把赵光希打趴下,警告他不许再有其他的动作,任弘毅回到家里,田慧帮他疗伤,这时周若思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想见见他,可任弘毅不敢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因此谎称自己不舒服,让若思别来了。

  田慧留了下来,替任弘毅做了热腾腾的面条吃,万万没想到,周若思放下电话后觉得不对劲,还是来到了任弘毅家里,正好碰到田慧,她气得二话不说就离开了,若思找到闺蜜于洋,却又气得一言不发。几天后,文物南迁的计划批下来了,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们都很高兴,开始着手准备挑选南迁的文物,专家们讨论着,却又争吵了起来,最后易院长叮嘱大家无论如何不能走漏消息,否则后患无穷。下班后,任弘毅来找若思,若思冷冷的不说话,丁洋倒骂了他一顿,任弘毅想解释,可两个姑娘根本不停。

  于洋和若思结伴,没想到田慧却在那等着他,他告诉若思任弘毅不是有意骗她,而是因为昨天任弘毅差点死在赵光希手上,若思得知真相后十分后悔,又主动找到弘毅与他和解,现在若思恨透了赵光希,她主动打电话约赵光希见面,第二天赵光希捧着花开开心心地赴约,若思见他来了故意捅烂了一个马蜂窝,马蜂追着他手里的花,蛰得他四处奔逃。另一边,炳章气势汹汹地找到马衡院长,责怪他为什么要把文物南迁,还指责他是逃跑派,马院长据理力争,可是炳章却坚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要把文物留在北平,和文物共存亡!

  赵光希被蛰得一身的伤去了医院,任弘毅得知后很担心,他不愿意若思掺和到这些事情里,因为怕她吃亏,另一边,炳章还在和周院长讨论阻止文物南迁的办法,他们决定动用其他的力量来阻止。赵光希出院后找到若思,有些埋怨她的做法,可若思却不怕他。

网络微评
 
刘烨 袁姗姗  

导演:花箐

编剧:牛静、牛嫱

出品公司:江苏稻草熊、霍尔果斯稻草熊、幸福蓝海、创盟股权、捷成华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