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洪学智剧情介绍

1-6集

上将洪学智第1集剧情介绍

  

  1931年9月,正当毛泽东,朱德率领中央红军在赣南和闽西与国民党军队周旋,第三次反“围剿”即将取得胜利之际,蒋介石调集重兵,迫不及待向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发发欧诺个了第三次“围剿”,在兵败黄安,商城后,国民党军队于1932年3月占领皖西的苏家埠,青山店等地,企图继续进攻根据地,红四方面军发起苏家埠战役。

  洪学智是红四方面军十师29团重机枪连的副连长,他奉命率队阻击敌人的援军,洪学智和全体党员冲锋在前,带领战士们奋勇杀敌,和敌人展开激战,很快把敌人消灭殆尽,取得了全面胜利,洪学智却不幸被子弹打中,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战士们赶忙把他抬往战地医院,曾政委闻讯匆匆赶来,洪学智口吐鲜血,生命垂危,医生检查发现子弹穿过他的胸腔伤了左肺叶,因为是贯通伤,必须先止血,否则生命不保,可战地医院的止血药早就用光了,曾政委赶忙来到国民党俘虏里找军医,他正好还有止血药,曾政委赶忙让医生给洪学智喂下去。

  洪学智中弹受伤生命垂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他的双河老家,可传来传去就传成了洪学智牺牲的噩耗,抚养他长大的大爷和大妈伤心欲绝,就给洪学智修了一座坟,乡亲们都闻讯赶来为他送行。洪学智死里逃生,才知道是曾政委找来止血药才救了他一命,而且他所在的重机枪连被评为模仿党支部,95团领导想把洪学智调过去当营长,可他坚持留在重机枪连。

  由于国民党未交的态势一日紧过一日,在打运动战的过程中,洪学智躺在但加上跟随自己的部队行军,这一天,部队经过洪学智的老家金寨双河乡,经上级领导批准,洪学智可以回家养伤,探望亲人。洪学智不想麻烦战士们,也不想父老乡亲担心,他挣扎着坚持自己走回家,指导员给他留下一些钱贴补家用。洪学智先去村口父母的坟前祭拜,他无意中看到自己的坟,就拼尽全力把墓碑扳倒,同村的好兄弟刘双河从此路过,以为洪学智是鬼混,他吓得一溜烟跑回村,一路上,乡亲们也都把洪学智当场了鬼,吓得纷纷跑走了,洪学智抱着墓碑很快来到了大娘家,他反复证明自己只是受伤并没死,大娘和大爷激动地老泪纵横,赶忙带他回家,乡亲们一起来看他,山根叔苦苦挽留他到茶厂烤茶,刘双河深得师傅真传,学了一手烤茶的手艺,但只能吃个半饱,却累个贼死。

  洪学智坚持养好伤就回部队,大爷看他这次大难不死,坚决不同意他再回去冒险,大娘和姐姐也苦苦规劝,洪学智就跟着刘双河到茶厂参观,茶厂黄老板对卖苦力的百姓百般欺凌,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默默忍受,洪学智发誓早晚铲除这些地主恶霸,为乡亲们报仇。

  29团新任团长陈友寿见洪学智迟迟没有归队,还听说他大爷不许他再当兵打仗,决定另派一个机枪连长,曾政委坚信洪学智一定会回来的,陈友寿也只好作罢。大爷继续劝洪学智留在村里做工,洪学智一时拿不定主意,就在这时,乡亲们过来报信,刘双河被茶厂老板吊起来用火烤,洪学智立刻前去查看,发现刘双河已经被烤得昏死过去,洪学智了解到黄老板强迫工人加班,刘双河就要求给大家加班工钱,黄老板诬陷他是共产党,还煽动工人罢工,洪学智和黄老板据理力争,狠狠教训了他一顿,声称共产党一旦打过来,黄老板这样的恶霸就是死路一条,洪学智还号召工人们团结起来和恶势力斗争,工人们同仇敌忾,一起抗议老板的恶行,黄老板被逼无奈只好把刘双河放了,刘双河发誓要跟洪学智参军。

  洪学智收拾好行囊准备回部队,他冒雨来到父母坟前发誓,要推翻剥削阶级,让广大的穷苦百姓过上好日子,姐姐随后追来,劝他回家,可洪学智心意已决,他觉得不打出一个穷苦人的江山就没有出路,姐姐劝不了他,给他一把雨伞遮风挡雨。

  刘双河急匆匆追上洪学智,洪学智担心他的身体太虚弱,让他必须能过三道关:生死关,艰苦关和家乡关,刘双河发誓能全部做到。兄弟二人日夜兼程追上了大部队,洪学智首先来找曾政委和陈友寿团长报到,并推荐刘双河入伍当兵,还详细讲述了刘双河惨遭迫害的经历,曾政委让他在红袖招的重机枪连当一名勤务兵。

  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鄂豫皖根明根据地进入全盛时期,蒋介石恼羞成怒,亲自出马,对根据地进行第四次围剿,由于张国焘的错误指挥,第四次反围剿惨遭失败,红四方面军被迫放弃鄂豫皖根据地开始西征,洪学智带领的重机枪连血战七里坪,恶战枣阳新集,突围漫山川,他英勇作战,屡建战功,从连长升为七十三师二十九团一营政治委员,二十九团政治处主任。洪学智率部队急行军,突然发现前方有敌军,得知对方只是一支新兵补充旅,对战地情况不熟悉,洪学智作了周密部署,把敌人团团包围,敌军被打得措手不及,狼狈逃窜,他们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可是又不能全拿走,洪学智就让俘虏背着,还把枪栓都卸掉。

  洪学智带领战士们继续急行军,很快翻越秦岭,大巴山。 1933年2月1日,洪学智带领红军解放了四川通江县。

上将洪学智第2集剧情介绍

  

  洪学智率队伍来到通江县城,百姓们夹道欢迎,川妹子张熙泽在欢迎的人群中,女兵飒爽英姿地从她眼前走过,张熙泽心生向往,不由地想起红军曾大姐的演讲,号召大家跟着红军打土豪,闹革命,才能过上好日子,张熙泽跃跃欲试,就和身边的哥哥商量要参加红军,她一回到家就把长辫子剪掉,母亲坚决不同意她参加红军,可她心意已决,母亲狠狠教训了她一顿,多亏哥哥及时赶回家,亮出张熙泽胳膊上被地主老财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疤,母亲心疼不已,可有舍不得她离开家,哥哥已经报名参军,答应会照顾张熙泽,母亲才勉强答应。 

  洪学智让战士们分头发动群众,开展土地革命,颁发土地革命的布告,把政策刻在石墙上,尽快建立苏维埃政权,经过战士们的大力宣传,百姓们踊跃报名参军,军装供不应求,洪学智拜托曾大姐扩大被服厂的规模。张熙泽主动来找曾大姐报名参军,曾大姐把他们兄妹都安排到被服厂工作,洪学智到被服厂参观,简单了解了进展情况。

  洪学智侦察到敌军在西南山口驻扎了一个独立旅,他们却和衣而卧,洪学智决定夜摸,他带二营战士连夜潜入敌军营地,可又担心黑灯瞎火伤到自己人,洪学智决定脱掉上衣赤膊上阵,和敌人拼刺刀,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就把敌人全歼。洪学智率队很快就粉碎了敌人的三路围剿,根据地已经扩大到十个县城,成为除中央苏区以外最大的根据地,在1933年6月的木门会议上,红217团扩编为92师,年仅20岁的洪学智就被任命为师政治部主任。

  洪学智率队伍来到一个寨子,发现那里空无一人,洪学智就到附近的山上去找,发现老乡们都躲在山里不敢回家,他向老乡了解到当地恶霸武山魈不许老乡们和红军接触,他手下的秦飞脚更是凶狠无比,他们盘踞在易守难攻的脖子洞。武山魈担心红军攻上来,秦飞脚信誓旦旦保证会坚守脖子洞,因为他们有井有粮还有重炮,固若金汤。刘双河发现常排长穿着一个红坎肩,上面绣着“刀枪不入,神灵保佑”, 刘双河赶忙招呼战友们一起来参观,洪学智正好路过,得知是常排长老婆亲手绣的,就提醒战士们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能让家人担心,洪学智派常排长去脖子洞侦查敌情。

  常排长拿着喇叭向武山魈和秦飞脚喊话,向他们宣传了红军优待俘虏的政策,提醒他们赶快投降。武山魈想放炮轰走红军,秦飞脚赶忙拦住他,他想假装投降,再趁红军来谈判的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武山魈满口答应,让秦飞脚做了周密的安排。武山魈缴械投降,常排长派刘双河回去汇报,他单独一人和上山谈判,秦飞脚在洞口等常排长,谎称自己就是武山魈,把常排长骗进山洞,趁机把他杀死了。

  洪学智得知常排长独自上山谈判,立刻带战士们上山接应,可为时已晚,常排长已经被秦飞脚残忍地杀害了,洪学智痛不欲生,他强忍心中的悲痛,仔细勘察了脖子洞的地形,他当即决定撤掉两个连,只留下少数几个人,让刘双河下山准备辣椒,石灰和洋油。洪学智把刘双河准备的东西分装成一个个的大包,吊到山洞上面,洪学智用枪击中大包,山洞内立刻布满硝烟,浓烈的辣椒味呛得武山魈和秦飞脚他们睁不开眼睛,土匪们狼狈逃窜,洪学智带领战士们把洞团团包围,武山魈只好缴械投降,秦飞脚趁乱逃走了。

  洪学智清点俘虏,发现秦飞脚不见了,他立刻前去追赶,很快发现了秦飞脚的下落,他一边跑,一边还击,很快就没了子弹,洪学智挥刀猛砍秦飞脚,他凭借敏捷的身手,和脚上过硬的功夫和洪学智战在一处,洪学智不小心手臂受伤,秦飞脚步步紧逼,洪学智拼尽全力和他展开激战,并趁其不备把秦飞脚一刀毙命,为常排长报了仇。

  洪学智带刘双河来看新兵训练,新入伍的战士吴老枪擅长摔跤,战士们挨个和他挑战,都被他打败,洪学智对他赞不绝口,吴老枪的枪法也是百发百中,洪学智想当众验证一下,他第一枪正中把心,第二枪却打歪了,吴老枪突然精神恍惚,还不停地打哈欠,他借口要去茅房方便,几个投诚过来的新兵也随后跟去,洪学智派刘双河过去查看情况,发现他们几个偷偷凑在一起抽大烟,洪学智向师长汇报这个情况,师长想把他们赶走,洪学智决定帮他们戒烟,就亲自带他们锻炼身体。 

  洪学智让炊事班做了红烧肉,规定不抽大烟的战士才可以吃,吸食大烟的战士们纷纷保证不再抽大烟,吴老枪犹豫不决,洪学智对他好言相劝。

上将洪学智第3集剧情介绍

  

  吴老枪迫于无奈,保证不再抽大烟,洪学智同意他也可以吃红烧肉了。洪学智发现吴老枪又偷偷去抽大烟,很饿很教训了他一顿,还警告烟馆的老板引诱红军战士,警告卖大烟老板不许向红军战士提供大烟。洪学智找师长和政委商量办法,想帮吴老枪彻底戒烟,政委建议把吴老枪开除,以免影响到那些已经戒烟的战士,可洪学智觉得吴老枪这个人本质不坏,还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而且他对川陕藏区都很熟悉,洪学智提议再给吴老枪一次机会,准备对他找戒烟的土方子,师长和政委才勉强同意。

  吴老枪被关禁闭,他在禁闭室犯了烟瘾,难受得捶胸顿足,刘双河见状,忍不住拿他打趣,洪学智给吴老枪带来一个戒烟的土方子,并亲眼着看他喝下去,才放心地离开,洪学智派刘双河监督吴老枪喝药,吴老枪很不屑,还口口声声埋怨他拿鸡毛当令箭,刘双河苦苦规劝也无济于事,他竟然把药碗打翻在地,还对刘双河拳打脚踢,随手拽下刘双河脖子挂的玉佩,声称他在搞封建迷信,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

  洪学智及时赶来制止,吴老枪控告刘双河搞封建迷信,刘双河急得大哭,那是他入伍前父亲给他的,是保佑刘双河和洪学智的平安符,是乡亲们对他们的祝愿,洪学智也向吴老枪解释清楚,让他还给刘双河,吴老枪亲手给刘双河戴在脖子上,洪学智让他们俩握手言和,刘双河主动承认药是他弄洒的,洪学智让他再去盛一碗,吴老枪和刘双河握手言和。反围攻胜利以后,红四方面军在毛裕镇召开了团政治处主任以上政工干部参加的政治工作会议,洪学智在会上汇报了93师政治工作的经验,特别介绍了川军改造的体会,时年21岁的洪学智被提拔为红四军军政治部主任,洪学智刚上任就碰倒了一件棘手的案子,也开始了他和此案主犯慢慢人生的关联。

  洪学智到10师视察,师领导交给他一个卷宗签字,主犯是10师的前民运部长周干民,他因为放走了三个土豪被判死刑,只等洪学智签字就可以执行枪决,洪学智仔细翻阅了卷宗。战士给周干民送来了丰盛的饭菜,他知道这是一顿断头饭,吃完就要见马克思了,战士认为他是叛徒,根本不配见马克思,周干民恼羞成怒,和战士们据理力争,他大呼冤枉,当他得知军部领导来审理此案,他已心灰意冷,也无力申辩了。

  洪学智觉得周干民的案子证据不足,土豪逃出去以后承认是周干民收受贿赂放走他们,因为看守的战士被打死,只是当地村民的一些传言,没有直接的人证物证,三个土豪也已经逃之夭夭,眼看部队就要转移,川康省委催10师尽快对周干民执行枪决。洪学智向听听周干民的申辩,就直接来到监狱,周干民早已心灰意冷,他对洪学智恶语相向,洪学智把其他人支走,想单独和周干民谈一谈,语重心长劝说他说明真相。

  周干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他们接到老乡的报告,百鸟岭的土匪要下山抢劫,周干民临时接到通知,让他带着一名战士看守三个土豪,周干民和战士换岗,突然听到外边响起枪声,他赶忙出去查看情况,等他再返回来,发现那个战士牺牲了,三个土豪逃跑了,周干民觉得土豪之所以诬陷他,是因为之前他带人抄了一个土豪的家,土豪伺机报复才放出流言,洪学智了解了事情的始末,答应会再进一步调查清楚。

  洪学智立刻派吴老枪去抓三个土豪,刘双河主动提出和他一起去,洪学智还征求了师领导的意见,他们意见不一,洪学智坚持证据确凿再定案,果然不出大家所料,吴老枪和刘双河兜了一个大圈子,蹲守了三天两夜也没等到三个土豪,洪学智坚持要找到三个土豪,绝不能错杀一个战友,刘双河和吴老枪发誓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三个找出来。

  洪学智仔细看了卷宗,又把周干民的话从头至尾想了一遍。周干民主动求见洪学智,他听说洪学智在想方设法帮他找证据翻案,心里感激万分,由于部队马上转移了,他不想再给洪学智添麻烦,主动提出认罪伏法,洪学智不想就这样放弃,劝他耐心等待。就在这时,政委带来川康省委的来电催促,红四方面军也带来了地方组织的投诉,督促洪学智尽快对周干民执行死刑。由于三个土豪的逃跑,洪学智找不到周干民无罪的证据,再加上地方组织的百般催促,洪学智只能传达上级对周干民执行死刑。洪学智给周干民送来饭菜,并向他下达了死刑的命令,洪学智查到他也是金寨人,答应帮他带话给家里人,可周干民的家人全被敌人杀光了,洪学智给他斟了一碗家乡的六安瓜片茶为他送行,周干民鞠躬向他表示感谢。

  行刑时刻已到,刘双河及时赶来阻止,吴老枪他们俩在后山山洞里抓住了三个土豪,并连夜对他们进行审讯,他们交代了所有罪行,周干民无罪释放,他激动地热泪盈眶,跪谢洪学智的救命之恩,洪学智向他赔礼道歉,周干民向他敞开心扉,感谢他救了自己的命,还救了他的名声,他议案一誓死追随洪学智,洪学智安排他到军政治部任宣传科长。

上将洪学智第4集剧情介绍

  

  为了鼓舞士气,排长让被服厂的女战士们学唱山歌,张熙泽也和大家一起唱,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为配合中央红军转入川西,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在强渡嘉陵江以后,快速向川西北进军,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无数的困难摆在红军面前,许多战士在转移途中倒下了,洪学智率领红四方面军政治部负责方面军的收容,尽量不让战士掉队。几个女战士筋疲力尽累倒在地,张熙泽劝她们不要掉队,坚持到宿营地再休息,为了鼓舞士气,战士们还唱歌给大家听,洪学智发现年仅十一岁的女战士王新兰唱得最响亮,而且口琴快板样样精通,洪学智对她赞不绝口。

  夜里,战士们在宿营地休息,周干民发现王新兰得了伤寒,她冷的直打哆嗦,可是没有药医治,洪学智也一筹莫展。张熙泽和几个女战士掉队了,和大部队走散了,他们看到几处村舍,想去要点水喝。没想到这里竟然藏了一支国民党的残余部队,他们一拥而上,要活捉张熙泽她们,女战士们拼命奔逃,可她们早已累得筋疲力尽,洪学智听到枪响立刻带队前去增援,很快把敌人一举歼灭。

  卫生员抬着王新兰转移,半路遇到一个大娘,她们就恳求大娘收留生病的王新兰。洪学智和周干民等人商量下一部的转移计划,接下来的松藩地区是茫茫的大草地,绵延几百里,荒芜人烟,洪学智提醒大家要有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卫生员向洪学智汇报,王新兰水米不进,身体瘫软地像一滩烂泥,她们只好把王新兰暂时留在藏族大娘家里,洪学智坚持带王新兰一起走,担心她被敌人杀害,还会连累老乡。

  卫生员和战士抬着王新兰归队,洪学智亲自来看望她,把她扶上自己的马,洪学智还让宣传队唱歌为战士们鼓舞士气,王新兰在战友们的帮助下,后一直顽强地跟着部队行军,终于走完了长征之路,来到了延安,成为肖华上将的夫人。1935年7月,洪学智率红四军政治部到通河,鸡公寨,最后到达松藩,黑水和芦花一袋,建立地方政权,此时,中央红军也到达这一带,洪学智寿命为中央红军筹集军粮和补给,于是,洪学智开始了他这一生中最初意义的军队后勤工作,由于当地大部分都是少数民族地区,筹集粮草补给的工作十分艰辛。

  洪学智正和周干民他们商量筹集粮草的计划,彭得怀军团长的通讯员来给红四方面军领导送信,中央红军急需粮草,但由于历史原因,少数民族地区对汉人有隔阂,洪学智要求大家坚决执行好党的民族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传统习俗,洪学智决定找向导从当地的头人和老百姓手里买粮草。

  吴老枪带洪学智他们来到鸡公寨附近的藏族聚集地,找懂汉语的扎西桑巴,想让他做向导,吴老枪还了解到当地头人喜欢重庆的一些高档商品,也挺讲信用的。刘双河找到一个很大的寺院,想在这里借宿一晚,可是寺院的僧人坚决不同意,洪学智决定尊重他们的习俗,就在外面宿营。夜里,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洪学智让大家克服一下,坚持不进寺院避雨。就在这时,一个藏族大叔来喊洪学智他们去自己家避雨,还给他们准备了饭菜,洪学智坚持付钱给他,大叔正好认识扎西桑巴。

  第二天一早,藏族大叔带洪学智他们来找扎西桑巴,摆脱他做翻译和向导,扎西桑巴听说红军买卖公平,就满口答应了洪学智的请求。扎西桑巴带吴老枪和周干民去见头人,头人问他们俩谁是头人,周干民宣称红军不讲头人,他是政治部宣传科长,还带来卖粮食的定金,头人觉得他们买卖公平,答应会以礼相待,此时,有一个人偷偷躲在暗处,严密监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很快,鸡公寨,苦瓜寨的头人都答应卖给红军粮食和牛羊。

  中央红军大部队就要来了,洪学智来被服厂下达了通知,让大家准备好军装和被子。洪学智派周干民跟着扎西桑巴去藏区运粮,刘双河主动提出一同前往,洪学智实在拗不过他,只好同意,还反复叮嘱他们路上一定小心。扎西桑巴和赶往鸡公寨的路上,突然遭到袭击,周干民治安好带队原路撤走,吴老枪扔了一颗手榴弹吓跑了偷袭者。扎西桑巴只好带运粮队前往苦瓜寨,没想到又被人包围。

  洪学智接到报告,得知两个寨子的头人都变卦了,还把运粮队包围了,洪学智立刻带队前去支援。周干民带队节节败退,还是下令不许还击,洪学智发现刘双河被追击,下令发射迫击炮吓走了袭击者,吴老枪看到了反动头人的寨子就在眼前,提议攻打这个山寨。

上将洪学智第5集剧情介绍

  

  洪学智带领战士们来到寨子下面,他仔细观察了周围的地形和情况,下令全体撤回去,刘双河不甘心就此罢休,坚持要杀进山寨,洪学智向搞清楚情况再说,就在这时,中央发来急电,三天以后彭德怀就带中央红军来到根据地,可粮食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洪学智决定先找鸡公寨和苦瓜寨的头人,洪学智派吴老枪彻查其中原因。

  吴老枪和扎西桑巴来寨子里打听到马袍哥的下落,得知内地来了钱老板和两个头人做生意,还在头人面前说了很多坏话,诬陷红军是吃人的魔鬼,共产党还共产共妻,可马袍哥也没遇见过钱老板的真面目,洪学智决定亲自会一会钱老板。

  洪学智首先找到马袍哥,拜托他约两个头人喝酒,再让他们把设法钱老板叫出来。苦瓜寨和鸡公寨的头人准时来赴约,马袍哥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还给他们介绍了洪学智,两位头人立刻勃然大怒,坚决不喝红军打交道,洪学智让吴老枪拿出买粮食和牲口的合同,当面指出他们毁约在先,两位头人都把红军当做洪水猛兽,不但挑唆两个寨子互相械斗,洪学智明确声明是造谣诬陷,逼他们说出造谣的人,头人立刻把钱老板找来。

  钱老板被逼无奈只好来赴约,洪学智一一摆出事实驳斥钱老板的那些无稽之谈,他无言以对,寨主们都谴责他故意搬弄是非,就是想借刀杀人,想割掉钱老板的舌头,钱老板不得不承认他是四川国民政府派来的,目的就是阻止红军向两个寨子做生意,寨主立刻把钱老板赶走了,洪学智圆满解决了此事,让刘双河他们明天就去山寨拉粮食。

  第二天一早,洪学智亲自下厨做饭,准备迎接彭德怀军团长和中央红军的大部队,洪学智亲自到村口迎接彭德怀,彭德怀对他的那是能力大加赞赏,他和战士们急行军一天,还没有吃饭,洪学智立刻让战士们端上饭菜,和香喷喷的羊肉汤,彭德怀和战士们大快朵颐,连连夸洪学智炖羊肉的手艺了得,刘双河终于见到仰慕已久的彭德怀军团长,他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彭德怀特意批给洪学智一个师的兵力, 专门为中央红军筹集粮食。

  洪学智很快筹集了很多粮食,分别分给中央红军的各个纵队。曾大姐带被服厂的女战士们加班加点赶制了被子和军服,立刻送到战地医院。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洪学智带领战士们过草地,草地泥泞遍地,一眼望不到边,天上还飘着冰冷的雪花,战士们每迈出一步都很艰难,粮食很快就吃光了,大家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坚决不让一个战士掉队,他们历经千难万险,一步一步向宿营地迈进,有的战士被活活饿死了,周干民和洪学智为战士们加油鼓劲,可是大家又累又饿,早已经累得筋疲力尽,洪学智不得不把自己心爱的马杀了让战士们充饥,刘双河不舍得,洪学智不能眼睁睁看着战士们活活饿死,随着一声枪响,马应声倒地,刘双河伤心地大哭不止。

  洪学智眼看着一个个战士在他面前倒下,他们没有粮食和药品,战士们伤亡惨重,洪学智只好带战士们又折回黑水一带。张国焘借口葛曲河水势上涨,坚持不带队北上,朱德坚决不同意,也不许张国焘给中央发电报。过草地的时候,很多战士都患了伤寒,洪学智也得了严重伤寒,他浑身发抖,腹痛难忍还便血,因为没有特效药,洪学智突然昏迷不醒,刘双河和周干民急得一筹莫展。

上将洪学智第6集剧情介绍

  

  洪学智一直昏迷不醒,他水米不进,病得奄奄一息,刘双河心急如焚,不停地呼唤他的名字,祈求菩萨保佑洪学智,医生也无能为力,让政委准备后事,政委派人赶快做一口棺材,刘双河一把抢过战士们手中的斧头,不许他们给洪学智做棺材,刘双河举枪对准自己的头,想和洪学智一起死,吴老枪拼命拦住他,对他好言相劝,刘双河抱着吴老枪嚎啕大哭。

  就在这时,周干民从七十里外请来当地赫赫有名的老藏医为洪学智看病,藏医发现洪学智病的很严重,肠子都出血了,只能开药方试一试,刘双河激动地跪倒在地,苦苦恳求老藏医救活洪学智,他很快去县城买来中药,可是少了四味最关键的药材,剩下的药材即使吃下去也没有用,老藏医知道这附近的山上有,就带刘双河他们赶快去采,大家费尽周折才凑够了那四味药材,战士们熬好了药,给洪学智一点点喂下去。

  被服厂的女战士们得知洪学智生病了,都想一起去探望,排长把老藏医来诊治的事告诉她们。洪学智连喝了三天药,终于醒了过来,周干民才松了一口气,洪学智感谢老藏医的及时救治,刘双河看到洪学智醒了过来,他激动地喜极而泣。接下来几天,刘双河精心照顾洪学智,他的身体渐渐好转,他挣扎着爬起来,埋怨刘双河不该开枪自杀,他应该为革命活着,而不是为某一个人,洪学智狠狠教训了他一顿,刘双河知道自己错了。

  洪学智接到军部急电,让他带军政治部和伤病员撤回芦花和黑水一带原地待命,他和周干民都不能接受这个命令,原来,张国焘早就打定主意要和中央红军分裂,他坚决不许红四方面军北上和大部队汇合。洪学智只能原地待命,让周干民他们分头出去筹粮。

  中央红军总司令朱德和刘伯承商量,想带红军北上,坚决抵制张国焘南下的决定。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得知洪学智大病了一场,立刻前来根据地看他,看他身体还是很虚弱,就对他嘘寒问暖,洪学智立刻准备了饭菜款待徐向前,徐向前大快朵颐,洪学智倍感欣慰。洪学智对原地待命的事耿耿于怀,徐向前也无可奈何,叮嘱他养好身体。

  张国焘强令红四方面军南下,当年10月起,先后发生了一系列的战役,虽然歼敌三万余人,可是红军也损失惨重,被迫从进攻转入守势,1936年2月,红四方面军决定发动康定,道孚和炉霍战役,红四军被迫再次翻越夹金山,北风呼啸,天气极度寒冷,山路上满是积雪,再加上海拔高达4000多米,洪学智带领战士们跌跌撞撞一步一步向上挪动,刘双河被冻僵,洪学智抱着他嚎啕大哭,很快又有战士们相继倒下,周干民决定把僵死的战士们抬过雪山,洪学智发誓不管多难,都让他们入土为安,战士们齐心协力轮流抬着那些战士下山。

  天渐渐黑了下来,洪学智率队终于翻越了夹金山,他把僵死的战士们都安顿到一个茅草屋里,准备明天天亮再把他们安葬,洪学智下令在此地宿营。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