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年代剧情介绍

1-6集

奔腾年代第1集剧情介绍

  

  1960年,新中国正在百废待兴中逐渐成长,很多留学生都自愿回到祖国。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报效国家,年轻的技术员常汉卿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国外苦学工程学,这次回国便是前往江南机车厂工作的,常汉卿在火车上遇到了从铁道兵部队转业回来的女战斗英雄金灿烂,金灿烂因为身体不适想换个位置,但是下铺正好被常汉卿的行李占了,金灿烂看不惯常汉卿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两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

  就在这时,火车上的乘务警大喊抓特务,金灿烂不顾个人安危冲出去抓人,最后金灿烂凭着出色的身手和过人的胆识抓捕了特务,就在乘务警带走特务的时候,金灿烂留意了特务手里一直小心翼翼拿着的那个装着炸弹和发报机的箱子,灿烂想到刚才在车厢遇到的那个常汉卿,也有一只同样的箱子,灿烂断定那个常汉卿很有可能就是特务的团伙,灿烂和乘务警强制命令常汉卿打开箱子,汉卿将自己素有的证件都拿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灿烂还是怀疑他,最后汉卿不得已打开箱子,里面装的都是电力火车的绝密资料和零部件,证明身份之后,汉卿对灿烂的做法气急败坏,情急之下,言语攻击灿烂,灿烂自知理亏,并没有跟他多做计较。

  灿烂下车之后,前来迎接她的是江南机车厂的主任冯仕,冯仕一早就认识灿烂,当初的在英雄模范大会上就是他给金灿烂献的花,那个时候冯仕对灿烂就充满了崇敬和仰慕,灿烂以为冯仕只是来接自己的,可是没想到,居然也是来接汉卿的,经过冯仕的介绍,两人这才明白彼此的身份,汉卿向灿烂介绍道,汉卿是他们厂特意聘请回国的工程师博士,他手里拿的那个箱子就是汉卿专门从国外拿回来的昂贵的仪器。虽然灿烂想起在车上对汉卿的误解,但是一看到汉卿那张居高临下趾高气昂的样子,灿烂就一点好感都没有,冯仕向汉卿介绍灿烂是刚调来的女英雄,但是汉卿看到灿烂的那副不服气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因为只有一辆车,所以汉卿和灿烂只能工坐在一起,但是两人都心里有气,更是看对方不顺眼,天下起了小雨,灿烂实在是忍无可忍,宁愿下车淋雨,也坚决不和汉卿在同一车上,冯仕陪着灿烂一起走,两人走了许久才到厂里,身上更是滴答滴答的都湿透了,但是灿烂到了厂里第一件事不是回宿舍收拾收拾,而是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电力机车,不烧煤的火车对灿烂来说真是闻所未闻,灿烂来到厂房,看到做工精良的电力机车,真是感叹不已,可是眼看就到大会战了,厂子里却静悄悄的,一点热闹的气氛都没有,灿烂身边的王胖子解释道,因为汉卿博士不喜欢,所以就给临时取消了,灿烂一听竟是因为那个纨绔子弟个人喜好就取消了宣传气氛,实在让人忍无可忍,灿烂二话不说直接跳上了高处,拿出随身携带的快板,当下给工人们演上了一段,灿烂的表扬获得了满堂彩,就在这时候汉卿跑来呵斥灿烂胡闹。

  苏联专家瓦西里跟冬妮娅剧烈争吵,瓦西里不允许冬妮娅帮机电厂,他悄声说这是最新的指示,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瓦西里拿出一沓照片指责冬妮娅违反了苏联专家不能跟中国人谈恋爱的规定,而且还是常汉卿这种资本家的后代。冬妮娅辩解说是自己单方面爱上常汉卿,这跟他无关。

  瓦西里要求冬妮娅交出核心资料柜的钥匙,他从冬妮娅手中接过拿走资料柜里的核心资料。冬妮娅担忧地问瓦西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瓦西里一副无可奉告的表情。这时常汉卿过来找冬妮娅想讨论一些技术问题,结果被瓦西里挡驾。

  常汉卿悄悄翻墙潜到冬妮娅卧室外,他给冬妮娅带了些菜和饼干。常汉卿想请教一些技术上的难题,冬妮娅却回避着说要跟常汉卿喝酒。常汉卿没酒量想推辞,冬妮娅却说如果他喝完酒自己就告诉他难题的答案。常汉卿毫不犹豫地拿起酒瓶灌起酒来。常汉卿和冬妮娅此时全然没有注意到房间炉子上的水壶里的水开了溢出来扑灭了炉火。

奔腾年代第2集剧情介绍

  

  常汉卿喝完酒踉跄着准备往外走,哪知熄灭炉火里冒出来的煤气让常汉卿顿感头晕目眩。常汉卿歪倒在冬妮娅怀里,冬妮娅也立足不稳两人双双摔倒在床上。

  此时金灿烂听了冯仕高对常汉卿的介绍才知道常汉卿原来这么有才,放弃国外优厚的条件回国参加电力机车研制。金灿烂当即决定向常汉卿当面道歉,对自己之前对他恶劣的态度。谁知她来到常汉卿家里发现自己的水壶扔在常汉卿家的垃圾桶里,金灿烂勃然大怒。

  就在这时负责苏联专家小楼安全的保卫员发现常汉卿和冬妮娅出事。保卫大呼小叫地向金灿烂汇报,金灿烂夺过保卫的枪端着枪和冯仕高等人冲进冬妮娅房间,只见冬妮娅和常汉卿双双倒在床上昏迷不醒。金灿烂怒骂常汉聊是流氓欲拿枪挑了他,冯仕高赶紧制止。

  金灿烂等人手忙脚乱地将常汉卿和冬妮娅挪到屋外。此时瓦西里也接到通报,他匆匆赶回住处。在发现冬妮娅还有呼吸时,他丢下冬妮娅乘乱回了房间拿走常汉卿留在房间的三张图纸。

  金灿烂发现常汉卿是煤气中毒,情急之下她为常汉卿做了人工呼吸。常汉卿终于醒来,他语气虚弱地责怪金灿烂直接人工呼吸根本不卫生。这时救护车赶到,金灿烂用手铐将常汉卿铐了起来。她悄声对常汉卿说,她这么做是为了给苏联专家一个交待。

  常汉卿被救护车拉走时,白曼宁匆匆赶到。看到常汉卿还戴着手铐甚是不解。冯仕高不满地解释说,这就是个案子。白曼宁担心不已。众人散去后,冯仕高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对金灿烂说,他们可以把此案办成一个铁案,坐实常汉卿的罪过,谁让他妄图篡改苏联专家的方案。金灿烂也可以通过这个事一案成名。金灿料闻言若有所思。

  白曼宁主动找常汉坤,常汉坤还找出几件冬妮娅送给常汉卿的礼物证明是她对常汉卿在意。白曼宁暗恋常汉卿已久,她说自己可以对外宣称她已经跟常汉卿订婚帮他脱困。常汉坤很意外,她觉得白曼宁拿清白声誉帮常汉卿让人费解,她希望白曼宁直接提条件。白曼宁不愿说出小心思。

  常汉坤提着煲好的汤到医院看望常汉卿,金灿烂挡驾称案子没查清不能探试。常汉坤拿出冬妮娅送给常汉卿的礼物证明是她对常汉卿有意。金灿烂仍然不放常汉坤进病房,常汉坤只得把汤交给金灿烂代交。

  金灿烂到病房把汤交给常汉卿后开始调查常汉卿,常汉卿辩解说自己跟冬妮娅是正常交往,他只是去跟冬妮娅讨论图纸。金灿烂表示怀疑,常汉卿对金灿烂一番讽刺不愿跟她多说。金灿烂气急败坏。

  金灿烂出了病房问王胖子堪察冬妮娅房间里有没有发现图纸。王胖子一脸疑惑地说并没有看到图纸。金灿烂随后去了冬妮娅房间,她疑惑没有看到图纸。冯仕高得到王胖子通风报信匆匆赶到冬妮娅房间,他唯恐得罪苏联专家,坚持认定常汉卿没有受屈。

  金灿烂坚持要检查瓦西里的资料柜,瓦西里不情不愿,最后甚至与金灿烂发生冲突。冯仕高息事宁人地把金灿烂拉到房间外,他说瓦西里一直对常汉卿要修改方案而心怀不满,这次千万不能得罪苏联专家。

  常汉卿被关在病房不能脱身,他暴躁不安时在常汉坤送来的保温盒子里发现她写给自己的纸条。常汉坤让他承认与白曼宁订婚的事。常汉卿简直无语。

  白曼宁找金灿烂称自己是常汉卿未婚妻,她拿出戒指和订婚契约给金灿烂看。金灿烂将信将疑。

奔腾年代第3集剧情介绍

  

  金灿烂始终不相信常汉卿是清白的,她逼着常汉卿对订婚一事拿出态度,不然白曼宁就存在作伪证的嫌疑。常汉卿咆哮着承认说自己确实跟白曼宁订婚了。

  常汉卿想出病房去找冬妮娅,他说自己有三张重要的图纸落在她房间里,而这三张图纸关系着新中国电力机车的研究成败。原本死死堵着门的金灿烂辩解说自己在冬妮娅房间并没有看到什么图纸,瓦西里也说没有图纸。但常汉卿态度坚定,金灿烂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她让开了身。

  常汉卿冲出病房马上问工人电力机车研究中有没有什么问题。常汉卿紧张样子让金灿烂看到他强烈的责任感,她对常汉卿的认识有了些许改观。她主动带常汉卿去了车间。

  吴厂长从北京回来,冯仕高在门口迎接。吴厂长已经听说了常汉卿煤气中毒的事,又听说保卫科把常汉卿关押起来的事。吴厂长勃然大怒,他怒斥冯仕高不该这样对待常汉卿这种专家。

  冬妮娅的病房里,她愧疚地说他们不能享受着中方对他们的关照而不出力。中方已经好几次来邀请冬妮娅了,她无法再安之若素。冬妮娅坚持要离开,瓦西里拉住她。瓦西里说他们不能帮中方,而且冬妮娅爱上中国工程师的事如果传回国,她的前程会完全被毁。除非让常汉卿承认对冬妮娅图谋不轨。冬妮娅痛苦地说自己做不到。

  车间里电力机车研制遇到难题,吴厂长语气沉重地对常汉卿等人说,他们跟师父学艺的时间没有多久了,这次他们必须把冬妮娅请回来。常汉卿等人一脸不解,金灿烂心中有了主意。

  金灿烂主动向瓦西里认错,为平息他的怒气,她主动掏出带来的酒将满满一瓶一饮而尽。金灿烂请瓦西里同意让冬妮娅帮助他们。瓦西里仍然不松口,金灿烂再次拿起另一瓶酒准备再喝干,常汉卿冲过来一把夺过金灿烂手里的酒。

  常汉卿愤然对瓦西里说,他会答应瓦西里的要求写检讨书并让他拍照取证。做完这些承诺,常汉卿把金灿烂送到医院。

  常汉卿一大早拿着写的检讨书来找白曼宁,他歉意地说把检讨书展示给白曼宁。白曼宁伤心不已强装出不在意的样子。常汉卿说自己对不起白曼宁欠她一辈子。

  

  常汉卿贴检讨瓦西里拍照

  常汉卿将检讨书张贴在布告栏并让瓦西里拍照取了证,他说这样就可以洗清冬妮娅的嫌疑。瓦西里不依不饶地说他还要一份处分决定。

  厂里的职工上班时都看到了常汉卿的检讨书,众人议论纷纷,白曼宁觉得无地自容。吴厂长驱散围观的职工并暗示金灿烂扯下检讨书。

  吴厂长将对常汉卿的处分决定交给瓦西里,他诚肯地请求瓦西里同意冬妮娅返回车间。瓦西里拒绝说他们马上就要回国了。吴厂长语重心长地劝瓦西里说,离他们回国还有四十八小时,而且谁也不知道未来的事情和发展。瓦西里最终同意了吴厂长的请求。

  吴厂长交代常汉卿争分夺秒地从冬妮娅那里掌握更多的内燃机技术,这时冬妮娅来到车间。吴厂长意味深长地叮嘱常汉卿时不我待,分秒必争。接着吴厂长通知厂务的老姚马上组织厂里六个专家组交给常汉卿负责。老姚一头雾水。

  冯仕高在办公室看到楼下吴厂长神色凝重地下令买飞机票。冯仕高十分不解,他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发生。

奔腾年代第4集剧情介绍

  

  金灿烂到办公室找冯仕高,冯仕高准备把金灿烂暂时安排到招待所去住。金灿烂主动提出住到白曼宁的单身宿舍,她说常汉卿这次贴出检讨书让白曼宁厂花变成笑话,担心白曼宁想不开,正好住过去安慰她。冯仕高只得听从金灿烂的安排,他说自己马上要去省里,他提醒金灿烂多注意常汉卿和苏联专家。

  金灿烂背着行李来到白曼宁宿舍,她说总务科安排自己跟她住一间宿舍。一直住着单间的白曼宁十分不满却又无可奈何。金灿烂替白曼宁打抱不平说,未婚夫当着全厂的面承认做的错事,白曼宁就该跟他解除婚约。白曼宁假装有苦难言地掩饰说自己还要想想。金灿烂说自己已经帮她通知了厂妇联和工会,一会他们就来。白曼宁大惊失色地指责金灿烂不该掺和他们的事。

  青工陈凯一直仰慕和暗恋白曼宁,他主动找白曼宁安慰她让她想开一点。白曼宁却一点也不领情,她礼貌地对陈凯道谢后匆匆转身离开。陈凯倍感失落。

  冬妮娅帮常汉卿顺利解决了引燃管方面的问题,常汉卿对冬妮娅非常感激。冬妮娅突然接到瓦西里电话,瓦西里警告冬妮娅说他们还有三十个小时就要回国了,电力车的核心资料冬妮娅千万要保密。

  冬妮娅放下电话流下难舍地眼泪,她说没想到常汉卿揽下过错承认是他爱上自己。冬妮娅心下感动,她放弃吃晚餐主动传授常汉卿更多的知识。冬妮娅最后试探地问常汉卿能不能去苏联,中国的电力机车技术太落后了。常汉卿坚定地摇摇头。冬妮娅非常失落。

  金灿烂和王胖子晚上巡逻看到常汉卿正和冬妮娅在车间里加班。金灿烂若有所思地说是不是有人逼着常汉卿写的检讨书,她决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办成铁案。晚上常汉卿结束工作准备回家时,金灿烂追着他问他是不是被人逼着写了检讨,她想了解更多的情况。常汉卿被金灿烂逼得没办法,只得答应会向白曼宁认错并把医院里自己乱涂乱画的墙壁刷白。

  金灿烂为了让常汉卿有更多的时间搞研究,她主动到医院替常汉卿刷墙。就在金灿烂刷墙时无意间打碎常汉卿放在病房里的保温桶。金灿烂在拾起保温桶碎片时,无意发现保温桶里常汉坤写给常汉卿的纸条。

  金灿烂找白曼宁,她拿出自己发现的纸条。白曼宁吓坏了。金灿烂却认为白曼宁是受了常家的威胁,她替白曼宁打抱不平。金灿烂拉着白曼宁到常家兴师问罪,她认为白曼宁是受了常家的收买威胁。白曼宁说自己是仰慕常汉卿主动愿意帮他的,她不想因此事耽误常汉卿时间干扰他的研究。

  金灿烂觉得常汉坤和白曼宁负隅顽抗,她愤然下令让白曼宁留在常家不得随便离开。金灿烂拎着保温桶去找常汉卿,在金灿烂咄咄逼人的质问下,常汉卿主动道歉,但却不愿多做解释,他说这事可以缓几天再说。

  金灿烂认定常汉卿就是想拖延时间,常汉卿也怒了,他说自己会向吴厂长解释,到时候金灿烂可以旁听,但现在他确实没时间。常汉卿说完匆匆想离开去车间找冬妮娅,金灿灿认定常汉卿就是想拖延,她拦住常汉卿不放他走。

  冬妮娅匆匆跑进车间问常汉卿去了哪里,工人们说常汉卿不在。冬妮娅来不及细说,她拿出一本重要资料让工人马上翻拍,能拍多少是多少。工人虽然疑惑,但还是迅速拿出相机拍照。

  就在金灿烂跟常汉卿僵持时,他们突然听到广播里正在播放的苏联歌曲突然中断改播了中国的歌曲。金灿烂和常汉卿疑惑不解,常汉卿突然恍然大悟一般冲向车间。金灿烂追上去,常汉卿把苏联专家要撤走的事告诉金灿烂,他说自己写检讨什么的都是为了争取时间。金灿烂恍然。

  等金灿烂和常汉卿赶到车间时,苏联专家们正把一箱箱的资料和核心部件往外抬。众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仿佛身上的骨头被抽走一般,没了这些东西他们的电力机车研究就没了方向。冬妮娅万般不舍地与常汉卿道别,瓦西里不耐烦地拉走了冬妮娅。

奔腾年代第5集剧情介绍

  

  苏联专家撤走之后,工厂里的工人们工作激情大受打击,大家伙都垂头丧气,灿烂看到这个现状,她站出来鼓励大家伙自己动手研究,她就不信没有了苏联专家,他们还生产不出来机器了,尽管如此,大家伙的积极性依然没有得到调动,要知道在当下,没有苏联专家的数据和技术支持,自行研究难如登天。

  厂部电话打来,要求汉卿和灿烂参加苏联专家的欢送会,而且特意嘱咐,一定要热情周到,汉卿听到这个电话,无奈冷笑,灿烂认为不管怎么样,也要把该尽的礼数尽到,这是中国人的态度。瓦西里得意的告诉冬妮娅,上级已经同意不再追究她的责任,而且还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等回到祖国,他们就立即结婚,听到这个消息,冬妮娅真是五雷轰顶。

  冬妮娅要去参加欢送会,瓦西里知道她不过是想要再见汉卿一面罢了,他冷言道组织考虑冬妮娅情绪不稳定,这次的欢送会就不让她去了,自己代表她出席,冬妮娅气的一时间想把手里的酒都撒在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脸上,但是她克制住了自己。

  汉卿神情落寞的坐在车间一角,灿烂看到他这样,上前开导他,汉卿沮丧到自己还有很多技术问题想要请教冬妮娅,可是冬妮娅又被禁止参加欢送会,灿烂决定帮助他们,汉卿很是感激。汉卿想着自己怎么样才能见到冬妮娅,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来给他送了一锅竹笋炒腊肉,看到这盘腊肉,汉卿终于有了主意。金灿烂在苏联专家楼下力邀瓦西里参加晚上的欢送会,瓦西里提出一定要常汉卿也参加,不然他不会去。这时常汉卿端着用报纸包着的砂锅走过来,他说姐姐亲自做了小菜要送给冬妮娅尝尝。

  瓦西里当然是满脸的怀疑,汉卿自己随手拿了一块肉放在嘴里,瓦西里查看觉得无误,便只能同意灿烂把这道菜拿给冬妮娅,灿烂临去的时候,汉卿给她偷偷塞了一包杨梅让她带给冬妮娅。瓦西里让自己的手下看住冬妮娅,自己不在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和冬妮娅有来往,汉卿悄悄来到冬妮娅的窗户下面,他将自己手里的杨梅似乎是无意间掉在地上,又捡了起来,这个动作都被冬妮娅看在眼里。

  在欢送会上,瓦西里被汉卿和灿烂缠住,他们千方百计的想瓦西里敬酒,一时间瓦西里的酒量也有些招架不住,而此时冬妮娅看着灿烂送过来的那一锅竹笋炒腊肉,若有所思,她突然想起汉卿的动作,明白了汉卿这是在向自己传递信息,冬妮娅终于发现了包砂锅的报纸,在上面找到常汉卿做的记号。冬妮娅马上配制了碱性液体喷洒在报纸上,果然报纸上显现出常汉卿用隐性笔写的难题。冬妮娅马上拿起笔抄写并解答了难题,直到次日凌晨她才完成。

  瓦西里喝多了就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次日晨金灿烂叫醒瓦西里。瓦西里回到住处将带不走的资料统统烧毁,冬妮娅这时无意间发现瓦西里私藏起来的常汉卿的三张图纸。冬妮娅怒斥瓦西里。瓦西里紧张地说,这些图纸上是关于电力机车的很重要的资料,对他们国家的电力机车研究有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意义,他必须要带回国。冬妮娅这时提出想把自己的笔记本留给常汉卿,瓦西里厉声呵斥制止。苏联专家终于坐上离开的火车,冬妮娅眼巴巴地等着常汉卿来送行,可常汉卿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出现。负责安保的金灿烂终于松了口气,她的责任就是禁止常汉卿接触苏联专家。冬妮娅失望地坐上火车,在火车刚刚启动时,冬妮娅听到悠扬的手风琴的声音。

  冬妮娅在火车经过一个拐角时发现了站在那里的常汉卿,常汉卿正拉手风琴。冬妮娅迅速地将夹着三张图纸的笔记本扔下火车,瓦西里恼羞成怒却又无可奈何。火车疾驰而走,常汉卿拾起笔记本刚藏好金灿烂就跑了过来。

  金灿烂声称自己看到了冬妮娅扔下的笔记本,常汉卿不得不把本子拿出来。可本子里的文字全是俄文,金灿烂要求常汉卿翻译给自己听。常汉卿说这些都是情诗,他翻译给金灿烂听,金灿烂听得面红耳赤。常汉卿回家后看到了图纸,但无论他用什么办法也没发现笔记本里有任何隐藏的资料。

  冯仕高从省里回来,他第一时间检查了瓦西里之前住的地方,他说要发现有没有修正主义的东西。冯仕高仔细检查了每个地方,甚至连垃圾桶也没放过。最后冯仕高发现垃圾桶里的报纸,他发现这张报纸经过清洗了,冯仕高把报纸收了起来准备交到公安局检验。

  苏联专家的离开让中国电力机车的研制限入僵局。所有的技术人员都没了方向感,也没有信心。姚工对常汉卿说他们的专家组也可以解散了,再存在下去也没有意义,中国的电力机车研制也进行不了了。

奔腾年代第6集剧情介绍

  

  自从冬妮娅走了之后,汉卿的情绪一落千丈,他不知道没有了冬妮娅的帮助,自己还能不能高处电力机车,灿烂告诉汉卿,自己一定支持他,汉卿对于灿烂的支持觉得有些好笑,毕竟灿烂不是技术人员,她的支持对自己没有什么意义,灿烂给了汉卿吴厂长的电话,让他去跟吴厂长汇报工作。

  冯仕高一直在追查报纸上的迷信,虽然检验报告出来证明报纸上确实有迷信,但是却实在看不出迷信上的内容,冯仕高眉头紧皱,他决定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帮助灿烂,决不能让汉卿那个特务毁了灿烂的政治生命,手下人来跟他汇报,灿烂从机要科要来了吴厂长的电话,并且把电话给了汉卿。

  汉卿给吴厂长打去电话,他告诉吴厂长,虽然苏联专家撤走了,所以现在他们别无所靠,必须靠着自己的力量把电力机车研究出来,他向吴厂长请示,如果厂里不支持自己,那么自己就打算亲自向周总理请示,冯仕高把报纸的研究报告告诉了灿烂,并添油加醋道汉卿就是在利用灿烂的同情欺骗她,而且冬妮娅临走的时候留下的笔记本上面到底写了什么,谁都不知道,曼宁来找冯仕高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灿烂气急败坏的去找汉卿,而汉卿已经通过曼宁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所以在面对灿烂的质问时候,汉卿并没有隐瞒,他承认冬妮娅的笔记本里确实有暗码,那是关于电力机车解决方案的密码,但是直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将密码研究出来,所以自己不能把笔记本交给冯仕高,因为现在的每一份每一秒对自己都很重要,对研究电力机车都至关重要。对于汉卿的解释,灿烂选择再一次相信他,汉卿以诚相待,将笔记本拿给灿烂看,灿烂证实了笔记本里确实是密密麻麻的数字,而且灿烂惊讶的发现那些点里面竟然有自己的名字,常汉卿急忙接过去细看,两人又一起研究后终于想到这可能是一种密码,而破译这种密码必须拿到厂资料室的密码破译本。

  汉卿和灿烂去了材料科,他们想找密码破译本,保管资料室打的老马看到是灿烂亲自带人来,没有怀疑一路绿灯把他们放了进去,因为破译密码终于有了紧张,汉卿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真心笑容,等他们回去之后,冯仕高来找灿烂,想跟灿烂要那个笔记本,但是灿烂为了帮助汉卿,她谎称自己已经把笔记本锁在了保密柜子里,而且为了给汉卿争取更多的时候,灿烂主动邀请冯仕高去看电影,对于灿烂的邀请,冯仕高当然是乐的屁颠屁颠的。

  曼宁在电影院无意间看到了正在看定影的灿烂和冯仕高,她赶忙去把这件事告诉了汉卿,常汉坤得知冯仕高对汉卿的怀疑,她劝常汉卿跟自己一起去广州,不要再研制什么电力机车。常汉坤劝常汉卿烧了笔记本。常汉卿却愿意相信金灿烂,他愿意赌一回。冯仕高次日还是去了保密科,他以上级的身份要求打开保险柜。他仔细检查保险柜可并没有找到金灿烂说的笔记本。

  金灿烂陪着常汉卿一起等资料室的老马破译笔记本的密码。她向常汉卿解释了自己跟冯仕高看电影的原因。不久老马把破译后的资料交给常汉卿,常汉卿发现这果然是冬妮娅帮自己破解的难题。常汉卿欣喜若狂,他突然抱起金灿烂转起圈。金灿烂羞臊地狠狠扇了常汉卿一耳光。常汉卿不解,他说外国人庆祝就是用这种方式。常汉坤正好过来找常汉卿,见他挨打她怒斥金灿烂。冯仕高也过来,他看着金灿烂有些痛心疾首。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