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经雨胭脂透剧情介绍

1-6集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1集剧情介绍

  

  故事发生在十年前的一个雨夜,电闪雷鸣之中一个受伤的男子带着男孩在树林里狂奔躲避追杀。眼见持刀杀手越追越近,男子掏出一样信物嘱托男孩讲此物带给他的女儿顾海棠,随后只身一人留下,而男孩在慌不择路的奔跑中失足落入水中,一切的纠葛由此开始。

  十年之后,一位梳双麻花辫身着月蓝色旗袍手拎精致嵌螺花木箱的女孩步履匆匆赶往昆杨火车站接她久未谋面的弟弟和母亲,她就是海棠。亲人相见,自是无比欢喜。正当三人走出火车站时,却被迎面疾驰而来的汽车溅了一身泥水,车上容颜倜傥的蓝衣男子只是飞扬跋扈地留下一句“抱歉了”便疾驰而去,徒留海棠在原地气恼不已。然而意外总是接二连三的到来,一名偷儿趁海棠不备抢走了箱子,二人就此开始了一场穿城追逐大战。慌乱中小偷跑进了朗里春,并砸碎了其中一个展台的商品。混乱中,海棠掷向小偷的一盒神仙玉女粉直直地砸在刚进门的蓝衣男子头上,引起一阵惊呼。原来此蓝衣男子就是朗里春店铺的少爷朗月轩,而此时小偷早已溜的无影无踪,倒霉的海棠被扣下来赔偿店里所有损失。争执间,朗月轩故意夸大商品价格,还威胁海棠还不上钱就要把箱子留下,反被精通此道的海棠发现化妆品中的缺陷,扳回一局,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店门。

  从朗里春一路赶到面试考场的海棠竟又与朗月轩碰上了,为了报复海棠,朗月轩故意宣布在场所有考生除海棠外全部录取。在一片谢谢“轩少爷”的声音中,海棠咬牙切齿放弃考试准备离去,却被轩少爷以还钱的名义拦下继续考试。说是考试,轩少爷却问了一堆诸如“你结婚了吗”“嫁人了吗”之类奇怪的问题。海棠不想回答,又没钱赔偿。她的无奈正中轩少爷下怀,他让海棠答应三件事,完成以后欠债一笔勾销,箱子也物归原主,海棠兴奋不已。

  另一边,大帅府里的龙小姐正为昆杨名媛成人礼的礼服不合自己心意发脾气,她想凭借自己的容貌在成人礼上一举夺魁,吸引住心上人朗月轩的目光,但她不知,此时海棠已经在朗月轩的心上生根发芽。

  很快,一夜过去,昆杨名媛成人礼如约开始。海棠临时被借去后台帮忙化妆,然而人多易生变故。一位名媛的项链被失手掉在地上断成两半,龙家千金的头发与人纠缠在一起急需重新打理。幸有海棠妙手,在成人礼开始之前力挽狂澜。

  场上相逢美女如云,如朵朵鲜花盛开,宾客们的目光也随着她们的身影流连不已。眼见场上的气氛即将达到顶点,突然一声刺耳的枪响,有刺客从四面冲出来挟持了朗斯年施济周,千钧一发之际,躲在柱子后的海棠猛地一扯地毯拽倒了一名刺客解救了朗斯年,又在女刺客开枪前及时护住了龙家千金,而后局面被赶到的大帅府兵控制住。

  大帅府内,匆忙结束骚乱的龙大帅一头恼火,他本想借机铲除朗斯年与施济周,却不想被意外变故险些兜了老底。不过,老奸巨猾的他旋即想到另外一条对策,就是借机召集全城商户开会,追查此次事件凶手的下落。另一边,同样刺杀失败的施济周也愤恨不已,他已得到龙大帅全城大肆搜捕凶手的消息,面色阴沉地说,“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2集剧情介绍

  

  这一厢,刚开车回家的轩少爷得到小厮通报,说太太知道他和他父亲遇刺的消息,急的正发脾气。闻讯轩少爷即刻赶往佛堂。见到儿子平安的母亲瞬间松了一口气,嗔怪他不早报个平安。问安之后,父子二人谈论起今天这起刺杀事件。话锋一转,提起今天龙家千金惊艳夺魁之事,想要把为龙家千金化妆的人才纳入朗家麾下。此刻,入夜的大帅府中,心性纯良的龙家千金还在回忆着自己在宴会上的一举一动。感念海棠为她所做的事情,第二天一早她就赶去了海棠的住处当面道谢。

  这一边,龙大帅召集了所有商会老板商讨刺杀事件并在会上表功,借机向众人讨要军饷。在一片凝滞尴尬的气氛中,朗、施二人打破僵局带头捐款,施老板话里有话提出希望大家推选他为商会会长,龙大帅满意鼓掌,各位老板纷纷应和。见此情景,朗斯年坐在一边沉思,心中另有打算。

  满心心心念念着朗月轩的龙家千金一早便等在朗府门口,她含羞带怯地递给朗月轩一张请帖,不料被故意不解风情的朗少爷大声念出来。回想起父亲说过的话,朗月轩答应龙家千金去郊游,但前提是带上在名媛大会上帮她化妆的人。龙莫婳兴奋不已,缠着海棠当她的专属化妆师。为了弟弟夏合的学费,海棠勉强应下龙莫婳的条件。

  第二天一早,龙莫婳拉着海棠候在公路边急迫地等待着朗月轩一行的到来。原本面无表情的朗少爷一眼瞧见海棠心里乐开了花,面子上却还强自镇定地和海棠斗嘴。朗月轩带着龙莫婳,施少爷带着海棠两路人在乡间小道上骑着自行车悠悠前行。一路上朗月轩不停和海棠斗嘴,说不过海棠又提出要比赛骑车。不料施少爷的车一滑撞向了朗月轩,三个人纷纷摔倒。看见龙莫婳的腿擦伤流血,海棠着急跑去找止血的草药,月轩甩下莫婳尾随其后。海棠直言自己厌恶朗月轩的骄傲自大,反而引起朗月轩的兴趣。朗月轩重新向海棠提起他们之前说好的第二个承诺,去朗里春工坊工作,却被浑身戒备的海棠严词拒绝。不过朗月轩也不着急,他看着海棠气呼呼下山的身影,笑得更加开怀。

  回程的车上,海棠殷殷嘱托莫婳回去记得找医生换药。两个人在“朗月轩这个人”究竟怎么样这个问题上又产生了分歧,莫婳对着海棠撒娇耍赖,要海棠趁热打铁帮她追求朗月轩。两个女孩嘻嘻哈哈闹成一团,日光柔和地透过窗户洒在她们身上,显得无比温和纯净。

  这一天,路过朗里春工坊的海棠偶然看见施杭露工坊的人敲锣打鼓在招工,价格比朗里春多一倍。几名动心的女工被赶来的朗家店员斥退,其中一名朗家掌事店员走路的姿态勾起了海棠久远的回忆,关于她儿时生辰那天,去昆杨再也没有回来的父亲的谜团。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3集剧情介绍

  

  弟弟夏合的出现打断了海棠的思绪,二人说起施杭露工坊招收女工的事情。虽然施家工坊给出的月银远高于朗里春,但海棠还是想去那个能给她心中问题答案的朗家。

  再次站在朗里春门口的海棠巧遇朗月轩开车带着施家少爷来店里买胭脂水粉,二人一见面便话不投机不欢而散,海棠想要应聘朗里春女工的事又一次止步于门前。

  由于施杭露工坊借提高月银使得朗家工坊熟手女工大量流失,致使朗里春每月生产产量下降,发往南洋的订单眼见也无法完成。为了应对眼前的危机,朗家工坊重新打出朗家祖传招牌鸿雁胭脂声名远扬的旗号,对外招聘未嫁适龄女子前来面试,试图以此为朗里春的未来博得一线生机。

  招工的第一天,前来工坊面试的海棠被恭候已久的朗月轩截了个正着,两人的一举一动被施老板派来卧底朗家工坊的新巧看在眼里。工坊中,月轩耿耿于怀海棠此前百般拒绝他的邀约,故意刁难海棠,让她在一分钟之内证明自己的实力,海棠随手用一盒普通香粉制造出的美景引得月轩移不开目光。二人相视一笑,正式和解。就这样,海棠用她的创意与智慧赢得了开启朗里春大门的钥匙,开始她的人生新旅程。

  上班第一天,朗月轩带领众女工了解了朗家胭脂水粉辉煌的历史,特别是失传已久的御用鸿雁胭脂。学识渊博、侃侃而谈的朗月轩也算是第一次给海棠留下了还算正经的印象。经过三天的辨色学习,海棠与众女工顺利地开始她们的第一项工序择花。

  路过学校但没钱读书的夏合满脸羡慕地望着校园内晨读的学生,不能进去只好踩着墙缝砖块之间的间隙趴在围墙上偷看,被几个路过的女学生一声怒喝吓得摔了下来。好不容易凑齐弟弟学费的海棠被学校易主任以夏合个人作风问题拒绝入学。正当她一筹莫展之际,一位易姓女子走了出来,她是易主任之女。此前,她与海棠的母弟在街头上有过争执,又因请求海棠成为她的私人化妆师被拒怀恨在心蓄意报复,才有了夏合无法顺利入学的事情,一时让海棠委屈又不知如何是好。

  前来昆杨码头接货的华吉利与朗月轩、施家少爷老友相见,分外高兴。三人闲谈之中,搬运工人不慎将其中一箱货物摔在地上,盒盖裂开香粉倾出,其中的古怪被朗月轩一眼瞧得分明。如此意外惊变让他不免心生寒意,马上带着被掉包的香粉回去与父亲商量对策,并通知工坊女工连夜加急生产。他意识到,名媛成人礼之后,朗家的风波,就注定没有停歇的一天。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4集剧情介绍

  

  顾海棠在择玫瑰花瓣的时候心不在焉,一直想着弟弟顾夏合被冤枉不能上学的事,不小心被花枝上的刺扎破手指,花枝残梗就被混到择好的花瓣中倒进花瓣池里,多亏朗月轩及时发现,把混进花枝的数十斤花汁全部倒掉,朗月轩狠狠数落了顾海棠一通,顾海棠连连认错,承诺会弥补自己的错误。

  施济周得知龙德水借口战事吃紧封锁了水路运输,他气得大发雷霆,如果原材料不能及时送到,工坊就得被迫停工,就在这时,朗斯年主动来找施济周,承认是因为施济周在他家仓库里的货动手脚,他才故意让龙德水封锁了施济周的水路运输,施济周对此供认不讳,他也知道龙德水胃口很大,朗斯年为了报复他竟然不惜血本贿赂龙德水,可朗斯年不在乎这些,发誓要和施济周斗到底,还警告施济周好自为之,否则只会两败俱伤,施济周气得咬牙切齿。

  龙莫婳来工坊门口等顾海棠下班,可到最后也不见她出来,龙莫婳从凡真口中得知顾海棠因为弟弟的事走神犯错,被朗月轩骂了一顿,她自愿留下来加班弥补损失。朗月轩正好开车路过,龙莫婳就把他埋怨了一通,还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因为顾海棠拒绝易蓉蓉,她怀恨在心,就故意栽赃陷害顾夏合,导致顾夏合被圣约翰学校拒收,顾海棠因为此事烦恼才出错,朗月轩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答应会去找易主任谈判,龙莫婳心里美滋滋的,误以为朗月轩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帮顾海棠。

  朗月轩回到工坊,拿来医药箱给顾海棠涂了药,还特批她明天在家休息,顾海棠心里热乎乎的。朗月轩一早来圣约翰学校找易主任,恳求他给顾夏合一次机会,可易主任一口咬定顾夏合作风有问题,担心他会影响其他孩子的成长,朗月轩劝易主任不要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他保证顾夏合人品很好,随后,朗月轩开车送易主任来顾夏合家住的鸣罗巷口,让他亲自验证顾夏合的为人,易主任知道这个巷子是易杨的贫民窟,从这里出来的学生都十分刻苦努力,易主任在巷口就亲眼目睹顾夏合助人为乐,尊老爱幼的举动,紧接着碰到了圣约翰学校成绩最好的学生沈大鹏,得知他和顾夏合是好朋友,沈大鹏带易主任来到顾家,宣布顾夏合被圣约翰录取了,并且说明是朗月轩出面担保的,顾海棠和顾夏合都很开心。

  朗家二少爷郎月圆七岁生一场大病,妙兰自幼嫁给他冲喜,结果他还是夭折了,妙兰从那时候守寡至今十五年,她深居简出,每天给婆婆何春言梳头,无意中看到自己绣的鸳鸯在何春言的桌子上,她吓得魂不守舍,慌乱之中不小心弄疼了何春言,何春言气得大发雷霆,警告她要信守妇道,对任何诱惑都要做到心如止水。管家全叔看何春言发脾气,赶忙来工坊找一名手脚麻利的姑娘为何春言梳头,尚师傅就推荐了老实木讷的凡真。

  顾海棠和女工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无意中听大家议论朗家的奇闻异事,朗里春的胭脂水粉之所以名闻遐迩,是因为朗家一直养着一个胭脂鬼,每到五更时分就来到花园,采了花瓣上的花露化作精血,投入到胭脂熔炉之中,才有了世间最好的胭脂,据说胭脂鬼也不是白白为朗家点石成金,他需要朗家的血来滋养,三百年来朗家每一代都会有一个人为之牺牲,大少爷英年早逝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女工说得头头是道,本来胆子就小的凡真更是吓得魂不守舍,让顾海棠陪她一起给何春言梳头。顾海棠自从见到全叔那一刻,就觉得他很像当年叫走父亲的那个人,顾海棠也正想调查全叔的底细,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全叔却不同意,朗月轩正好路过就替她们求情,全叔才勉强答应。

  当天夜里,凡真听到外面有鸟叫声,她吓得魂不附体,顾海棠给她壮胆,还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压惊,外面突然响起一声炸雷,凡真吓得大呼小叫,不小心用热水烫伤了手。顾海棠担心手受伤了没法梳头,想起花圃里有可以治烫伤的佛甲草,她赶忙出去采摘,被朗月轩当场抓到,顾海棠解释是为凡真治烫伤,顺便向他打听府里有没有胭脂鬼,朗月轩矢口否认,顾海棠借口迷路了,让朗月轩把她送回去。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5集剧情介绍

  

  妙兰得知新来的梳头姑娘被赶了出去,便又来到朗夫人房中,提出为她梳头,朗夫人却一副不领情的模样。妙兰依旧笑吟吟的,自来熟地拿起梳子便给婆婆梳起了头,刚梳两下就故意弄痛了她,先前被不小心的丫头撒了一身茶水的朗夫人正在气头上,又被儿媳妇揪疼了头发,当即发怒,一巴掌抡了过去,妙兰下意识地伸手去挡,被手里的梳子划伤了脸颊,只得连连道歉退了出去。

  闲来无事在花园里信步闲逛的顾海棠,恰巧遇到了妙兰。得知她是府里的二少奶奶,便和她攀谈了几句,说起她脸上的伤时,妙兰敷衍了两句便将她打发了,但顾海棠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便打听了她的住处,提着化妆箱上门,主动替她处理了伤口,又给她的脸上上化了妆,遮掩了那伤口。见妙兰身为大户人家的少奶奶,竟然对化妆品一无所知,顾海棠不觉奇怪,便随口打听,是不是二少爷不喜欢她化妆。妙兰闻言,便指着房里的长生牌位向她介绍了二少爷的过往。顾海棠询问之下,得知这位二少爷之死比父亲失踪早了一年,时间上似乎对不上,不禁有自言自语出声,妙兰对她打破砂锅问到底,一直追问府里的事很不耐烦,便沉下脸提醒了她两句,将她打发走了。

  第二天一早,顾海棠便被领进了朗夫人的房间,她见到传说中朗夫人那一头无与伦比的美丽秀发,不禁暗赞不已。梳头之前,顾海棠先给朗夫人进行了放松按摩,又争取了她的意见后,给她用了自己改良过的头油,这才小心翼翼地替她梳了头。朗夫人对这个能说会道,还会自己调配头油的小姑娘很感兴趣,被她伺候得十分熨帖。

  结束工作后,顾海棠又来花园里散心,她正在跟一株孤零零长在路边的小花说话的时候,朗月轩又不声不响地出现在她身后。见她那么喜欢跟花说话,朗月轩便随手摘下了一朵康乃馨送给了她,顾海棠觉得气氛有些别扭,连忙道了声谢离开了。

  夏合终于如愿进入了圣约翰学校,这天上学的时候,他一边骑车一边回头跟同学说话,不小心撞到了前面骑车的一位女同学,两人都倒在了地上。好巧不巧的,这位女同学就是之前他爬墙头跌下来不小心看了人家裙下的姑娘,小姑娘一见又是他,当场发飙,又抡起书包,打了他一顿。夏合连忙解释,女孩就是不听,连声嚷着让他赔自己被撞坏的车,夏合怕她再去告老师,只好忍气吞声,答应放学后替她修车。然后,夏合便提议让她坐自己的车去上学,女孩不肯,夏合只得扛起她的自行车,在她身后路跟着去了学校。

  朗夫人对顾海棠很满意,吩咐全叔为她另外准备房间、用品和上好的衣裳,并说以后就由她为自己梳头,自己不想再见到妙兰,全叔一一应下。这番话被门外的妙兰听到,心中十分愤怒。她正在想着怎么给海棠一点教训的时候,正巧遇到放学回来的朗家大小姐——朗青青,也就是那位和夏合撞车的姑娘。听她一路走一路嘴里嘟嘟囔囔的,似乎对海棠十分恼怒,便随口问了一句,得知是和她弟弟起了小冲突后,假装大度地劝说她,让她不要和一个丫头一般见识。这话提醒了青青,她忽然想到,自己是府里的小姐,顾海棠不过是个丫头,给她点教训也说得过去。于是,到了晚上,她便将顾海棠引到了花园,装鬼吓了她又一番,而此时,妙兰则悄悄进了顾海棠的房间,在她的茶里放了点东西。

  顾海棠回到房间后,毫无防备地喝下了茶杯里的茶,之后便晕了过去,被一个身穿黑衣戴着帷帽的人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待顾海棠再度醒来,发现自己好端端睡在床上,嘴角似乎还残留着一点药渣,不禁心中泛起疑云,不知道昨夜的一切是梦还是真,她心中暗想,也许是父亲在暗中保护自己。

  顾海棠在朗夫人眼前得宠,连带伺候她的下人也对顾海棠十分客气,顾海棠便趁机向朗夫人的贴身丫头莺歌打听府里闹鬼的事,莺歌犹豫了半天,才告诉顾海棠,朗府有两大秘密:一是胭脂鬼,二是西边那个挂着“惠德”牌匾的阁楼,那里面住的什么人,谁都不知道,这在府里是不能说的两大隐秘。

  顾海棠被勾起了兴致,她悄悄来到那座阁楼前,想要进去探究一番,却被朗月轩发现,训了她一番将她拉走了,顾海棠越发觉得,那阁楼有问题。

  昆杨城要举行一场慈善晚宴,龙莫婳特意来朗府,禀过朗夫人后,请顾海棠为自己化妆,和自己一起去参加晚宴。顾海棠本不想参加那种上流人士的宴会,但听说这次募捐的款项会被全数捐给贫苦人,她已经动了心,又听说在晚会上可以听到许多大户人家的秘辛,便答应了龙莫婳。

  晚上,顾海棠替龙莫婳画了美美的妆,穿了龙莫婳给自己提供的礼服,两人一同参加了慈善晚宴。宴会开始后,一位富家公子上前请顾海棠跳舞,顾海棠借口不会想推脱掉,哪知那人不折不挠地再三相邀,顾海棠只得答应。龙莫婳见状,也邀请朗月轩共舞,可她却没发现,朗月轩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顾海棠。

  开场舞曲是恰恰舞,顾海棠在舞动过程中,不小心踢到了舞伴的裆部,疼得他当场变了脸色,朗月轩见状忍俊不禁。舞曲渐渐激烈,顾海棠在旋转过程中脱离了舞伴的手,朗月轩也故意放开了龙莫婳的手,却将顾海棠揽在了怀里,换做了动作比较柔和的交谊舞。不疑有他的龙莫婳还以为这只是个意外,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新换的舞伴。

  晚会结束后,朗月轩顺道开车送顾海棠回家,并说有她在的地方多了很多乐子,无聊的事也变得有趣了,还想约她下次再一同参加晚会,被顾海棠一口回绝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顾海棠抚摸着朗月轩绅士般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想着他刚刚说的话,心中似乎泛起了不一样的涟漪,她有些心烦意乱,理不清头绪,索性便起身离了房间,来到了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阁楼上。她在门外叫了半天门,也没有一丝动静,便大着胆子走了进去。阁楼内刚刚还在回荡着的悠扬琴声,在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后戛然而止,顾海棠进来后,里面一片寂静,她蹑手蹑脚上了楼,发现了桌上瓶子里有一只小乌龟,便逗弄了起来。此时,一帷布幔后面,却有一张带着面具的脸,正含笑望着她……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6集剧情介绍

  

  顾海棠在阁楼上到处查看的时候,看到了案几上的一副画,她正在欣赏的时候,藏在书架后的人不小心弄出了响动,她连忙跑过去,想要一探究竟,哪知那人却大声制止了她,一连声地赶她出去。顾海棠连忙道歉,问他这里还有没有别人,那人表示,这是自己的地盘,不许别人进来,顾海棠只得满怀疑惑地离开了。

  回房后,顾海棠思索良久,她一直以为父亲就在朗府中,说不定就在那个神秘的阁楼上,可刚刚那个声音绝对不是父亲的,但那肯定是个人,不会是鬼,他又为什么那么神秘呢?这让她更加摸不着头脑。

  第二天一早,朗月轩便去了阁楼,原来,这里面住的,正是他的兄长。得知顾海棠已经来过了,不禁有些吃惊。朗少爷告诉他,自己不是第一次见她了,前几天晚上看到青青把她引出来装鬼吓她,自己还训了青青一顿,救了昏迷的她。朗月轩闻言,终于知道顾海棠为什么总是问自己府里有没有鬼这种无聊的问题了,他将顾海棠的性格跟兄长说了,并表示下次正大光明地带她来见他。朗少爷闻言连忙阻止,他担心自己丑陋的样子会吓到人家女孩,再也见不到她。朗月轩劝他早日走出阴暗,不能老囚禁着自己,应该试着和人接触。朗少爷表示,目前自己还不能坦然接受这一切,他让弟弟帮自己给顾海棠传话,并说自己喜欢上了她,朗月轩闻言愣住,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他的心弦,也早就被顾海棠拨动了。

  忙完了自己工作的顾海棠,再次来到了阁楼,这次她还带来了一盆盛开的韭兰花。这次,朗少爷和她攀谈了几句,他自称是一个被朗家遗忘的人,顾海棠得知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十三年,而这边一直没有别人住过,不禁有些失望,便匆匆告辞了。朗少爷觉得自己的生活仿佛一下子被点亮了,当朗月轩再次来看望他的时候,他拿出一封信,拜托朗月轩替自己转交顾海棠,称是要给她一份回礼,朗月轩无法拒绝,只得答应。

  离开阁楼后,朗月轩在顾海棠回屋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她,见面后照例又调侃了她一番,并取出兄长托自己转交的那封信给了她,转身就走。顾海棠追问那是什么,朗月轩郁闷地回答不知道,顾海棠以为他是故弄玄虚。回到房间后,顾海棠打开信封,见里面是一首藏头诗,每句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三顾海棠。顾海棠此时心中已经对朗月轩生了不一样的情愫,看到这首婉转的情诗后,回想往事,便以为是朗月轩写给自己的,不禁更加心动,但她一向以朗月轩为纨绔子弟,十分讨厌,因此不肯承认自己对他有了心思,于是便将那封信塞进化妆箱里,烦躁地睡去了。

  妙兰对于自己房中那块冷冰冰的牌位十分反感,甚至是怨恨,这天,她正在房里自言自语地对着灵位倾吐自己的恨意时,恰好被朗夫人听到,她走进来给儿子的长生牌位上了香,见香案和排位上到处都是灰尘,十分不满,狠狠教训了妙兰一顿,又让莺歌去自己房里取些香灰,再取些山泉水来,给妙兰好好泡泡手,去去业障,妙兰只能在一旁唯唯诺诺地答应。

  自从顾海棠给朗夫人梳头以来,她晚上睡觉特别香,醒来神清气爽,别提多精神了,因此对顾海棠更加喜欢,便问她有什么要求要提,顾海棠趁机提出,自己家中还有生病的母亲及弟弟要照顾,想要晚上回家住,以后上午给她梳头,下午就回工坊工作。朗夫人正在兴头上,也便答应了。

  朗月轩从母亲口中得到这个消息后,连忙去阁楼准备告诉兄长,却发现他正在一个人喝酒,便问他是不是心里有事,得知他是因为看到了顾海棠的离开,却无法挽留而难过 ,便安慰他说,自己一定会治好他的脸。可朗少爷却根本没有这个信心,他又拜托朗月轩在工坊里替自己多接触顾海棠,朗月轩十分无奈,告诉他,有些事无法替代,只能自己面对,朗少爷闻言十分失望,又忍不住自怨自艾起来。

  顾海棠回到工坊上工后,新巧故意给她找茬,言语中对她多有轻慢,嘲笑她是个捡高枝不成的梳头丫鬟。朗月轩在背后听到后,便将新巧大大夸赞了一番,称她是最有天赋的一个,应该得到重用,让她去给所有女工都洗一遍头,再写出一份评估报告来,分析一下每个人的头皮适合什么样的头油。新巧刚开始听到朗月轩称赞自己,十分高兴,待听到后面,才知道他是在作弄自己,急得快哭出来了,顾海棠也觉得有些过分,就替新巧说了几句话,朗月轩便让大家散了,不再提起这个茬。可是新巧却对替自己解围的顾海棠还是没有丝毫好感,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下工后,顾海棠拦住朗月轩,请他以后不要在人前这样回护自己,免得被人误会,并问他为什么要给自己写藏头诗,朗月轩这才知道,兄长给自己的信里,竟然是一首藏头诗,他忽觉心情低落,一言不发地驱车离开了。这时,陆凡真走来和顾海棠打招呼,两人边走边聊,陆凡真看出了朗月轩对顾海棠的特别,称这昆杨城里的名媛,论才情资质,只有她能配得上朗月轩,顾海棠却有些害羞,不肯承认。

  第二天到了工坊后,顾海棠正在磨花浆的时候,朗月轩走了进来,他握住顾海棠的手,称她的姿势不对,要亲自教她。这一幕立刻引得旁边的女工全都悄悄看了过来,有几个女工见了,嫉妒地直撇嘴,顾海棠囧得手脚都没处放,朗月轩见状,心中暗自得意,这才“好心”地放开了她。之后,顾海棠奉尚师傅之命,去仓库拿花露的时候,又遇到了朗月轩,被他堵在了里面,朗月轩故意逗弄她,将她逼到墙角,用手去擦她涂到了唇外的胭脂,情形十分暧昧。而此时,龙莫婳恰巧来找朗月轩,见到了这一幕,心下暗恨。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