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硝烟的女人剧情介绍

25-30集
走出硝烟的女人剧情介绍

走出硝烟的女人25集剧情介绍

张军长面对战事吃紧,很是头疼。但是他又不想放弃对冰姑的追捕,便下令罗参谋和舒德启加紧对夏宫镇进行搜查。丁处长则盘算自己的小九九,准备把连副刘洪拉拢过来。

苟富贵军衔被撤,为能在银翠面前显示自己的富有,他到牛家要取走弹药箱……

连副刘洪从丁处长那听说苟富贵有一箱金条,便请舒德启出兵与苟富贵对峙,舒德启对刘洪的行径很是不满。丁处长为能找到冰姑,他是想顺着苟富贵的藤摸过去。

徐松看见弹药箱的金子都变成牛粪,便巧妙将苟富贵诓走。事后找到孙志坚,希望他把金子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孙志坚不信这个邪,便又在弹药箱里放上了石头充数。

郑强从大部队回来并没有找到支援,却听说敌军有个临时的军火库。他便和大蔓商量决定用炸军火库来促成家属队转移。

走出硝烟的女人26集剧情介绍

黑石头惦记着小黑石头,又不能在郭小凤面前表现出来,只能拿小凤在月子里搪塞。然而多次的阻止见孩子,也让郭小凤开始怀疑。丁处长和舒德启找到黑石头,提出让家属队有行动,孩子就可以回来。黑石头再三思虑,找到苟富贵帮忙完成打草惊蛇的行动。苟富贵却找来代理团长罗参谋,以家属队作为保住自己性命的交换。

自军部派人搜了苟富贵的家,他就决定搬到牛家。徐松正欲找郑强和陈大蔓商量苟富贵的事,陈大蔓早已穿着便衣而来。院中院,陈大蔓正和冰姑商议着如何突围,窦春英跑来说前院有敌军,徐松让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前院刘洪率兵来找苟富贵要金条,院中陈大蔓等人在夹墙的内侧也做好了突击的准备。刘洪找到弹药箱,结果倒扣出来的却是石头和牛粪。冰姑听到夹墙外的动静后,知道情况紧急,便命大蔓出院后找到郑强准备突围。

刘洪离开牛家大院,苟富贵立刻质问徐松,要他交出金条,驱散家属队。徐松答应,并准备设宴答谢苟富贵。徐松找到孙志坚催要金条,冰姑也告诉孙志坚,金条是保证家属队安全的措施,同时命徐松想办法把大蔓送出院子。

走出硝烟的女人27集剧情介绍

院中院家属队所有队员都在为送陈大蔓顺利出院,做着'火牛阵'的准备工作……

徐松宴请苟富贵,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苟富贵有些醉意,窦春英便让长工送陈大蔓出院。同时冰姑安排着撤退时的阵形……

丁处长听候张军长的安排,极力拉拢刘洪,并将他连升三级,成为罗参谋的副官。此时黑石头找到丁处长要儿子……

苟富贵不胜酒力,加上伤口崩裂,瞬间倒地,立刻送往医院急救。陈大蔓一方面命银翠速速把郑强和三连长找来牛府接应家属队,另一方面她亲自盯住苟富贵。牛府门外的罗参谋则蓄势待发,准备跟踪家属队。这时,冰姑下令突围,孙志坚和尹秀端枪,刚出大门,刘洪命令开火……

冰姑为救家属队准备孤身引开敌人,哪知陈大蔓抢先一步。二人一前一后牵制住了敌人,刘洪也不示弱追杀上去。冰姑、尹秀和陈大蔓三人会和,迅速消失在巷道。刘洪则穷追不舍。

走出硝烟的女人28集剧情介绍

窦春英酒醉,长工将她抱回闺房。脱掉衣服的窦春英,性感妖娆。顿时让长工有些心发慌,而后他还是给窦春英盖好被子,走了出去……

陈大蔓、冰姑和尹秀在躲避时遇见返回的银翠和三连长及士兵。大蔓要冰姑离开,而冰姑则以保存实力为主,让大蔓找到郑强,来个围魏救赵。刘洪没有抓到人,惹怒了罗参谋。罗参谋为能逼出家属队,决定断了牛家大院的水粮。

黑石头由于思子心切,虽心中对出卖好人心有余悸,但他还是建议罗参谋找徐松带路,逼家属队出来。徐松刚宣布苟富贵救治无效,就被罗参谋带走了。郭小凤用尽全力阻止,而黑石头则说全是为了儿子……

刘洪将牛家大院围得水泄不通。罗参谋威逼徐松带路找家属队,为求得顺利,他挟持窦春英,逼徐松就范。徐松见窦春英处于危险中,便答应罗参谋带路。行至纵深巷道,徐松给罗参谋大腿上一针,罗参谋便任由徐松摆布,牛家大院暂保安然……

徐松正在和窦春英商量,准备把孕妇托付给她。此时黑石头被刘洪押了进来,黑石头被迫以救孩子的名义,向家属队喊话。

走出硝烟的女人29集剧情介绍

郑强在王陵村营地军火库勘察敌情;陈大蔓也在抓紧组织村民,准备好工具,配合家属队撤离。而这时老郎中还不忘让大蔓带上给郑强治病的药酒。

黑石头要挟丁处长,张军长淡定处置,并以小黑石头做筹码,让黑石头调军增援蟠龙战役。

牛家大院,徐松在院中院将留下的金条交与家属队,准备晚上突围。此时黑石头闯进牛府前院,要带走郭小凤去龙虎关调兵,只为救回儿子……

徐松还是执意要留下孕妇在牛家大院;冰姑坚持要自己引开敌人,保证家属队全体撤退。正在大家对撤退方案争执不下时,郭小凤急找大蔓回牛家,将黑石头去龙虎关调兵和张军长要困死家属队告知大蔓。大蔓二话没说,便马不停蹄地追赶黑石头而去。

冰姑命三连长速回王陵村营地,防患突发,以便及时救护家属队。同时她安排郑强带上快马追上陈大蔓,冰姑不仅要阻止黑石头,而且要策反他。陈大蔓服从命令,路上把老郎中的药酒交给了郑强。

走出硝烟的女人30集剧情介绍

张军长和丁处长意见不一致发生了争执,丁处长见形势不利,立刻见风使舵,保全实力。

凤村,冰姑和尹秀乔装改扮,以丁处长部下名义,给丁处长打了电话。当张军长和丁处长意识到是冰姑的时候,电话彻底断了。刘洪奉命集合队伍向凤村出发,张军长却就是不动用围困家属队的队伍……

一直在军中不得意的舒德启,和黑石头在龙虎关畅饮。黑石头内心对解放军愧疚,可面对儿子的安危,他真是不得已。正在黑石头等人酣畅之时,陈大蔓和郑强到了关口。黑石头将他们请入堂内,而舒德启则另有图谋。陈大蔓和郑强好言相劝黑石头策反,并说明解放军正在营救小黑石头。黑石头动心,但提起舒德启时,他不免还是有些迟疑……郑强本想利用舒德启来个谎报军情,哪料陈大蔓和郑强刚喝完茶,就被麻翻。舒德启坦然自若的出来,黑石头对他卑鄙的行径大为不满。趁夜色,黑石头软禁了陈大蔓、郑强、甚至舒德启,可他知道他们毕竟都是救命恩人。

丁处长和刘洪在凤村搜索冰姑,而冰姑在一大户人家,以教书先生的身份与尹秀隐藏起来。

大于村,闵至孝通过张军长和丁处长的帮忙,找到了苦女。苦女坚持要留下,不仅因为张虎,更是想弄清楚外面情况。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