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集
信义剧情介绍

信义第7集剧情介绍

崔莹带着恩秀和庆昌君逃亡到某军官的私宅里。虽然对该军官的行为举止有所怀疑,但已没有任何地方可去的崔莹一行人决定在此暂避风头,却不知已再次落入奇辙的圈套中。奇辙偷偷找到庆昌君并给他一瓶毒药,威胁他如果肯毒死崔莹就放过他。但是庆昌君替崔莹喝下了那瓶毒药。得知幼小的庆昌君是为了自己而选择死亡的崔莹抱着痛苦不已的庆昌君悲痛地流下眼泪,为了减少庆昌君的痛苦崔莹抱着他结束了他的生命欲让他安乐死。但看到这一幕的恩秀并不了解崔莹内心的悲痛,她误会了崔莹的举动并受到刺激而向外逃去。对于崔莹的阻拦她冰冷地说道:'别用你的脏手碰我',看着离去的恩秀崔莹感到十分无奈和难过,为了保护恩秀他还是追了出去。慌忙逃脱的恩秀不慎与奇辙相碰。为了救恩秀崔莹试图以内功打倒敌人,却被同样内功深厚的奇辙拦下。看着火修人将如火般炙热的手放在恩秀的肩膀上,遭到官兵包围的崔莹被逼无奈扔下了手上的剑并跪地投降。

信义第8集剧情介绍

奇辙带着恩秀来到自己的家里并说出自己与恭愍王的赌约。接着奇辙便要求恩秀把心交给他,要她成为自己的人。对此,恩秀以放了崔莹为条件,让奇辙试试看。其实她是在这期间想方设法为崔莹获取更多的时间。恭愍王通过一名于达赤守卫的传话,了解到崔莹是忠于自己的并亲自前往牢中去证实。恭愍王对崔莹坦白与奇辙打赌其实是为了保护医仙,崔莹逃出牢中确定恩秀目前确实是安全后,找到王,决定与王联手并承诺'斗争我会来进行!'

信义第9集剧情介绍

高丽王恭愍王和王妃当着众大臣的面脱下元朝服饰,穿上了高丽王族服饰,并向所有人说明一直以来崔莹是听从恭愍王的命令执行任务,不是谋反而是制止了前皇的反动,以此法洗清崔莹被奇辙诬蔑的罪行.奇辙要柳恩秀说出高丽的未来及元朝灭亡的原因,想改变未来获得更大的权力,恩秀没说.崔尚宫提醒崔莹说为了防止奇辙因为得不到而毁了柳恩秀,千万别对柳恩秀动心,崔莹否认了.崔莹和恭愍王一行人以王妃身体有病将奇辙和柳恩秀诱入皇宫,意示恩秀配合说谎,指证奇辙手下有反动意向,撤官职并没收了财产,解救了柳恩秀.奇辙为了证实恩秀是不是真的从天上来的,将华佗遗物中的第二项带入宫给恩秀看,恩秀却在手扎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信义第10集剧情介绍

柳恩秀看到奇辙送来的手扎里有自己的名字,并且手扎里是自己的字迹,怀疑里面的内容是类似坐标一样的数据,是自己能回到现代的方法,但奇辙不愿意把手扎给她.恩秀想以奇辙想知道的未来为条件与奇辙交换条件,奇辙让练音功的手下用内功窃听恩秀的话,从中得知恩秀欲以欺骗方式对付奇辙.崔莹得知后急忙阻止柳恩秀说话,却听到恩秀说救下的人是将来杀崔莹的人.崔莹和恭愍王计划收为已用的大臣名单被奇辙派人偷走,并让手下胁迫柳恩秀目睹了大臣们一个接一个被杀的情形,威胁接下来要杀她最重视的人...

信义第11集剧情介绍

天音子与火燧燐带着恩秀将名单上的人一一杀害,崔莹得到消息的时候天音子已经杀掉好几个人了,他急忙前去救恩秀。火燧燐威胁恩秀说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恩秀不顾威胁离开。这时于达赤部队的人赶来救她,恩秀目睹天音子使用音功杀害侍卫出来阻拦。崔莹知道己方敌不过他们,便眼睁睁看着火燧燐离开。奇辙直言希望恭愍王不要做英明的王,只要做昏庸之主就好。奇辙离开后,恭愍王急忙去王妃的宫殿确认她安然无恙并将她带到自己的寝宫。崔莹在与奇辙的对峙中受了伤,但他强忍着不愿别人看出来。崔莹他知道恩秀知道未来会给她带来很多麻烦,奇辙决不会放过她,便决定尽早送她回去天界。恩秀答应崔莹自己会好好考虑他的建议。奇辙招来手下最得力的杀手部队,并准备改变对付恭愍王的策略。崔莹为了保护恩秀便向恭愍王保证自己会带来人才,用光明正大的方式请来人才,请恭愍王不要动恩秀的主意。恩秀换上找来的男装,拿上行李单独上路准备去找天门,可是她刚走了没多远便被闻讯而来的崔莹抓住。恩秀正式跟他道别,坚决不愿回去,说自己不愿有人为她而死,不愿卷入这个世界的纷争,崔莹根本不可能时刻保护她。崔莹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只能眼睁睁看她离开,可是这一幕都落入奇辙派来监视恩秀的人眼中。崔尚宫跟崔莹谈过以后便很不放心,她连夜赶去找到恩秀,将崔莹往事告知恩秀,猜崔莹一定是做好了死的准备。恩秀听过崔尚宫的话,急忙骑马向京城赶。

信义第12集剧情介绍

崔莹夜晚到奇辙府上,恩秀一刻也不停地赶回京城,向奇辙府跑去。赶到的时候奇辙跟崔莹正在打架,崔莹不是奇辙的对手,很快便落了下风,崔莹发现刚才所用的招式跟自己之前做的梦里的一模一样,两人正在殊死搏斗事,恩秀出现并用自己的命威胁两人停止争斗,奇辙逼她说出自己的死期,恩秀颤抖着说他大概在四、五年后死,而他死后恭愍王依然是高丽王。

奇辙走后恩秀和崔莹吵起来,骂他不珍惜生命,竟然一心求死,她说自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可是崔莹实在太让她失望了。听了恩秀的话崔莹觉得自己有了活下去的意义,就是保护恩秀。恩秀为崔莹包扎好伤口,将他被奇辙用内功冻坏的手握在掌心为他取暖,并忍不住哭了起来。崔莹向她保证自己再也不会这么冲动了,保证自己会好好活着。

奇辙每次使用内功都很引发身体的旧病,这次跟崔莹的大战让他的病更加重了。身体上的超负荷,加上恩秀所说的关于他的死期的话,让奇辙下定决心要尽全力改变自己的命。

崔莹将恩秀交给王妃来保护,恭愍王问恩秀关于高丽将改名为朝鲜的事,恩秀推说朝鲜只是远方的一个国家。崔莹害怕恩秀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急忙阻止她,恩秀被他逼急了忍不住跟他吵起来。两人就这么在恭愍王和王妃面前大吵一通,让众人看得叹为观止。

于达赤的人围在一起讨论着恩秀与崔莹的事,他们都看的了崔莹与恩秀握手言和的画面,在古代这种行为自然被认为是伴侣才能做的,大家都觉得两人一定在一起了。崔莹的心中已经有了恩秀,他把剑上梅姬留下的布条取下。他跟崔尚宫谈过之后,觉出宫内一定有奸细,便决定引出杀手和这名奸细。

崔莹跟崔尚宫设下的圈套,就是为了引奇辙的杀手出来。让恩秀用自己所知道的历史帮助恭愍王选择可以任用的大臣,被奇辙的内应听到并传递。奇辙私闯坤成殿,恭愍王大怒,奇辙不敬的说出要更换高丽之主的事。天音子和火燧燐奉命去找德兴君,这个德兴君是恭愍王的叔父,他听从火燧燐的建议将那本日记给恩秀送来。崔莹在宫里遇到七煞组织的刺杀,他冷静地解决掉对手,劝剩下的杀手停止行动,可这些人还是不停地杀来,崔莹不得不一一将他们杀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