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兄弟剧情介绍

19-24集
姐妹兄弟剧情介绍

姐妹兄弟第19集剧情介绍

宋建国唐小雪的国雪地产有限公司正式揭牌成立,跟吴婷婷也正式签订了合同,两人的合作正式开始。程洁唐小雨裘正宇的结婚请柬送给宋长青,宋长青无动于衷,专心雕刻着手中的木头,程洁不想看宋长青一直颓废下去,劝宋长青振作起来不要自我折磨,见宋长青没有反应,她便去夺木头,这举动惹怒了宋长青,把木头摔了并表示谁都没资格管他。恢复理智长青向程洁道歉,表示自己不需要她的同情,程洁趁机大胆向宋长青表白,如果他不嫌弃自己,自己愿意跟他好。宋长青婉拒了她,程洁含泪离开。

刘晓旺的母亲得了重病,医生建议尽快换肾还有一线生机,可高额的医药费让刘晓旺束手无策。宋长青带着刘晓旺来找裘正宇帮忙,希望他能够动用厂里的抚恤金救命,可裘正宇很为难,因为厂长已经发话谁都不能打抚恤金的主意。

东方机械厂的现任厂长罗易中在办公室里跟老领导宋子堂聊天,罗易中抱歉地告诉宋子堂,东方机械厂就要拆迁了,宋子堂十分震怒。正在这时,宋建国满面春风走了进来,宋子堂赶宋建国出去,宋建国亮明身份,告诉老父亲自己已经成立了房地产公司,负责拆迁东方厂项目的正是自己公司。宋子堂刚得知此事,正在大发雷霆,裘正宇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告诉他们刘晓旺出事儿了。原来刘晓旺求救无门,浑身倒满汽油,决定在机械厂门前自焚,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时罗易中、宋建国赶来,刘晓旺情绪十分激动,问罗易中自己母亲的医药费厂里给不给报销,罗易中说厂里也有难处,希望刘晓旺能给自己一些时间去想办法,刘晓旺得不到想要的答复,便拿出了打火机打算自焚。宋建国眼疾手快用皮包把晓旺砸醒,并上前抓住了刘晓旺拿着打火机的手,斥责刘晓旺没出息,刘晓旺痛哭流涕,宋建国告诉刘晓旺,他还有自己这个兄弟,这笔医药费自己出。

宋建国从公司的启动资金里拿来了五万块钱给晓旺,随便劝宋长青跟自己干,宋长青拒绝了他的好意,夸他帮晓旺的事情办得不错。宋建国见宋长青在刻一男一女两个起舞的小木人,看出宋长青的心里还惦记唐小雨,宋建国提醒宋长青,唐小雨马上就是有夫之妇,宋长青再这样放不下问题就复杂了。宋长青到程洁家,请她转交礼物给唐小雨,并转达自己对唐小雨和裘正宇的祝福。就在宋长青要离开时,遭到程洁的母亲一番指桑骂槐冷嘲热讽。

唐小雨结婚的前夜,小雪和小雨姐妹俩谈心。唐小雪不忍心看唐小雨如此委曲求全郁郁寡欢,提醒唐小雨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现在找宋长青一起私奔还来得及。可唐小雨凄然一笑,觉得自己应该为大家考虑。小雪觉得自己对不起姐姐,希望她以后能够幸福,不然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唐小雨为了宽慰唐小雪,表示今天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唐小雨和裘正宇正在婚礼酒席上向来宾们敬酒,这时唐小雨被告知外边有人找她,原来是程洁来送宋长青亲手刻给她的结婚礼物,里面是小雨翩翩起舞的木头雕像,另一个男雕像长青自己保存了起来。程洁离开后,唐小雨回到婚礼现场,一反常态拼命喝酒,裘正宇拦都拦不住。这时刘晓旺代表全体宾客,提出想看新娘唐小雨跳舞的要求,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微醺的唐小雨在舞台上忘情地跳起舞来,还是那曲万泉河水,可惜身边已没有那个人。众人纷纷鼓掌叫好,但裘正宇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姐妹兄弟第20集剧情介绍

宋子堂思念儿子心切,终于来到晓旺包子铺找宋长青,鼓起勇气告诉儿子,自己本是个大老粗,从前不了解儿子,自从长青入狱,把那些他写的诗都看过了,夸他写得好,这番话让宋长青流下泪来。宋子堂与儿子推心置腹,像普通的慈父一样鼓励长青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宋子堂还去求罗厂长给他安排工作,劝宋长青先去干着,宋长青再也忍不住了,他哭着向老父亲道歉,宋子堂老泪纵横。

唐小雨喝醉了,在跟裘正宇洞房亲热时情不自禁喊了宋长青的名字,裘正宇犹如冷水浇头而下,他认为长青和小雨早就越了界限,骗了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晚。早上,唐小雨做好早饭温柔地叫裘正宇起床,可裘正宇对她爱搭不理,唐小雨不明白怎么回事他判若两人。这时候周丽萍打来电话催他们早点回门,裘正宇赌气告诉唐小雨自己约了人,故意让唐小雨一个人回门。

宋长青听从宋子堂的安排,进入了东方机械厂烧锅炉,程洁给他送饭菜来,宋长青不想连累她,可程洁不理会,坚持用自己的诚心来感动他。宋长青见此,只得放下手中的活儿,进屋吃饭。程洁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宋长青告诉她这是最后一次,要她以后都别再来了。

唐小雨一个人回门,周丽萍不见裘正宇有些生气,认为裘正宇不陪唐小雨回门太没规矩,刚要给裘正宇打电话,这时候唐小雪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告诉周丽萍和唐小雨,机械厂包括机械厂附近的家属楼都在拆迁范围内,唐小雪希望周丽萍能够带个好头,用实际行动支持宋建国公司的拆迁项目。周丽萍坚决不同意,因为这房子是唐献民用命换回来的。唐小雪再三解释她也不听。

宋建国把拆迁办设到了东方机械厂里面,工人们听到这个消息,慌作一团,都不愿意离开老厂子,搬迁到外地。他们决定去找宋建国讨个说法。宋子堂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前往拆迁办,想要把拆迁办的招牌给拆下来。。

宋建国与宋子堂父子正面交锋,对峙不下。以宋子堂为代表的厂里上万名工人不答应他这么做,宋建国毫不让步,向众人表示自己只负责拆迁,其他问题可以去市里提。宋子堂警告宋建国,如果他敢把东方机械厂拆了,自己就跟他拼命。

宋建国站在高处发表讲话,想说服工人们同意拆迁东方厂,宋子堂认为东方厂是宁州的精神体现,不应该把它从宁州的历史上抹去,工人们纷纷附和宋子堂的话。宋建国指出东方厂现在存在的弊端,表示东方厂已经成为了宁州市的一颗毒瘤。宋子堂告诉宋建国,他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刨祖坟,太缺德。宋建国觉得自己既然走到这一步,就什么也不怕。历史会证明自己的对错。宋建国离去,工人们都沉默不语。

宋建国要小雪她再去注册一家公司,他想趁机变卖东方厂的机器,又能大赚一笔。唐小雪骂他太狠,但还是同意了。

晚上,唐小雨殷勤地给裘正宇洗脚,裘正宇告诉唐小雨,人家背后都叫她冰棍,因为她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裘正宇故意用她没有嫁给长青的事刺激小雨,唐小雨忍耐不快,让他以后都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裘正宇看她心里的难受,心里有报复过后的快感。裘正宇和小雨夫妻生活力不从心,恼羞成怒,骂自己是个废物,小雨安慰他,他也听不进去,他抱着被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想起他跟唐小雨结婚的前夜,宋长青约他出去谈话,告诉他唐小雨腰不好的事情,又想到了当初唐小雨跟宋长青在一起快乐幸福的样子,还有新婚之夜小雨喊长青的名字……这一幕幕,就像针尖一样刺他的心。

姐妹兄弟第21集剧情介绍

周丽萍拿着白花,来到东方机械厂的锅炉房缅怀过世的唐献民,诉说厂子将要搬迁的消息。这时宋长青轻声叫了她一声阿姨,周丽萍发现宋长青居然正站在锅炉房外。听说长青在锅炉房当临时工,周丽萍既生气又意外,觉得这锅炉房是老唐的阵地,谁来接班也轮不到他来,不耐烦地将宋长青赶出了锅炉房。午饭时,宋长青悄悄将自己的南瓜饼和茶水放在锅炉房后,便转身离开。周丽萍毫不客气地吃起来。

宋建国为了动员机械厂的员工尽快搬迁,搞了一个茶话会,试图说服当初的工友早日搬走。没想到工友们怒火冲天,根本不领他的情,齐心协力把宋建国赶了出去。宋建国见软的硬的都不行,与唐小雪一块商议后,决定拉裘正宇入伙国雪,利用他的影响力动员机械厂的工人搬迁。裘正宇被宋建国说得动心,答应出任国雪的副总职位。

周丽萍回到家见到小雨,将宋长青在机械厂烧锅炉的事当成稀罕事告诉了小雨。唐小雨觉得宋长青不应该烧锅炉,决定到锅炉房劝说宋长青。第二天,周丽萍又来了,照例把宋长青赶了出去,坐到锅炉房缅怀唐献民,还干起了针线活,宋长青也按时将午餐送了过来。裘正宇此时正以国雪副总的身份来到机械厂的车间,向工人展示拆迁后新工厂的家属楼的规划。不料,工人们听说裘正宇辞职入伙国雪当上副总,立刻离他远远地走了。裘正宇暗自恼火,正在这时,有人悄悄告诉他唐小雨去锅炉房了,气急败坏的赶了过去。

唐小雨来到锅炉房,看到宋长青果然正在铲煤,心中又是惋惜又是难过。唐小雨还未来得及和宋长青说什么,便被着急赶来的裘正宇打断。裘正宇出言不逊,嘲讽他们在搞家庭聚会,让小雨他们十分尴尬,唐小雨只好随裘正宇回家去。待二人回到家后,裘正宇内心的怒火彻底爆发,非说小雨和长青藕断丝连,旧情难忘。小雨解释他也不听,小雨觉得他怎么结婚以后就变成另外一个人。裘正宇再也控制不住,斥质问唐小雨新婚之夜做爱为什么喊的是宋长青的名字。唐小雨惊呆了,自责不已,哭着向裘正宇道歉,保证以后再也不见长青,努力做一个贤妻。裘正宇心中仍有芥蒂,去找建国谈工作之前,警告唐小雨说话算话,别再折腾。

宋建国因为拆迁不动正发愁,裘正宇建议让他去做晓旺的工作,让他带头搬迁。宋建国此时也是无法可施,决定让他试一试。裘正宇便带了一大堆的营养品上门来看望刘晓旺的母亲,晓旺的母亲病情好转,对他们兄弟是千恩万谢。他们二人找了间大排档,几杯酒下肚的刘晓旺在得知建国此时的难处后,不但答应了裘正宇带头搬迁之事,还答应做工友们的工作。

姐妹兄弟第22集剧情介绍

宋长青问程洁为什么自己做的南瓜饼不如她做的好吃,程洁讲给她听,长青又担心小雨婚后过的不好,程洁告诉他别人夫妻间的事他不必上心。刘晓旺根据宋建国交给自己的办法,在包子铺门口贴上歇业搬迁的告示。左邻右舍听说了,都来到刘晓旺的包子铺看热闹。刘晓旺兴高采烈宣讲搬迁的好处,又说出最先搬迁的五十户可以获得一个在国雪工作的名额。又送房,又有班车,还管安排工作,有什么理由不搬呢?左邻右舍听到刘晓旺所说的好处,心动起来。次日,宋建国便安排车辆为刘晓旺搬迁,锣鼓鞭炮齐鸣,大造声势,好不热闹。结果当天就签了二十户,宋建国一扫往日的阴霾,喜出望外。

唐小雪带着周丽萍一起去看新房,而周丽萍却难舍故园。周丽萍悄悄回到机械厂,登上机械厂废弃的高架上,为过世的唐献民最后看一眼曾经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她放声高歌,此刻,眼前一幕幕都是自己和唐献民曾经经历的东方厂最辉煌时的画面,被恰巧路过的宋长青看见,宋长青以为周丽萍想不开,急忙爬上高台劝说周丽萍下来。没想到下到一半,周丽萍一个不小心踩空,宋长青为救周丽萍从高台上摔了下来,晕了过去。

唐小雨来到医院看望宋长青。此时宋长青已经苏醒过来,二人刚说了几句话,裘正宇便和宋建国来到了医院中。裘正宇见到唐小雨又与宋长青相见,心中妒意大发,冷冷地看着唐小雨。宋建国带着宋长青前去拍片后,裘正宇又大发脾气,根本不听唐小雨的解释,醋意大发的裘正宇转身离开了医院。程洁也赶来医院照顾宋长青,恰巧见到裘正宇愤怒离开的一幕。程洁来到病房见到唐小雨,劝说她不要引起裘正宇的误会,唐小雨只得回家。

唐小雨回到家后,裘正宇破口大骂唐小雨不要脸,还用各种语言侮辱她。唐小雨觉得他太过分了,裘正宇挥手连打她两个耳光。许久,裘正宇为唐小雨端茶送水,大献殷勤。他向唐小雨诉说自己多年以来对她的畸形暗恋,请她原谅自己。唐小雨要求裘正宇以后不要再打自己的脸,她愿意继续这份悲剧婚姻。小雨到医院照顾长青,长青发现了小雨身上脸上的伤。

姐妹兄弟第23集剧情介绍

宋长青发觉小雨遭受家暴,心如刀绞。他闯到裘正宇的家中,发疯一样对裘正宇就是一顿暴打,先是警告裘正宇不要再打小雨,后来又哭着求他对小雨好点,裘正宇既不还手,也无言以对,但心中更怨恨他们了。小雨回来见长青从自己家里出来,非常惊讶,躲起来没有和他相见。宋长青回到医院,程洁知道长青去教训了裘正宇,说他不应该管人家的家务事,要想小雨夫妻不起矛盾,只有忘掉唐小雨,开始自己的生活。宋长青觉得自己做不到。

孝顺的刘晓旺带母亲回来看病,带母亲回到老家看看。没想到老邻居们都围过来质问刘晓旺为什么联合拆迁公司骗人。刘晓旺这才知道原来众人在签约搬迁之后,国雪承诺的五十个工作名额并没有兑现。刘晓旺觉得不可能,带着大家到国雪找哥们宋建国问个清楚。刘晓旺再三叮嘱大家不要闹事。刘晓旺满怀希望来到宋建国的办公室,询问当初的承诺,没想到宋建国矢口否认,他只是随便说说骗大家拆迁罢了。刘晓旺惊呆了,他没想到建国竟然这样言而无信,他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那么多信任自己答应搬迁的老街坊。他失魂落魄的走出去,裘正宇不忍心让善良的晓旺背黑锅,拦住他想把责任揽到自己头上,让晓旺出去对大家说是他裘正宇骗了大家。

刘晓旺推开裘正宇,默默地走了出去。刘晓旺没想到被自己的好兄弟欺骗,而且无意中欺骗了看着自己的街坊四邻,因为建国对他有恩,他决心把黑锅背到底。晓旺当着大家的面,把所有的罪过都扛在自己身上,给众人鞠躬谢罪,任由这些熟悉的面孔对他唾骂责打。

晓旺走后,裘正宇来到宋建国办公室,责怪他为什么出尔反尔,欺骗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宋建国并不觉得自己有错,觉得他这么做都是应该的,既然是兄弟,就该为他付出,他不光骗了刘晓旺,还骗了裘正宇。裘正宇觉得宋建国背信弃义,两人大吵了一架。就在这时,受骗的搬迁工人在公司面前静坐示威。没想到背着骂名被逼上绝路的刘晓旺爬上了楼顶,他又重申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说完就从楼上跳了下来。

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大家惊呆了,赶来的裘正宇也惊呆了,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兄弟,悲痛内疚。因为刘晓旺的惨死,宋建国众叛亲离,大家都觉得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姐妹兄弟第24集剧情介绍

刘晓旺的死并没有解救国雪,国雪公司更加举步维艰。为了打开局面,宋建国和唐小雪来到启德地产寻找吴婷婷的帮助,希望吴婷婷能够帮忙解决他们承诺给搬迁户的五十个工作名额,好对刘晓旺和东方厂的老老少少有个交代。吴婷婷不太乐意,准备置身事外,小雪情愿出让分成,宋建国出言威胁吴婷婷,她如果不管,就将机械厂拆迁之事搅黄,晓旺的死对建国打击也很大,他将名额提高成一百个。吴婷婷为了顺利地完成拆迁项目,只好答应了他们的条件。

程洁母亲又为程洁找了一个对象,准备让程洁去相亲。程洁觉得长青始终不接受他,终于答应去相亲。程洁来到医院向宋长青告别,就在她就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宋长青终于下定决心向程洁求婚。程洁等了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句话,热泪盈眶答应了宋长青的求婚,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程洁向父母汇报了自己要与宋长青结婚的消息。宋长青爱唐小雨之深众人皆知,程母坚决不同意,程父也劝说程洁慎重考虑。程洁早已铁了心,半夜偷家里的户口本,被程父发现,问她是否真的考虑清楚嫁给一无所有的长青,见程洁心意已决,没想到通情达理的父亲答应了他们的婚事。程洁十分感动。

宋建国来到刘晓旺的追悼会上,准备送刘晓旺最后一程。裘正宇却怨恨的告诉他根本没有资格参加。宋建国当众道歉,承认对晓旺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且宣布国雪公司从城建局争取到一百个就业机会。说完转身离去,他控制不住热泪奔流。送走刘晓旺,裘正宇回到国雪,告诉宋建国自己已决心离开他,宋建国的所作所为让他寒心,自己不会像刘晓旺一样被宋建国利用致死。宋建国大发雷霆,让他滚蛋,裘正宇离开时,交代小雪好好照顾建国。小雪问宋建国,他最好的两个兄弟一个死了一个走了,这是不是就是他常说的一将功成万骨枯。

宋子堂仔细地拭擦着曾经代表着东方厂无上荣誉的奖牌,抚今追昔,想起老朋友唐献民,无限伤感。宋建国和吴婷婷吃饭,谈了很多知心话。宋建国和唐小雪回家,听母亲古月梅说宋长青即将与程洁结婚的好消息,他决定趁机准备给老爸做思想工作,动员他拆迁。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