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料理剧情介绍

7-12集
婚姻料理剧情介绍

婚姻料理7集剧情介绍

  

  杨树被果果逼婚

  北川挖苦姥姥,说她演一辈子戏都没红还能活着,自己当然没啥想不开的,俩人斗嘴不停,北川威胁姥姥让她给自己倒水喝,不然就告诉阿琴说姥姥盼着自己死。

  李宏达仍在和刘爱明说着自己三任妻子的事,刘爱明想知道他到底哪儿有病,李宏达表示自己就想开个证明表明自己不是神经病,好拿着证明给现在的妻子看,刘爱明便打电话叫人来抓神经病,随后告诉李宏达他走错科了,他应该去精神科,李宏达赶紧开溜。

  果果把医院的怀孕检查单放到杨树电脑旁,杨树回家开电脑,果真看到检查单,果果以为杨树会开心,结果杨树表现出不是很想要这个孩子的样子。果果不想听杨树解释,表示孩子自己会养。阿琴两头劝说母亲和北川一起住,遭到俩人坚决反对,阿琴最后抬出死去的老爸,俩人这才妥协。

  桃桃不解阿琴为何非要把姥姥和北川凑一块儿,阿琴觉得俩人其实都彼此关心,但就是放不下架子,希望借此机会让俩人关系有所缓解。阿琴两边忙,帮北川收拾东西搬家,另一边又收拾房间给她入住。安排妥当后,阿琴叫桃桃喊姥姥一起出去吃饭,桃桃却说姥姥出去了。

  姥姥去找杨树,说起复婚的事儿,杨树表示自己会好好考虑,姥姥安下心,提出要和他合影。阿琴带着姥姥三人去吃饭,姥姥大秀自己和杨树的合影,夸赞杨树有气场,北川忍不住吐槽。桃桃说家里四个女的阴盛阳衰,其他三个都没希望了,只剩自己还有希望。

  晚上北川想泡泡面,结果打碎碗,姥姥对她的行为方式很是不解。回到房间,姥姥对着老伴儿的照片,哭诉北川不是人类。食堂里,佳慧偷窥汤姆,问阿琴会有人喜欢汤姆这样的男人吗,阿琴表示肯定。佳慧大赞阿琴那次说汤姆不是男人的壮举,得知杨树再找了个年轻的女孩,佳慧劝阿琴想开,阿琴再次表决心要活出辉煌。

  阿琴接到北川电话,叫自己去接她,阿琴循着地址去到地方后,发现北川正和电视上经常出现的一个收藏家吴东方谈工作,阿琴在一边听着吴东方谈话,觉得特别欣赏。俩人开开心心回到家,阿琴看到吴东方出现在电视上,姥姥说这人是她的偶像,随即提起杨树的事,让阿琴给杨树打电话,阿琴不乐意,姥姥那自己当年追阿琴爸爸的事说教,让阿琴主动争取。

  姥姥说怀阿琴耽误了自己的前程,不过也是因为怀了阿琴,才让阿琴爸爸和北川妈妈离婚娶了自己,北川突然出现,神神叨叨的吓坏了俩人。杨树和果果用早餐时,果果以肚子里的孩子逼杨树跟自己办结婚手续,弄得杨树食不下咽。

  阿琴和佳慧到饭店上班,偶遇来吃饭的吴东方,俩人打过招呼,佳慧赶紧八卦吴东方的事。杨树吞吞吐吐问果果,孩子是不是他的,觉得怎么就那么准,果果问他啥时候去办手续,杨树说等美国的临床实验成功就办。

  饭店李总陪吴东方吃饭,吴东方特别赏识一道菜,李总介绍说这是阿琴做的,吴东方对阿琴大加赞赏。汤姆来叫阿琴,说有客人想见她。阿琴到了包间,却是果果在那儿等着她,果果直言自己怀孕了,让阿琴以后别再纠缠杨树,阿琴反唇相讥,随即闷闷不乐回到厨房。

  佳慧拿来阿琴的快递给她,打开后发现是吴东方邀请阿琴看画展的邀请卡,佳慧瞬间不淡定了,阿琴直言俩人只是认识而已。

  阿琴和吴东方一起看画展,两人相谈甚欢,吴东方请阿琴吃西餐,饭桌上吴东方得知阿琴已离婚,阿琴觉得生活就要开开心心,这时却看到杨树和果果进来吃饭,杨树看到阿琴,立即跟她打招呼。

婚姻料理8集剧情介绍

  

  吴东方热烈追求阿琴

  果果故意来阿琴这桌和她打招呼给她添堵,弄得杨树下不来台。吃完饭走出餐厅,吴东方委婉开导阿琴要开开心心生活下去,不要被别人影响情绪,阿琴听完觉得特暖心。吴东方把自己电话号码留给阿琴,目送她离去。

  阿琴回到家,姥姥急忙拉他悄声说北川一整天把自己关屋里不吃不喝,阿琴打开北川房门一看,发现北川把自己包裹成蒙面女,专心致志的构思剧本,两人都被北川怪异的行为方式吓到。杨树和果果吃完饭出来,便撇下果果,自己一个人去散步,心中想着阿琴和吴东方约会的事,很不是滋味。

  阿琴正因为果果今天找自己挑衅的事儿而生气,杨树打来电话,阿琴很不客气的冲他发火,瞬间挂掉电话。姥姥得知果果怀孕的事,也不好再为杨树说话。这时北川换了一套行装出来,变身朝鲜女子,到了厨房又毫不意外的打破了碗。

  姥姥因为北川打破砂锅跟她掐架,北川不愿与姥姥纠缠太久,保证明天买来赔给她,随即回了房间。阿琴进屋看北川,问她咋那么粗线条,北川提出搬走,阿琴叫住她让她改改脾气,北川倔强坚决不改。杨树上床休息,见躺在身边的果果,不禁长吁短叹。果果醒来不见杨树,去客厅发现他在鼓捣茶水杯子。

  佳慧问阿琴和吴东方约会情况,让阿琴一定要珍惜机会抓住这个男人。这时吴东方打电话给阿琴约她见面,佳慧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情,确定阿琴和吴东方一定有戏。北川出房门喝水,见姥姥眼神不对,便过来问她又想算计谁,姥姥说北川闷在屋里写不出好剧本,让她多关心身边的亲人,兜兜转转说到撮合杨树和阿琴的事上。

  北川说自己当年也干过类似的事,就是撮合自己父母重新在一起,结果因为姥姥在其中搅合失败了,瞬间堵得姥姥没话说,姥姥气愤难忍。阿琴赴吴东方的约,吴东方开门见山表达了对阿琴的好感,阿琴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吴东方答应给她时间考虑,但希望别让他等太久。

  阿琴回家找北川聊天,绕了几个弯子都没能把吴东方表白的事儿说出口。回到自己家,阿琴前前后后想了很多,这时有人敲门,阿琴打开门发现是杨树,杨树醋味儿十足的质问阿琴今天和吴东方约会的事,让阿琴不要那么早再婚,阿琴瞬间炸毛,和杨树大吵起来。

  面对阿琴对过去生活细节的清算,杨树只有拿自己做实验当借口,阿琴说出果果来饭店显摆怀孕挑衅的事儿,杨树震惊,无言以对只好落荒而逃。阿琴去酒吧买醉,自个儿开怀畅饮。杨树回家质问果果为何告诉阿琴她怀孕的事,果果觉得自己没必要瞒着,杨树在这次争吵过程中再次落败。

  吴东方找到喝醉的阿琴,买完单送她回家。果果抱怨杨树屡次去找阿琴,和她纠缠不清,杨树这才得知果果跟踪自己,终于抓住一张底牌可以反败为胜,杨树顿时底气十足和果果吵架,结果情绪没控制住差点动手打了果果,果果悲愤之中一掌就把杨树撂倒在沙发上。

  果果刚冲出门口,突然警醒,自己为了得到这一切已经付出太多,不能轻易放弃,随即又转身回屋里。天亮后吴东方打电话给阿琴,劝她以后别喝那么多酒,并邀请她来听自己演讲,阿琴点头答应。导演武然约阿琴母亲见面,姥姥年轻时演过戏,还算认识些业界的人,武然拜托姥姥跟北川说说好话,让北川帮忙给剧本润润色,姥姥趁机问武然能否在剧中给自己安排个角色。

  北川正和冯远征说事儿,路过一房间门口,见阿琴和吴东方在一起聊天,北川便进来招呼一声,离开之前还用饱含深意的眼神看了看阿琴。吴东方见阿琴见了北川就变得紧张,不禁觉得她可爱,阿琴说自己对两人的事还没想好。

  武然答应给姥姥安排个老奶奶的角色,姥姥欣喜不已,允诺会跟北川说说剧本的事,武然又问起阿琴的近况,想着找机会约阿琴出来吃饭,随即恭送姥姥离开。吴东方说起昨晚阿琴醉酒给自己打电话的事,觉得自己在她心里有了位置,随即分析阿琴离婚的原因,竟十分准确,并保证自己能给阿琴想要的爱与关怀。

婚姻料理9集剧情介绍

  

  北川反对阿琴与吴东方交往

  北川把阿琴叫到自己房间,让她交代和吴东方的关系,阿琴觉得吴东方这人不错,打算和他交往下去。北川认为吴东方不是普通人,身边肯定少不了女人,担心阿琴受伤,反对阿琴和吴东方在一起。阿琴拿北川扭曲的爱情观说事儿,觉得她没资格来教育自己,两人不欢而散。

  姥姥去逛商场,想买东西讨好北川让她答应给武然的剧本修改一下。随即叫来阿琴出主意,阿琴得知姥姥要给北川买东西,惊得虎躯一震。姥姥说知道北川是个有名的编剧,决定抱她大腿以后仰仗北川关照自己。

  晚饭时,姥姥对北川关爱有加,不停给她布菜,北川看出姥姥是有目的。晚饭后,北川把姥姥叫到自己房间,问她到底有何居心。姥姥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说。桃桃看出阿琴今天心情不错,便过来和她聊天,母女俩人相谈甚欢。

  姥姥说出自己想求北川办的事儿,北川直接拒绝。姥姥极力劝说北川和武然见面谈,北川一点面子也不给的拒绝,气得姥姥甩门而去。第二天,姥姥跟阿琴说起当年追求她的武然,说起武然拜托自己让北川改剧本的事儿。阿琴瞬间明白姥姥为何会对北川大为改观,直言北川不可能因为姥姥一时半会儿对她好,就和姥姥改善关系。

  姥姥见事情办不成很低落,想起武然以前追求过阿琴,便撺掇阿琴去和武然处处。果果见杨树没有穿自己给他搭配的衣服,便絮叨个不停,杨树觉得果果管的太多,让她别这么唠叨,果果这才收敛。

  武然来见姥姥和阿琴,阿琴和武然都觉得彼此变化好大,武然直接来一句岁月怎么把阿琴摧残成这样,让阿琴感觉整个人瞬间碎成渣渣,武然发觉自己说错话,也不知如何挽回。见完面后,阿琴跟姥姥不断吐槽武然现在的变化,觉得姥姥想演他的戏简直没品位。

  果果和陆路见面谈心,陆路劝她说她和杨树不合适,果果觉得自己可以把杨树改造成适合自己的样子,陆路见她执迷不悟,只能叹气。阿琴与吴东方约会,吴东方问阿琴考虑的怎样了。见阿琴还在犹豫,吴东方毫不吝惜赞美之词,把阿琴捧的快到天上去了,希望她能接受自己的追求。

  阿琴回到厨房,佳慧赶紧来八卦她和吴东方的事儿,阿琴打发她离开,心中甜蜜满满。阿琴回家给家人做晚饭,桃桃和姥姥都发现阿琴最近变化很大,北川便去厨房问阿琴是不是和吴东方好上了,阿琴不愿透露,北川只让她好自为之。

  阿琴和吴东方的进展神速,听完他的演讲还去他家里参观。两人喝茶时,吴东方说起自己曾经的一段婚姻,阿琴看着一边的古琴,忍不住上去玩赏,吴东方看着阿琴的侧脸,不禁动容。

  阿琴回到家,见北川买了一堆瓷碗用具摆在茶几上,说是赔偿姥姥的。阿琴说起自己用宋代的碗喝过茶,还一脸幸福的样子,随即宣布自己和吴东方谈恋爱了。姥姥很激动,桃桃不满意,以为阿琴是因为钱和吴东方在一起。阿琴马上拿出诸多例子反驳桃桃的观点,不知桃桃为何现在嘴巴这么锋利像刀子一样,姥姥意有所指表示是北川带坏的,俩人又开始掐架。

  北川劝阿琴慎重考虑,随即气呼呼离开,姥姥吐槽北川心理扭曲觉得好男人都死绝了,让阿琴别听北川的,北川出来迎头反击。桃桃因为阿琴的事不开心,之前卖碟的黑小子过来陪她聊天,桃桃总算展露笑颜。

  佳慧见阿琴最近心情不错,说大家都在猜测她谈恋爱了。阿琴坦白自己就是谈恋爱了,佳慧不禁羡慕阿琴的男人缘。晚上,阿琴穿着吴东方买给自己的裙子在姥姥和桃桃面前转悠,姥姥很喜欢,桃桃觉得不好看,北川经过阿琴让她给意见,北川说阿琴穿这裙子像得了皮肤病。

  姥姥捧阿琴的场,觉得阿琴穿这裙子很漂亮。北川过来传达杨树托自己带的话,说阿琴和吴东方不合适,随即离开。杨树约阿琴见面,说阿琴和吴东方不合适,她和自己才是绝配,让阿琴好好考虑,阿琴不愿和杨树多说,杨树拿出银行卡给阿琴,说这是给她买别墅的钱,阿琴顿时炸毛,让杨树回去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什么。

  北川进厨房泡方便面,姥姥觉得她天天吃泡面不好,但却表达错误,拿北川吃泡面写不出好剧本作话题,随后两人就围绕创作好剧本展开论战,北川重提姥姥小三身份,完胜姥姥。

婚姻料理10集剧情介绍

  

  姥姥与北川的一波三折

  姥姥被北川的刻薄的话语伤到,在屋里痛哭,桃桃急忙给阿琴打电话。阿琴接到电话,跟汤姆请了霸王假赶回家,见姥姥哭泣,赶紧上前安慰。得知北川又说话中伤了姥姥,阿琴跑去找北川理论。

  北川见阿琴这么维护自己母亲,突然悲伤的说起自己也有母亲,阿琴无话可说走到客厅,姥姥问起阿琴北川什么态度,阿琴直言姥姥在自己心中永远第一。忽然有人敲门,阿琴开门见杨树在外面,说要来关心一下家里。阿琴不让杨树进门,杨树说自己觉得和果果不合适,想跟阿琴谈谈,阿琴觉得心烦直接把杨树关门外。

  杨树独自走回家,心中起伏不定。阿琴去找汤姆,见汤姆拿着小镜子搔首弄姿,便让他炒了自己,汤姆见阿琴真有不干了的心思,立马又说好话劝她,问她不工作拿什么养家,还直言就凭阿琴的长相和年龄又不可能嫁入豪门。

  阿琴见汤姆这么损自己,立马提出结工资走人,汤姆赶紧说好话赔笑脸卖乖。佳慧看见阿琴在食堂发呆不吃饭,阿琴感慨自己遇到吴东方是走好运,佳慧倒觉得吴东方是因为阿琴不会给自己带来负担和压力才和她在一起的,阿琴说佳慧是嫉妒自己。

  汤姆拿着饭盒过来,说自己替阿琴向上级请了一周的假,让阿琴休息够了调整好心态再回来上班,给阿琴安排的妥妥的。桃桃收拾衣服准备回家住,姥姥说自己会孤独,桃桃说还有北川大姨陪着她,姥姥无语。

  佳慧不明白汤姆为何对阿琴那么好,阿琴故弄玄虚卖关子。姥姥见北川也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赶紧打电话告诉阿琴,阿琴让她拦着北川,自己这就回去,随即给吴东方打电话推了和他吃饭的约。

  阿琴回家把北川摁到沙发上更她讲道理,见北川不开窍,只好用桃桃和自己跟她断绝关系威胁北川留下。阿琴到了客厅,听姥姥说起桃桃要跟自己回家,感叹家里女人不安宁。见姥姥舍不得桃桃离开,便以姥姥和北川和平相处为条件,去劝桃桃留下,姥姥为了外孙女表示自己会尽力而为。

  阿琴去桃桃房间商量搬回去的事儿,桃桃不同意阿琴和吴东方在一起,担心阿琴以后没时间陪自己,阿琴让她先住在姥姥稳住姥姥和北川大姨,免得她们分开了自己照顾不过来。桃桃同意留下,但让阿琴和吴东方断绝关系,阿琴同意考虑。

  清早姥姥见北川在厨房剁菜,得知她想学做饭,便穿上围裙教她切菜。阿琴和吴东方见面,吴东方问起桃桃,说想介绍自己认识的画家给她,并保证以后会对桃桃好,阿琴说桃桃受了自己离婚的影响,现在想把各人问题先放放,多考虑考虑桃桃,吴东方沉默之后点头表示理解,但还是会等阿琴做出选择。

  晚饭时姥姥给桃桃介绍北川做的菜,桃桃吃进去之后又吐出来,北川自己尝过后也觉得太咸,姥姥安慰北川觉得第一次难免会出问题,随即端起北川做的菜拿去改造一下。桃桃看到两人难得的和睦相处,觉得很欣慰。

  晚上阿琴来接桃桃,说明天她开学要报名,等报了名再把她送回来,姥姥不习惯和北川单独相处,让阿琴要信守承诺。下了楼,果果打电话来问阿琴杨树是不是和她在一起,阿琴毫不客气的回击果果,果断挂了电话。

  杨树回到家,果果立即迎上去,为穿衣服的事儿跟他道歉,但还是坚持杨树现在要讲究穿着讲究科学家的身份。杨树问她如果自己现在实验没成功,她还会不会嫁给自己,果果哑口无言。

  晚上休息时,阿琴告诉桃桃自己和吴东方分手了,桃桃觉得阿琴喜欢上别人,自己心里不舒服,只希望阿琴爱自己一个人,母女俩为此事产生分歧。姥姥趁北川不在,偷溜进她房间,北川回来后发现姥姥,姥姥十分尴尬,问北川要不要喝咖啡,结果被北川怀里藏着的流浪猫吓到。

  杨树直言自己不想改变,即使现在功成名就,自己也还是想做原来的自己,果果却告诉杨树他不得不改变。阿琴这边,桃桃继续说服阿琴和杨树复婚,坦言自己只会接受她和杨树,阿琴却不愿意,桃桃以为阿琴是见杨树快结婚了,所以她现在才急着结婚,阿琴直言自己快被姥姥烦死了。杨树告诉果果,阿琴对自己的要求,不过是一个可以陪伴她关心她替她分担忧愁的丈夫,而不是科学家。

  姥姥坚决反对北川养猫,俩人为此事又吵个不休,刚有所缓解的关系又破灭了。桃桃跟阿琴说起姥姥和北川关系改善的事,阿琴觉得女儿真是自己的贴心棉袄,答应以后只爱她一个,让桃桃仔细说说北川和姥姥的事儿,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

婚姻料理11集剧情介绍

  

  果果与杨树登记结婚

  杨树告诉果果自己想要的是阿琴这样的妻子,不在乎自己成就的伴侣。果果重提杨树之前的诺言,让他履行诺言和自己结婚。阿琴接到电话赶回姥姥家,见姥姥和北川又剑拔弩张。姥姥告诉阿琴北川捡流浪猫的事,吵着吵着又说到搬走的事,北川气呼呼的回到自己房间。

  阿琴去北川房间开导她,北川直呼姥姥不爱小动物没有同情心,阿琴告诉她姥姥怕长毛的动物是事实,希望北川体谅一下姥姥。北川吵着要带猫搬家,阿琴劝她说姥姥可以照顾她猫不可以,但北川坚持要养猫。阿琴回到客厅,劝北川不成,就该劝姥姥也养宠物,姥姥想养不长毛的,阿琴说只有乌龟了,姥姥居然当真要养。

  大早上阿琴劝完姥姥北川回家,又伺候桃桃吃早餐,忙得不可开交。杨树这边,果果也做了丰盛的早餐给他。杨树同意和果果去登记,表示自己要对她肚里的孩子负责,果果感动的热泪盈眶。桃桃考试迟到,但王建国没有为难她,桃桃放学,果果前来接她去吃饭,桃桃借她手机给阿琴打报告。

  阿琴挂了电话脸色难看,姥姥得知桃桃和杨树去吃饭,便问起杨树什么时候结婚,阿琴脸色更加不好,特烦姥姥提杨树,起身就离开。北川听见甩门的声音,出来问姥姥阿琴怎么了,得知是因为杨树结婚的事,北川觉得阿琴还是没能忘记杨树。

  姥姥认为阿琴如果同意跟杨树复婚就不用这么纠结了,北川倒觉得阿琴自尊心强跟自己很像,这点很好。姥姥又忍不住泼北川冷水,俩人又拿当年之事展开口水战。阿琴刚下楼,就前后接到姥姥北川打来的电话,阿琴烦不胜烦挂掉电话,姥姥和北川见阿琴不接电话,便持续战斗,最终北川落败。

  杨树见果果接来桃桃特别开心,一张嘴就问起阿琴,果果在一边听了特不是滋味。阿琴在家看电视,心中挂记桃桃,果果告诉桃桃自己今天和杨树正式登记成为夫妻了,杨树对于果果的唐突十分恼怒。阿琴打电话给姥姥,问起她之前打电话干嘛,姥姥说了自己和北川斗嘴之事,见北川拿了碗筷去吃饭,急忙挂了电话去抢过饭碗说自己没做北川的饭,北川便自己下厨去做。

  桃桃回到家,阿琴边泡面边问桃桃杨树带她去吃饭是想跟她说什么,桃桃直言杨树快举行婚礼了。姥姥见北川炒菜太过粗犷,实在看不下去,便出手帮忙。阿琴接到吴东方电话,说他病了希望阿琴去看他,阿琴叫来桃桃,说起自己要去看望吴东方,桃桃对吴东方冷嘲热讽。

  姥姥趁北川不注意,偷偷抱了北川的猫丢到门外。阿琴送桃桃到姥姥家,叮嘱她别告诉姥姥大姨自己去哪儿了。桃桃进姥姥家,把北川的猫捡了回来,却并不知这是北川的猫。北川猜出是姥姥想丢了自己的猫,故意拿到姥姥面前晃悠,姥姥灰溜溜的离开。

  阿琴到了吴东方家,送他去医院看病,吴东方看着陪伴自己打点滴的阿琴,忍不住触碰她的脸颊,阿琴醒来,吴东方握住阿琴的手,再次对她表白,阿琴沉默不语。

  阿琴回到家,听见敲门声,打开后发现是果果,果果进屋跟阿琴说起自己已经和杨树登记结婚的事,跟她商量让桃桃住到自己家里,好方便杨树给她补习功课。阿琴讽刺果果自私,和杨树很般配。果果见说不动阿琴,只好告辞离去。

  阿琴问起北川姥姥去哪儿了,北川说自己和姥姥做了交易,姥姥不扔猫,北川帮忙改剧本,这会儿姥姥找武然去了,阿琴直言北川给武然改剧本不值得。陆路在实验室找杨树聊天,问他到底爱不爱果果,杨树知道陆路喜欢果果,直言果果不是自己想找的那个人,但世事难料。陆路不明白杨树不喜欢果果为何还同意和她结婚,杨树悄悄告诉他自己是奉子成婚,劝陆路以后要以自己为前车之鉴,管好自己别犯错误。

  因为武然不用北川改剧本了,姥姥想赖掉和北川的协议,两人唇枪舌战,阿琴赶紧躲开去给桃桃送牛奶。桃桃对吴东方十分抵触,让阿琴转告吴东方不要再费心机讨好自己了。阿琴电话中给吴东方说了桃桃的事,吴东方表示理解,让阿琴相信自己一定让桃桃接受自己。

  阿琴离开姥姥家,打电话约杨树见面。姥姥见北川的猫打碎了杯子,又叫出北川吵架,熊熊战火四处蔓延。阿琴与杨树见面,告诉他果果来家里挑衅想带走桃桃的事儿,痛骂果果居心不良。

婚姻料理12集剧情介绍

  

  姥姥接受毛毛

  杨树觉得阿琴现在和自己都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对方,所以彼此都变了样,觉得阿琴看果果的角度跟自己看果果是不一样的,坦白果果是拿体贴来讨自己欢心。阿琴觉得这种行为恶心,直言以后进水不犯河水,两人都没关系了,杨树觉得只要有桃子,两人就不可能完全没关系。

  姥姥拿着粘了猫毛的衣服冲北川大喊大叫,桃桃赶紧远离战火,留下两人死掐。杨树举出例子证明阿琴跟自己脱不了联系,说起阿琴父亲生前告诫自己要把婚姻的缘分坚持到底的话,后悔当初同意和阿琴离婚。阿琴大骂杨树混蛋,杨树交代自己当初是被果果灌醉算计了才让她怀孕,阿琴哭着离开,留下杨树悔恨。

  阿琴接桃子放学,告诉她想带她和吴东方吃饭见个面,桃桃答应。见了吴东方,桃桃处处不待见吴东方,还直言两人有代沟,弄得阿琴和吴东方都很尴尬。回家后,姥姥得知桃桃不喜欢吴东方,觉得十分可惜。桃桃和北川说起自己故意为难吴东方的事,北川对桃桃大加赞赏。

  一大早姥姥又为了猫的事儿和北川吵,阿琴回来劝架,姥姥撂下狠话有猫没她有她没猫,北川觉得姥姥是变着法子撵自己走,阿琴一个头两个大。果果戴了假发等杨树下班,等到人后果果说起自己今天找了婚庆公司筹备婚礼的事,杨树直言自己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婚礼。

  阿琴这边劝姥姥别跟猫计较,北川那边跑来说要出去租房子,阿琴拉北川坐下,经过协商,阿琴让北川带着猫去自己家住几天。果果追着杨树问他为什么不想要婚礼,杨树觉得这只是形式不重要,果果依依不饶,杨树坦白要不是她肚里的孩子,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阿琴带着北川离开姥姥家,边走边数落北川不让人省心,自己又不能不管她,北川建议撇下姥姥,自己和阿琴桃桃三个人过,阿琴反对。北川误以为阿琴是想嫁人然后把桃桃和姥姥甩给自己,阿琴说出自己苦心,觉得大家处处为了北川找寻,北川却不懂得关心别人,北川顿时无言以对,只好忍痛把猫放到公园。

  阿琴正跟姥姥说着北川把猫丢掉的事,就见北川急匆匆的出门。北川到了公园,发现毛毛没有被人捡走,但筐被人捡走了。北川将毛毛抱回家,阿琴问起怎么又把猫抱回来了,北川说起自己在公园的见闻,姥姥也觉得那些人太缺德。

  北川跟她俩商量再收留毛毛一阵,等有人愿意收养了就送走。姥姥妥协,让北川继续养毛毛,北川太惊讶了。桃桃又遇到卖盗版碟的黑小子,不过他现在转行卖假证了。桃桃问他为何不上学,黑小子说起自己的身世,原来他是从小被拐卖到西北农村,最后跑出来到这个城市找自己父母。

  桃桃到北川房间说起黑小子的事,希望北川能帮忙找黑小子的父母。杨树订了去美国的机票,想要逃避这个婚礼。北川听了黑小子的故事打算见见这个孩子,桃桃说自己不知道黑小子的具体信息,但知道他经常出入的地方,北川答应动用关系帮黑小子找父母。

  杨树打电话给陆路,说自己要去美国几天,让陆路也休息几天。姥姥早餐时问桃桃为何不喜欢吴东方,桃桃不愿意自己妈妈被别人抢走,姥姥劝她要为阿琴想想,桃桃仍是不同意阿琴和吴东方在一起。阿琴来接桃桃,桃桃见她心情这么好,问她是不是还和吴东方在一起,阿琴否认,桃桃不懂事,不知阿琴为何有了自己还要找别的男人谈恋爱。

  阿琴假期结束回到厨房,和大家热情打招呼。佳慧告诉阿琴厨房出大事儿了,正要说却被突然出现的汤姆阻止。汤姆跟阿琴打招呼,随即严令禁止大家传播小道消息,佳慧马上噤声,阿琴问起她也不愿意说。桃桃班上的林老师要请一周假,说自己要去给自己的妈妈举行一个别开生面的婚礼,桃桃听后若有所思,下课便去找林老师谈心。

  北川给姥姥联系了一个演事儿妈婆婆的戏,把制片人电话给她让她自己去跟人见面。姥姥不满意北川给自己找的角色,觉得自己要演勤劳善良的婆婆才算得上是自己本色。北川说起这个角色占得戏份特别重,姥姥又急忙拦住北川拿了电话号码。

  林老师和桃桃说起自己母亲独自抚养自己的辛苦,想要趁此机会弥补这些年的缺憾和母亲对自己的付出。阿琴去食堂吃饭,和汤姆坐一桌,汤姆问她佳慧有没有跟她说什么,阿琴表示没听到什么,汤姆笑得十分羞涩。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