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新编剧情介绍

19-24集
聊斋新编剧情介绍

聊斋新编19集剧情介绍

  

  张道人跑来告诉狄伦,他已经被官府发现了,不能再为狄伦抓女子疗伤了,狄伦吸光了张道人所有的法力和元气,杀死了张道人。狄伦让恒娘留在自己的身边,恒娘却依然还留恋天福,她要回去报仇。狄伦送给恒娘一盒万灵膏,让她每天涂抹,不仅可以去除疤痕还可以青春永驻。恒娘看到狄伦对自己这么用心,她幸福的依偎在狄伦的怀里。

  恒娘回到洪府,天福高兴极了。他发现恒娘额头上的伤疤不见了,而且还变得更漂亮了。恒娘把小蝶打了二十大板,郎中给小蝶看病时发现小蝶有了身孕。恒娘要把小蝶赶走,天福不肯还要纳小蝶为妾。恒娘想害小蝶可又怕天福责怪她,只好又来找狄伦帮忙,狄伦给她出了一个狠毒的计策。恒娘回到家重新变成了原来那个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夫人,她主动要把小蝶纳给天福做妾,并让他们当晚就成亲。恒娘能够这么深明大义天福倍感欣慰。恒娘告诉天福,小蝶能够嫁入洪府完全是大相国寺佛祖的保佑,她要带着小蝶去大相国寺还愿。

  恒娘假意带着小蝶出来还愿,她把小蝶带到了一个悬崖边把她推了下去。小蝶失踪,恒娘在天福面前假装伤心难过。有人在悬崖下边发现了小蝶的尸体,天福赶快跑去认领,他发现小蝶的手里紧紧攥着自己当年给恒娘做的发簪。怪婆婆来到天福身边,把狄伦的秘密告诉了天福,两人决定将计就计,引狄伦露出狐狸尾巴。

  天福回到家质问恒娘她往日珍惜如命的发簪到哪里去了,恒娘做贼心虚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天福拿出发簪,恒娘只得招认一切罪行。天福要捉拿恒娘归案,两人扭打起来,发簪插入天福的心脏,天福死了。恒娘以为天福真的死了,她惊慌失措赶忙跑去找狄伦。狄伦说他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能够让恒娘逃脱官府的追捕,永远跟他在一起。

  狄伦把恒娘带到了大相国寺,他告诉恒娘自己是个狐仙,自己看到恒娘第一眼就爱上了她,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让恒娘跟自己一起做狐仙,只要自己喝了恒娘的血,恒娘再喝掉自己的血,两个人就可以一起修炼成仙了。恒娘以为狄伦是真心爱自己便答应了狄伦的要求。狄伦正在吸恒娘的血时,天福和怪婆婆出现了,恒娘认为天福再一次欺骗了自己,她端起杯子就喝下了狄伦的血。狄伦阴谋得逞,便收起了自己的假心假意露出真面目,恒娘这才知道把自己搞得这么悲惨的始作俑者就是狄伦。

聊斋新编20集剧情介绍

  

  狄伦向恒娘下达指令,恒娘魔性大发一掌打飞了天福,怪婆婆和狄伦厮打起来。清醒过来的恒娘发现自己打伤了丈夫又伤心又后悔。天福说自己不该为了后继香灯,纳了一个小妾又一个小妾,伤了恒娘的心。恒娘说这不能怪天福,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相信了坏人造成的。狄伦打伤了怪婆婆,又催发了恒娘的魔性,恒娘发力把天福打死了。恒娘拿起法器启动了法器的法能,狄伦透过恒娘吸取了法能,他的力量不断上升。眼看狄伦就要修炼成功,大相国寺佛祖显灵,狄伦瞬间灰飞烟灭。恒娘清醒过来,扑倒在天福的身上伤心不已,她自觉罪孽深重,想用发簪了结自己的性命,怪婆婆及时阻止了她。

  怪婆婆告诉恒娘她就是恒娘的前身,她们俩其实就是一个人。怪婆婆虽然修炼成仙,但是一直进不了仙界,于是她返回人间,想改变恒娘的人生,自己就可以重新修炼,谁知事与愿违,她的介入却让恒娘家破人亡。怪婆婆说要改变这一切只有重新来过。时空穿越,恒娘和小蝶重新走在从老家到县城的路上,她看见了一只白狐,恒娘决定不到县城做什么县令夫人,她要回老家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相信只要天福是真心爱她,就一定会辞官回家。(聊斋新编之恒娘完)

  半年前,李府住了一对母子,母亲叫连锁,儿子叫小聪。这天一大帮债主冲进李府前来要债,突然间阴风阵阵,债主们都觉得有些恐怖。远处传来一阵哭声,他们循着哭声来到后院,只见一个男孩冲着水井喊妈妈。债主们抓住男孩想审问他,一个白衣女子飘过,男孩瞬间就不见了,债主们以为遇见了鬼都吓得落荒而逃。李府从此成了有名的鬼宅。

  半年后,杨于畏在前线立了功,因为受了伤他得到一些赏银退役回了老家。秀琴和杨于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但是秀琴和杨于畏的大哥杨于承从小指腹为婚,为了成全大哥,杨于畏替大哥从了军。杨于畏一回到家,秀琴便拉着杨于畏的手倾诉衷肠。为了避嫌,杨于畏告诉大哥他决定另立门户,娶妻生子。

  这么多年李府一直没有人居住,杨于畏不知内情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下李府,还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临进门时卖房人才告诉杨于畏这个宅子是座鬼宅,杨于畏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晚上,为了壮胆,杨于畏坐在厅堂里喝酒。他始终觉得门外有人便出去观望,就在这时他的酒里被人下了药。杨于畏转回来继续喝酒,他感觉杯子的位置不对,却也没多想就喝了下去。这杯酒一下肚,杨于畏就昏睡了过去。第二天清晨,杨于畏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乱坟岗上。

  杨于承和秀琴听说杨于畏买了李府,跑来劝杨于畏回家去住。杨于畏却硬撑着说李府很好,自己已经在这里睡了一晚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聊斋新编21集剧情介绍

  

  杨于畏想请江湖道士到李府降妖除魔,可是江湖道士要价太贵,他舍不得花钱就自己买了些便宜的法器回家镇妖。晚上他设下祭坛口中念念有词,女鬼果然来了。杨于畏吓得跑到了门外,这时他的酒又被人下了药。看到房间里没动静了,杨于畏又跑进来准备喝口酒压压惊。他刚一端起酒杯就想起昨天的事,杨于畏感觉这酒一定有问题。他不动声色佯装喝下酒昏睡过去,这时一对母子出现了,要把他抬到乱坟岗去,杨于畏睁开眼睛把母子二人吓了一大跳。

  连锁的丈夫李大贵常年在外做生意,欠了很多债。这些年丈夫音信全无,债主们纷纷上门要债,她和儿子还要等丈夫回来,又不能离开此地,她没有办法只好装成女鬼把债主们吓跑。连锁患有一种奇怪的皮肤病,她一见到阳光皮肤就会红肿溃烂。杨于畏很同情连锁母子俩,他愿意和母子俩同住。小聪很喜欢杨于畏,三个人在一起居住相处得非常融洽。

  秀琴来看望杨于畏,她看到杨于畏和母子二人像一家人一样坐在一起吃饭不禁醋意大发。她告诉杨于畏自己和杨于承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她的心里只有杨于畏。杨于畏动情的拥抱秀琴,他的旧伤发作了。连锁的父亲是个医生,她从小就跟父亲一起行医略懂医术。她专门为杨于畏调制了金创药,没想到这个金创药效果真的很好,没过几天杨于畏的伤势就痊愈了。连锁告诉杨于畏李大贵是在盘安做生意的,她请杨于畏帮助自己打听李大贵的下落。杨于承在驿馆做事经常出门,杨于畏就把这件事情托付给了哥哥。

  李大贵在盘安做生意得罪了当地的权贵,权贵派人一路追杀他,李大贵躲进森林才逃过一劫。和尚普渡捉拿蜘蛛精,蜘蛛精仓皇逃走,李大贵无意中碰到蜘蛛精被蜘蛛精咬了一口,普渡送药给他,让他不要再回盘安,暂时到附近的破庙休息。

  杨于畏伤好了,他决定去卖金创药补贴家用。杨于畏认不得草药小聪却认得,小聪毛遂自荐要跟他一起上山采药。两人在山上采药时突遇暴雨,小聪的脚受了伤还发起了高烧。

聊斋新编22集剧情介绍

  

  杨于畏冒雨去给小聪买药,看着他在雨中奔跑的身影连锁很是感动。杨于畏和连锁在小聪的床边守了一晚上,早上小聪的烧终于退了,两人激动得双手相握,秀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对连锁是又气又恨。

  普渡一路追杀蜘蛛精,蜘蛛精逃到破庙看到了李大贵,她便化作原形藏在了李大贵的衣服里。普渡追到破庙却没有看到蜘蛛精,他叮嘱李大贵不要再回盘安,盘安有妖精作祟。李大贵告诉普渡他准备回东阳老家去。蜘蛛精有伤在身,她害怕再次遇上普渡,便决定找个地方躲起来养伤修炼。李大贵来到河边喝水,刚好看到蜘蛛精溺水,他跳下水中救起了蜘蛛精。两人在河边燃起篝火烘烤衣服,蜘蛛精谎称自己父母双亡,她准备到东阳投亲,谁知半路船沉入水中,自己现在已经一无所有。李大贵对蜘蛛精起了色念,他假装好心让蜘蛛精和自己结成兄妹一起上路。

  杨于畏在路边摆摊卖金创药,一个有腿伤的老伯涂抹了金创药后立即感觉好多了,百姓看到金疮药如此神奇便纷纷前来购买。卖完金创药杨于畏给小聪买了冰糖葫芦,还专门到布店去给连锁做了一件能遮光的斗篷。回到家杨于畏亲自给连锁穿上了斗篷,看到杨于畏对连锁的细心呵护,秀琴不禁妒火中烧,她决定好好修理一下连锁。

  秀琴把连锁假扮鬼魂的事情告诉了债主们,债主们立马来到李府找连锁要账。连锁说自己的确无钱还账,债主们就把小聪抓了起来。杨于畏前来阻拦却被债主从背后捅了一刀,债主怕引发人命案赶紧跑了,连锁连忙把杨于畏扶到床上休息并给他敷药。连锁认为是自己连累了杨于畏,她暗自伤心难过,杨于畏抚摸着她的肩头安慰她不要胡思乱想。秀琴看到两人如此亲密,便跑上前来一把推开连锁,并狠狠打了连锁一耳光。她大骂连锁是个狐狸精,自己是有夫之妇还勾引未婚男子。杨于畏斥责秀琴变成了一个市井泼妇,他说秀琴不要忘记自己也是个有夫之妇是自己的大嫂, 他已经爱上了连锁,让秀琴摆正身份不要再来管自己的闲事。

聊斋新编23集剧情介绍

  

  杨于畏的话深深震撼了连锁,连锁发觉自己真的爱上了杨于畏,但她知道自己是个有夫之妇,没有资格和杨于畏在一起。连锁内心很纠结,她决定远离杨于畏,斩断和杨于畏的情丝。杨于承来到盘安寻找李大贵,却得知李大贵得罪了当地的权贵高大富,高大富一路追杀李大贵,李大贵在途中遇害了。杨于承把李大贵的死讯告诉了连锁,连锁听后就晕倒了。

  在杨于畏的精心照料下,连锁的身体渐渐好转,李大贵死了连锁不再有顾虑,她向杨于畏表白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就在两人脉脉含情之时,李大贵带着蜘蛛精回来了,连锁又陷入了两难境地。蜘蛛精用法术催眠了李大贵,套出了李大贵的心里话,原来早在几年前他为了娶一个富家女子就把连锁休了,谁知他得罪了权贵高大富,全家人都惨遭毒手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来,他这次回来只是想拿走房契和地契换钱用。

  李大贵回来了,杨于畏觉得自己成了一个与连锁不相干的人,他想离开李府却又舍不得连锁。杨于畏心里很纠结,他来到亭子里喝起了闷酒。小聪说父亲对自己和娘亲都不好,他不喜欢父亲,他想让杨叔叔当自己的父亲,让杨于畏把娘亲争取过来。杨于畏在街边卖药遇到了普渡,普渡说他额头发紫,妖气缠身。杨于畏不相信,普渡说如果杨于畏以后发现有异常情况,就到广济寺去找他。

  李大贵在连锁的房间里到处翻找房契和地契被连锁发现,他谎称自己是在找戒指,连锁也就没有起疑心。蜘蛛精已经吸取了李大贵的大部分阳气,可她的伤势还是未见好转,杨于畏是至阳之身,吸取了他的阳气不仅可以疗伤还可以提高修为,蜘蛛精决定找机会吸取杨于畏的阳气。她谎称自己的床坏了让杨于畏帮自己修理,可每次都遭到了杨于畏的拒绝。

  杨于畏和连锁在后院分拣草药,李大贵说这样很麻烦,而且草药会越采越少。他建议杨于畏把房契和地契拿去做抵押,买一大块地自己种植药材,开一间大药坊大批量的制作金创药,家里就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了。杨于畏和连锁都被他说得有些心动了,两人决定考虑考虑。

聊斋新编24集剧情介绍

  

  李大贵在街上闲逛遇到了债主贾霸,贾霸让李大贵还钱,李大贵没有钱贾霸就让混混们把李大贵痛打了一顿。李大贵为了保命告诉贾霸自己马上就要骗到家里的房契和地契了,让贾霸先放过自己一马。杨于畏从街边路过刚好听到了李大贵所说的话,他回到家把李大贵的阴谋告诉了连锁,连锁想起那天李大贵在房间里翻东西的情景,她这才知道李大贵原来不是在找戒指,而是在找房契和地契。

  他们的谈话被蜘蛛精偷听到,蜘蛛精说自己可以帮助李大贵拿到房契和地契,但她要李大贵为自己创造一个可以和杨于畏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晚上李大贵故意把母子二人带到街上去看灯会,家里就剩蜘蛛精和杨于畏两个人了。蜘蛛精施展妖法把杨于畏迷晕正要吸取杨于畏的阳气,突然之间电闪雷鸣下起倾盆大雨,雷声惊醒了杨于畏,他赶忙跑到街上去给母子二人送伞。

  李大贵怪罪蜘蛛精没有完成任务,他借机想要轻薄蜘蛛精,蜘蛛精看他贪得无厌索性想要将他的阳气吸干,至李大贵于死地。杨于畏从李大贵的房间经过发现房间里有异样,他怀疑朱贞是妖怪,便立即敲开李大贵的房门说自己要和他商量药坊的事情,把李大贵带走了。杨于畏不能确认朱贞到底是不是妖怪,他来到广济寺找普渡帮忙。普渡给了他一根香烛,让他用香烛熏过的布条蒙住眼睛,过几分钟后,他的眼睛就可以变成能够辨认妖魔的火眼金睛了。

  杨于畏来找蜘蛛精,在他的眼里蜘蛛精果然露出了妖气,杨于畏不动声色赶紧离开了。他刚刚跑到亭子想坐下休息一会儿,却听到身后有连锁的声音。杨于畏扭头一看,连锁却变成了披头散发一身白衣的女鬼,杨于畏一下子就昏了过去。杨于畏断定连锁并不知道自己是女鬼,可是为什么连锁死后还一直不肯离开人世,杨于畏决定要调查清楚连锁的死因。

  普渡和杨于畏在街头相遇,普渡主动要帮杨于畏降妖驱魔,杨于畏怕普渡伤害连锁,他让大哥先去敷衍普渡,自己赶忙逃往郊外。谁知普渡一直追赶他来到义庄,一个叫姜不群的怪老头出现了,他说人有人道魔有魔道,让普渡不要自以为是干预三界之事。怪老头武功高强,普渡打不过他只好走了。

网络微评

韩雪 陈龙  

导演:黄祖权;蓝志伟;麦炳华;谭朗昌;吕嘉华

编剧:麦炳华、陈志恒、彭艳雯、郑子涛、晓毛

出品公司:上海星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