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先生剧情介绍

19-24集

月嫂先生第19集剧情介绍

  那娜来找父亲,告诉他自己已经辞职,提前给他打个预防针。与此同时,许子茹得知路凯为那娜出头心怀不满,她声称自己给那娜发律师函,就是想吓唬她一下,顺便看看路凯的反应,谁知路凯这么经不起试探。看到许子茹已经知道了一切,路凯坦率承认自己的确去找过王建设,但辩解是为了许子茹好,因为他担心被别人查出许子茹花钱让王建设诬陷那娜,接着两人因为石佳的去留问题发生了争执。那娜感到非常被动,她决定自己还钱,不再跟她分享难过。在路凯要求下,那娜交了100美元的欠条,20年的保险期限,然后她被提前聘去了纽约。

  在家中沈心唯恭喜那娜有惊无险,顺利离职了,那娜很意外他如何得知。沈心唯急忙掩饰自己猜的。那娜语气轻松地说,自己猜测一定是路凯从中干预了,不然自己不会这么轻易脱身。她说路凯总算良心发现没有那么渣,也证明自己看人没那么走眼。沈心唯表情复杂地应和着那娜。沈心唯回到自己住的楼顶天台,他悲恸地对天向天堂的父亲忏悔,他卖了父亲留给自己的那把小提琴。沈心唯的泪从脸上滑落,他端起拉琴的架势,沉醉地模拟拉琴的感受。其实沈心唯还是一个懵懂少年,他想把他青春年少的笑容重新印在自己的脸上,来给自己。沈心唯被骗后已经失眠了。

  那娜踌躇再三,给路凯打去电话。两人约好次日见面,那娜开门见山的告诉路凯,即便是他帮自己摆平了王建设的事,自己也不会感激他。并且告诉路凯自己知道他一直怀疑自己参加晟海项目的动机,自己纯粹是为了工作,因为自己在职期间拆掉了不该拆的老建筑,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但是路凯很耐心的和他说:再交给曦兄吧。

  另一边,许子茹约路凯到天台,告诉他自己打算推迟婚礼。因为那娜的事,自己只是测试一下,没想到路凯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救场,说明那娜在路凯心中还有分量,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面对着蛮横的许子茹,路凯很是窝火却无可奈何。那娜却说:那我替你说吧,你也别找她了,你要是和路凯分手,怎么样路凯说:结婚就是为了爱,你应该先和我在一起路凯也说:你真的变了,也该变回来,有责任路凯只是笑笑而已,是他的孩子被骂了吧。

  那娜一大早被闹铃惊醒,她急三火四的打算去上班,却在电梯口遇到了沈心唯,这才想起自己已经辞职了。溪溪一大早被婆婆喊醒起来吃饭,她向刘傥吐槽婆婆简直把自己当猪喂,溪溪再次催促刘傥赶快搬出去住。看到刘傥一味推脱,她就在早餐时直接当众宣布准备立刻和刘傥搬出去住,结果和刘傥父母意见相悖,最后不欢而散。沈心唯发了条推文(点击可看大图),看到两人都找不到自己,就在日常工作与住宿上直接提出了他的条件,她一连拒绝之。

  那娜向自己的一个老朋友打听工作的事,老朋友无奈地告诉她,因为华路在行业里的影响力,现在很多公司都不愿意再聘用那娜,那娜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神情落寞。沈心唯回到家,发现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差点怀疑家里被抢劫了。接着就看到那娜脸色失落坐在地上,就急忙追问发生了什么事。那娜把自己找工作受挫的事告诉了沈心唯,那娜告诉沈心唯路凯让自己转告他那段录音不希望第三者听到,沈心唯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确实骗了路凯。那娜苦涩一笑,她原本以为路凯良心发现,谁知却是沈心唯从中周旋。那娜告诉沈心唯,他们之间的事已经尘埃落定,自己不想再去质疑路凯,告诉他自己都能看到录音,再者路凯和朋友同事一起在一个酒吧玩,发现一个醉醺醺的陌生人一本正经的对他一笑。

  在家中沈心唯吐槽那娜现在是退休综合症,帮她分析十年来一直在工作,现在一旦闲下来就会觉得无聊很正常,所以建议那娜赶紧找个工作。那娜却无奈苦笑,沈心唯突然凑过来,建议那娜来沈博士中心帮自己经营。他向那娜大讲特讲沈博士中心的经营范围,以及一些专业术语,他讲的口沫飞溅,那娜却听得昏昏欲睡。沈心唯问沈博士中心的总经理大卫,我们其实不太懂管理,你能多做一些事情吗?沈博士听到大卫这样的答案,打起精神,他向那娜大讲哈喽,沈博士中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只会办特别多的事情,你来看下中心的规模怎么样。

月嫂先生第20集剧情介绍

  沈心唯教给了那娜一些早教知识,那娜运用她出色的营销能力,帮沈心唯制定出沈博士中心的营销方案。沈博士中心迎来了新生,很快顾客络绎不绝。[page][page]

  刘傥开的服装店收到三个差评,刘傥很是恼火,把火气都撒到了店里客服温小雅的头上。刘傥训斥温小雅后又忙不迭与顾客电话联系,总算让顾客撤消差评。他告诉让店里主管,准备找个理由开除温小雅。温小雅把这段往事告诉父亲的朋友,他的父亲果然给他投诉并且到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判决温小雅和店主一起赔偿店主父亲500多万元人民币。

  那娜小心翼翼地回了家,佟美琳果然脸色凝重,看来她已经知道自己辞职的事。那娜不断解释自己辞职只是因为身体原因,佟美琳不信,非要打电话问沈心唯。那娜告诉她,还是沈心唯建议自己辞职的。佟美琳这才释怀,说完这件事佟美琳眉开眼笑地拿出一张合同书,她说自己预约了婚纱摄影,而且还订下配套酒店。那娜看到合同书上高达十五万的酒席费目瞪口呆,她极力说服佟美琳退了酒席。佟美琳却执意不肯。那娜像是被几只老虎吃了一样痛苦,她表达不再跟她见面,直到得知沈心唯早在03年下定决心离开。

  温小雅去刘傥家里找阮溪溪,她告诉阮溪溪自己被开除了。温小雅告诉阮溪溪自己虽然大学毕业,但她不擅长与外人打交道,自己最初的愿望其实是想当个保姆,因为她很喜欢孩子。阮溪溪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让温小雅来家里当保姆。随后,她逼迫刘傥同意,刘傥架不住阮溪溪的软磨硬泡只得答应下来。温小雅在阮溪溪租的房子家具桌椅布艺行李箱箱架等物品上可以看到端倪,还有她的尺寸可言,精致的装修材料打理让刘焱(化名)十分满意。

  婚纱摄影店里,佟美琳订了个家庭套餐,她搭着那娜拍婚纱的机会想和那安也补拍一套婚纱照。佟美琳身着白色婚纱精神焕发,同样身着礼服的那安实在看不下去转身去看试婚纱的那娜。那娜一袭纯白婚纱十分美丽,可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那娜抱怨婚纱太紧,勒的喘不过气。这时沈心唯和佟美琳走过来,那娜埋怨佟美琳妆容太夸张。佟美琳却自我感觉良好,她催促那安赶紧去照婚纱照。那安见到那安时,他刚拍完婚纱照一两天,他抓起那安的手,拍在了那安面前。这次虽然她一身红色礼服,但脸上却有难得的红润。

  这时沈心唯突然收到欧洲学术调查中心的电话,史蒂文是调查沈心唯学术造假的委员。他告诉沈心唯,关于他学术造假的调查出现转机,他们很快会把一些证据发到中国心理学会,沈心唯最好尽快赶到布拉格一趟。沈心唯心中兴奋不已,得知消息的那娜也替沈心唯高兴,两人忘情地拥抱欢呼,可随即两人醒悟,马上尴尬地分开。欧洲学术调查中心主任西尼伯留在睡梦中突然听到女儿病重的消息,胸部不断剧痛。

  章青阳和皮尔斯得知沈心唯的调查出现转机,立刻商量对策。章青阳阴冷地说沈心唯之前有一个叫小文的调查对象,根据他的了解,小文的丈夫李霖刚出狱,他想从这个人身上打开突破口陷害沈心唯。章青阳决定立刻回国。小文的丈夫李霖刚刚出狱赌博后借下巨额高利贷。这天李霖刚走到小区,迎面一帮凶神恶煞的高利贷混子便包围他,这帮人强行从李霖身上搜走他所有的钱然后扬长而去。李霖呆呆地望着这帮人离开的背影感到深深绝望。不远处章青阳目睹发生的一切,他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生命是不公平的,但那些为钱奔命的人也永远是被呵护的对象。

  史蒂文再次打电话通知沈心唯,沈心唯吃惊地得知史蒂文来到中国,次日沈心唯坐在中国心理学会会议室,史蒂文宣读了对沈心唯的调查处理结果。史蒂文称他们之前虽然取得一些有利证据,但最近却突然收到一个叫李霖的男子的举报,声称沈心唯在学术研究中对小文及其孩子使用了非人道研究方法,因此心理学会决定对沈心唯除名。沈心唯极力争辩却毫无用处。然而这一切只是开始,沈心唯在第二天就收到了史蒂文的电话。

月嫂先生第21集剧情介绍

  史蒂文宣布不仅要把沈心唯从心理学会除名,还要对其进行十万美元罚款,甚至还要诉诸法律。中国心理学会肯定了史蒂文的决定,他们还同时宣布取消沈心唯的博士学位,并禁止他以心理学博士的名义开展任何活动。首席心理专家彭昱告诉记者,史蒂文博士的一生堪称史上最精彩的案例之一,他对现代心理学领域和社会有许多有价值的洞见,这使他在教育心理方面有不少成就。

  沈心唯料到一定是章青阳在背后捣鬼,他约出章青阳,开门见山地指出章青阳和皮尔斯收买了小文的丈夫再度对自己进行陷害,目的就是让自己没了学位不能继续开展调查。章青阳心虚地忙掩饰自己没有这么做。沈心唯告诉他自己之前确实想要对他和皮尔斯进行反击,但现自己只想经营沈博士中心,一旦没有学位自己根本无法经营。章青阳很是意外,有些将信将疑。沈心唯发现自己怀孕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消息会像下一件罪恶的凶案一样让沈心唯陷入了其中。

  沈心唯希望章青阳看到同窗之谊的份上高抬贵手,他只想将沈博士中心开下去。沈心唯说自己可以跟章青阳签协议,他保证不再搞研究,也不追究章青阳陷害的事。章青阳冷冷地说自己帮不了他就扬长而去。沈心唯也想帮忙,他在网上转发了广东省高院还一审判决章青阳当庭被黑。

  刘傥听说沈心唯去求章青阳十分窝火,沈心唯无奈叹气说他这么做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那娜,因为这个中心现在是那娜唯一的收入来源,他必须要让中心办下去。那娜很直接地说,那个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不知道这个计划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我好像经常回答这个问题,但又似乎有点答非所问。为什么保证商业模式畅通无阻的很多,但凡用过都知道,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营才是真正的,这是最基本的。

  佟美琳独自去参观沈博士中心,她正在欣赏装潢一新的房子。这时刘傥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他以为沈心唯在房里,大声嚷嚷房东太黑只愿退他们三个月的房租。佟美琳闻言大惊,她追问刘傥沈心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刘壮介立即说,我们结婚好几年了,她都没见过我,怎么会只见过我一个人呢?被新娘带进房间的佟美琳,眼角竟露出笑意。

  那安晚上回到家里看到佟美琳沮丧地躺在沙发上。佟美琳把沈心唯遭人陷害的事告诉了那安,佟美琳痛心地说,小文一家突然搬走消失不见,她没想到小文竟然是这种人。两人想到那娜今后的处境不禁忧心忡忡。佟美琳首先想到开源节流,于是想把订的婚宴退了。首先佟美琳想到了开源节流,于是还专门练了一身好功夫。在老家办了一场意外婚礼,眼看要嫁人了,佟美琳却没。

  溪溪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溪溪的朋友来看望她。溪溪的朋友看到坐月子的溪溪身材走形深表同情,他们说原本有个清宫戏想请她出演的。溪溪好不容易等到机会却又是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她深感遗憾。溪溪的朋友来看望她,溪溪的朋友看到坐月子的溪溪身材走形深表同情,他们说原本有个清宫戏想请她出演的。

  那娜和沈心唯从沈博士中心吃了散伙饭回家,两人吃惊地发现他们屋里的东西被搬空,这时那娜接到佟美琳电话,命令他们马上回家来住。回到家那娜指着一屋子乱糟糟的东西不满地抱怨家里太挤根本住不下。佟美琳却以邻居家为例认为那娜就是挑刺,她说家里房子大院子大住四个人绰绰有余。那娜又没好气地责怪佟美琳不该花十五万办婚宴铺张浪费。佟美琳马上告诉她,办婚宴的酒店已经退了。沈博士发现了那娜的秘密。在同伴的调查下,那娜向邵燕芬说出了自己的身世。

  那娜刚松了口气,佟美琳提出更雷人的建议,她说婚宴就在家里院子里办。那娜无语,沈心唯却表示赞同。那娜瞪了沈心唯一眼,沈心唯心虚地闭上嘴巴。佟美琳力挺沈心唯,并鼓励他不要怕那娜,有自己替他撑腰。沈心唯邀请那娜做伴娘,当新娘。

月嫂先生第22集剧情介绍

  溪溪要求身体恢复之后就去拍戏,遭到了公公婆婆的反对。为了争夺工作的权利,她和公公婆婆争执起来。另一方面,沈心唯住进了那娜家,他打算打地铺暂时凑合,没想到佟美琳突然闯进来。看到沈心唯打地铺不禁惊讶的大呼小叫,佟美琳严厉的盯着那娜,责备她这肯定是她的主意。她力挺沈心唯,称自己为他撑腰,并命令他上床睡觉。沈心唯很是尴尬,只得在佟美琳的严厉督促下爬上了床。第二天早上,沈心唯在办公桌前醒来,看到佟美琳又在议论她和那娜怎么可能她就是配的上她。由于佟美琳的身体状况没有换新地址的费用,她随即在微博写下你随便感受一下人家,我就不理你了!被网友笑话的她又再次开始了她的表演。

  佟美琳离开后,那娜和沈心唯面面相觑,虽然都觉得尴尬无比,但是为了防止佟美琳杀回马枪,搞突然袭击,那娜只好要求沈心唯在床上多躺一会儿。沈心唯还是觉得别扭,正准备打地铺睡,忽然又响起了敲门声。没想到这次来查房的是那安,看到两人睡在一起,他一脸不爽的命令沈心唯不能睡在床上。沈心唯顺从地抱着被子准备打地铺,不料这时佟美琳还真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她再次命令沈心唯上床睡觉,沈心唯偷眼一看那安铁青着脸。沈心唯夹在两人中间左右为难,不知所措。就在沈心唯想要转移阵地时,沈心唯已经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沈心唯的电话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打给他。

  最终佟美琳占据了上风,赶走了那安,沈心唯也在她的授意之下上床睡觉。佟美琳这才心满意足地返回房间上床睡觉。佟美琳突然向那安提出,觉得有机会还是应该让他俩搬出去住,否则两个人真会散伙,因为沈心唯原本就不断受那娜欺负,而那安见了沈心唯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一天到晚没个好脸色。大家可以想象佟美琳这一步把那安踹死了。

  那安憋了半天这才说出了心里话,自己不断的挑沈心唯毛病,就是因为不愿意闺女嫁人。佟美琳一针见血地指出,因为沈心唯是博士学历,那安担心跟他说话露怯,所以才一脸蛮横。那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佟美琳提出让那娜他们搬出去住就是给自己下套,目的就是为了套出自己对沈心唯的真实态度。今天沈心唯还是告诉那安真相之前已经说过什么了。

  次日起床,沈心唯专门为那娜准备了丰盛的早餐。那娜没有一点胃口,佟美琳在一旁帮腔,说沈心唯是专业的,那娜就应该听他的。溪溪约那娜在茶吧见面,一见面那娜就大发牢骚,接着她话锋一转,开始八卦沈心唯住进那娜家的事。那娜想到不久之后的那场婚礼就有些焦虑,溪溪却突然劝告她不如索性假戏真做。那娜愣了一下,急忙支开话题。那娜是沈心唯的初恋,对他来说这段缘分注定了她一生的命运,对那娜来说,沈心唯也是唯一的女人。

  溪溪向那娜吐露消息,据网上传说许子茹和路凯的婚礼暂且推迟。那娜不满溪溪东拉西扯,她告诉溪溪自己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把婚给离了,然后两人恢复单身。溪溪劝告她不要自欺欺人,当感情来临不要错过。那娜却不肯听。最后溪溪看上了一位黑衣男子,并骗了他们。

  溪溪带着那娜来看自己家的新房子,不料被一个男人拦住,声称这是自己家。溪溪一脸疑惑,一打听这才得知刘傥背着自己居然把房子租了出去。溪溪顿时火冒三丈,回到家冲着刘傥就大吵大闹。听到两人吵闹,婆婆推门进来替刘傥打掩护,声称是自己的注意,因为她觉得房子空着太可惜。溪溪更加恼火,觉得他们都商量好了,却把自己一个人蒙在鼓里。公公出面调解,没想到火上浇油,反而弄得溪溪火气更大,她一赌气准备出去接戏。刘淼第二天,家里来了个客人,带着两个毛绒绒的小毛绒熊玩具吓了溪溪一大跳。溪溪躲进屋里开始跑,没想到对方竟然一边喊快出来一边往屋里冲。

月嫂先生第23集剧情介绍

  那娜建议沈心唯在网上下一些资料,她让沈心唯撒谎就说现在住的房子不适合孕妇居住,这样他们就能顺利搬出去住。沈心唯不擅长撒谎有些为难,他说就算搬也得等到他们顺利举行婚礼后再说。那娜认同了沈心唯的想法,她又问心唯最近又在看月嫂方面的资料是不是想当月嫂。沈心唯称自己现在没学位没工作,他确实考虑当月嫂谋生。沈心唯怎么回应都不肯告诉老婆,老婆感叹:你只看见她没有学位。沈心唯随后出现尴尬表情。那娜气恼道:只看到这,还想当月嫂!沈心唯:月嫂就是月嫂,从日常的餐饮、穿衣到待人接物,哪一方面还看不到你。

  对于溪溪执意出去拍戏,刘傥心中非常窝火,就去找好哥们沈心唯诉苦。沈心唯却提出反对意见,建议鼓励溪溪出去拍戏,否则容易患上产后抑郁。沈心唯接着提到了自己和那娜的婚礼,刘傥冷嘲热讽,故意强调这是假婚礼。看到沈心唯一脸不快,于是提醒他说,自己这么说是为了敲醒他,让他清醒点。结果一去,哎呀呀,把那娜给搞惨了。虽然剧情全是锦上添花,但留给执意出去拍戏的演员们的印象却是苦涩不堪。

  沈心唯到医院看望黎叔,黎叔欣慰地表示他和那娜的婚礼自己一定会参加,他好奇的问起那娜身上哪点最吸引沈心唯。沈心唯思索片刻说那娜独来独往,独自疗伤,这跟自己很像。黎叔语重心长地劝告沈心唯,要想取得父母的谅解,就要懂得沟通。可是看到沈心唯对母亲误会颇深,他只得转移了话题。十二年后,那娜终于盼来了沈心唯的新家。

  那家很快在院子里举办了婚礼,这天宾客盈门,热闹非凡。作为伴郎兼司仪的刘傥故意让两人讲一讲爱情经历,那娜很是窘迫,沈心唯趁机接过话筒,大大方方地开始讲述两个人从相识到相知的过程。随着他的讲述,那娜也沉浸在往日回忆中。沈心唯接着讲到当初在拆迁现场,那娜大胆的站出来,承认当初就是自己和黎叔签的合同,也正是那一刻那娜让自己怦然心动。听着沈心唯近乎表白的真情话语,那娜眼神飘忽,手足无措。作为伴郎,宁财神是节目的绯闻男友,这些年不做主,淡然有余,沈心唯则是在这样的季节,悄然走进婚姻的殿堂。

  刘傥和溪溪回到家里,刘傥不禁吐槽自己原本是想让沈心唯清醒一下,没想到却变成了表白大会,接着他正色的要求溪溪待在家里不要出去拍戏,溪溪断然拒绝。与此同时在那家,沈心唯和那安面对面坐在一起,两人推杯换盏喝了起来。那娜隔着窗户望着院子里正在喝酒的两人,她不断拍打着自己的脸,以此来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是假的。没想到刚好被佟美琳看到,就急忙掩饰说是白天笑的太多,脸上僵硬了,舒活一下。佟美琳很坚定的跟记者说,曾经白天笑的太多,不好,现在的她不好再笑了。这是读者对这件事一直所津津乐道的一段。下面一张2011年的图片可能就会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那安看到沈心唯喝了不少酒,就建议沈心唯晚上跟自己一起睡,回到房间,他怂恿沈心唯跟自己继续喝。那安喝的醉醺醺的,借着酒劲他告诉沈心唯,自己把那娜交给他这是忍痛割爱,他警告沈心唯如果今天婚礼上表白的话是假的就要打折他的腿。两人越喝越高兴,也不分辈分了,在一起喝的昏天暗地。佟美琳安顿好那娜,到那安房间去一看,两人都喝多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她无奈苦笑,然后走出了房间。看到墙上那娜和沈心唯的结婚合影,佟美琳笑了。房间没有灯,佟美琳关了房门。

  沈心唯早上被广场舞的音乐吵醒,他起来一看,惊讶地发现佟美琳正在教那娜跳广场舞。他在一旁帮腔,说适量的运动对孕妇有好处,说的那娜不断撇嘴。佟美琳兴冲冲的准备教沈心唯跳舞,沈心唯动作笨拙,为难的表示自己不会跳。佟美琳听到他居然没有改口,仍然称呼自己佟阿姨,一张老脸立刻垮了下来。广场舞突然开始,广场舞的音乐一起。

月嫂先生第24集剧情介绍

  沈心唯望着忽然变得一脸严肃的的佟美琳,这才醒悟过来。那娜在一边就想替沈心唯打圆场,企图岔开话题,却遭到佟美琳厉声训斥,看到沈心唯喊一声妈这么艰难,佟美琳脸色难看,连跳广场舞的兴致也没有了。那娜事后为佟美琳逼着叫妈的事向沈心唯道歉,沈心唯说自己以前在家里从来不叫妈,不过以后自己会尽快适应。[page]那娜非常后悔。那娜和佟美琳的绯闻,也一直跟小沈一起传,这次两人都要出面澄清。这话其实更像是为自己的回应做铺垫吧。不过佟美琳知道消息后,连一脸无奈的样子,都变成一脸人畜无害。看来人品好到爆表。而那娜确有让小沈跟妈一起跳广场舞的内在原因。

  那娜看沈心唯西装革履的打扮惊讶的问他穿成这样是不是去应聘月嫂,沈心唯点点头。那娜目瞪口呆,她觉得没人会要一个如此浮夸的男月嫂。沈心唯却很有信心。几次见到他们,他都对那娜的古怪见面为之担忧。

  许子茹和父亲在院子里散步,她告诉父亲当晚自己告知路凯沈心唯和那娜结婚的消息,路凯倒酒的手非常稳,他表现得越是坦然越有问题。父亲沉吟片刻,劝告许子茹干脆退婚,自己和华路集团的合作也终止。许子茹却眉头紧皱,她不甘心放弃路凯,想再给路凯一些时间。郑恺拿起手机给许子茹发了一条信息:你们的陪伴结束了,你们的爱怎么也收不回来了,两年前你们结婚时结婚前的你们过得好吗?!许子茹说:我自己的事自己干吧,做梦也没想过我自己会倒下。

  那娜陪沈心唯去了月嫂会所,他们谎称是来找月嫂而咨询相关服务。会所服务人员热情地向他们介绍服务项目,那娜谎称去卫生间偷偷去找会所的会员深入打听。就这样他们看了一家又一家月嫂会所。结果那娜被吸入得到一个中国大陆禁止使用的电子设备,中毒身亡。

  休息的间隙,沈心唯带着那娜一起去咖啡厅,那娜闻着咖啡的香味,按捺不住想喝一口。她端起咖啡,犹豫片刻,旋即放下。沈心唯安慰她可以少喝一点,同时话里有话的劝告那娜不要压抑自己。那娜急忙反驳自己没有压抑自己。沈心唯拿咖啡打比方,咖啡那娜选择不喝,却不代表她不喜欢。那娜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蛮横的说自己就是不喜欢。沈心唯等她一起离开咖啡厅时,那娜眉飞色舞的劝沈心唯不要报复。

  沈心唯把话题转移到自己应聘月嫂上。那娜建议沈心唯应该另辟蹊径,到那些机制不健全的月嫂中心去试试。当沈心唯去应聘时,负责人吴经理难以置信地问沈心唯是不是有病。沈心唯毫不在意再次确认自己的确是来应聘的,并拿出了一叠自己获得的月嫂证件和护理证件。但是吴经理还是觉得此事太匪夷所思,下达了逐客令。吴经理出门时,意外的见到了沈心唯。沈心唯告诉吴经理,他的vip客户已经换了好几个月嫂,如果再换下去客户会退款。其实不用沈心唯多说,吴经理也知道这是事实,他也正为这事挠头。但是现在vip客户却怎么也退不了款。

  溪溪最终为了自己的梦想丢下孩子收拾好行李准备去拍戏,她把行李搬到那娜的车上,在车上溪溪劝那娜别认怂,她说沈心唯可能就是上天派给她的最好礼物。那娜只好无奈承认自己对沈心唯有一些动心,但苦涩地说他们都要面对现实的,所以在这件事上自己认怂。于是那娜决定把儿子交给新城,我就要当好奶爸......这是伊琳娜在所有生活的事情上唯一的感受。

  沈心唯约刘傥出来喝酒,他劝说刘傥等溪溪拍完戏,就搬出来住。刘傥为难地反问孩子谁照顾。沈心唯劝告他,他和溪溪都不是正常的上班族,互相配合一下,一定会照顾好孩子。刘傥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决定回家劝劝母亲。接着沈心唯向刘傥提出借钱,原来他准备买两张票去观看欧洲交响乐团演出。他一听就泪流满面,眼眶湿润,这笔钱就打水漂了。沈心唯上交给陈浩民的两套房子,已经装修好了,等年底和某川剧团演出的时候,就会成为该剧团的一部分。

  吴经理决定聘用沈心唯,把沈心唯介绍给资深月嫂乔嫂,让沈心唯当她的助理,一起照料vip客户余曼。乔嫂对沈心唯横挑鼻子竖挑眼,并且告诉他余曼可是最难伺候的,目前已经换了好几个月嫂。她劝沈心唯知难而退,沈心唯却偏要迎难而上。乔嫂把沈心唯带到余曼面前,余曼丈夫看到沈心唯是个男的当场就要发飙。这时那娜从屋里走出来,原来他和余曼刚刚认识。那娜向余曼介绍沈心唯就是自己丈夫。余曼当即立刻答应留下沈心唯做月嫂。沈心唯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懈努力,沈心唯终于被这个好男人提拔为客户经理,还给她买了车子,在沈心唯工作时间段内支付全款。

  返回时,沈心唯拿出两张电影票,邀请那娜一起去听音乐会。那娜一开始并不感冒,当她得知音乐还能胎教,立刻欣然答应。只见沈心唯苦练钢琴,一遍遍模仿,终于在开场前将那娜逼至墙角,那娜却突然说:你是沈心唯吧?沈心唯眼中闪过惊喜,原来她竟然真的有一个活生生的心上人。

网络微评

吴奇隆 李小冉  

导演:徐宗政

出品公司:江苏稻草熊影业、江苏唯意文化传媒、海宁青芒影视文化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