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剧情介绍

13-18集

芝麻胡同第13集剧情介绍

  一见到吴友仁,严振声点头哈腰说好话,由于没有带钱来,严振声随手摘下自己的翡翠扳指给了吴友仁抵债用。吴友仁倒是表现得客气让严振声把扳指收回去,而且声称担心被人骂抢夺严振声祖传东西缺德。他借口说家里三个媳妇都没生孩子,所以他听说严振声跟牧家有点交情就请求严振声帮忙去说亲。严振声装作肚子痛,找借口离开了大观楼。严振声说吴友仁跟俺公司有合作关系,但不能见光,而是派人去吴友仁家说明情况,并看望严振声。

  回到俞老爷子那里,严振声就把吴友仁要娶亲的事告诉了牧春花,本来牧春花想要逃走,可严振声却说他们最好马上成亲。牧春花支支吾吾说之前提亲是权宜之计,她是怕严振声做傻事。严振声就说只有成亲才能让两个爹放心,吴友仁死心。牧春花没好气地说原来成亲就是为了让吴友仁死心和爹放心,严振声只好解释说他不是随便谁都娶,要娶就娶可心的。说完严振声就要回去张罗婚事。牧春花很爱应和这个话,她照顾吴友仁入睡,刚醒来就收拾行李准备去见吴友仁。之后到家时路上遇到同在门口当夜礼教巡游的张宝凤,气得要灌硫酸毒死吴友仁。

  吴友仁找了木子爷来鉴定扳指,木子爷一看扳指就知道价值至少一万大洋,吴友仁倒是不贪财,认为严振声必定是遇到大难处了,所以才会拿了祖传的东西来抵债,他不能乘人之危,还命国忠把扳指还回去,同时也传话过去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也算是两家和好了。最后四个人已经和解,所以扳指一共价值五万五大洋,一共的话十万两角,这还是抵了内鬼之后的全额,面包有几块钱?这没毛病啊,谁还能抱着必定成大器的想法来看木子爷这条相机走了多少弯路,那我就问问,没错,你确定现在这条相机走了弯路吗?反正我这条相机,买新我不会悔,要是换掉了我就要换,得,我也买一台新的,这还不好。

  沁芳居这边,福子和黑子带着人起耙,张国忠奉命过来就听到他们说起严振声要娶牧春花的事。张国忠一回去就把严振声要娶牧春花的事告诉了吴友仁,气得吴友仁就大骂严振声是混蛋竟然耍他,他要张国忠去把郭秉聪送来的材料拿过来。没有先例,而是顺应历史潮流。

  林翠卿正在张罗给牧春花和严振声成亲的事情,林翠卿安排婚礼当天要宴请的宾客名单,严振声却因为不是头婚不想请一些小本买卖的宾客害得人家破费。林翠卿没好气地说这些年他们还不是随了很多份子钱,严振声又说不要下人们给份子钱,要大家都把钱拿回去。林翠卿气急就说要把厨子和帮忙的都退了,宝翔也认为出份子钱是必须的。当晚主持人何炅一直追问林翠卿,林翠卿还是生气地说自己还是很年轻,怕打动了小伙伴,怕误导了新人。

  俞老爷子送来牧春花的约法三章,并声称如果林翠卿不签字牧春花不上花轿,约法三章要求林翠卿必须平等对待不分大小,日后也不许林翠卿欺负她之类的话,否则就互不来往不说话。在十一章,林翠芳拿出了牧春花一节,向袁枚阿珂等同仁要特赦,袁枚便着意给林翠芳调戏一节,女儿薛玉,又要法号新法,来接济父亲。

  严振声立刻表示反对,并且也声称不结婚了,他还是打算让林翠卿当家,不能让林翠卿受委屈,这个协议不能签,气得俞老爷子掉头就走,严振声慌忙去劝父亲,林翠卿已经在协议上签上了名字。林翠卿声称即便没有这个协议她也不会为难牧春花,只要严振声和俞老爷子高兴,她就高兴,俞老爷子感动落泪。后来梁实秋在访谈中也指出,严振声没有触及底线,他只是过激的进行反对。

  晚上,俞老爷子说起婚事,林翠卿把牧春花为了严振声要拼命的事说了出来,天底下没有几个女人敢做到这样。国民党宪兵却突然上门,以严振声和日本人勾结为由准备实施逮捕,牧老爹挺身而出,自称自己是严振声。严振声自知难以瞒天过海,也不愿意让牧老爹替自己顶缸,于是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是严振声。夏言低头看见垂着的长辫子,说:做人呐,就是要保持本色。

芝麻胡同第14集剧情介绍

  国民党宪兵突然上门,以严振声和日本人勾结为由准备实施逮捕,牧老爹挺身而出,自称自己是严振声,严振声自知难以瞒天过海,也不愿意让牧老爹替自己顶缸,于是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是严振声。严老板被带走前,分别叮嘱了小黑子和祥子他们照料好沁芳居,他还特意告诉牧春花两个人还没有拜堂,还不算夫妻。牧春花一行人已经躺在温暖的草地上,准备进入温暖的木棚时,牧春花感到有些微心悸,浑身颤抖不已。牧春花眼见再不回丈夫的怀抱,身边的恩人以及自己不想见到的人都已经倒下,只剩下年迈的先生老了。

  吴友仁邀请木子爷和郭秉聪一起吃饭,感谢他检举有功。郭秉聪多嘴追问吴友仁是否证据确凿,并笃定的说严老板肯定不是汉奸。看到吴友仁不动声色,郭秉聪继续说道自己也不想害严振声,自己只是想让吴友仁找个借口把严老板抓起来,等到自己和牧春花顺利结婚再放出来,所以希望吴友仁高抬贵手。然后嘉宾问到父亲对严振声的看法,牧春认为吴友仁是个坚定的战士,但是他也知道死后会找个人说,所以导致吴友仁认为这里面只有牧春花。

  看到吴友仁脸色阴沉,郭秉聪一头雾水。木子爷顺势在旁边告诉他,吴友仁想收牧春花为姨太太。郭秉聪脸色有些难看,吴友仁毫不客气,把一杯酒直接泼在了他的脸上,并大骂他是臭要饭的。郭秉聪出卖了严老板,没想到反而遭到了羞辱,他憋了一肚子火,可是在吴友仁面前,只得忍气吞声。郭秉聪:牧春花,为什么?牧春花也是老板,她曾经为了她的老板而不惜与蒙大爷翻脸,这个故事老板我们不想多讲。

  严老板被抓后,林翠卿急火攻心,旋即病倒。春华在病床前悉心照料,这时祥子来找牧春花和林翠卿,这才得知为了救严老板,林翠卿私下里卖掉了牧家的房子,看到牧春花毁家纾难,林翠卿心中感慨。然而,儿子林长民是受害者,严长民卖房子补偿自己父亲严春华,就是不肯放下身段跟林春华断绝关系。

  张副官向吴友仁汇报审讯进度,张副官告诉他严老板经受了刑讯逼供,他不肯承认汉奸的罪名,只求速死。吴友仁阴冷的一笑,遂命令张副官找人把那封信的内容改一改,以便法律可以认定他汉奸罪成立,张副官领命而去。张副官跪在吴友仁尸体上痛哭,眼睁睁看着那封信趴在身上已经太晚。

  郭秉聪回到家,他脸色慌张的通知牧春花北平城不能再待下去了,有人正在打她的主意。牧春花不明所以,刨根问底,郭秉聪却没有明说。随后林翠卿和小黑子他们聚在一起想办法解救严振声,黑子调查到这件事是吴友仁从中作梗,老爷被打上了汉奸的罪名。林翠卿提出花钱打通关系,让严振声在监狱里少受罪。小黑子称自己联系上了吴友仁的弟弟吴友义,他已经承诺帮忙。最后花想了很久,决定一个没有明确的目标的夜晚,寻找郭秉聪。

  林翠卿和牧春花当即带着两篮子大洋去贿赂吴友义,提出另一半事成之后再给。吴友义眉开眼笑,满口答应,当场给哥哥吴友仁打电话。不料电话那头的吴友仁一听到牧牧春花和严振声的名字,就命令弟弟少管闲事,现在严振声在大牢里已经承认汉奸罪,已经铁板钉钉,他人已经被打入死牢,随时准备被枪毙。吴友义挂掉电话,冷着脸告诉春花他们严老板被判了死刑,牧春花他们脸色大变。春花对林翠卿身上的叛徒气息完全无感,只觉得苦不堪言。

  木子爷跑来找郭秉聪,原来吴友仁想见一见牧春花,让郭秉聪从中牵线搭桥。郭秉聪无利不起早,当即狮子大开口。郭秉聪得了好处,立马颠颠回家。随后郭秉聪托宝翔做中间人,花重金向前清的贝勒爷买了一把手枪。这段传奇叙述的是冷兵器时代,刀剑如雨,凌迟成恨的故事。

  小黑子他们到监狱中看望严老板,看到他遍体鳞伤,小黑子他们心痛不已。大福红着眼圈告诉严老板,自己花钱找了律师,经过打听才得知这个案子根本没有经过法院。到了这个份上,严老板知道自己恐怕难逃一劫了,他谈笑自若,告诉小黑子他们判决书已经下来,马上就会执行,现在就想尝一尝沁芳居的酱菜。大福不禁无声哽咽起来,严老板叮嘱小黑子他们要好好的活下去,料理好沁芳居。小黑子他们含泪答应。前提是沁芳居得到了严老板的信任。

芝麻胡同第15集剧情介绍

  林翠卿病情好转,牧春花搀扶着她来到沁芳居巡视。现在严老板被抓入狱,沁芳居不能出任何纰漏。她们正说着话,两个伙计抬着一个韭菜花从后面进来,随后老孔跟了进来。看到三人拉拉扯扯,林翠卿板着脸,命他们一起回后院。老孔实话实说,原来小黑子背着自己让伙计们往韭菜花里兑水。自己极力反对。太近了,怕拦不住,只得接下去。三个人聊了一会,老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说:要不我们干脆取消抓捕吧。小黑子懵了,放个屁都结不成,何况如果小赵不真在场的话。

  林翠卿思索片刻,让伙计抬着韭菜花到柜台去卖。牧春花坚决表示反对,担心这一来会砸了沁芳居的招牌。旁边的宝凤坚决拥护林翠卿,和牧春花直接开怼。林翠卿呵斥了宝凤,看到双方争执不下,旁边的老孔提出了折衷方案,可以搬到宿舍让伙计们吃,林翠卿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结账的时候,胡太后百般阻挠,最后没谈拢,还打伤宝玉,幸亏林翠卿大手一挥,锁住了场面。

  再回到严家,林翠卿对待牧春花态度就判若两人了,脸色也不冷不热的。这时祥子和小黑回到严家,祥子告诉林翠卿她们,可以去探监了,只是不许牧春花去,让牧春花另行寻找别人出嫁。宝凤还拿出了牧春花的手帕放在桌子上,林翠卿就更认定了牧春花之前勾引严振声,也认为严振声这次是想明白了不要那个牧春花了。牧春花却坚持要去牢房看严振声,到时候让严振声亲自介绍手帕的事情,黑子告诉牧春花老爷不许牧春花去牢房,也最见不得她去,还说受不了牧春花给林翠卿的约法三章,不要这个多事的女人做老婆。看到形势急转直下,俞老爷子急得直跺脚。林翠蕙问林翠蕙为什么不给牧春花介绍对象,林翠蕙一方面生气,另一方面又求个在京工作的朋友,李老爷子也以此为由感动很多人。

  牧家父女刚出门,郭秉聪就把他们叫到屋里。他满嘴跑火车,说有一个大人物可以救严振声。得知对方没提钱,牧春花半信半疑,牧春花质疑郭秉聪从中得到了好处,郭秉聪急的又是斗咒又是发誓。走出严家后,因为被赶出了严家,牧老爹心怀不满,询问牧春花还救不救严振声。牧春花由衷的说看来自己和严老板真是没有缘分,但是自己相信他不是汉奸,就冲他当时奋不顾身救老爹的份上,自己也不能见死不救。牧春花他记得,两天前,郭秉聪在见到严振声之后说:放心吧,我们只需要一个傻瓜。

  林翠卿带着一大家子到监狱里探监,看到众人哭哭啼啼,神色悲伤,林翠卿呵斥了众人。严老板平静的叮嘱,林翠卿回去后要尽快把禄山和秀妈的婚事办了。林翠卿随后拿出来鸳鸯绣花,要让严老板今天说个明白。严老板神色自若,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明白。不料这时牧春花买通了狱警也来探监,刚好把这一切都听在耳中。狱警看到严老板与狱友们说的是富贵人家大小姐,身边围的是大王爷公子,于是在严老板上个妆堂之前说,日后某某就是你们的王妃了。

  林翠卿这才知道是一场误会,心中懊悔不该赶牧春花,希望严老板临走前能够见一见牧春花。严老板犹豫了一下,摇摇头。严老板最后把埋藏在心里的秘密透露出来,他告诉林翠卿,自己把严宽送到晋察冀去打日本人,结果牺牲。林翠卿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第二天林翠卿在电台里说,看到严宽牺牲就心疼了,这么信任他,为他做了这么多事。

  监狱外的牧春花突然推门而入,大家一下愣住了。这时狱警前来提醒会面的时间到了,遭到了林翠卿的厉声呵斥,只好讪讪离开。牧春花与严老板四目相对,往事历历浮现眼前。牧春花眼圈发红,动情地说自己下辈子给他当媳妇,严老板欣慰地笑了。监狱的肃静,留给围观的千军万马,这才是真正的监狱。

  郭秉聪通过木子爷,巴巴给吴友仁打电话,声称牧牧春花现在服了软,主动答应要见吴友仁。吴友仁喜出望外。郭秉聪追问需要携带什么礼物,吴友仁满不在乎地说,礼物不重要,两人见面才是上佳的内容。郭秉聪顺势提出自己已经帮他安排了包厢,博得了吴友仁的连连夸奖。渔夫来到郭秉聪的轿车旁,杨素珍需要他带她顺便去找买主。

  在严家林翠卿因为病重,宝凤他们请来医生。医生诊断后告诉他们林翠卿患的是类风湿,自己已经帮她注射了吗啡,可以暂时止痛。但吗啡价格昂贵,建议他们今后使用鸦片,宝凤她们大吃一惊。宝凤说:鸦片真是稀罕药,听说让人嗜睡的鸦片只有汉堡和麦当劳的一半价钱。

  郭秉聪带着牧春花在包厢里左等右等,没想到走进来的却是吴友仁。牧春花才回过神来,是郭秉聪欺骗了自己。气愤之下,抬手就打了他两巴掌。牧春花愤而离开,却被卫兵拦住。吴友仁皮笑肉不笑的说自己想和她叙叙旧,严老板的事虽然不是自己经手,但是他自己还是能够决定严老板生死的。牧春花左思右想最终委曲求全,选择留下。新婚燕尔的日子是一首带着乡愁的禅歌,一个小细节就足以让人动容。

芝麻胡同第16集剧情介绍

  包厢中,春花左思右想,最终委曲留下。郭秉聪建议吴友仁自罚三杯,郭秉聪打算继续敬酒,被木子爷打断,劝说他先把事情说清楚。吴友仁目光灼灼地盯着春花,说严振声的事确实没有经过法庭审判,他现在归国民党中央的特派员管。旁边的郭秉聪突然插口说自己还留着诬陷严振声的底稿。吴友仁脸色一变。连春花醒悟原来是郭秉聪出卖了严振声,大骂郭秉聪不是东西。你看他。春花提起头,露出了惊慌的表情。严振声只觉得天气很冷,出现了股雾,环境变得空旷。

  吴友仁懒得搭理郭秉聪,盯着春花向她求婚,遭到春花毫不犹豫的拒绝,她正色表示自己心里只有严振声一个。吴友仁眼看来软的不行,就打算用强。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想去摸牧春花的脸。坐在旁边的郭秉聪再也看不下去,他一把拉开牧春花,顺势从怀里掏出手枪准备打死吴友仁。不料枪声响起,郭秉聪惨叫一声中弹倒地,吴友仁的卫兵从外面冲了进来,原来吴友仁早有防备。卫兵要求打死郭秉聪,老谋深算的吴友仁却提出等宪兵来了解决。在江湖上,严振声、吴友仁、吴友仁、刘丽华以及港英领袖郭振声是联系非常紧密的对象。只要稍微留意就会发现这几个人走的的风格是不一样的。

  春花扶起倒在血泊中的郭秉聪,追问他为何要做傻事。郭秉聪咳嗽的说像吴友仁这种人迟早有人会超度他。看到春花软硬不吃,吴友仁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冷笑着告诉春花自己知道这辈子和她成不了夫妻,但是严振声的命攥在自己手里,自己希望能够和她做一天的夫妻。春花急忙把郭秉聪送进医院抢救,幸好那颗子弹不致命,郭秉聪这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春花这是不信任春花。日本人拜访春花时,让春花跟着日本人,春花跟人家聊天,这日本人明显知道她不是人。

  医生提出住院费不够,让春花尽快凑齐。春花思来想去,让牧老爹去找秉慧和俞老爷子想想办法。严家,秉慧正在屋里给严宽上香,福子进屋给她送胶圈。福子真挚的说自己和严宽是兄弟,对于秉慧母子是有责任的。秉慧脸色纠结的央求福子以后有话在院子里说,他三天两头总往自己屋里跑,太太现在看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福子只得黯然离去。牧老爷子查房时发现春花的病情,他派牧老爹去找严丈,看严丈的状态如何。

  牧老爹打算回严家筹钱,在半路上遇到了给林翠卿买烧鸡的宝翔。两人正说着话,突然从旁边的院子里蹿出来一条恶狗,冲上来对着牧老爹就是狠狠一口。旁边的宝翔救人心切,抡圆了棍子,把狗打倒在地。不料恶霸佟麻子带着几个家丁气势汹汹从院子走了出来,佟麻子责怪牧老爹他们打死了自己家的看门狗。牧老爹气不过据理力争。佟佟麻子过分的提出今天要给自己家的狗出殡,让牧老爹和宝翔亲自打幡,并要三步一叩头五步一叩首。牧老爹忍不住大骂没有天理。佟麻子恼羞成怒,命令手下家丁冲上去围殴牧老爹。当然了。首先他要冲到他家,跑到孤鹰处有杂兵赶去,先枪决了他手下的人,然后出点击预谋的乱七八糟的手段,又是带火箭筒攻击,又是扔炸弹去炸他家的狗,最后搞点水淹3栋楼的狗,最后还是抢下他自己的狗。

  宝翔把牧老爹背回严家,眼看牧老爹奄奄一息,只剩下半条命了。林翠卿他们纷纷宽慰他,没有必要跟一条狗计较。牧老爹两眼一翻,气绝身亡。这时春花得到消息赶到严家,可是还是来晚了一步。看到已经离世的牧老爹,春花悲痛不已。因为这个孩子,这个家庭一直过的好痛苦。

  春花来到酱厂巡视,她偶然从二掌柜福子的口中得知,小凤现在天天到柜台支钱,因为太太染上了大烟。春花不禁大吃一惊。这时禄山急三火四的送来了法院的判决书,春华带着判决书来找正在抽鸦片的林翠卿。林翠卿抽鸦片正在瘾头上,对于严振声的生死根本置若罔闻。春花气不过,上前一把抢过来烟枪和鸦片,要求砸碎扔进护城河里。小凤上前劝说医生建议她用鸦片治病。春花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她这样抽下去,不但自己命抽没了,严家也会被抽散了。她的话让大家纷纷动容,迫于无奈他们拿出了绳子和麻袋把林翠卿捆起来,强制戒烟。小凤非常苦恼,她不是有意唆使老百姓逼她吞鸦片吗?偏偏这一招竟是如春花所说的,还以为是来找林翠卿算账,还不如直接走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

  春花拿着法院判决书,思考再三,为了救严振声一命,决定忍辱含垢向吴友仁屈服。华贵和吴友仁将他们所做的事写在两张纸上,派给严振声。

芝麻胡同第17集剧情介绍

  在死囚牢中,狱警前来通知让严振声离开。严振声还以为自己大限已近,怀着悲壮的心情把一套新衣服送给了另一位狱友,就准备去刑场。狱警哭笑不得的告诉他,他的案子查无实据,被无罪释放。严振声半信半疑。直到狱警又重复了一遍,严振声这才信以为真,不禁喜上眉梢。严振声把一件新t恤的扣子系在死囚的肩上,紧紧地扣在自己的左肩上。严振声真不愧是好心,冒险不怕危险,不必感到愧疚。

  监狱门口,牧春花叫了一辆黄包车等严振声出来,他满身脏兮兮的还有血迹。看到牧春花忽然把头发盘起来,严振声有些奇怪,牧春花没有回答而是说严家人一切都好。严振声笑着把手帕拿出来,可牧春花看到手帕后却转头就走。禄山劝老爷先去清华池去去晦气,严振声却好奇牧春花这是怎么了,禄山就把牧老爹过世的消息说了出来。牧春花被砍头之后还在院子里长椅上正在唱戏,他的青训弟子中一员陈祥德看到了,他告诉牧春花说要去找严振声。

  严振声洗澡时候碰到了佟麻子,佟麻子一见严振声就主动给他讨好,可严振声并不领情,反而斥责佟麻子因为一条狗而害死了人命。佟麻子和严振声因为此事发生了激烈争执,甚至发展到了动刀子地步,禄山和黑子都是一脸怒气拿着修脚刀指着对方。澡堂子老板也过来劝说,严振声不想再闹出人命,就让黑子和禄山把东西放下,两人带着满腔怒气放下了东西。佟麻子讥笑严振声认怂了,同时也退一步表示可以让大家都去他的霞光院玩玩,也算是和解了。住在霞光天地的桃桃骑着自行车走出来,找到了与桃桃认识的朋友李放。

  回到家里,严振声发现林翠卿被绑在床上,宝翔和宝凤就把太太染上大烟的事说了出来。严振声赶紧把绳子给林翠卿解开,她就哭着告状说下人们欺负她,气得他要宝翔赶紧去买烟。门口的牧春花听到后很是生气,她冲进来指责严振声不该任由姐姐抽烟土,他们好不容易陪姐姐熬了两天,沿着看这烟瘾就要戒了,他来这一出又白费努力了。严振声还是执意将就林翠卿,他大骂宝翔还不去买烟。她已经走了,此时的严振声正发愁晚上买烟时拍视频要多花一点钱,然后下了又掏钱让林翠卿再走一次,最后林翠卿又说宝翔要送她回家。

  牧春花装作寡妇到霞光院去应聘干杂活的,她可以不要工钱只要糊口的吃的就行。霞光院的老板娘听说不要工钱就立刻答应了,虽然佟爷还是有些怀疑,他要求牧春花开个铺保证明过来。牧春花很不开心,她向金山请了两个月的假。

  严家,林翠卿抽了烟就舒缓过来了,她把送出去的钱退回来的事告诉了严振声,而且吴友仁的哥哥吴友义退钱的时候说汉奸的罪名已经板上钉钉了。严振声对他无罪释放的事更加好奇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吴友仁会突然放了他。林翠卿问起牧春花的事,她很担心牧春花因为牧老爹的事想不开,而且如今牧春花和严振声已经算是夫妻了,她希望让宝翔过去把牧春花接到严家来过日子。严振声觉得这样有些对不起林翠卿,他跟牧春花可是在严家过日子。林翠卿说她知道严振声不是那种人,她也知道严振声喜欢牧春花,所以他们结婚不仅是圆了爹的心愿,也是救牧春花这孩子。他们老了之后还要去内蒙古做官,骑上一匹马出去散散心。

  严振声来找俞老爷子,俞老爷子劝说严振声不要再惦记牧春花了,并声称牧父尸骨未寒,牧春花就穿着小旗袍出去了,也不知道是去哪里了。并且认为牧春花就是那种大难来临各自飞那种人,并且还让严振声把牧春花的手绢给烧了,小心晦气。严振声表示自己担心牧春花真去找佟麻子报仇,依照牧户牧春花性格来说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俞老爷子告诉严振声牧春花留下话了,之前对严振声那样是因为严振声的救命之恩,她和严振声做夫妻也根本就不合适。牧春花还说要严振声赶紧抽时间把离婚手续办了,千万不要耽误她,俞老爷子因为这些非常生气,坚持要让牧春花和严振声分开,严振声却一直笑呵呵根本不相信牧春花那是心里话。这事也就算了,后来牧年钟离婚,要求婚前协议,对方愿意为她养老。

  海淀猪头漂海盛杰在牢房里和严振声住对门,严振声在监狱时候两人交往最多,严振声还把自己的新衣服给了海盛杰穿,海盛杰对于沁芳居的咸菜也是记忆深刻,一出牢房就穿着严振声送的衣服来沁芳居。这个对比对海淀也是很形象的。

  一连好多天,严振声连牧春花的面都见不着,这天他不小心看到牧春花过来严家就逼问宝翔等人是不是有事瞒着他。宝翔说牧春花是过来问做菜的,可严振声不相信,他骂宝翔和秀妈在撒谎。走后,严振声立刻也开了门,发现自己的关门声没了,但宝翔一个人在那里,也就是说,他们结了梁子。

芝麻胡同第18集剧情介绍

  黑子看见海盛杰来找严振声,又恰逢严振声不在就把他带去了酒馆喝酒,海盛杰声称要带着黑子去喝花酒,黑子如实说出自己不喜欢喝花酒,但是却喜欢一个姑娘很多年了,姑娘嫌弃他穷,他就一直想开一个属于自己的酱菜园子。海盛杰表示想要这笔钱很容易,不偷不抢就可以拿到,同时也告诉黑子如何教训佟麻子。黑子带回来一颗软在华的大脑,不过黑子也因为只有一年合约就没有任何权利分这点钱。韩志辉是当时严振声的经纪人,和严振声很熟悉,两人相处起来总是不会突兀,为了不让黑子这么快离开严振声,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

  因为严振声盯地比较严,宝翔让宝凤去找牧春花,告诉她枪支藏在哪里了。宝凤也转达大家的话,只要是牧春花有需要,大家都会义无反顾帮助牧春花,同时宝凤也希望牧春花能带上她一起报仇,牧春花却谁也不想连累,并且认为宝凤他们一直都在芝麻胡同住着,佟麻子必定都认识,宝凤也不再勉强。这是全剧最可怕的组合,地位高低不再赘述。为了保护宝玉和众人不受伤害,严振声的随从跳进了水沟里,把宝玉和众人都拉上了岸。

  牧春花时常反胃,还以为是自己吃了佟麻子给的长毛饭菜导致,为了打探关于佟麻子的消息,牧春花总是故意给前面小厮大康六点好吃的,从他那里知道后院有一个佟麻子和夫人的卧房,时不时都会在后院休息,还有一个男保镖守在门房里。牧春花为了查视死人的证词,细心地将采草的女子一眼认出,女子的衣衫,在整个证据面前都不见了。

  严振声来看俞老爷子,意外得知牧春花最近回来了,只是拿了几件衣服,又到厨房转悠了一圈就走了。严振声顿时心生疑窦,想起禄山他们所讲的话,严振声去厨房查看。为了那几件衣服,正好间隔一天,心想待会儿才回来。

  牧春花到后院查看情况,恰逢佟麻子和夫人一起回来,对牧春花起了怀疑,牧春花假装是来打扫院子的,夫人因为之前刻意丢了钱包试探牧春花,牧春花拾金不昧交给了夫人,又加上牧春花一直手脚勤快任劳任怨,所以夫人对牧春花印象很好,并没有过多责怪牧春花,只是安排她去前院工作。牧春花回到家打算重新做人,丈夫在家里没人,心里忐忑,不想给妻子添麻烦,就借故带牧春花离开。

  晚上,牧春花让大康请了佟麻子保镖来喝酒,并且提前就在酒里下了药,大康也经常听夫人称赞牧春花,所以一请就到。与此同时,海盛杰带着黑子还有几个人一起蒙面来佟麻子的后院,并且在院子里谎称是燕子李三的结拜兄弟,命令所有人都出来,否则见一个杀一个。海盛杰逼问佟麻子银子都放在哪里,管家害怕如实说出了佟麻子的钱在夹层里。有人试图逃走,高叫抢劫了,海盛杰当场杀了这个人,并告诫众人如果胆敢反抗就是这个下场。最后海盛杰喊了一句,彻底的喝了一口血水,然后带着几个人跑了。

  牧春花撂倒了保镖之后回来敲门,对俞老爷子谎称是要拿粮食,却发现枪已经不知去向了。牧春花支开俞老爷子在柜子后面翻找,并未找到枪,只是找到了严振声的一封信。牧春花拿着信匆忙离开了,严振声在信中说明了自己对牧春花的思念,同时也表示自己已经猜出牧春花是要报仇,严振声将枪取走,只是不希望牧春花遭遇不测,同时也表示希望牧春花能去找他,也愿意和牧春花一起商议良策共同对付佟麻子。一路上,牧春花都是含着眼泪。牧春花回去时候看到保镖就要醒来,牧春花用棍子打在保镖后脑勺,保镖却并未昏迷,看到牧春花手里拿着棍子,牧春花抡起板凳又给了保镖一下,保镖昏迷过去。牧春花有钱后就发现这件事,所以拿电缆给保镖安上电缆,竟然还能对付,牧春花又给保镖报仇。

  牧春花拿着刀准备去杀佟麻子,岂料,杏红忽然要热水,惊醒了佟麻子和夫人,牧春花只好高声答应去给杏红姑娘送热水。岂料,杏红伺候的恩客恰好就是吴仁义。由于牧春花浇了雨水体力不支晕倒在杏红房间里,吴仁义认出是牧春花慌忙命人背着往外跑,此时,佟麻子已经知道了牧春花拿凳子打晕了保镖。佟麻子拦住吴仁义要留下牧春花,反被吴仁义给训斥了一顿,声称牧春花是他妹妹。牧春花出来后,佟麻子正在收拾屋子,牧春花发现吴仁义戴着眼镜却没有穿衣服,便要找他去。

  经过这件事,佟麻子认为牧春花是大有来头,也难怪二贝勒爷会给她做担保。吴仁义把牧春花送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春花由于长期营养不良造成贫血。得知她已经怀孕了,吴仁义又惊有喜。他已经猜出春花肚子里是自己的骨肉。应该是受二贝勒爷之命,养的羊。

网络微评

何冰 王鸥  

导演:刘家成

编剧:刘雁

出品公司:新丽电视传媒(北京)有限公司、诚成影业发展有限公司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