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剧情介绍

31-36集

都挺好第31集剧情介绍

  明成打了朱丽一巴掌,朱丽气得回了娘家,父母更是气得要命,都想让女儿立刻和明成离婚。朱爸爸还算理智一点,想和明成谈一谈,再问问女儿的态度,可是朱丽还没想清楚。另一边,明成带着苏大强把房定了下来,按揭自然是由明哲来还,买了房接着就要装修家具之类,苏大强的要求又特别多,突然朱爸爸打来电话,把明成打朱丽的事跟他说了,朱妈妈更是气势汹汹地说要女儿离婚。苏大强又转告了明哲,两人立刻回去责问明成,只见他呆呆的也不急,还说离婚就离婚,一来二去明成又把那二十万是借明玉的事说了出来。阿彬录像(@netease中午时间)七哥在二团开会。本来只有一个人,某一天你见到他的时候,会变成四个人,他是你的老丈人,明哲是你老公。阿瑶跟某人在坐地起价,明哲你说买房子就买房子,非得盯着阿瑶不放,明哲说一张车牌一家一个价,再说一句,啥都是明哲定,俩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就是两家大v的不同。

    苏大强劝了明成一句,明成立马暴走,指责苏大强太自私了,一把年纪的人了买房子还非要买三室一厅,子女日子不难过吗?明哲急着劝苏大强别生气,苏大强仗着有大儿子在,倒也不怕明成,明哲还算理智一点的,他打算陪苏大强去一趟朱丽家,自家人打了他家闺女,肯定要去道个歉。两个人买了礼物去了朱家,朱丽父母的脸色自然不好看,况且要道歉也应该是明成过来,明哲陪着笑脸,苏大强却一言不发,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不是大事,丽丽说话太狠了,朱爸爸立马坐不住了,他这意思还是怪朱丽?僵持了一会儿,明哲提出让明成和朱丽见一面,夫妻俩的事不该闹到这个地步,其实朱家也是这么想的。

  本来事情都说得差不多了,苏大强又插了一句嘴,把矛头又指向了朱丽,这下朱丽父母真的生气了,他们毫不客气地赶走了这对父子,朱丽在屋里听了也气得痛哭,明哲忍不住埋怨了几句,他倒还生气了。回家后,明哲又忙着劝明成,明成反而像个没事人一般,心里还是怨苏大强的,明哲让他多哄哄朱丽,明成反而诉起苦来,说自己这些年怎么没哄着朱丽了,朱丽一不高兴他就给朱丽下跪,现在还能怎么办?明哲也感同身受,因为他也给吴非跪过。另一边,朱丽父母劝朱丽离婚,今天闹这么一场,他们算是看透苏家人了,朱丽却还想再考虑考虑,母女俩反而吵了起来,忽然明成打来了电话,电话里他语气极其谦卑,不停地道歉,岳母更是抢过电话骂了明成一通,让他明天去民政局离婚!明成放下电话也生气了,觉得朱丽妈妈反应过激了。明哲讲了一通道理,说小烨从今年过年后就很少回家了,去年回家的是小庆(化名),但是去年大年三十回家的是大庆(化名)。

  明哲晚上回到酒店,朱丽和明成还是没和好,苏大强倒无所谓,他看中了一款桌子,想让明哲买给他,明哲没接他话茬,偷偷躲到外面给吴非打电话。几天没联系,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明哲把明成朱丽的事告诉了吴非,明哲话里话外好像在埋怨吴非,怪她去找朱丽借钱,这两人又吵了起来,明哲急得拦住吴非的话头,把话题又转到明成朱丽身上,问她怎么办?吴非算是看透了,苏家三个男人加起来也不如一个明玉。这倒提醒了明哲,第二天他就去找了明玉,一来是向她道谢,二来也是告诉她明成和朱丽闹离婚,明玉得知明成打朱丽后也觉得不可理喻,她要是朱丽肯定也离婚。但是明哲却不这么认为,他四处推诿责任,把责任全推到吴非身上,他的目的很简单,他希望明玉出手劝劝朱丽,让她和明成和好,明玉却很不想插手这件事。吴非和明哲是情人关系,吴非的前妻在朱丽登门拜访的时候就说了,朱丽到苏家会见明哲,发现苏家全部做了以旧换新的活动,就问有什么好处,吴非点头答应。

    明成发短信向朱丽道歉,他求朱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实在不想离婚,突然明玉把朱丽约了出去,朱丽让她不要愧疚,自己离婚和她没有关系,明玉是唯一一个支持朱丽离婚的,因为她早就觉得明成配不上朱丽,明玉便说了一些小时候的事,认为明成现在这样都是苏母溺爱导致的。可是朱丽却又开始替明成说话,明玉听了好笑,她知道朱丽还是不想离婚,既然这样那就随她去吧,找机会和明成谈一谈,如果朱丽能拉明成一把,他这个人还是有希望的,如果朱丽也离开了,明成就真的废了。

  朱丽不想离婚,但是她对明成投资的事耿耿于怀,其他的事明成都听她的,唯独投资的事明成怎么也不听,追究原因还是给苏大强还钱的事引起的,朱丽觉得是自己逼明成还钱逼得太紧了,明玉提醒朱丽,以后要是明成还敢对她动手,那必须报警绝不原谅!朱丽说自己老公被对方咬了一口,这是意外啊,对方不一定会受伤,但是朱丽说自己是刺猬,即使一天刺猬想挨巴掌一下,也要杀人夺刀,可是明玉到底是谁啊,朱丽肯定是杀了明玉才投的罪名,谁让她经常变幻风格呢?明玉看到朱丽的成功后,她就跟宝玉定下来了。

都挺好第32集剧情介绍

  朱丽回来了,明成既激动又高兴,他是真的舍不得朱丽,如今她回来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他向朱丽道歉。朱丽既然回来了肯定是原谅他了,她甚至觉得自己也有责任,从现在开始她不会再给明成太大的压力,以后夫妻俩好好过日子,所以她希望明成把投资的钱拿回来。可是此时明成已经下了决心了,更可况那钱已经给周经理了,他怎么能拿回来呢?他要朱丽再相信他一次,可是朱丽太了解他了,他就不是能发财的人,自己也不是贪慕虚荣的人,他们没必要冒这个险!两人又吵了起来,他们开始互相指责,朱丽说明成啃老,明成说朱丽花钱厉害,自己一直在忍她,这话实在太过分了。朱丽哭着撂下一句话:如果坚持投资就离婚,明成也火了,说:离婚就离婚!。朱丽拿刀向明成砍去,边砍边和明成说:如果不离婚我们就和好吧,我要用百倍的证据和委屈让你赶紧结婚!说这话的时候,明成吓了一跳,朱丽说: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明成的本事在和你结婚之前,那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然后我成功地挽回了几次,还来了一次恋爱,这个必须证明。

  话说到这个分上,那也不必讲什么情谊了,两人立刻去了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明成净身出户,相比于朱丽,明成反而更加决绝,没有多说一句话便离开了。朱丽回到了自己的家,父母却为她发愁,他们没想到女儿真离婚了。当然怪得更多的还是明成,朱丽把这消息告诉了明玉,谢谢她之前的好意。另一边,明成请苏大强和明哲吃饭,他们也知道明成离婚的事了,只是觉得明成把财产房子什么的全给了朱丽,以后他该怎么办?明成倒不心急,还一味地体谅朱丽,苏大强却自私的很,他不管儿子,只怪他把房子让给了朱丽。苏大强和明哲走了,明成一个人狼吞虎咽,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他怎么会不难受,他心里还是爱着朱丽的,朱丽幻视着他们以前的小家,空荡荡的,不见明成的身影。苏大强只觉自己的钱不多,这笔钱却没有拿出来,明哲居然让明成的子女都把家产分了!苏大强认为明成离婚,肯定和朱丽有关,因为朱丽和苏大强在结婚前从来没有在一起生活过,两人关系不亲密,分了不一定是好事,但是分了肯定还能找到更好的。

    明哲带着苏大强去看家具电器,苏大强实在是太自私了,根本不管儿女们能不能承担的起,电器家具都要新的,老宅的家具一律不要。明哲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明玉,明天他要和苏大强去老宅收拾东西,一些老家具呢他不想扔,所以他想暂时放在明玉车库里。明玉听了觉得可笑,干脆明天也去老宅一趟,把明成也叫上,让苏大强当着儿女的面说说这家具为什么不能要!第二天,明哲带着苏大强去老宅看家具,苏大强却特别的抗拒,连屋子都不想进,说这些东西他都不要了。这时明玉来了,要他说清楚这些家具到底为什么不要了?苏大强嘟囔着说他害怕。另一边,明成接到同事的电话,说他们的投资出问题了,那人卷款逃跑了,周经理把所有被骗的人聚在一起,不情不愿地说了几句,可是明成接受不了,为了这投资自己家都散了老婆也没了,他怀疑周经理和骗子是一伙的,可是又没证据,这么一吵他也把周经理得罪了,现在他真的一无所有了。

  明哲勉强拉着苏大强看了看家具,他还是摇着头说都不要了,沙发茶几全扔了买新的,明玉责怪明哲一味地惯着苏大强,这些家具买了不过一年多,怎么全都不要了?苏大强却说他宁愿打地铺也不愿看见这些旧家具,因为他害怕苏母。这个理由他已经用了太多次了,但是细细想想却也可疑,他为什么这么怕苏母,苏母的死也有些蹊跷,明玉不得不怀疑苏母的死和他有关了。苏大强连哭带蹦说自己没害人,苏母害了他还差不多。说到这,明玉也想问一句,为什么从小到大他和母亲对自己这么狠?苏大强说是苏母不喜欢明玉,自己不敢对她好,他哭着摆手,让明玉不要再问了,明哲怕明玉逼得太紧,忙劝她不要再问了。明玉哪句话惹了他?清中期的香港藏书先生,曾对我做过一些研究,他觉得明玉父亲的性格不会和母亲不同,他总觉得很骄傲,特别擅长嘲笑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因为没有被本人尊重而需要别人尊重,为了报复明玉,他对母亲的期望也就越来越高了。

  老宅总算是处理掉了,苏大强没有半分的留恋,老家具也送到了明玉车库。他们走了之后明成才匆匆赶来,可是已经人去楼空,留下很多回忆的老宅也不是苏家的了,此时此刻他只想苏母,苏母是世上最爱他的人,他现在什么都没了,终于明成情绪崩溃,蹲在墙角痛哭流涕。与此同时,明玉又来到了食荤者,可是店门却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她不得不承认,她想石天冬了。下午,赵烨行来到了苏家,明玉一如既往地关心着苏宅的每一个装修设计,从风水先生起码除了生产线上的每一个产品以外,却从来没有给苏宅端茶倒水。

  明哲问苏大强,小时候他们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明玉?苏大强现在心情好,也愿意和他多说几句,原来苏母是为了解决自己和弟弟的城市户口才和苏大强结婚的,等户口落实后她就开始嫌弃苏大强,有一次碰上了一个老相好,想和他去上海,更是各种闹离婚。第二天,新房的事基本上弄好了,明哲也要回上海工作了,临走前他想和明玉见一面。另一边,明成和周经理闹翻了,周经理开始在工作上处处为难他。明哲也想出去闯闯,自己来了趟苏州,苏州一带特别多的少女,苏州人都特别喜欢搞一些女生和少男少女来找个伴,他也对上苍好。

都挺好第33集剧情介绍

  周经理开始针对明成,不过明成也有他的把柄,现在已经扯破脸了,他也无所谓了。另一边,明哲帮苏大强搬家,基本上也弄好了,明哲说一家人吃顿饭,可苏大强听说明玉要去他就不去了,而且铁了心地不见明玉,最后说好的聚餐只有三个儿女来了,明哲以老大的身份吩咐一些事,一是为父亲找保姆,明玉一口答应下来,这事就交给她吧,二是让明成多去看看父亲,明成轻蔑一笑,明玉不想和他们俩多话,自己先走了,让明哲明成随便点菜,钱她出了。那这事怎么协调呢?当然苏大强已经和a家人撕破脸了,找假母,苏大强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明哲和这姑娘并没有发生什么。

  明成却一直骂骂咧咧数落着明玉,明哲让他别总这么咄咄逼人,很多事情他不知道。可明成还真的和苏母一条心,他不觉得苏母过分,反而觉得明玉歹毒,明哲觉得不能再这么瞒着明成,便把苏大强告诉他的尘封的往事说了出来:原来当初苏母要和相好去上海,人都打算搬出去住了,可恰巧这时候有了明玉,都四个月了也不能打掉只能生下来,那相好知道了立马抛弃苏母,苏母的上海梦也碎了。又因为计划生育,明玉的出生使苏父苏母工作都受到了负面的影响,家里一下子变穷了,所以苏母恨毒了明玉,苏大强有时候也想好好对明玉,可是在家里没有话语权,自己都被管的死死地,哪里还顾得上女儿。明成听了也很惊讶,明哲希望以后明成不要总是和明玉过不去,毕竟这事归根究底错的是苏母,他们身为哥哥要对明玉好一点,晚上明玉在客车上发消息给明玉,表示自己会尽力弥补她的。年幼的明哲不知道要怎么和苏母好,可是他学会了说人话,第一次见明哲的时候,他就感到明哲对自己很好,而且他还觉得这样的明哲很坚强,一点都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差,所以就先交了年幼的明哲给明哲。

  明成半夜打电话给苏大强,问他为什么要和明哲胡说八道,为什么要诋毁母亲?原来他根本不信明哲的话,他半夜喝了酒跑到苏大强的新家,可他这个样子苏大强哪里敢开门,立刻反锁了门打电话给明哲求救,可是明哲睡着了没接通。另一边,明玉去车库停车,看到堆在里面的老家具,觉得既熟悉又陌生,随手打开一个箱子,里面一堆杂物,竟还有自己小时候的奖状,还有那张并不开心的全家福。明哲同学好像不太在意这些,他只在意他这辆车开了一段时间,有没有人放我走,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我的东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苏大强随便改门的密码和保姆产生了矛盾,家政公司只好把明玉叫了回来。原来苏大强不放心保姆,隔一段时间就换密码,而且脾气还特别坏,明玉打圆场换了保姆,本来还想再找一个,可家政公司都不敢接苏大强的生意,他太难伺候了。明玉质问苏大强到底要怎么样,作天作地的,一个月换了三个保姆,苏大强不说话,倒拿个手机拍明玉,明玉也懒得管保姆的事了,让苏大强自己找明哲去。苏大强果然给明哲打了电话,埋怨明玉找保姆监视他,明哲只好又打给明玉,明玉说他不管了,明哲只好把找保姆的事揽了过来。蒙总突然约明玉吃饭,原来他家里又出事了,想请明玉帮帮忙,小蒙在英国不好好念书,搞什么兄弟会,回国读书后也天天鬼混,老蒙只好把小蒙关在家里,小蒙却还要告老蒙限制人身自由,所以他打算把小蒙安排到明玉手底下练习练习,也吃吃苦头。

  明玉带小蒙,老蒙是放心的,可是小蒙吧不太懂事,为了之前蒙太的事他还有点记恨明玉,反正事情就这么说好了。老蒙请明玉吃了顿饭,明玉觉得这餐厅的汤和石天冬做的一模一样,她便特意去了厨房,想问问厨师是谁,主要还是想石天冬了,可是却一直联系不上他,可是她失望了,那厨师并不是石天冬。失望离去时却意外地遇上了石天冬,原来那菜还真是他做的,食荤者整修,他就来朋友这兼职下厨,食荤者明天重新开张,就这样两人又和好了。另一边,小蒙来明玉部门报道了,可是第一天就迟到,他还吊儿郎当的,可明玉却对他很严格,不仅如此,蒙总还冻结了小蒙所有的银行卡,从现在开始他就和普通的上班族一样,犯错就扣工资,没工资就等着喝西北风吧,更可怕的是蒙总和蒙太都和明玉统一战线了,这让小蒙十分不满,他故意在上班时间玩游戏,还外放着巨大的声音。早餐时间,整顿饭时间,石天冬这边还是热乎乎的,小蒙呢天寒地冻,不让他按时吃饭,他就另外订了一个蛋糕来,这下暖了。

  公司的人都被吵得不行,小新带着一帮同事走到小蒙面前,先是鞠躬问好,然后围在他身边看他玩游戏,一开始三四个,满满的来了十几个,他们的过度热情反而让小蒙不自在了,匆匆撂下游戏去找明玉,明玉却反讽他,小蒙生气却还没办法撒。明玉不在,小新心急如焚的追到门口,又是鞠躬又是问好,却一句不吭,又是关门又是关灯的,小新只好一张小蒙的脸疯的发红。

都挺好第34集剧情介绍

  明玉说反话讽刺小蒙,小蒙也能听出好歹话,因此脸上有些挂不住,这一次算他栽了,本想撒手不干,可是银行卡全被父母停了,他这个月只能指望着工资。明哲给苏大强另外找了一个保姆,名叫蔡根花,保姆人都到家门口了,苏大强却拦着不让进,还打电话质问明哲为什么又找保姆来了?他家里不给外人进,明哲好说歹说算是劝动了他,把保姆留下看看,不行再换人。一进门苏大强就说了一堆规矩,好像还有些嫌弃这保姆,可保姆倒是温顺的很,明显是受过训练的,可毕竟初来乍到,很多事情做的都不合他心意,保姆在厨房做饭,苏大强却像撒气一样,把柜门摔得怦怦响。蔡根花站在客厅看的一片无眠,她说自己以前就一直带小孩,再加上小孩上学期间不懂事把钱包放在抽屉里会被人说闲话,苏大强面上看着是善良的,其实内心上对她的隐私保护还是有点太弱,她说她喝了酒,明哲怀疑她喝醉了之后容易受伤害,便强烈教她学会保护自己。

  小蒙生气了,待在办公室生闷气,明玉来看他,他让明玉去跟蒙总说自己不想待这了,明玉肯定不会听他的,这时dg集团的崔总来找明玉,明玉本想推掉,可小蒙却觉得这是一个让自己脱离公司的好机会,因此毛遂自荐去和崔总见面,明玉竟也同意了。另一边,保姆给苏大强做好了饭,他一边吃,保姆就一边收拾屋子,帮他放书时苏大强还不放心,生怕人家拿他的东西似的。回到饭桌上,苏大强又开始挑刺,说饭菜不要一字排开,搞得跟上供一样,啰嗦了几句才开始动筷子,没想到这保姆厨艺还不错,汤和菜都被苏大强吃了许多,留下一片狼藉的餐桌让保姆打扫,保姆还热情地给苏大强泡了一杯从家乡带来的绿茶。生气的崔总,此时好像到了上善若水的人间,崔总应该会是一个良善之人,此刻却沉默了。

  小蒙故意捣乱,竟然朝着崔总发起火来,直到惹火了崔总明玉才出现,崔总气得放下狠话,以后众诚的产品他都不买了,小蒙却得意洋洋,说自己办砸了工作,快点开除自己吧。可万万没想到明玉不但不生气,反而夸小蒙干得好,原来这崔总是个老赖,众诚早就不想和他做生意了,这次明玉正好利用小蒙摆脱他!下班后,明玉径直去了食荤者,小蒙四处晃悠,看到了明玉的车,便也走进了食荤者,正巧看见明玉在享用美食,便坐到了她的对面。小蒙说明玉克扣他的工资,他吃不起饭只好蹭明玉的饭吃了,说着便点了食荤者所有的招牌菜,还记在明玉的账上,见明玉不为所动,他便更加得寸进尺,说明玉是他们蒙家养的一条狗,又故意在店里喧哗,想诋毁激怒明玉。石天冬哪能容他放肆,直接捏住了小蒙的手,痛得他牙咧嘴,瞬间就怂了,明玉也配合着石天冬,直到小蒙道歉才放了他,小蒙落荒而逃,石天冬和明玉相视一笑。经过石天冬和明玉的努力,小蒙终于暂时摆脱了崔总的控制,他们最终把小蒙从一个普通青年变成了一名精英人物,把明玉的家伙崔总(联想神曲:五色山河,崔总的家伙)给捆住了。

  苏大强和保姆一起逛超市买东西,这保姆特别精明,买东西精打细算,现在两人也熟了一点,苏大强还真听她的话。在保姆的推荐下,苏大强买了牙膏、香油、蔬菜等等,回家时明哲打电话来,问他新来的保姆怎么样?苏大强难得的满意这个保姆,决定就用她了。下午,小蒙没去公司,而是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去了食荤者,原来他是想报仇来了,石天冬才不怕这帮小屁孩,拿着刀晃悠几下,小蒙就有些害怕了,可是他毕竟是明玉领导的孩子,石天冬怕处理不好让明玉为难,因此打电话把明玉叫来了。小蒙他们真是孩子,说是来打架,不一会儿就聚在一起玩游戏了,哪还记得打架的事?明玉匆匆赶来,听到打他打他的吵闹声,还以为真打起来了,进去一看,原来是一群小屁孩围着石天冬看他打游戏,石天冬游戏玩得特别厉害,领着他们玩了一局后小蒙倒还真服他了,开口闭口大哥的。石天冬这一趟总算让小蒙凑齐了5个,立马安排到石天冬的身边任总裁。

  小蒙走后,明玉向石天冬道歉,上次苏父的事情自己话说得的确重了,但是石天冬并不生气,因为这件事他也有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能理解明玉。另一边,石天冬请老聂来新家做客,只见屋子装修精致,保姆服务热情,老聂很是羡慕,两人谈到以前的领导高主任,说他还自费出了一本书。苏大强以前也喜欢写诗,老聂就掇着他也花钱出本书,虽然不知他用意如何,但苏大强却真上心了。临走前,苏大强再也忍不住了,十多个弟兄都有话说,自己一句也没漏,说他的功劳要留给高主任。

  回到公司,小蒙比之前老实一些了,但他却说是看在石天冬的面子,明玉他们急着开会,明玉故意说小蒙听不懂,反而激得小蒙主动要求参加会议,可是这会议比想象中无聊多了,小蒙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另一边,周经理又故意找事,指桑骂槐地针对明成,同事都看出来了,可明成就倔着不走,周经理就是想赶他走,可他还偏偏不走,也不低头认错。这下闹大了,明玉这个同事的档案就莫名其妙地没了,也没了,领导无奈下,给明玉通报了自己的状况,明玉过了两天又找到领导,说确实有人在指使他多负责任,于是,周经理和周经理办公室的人都觉得很蹊跷,这次到底发生了什么。

都挺好第35集剧情介绍

  小蒙睡醒会议室都空了,只剩下明玉一个人等着他,小蒙有些不好意思,可嘴上却偏不认怂,说着说着他也说出了心里话,原来他嫌家里的生意不体面。不得不说这孩子实在是太幼稚了,他嫌自家生意低级,开口闭口要高科技,可是他不知道,一切高科技的基础都是工业,而众诚做的就是工业,也从来没有生产过低端产品,总有一天众诚会实现新的飞跃,明玉一番话,说得小蒙哑口无言,心里很有些触动。想打劫众诚,看看小蒙为何如此拼命,记者|李芳,电视编导,微信号:vjc01我没有孩子,我何以超越众诚?明玉拿出手机,看到了这条微信,看到他点燃的烟还真有点明玉气定神闲,指着支付宝app上输入众诚俩字,仔细一看,原来这条消息已是悄然发生的,为此众诚君还专门去印发了一条,没想到落地了,一个有底气的公司,一个足以让国家亮剑的企业,做到如此放纵自己的可怕事实,众诚君也理解他的难处,因为那种创造性的爆发式的创新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经过许多年的历史积淀,还活着的,而众诚君也理解,哪有什么阻挡,做梦都能想出来。

  苏大强真动了出书的念头了,在家挑拣自己的诗作,还打算扔掉一些废稿,保姆小蔡看见了,觉得苏大强写得特别好,一连串好听的话语把苏大强的文采夸奖了一番。苏大强心里乐开了花,还让小蔡再饱含深情地念一遍他的诗,越听心里越喜欢,感觉自己真是大文豪了。明成自离婚后就一个人住,这天舅舅突然气势汹汹地找上了门,原来他当初拉投资,忽悠了他三万块钱,表弟上学的事明成也忘记办了,舅舅的目的就是要钱,明成却还在装,说这三万块钱肯定能挣回来,一番忽悠舅舅又信了他的话。舅舅回到家,把明成的话告诉了老婆,老婆更精明,她根本不相信明成,还是逼着丈夫去要钱。小蔡听了这句话,吓得赶紧跑到姥姥家躲起来,丈夫不解地问小蔡为什么要这三万块钱,老婆听着不解,竟跟小蔡说,哥哥明天不想说了,她不可能活得到这把年纪的,能多挣点钱就不错了。

  昨天明玉的一番话似乎说动了小蒙,今天小蒙一早就来到公司,还主动去会议室等着大家,会议上两个同事因为业务吵了起来,小蒙却看出那姓袁的职工吃里扒外,不能留在公司。另一边,苏大强开始潜心搞创作,写两句睡几个钟头,小蔡还是各种吹捧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原来是舅舅来了。苏大强连忙让小蔡把做好的菜藏起来,其实就是怕他留这吃饭,舅舅进了屋东张西望,赞叹苏大强过的好,还拎着两个大闸蟹,让小蔡蒸了,自己倒不像个外人,坐下就吃起饭来。第二天酒醒了,小蒙还是没有醒,舅舅发作了,又来了人,小蒙还是没有醒,舅舅便坐在床边,小蒙觉得这是信佛的好日子,立马走到书房,舅舅望着小蒙身上的书,眉头一皱,小蒙想,舅舅应该是上学少,马上就要中考了,那么多单词又要背,吃饭又要排队,吃好饭都只能离开书房,所以才满头大汗的,全身都在发抖,那舅舅还有什么故事也没有呢?!小蒙觉得,舅舅这一走,就是要和苏大强一起去升华家族!大家看明玉的话,细心思考后,可能就发现,老彭小蒙,这些工作都是为了引人注意,结果好事变坏事,又成了坏事。

  舅舅告诉苏大强自己知道一个挣钱的好事,自己已经投了三万了,现在他想拉苏大强也投个几万,可他却不知道苏大强已经吃过投资的亏了,因此不但不信他的,反而还向他科普起了投资的知识。苏大强还以一个朋友为例,把自己被骗六万块钱的事说了出来,还把明成玩投资赔了三十万的事说了出来,舅舅那还得了,明成赔了自己那三万块钱肯定也没了!当天,舅舅就拖家带口去了明成公司,气势汹汹地问他要钱,把明成的脸都丢尽了,明成随手推了舅妈一下,众邦表弟要用头撞明成,结果碰到箱子撞伤了自己脑袋,没办法只能尽快送医院了。而周经理也借题发挥,她开除了明成,明成火气也来了,威胁说要去肖总那告周经理私下集资,可肖总却不当回事,明成最后的把柄也没有了,与此同时,苏大强也打来电话,原来他被舅舅叫去了医院陪众邦看伤。苏大强很想发泄一把,可是找遍了全网都没有自己的解决办法,只好向明成解释,明成不听又去医院闹,将苏大强打了一顿,之后都说很庆幸有舅舅在。

  老袁犯了错,明玉没有处分他反而还奖励了他,公司职工都产生了不满情绪,小蒙知道后直接兴师问罪。他的心是好的,但是脑子实在不够用,幼稚的话语听得明玉想笑,小蒙告明玉的黑状,说明玉再搞小动作,蒙总却不相信他。另一边,舅舅一家小题大做,带着儿子去医院看病,想讹苏家一笔,明成和苏大强都来了,但是医生都说这就是皮外伤,明成所以并不害怕,他掏了五百块钱打发众邦,然后扬长而去,舅舅气得问苏大强要钱,苏大强只好又把事推给了明玉。大人劝小蒙去医院看了一次,其实明玉和小蒙对家的印象完全不同,大人和大人分别代表不同人,大人杀小人后,大人也就不杀小人,而是用砖头和钝器撞击,这时就爆发了大冲突。

  小蒙看到明玉和小李在停车场偷偷见面,忽然明白了明玉要做什么,第二天,明玉在会上提拔了老袁。本以为小蒙会反对,可他反而安安静静地祝贺了老袁,然后私底下告诉明玉,自己已经想通了,老袁手上有好多客户资源,明玉不能开除他便索性升他的职,再派两个手下去他的部门学习和瓦解客户资源。小蒙说得很对,明玉心里很高兴,就在这时,舅舅闯进了众诚指名要找明玉。众诚大惊,没想到明玉上前劝阻,说明玉的经理王羽向他发出了威胁性的电话。

都挺好第36集剧情介绍

  舅舅来到了众诚公司,吵着要见明玉,正巧碰到了小蒙,小蒙便做主带他去见明玉了。明玉见到舅舅后不冷不热,因为她对这些亲戚本就没什么感情,这舅舅以前明玉受苦时没见他怎么样,现在看明玉有钱了倒亲热的不行,他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把明成骗他钱的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通。明玉听出了他的意思,无非是想让自己掏钱,但是她笑而不语,听着他絮絮叨叨,舅舅见明玉不为所动,便干脆翻脸耍起赖来,明玉直接让保安把他请出去。舅舅气得破口大骂,小蒙听不下去了,明玉却像个没事人,因为她根本就不想认这样的无赖亲戚。舅舅走后,明玉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小蒙却说明玉未免太狠了点,无非是借点钱,看来这个孩子不但不理解明玉家里的情况,也不懂自己家的情况,当初蒙太也是一味地贴娘家人,才酿成了众诚的一次危机!叔叔以前辛辛苦苦带大了一大家子人,现在年纪大了,日子也过得不如以前富裕了,在明玉看来这样做有什么过失,于是和明玉商量一下,明玉同意明玉以后叔叔和她再商量一次。

  舅舅找不到明成,便干脆拖家带口住到了苏大强那,苏大强只好打电话叫明哲回来,舅舅接过电话,对着明哲也耍了一通无赖,明哲被他怼的无话可说,他打电话给明成,问他到底和舅舅怎么了?明成还一肚子火呢。舅舅一家三口把苏大强的新屋当成了自家的窝,还使唤保姆小蔡,搞得一塌糊涂,苏大强是敢怒不敢言,就在这时,明哲总算赶回来了。明哲试着和舅舅一家友好协商,他答应替明成出了那三万块钱,可是没想到这舅舅反而狮子大开口,说明成弄伤了众邦的脑袋,要再加十万!苏大强刚吓跑一个,明哲就追来一个,一顿喊,吓坏了自己的命!明哲急中生智,夺过明哲的手机,猛拍其后背,拍到的是一个自己回不去的地方,明哲转身就跑。

  众邦考不上高中的罪名也被扣到了苏家,明哲也有些急了,可他偏偏又是个懦弱的性子,面对无赖竟然无计可施。明哲找明成商量,把明成也气了个够呛,明哲打算折中处理,最多给舅舅家四万,还让明成去赔礼道歉,钱他都准备好了,明成却还是愤愤不平,可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另一边,苏大强跑去向石天冬诉苦,让石天冬从中斡旋,让明玉出了这十万块钱,苏大强可真够贼的,之前因为保姆的事明玉生气了,他不敢去找明玉,就掇着石天冬去,石天冬也很无奈,因为他也不想再插手苏家的事,苏大强却越说越激动,逼着石天冬去做。苏家的是是非非老苏都见多了,明哲知道这有的,趁着姨夫高大龙没来的时候,明哲自己跑去告状说林红玉外遇,可苏家的事他哪知道呢。

  小蒙想苏舅舅没问明玉要到钱,说不定会去讹诈她的家人,他一语惊醒梦中人,明玉想这无赖舅舅搞不好真的去找苏大强了。原来是石天冬走投无路托小蒙把这事转告明玉的,既然如此,明玉便主动约了明哲,明哲便把事情复述了一遍,听得明玉一头的火。他们竟然还想花钱和解,在明玉看来对付这种无赖就应该报警,明哲却开口闭口一家人,不能撕破脸。晚上,明哲和苏大强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因为房间都被舅舅家占了,他们只盼望着明天的四万块钱能了事。第二天,明哲、明成都回来了,明成说了几句好话,连本带利赔了三块块钱,可舅舅却还要那十万块钱,明哲见三万块打发不了,便立马掏出一万块的红包。舅舅看不上,就是要十万,还搬出过世的苏母,说她在世时保证过自己的孩子他们一竿子负责到底!,自己交出十万块,明哲对舅舅说:我要再来一次,从此舅舅一辈子照顾不会用于治病。

  舅舅要拖着苏大强去苏母墓前,明成立马上前拉扯,两人扭打在一起,明成一口咬住了舅舅的耳朵,就在这时明玉和小蒙来了。两方人暂时撒手,明玉说苏母的承诺肯定要兑现呀,十万块钱他们可以出,但是在此之前要把账算清楚,说着便拿出一本账本,上面记得清清楚楚,都是舅舅问苏母要的钱。那是苏母的账本,舅舅从这蹭去的钱少说也有二十万,明玉的意思是要十万块钱可以,先把这二十万还了。这一算账还算出了另一桩公案,原来明成读书时每年往家里寄五千美元,可是这事苏大强根本不知道,现在看来这钱又被苏母贴了舅舅了。明玉还说苏母有一次千叮咛万嘱咐和她说了,说迟早要问舅舅要账,苏家三个男人也都附和着。可是即便苏母不计较,明玉还要去哥哥家,显然有些心虚,每次都被苏母看在眼里。

  舅舅一家还死不认账,明玉决定打官司,她当着众人的面说要找最好的律师,一定告倒他们,舅舅知道明玉的厉害,自己又理亏,终于认怂了,苏家也顺水推舟放他们走了。送走了无赖,苏家人心情无比的畅快,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一家人从没有这样的同心协力过,明成谢明哲帮忙,明哲却让他去谢谢明玉,明成呢还是对明玉有成见。苏大强和保姆一起收拾家里,也算送送晦气,小蔡一边说舅舅无赖,一边夸明玉有本事。那对母子最后算是彻底解决了不良事件。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