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六组剧情介绍

25-30集
重案六组剧情介绍

重案六组第25集剧情介绍

惠田市驻京办事处被盗,并接到林秀打给办事处主任的威胁电话,正当曾克强白羚调查林秀时,林秀却被人故意撞伤住进医院。白羚用自己的经历教育林秀。林秀交出她盗走的软碟,上面显示主任挪用公款7400万。正当刑警们要上报追查时,却接到了封案的命令,绝望的林秀举刀捅向主任。 季洁协助两位川警为破获一起凶杀案寻找证人陈小科,陈小科曾经是有前科的少年犯。在赵老师家季洁见到虽年龄相仿却极有教养的好学生赵小科,赵老师承认赵小科是一年前收养的孤儿,但不配合警方提供线索。曾克强出面与二老交谈,二老终将小科送交刑警队。季洁看著成功教育并挽救孩子的二老感慨万分。曾克强和谷莉带胡亮看望胡刚,亮亮执著地呼喊著胡刚的名字。

重案六组第26集剧情介绍

刑警老贺的父亲被杀,上级领导认为是越狱犯陈东平报复老贺。曾克强、季洁等人全力抓捕陈东平。陈被捕後终於供认,但曾克强总觉得陈的口供有问题,曾克强以老贺父亲的名义表示一定要抓住真正的凶手。曾重新搜集证据、利用线人终於抓到因盗窃而误杀老贺父亲的嫌犯"西瓜皮"。 黄涛、白羚被派往调查食物中毒一案,因缺乏经验陷入困境。季洁赶到支援,耐心做村民的工作,发现豆腐坊老板郭建民和赵三的妻子有不正当关系,赵三为报复将毒药误撒在郭家的豆腐裏。季洁等抓捕了赵三。 严大队告诉曾克强:胡刚和东北犯罪团夥没有关系,胡刚案件定性已递交请示报告,曾克强向严大队表示感谢。

重案六组第27集剧情介绍

胡刚死了,曾克强强烈要求严大队落实政策。吴文虎的保镖雷老虎被抓,季洁发誓要抓到吴文虎寻找季然的下落。季洁做雷妻的工作,发现吴案背後还牵扯一个叫"黑白地主"的团夥。胡刚的儿子胡亮交给曾克强一张父亲留给他的字条,并提供一南方人给胡刚钱的线索。曾克强大惊,将谷莉带到刑警队录下口供,并阻止严大队给胡刚打请功报告。严大队不解。 吴文虎与"黑白地主"相约见面谈判,曾克强、季洁等人前往埋伏。不料吴文虎在现场引爆炸药与"黑白地主"同归於尽。季洁在吴文虎的口袋裏找到一枚季然的戒指,季洁痛哭失声。曾克强负责调查胡刚案件,终於将写在悼词上的"一生忠诚"四个字划掉。

重案六组第28集剧情介绍

曾克强等在剧场裏抓捕嫌犯"老瓢",台上说相声的孙少民饮场後突然中毒身亡。同台演出的著名传统相声艺术家"小螃蟹"(孙宝民)惊呼救命,孙少民妻子李楠提供线索,师徒因志趣不合及五万元曾有恩怨。黄涛、白羚认为"小螃蟹"是最大的嫌疑人,曾克强却找到"小螃蟹"门外弟子"小扣子"进行细致的查询。 季洁、江汉根据"老瓢"的交代到监狱提审在押犯申宝胜,申却提出要求警方保护其怀孕的妻子虞萍。江汉意外地发现虞萍即走私人体器官的"老大"。江汉在追捕虞萍中被虞萍打伤,江汉为保护虞萍的孩子不顾自己的生死,虞萍终於被感动,放下武器。死後产下一子。

重案六组第29集剧情介绍

黄涛、白羚在"小螃蟹"的家裏搜到毒药砒霜并在"小螃蟹"收"小扣子"为徒的拜师会上逮捕了"小螃蟹"。"小螃蟹"承认是自己害死了徒弟孙少民。曾克强却在签署结案报告时犹豫起来。他反复观看演出录影并再次找到"小扣子"了解内情,判断出"小螃蟹"因患病及对传统相声的绝望,企图在舞台上自杀,孙少民是误将毒药喝下。

重案六组第30集剧情介绍

季洁、郑一民根据线人赵老板提供的线索追踪假发票到大兴县,却意外地发现了制造的假钞;郑一民假扮黑帮老大约见罗锅,众人救出江汉并将罗锅一夥一网打尽。曾克强做通吴爽的工作,吴爽与温跃新相约见面,不料温跃新是个亡命徒自杀身亡,而温跃新的外貌特徵并非胡亮所描述的广东人,胡刚案件的最後一点线索断掉了。江汉找到酷似季然的一女子的照片,季洁惊呆,但她坚持只是长得像而并非季然本人。 她和曾克强又投入胡刚案件的重新调查取证工作中,通过查访计程车,终於了解到同胡刚一起到洗浴中心的是一个化名为戴春平的广东人黎阿祥。江汉化装进入大旺村了解到孙家兄弟因赌博与黎阿祥有仇隙。 白羚动用社会关系证实了照片上的人就是季然。季洁在"黑森林夜总会"找到了季然,姐妹俩再次不欢而散。白羚警觉地发现季然所在的创实公司老板梁斌涉嫌贩卖摇头丸。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