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良心剧情介绍

7-12集

公民良心分集剧情介绍 第7集


    家琪称烂泥沉箱一事,是惊天大案,大家要保密,以免影响调查工作。其后家琪约见海蓝,把烂泥沉箱的事相告,并要求海蓝整理一下大堤工程的财务数据,要一起核查,海蓝忧心忡忡,家琪称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家琪内心恐怕烂泥沉箱的事会牵一发动全身,到时候他贪污的事也会因此而曝光,所以他也想查清楚这事。良生认为软驱被人拆走,事出有因,不信楚天发出的电邮纯粹是为了求救,遂下令文豪亲自审问楚天,阿大负责工地的工程。月茹和孩子离家多日,大年思念不已,感到十分无奈。其后大年想再到工地查探,叶璇劝阻之,称最好先向家琪打个招呼再去会好一点。海蓝一时疏忽,差点遗失大堤工程的账本,被家琪责怪,言谈间,海蓝透露心声,想挟款出国定居,家琪知道海蓝的用意,她是怕大堤出了问题会受牵连,表示现在不能走,会打草惊蛇,待大堤的事解决之后,再想办法出国。

  良生为收买人心,对文豪和身边的人,关怀备至。最后决定用一招欲擒先纵,释放楚天,再跟踪楚天,自然可找到他的同党,文豪领命。另一方面,家琪和海蓝为防东窗事发,已经着手把这些年来贪污得来的钱转移。文豪本欲安排释放楚天,岂料楚天自己找到机会,潜逃出房,更在一密室中找到被迫诬陷大年的发廊女,楚天带着她一起逃跑,被看守的人发现,文豪见仍未布置好跟踪的人手,立即下令把楚天捉回来,纠缠之间,楚天头部受创,晕倒在地上。家琪质问阿大,想知道大堤的真实情况,阿大坚称没有问题,家琪打听阿大是否认识楚天,阿大含糊其词,言谈间,家琪接到通知,省厅的省厅长已经到了大堤巡视,遂与阿大一起去大堤接待副厅长。楚天头部受到重创,成为植物人,良生下令阿大,迫一名曾经犯错被阿大捉住痛脚的司机顺子,承认是驾车撞伤楚天,同时要求李副局长向交警队关照一声,结过造成了楚天因交通意外而变成植物人的假象……

公民良心分集剧情介绍 第8集


    海门市副市长陈国英再次突击视察大堤,阿大慌忙接待,大拍马屁,国英提出要求,要确保大堤质量,阿大唯唯诺诺,拍心口保证绝对没有问题。某日,家琪在超市遇上国英,更要求国英尽快交还曾经挪用过的一笔公家款子,这款子是用在旧区重建的工程上。大年父亲要求大年跟月茹认错,把她接回家来,大年想等待大堤的事完了再去,父亲不容许,大年遂亲自到月茹娘家找妻子,却发现月茹已经搬走,大年为之愕然,其后大年找到月茹的新住处,但月茹却仍子回家,屋里无端端的多了一个老头,大年心感纳闷,离去之际遇上了月茹,大年怪责月茹不应该嫁给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月茹负气地表示老头懂得照顾自己和孩子,不会惹事生非,二人发生矛盾,大年深感无奈,找顺子喝酒,大吐苦水。

  这日,多名市长参观海门市,严副省长向大家介绍海门市之余,不忘称赞国英一番,国英心感高兴。国英的老同学黑山市徐市长恭贺国英快要升官,并问及重建旧区的款项来源,国英谈得头头是道,其后国英向严副省长催促省里的拨款,严副省长答允回去过问此事。国英和家琪安排机会让叶璇认识了国英的儿子常扬,叶璇对警察没有好感,竟和常扬发生口角,常扬承认警队中有害群之马,但大多数的警察都是为保护人民百姓的性命财产安全,对抗罪恶,甚至牺牲,叶璇被常扬常得哑口无言,终于对警察改观,其后家琪问女儿对常扬是否有意,叶璇表示要顺其自然。某日,国英和徐市长交谈之际,司法部突然来人把国英的同学拘捕,国英大感不惑。另一方面,大年得悉楚天出了车祸,慌忙通知叶璇,二人一起到医院看楚天,叶璇面对已成植物人的楚天,悲痛欲绝,内疚不已,此时竟遇上来探望楚天的顺子,大年追问因由,顺子称是自己撞伤楚天,纯粹是交通意外,叶璇情绪十分激动,大年细问顺子,亦没有得到甚么头绪,但他心知必定是阿大所为。家琪对楚天的事大感震惊,迫问阿大来龙去脉,阿大说一半没说一半,称早就放了楚天,岂会料到他遇上车祸,家琪立即迫问阿大如何得知楚天遇上车祸,阿大支吾以对,称是在良生那里听到的,家琪对良生顿起疑心。国英属下向她汇报,称徐市长的事有消息了,国英急忙追问因由……

公民良心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原来徐市长挪用救灾款盖老年公寓和老干部活动中心,情况与国英的处境有点类似,国英心存隐忧。大年和叶璇经常到医院探望楚天,大年质疑家琪的调查情况,心感纳闷,叶璇表示听家琪说,项目组已经密切追查,相信很快便有消息。家琪与海蓝谈起事情的进展,言谈间,海蓝表示看过良生的腐败论一书,觉得写得很真不错,这挑起家琪积压多时的心里话,他表示自己不够贪,人家比他狠,所以才能成巨富,如果有钱,根本就没人可以动他,海蓝对家琪的歪念感到害怕,后悔当初踏上贪污的路,现在终日提心吊胆,过着痛苦的日子,家琪冷静下来,也有同感,慨叹竟被金钱弄到今日这个地步,追悔不已。叶璇巧遇常扬,发觉原来他竟是自己交往多时的网友,一时间变得熟络起来,更跟常扬到射击场学习射击。家琪和海蓝在家中交谈,称烂泥沉箱的比例竟达五成,估计良生得的钱并不多,而是另有人从中取得巨利,言谈间,家琪接到电话,他想送赠海蓝的一所房子可以办房产证,遂决定与海蓝到银行提款办证,原来家琪和海蓝在银行有一个联名户口,必须同时盖上二人的印章方可提款,家琪取印章时,海蓝暗中窥望。

  叶璇和常扬友情突飞猛进,某日,常扬的舅舅国雄从黑山市来海门探望国英,国英设宴为国雄洗尘,常扬邀请叶璇一同出席,国雄对叶璇颇有好感,席间,良生也突然来到,原来国雄和良生是生意伙伴,颇为熟稔,其后国雄告知国英,徐市长被判了个死缓,国英大吃一惊。翌日国英找严副省长,催促拨款之事,以便尽快填补挪用的水利局的公款,严副局正开会讨论一件大事,原来省财政厅的王厅长出事了,原来他把拨给旧区重建项目的款子挪用在其它公事上,被人把他和省政府一起告发到中纪委,问题弄大了,政府把挪用公款也列入打击重点,国英大感惊愕,忧心忡忡。叶璇向常扬求助,看看有甚么办法可令楚天苏醒,常扬建议叶璇在互联网上发报求助讯息,并获得了响应,其后院方重新为楚天进行脑扫描,以便寄给国外专家参孝,岂料发现和旧的扫描图不符,证明楚天是被电棒击伤,这个新发现,令常扬展开调查,并找来顺子审问,家琪得悉此事,亦感危机渐渐迫近,遂用说话暂时稳住大年和叶璇,再另想办法。某日,阿大突然召见顺子,顺子心感不安……

公民良心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阿大想知道常扬和顺子的谈话内容,顺子坚称是车祸,阿大仍心感不安。另一方面,家琪向良生施压,迫使家琪决定除掉大年和顺子。大年劝顺子说出真相,顺子犹豫不决,岂料杀手突然发难,幸大年身手了得,制服了杀手,经过此事,顺子终于和盘托出,阿大的阴谋全面暴露。经过一番商议,大年和顺子决定以暴易暴,主动出击,捉拿阿大,迫他说出事实真相,叶璇反对无效,她害怕大年这样做法,会破坏项目组的调查行动,遂暗中通知乃父,家琪闻言暗喜,认为解决问题的机会来了。阿大接到匿名电话,得悉大年和顺子要找他,遂与良生商量对策,良生表示若果二人真的敢找阿大,就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这夜,大年和顺子按计划行事,竟然中伏,被杀手击晕在屋子内,放火烧屋,幸被赶至的叶璇和追贼路经的常扬救出。事后常扬被调派到巡警队,叶璇则对家琪起了疑心,家琪称项目组可能有内奸,所以才会泄密,叶璇终于被父亲说服,疑虑尽消。   阿大见事态愈来愈严重,心感极度不安,良生好言安抚。常扬觉得李副局长很有问题,每次接办跟大年和楚生有关的案件时,就会被调走,感到满腹疑团,遂迫问叶璇,得悉几宗案件都和防洪大堤工程有关,遂把事情告诉国英,国英答允向家琪查问。国英召见家琪查问大堤质量之事,家琪透露部份情况,并称已成立检查队要对大堤作全面检查。海蓝感到奇怪,国英怎么会知道这事情,家琪肯定是女儿把事情告诉了常扬,所以才会闹到国英那里去,事情渐渐失控,家琪准备找阿大摊牌……

公民良心分集剧情介绍 第11集


    家琪让阿大亲眼看见烂泥沉箱图,把他吓得魂飞魄散,供出事实真相,更指控始作俑者就是良生。家琪与海蓝感觉情况不妙,忧心不已。国英找家琪商量还款之事,要求家琪把归还的款项拨回水利局的帐上,家琪怕事后国英会对大堤的事公事公办,不肯答应,表示要与局里的人商量一下,再回复国,国英亦心知家琪在玩甚么把戏,心中不忿。家琪认为事已至此,只有和良生组成攻守同盟才能化险为夷,遂把阿大的指控告诉良生,良生亦打开天窗说亮话,叫家琪开个价。与此同时,常扬在叶璇身上打听大年和顺子的问题,叶璇拒绝透露。良生想杀死家琪,因为这样做就等如消灭烂泥沉箱图,但家琪亦料到良生会有此一着,遂把烂泥沉箱图交给海蓝,若果日后自己有何不测,便拿这图迫良生放人,如果他不屈服,就把图送到检察院,海蓝害怕不已,想与家琪远走高飞,被家琪拒绝。 

  良生派人绑走家琪,海蓝心感害怕,准备卷款逃跑,更带同烂泥沉箱图磁盘片,去到家琪家,想偷走家琪的印章,岂料国英刚好致电找家琪,惊醒了叶璇,更被她无意中发现了烂泥沉箱图磁盘片,其后叶璇担心父亲安危,情危之下,与大年一起找国英,并道出烂泥沉箱图之事,国英接过磁盘片,得悉真相,心中挣扎不已,不知应该如何做是好。良生的手下正要下手解决家琪,竟被当值的常扬发现,经过一番追逐,终于救获家琪,良生假惺惺到医院探望家琪,更把责任推到阿大身上,家琪心中有数。其实家琪从女儿身上得悉烂泥沉箱图已到了国英手上,他恨不得杀死良生,但想借助良生的手除掉阿大。国英质问阿大,阿大和盘托出,更表示曾向家琪供认此事,国英捉到家琪的痛脚,便旧事重提,要把挪用水利局的款项归还,家琪亦质问挪用公款是否国英的个人决定,二人争斗,已趋白热化……

公民良心分集剧情介绍 第12集


    家琪和国英针锋相对,陈述利害,最后家琪以常扬和叶璇的前途作要挟,迫国英攻守同盟,令她感到十分苦恼。家琪珍惜叶璇,就像国英关爱常扬一样,大家心中都为子女的前途担心,在大堤的事情上,不得不做出慎重考虑。良生派人把阿大囚禁起来,表示只有阿大离开人世才能救其他的人,阿大痛斥良生人面兽心,良生并不在乎,表示愿意用五十万安家费换取阿大写遗书,制造阿大自杀假象,阿大自知难逃一死,遂称五十万安家费一到自己家人的手上,便立即写遗书。同时间,家琪派文豪密切监视国英,若果她敢踏进检察院一步,就格杀勿论,国英多番想进入检察院举报,但始终犹豫不决。

  为了让国英同流合污,良生施计把国英卷入阿大的死亡事件中,家琪亦劝国英屈服,阿大的死,令国英知道自己经中计,这反而令国英下定决定,坚决不肯同流合污。良生与公安局的李副局长谈起国英的事,对制服国英,良生表示胸有成竹,而阿大的自杀案,则有劳李副局长多多帮忙……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