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女烈女豪放女剧情介绍

7-12集
贞女烈女豪放女剧情介绍

贞女烈女豪放女分集剧情介绍 第7集


   善群交代平昭如要挽救与佟庆的婚姻,就依着她暂时分离,同时调养好身体,平昭着急也只能照办,依依不舍告别佟庆。佟庆欢喜地送走平昭,更加直接地向立天示好。立天也因此得以在佟家走动,亲眼见到方瑾受佟喜欺侮,眼睁睁地看方瑾被凤琴虐待。在饭桌上,立天受到善群的殷勤款待,他却对善群的任何合作提议强烈排斥。少川意图取代立天在季家马队的地位,而海青此时也因立天与佟家的关系而怀疑他对自己的忠诚,因此逼使立天离开季家。方瑾收到妹妹带来的立天给她的无字信,潸然泪下。方瑾请求返家探视父亲病况,凤琴刁难并要佟喜相随,但而后又被其贞激将,决定尾随佟喜一起下乡,其贞其实有自己的打算。此次返乡方瑾已想好,趁夜深去看看立天,就只是远远地看看,一解相思。方瑾在深夜和立天相见,立天决心要带方瑾私奔离开清河镇,大雨中两个相爱的人紧紧拥抱,互诉衷肠。但不料竟被佟喜撞见,佟喜叫嚷着要告诉爹,让爹杀了二人,并痛打方瑾。

贞女烈女豪放女分集剧情介绍 第8集


   立天看不过佟喜殴打方瑾上前阻拦,情急之下捂住佟喜口鼻,但被心软的方瑾阻止。撕打中,佟喜摔伤。其贞趁凤琴不在,来到善群房间。昏迷的佟喜由刚好赶到的凤琴慌张将其送回佟府医治。其贞在善群房间被方瑾见到,方瑾心中起疑。佟喜昏迷不醒,满嘴胡话,善良的方瑾心中满是自责。善群和凤琴怀疑方瑾的解释,被佟庆斥责。善群诊脉急治佟喜的同时,责怪其贞整件事是因他们的私情而遭天遣,将一切罪责推在其贞身上,其贞不平,夺门而出。立天不见了,佟庆上季家门找立天,被少川拦住,向云却请她进门,以礼相待。向云明示佟庆,立天是她和佟家无法征服的。佟庆套小六的话,得知立天去了城里。佟庆赶到城里找到了立天,立天不肯跟佟庆走,说远离佟庆是为了避嫌,免得海青猜疑。

贞女烈女豪放女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凤琴着急带佟喜四处求神问卜收惊收魂,而方瑾亦是担心害怕,满怀自责,几番寻思后决定自缢以告罪。佟喜还是猝死了。方瑾正要自尽之际,被其贞撞见。其贞以为方瑾可能已经知道自己与善群的事情,内心挣扎不已。但最后良知战胜了自私,其贞还是救下了方瑾。悲伤的凤琴几近疯狂,她对方瑾的憎恶终于决定要以方瑾的死来解决,方瑾含泪接受公婆的'安排'。素蓉故意差人破坏,阻止了方瑾的自裁。善群原本默许这一切,但眼见方瑾自尽被破坏就立刻改口称幸,让其贞瞋目其伪善。而凤琴对方瑾的折磨也变本加厉,预致方瑾于死地,善群出面制止,因丧子悲痛之极的凤琴道出善群的真实嘴脸。佟庆追随立天赶到京城,竟意外碰上福安,让福安误会立天属意的姑娘是佟庆,佟庆也知道了立天另有心上人。

贞女烈女豪放女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平昭为避免佟庆与立天来往,决心时刻盯住立天,让立天哭笑不得。海青到城里找到立天,告诉他方瑾如今的处境,要立天帮助他对付佟家。佟庆和平昭回家奔丧。海青对旌表当日之辱,始终不能忘怀,决定使计破坏佟家,趁佟喜之死,秘密唆使立天进入佟家以带走方瑾,令佟家受辱。立天接受海青提议离开季家,受到马队弟兄的唾弃,更受到少川的胯下之辱。少川所为亦触怒海青。立天住进佟家,佟庆要求加入马队,善群不允,佟庆因此与凤琴冲突,凤琴透露又怀了善群的种,其贞震慑。其贞向善群求证凤琴有孕之事,其贞表明对善群的情意,善群视之为家丑,让其贞彻底心死。平昭为了佟庆也要入马队。

贞女烈女豪放女分集剧情介绍 第11集


   平昭为了佟庆也要入马队,央求立天教他骑马,两人在野外碰上少川,少川寻衅滋事,双方发生口角扭打。事后海青与立天秘密相会,被少川发现原本立天入佟家是为破坏方瑾的贞节。少川向海青献毒计要杀方瑾以免被牵连,并怂恿海青假意上佟家门为立天之事兴师问罪。方瑾自佟喜身故后,更加受到凤琴借小故而大施虐待,只因凤琴再怀善群子嗣而有恃无恐。立天见到,心如刀绞。佟庆不平向善群抗议,但善群为牌坊、子嗣竟然纵容一切。其贞不满善群的伪善无情私自外出,行踪被守成所发现,跟随而至。

贞女烈女豪放女分集剧情介绍 第12集


   其贞当初与卧病善文情意深重,善文身故后,善群的关心与照顾是其贞错误的开端,而此时善群的转变更令其贞心寒。守成趁其贞无助之际,竟生歹念强暴了其贞,其贞万念俱灰。事后其贞并未向善群告发,但善群为其私心私念,竟要守成安排守贞处所安顿其贞,守成机灵反应让善群忧心。原本善群要素蓉陪其贞同住,但被佟庆强烈反对,立天趁机建议改送方瑾前去与其贞同住。凤琴为此大发雷霆,却无计可施。平昭意外发现立天与海青私下见面,立天担心自己到佟家的目的已被少川所知道。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