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1-6集
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与狼共舞第1集剧情介绍

  1948年底,东北全境解放,西南区成为了国民党在大陆最后的依托基地,西南长官总署是西南区的特务机构,这里的每个人都做着反共复国的美梦。为了全力确保西南四省的局势,一夜间,各路人才被秘密调入西南区,西南长官总署也迎来了由上峰钦点的机要秘书-陈少杰,他自称父母死难于1937年日军的轰炸。

  陈少杰,代号青松,其实是我党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超级特工”。因为“阿三事件”被紧急唤醒的他,三年来多次为我党力挽狂澜。因为西南区的交通站接连受到国民党的重创,陈少杰凭着自己的经验与智慧通过了情报处长邵文光最后的生死考验,陈少杰在跳舞时并没放松对邵文光的观察,他的舞蹈赢得一片掌声。邵文光一张张地查看着从记者那里搜来的照片,他在众多照片中发现了需要的,而所张最熟悉的身影也是他不想看到的。

  陈少杰见邵文光没回来就十分担忧,他必须采取非常手段以防止情况恶化。陈少杰拿起邵文光桌上的照片时被邵文光拿枪从后面指住,三年来没有陈少杰看不到的情报,邵文光没有当场击毙陈少杰,而正是这个机会给了陈少杰反盘的机会,他趁机用李辉的枪打死邵文光,李辉在毫无嫌疑的情况下将李辉嫁祸成卧底。陈少杰前往西南区,继续着自己的潜伏任务,陈少杰这个名字并不是他的真名,从潜伏那天起他扮演着一个死人。陈少杰提前一天到达西南地区到药店见到接头人何掌柜,接头过程中胡大夫的紧张表现让陈少杰有所留意,胡大夫通知了梁海棠,何掌柜告诉陈少杰那个备用联络地点。

  西南长官总署,这个神秘的特务机构汇聚了国民党内的一流人才— “书生杀手”谭一波,“情报专家”曾诚以及“美式特工”余汉群,还有和国民党高层师出同门,老谋深算的处长周方淮,和这个机构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江湖富商喻仲深……官场规则,权钱交易,江湖道义,尔虞我诈等等复杂形势接踵而至,而更为凶险的是,等待他的还有三年前的几乎至自己于死地的老对手“传奇特工”梁海棠。陈少杰到达西南区伊始,便面临着巨大考验,提前一天秘密到达的他,刚刚与组织接头就险象环生:因为地下党联络员胡大夫的叛变,使得交通站被梁海棠击破,负责人老魁被杀,何掌柜被梁海棠抓获,陈少杰自己也险些被抓。陈少杰赶到淮阴路28号,他看到那里已被特务监视,看到挑粪工后他心生一计,陈少杰扮成挑粪工去了接头地点,进屋后他将窗户和窗帘拉开,这才让地下党同志们安全转移,等国军赶到时他已经安全离开。

  陈少杰在江城站被西南总署的曾诚接上车,到西南总署后陈少杰见到了处长周淮方,周淮方二十年前和陈少杰父亲一同念书,两人后来分别从军和经商。梁海棠见到陈少杰后很意外,陈少杰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敌意,他知道遇上了老对手,梁海棠对他记忆犹新。1945年,军统的“传奇女特工”梁海棠利用潜伏的特务阿三,几乎要一举击破我党在东北的地下组织。关键时刻,突然赶到的国民党联合公署情报处秘书陈少杰却以抓捕共党为名击毙了阿三,布置了半年的计划就这样功亏一篑。恼羞成怒的梁海棠正准备着手调查陈少杰,却因为一纸调令,被迫离开东北,这也成了她心中深埋的一根刺。梁海棠从没有停止过对陈少杰的怀疑,究竟是出于女人的直觉还是职业本能,梁海棠自己也难以分辨,她望着陈少杰离开的背影想起了昨天从现场逃走的人,还向周淮方说起当时的情况。

与狼共舞第2集剧情介绍

  梁海棠怀疑陈少杰是共产党,还猜想他可能提前到达,梁海棠想让陈少杰自证清白。陈少杰跟着曾诚来到住所,曾诚向他问起1940年参加培训班的事情,曾诚当年培训没结束就离开了,他对陈少杰有些面生,曾诚想看当时的照片时陈少杰假称把它弄丢,陈少杰没想到曾诚也参加了那年的培训班,而且曾诚还保留当年的合照,陈少杰必须做出行动。

  梁海棠对何掌柜进行严刑拷问,还拿出陈少杰的照片让他看,何掌柜一口咬定没见过。陈少杰趁曾诚上班时来到他家,他伺机将那张合照偷走,曾诚突然归来,陈少杰慌忙躲在门后藏起来。梁海棠和陈少杰举枪相向,曾诚将他们分开,周方淮将何掌柜交给陈少杰审问,还给他一把枪,陈少杰看到何掌柜受伤的身躯来到眼前时知道这是他们对自己的考验,两人用唇语对话后陈少杰假装审问,他们的谈话都在监听之中。

  何掌柜和陈少杰在审讯室里发生争吵,何掌柜选择了牺牲自己来保全陈少杰,梁海棠和周方淮听到枪声后赶去审讯室,陈少杰留下枪后离开,这一枪可以证明了陈少杰的清白,梁海棠担心这是他们的苦肉计,但周方淮确认就是陈少杰开枪的。陈少杰开车去了郊外,他失声大叫起来,他需要和组织上取得联系。陈少杰带着东西来到周方淮家中,周夫人看到那副翡翠麻将后十分高兴,他还把八大山人花鸟图送给周方淮。

  富商喻仲深突然来到周方淮家中,言谈间陈少杰看出周方淮是想把他培养成和喻仲深之间的纽带,周方淮帮喻仲深追回一栋房产的房契,喻仲深表示感谢。曾诚来到周方淮家中说起有密电要他查看,周文淮将他叫到房间里,谭一波还没看到上面内容,周方淮让曾诚通知人员按预计时间行动,周夫人想把梁海棠介绍给陈少杰。

与狼共舞第3集剧情介绍

  梁海棠得知周方淮要介绍陈少杰时让她很意外,她坚决不同意。曾诚对谭不波不满,他找陈少杰倾诉,曾诚因酒喝多而趴在桌上睡着了。陈少杰很清楚,他此时做的唯一一件事情是要除掉邵文光,他扮成医生来到邵文光房间查房,梁海棠赶到时看到徐医生在检查邵文光的身体,陈少杰趁机藏在床下,梁海堂命人给邵文光换房间,当她得知还有一名医生进入病房后就四处查找,陈少杰没能得手,他趁机逃走。

  谭一波将保护邵文光的方案交给周方淮,梁海棠听到陈少杰背地里骂她时出门争吵起来,曾诚一直打着梁海棠的主意。梁海棠命人调查了西南局几名军官那天晚上的去向,唯有曾诚和陈少杰值得怀疑,梁海棠找到曾诚问起昨晚去向,他将和陈少杰喝酒的情况讲出。陈少杰想到何掌柜受伤时给他说的话,他通过电波和老魁取得联系。

  组织上让老魁全力配合陈少杰,是梁海棠策反了胡英全,陈少杰将何掌柜为掩护他才自杀的情况说明。陈少杰将棘手之事告诉老魁,老魁准备派人执行刺杀任务。在医院的邵文光突然手开始动起来,但还处于昏迷之中。周方淮安排陈少杰和梁海棠吃饭,饭后梁海棠让他送自己去医院,在路上陈少杰看到招工的牌子,他知道老魁要行动了,陈少杰决定将计就计,他带梁海棠去了高级餐厅。

  梁海棠点了最贵的菜和陈少杰一起吃,吃饭时陈少杰见到了乔燕和余汉群,陈少杰和乔燕目光相视之时双方都认出对方,陈少杰在餐厅里故意拖延时间,梁海棠称邵文光已被转移,医院里只是为共产党准备的陷阱,梁海棠要等着共产党自投罗网,陈少杰想去营救他们。老魁带人去了医院里行动,遇害到盘问时他们将看守杀死,但他们来到邵文光病房时遇到伏击。陈少杰故意气走梁海棠,他之后骑摩托车去接应老魁等人。

  梁海堂到后追赶老魁和陈少杰,陈少杰带着老鬼慌忙逃走。逃跑途中陈少杰和梁海棠交手,幸好陈少杰蒙面,陈少杰趁机和老魁逃走。陈少杰打斗之中胳膊负伤,他将老魁带回家中。曾诚喝多酒后来到陈少杰家中,老魁听到有人进门后急忙躲藏起来,曾诚倒在床上就睡起来,他闻到了房间的味道。

与狼共舞第4集剧情介绍

  曾诚闻到屋里全都是酒味儿,陈少杰将上次剩的半瓶酒拿给他,曾诚将酒揣起来后想回家时摔倒了。周方淮开会分析邵文光在医院遇刺之事,梁海棠向陈少杰发难,还要看他胳膊上是否有伤,当陈少杰的胳膊露出来后,他们看到伤口,曾诚和余汉群都说他们胳膊也受伤了,这让梁海棠难以判断,周方淮只好散会。

  会后梁海棠向周方淮说起邵文光的安全问题,她想从西南军区调派人手。陈少杰跟着周方淮等人来到邵文光的房间,他不时地观察着那里的防卫情况,梁海棠也一直观察着陈少杰的眼神。陈少杰向老魁说起邵文光被转移到郊外,他和梁海棠被分在一组,陈少杰想在他值班那天动手,不能等到军方人员到达之前行动。

  曾诚喝花酒时被陈少杰听到,陈少杰提醒他不能玩忽职守,曾诚和谭一波分在一组,工作时曾诚又睡了一宿。陈少杰建议老魁在行动时向他开枪,这样可以洗脱他的嫌疑,老魁知道打哪儿最安全。梁海棠和陈少杰过去接班,邵文光随时都可能醒来,陈少杰看到邵文光突然张口呼吸,他转身离开时梁海棠跟了过去,邵文光还试着睁开眼睛,可梁海棠没能看到,两人争吵之时老魁带人袭击了那里,梁海棠和陈少杰听到窗外的枪声后跑出去。

  邵文光醒来后自己将氧气管从鼻子上拨下,老魁向邵文光开枪后撤退,陈少杰因保护梁海棠而中枪,他被送到医院里进行抢救。周方淮等人去医院里看望陈少杰,梁海棠说他替自己挡了一枪,邵文光已死。周方淮让余汉群将所有知道陈少杰在医院的地点的人员控制起来,他清楚邵文光的死肯定有内鬼。

  陈少杰经过抢救后脱离生命危险,周方淮原本调他过来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余汉群认为最大嫌疑人是陈少杰,还分析起原因。余汉群和周方淮向曾诚问起情况,曾诚承认他去了燕欣楼,周方淮开枪向上面打去,他指责曾诚诳窑子,曾诚还交待说陈少杰也在那里。谭一波认为曾诚的嫌疑最大,陈少杰用苦肉计瞒天过海,他知道周方淮会怀疑到自己,这些天他一直想到应对之法,余汉群感觉陈少杰的话似真假假,他怀疑陈少杰可能是一个极端高明的危险人物。

与狼共舞第5集剧情介绍

  曾诚找相好时才知道她已经嫁给老同学商铭硕,两人在1940年培训时曾在一个班。周方淮约陈少杰和梁海棠在一起吃饭,周夫人还炫耀起来,吃饭时她说梁海棠和陈少杰有夫妻相,并试图撮合两人,梁海棠和陈少杰争吵起来时被周方淮劝阻,饭后梁海棠开车送陈少杰回家,他知道这次受伤不能打消她对自己的怀疑,他要在以后的行动中更加小心。

  梁海棠送陈少杰回家时被路过的曾诚的看到,他醋意大发,曾诚想到了和陈少杰认识的一幕幕,他突然想到了失踪的那张照片,这让曾诚开始怀疑起陈少杰可能是个冒牌货。曾诚来到梁海棠的办公室,他将对陈少杰的怀疑说出来,这让梁海棠很感兴趣,梁海棠想带他去见周方淮时曾诚没有同意。

  曾诚想找到证据之后再抓人,他想带陈少杰去见商铭硕。周方淮叫陈少杰去喝茶,陈少杰来西南后一直没有安排工作,周方淮向他说起请陆上将过来之事,还让他安排那顿饭局,饭一定要上档次,周方淮让他省着花。陈少杰从窗户里看到梁海棠和曾诚离开,这让他有些不详的感觉,曾诚去的时候还带着礼盒。

  商铭硕是二厅稽查专员,曾诚和梁海棠见到商铭硕后问起陈少杰之事,商铭硕和陈少杰曾经关系很好,培训班时他们曾吃住在一起,梁海棠问起那张合影,只是当年在战斗中被损坏。乔燕见到余汉汉群后打听起消息,余汉群那天晚上受伤也是侥幸,乔燕从窗户里看到商铭硕的到来。梁海棠来到陈少杰办公室,她想让他见一下商铭硕,陈少杰让他客气一些,梁海棠说出了商铭硕的名字,陈少杰明白这一切都是梁海棠的布局,突如其来的危险让他陷入死局,他要尽快地想出对策,巨大的危机让陈少杰马上想出对策,他想提前揭露商铭硕才是冒牌货。

  曾诚带着商铭硕来到陈少杰的办公室,两人见面后打斗起来,陈少杰没有想到商铭硕会和他相认,这让梁海棠和曾诚没有想到,两人都很失望,商铭硕对陈少杰极力证明,周方淮知道商铭硕来后出去相送,商铭硕还在周方淮面前推荐陈少杰。商铭硕也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员,他之前已向组织上汇报,只是没想到曾诚会提前让自己离开,幸好他在楼道里接到乔燕的情报,这才得知陈少杰就是代号为青松的同志,事后陈少杰和商铭硕才聊起来。陈少杰找老魁说起商铭硕,商铭硕是组织上安排在二厅的内线,陈少杰感觉这次不是梁海棠的主意。

与狼共舞第6集剧情介绍

  陈少杰看出是曾诚的怀疑,他以前没把他当回事,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小人物会让他险些陷入僵局,老魁告诉陈少杰说组织上更看重他的未来,暂时没有安排具体任务给他。西南军区最高长官陆上将来到西南局,他说起国军已派主力在东北布防,谭一波知道东北的派系斗争仍然十分激烈,周方淮劝谭一波以后少说那样的话,陆上将把维稳方案交到周方淮手上,会后周方淮要留陆上将吃饭,还向陆上将介绍起陈少杰,周方淮提议把陆上将的外甥女乔燕也一同带上。

  余汉群陪同乔燕见到陈少杰,乔燕的出现让陈少杰有些不安,她清楚他到达西南的准确时间,陈少杰做好了干掉她的准备。陆上将夸奖花雕酒不错,陈少杰已经将准备的女儿红放在陆上将的车上。吃饭时余汉群说起陈少杰和梁海棠在西餐厅吃饭的事情,乔燕提出让人教她学打枪,周方淮安排陈少杰和余汉群一同前往。周方淮让余汉群对待陆上将不能掉以轻心,陆上将身边已被西南局安排了特工。余汉群在美国学的心理分析,陈少杰开车送他回去时问起来对乔燕的感情。

  陈少杰在练习射击场上展示了枪法,余汉群不喜欢打打杀杀,乔燕接过枪让陈少杰教他,练枪时乔燕向陈少杰说起最早见面之事,陈少杰从她的枪法中看出乔燕绝非等闲之辈,他猜想乔燕可能还有其她身份。周方淮带着陈少杰和曾诚来到喻仲深的盛华贸易公司开张典礼上,曾诚向陈少杰说起公司肯定有周方淮的一份,周方淮和喻仲深一同揭下公司匾额。

  周夫人指责周方淮在华盛贸易公司的股份太少,陈少杰在街上看到进步青年学生的游行,周方淮知道大多数人都是盲从,他想利用这次混乱来秘密暗查共产党的地下党员,这样对查获内鬼也有帮助。周方淮安排梁海棠秘密行动并和陈少杰配合行动,梁海棠认为陈少杰整日游手好闲,她不想配合,周方淮向她说起陈少杰的好话,他发现梁海棠很细心。陈少杰在梁海棠面前说起对学生游行的看法,她提出来冷处理的办法来制造出内紧外松的假象。

  梁海棠派人去抓学生代表,街上乱成一团,余汉群和乔燕坐在车里看到,他发现她特别关心陈少杰。陈少杰没有配合梁海棠出去抓学生代表,他躲在办公室里消遣起来,陈少杰调查生活旅馆不干净,他将情报提供给梁海棠,梁海棠准备抓获杨远,还让人通知了陈少杰,梁海棠带人到生活旅馆后将杨远抓回去,杨远被关起来审问,梁海棠还对他用刑,杨远痛苦之中喊出让周方淮来见他。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