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饺子馆剧情介绍

1-6集

姥姥的饺子馆第1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年过半百,是一家国营饺子馆的厨师长,她包的饺子远近闻名,不幸的是老伴早逝,姜桂芳含辛茹苦把四个儿女抚养长大,她永远也忘不了1984年的那个冬天,那天雪下得特别大,姜桂芳从北京参加完劳模会回来,还带了很多北京特产,四女儿方亚军就吵着要吃饺子,姜桂芳立刻带着三个女儿开始忙活,老二方亚梅生性好强,她接了父亲的班,丈夫马文然大学毕业在单位做技术员,马文然出差去杭州,明天才能回来,方亚梅不但不会包饺子,还不停地埋怨姜桂芳偏心,吵着要给马文然留饺子。姜桂芳的大女儿方亚慧在粮店上班,丈夫大苏在车站工作,他老实本分,认认真真帮姜桂芳包饺子,孩子们在房间里你追我赶争抢零食,欢声笑语在了姜桂芳的小院回荡,也传遍了整个北车站。

  第二天一早,姜桂芳刚到饺子馆,同事们立刻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询问她在北京的见闻,并凑过来参观她胸前佩戴的劳模奖章,姜桂芳倍感自豪,在她眼里这枚奖章不但是无上的荣誉,更是无价之宝。很快,饺子馆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顾客们都是慕名而来,许大雯赶忙出来给他们发号,还有顾客为吃姜桂芳的饺子发生口角。

  大苏和同事负责从车厢里往外卸货,同事羡慕他中午能吃到老婆方亚梅送来的饺子,大苏答应和同事一起吃。方亚慧带着襁褓中的女儿小宇在粮店上班,孩子不小心在大米堆上撒尿,同事刚想把这些混进大米堆里,方亚慧二话没说就把沾了尿的大米买下来。午休时间,同事们继续围着姜桂芳打听北京的新鲜见闻,姜桂芳绘声绘色侃侃而谈,她觉得北京那里都好,就是饺子不如他们饭馆的好吃。许大雯处处和姜桂芳攀比,看不惯姜桂芳春风得意的样子,赶忙招呼同事们干活。

  同事临时有事,让大苏独自卸货,他不小心碰歪了上面的货物,成包的货物顷刻间砸下来,把他埋在下面,火车呼啸而过,没有人发现他遇难了。许大雯在新上任的经理面前搬弄是非,讲了姜桂芳很多坏话,还详细讲述了她和姜桂芳两家之间的恩怨。方亚梅准时来到车站接杭州出差回来的马文然,看到他正蹲在地上给人事局冯局长系鞋带,心里很不痛快,冯局长肥硕臃肿的女儿冯俐随后赶来把父亲接走,马文然热情地送他们父女俩离开,方亚梅看不惯马文然低三下四的做法,马文然立刻拿出再杭州买的丝巾讨好,方亚梅才稍稍释怀,两口子开开心心去吃饭了。

  方亚梅和马文然走出站台,发现铁路工作人员都急匆匆赶往货车月台,得知有人被砸死了,马文然想去看个究竟,方亚梅坚决不干,强行把他拉走了。方亚慧突然接到车站领导打来的电话,得知大苏出事了,她立刻赶往医院。姜桂芳无意中听到许大雯在新任经理面前告她的黑状,就故意在门口放了一个脸盆,许大雯一出门踩在脸盆上,当场摔倒在地,她疼得大呼小叫,和姜桂芳吵得不可开交,姜桂芳赌气要替死去的老伴报仇,许大雯诬陷姜桂芳和李传玉关系不正常,两个人越吵越凶,最后竟然大打出手。

  老四方亚军急匆匆来找姜桂芳,姜桂芳得知大苏出事了,就让方亚军回家到大衣柜里拿钱,她急忙赶往医院,可方亚军翻遍了大衣柜,也没有发现存折,原来,老三方亚新拿钱去花鸟市场买蝈蝈。马文然请方亚梅吃西餐,方亚梅吃不惯五分熟的牛排,还把意大利面当成炸酱面,遭到马文然的耻笑。

  方亚慧一时接受不了大苏的死,想跳楼自杀,方亚军急中生智抱起小宇,让方亚慧带着小宇一起死,方亚慧才放弃了轻生的念头。马文然饭后结账,方亚梅嫌64元太贵,马文然拿出冯局长送他50元的代金券,可方亚梅还是觉得不合算,就让服务员把吃剩下的西餐打包,还为打包费和服务员讨价还价。姜桂芳强压心中的悲痛,和大苏的母亲商量,想把方亚慧母子接回家住,以免方亚慧再次轻生,方亚军向姜桂芳汇报存折不见了,而且家里没有招贼的迹象,姜桂芳也没有多问,就带女儿们先回家了。

  马文然和方亚梅吃完饭回家,还把打包的饭菜送给姜桂芳他们吃,方亚军一眼就看出是他们俩吃剩下的,马文然送给姜桂芳一条丝绸纱巾,还向她讲述了南方先进的改革理念,方亚军看不惯方亚梅夫妇傲慢的态度,对他们俩冷嘲热讽。方亚梅随口说起车站砸死人的事,还让姜桂芳提醒方亚慧,大苏的工作不安全,方亚慧突然从房间里出来,把一腔怒火全撒在方亚梅身上,谴责他们夫妇见死不救,方亚梅才知道死者是大苏,姐妹俩大打出手,马文然和姜桂芳赶忙劝阻,方亚慧拎起剪刀想自杀,姜桂芳狠狠打她一耳光,想把方亚慧打醒,方亚梅还不停地告状,姜桂芳气得咬牙切齿,大吼一声让他们滚。

  方亚梅和马文然出门看到居委会大妈们在巡逻,大妈向她打听家里的情况,方亚梅很不耐烦,劝她们回家休息。方亚梅不停地向马文然发牢骚,还讽刺挖苦冯局长女儿,警告马文然不许对她动歪脑筋。姜桂芳把方亚慧安顿睡下,她早就猜到是方亚新动了家里存折,方亚军断定方亚新去花鸟鱼虫市场了。方亚梅和马文然手拉手回家,她兴之所至恳求马文然再次朗诵那首英文诗,马文然读得声情并茂,方亚梅对他顶礼膜拜,发誓会爱他一辈子。

姥姥的饺子馆第2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被梦惊醒,她梦到向老伴倾诉家里遇到的灾难,可老伴却一言不发。姜桂芳一觉醒来,发现方亚慧抱着孩子一夜没睡,就对她好言相劝,劝她不要胡思乱想,尽快坚强起来,可方亚慧始终无法释怀。

  方亚新一早才急匆匆回家,方亚军急忙把家里发生的变故告诉他,方亚新刚想偷偷摸摸回自己房间,就被姜桂芳逮个正着,逼他把存折交出来,方亚军发现方亚新又去买虫子了,不停地数落他,姜桂芳更是气得大发雷霆,拼命追打他,方亚新吓得连连求饶,姜桂芳一气之下要摔了他的蝈蝈笼,方亚新急忙跪倒在地认错,承诺会痛改前非,好好照顾姐姐和外甥女,姜桂芳却不依不饶,坚持要把虫子摔死,方亚新心疼地大哭不止,他把虫子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姜桂芳只好还给他。

  方亚新一回到房间就把蝈蝈放出来把玩,还把它当儿子一样。方亚军埋怨姜桂芳偏心,姜桂芳不由地想起方亚新小时候难产和九死一生的经历,只希望他健康长大就好,也自然对他多宠爱几分。许大雯一有空就在同事面前说姜桂芳的坏话,还绘声绘色讲述姜桂芳家的房子盖在坟地上,导致他们家灾难不断,李传玉路过饺子馆,正好听到许大雯在说闲话,就对她冷嘲热讽一番,把许大雯说得无言以对。

  姜桂芳来上班,强行把李传玉撵走了,李传玉担心姜桂芳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特意来关心她,可姜桂芳担心别人会说三道四,李传玉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对姜桂芳一往情深。就在这时,大苏的母亲来给姜桂芳送钱,让她好好照顾方亚慧母女,李传玉一眼就看出姜桂芳的亲家不对劲,担心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姜桂芳不许他瞎掺合。很快到了午饭时间,饺子馆的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姜桂芳不厌其烦教新来的员工们擀皮的手法和拌馅的秘诀,她对工作一丝不苟,要求严格。

  顾客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声称饺子味道不对,导致他爱人腹泻不止,姜桂芳尝了一口,发现今天的猪肉有问题,立刻让后厨停止包猪肉馅饺子,姜桂芳第一时间来库房查看面粉和猪肉,采购员吴凤材随后赶来,姜桂芳向他详细了解进货渠道,就来找经理汇报这一情况,她觉得猪肉有问题,面粉也掺了陈的,经理怀疑她是公报私仇,因为吴凤材是许大雯的妹夫,姜桂芳连连解释,可经理根本不听。

  姜桂芳无意中听到许大雯和吴凤材偷偷密谋,要掩盖进货不规范的真相,姜桂芳就乔装改扮跟着吴凤材去进货,发现他竟然收面粉厂剩下的陈面,还收了一笔酬金,随后,姜桂芳又跟着吴凤材去进猪肉,亲眼看到他进了不合格的猪肉,也收了卖家的回扣,还盖上自制合格的章。姜桂芳立刻向巡逻的居委会大妈举报了卖黑心猪肉的作坊,并带她们亲自去验证,把吴凤材他们逮住,大妈们当场验证猪肉是变质的,就把黑心商家抓走了。

  姜桂芳下班回家,发现方亚慧母女不见了踪影,她立刻把方亚新叫出来,方亚新一心只顾玩鸟和蝈蝈,把方亚慧看丢了,姜桂芳只好带着方亚军和方亚新出去寻找。方亚梅和马文然下班回家,看到方亚慧抱着孩子等在家门口,苦苦逼问大苏的临终遗言,方亚梅吓得赶忙进屋,马文然想让方亚慧进来坐会,方亚梅坚决不同意,担心方亚慧会杀了她,就让马文然去把姜桂芳找来。

  姜桂芳急匆匆赶来,方亚梅迫不及待催她把方亚慧带回家,姜桂芳谴责方亚梅太自私,竟然让方亚慧母女站在冷风里,方亚梅认定方亚慧有精神病,让姜桂芳带她去医院检查,姜桂芳坚决不信。当天夜里,方亚慧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姜桂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让李传玉帮忙验证,李传玉也建议带方亚慧去医院检查。

  姜桂芳把一腔委屈全撒在早逝的老伴身上,埋怨他走的太早,把这个家都推到她一个人身上,姜桂芳向方亚军和方亚新再次讲起了那段悲惨的往事,许大雯的老伴罗长友举报老方,老方急火攻心与世长辞了,姜桂芳反复声明和罗家不共戴天,不许方亚军和方亚新和罗家有任何来往,方亚军怀疑大苏的父母想抛弃方亚慧母女,姜桂芳心里也开始犯嘀咕。

  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进了饺子馆,员工们都跃跃欲试,想下海经商,姜桂芳提醒他们不要一心钻到钱眼里,老老实实留在这国营的饺子馆干活。

姥姥的饺子馆第3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和许大雯素来不和,她们俩一言不合就吵得不可开交,经理及时赶来制止,当众宣布了对吴凤材的开除决定,还要通过民主公开投票方式裁员三人,时间就定在下周一,员工们人心惶惶,姜桂芳心里很踏实,因为她是饺子馆的招牌,即使所有人都被开除,她也不会被刷下来,大老杨忧心忡忡,姜桂芳对她好言相劝,提醒她搞好人际关系。

  许大雯担心自己被刷下来,就买了一台电视机给经理送来,经理也参与了吴凤材的投机倒把,多亏吴凤材嘴严,没有把他供出来,经理向许大雯承诺会帮吴凤材打点关系,尽快把他放出来,还提醒许大雯去贿赂一下同事们,保证不会把她开除。许大雯给每个员工都买了一块新手表,还撺掇大家都投姜桂芳的票,争取把她撵走。投票开始,姜桂芳拜托大老杨帮她投票,她心里惦记着方亚慧去医院看病的事,因为马文然找好了精神方面的专家,姜桂芳顾不上看投票结果,就急忙赶往医院。

  马文然带方亚慧找医生检查,医生想查明病因,就对她循循善诱,可方亚慧心里只有大苏,其他都听不进去,姜桂芳向医生了解方亚慧的病情,医生诊断是因为重大的变故导致短暂的精神刺激,姜桂芳坚持要把方亚慧带回家修养,方亚梅坚决不依,担心方亚慧找她麻烦,想让她住院治疗,两个人争执不下,医生三言两语把她们赶出去,姜桂芳权衡再三,决定让方亚慧住院。

  姜桂芳安顿好方亚慧,急匆匆赶回饺子馆,看到员工们都对她躲躲闪闪,姜桂芳大惑不解,经理向她宣布了投票结果,她被大家投下去,姜桂芳觉得不可能,怀疑有人从中瞎搞,姜桂芳无意中看到经理手腕上的新手表,和其他员工的一模一样,她顿时明白了一切,姜桂芳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她为饺子馆工作了半辈子。姜桂芳再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她和面,拌馅,很快包好了饺子,并亲手煮好端上来,大老杨和员工们从窗户里目睹了这一幕,他们的心里都很不好受。

  姜桂芳忙完这一切,昂首阔步离开了站北饺子馆。姜桂芳一回到家就向老伴诉说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辛苦和劳累,她上有老下有下,含辛茹苦地过日子,终于把孩子们养大成人,眼看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没想到大苏走了,她还把工作也丢了。大老杨来看姜桂芳,听到她那些发自肺腑的话,忍不住泪流满面,她主动向姜桂芳认错,反复解释自己没有收许大雯的手表,可她在最后时刻弃权了,因为大老杨无儿无女,唯一的外甥在许大雯儿子手下做事,大老杨还想姜桂芳一一说明每个员工的实际困难,希望姜桂芳理解大家的苦衷,姜桂芳心里才稍稍释怀。

  李传玉得知姜桂芳被刷下来,立刻来饺子馆找员工们兴师问罪,还当场拔出自己的宝剑,逼他们一起去服务局说清楚其中原委,许大雯赶忙陪着笑脸说好话,李传玉讲述了这把宝剑杀富济贫的经历,声称自己的宝剑有灵气,对他们威胁恐吓一番,经历吓得躲在人群里一声不吭,李传玉逼他们把姜桂芳请回来,否则就把他们碎尸万段,大老杨担心事情闹大不好收拾,赶忙去找姜桂芳。姜桂芳及时赶来制止李传玉,许大雯立刻来了精神,要去公安局举报李传玉行凶,姜桂芳声明这辈子不会再踏进站北饺子馆的门,就和李传玉一起离开了。

  姜桂芳和李传玉到饭馆吃面,看到一个乞丐冲进来吃别人的剩饭,姜桂芳就让服务员把自己的面给乞丐,李传玉咽不下这口气,还想回饺子馆找那帮人算账,要为姜桂芳撑腰,姜桂芳赶忙制止,她知道自己想去告状稳赢,可她理解员工们的困难,不想再让他们丢了饭碗,姜桂芳忍不下许大雯,发誓早晚会找她算账。方亚新痴迷鸟和虫,朋友们的宠物生病都来找他请教,方亚新都能一一解决,并且讲得头头是道。

  方亚梅替姜桂芳打抱不平,让她去找同事们算账,到服务局告状,姜桂芳已经想明白了,她坚信天无绝人之路,姜桂芳发现自己买的肉不见了,就让方亚梅去方亚军房间去找,方亚军用那块肉练习打针,方亚梅觉得家里的孩子都有问题,只有她是正常的。医生让方亚梅把方亚慧接回家,反复说明她根本没病,可方亚梅想让方亚慧继续留在医院,还拿钱贿赂医生,医生断然拒绝,方亚慧看到方亚梅的所作所为,赌气抱着孩子离开了医院。姜桂芳立刻召开家庭会议,方亚军提议报警找人。

姥姥的饺子馆第4集剧情介绍

  

  方亚新奉命出来找方亚慧,可四处找不到她的人影,方亚新急得一筹莫展,竟然掏出兜里的蝈蝈来预测方亚慧的位置,方亚新突然想起北车站,没想到蝈蝈竟然叫起来,方亚新立刻赶过去寻找。马文然给姜桂芳念了一篇关于精神病的文章,方亚梅迫不及待让方亚慧去找心理医生做干预治疗,还拼命夸马文然有文化,马文然解释国内还没有心理咨询师,方亚军顿时泄气了,不停地埋怨马文然提没用的人建议,方亚梅和她吵得不可开交,两个人唇枪舌战,方亚军诅咒方亚梅总有一天会被气哭的,方亚梅赌气带着马文然离开了。

  方亚新果然在北车站的货车月台上找到方亚慧,她错把别人当成自己的老公大苏,方亚新赶忙把姜桂芳叫来,姜桂芳苦苦规劝方亚慧回家,方亚慧后悔没让大苏吃上最后一顿饺子,姜桂芳把她劝回家,方亚慧饥饿难耐,回到家就狼吞虎咽,方亚慧口口声声称大苏每天都和她一起吃饭,方亚军和方亚新吓得赶忙跑出去,竟然怀疑世上真的有鬼。

  方亚军被方亚慧的话吓得六神无主,她看到房间里的人体模型图都吓得瑟瑟发抖,躲进被子里不敢出来,方亚军越想越恐惧,她突然尿急,就战战兢兢跑到外面的厕所,一出门就和一个黑影撞个满怀,方亚军以为是大苏,吓得大呼小叫,姜桂芳赶忙把她叫到自己的房间。方亚新也被吓得魂飞魄散,草木皆兵,他把蝈蝈笼全部藏进被窝里保佑自己。

  姜桂芳向大老杨倾诉心中的苦闷,大老杨怀疑方亚慧中了邪,还信誓旦旦称老方在阴间不高兴了,让姜桂芳多给他烧纸钱,而且她家的房子就在坟地上,姜桂芳半信半疑,心里也开始犯嘀咕,决定接受大老杨的提议,找大师帮方亚慧冲冲邪气。大老杨请来一个大师,他在方亚慧的房间发现了很重的阴气,而且孽障很凶,姜桂芳迫不及待想要破解,大师拐弯抹角让姜桂芳出点车马费,姜桂芳立刻拿出钱来打点,大师就让她在每个房间都摆上红薯恭迎大仙,大师开始念咒招魂,姜桂芳不停地给大师塞钱,大师放出一个小猴子,小猴子吃了方亚慧房间的红薯,大师自称孙大圣把妖气吃光了,方亚慧一气之下把小猴子赶出来,大师声称阴气太重,当场卖给姜桂芳一沓子符文,大老杨让她贴到大苏出事的地方。

  姜桂芳,大老杨和方亚新一起到车站贴符文,被警察当场逮到,命令他们撕下封建迷信的符文,还把他们三人抓到派出所说明情况。姜桂芳回家看到方亚慧依旧在念叨那句话,后悔没让大苏吃上最后一顿饺子,姜桂芳心急如焚。第二天一早,姜桂芳就把大老杨找来帮忙包饺子,要了却方亚慧心中的遗憾,李传玉随后赶来帮忙,姜桂芳当面拒绝,大老杨让李传玉去找一个煮饺子的大锅,还劝姜桂芳接受李传玉的感情,姜桂芳不许她再提这事。

  姜桂芳特意带着饺子到北车站去煮,让大苏的同事都来吃,方亚慧仿佛看到大苏在开心地吃饺子,她的脸上终于展开了笑颜。从那天开始,方亚慧终于想明白了,也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不但做好了丰盛的早饭,还坚持要去上班,承诺好好把小宇抚养长大,姜桂芳很开心。方亚慧开开心心去上班,很快就愁眉苦脸地回来了,她工作的粮店承包给个人,方亚慧也被刷下来了,姜桂芳不甘心,要带方亚慧去找粮店领导理论,方亚慧觉得这都是徒劳,姜桂芳鼓励她不要气馁,承诺会照顾她们母女俩。

  姜桂芳走投无路在,还好来找马文然求助,拜托她帮方亚慧找一个工作,马文然百般推诿,姜桂芳说明当初是方亚梅顶替方亚慧的工作机会,不想她们姐妹俩因此闹矛盾,马文然承诺会全力以赴帮忙,姜桂芳给他一笔钱疏通关系。马文然垂头丧气下班回家,向方亚梅诉说心中的苦闷,马文然给方亚慧介绍到百货公司上班,没想到方亚慧竟然提出带着孩子上班,方亚梅劝马文然不要生气,以后不要再管方亚慧的事。

  姜桂芳想帮方亚慧带孩子,可她坚持寸步不离带着小宇,姜桂芳也不再勉强。方亚新痴迷于玩虫,而且还有一套给虫治病的秘方,他药到病除,朋友们对他顶礼膜拜。姜桂芳来找方亚梅兴师问罪,让她催马文然尽快帮方亚慧找工作,方亚梅极力维护马文然,还埋怨姜桂芳偏心,方亚慧不讲道理,方亚梅还提出不能让方亚新在家吃闲饭,姜桂芳趁机让马文然给方亚新找工作,先把方亚慧的事放一放,方亚梅苦不堪言。姜桂芳出门去买二两肉,许大雯路过看到,就对姜桂芳冷嘲热讽一番。

姥姥的饺子馆第5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遭到许大雯的抢白,她气得咬牙切齿,和许大雯大吵一架,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李传玉正好路过,急忙追上姜桂芳,苦苦规劝她不要逞强,趁早回饺子馆上班,可姜桂芳誓死不吃回头草。马文然觉得英语越来越重要,想报考一个英语学习班,方亚梅全力支持他的决定,想让马文然尽快升职,他们就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单元房。

  第二天一早,姜桂芳走街串巷了解了车站附近报亭和面摊这些小商贩的经营状况,她刚到一个烤红薯的摊位,突然城管治安队来检查,老板拔腿逃走,把红薯摊扔在原地。就在这时,有一对刚下火车的外地夫妇向姜桂芳打听旅馆,女方还怀有身孕,他们一时找不到旅馆,姜桂芳就好心把他们暂时安顿到家里住,还给他们准备了可口的饭菜。

  那对夫妇离开之际,执意给姜桂芳留下房费,姜桂芳备受启发,当即决定腾出家里空余的房子开小旅馆,她赶忙叫醒方亚新起来帮忙,方亚慧也主动来干活,母子三人很快收拾出一间客房,姜桂芳立刻去找方亚梅,让在工商局工作的马文然办理营业执照,方亚梅不耐烦地答应下来,让姜桂芳先营业再说。

  姜桂芳手捧广告牌到车站揽客,她价格比同行业的低,而且服务又周到,家庭旅馆的生意不断,来往的房客络绎不绝,方亚慧不遗余力在小旅馆帮忙干活,姜桂芳家的日子也渐渐好起来。方亚军即将考试,她在方亚新身上练习注射和输液,方亚新叫苦不迭。

  马文然帮方亚新找了一个看大门的工作,方亚梅赶忙回家报信,看到姜桂芳和方亚慧忙得不可开交,姜桂芳催问工商执照的事,方亚梅谎称已经办好了,就放在家里,姜桂芳不同意方亚新年纪轻轻就去收发室上班,还埋怨马文然不办事,方亚梅让方亚新暂时在收发室过度,等有合适的工作再调换,姜桂芳才勉强答应。

  方亚慧看方亚梅闪烁其词,就担心执照的事没有落实,那这小旅馆就是非法经营,姜桂芳提醒她要小心行事,尤其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家人回来还要对暗号。方亚新到工商局的收发室报道,还随身带来自己的蝈蝈笼,吕科长向他详细讲述了日常的工作安排,马文然提醒方亚新要好好干。

  马文然回家还忙着帮领导写演讲稿,希望这篇发言稿能给他得到升迁的机会,方亚梅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还亲自砸核桃给他吃,马文然想等忙完正事再帮姜桂芳办执照。姜桂芳担心工商局和居委会检查,偷偷摸摸接客,大老杨来找姜桂芳,还要对暗号才能开门,大老杨苦苦规劝姜桂芳和李传玉一起过日子,可她不想让别人在背后说闲话,她要从一而终,大老杨也不再勉强,还向她说起了饺子馆的事。

  马文然听同事们私下议论方亚新不能及时收发信件,心里很不痛快,他发现方亚新带着朋友们在收发室斗蝈蝈玩,也不对来往的客人做登记,马文然狠狠数落了方亚新一顿,提醒他要安心工作。姜桂芳精心打扮了一番,还特意做了一个新发型,她带方亚梅到饺子馆吃饭,许大雯看她春风得意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姜桂芳点了三鲜馅的饺子,大老杨热情地出来打招呼,对姜桂芳的衣服和时髦的发型大加赞赏,两个人有说有笑,就是故意气许大雯。

姥姥的饺子馆第6集剧情介绍

  

  姜桂芳和大老杨一唱一和,许大雯气不打一处来,黑着脸催大老杨回厨房干活,姜桂芳点的饺子端上来,她百般挑剔,指责馅难吃,皮太硬,一个也没吃,就让其他客人带回家喂狗,许大雯恼羞成怒,冲过来和姜桂芳大吵一架,姜桂芳故意亮出自己新买的表炫耀,许大雯的脸都气绿了。

  姜桂芳继续到火车站拉客,有两男一女正想找住处,极力打听她家有没有地窖,想在里面放点土特产,姜桂芳想起以前的菜窖,他们很满意,当即决定住到她家。方亚新一心痴迷玩鸟虫,把后勤处和局长同名同姓的重要电报送错,害得局长白跑一趟,马文然被局长训斥了一顿,他立刻来收发室找方亚新兴师问罪,门口贴着一张去厕所的纸条,其实方亚新去花鸟市场参加展销活动了。

  那三个客人一进家就去地窖查看,当场付了60元房租,条件是不许其他人再进地窖,姜桂芳也没有多想,满口答应下来。方亚新高高兴兴从花鸟市场回来,还买回来一只鸟,马文然随后赶来向他兴师问罪,狠狠教训了他一顿,罚他写一份检查。

  方亚新赌气回家就把自己关进房间,任凭姜桂芳苦苦规劝,他始终一言不发,方亚梅很快来找姜桂芳告状,口口声声称方亚新耽误了马文然的升迁,还逼方亚新向马文然道歉,姜桂芳很生气,当场决定不让方亚新去收发室上班,方亚梅发誓再也不管这个家的事。

  方亚慧发现那三个租客每天早出晚归,行为怪异,而且他们之间关系不正常,姜桂芳心里开始犯嘀咕,好在明天租期就到了,姜桂芳不想继续租给他们,就和方亚慧商量了一个办法,要把他们撵走。当天夜里,方亚慧主动来找那三个人,谎称这院原来是一个清朝王爷的坟地,不但挖出过殉葬品,而且还发生过闹鬼的事,方亚慧本来想把那三个人吓走,没想到他们竟然要再多住几天。

  一连几天的深夜,方亚慧和方亚军都听到奇怪的声音,方亚军鱼缸里的鱼都跳出来,姜桂芳却不以为然,她很快发现院子里到处都是湿泥,而且那三个人的鞋子上也全是泥。姜桂芳百思不得其解,立刻把孩子们都叫来商量,方亚新怀疑问题出在地窖,方亚军也觉得秘密就在地窖里。当晚,姜桂芳很晚都没有睡觉,看到那三个人鬼鬼祟祟进了地窖。

  第二天一早,那三个人离开家以后,姜桂芳就把大门锁上,让方亚新下地窖侦查情况,方亚新谎称闪了腰,姜桂芳就带方亚军和方亚慧下去,让他负责放哨。姜桂芳发现地窖里藏了很多古董文物,而且还在地窖里挖了地道,直通不远处的坟地,姜桂芳断定他们三人是盗墓贼。

  姜桂芳带着方亚慧和方亚军走出地窖,看到那三个人把方亚新绑起来,还威胁姜桂芳帮他们隐瞒此事,姜桂芳坚决不干,和他们大打出手,多亏李传玉及时赶来,三拳两脚就把那三个人全部制服。

  警察突然赶到,姜桂芳立刻举报这些盗墓贼,警察把姜桂芳他们全部带到派出所录口供,经过缜密调查发现那三个人是倒卖文物的犯罪分子,而且还有人举报姜桂芳违法经营小旅馆,责令她停业整顿。原来,许大雯拐弯抹角向大老杨打听出姜桂芳在家里开小旅馆,就向派出所举报了。姜桂芳埋怨方亚梅没有及时办营业执照,她不服气,还把家里人挨个数落一遍。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