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剧情介绍

1-6集

激荡第1集剧情介绍

  

  上海弄堂里,陆江涛和冯力和以田四为首的混混们对峙着,陆江涛父母双亡,有一兄一妹,大哥陆海波在电器修理店当学徒,妹妹思齐正值高三,面临高考,自己则是靠收废品为生。陆江涛以为田四是来找茬,没想到田四提出把三条街的废品都让给陆江涛,只求他帮忙做一件事情,陆江涛有些疑惑,田四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原因。原来田四喜欢上了一个叫温泉的姑娘,想要陆江涛帮自己追求她,让陆江涛帮自己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见陆江涛两人不解,田四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他让陆江涛两人佯装欺负温泉,自己在关键时刻出现,英雄救美。两人依计行事,冯力在路上拦下了放学的温泉,温泉却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害怕,陆江涛突然对温泉有了兴趣,和温泉搭讪。温泉恼羞成怒,想要离开,陆江涛却说有坏人喜欢温泉,还把田四的计划告诉了温泉,温泉半信半疑,让陆江涛把坏人叫出来。陆江涛轻轻碰了一下温泉,温泉配合地大叫起来,不明真相的田四走了出来,陆江涛朝温泉使了使眼色,示意田四就是自己说的坏人,田四上前准备将陆江涛打跑,没想到陆江涛不由分说地打了田四一顿,救美的英雄成了陆江涛。温泉的同学思齐正好路过,叫了温泉一声,陆江涛回过头发现是自家小妹,匆匆离开,却不知思齐已经认出了自己的二哥。

  陆江涛破坏了田四的计划,田四叫来几个小弟报复陆江涛,冯力见势不妙,蹬着一辆三轮车冲破人群,陆江涛赶紧上车逃跑,两人逃跑路上遇上思齐和温泉,田四几人追了上来,温泉拦住了田四,田四不愿被温泉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暂时放过陆江涛。思齐和温泉赶紧查看陆江涛的伤势,温泉掏出手帕给陆江涛止血,陆江涛趁机靠在温泉身上。

  冯力将陆江涛送回陆海波做学徒的修理店,严厉的大哥让其余三人回家,自己照顾陆江涛,陆江涛这才得知温泉就是陆海波的师傅温老板的女儿。陆海波正在责备陆江涛,温泉来店里给两人送水果。陆海波对着温泉讲话有些紧张,借口离开,却在门口偷听温泉和陆江涛说话,听到温泉说把自己当成哥哥,心里有些失落。陆海波想起小时候因为没有把苹果让给弟弟吃,被父亲打了一顿,从那时候起,他就觉得什么都要让给弟弟。

  回到修理店后,陆江涛告诉大哥,自己喜欢温泉,希望大哥帮自己追求温泉。还说以后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喜欢温泉和找到母亲留下的照片上的人。大哥却说现在家里的头等大事是为了给思齐筹备上大学的学费。

  高考当天,温泉要迟到了,在路上遇上了陆江涛,陆江涛赶紧骑着三轮送温泉去考场,为了赶时间,陆江涛闯红灯时撞上了一辆面包车,他从车座上飞了出去,摔在地上,陆江涛顾不上疼,赶紧爬起来继续送温泉去考场,两人及时赶到,临进考场,陆江涛给温泉加油。

  温泉来修理店找陆江涛,正和陆海波说着话,陆江涛就来了,陆海波想让二人单独相处,借口出去了。温泉和陆江涛两人都有些害羞,磕磕绊绊地聊天。

  高考成绩出来,陆家两兄弟和冯力温泉一起庆祝思齐考上大学,饭桌上,温泉见他们在为思齐的学费发愁,因为自己没有考上大学,就提出把自己的那份学费给思齐用。

  回家后,陆家两兄弟算着存款,为了思齐的学费犯难,思齐也在被窝里偷偷哭着。温泉劝说父亲资助思齐上学,温老板却不同意。思齐在父母的遗像面前,自责自己是个灾星,不想上大学连累大哥二哥,她从母亲的遗像后拿出了那张神秘的照片,陆家三兄妹都想找到这个人,弄清楚这个人的身份。两兄弟听到思齐的哭声,赶紧上阁楼安慰思齐,思齐却说学费的事情自己有办法,陆海波安慰思齐就算天塌下来了,也有两个哥哥顶着,陆江涛也附和着,谁知脚下的扶梯突然断掉,陆江涛摔了一个屁股蹲儿,思齐和陆海波大笑起来。

  陆江涛收废品时,冯力告诉陆江涛银行的股票认购证能赚钱,不明所以的陆江涛去银行找孙小虎咨询,才知道是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供不应求,所以需要认购证,有认购证才能买股票。孙小虎让陆江涛代销认购证,自己给他提成。这些话都被躲在角落的田四和他的大姐头听到了。

  陆江涛在公园里里开始推销认购证,没想到十分顺利,手上的认购证都卖了出去,他想找孙小虎再拿一百本来卖,但是现在认购证十分紧俏,已经不允许代销,但是可以先自己垫钱买一百本,再销售出去,但是一百本需要三千块钱,陆江涛无法承担,最后孙小虎提出两人合伙,一人出一半的钱作为投资。另一边,陆海波向温老板借钱,温老板趁机提出让陆海波和自己签订三年的合约,这合约就相当于陆海波的卖身契,温泉都看不下父亲的做法,让陆海波不要接受这样的条件,陆海波为了妹妹上学,只能无奈地答应。

  就在陆家两兄弟在为思齐的学费四处奔波时,思齐为了不拖累两位哥哥,离家出走了。

  陆江涛回家四处找钱,想拿到钱和孙小虎一起买认购证,寻找一番后,意外在被褥下发现了温老板拿给陆海波进货的一千块钱,他立马打电话给孙小虎,孙小虎让他来自己家里详谈,一直关注着陆江涛的田四带着小弟围堵了陆江涛,田四的大姐头把陆江涛的钱抢走后就想走,陆江涛情急之下从背后抱住了大姐头不让她离开。

激荡第2集剧情介绍

  

  陆江涛从背后抱住了田四的大姐头黄瑶,让她还钱,黄瑶转身给了他一巴掌骂他耍流氓,陆江涛又挨了一顿揍,陆江涛提出和黄瑶赌一把,谁赢钱就归谁,黄瑶答应了。陆江涛将几人带到铁轨上,就赌下一趟来的是货车还是客车,黄瑶自信满满地选了货车,陆江涛却说这条线前两天已经改成客运线,不会有货车经过,黄瑶吃了个哑巴亏,只能愿赌服输,把钱还给了陆江涛。黄瑶回到家,经过师父的提醒,才发现陆江涛的列车调度表是前年的,自己被陆江涛骗了。

  陆海波在师傅家里签下了四年的协议,回到阁楼上的陆海波发现自己放在枕头下的一千块钱不见了,一下子慌了神。陆海波得知陆江涛曾经来过,正想回去问个清楚,温老板来了,老实的陆海波一五一十地说了,却被温老板误以为自己把钱私吞了,温老板不肯相信陆海波,只说如果找不回钱就辞退陆海波,还要报警处理。陆海波赶紧赶回家想找陆江涛问个清楚,另一边,陆江涛已经把钱全部给了孙小虎。

  回到家的陆海波发现思齐离家出走,冯力和陆江涛回到家,陆海波大发雷霆,责怪弟弟没有看好思齐。思齐离开后,准备找工作养活自己,但是没有工作过的她干活不利索,打碎了好几个盘子,自己的钱还被偷了。思齐正在路边的长椅上哭着,路过的林老师想给思齐车费让她坐车回家,思齐却不要,骗她说自己一会就回家了。下课后的林霞见思齐还在长椅上,思齐又不肯回家,就让思齐和自己回家住一晚上。

  思齐和林霞回家,林霞的父亲正和顾亦雄谈事情,顾亦雄似乎惹了麻烦,希望林主任高抬贵手放过自己。思齐和林主任打招呼,却发现一边的顾亦雄就是自己母亲留下的照片上的神秘人,一下子愣住了。思齐问了林霞顾亦雄的姓名,疑惑顾亦雄的姓氏和母亲说的不一样,明明是许叔叔,却成了顾亦雄,思齐百思不得其解,赶紧回家叫来大哥二哥,几个人赶到林家后,顾亦雄已经离开了。

  林主任听闻他们要找的人是大丰农场的知青,便说他们找错人了,因为顾亦雄根本没有去过大丰农场,林主任不肯将顾亦雄的地址告诉他们,陆海波一行人只好离开。林主任有些责怪林霞乱带人回家里,林霞说自己惹的麻烦自己会处理好,不会影响父亲的光辉形象,说罢便不肯再理会父亲。

  顾亦雄回到家写检查,妻子丹丹让他放宽心,林主任再怎么样也会看自己父亲靳书记的面子放过他。在强势的妻子面前,顾亦雄显得有些唯唯诺诺。顾亦雄睡不着觉,回想着在林主任家遇见思齐的情景,心绪不宁,想抽一根烟解闷,却被阻拦了,顾亦雄愈加郁闷。

  晚上,温泉向温老板解释钱可能被陆江涛拿走了,温老板一听,就让温泉带自己去他们兄弟在定海的家,温老板知道陆海波忠厚老实,但陆江涛却十分不老实,他担心如果这钱真的被陆江涛拿走了,这钱在陆江涛手里一定待不住。温老板想去拦截陆江涛,他对陆江涛的猜测一点没错,可惜陆江涛已经把钱花了出去。

  陆家,陆江涛已经把认购券买了回来,陆海波十分生气,让陆江涛第二天赶紧把这些认购券卖掉,把钱还给温老板,自己负责去打听顾亦雄的下落。兄弟正在争吵,温老板来了,温老板让陆海波无论如何,明天晚上都要把货进了。回去的路上,温老板和温泉预言,陆海波会被陆海波拖累,温老板以为温泉喜欢陆海波,自己本意是想好好栽培陆海波,为女儿的未来做打算。

  第二天一早,陆江涛到林主任家楼下堵住了他,死皮赖脸地要顾亦雄的地址,林霞气不过,往陆江涛身上泼了一盆水。中午,孙小虎来找陆江涛,让陆海波转告他,今天一定要把认购券出手,不然就亏了。陆海波赶紧去找陆江涛。

  林霞从家里出来,见陆江涛还守在楼下,见他跟定了自己,就坐上陆江涛的三轮车,让他送自己上课,陆江涛正和林霞纠缠,陆海波找了过来,告诉了孙小虎说的消息,让陆江涛赶紧将认购券出手。两人赶到公园卖认购券,却得知人民银行紧急通知,以后认购证都要记名,无法转让,陆江涛手里的认购证都成了废纸。公园里的张哥还收空白的认购证,心慌意乱的陆江涛把手里的认购券全给了张哥,让他帮忙出手。一旁的大爷却说陆江涛被人合伙蒙骗了,陆江涛两兄弟赶紧追上那个骗子,两人把骗子送到警察局,认购券也都被警察没收了。

  陆家兄弟空手而归,温老板挖苦完两兄弟,向陆海波讨要一千块进货钱,得知钱全部赔了,气不打一处来。陆江涛和陆海波两兄弟争着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几人正僵持不下,温泉进来了,让陆家三兄妹跪下来叫温老板爸爸,说自己已经和思齐结拜成姐妹,也就是温老板的干女儿,让陆家三兄妹给温老板说好话,温老板却不吃这一套。

激荡第3集剧情介绍

  

  温泉赶紧追上父亲,为了缓和气氛,温泉给温老板唱起歌来,在温泉的胡搅蛮缠下,温老板稀里糊涂地多了三个儿女。最后,温老板出钱资助思齐上学,思齐上学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解决了这个大问题,陆家三兄妹开心不已,陆江涛许下诺言,以后一定能让兄妹俩过上好日子,在一年之内还清温老板的钱。陆海波叮嘱陆江涛以后不能再胡闹,还决定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给陆江涛报个夜校,让他好好学习,陆江涛却有些抗拒,陆海波心意已决,由不得陆江涛拒绝。

  思齐即将要去上学,陆家兄弟和温泉来送思齐,冯力还给她买了最爱的蟹黄饼,同学陈建拉走了和家人依依不舍的思齐。陆家两兄弟回到修理店,温老板开始和他们算一千块的账,陆海波把责任都承担了,想用一己之力慢慢还清债务。陆江涛看不过去,想要自己做生意帮哥哥一起承担,温老板却不信任陆江涛,直言陆江涛越做生意,陆海波就越倒霉。陆江涛却把错怪在林霞身上。

  陆海波让陆江涛去夜校上课,晚上,温老板找陆海波谈话,提出一个可以让陆海波不用还钱的方法,陆海波有些疑惑。温老板却问陆海波觉得温泉怎么样,话里的意思是想让陆海波娶温泉。陆海波只说挺好的,没有回应师傅。陆江涛在路上遇上了温泉,提出请温泉喝汽水,温泉答应了。两人在江边聊天,温泉也劝陆江涛好好读书,好好努力,这样才能改变命运。陆江涛原本不情愿去上夜校,但听温泉这么一说,他瞬间就对学习有了兴趣,温泉为了鼓励他,还愿意当他的业余补课老师。陆江涛高兴坏了,从怀里掏出一瓶汽水,两人第一次喝汽水,感觉十分新奇。

  晚上,陆江涛去上课偶遇了林霞,林霞一见陆江涛,以为他还在为了顾亦雄的事情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林霞刚好是陆江涛的班主任,陆江涛在课上睡着了,林霞对他一顿挖苦,陆江涛嘴硬地说自己有听课,于是林霞让陆江涛上台做题,想给他一个难堪,陆江涛却故意会错意,把林霞写好的题目擦掉了。林霞气急败坏,把陆江涛叫到了办公室,让陆江涛把家长叫来,却得知陆江涛父母双亡,林霞的语气软了下来。

  上完课,陆江涛在夜宵摊上和冯力与温泉说了今晚的遭遇,温泉让陆江涛好好学习,不然就找陆海波去告状。冯力开玩笑叫温泉嫂子,温泉有些害羞,但也没有否认。

  林主任办公室里,顾亦雄将批文全部追了回来,及时地补救了错误,林主任让他在下次的党员大会上分享自己的经验教训,顾亦雄听到林主任让他当众做检讨,有些不乐意,一方面自己已经做了书面检讨,另一方面,他不希望自己的岳父知道这件事。林主任却不肯松口,顾亦雄只好离开。

  温泉在修理店看着陆海波修理机器,为了测试机器修好没有,温泉拿起话筒试了试,唱起了歌,站在门外看着温泉和陆海波一唱一和的陆江涛,心里泛起了酸味。温泉提出趁温老板不在,要带陆海波出去玩,陆海波却坚守岗位,不想出去玩。温泉闷闷不乐地走了,陆江涛赶紧追出去,说自己可以陪温泉一起玩,温泉这才开心起来。陆江涛拉着温泉来到铁轨边,送给温泉一个音乐盒,夕阳西下,两人坐在三轮车上,聊着未来的美好,温泉提起温老板很看好陆海波,有意让陆海波做女婿,陆江涛有些不乐意,他问温泉,如果让她自己选,她会选谁,温泉说自己会听父亲的选陆海波。

  陆海波来找陆江涛时,碰上了林霞,林霞跟他谈起了陆江涛,说陆江涛根本没有心思上课,想让陆江涛退学,林霞还是觉得陆江涛来上学是为了打听顾亦雄的下落,陆海边连忙解释,林霞却不信有这么巧的事情。陆海波说起了顾亦雄和自己家里人的渊源,林老师若有所思。她提出回家拿一张顾亦雄的照片给陆海波,让他拿回家比对一下照片,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她再想办法。陆海波和林霞聊了一路,不仅陆江涛和温泉三人看见,还被和田四和田四的师父黄瘸子看见了。

  陆江涛送温泉回家时,碰上温老板,温老板责怪温泉回家太晚,让温泉以后九点之前一定要到家,温老板看陆江涛十分不顺眼,让陆江涛以后不要打温泉的主意,被温老板的言语刺激到的陆江涛不承认自己喜欢温泉,温泉听了这番话,气急败坏。

  林霞回到家里,想找一张顾亦雄的照片,林主任却阻止了女儿,不想让女儿和陆家扯上关系。温泉给陆海波送进货的清单,见陆海波闷闷不乐,温泉提起林霞,想给他们两人牵线。

激荡第4集剧情介绍

  

  陆海波怪温泉乱开玩笑,温泉看陆海波这样,也不再打趣陆海波,提起最近父亲总是找陆江涛的茬,而陆江涛还总是和温老板对着干。温泉觉得两兄弟一个要上班,一个要上课,没有人陪自己玩,日子过的太无聊了。正说着话,温老板催温泉回家,温泉让陆海波好好考虑一下林霞的事情。睡觉前,温泉拿着陆江涛送给自己的音乐盒把玩,回忆着自己和陆江涛相处的时光,忍不住泛起微笑。

  林霞趁父亲不在家,开始翻相册寻找顾亦雄的照片,她拿了一张旧照,再把相册小心地放回原位。晚上下课后,林霞叫住了陆江涛,把照片交给了陆江涛,陆江涛左看右看,确认了照片上的人的确是顾亦雄。陆江涛想让林霞把顾亦雄的地址给自己,林霞坚决不同意,还让陆江涛以后不要再来上课捣乱。

  陆江涛打算去林主任的单位门口堵顾亦雄,温泉却问了一堆问题为难他,陆江涛回答不上来,但又不想放弃寻找,陆海波也不表态,陆江涛只好一个人走了。晚上关了店,陆海波一个人落寞地坐在店里,想起父亲去世前的嘱托,原来陆妈妈的事情,父亲早就告诉了陆海波,叮嘱陆海波等陆江涛长大以后再告诉他,陆海波想着往事,见陆江涛这么执着地找顾亦雄,心里十分纠结,不知如何是好。

  夜宵摊上,冯力带着田四来找陆江涛,说田四手里有大买卖,陆江涛却十分针对田四,两人差点打起来,冯力赶紧劝住陆江涛。田四离开后,和黄瘸子、黄瑶会合,原来是黄瘸子指使田四给陆江涛下套,黄瘸子看中了陆江涛想要发财的想法,让田四再去试一次。田四再次来找陆江涛,田四提起林霞的父亲是专门负责紧俏物资的批文的经委主任,只要陆江涛可以拿到批文,发财不是问题,陆江涛本不想和田四同流合污,但听田四提起上大学的妹妹,内心有些松动,但还是没有答应。

  黄瘸子见田四回来,猜到陆江涛没有上钩,准备再把诱惑加大。这时黄瘸子接到韩总的电话,韩总催促黄瘸子为自己搞到批文。黄瘸子见女儿对自己的大哥大有兴趣,一时计上心来,第二天就让黄瑶和田四拿着大哥大在陆江涛面前炫耀,黄瑶故意激怒陆江涛,陆江涛一时冲动把黄瑶的大哥大摔坏了。黄瑶让陆江涛赔钱,张口就要两万八,陆江涛吓傻了。

  陆江涛拿着大哥大回修理店,想让陆海波帮忙修好,陆海波却说自己修不了,他猜到了是陆江涛闯的祸,听到了赔偿价格的陆海波着急地手都在发抖,甚至要回家卖房赔钱,陆江涛不同意,他决定一人做事一人当,去会会黄瘸子。

  陆江涛和黄瘸子见了面,黄瘸子直截了当地让陆江涛为自己拿到批文,陆江涛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是中了黄瑶的套。如果不答应黄瘸子,陆江涛就要赔偿。陆海波担心弟弟的安危,让冯力带着自己去找黄瘸子,路上碰上了回来的陆江涛,陆江涛为了不让陆海波担心,骗陆海波黄瘸子是个好人,事情已经解决了。

  陆江涛找温泉诉说心事,对批文的事犹豫不决,温泉却会错了陆江涛的意,以为陆江涛要对自己有所行动,就鼓励陆江涛去做这件事,于是陆江涛下定决心。修理店里,陆江涛一个人练习表白的话语,被温泉发现,温泉误以为陆江涛要向自己表白,害羞不已,但是又十分开心。

  结果当晚陆江涛来到林霞的学校,在校门口摆上了蜡烛,自己拿着大喇叭在众人面前向林霞表白,不知真相的围观群众起哄他们俩在一起,就在陆江涛得意的时候,衣服不小心被蜡烛烧着了。在校园里放火的陆江涛被带进了派出所,好在有林霞做保证,陆江涛才没有被拘留。出了派出所,林霞向陆海波告状,把陆江涛的所作所为说了出来,一旁的陆江涛趁机和林霞告白,林霞气急败坏地走了。

  回到家,陆海波斥责弟弟对不起温泉,陆江涛为了不让陆海波起疑心,只好撒谎说自己现在喜欢林霞,这句话被温泉听到,她失落地回家哭了起来。温老板心疼女儿,对陆江涛越发地讨厌起来。

  晚上,陆江涛又来到学校门口等林霞,林霞一看见陆江涛就避之不及,为了摆脱陆江涛,她骗陆江涛他哥哥来了,自己趁陆江涛回头的时候,逃之夭夭。第二天一早,怒不可遏的林霞来修理店找陆海波告状,一旁的温泉见势不妙,赶紧找冯力去找陆江涛通风报信。陆江涛回到店里,当着温泉的面就和林霞表白,林霞听不下去这些话落荒而逃。一旁的温泉忍不住质问陆江涛是不是真的喜欢林霞,陆江涛却沉默不语。

激荡第5集剧情介绍

  

  沉默不语的陆江涛让温泉觉得伤心极了。林霞在回去的路上,想着陆江涛的那些话,不知怎么的,也有些害羞。温泉怀疑陆江涛喜欢林霞的事情有假,她到处找陆江涛,让冯力叫陆江涛去黄浦江边找她。陆江涛只好来找温泉,温泉让陆江涛老实交代,陆江涛却一直逃避温泉的诘问,陆江涛心里对温泉有感情,但是又想到温老板对自己的看不起和黄瘸子的威胁,不愿意对温泉表白心意,狠心地走了。

  晚上放学后,林霞左顾右盼地走出教学楼,没看见陆江涛,松了口气,谁知道陆江涛躲在暗处,等林霞出来,又骑着三轮车跟上了她。陆江涛一路跟到林霞家楼下,林霞回过头质问陆江涛爱她什么,说陆江涛是个无赖,拒绝了和陆江涛一起吃饭,转头上楼回家。在楼上的林主任看见缠着女儿的陆江涛,面色不佳。等林霞回家,林主任警告林霞不要和不三不四的人来往,觉得陆江涛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配追求林霞,林霞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觉得父亲十分迂腐,告诉父亲不管陆江涛是什么身份,只要对自己时真心的,就有追求自己的权力。

  陆江涛为了带林霞刺激一把,问林霞敢不敢吃霸王餐,还没等林霞反应过来,陆江涛就拉着林霞跑了,其实陆江涛在跑之前,偷偷在座位下留下了饭钱。陆江涛带林霞回到自己的家,陆江涛聊起小时候的事情,两人难得能平静地聊聊天,林霞对陆江涛又了解了一分,她好像没有那么讨厌陆江涛了。晚上,陆江涛带林霞到路边摊上吃晚饭,这一幕被温泉和陆海波看见,温泉受了刺激,还是觉得陆江涛对林霞有所图谋。

  林霞又问陆江涛到底喜欢她什么,陆江涛有些心虚,正说着好话,冯力也来了,林霞劝两人做点别的事情,不要再收废品了,这个话题正中两人下怀,两人一唱一和地说起批文的事情,林霞果然上钩,主动说起经委就是自己父亲的单位。

  回去的路上,林霞对陆江涛提出两个要求,一是让陆江涛好好学习,二让陆江涛不要再来骚扰自己,还说只要陆江涛做到了,自己可以帮陆江涛试试拿到批文,陆江涛假意拒绝,看似无奈地答应了,一旁的冯力见事情顺利,忍不住偷笑。

  林主任回家后,林霞向父亲要批文,林主任知道女儿是为了陆江涛要批文后,怒不可遏,告诉林霞谁都不可能走后门拿到批文,林霞气不过,指责父亲为官清廉到把自己的妻子都送进了公安局。林主任听林霞提起这件事,更加生气,解释当年只是想让妻子承认错误,没想到妻子想不开就自杀了,自己也愧疚了多年。林霞责怪林主任不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无奈的林主任只好答应给陆江涛开批文。

  温老板家里,温泉闷闷不乐,温老板看出她是为了陆江涛伤心,温泉却不肯承认,温老板告诉温泉陆江涛是为了巴结权贵才追求林霞,他看不上陆江涛这么势利的人,让温泉早点断了念想。

  深夜,陆江涛辗转难眠,他起身去阳台上透透气,看着满天的星光,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林霞,希望有机会可以好好补偿她。

  经委会办公室里,林主任正想签下批文,他想想自己的原则,又看到了桌上女儿的照片,犹豫半天,还是签下了名字。他叫来顾亦雄下发文件,在最后一刻,又把那份批文拿了回来,放回抽屉里。林霞来找林主任拿批文时正好碰到顾亦雄,顾亦雄在门外听到了林霞向林主任讨要批文无果。顾亦雄拦住林霞,谎称林主任已经把事情交代给他,让林霞回去等消息。

  顾亦雄故意告诉黄浩林主任扣下了批文,他偷偷来到林主任办公室,见四下无人,把那份批文偷偷拿了出来,交给了林霞。林霞赶紧约陆江涛出来,把批文给他,还说陆江涛拿走批文以后就不要和自己见面了,陆江涛看着林霞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陆江涛把批文交给了黄瑶,见田四要把批文拿走,陆江涛长了个心眼,不让批文离开自己,提出让田四带着自己去和人谈生意,黄瑶却不同意,田四说这是见不得人的买卖,如果买卖双方见面,事情有风险。陆江涛也只能作罢。

  拿到批文后的陆江涛来到店里找温泉,温泉却对他没有好脸色,指责陆江涛更爱钱,陆江涛结结巴巴地想和温泉解释的时候,温老板也来了,把陆江涛赶出了店里。

  林霞上课时,看着座位上的空位,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陆江涛,放学后出门,陆江涛也没有再来骚扰自己,她反而有一些不习惯。

激荡第6集剧情介绍

  

  没有陆江涛来骚扰自己,回家的路上格外安静,林霞听到身后有人在打招呼,有些惊喜地回头,发现是别人的男朋友来接女友下课,有些失落。她走到家楼下,还在想着陆江涛会不会出现,不知不觉,陆江涛在她心里已经有了一席之地。

  回到家,林主任想和林霞解释批文的事情,林霞按照顾亦雄说的,表示自己没有拿过批文,林主任也没有给过。不明真相的林主任以为是林霞终于想通了,还有些欣慰。林主任还是有些担心,让林霞离陆江涛这个惹祸精远点,林霞听着父亲的唠叨,有些不耐烦,还在为陆江涛辩护。刚刚有所缓和的父女关系又紧张起来。

  修理店里,温泉想和陆海波聊聊天,温泉看着陆海波忙着修理东西,觉得他对自己不上心,一下子没有聊天的欲望了,温泉出门碰上偷听的温老板,吓了一大跳。

  田四拿了批文以后便人间蒸发,冯力和陆江涛去田四家里堵他,却被房东告知田四欠了三个月房租就跑了。两人到处找黄瑶和田四,却怎么也找不到。

  林霞来到修理店找陆海波,希望陆江涛可以继续回学校上课,温泉趁机问林霞是不是在和陆江涛谈恋爱,林霞赶紧否认,说起自己只是为了帮陆家,把批文给了陆江涛。

  林霞回去的路上碰上陆江涛,陆江涛一改对林霞的态度,一见面就避之不及,林霞让陆江涛回来上课,陆江涛却借口最近太忙,敷衍林霞等忙完了再回去上课。林霞不疑有他,还关心陆江涛拿到批文后顺不顺利,陆江涛骗林霞说一切顺利,冯力回头试探地问林霞能不能再弄一份批文,林霞有些疑惑,陆江涛怕被看出破绽,赶紧推着车匆匆逃走。

  修理店里,陆海波也反应过来陆江涛是为了批文才追求林霞,陆海波担心陆江涛做出犯法的事情,赶紧回家找陆江涛。一进门就对陆江涛又打又骂,斥责陆江涛为了骗到批文欺骗林霞的感情,让陆江涛赶紧把批文还回去,陆江涛却说批文被田四骗走了。陆海波让陆江涛重新回学校上学。

  陆海波想写一封道歉信给林霞解释这件事情,温泉却在一旁为陆江涛开脱,还说如果林霞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更加难过。晚上,陆海波来找林霞,陆海波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说请林霞吃饭。路边摊上,陆海波提出把批文还给林霞,觉得这样的钱自己赚的很不踏实。陆海波确认了林霞不喜欢陆江涛后,松了口气。两人正吃着饭,陆海波无意间看见了田四,田四一见到陆海波就跑,陆海波赶紧丢下林霞追了上去。

  温泉和陆江涛说了陆海波为了收拾烂摊子去找了林老师,陆江涛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温泉看他这样,更加生气,陆江涛想走,温泉拦住了他,陆江涛不服气地说,等哪天温泉真的嫁给他了,再来管自己。温泉赌气地说不会嫁给陆江涛这样的垃圾,这句话刺激到了陆江涛的自尊心,他没好气地说自己就是个收破烂的,骑着三轮车走了。温泉在他身后哭喊着,如果真的喜欢自己,就好好反省一下错误。

  陆海波把田四交给了陆江涛和冯力,他们俩带着田四到了废品回收站,在两人的威胁下,田四说出了黄瑶等人的下落。陆江涛和冯力怒气冲冲地来找黄瘸子,让黄瘸子交出批文,黄瘸子却说黄瑶是在和他们逗着玩,边说边给黄瑶使了个眼色,黄瑶会意,拿出了批文交给陆江涛。黄瘸子又开始诱惑陆江涛,说本来明天批文就能变现,陆江涛让黄瘸子带自己一起去,黄瘸子提出到时候赚了钱一人一半,批文就放在陆江涛手里。

  第二天,黄瘸子带着一行人来见韩总谈生意,临进酒楼前,门口保安却说只能让黄瘸子一个人进去,黄瘸子让陆江涛把批文给自己,他拿着批文去和韩总做交易,陆江涛本不想答应,但是想到批文可以卖钱,还是把批文给了黄瘸子。黄瘸子上了楼,拿出批文,韩总也十分爽快地拿了一箱钱出来,黄瘸子拿着钱给陆江涛和冯力远远地看了一眼,放松他们的警惕心。一旁的韩总则一眼看出了黄瘸子准备拿着钱自己跑路,黄瘸子早已经买好回老家的火车票,打算再也不回来了。

  陆江涛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和冯力把韩总汽车的警报踹响,韩总探出头来,告诉他们黄瘸子早就走了,知道黄瘸子顺利脱身的黄瑶和田四也正准备离开,陆江涛情急生智,告诉韩总那份批文是假的,已经过期了,韩总赶紧让人去后门追回黄瘸子。

  黄瘸子被追了回来,韩总信不过黄瘸子,正准备拿着钱走人,陆江涛拦下了韩总,让他把批文还给自己,陆江涛一通半真半假的话,让韩总分不清虚实,说林主任对自己有恩,就把批文还给了陆江涛。陆江涛决定自己倒卖批文,却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

  顾亦雄的老同学刘毅从深圳特意来上海看顾亦雄,两人在酒桌上聊天,顾亦雄说起林主任表面上奉公执法,私底下却给自己的女儿批文,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还在对林主任让他做当面检讨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才帮林霞拿到批文,为的就是自己可以举报林主任。刘毅只当顾亦雄在说醉话。顾亦雄说起自己在家里也不愉快,受到妻子和岳父欺压。

  顾亦雄酒醒后,依旧想要写匿名信举报林主任,他多年来在官场、在家里受到窝囊气全部爆发,甚至不顾自己的仕途也要举报林主任。他决定如果在上海待不下去了,就去深圳投奔刘毅,去深圳做生意。刘毅见拗不过他,只好帮他找纸笔写举报信。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