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儿传奇剧情介绍

1-6集

哈儿传奇第1集剧情介绍

抗日战争时期,樊哈儿将军就要走了,给战士们进行鼓舞,让大家打败日军自己将会亲自到朝天门码头迎接他们。

清河镇,樊哈儿、樊勇、邵鸡公、铁牯牛四人一起在庙里结拜为兄弟加入了义字堂堂口,誓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几人争着当大哥,樊哈儿跟铁牯牛大家论大哥,铁牯牛下了黑手,被大家数落樊哈儿成了大哥。庙堂后面出开了一个人认为他们是在给自己磕头很高兴。

樊哈儿娶亲,镇长樊虎也特意参加,可哈儿却在这一天不见了。哈儿却在跟几位兄弟一起听着说书人讲着评书,被人催结婚,听书痴迷连结婚都不愿意参加,硬是被邵鸡公拉走了。三年前,族长将镇长之位让给了樊虎,可是樊虎还是不满意,想从舵爷手里抢来族长之位。族长很不乐意,想着赶紧把哈儿的婚事给办了,将来才能把樊氏一族的重任传给他。镇长樊虎还是义字堂的舵爷,想要族长之位,族长不给,就想害掉他。

哈儿回家的路上看到了清河镇在街头卖艺的人,在表演之后没人走很是同情,就给了他两个铜板。哈儿回到家,族长一直为了哈儿今天出去玩不想去老婆很生气,想要拿家法打他,奈何今天哈儿今天要结婚,就之只好让他赶紧换衣服。哈儿一直为今天穿衣服再结婚嫌麻烦,不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还说在和生孩子是柳花一个人的事。柳花是樊家的童养媳,等着结婚这天已经等了十几年了。结婚拜堂上,哈儿不愿意拜堂,还说着让族长爷爷替拜的话,一直出错,被大家看热闹。镇长樊虎特意在哈儿的婚礼上找哈儿挑衅,说自己的功绩,同意哈儿加入自己的堂口。

樊家结婚放烟花,土匪等人看到后就想着再发一笔钱来到了樊家。族长很担心,让女眷们到后堂躲着,男人继续喝酒,喜去应付土匪。可是哈儿却一个人来到了门口迎接着他们,问他们是哪个地方的。土匪一听哈儿是预备牌的就大笑,族长特意出门邀请这些土匪们做酒席喝喜酒,拉着土匪首领跟他说自己家不是袍哥人家,土匪首领一看到哈儿父亲的名字就佩服了起来,心里服软不能继续打劫了。族长还特意给土匪首领袍哥一笔钱,袍哥这才走了。他们走后,族长放下了心,哈儿拉着柳花进了洞房。柳花让哈儿给自己揭爬子,哈儿问起了入洞房,柳花就卷起了被子让他钻进去。

哈儿第二天又去了了私塾上课,可是一直在后面不学习画画,被先生发现却也不承认。又不会被三字经被先生打了手掌,强自忍下。族长知道了哈儿不学习就很生气,看哈儿不认错就让柳花拿家法打哈儿的屁股。柳花等人心疼哈儿拿了很细和特别祖的棍子,族长看到后就更生气了。

哈儿传奇第2集剧情介绍

族长要对哈儿动用家法,柳花、樊勇、陈妈下跪跟族长求情。族长认为他已将很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家法打在了哈儿的屁股上,疼得他叫了出来。

哈儿被打心里一直难受,一瘸一拐得来的了学堂,跟邵鸡公、铁牯牛说自己被先生害得打了屁股,就又想起了恶整先生的法子。哈儿上课睡觉,先生叫醒他,可哈儿装作没睡醒打了先生几拳,硬是不承认是自己打的。先生生气不愿意教他,族长知道后很生气,叫哈儿回来。可哈儿不愿意回去,爷爷知道后就想把大门关上再也不让他回来,看他不成气,心里不由得悲从中来。柳花提议让哈儿跟着那个土匪袍哥学东西,族长因为自己的儿子哈儿的父亲就是拜码头而死的就不愿意他去,一直自责自己对哈儿疏于管教,让他不成气候。哈儿夜里偷偷摸摸地回到家,跑到房里让柳花脱衣服。族长看到柳花穿着睡衣就赶紧走了。

卖艺的在街头卖艺表演功夫,赢得了大家的阵阵喝彩,哈儿看到后不禁痴迷了起来,想跟卖艺师傅学习武艺。可是师傅不同意,哈儿四人就拿钱买了好酒来到庙里找卖艺师傅学艺。卖艺师傅看在酒的面子上就同意收死人为徒弟,教四人学武。四人上学不努力,学武反倒认真了起来。哈儿在学武最好,总是能够打过其余三人。

族长叫来了柳花说她也因为哈儿不学无术有责任,樊家也该有后了。哈儿回到家,柳花一直为今天族长说的话哭着。哈儿说柳花就像自己的亲姐姐,柳花听后不满意,又哭了起来。族长也劝着哈儿该干正事,要他从今天起下乡收租,能收多少就收多少,不要逼人太甚。哈儿很高兴,柳花劝他有个心眼,对他说了如何收租,可哈儿不听。

樊虎一直为自己当不上族长而生气,这时,哈儿带着樊勇一起收租了。哈儿收租,可是佃户以卖种子叫租子,哈儿看到后就很同情,让樊勇给他两个大洋。佃户很感激,樊虎看到后就准备下招。哈儿跟樊勇抓了鱼就让一个佃户家给自己炖鱼吃。柳花特意跟陈妈问了洞房的事,回去后就藏起了哈儿的铺盖,可哈儿看不到铺盖就想走,柳花想跟他洞房,哈儿借口肚子疼走了。

樊哈儿再次收租子看到家里只有一个老太太,媳妇走了儿子死了,哈儿同情就不收租子了又拿了五个大洋给了老太太。哈儿回去后没有收到多少租子,爷爷知道后想继续锻炼他。哈儿跟樊勇收租子,看到了邵鸡公调戏人家姑娘被人打,哈儿看到后就拿了三十大洋给了她当做嫁妆,又对邵鸡公一番数落。樊勇为哈儿一直亏空钱而生气,哈儿要听书还特意带上了师傅跟其他兄弟。哈儿亏空了钱,听到了人家说赌博赢了五千大洋,哈儿一听就也想赌一把把亏空的钱给赢回来。可师傅一直劝哈儿不要做,反被哈儿指责胆子小。

哈儿传奇第3集剧情介绍

卖艺师傅劝哈儿不要去赌博,反跟哈儿赌他第一回小赢第二回打赢,第三回都输了。可哈儿不听,只想着从中捞钱。哈儿赌钱打麻将,可是哈儿运气好总是赢钱,很开心。第二天又要去收租子,哈儿反而拿了许多钱想趁着鸿运当头去赌博,哈儿提议要赌大的。可是,这次,哈儿运气不好总是输钱,最后输了个精光。哈儿输钱不开心,樊勇和铁牯牛安慰他以后不要在做。可哈儿只想着要从这里爬起来,总有一天把钱给赢回来。樊勇没收钱不知如何跟族长交代,就特意装作被打劫的样子装得很凄惨说钱被抢了。又召了大夫,强逼着他给自己上药。

族长问柳花是不是把钱交给了柳花,柳花说自己已经对清了帐。族长想着哈儿可能长本事了。哈儿回到家,哈儿说自己被打劫,樊勇说着谎骗族长打劫时的情景。族长信以为真很担心哈儿,特意让陈妈炖鸡给他喝。柳花误以为他受伤就特意给他擦起了身子,哄着哈儿给他唱歌,在哈儿的床头睡下了。哈儿醒来看到柳花,就特意给她盖上被子。

族长给樊勇说着哈儿被劫匪劫的事,樊勇说哈儿昨天去赌钱了根本没有去收租,族长很生哈儿的气。樊勇又说起了哈儿等人鱼肉乡里还想强奸少女花了三十大洋了解此事。族长生气的回去了,特意叫了大夫给哈儿看伤口。大夫解开纱布看到没有伤口,族长很生气知道哈儿说谎了。族长知道了来龙去脉特意叫家法准备打哈儿,可哈儿只说自己是大人,不能脱裤子了,自己的新裤子打烂了太可惜了,就特意回了屋让柳花给自己带着棉垫绑在了屁股上。族长打着哈儿,哈儿却睡着了又被族长给打醒了,柳花赶紧上前护着他。族长看到后就一直自责自己养了这个不孝子孙。

哈儿第二天还要去赌钱,特意叫上了师傅,认为师傅有先见之名,让师傅帮自己去赌钱。哈儿又拿着就去哄师傅,师傅说自己不会帮他的忙,除非答应自己三件事。哈儿答应了,师傅要他答应自己不能用家里的钱赌见反了本就收,以后永远不能赌。于是,就训练起了哈儿,让他不断的提水跑,又教了他应该怎么做。哈儿带着几位兄弟又来到了赌场跟大家赌博,哈儿只带了五个大洋,大家借他钱他也不愿意。几人一番打牌,哈儿故意让牌,一惊一诈的骗着他们。樊勇等人陪他打牌,被哈儿骗得最后连番输,最后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哈儿赢完钱就走了,樊勇以为哈儿不再是傻子了。

哈儿传奇第4集剧情介绍

哈儿拿着钱来到师傅那里,他赢了五百零五个大洋,都是师傅教导有方。几个徒弟抬着师傅去清河镇上的馆子吃饭,他们在馆子里点了好菜好酒。柳花管不住哈儿,攀家老爷不想让他入袍哥。哈儿的伤好多了,柳红说只是血痂没好,她感觉哈儿就是一个孩子。

樊哈儿赢了钱在太白居请客,太白居的伙计将情况说出去,师傅不让哈儿等人乱花钱,他清楚十赌九输的道理,赌博毕竟不是正道,樊哈儿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他师傅说他们是耍心眼,哈儿听从了师傅的建议,他们的谈话被躲在屋外的人听到。樊虎带人拦住了樊哈儿的师傅,两人打了起来,樊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樊虎见明的不行,就准备暗中对付他。

樊哈儿并不想当族长,他一心想当袍哥,樊虎答应给他一个堂口,樊哈儿带着樊勇、邵鸡公和铁牯牛一起拜了堂口,樊哈儿爷爷知道后有些生气。樊哈儿入袍哥的事情不想让爷爷知道,但他到家时发现爷爷已经病了,柳花向他们问起入袍哥之事。樊哈儿爷爷不想见他们,他们在爷爷门口。陈妈指责了樊勇没能照看好少爷,樊哈儿跪在那儿哭了起来。

樊哈儿猜出是樊篱虎从中指使,他们去找樊虎,樊虎说他们打牌了,在攀虎的要求下哈儿他们打起麻将,哈儿出老千被发现,他清楚是怎么回事,哈儿并不惧怕被剁手指头,哈儿爷爷找樊虎求情,还跪在地上,樊虎答应给他面子,但他的话将樊哈儿爷爷气晕过去。

樊哈儿知道他师傅是樊虎手下所为,他反抗起来,还拿起刀子,樊虎趁机将那个推向他手上的刀子,那人当场毙命。樊哈儿因犯了堂规被绑起来,听到要被活埋后他并不害怕,他曾学过五行之术。

哈儿传奇第5集剧情介绍

牯牛和鸡公他们提前在哈儿要活埋的地方插了很多的竹子;第二天来看热闹的人很多,哈儿义无反顾的跳进了土坑里,上面不停的有人往里面放土。

哈儿的老师把哈儿被活埋的事情告诉了爷爷,爷爷当场就被气的吐血了。晚上哈儿的几个兄弟又把哈儿给挖了出来,还好来的及时哈儿并没有死,哈儿被救出来之后几个兄弟给他凑了一些钱让他离开了清河镇,哈儿一再叮嘱不要把他还活着的事情说出来,就连爷爷和柳花也不能说。

樊虎猫哭耗子假慈悲到哈儿家给哈儿上香,柳花跟樊虎理论着,柳花气不过跟樊虎打了起来,她一个弱女子哪是樊虎的对手啊,陈妈上去帮忙也被樊虎打死了。

哈儿一路直着,到了一片竹林的时候被人用棍子从后面打昏了还把他的行李也给抢起了。 樊勇和柳花给陈妈上着坟,爷爷和柳花还以为哈儿真的死了,非常的痛心。

哈儿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只能一路乞讨;这天哈儿再次昏倒在路边一个好心小姐给了哈儿几个馒头,哈儿在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好心人的模样。

哈儿在去三汇镇的路上又遇到了一个菜农,菜农给了哈儿几萝卜,哈儿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要多帮穷人。为了填饱肚子哈儿还想到了去卖艺,可是连一个子也没有赚到。

好不容易在酒馆里说了一番好话要了半碗饭,又被人给推了出来,哈儿实在饿的不行了,这个年头好心人还是有的,一个卖饼的老头又给了哈儿一个大饼。

现在樊家只剩下柳花、樊勇和爷爷三人了。爷爷想着哈儿已经死了,柳花现在还年轻让她再去找一个新婆家,可是柳花已经认定了哈儿。

外面下起了大雨,哈儿寄宿在人家的屋檐下,那个曾经给了哈儿几个馒头的好心姑娘看到哈儿的落魄又悄悄在哈儿身边放下了几个大洋,走的时候手帕落在哈儿的身边,通过路人的谈话哈儿这才知道那个姑娘叫作牡丹。

樊虎带着几个人来到樊族长的家中逼迫哈儿的爷爷辞去族长一职,樊族长并不吃他那一套。

哈儿跟那个给他大饼的胖师傅聊着天,胖师傅请哈儿美美的吃上了一顿,还把全部的家当压给了哈儿,让哈儿好好的去做生意。

哈儿出去转了一圈便来到宝贵酒楼里点了几个菜大吃大喝起来,店老板过来跟哈儿聊了几句,哈儿骗店老板说自己袋子里装的全部都是银子,还让老板看了一眼,店老板一听便起了贪心想要用五块大洋换一斤的银子,两人还约好晚上过来换银子。

晚上的时候哈儿用一些烂头发和一些猪肉骗老板说是自己老婆的人头就这样连欺带诈的骗了店老板五百个大洋。第二天早上店老板才发现那个人头是假的。哈儿走在大街上想着怎么报答胖师傅的,突然遇见了那个之前抢他行李的人,便用计骗他来到树林里好好的教训了他一番,那个人自称叫作赖疙宝是张佐林的手下。

哈儿传奇第6集剧情介绍

那个人自称叫作赖疙宝是张佐林的手下,哈儿一听张佐林似乎之前见过这个人。赖疙宝回去之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张佐林,张佐林还想着好好的教训这个人呢,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就是樊哈儿,张佐林请哈儿到堂上上坐,赖疙宝过来了,在张佐林的调合下,两人之前的账一笔勾消了。

柳花在院子里磨着刀,樊勇过来觉得她可能要做傻事便把她手中的刀给抢过来。张佐林跟哈儿商量着袍哥里面的事情,想让他作幺大,哈儿一听不高兴了想做袍哥里面的老大,跟张佐林平起平坐。张佐林心里不乐意了,哈儿也看出了张佐林的担心,决定摆下阵容谁赢了就让谁当袍哥。张佐林觉得兄弟相残不太好,让他去拿下西山的鲁大德性,如果成功就让他做老大。哈儿一口便答应了。

樊勇从柳花手中夺过刀之后想着自己一个人去向樊虎报仇。张佐林跟哈儿分析着鲁家大院的形势之后,哈儿说只要六十杆枪便可以拿下鲁家大院,还把自己的行动跟张佐林说了一下,张佐林也都答应了。

樊虎刚回去樊勇就跳墙进去了,冲到攀虎的屋子里想杀了樊虎,可是没能得手还被抓了起来。

哈儿跟赖疙宝说了一下自己行动计划,赖疙宝开始还不相信,但是又不得不听。樊虎抓住樊勇之后拉着他去大街上游行。

晚上的时候哈儿借张佐林的手下让他们穿成官兵的衣服,另一部分的人由赖疙宝带着先去了鲁家大院。

樊勇被关在牢房里,牯牛带着个兄弟想去救他。那边鲁家大院和赖疙宝已经交上火了,过了一段时间哈儿假装是增援的官兵赶来了,鲁大德性还以为是真正的官兵来了,开门迎接哈儿他们进去。

樊族长祈求樊虎放了樊勇,甚至连求都说出来了,可是樊虎根本就不给樊族长面子。樊族长只好失望的离去了。

鲁大德性把哈儿他们迎接进去之后,好酒好肉的招待他们,鲁大德性差就认出了樊哈儿他们的身份,樊哈儿最后干脆亮出了身份,自己是张佐林的人。当场就把鲁大德性给枪毙了,樊哈儿就这样拿下了鲁家大院,大家都开始在里面烧抢起来,有的甚至更是玩弄起女人来,哈儿一看大家都不听自己的,便吓唬大家说官兵来了,一个个比哈儿跑的都快。

鸡公他们也在牢房的外面挖了一个洞把樊勇给救了出来,无处可去便想去找哈儿。刚到三汇镇就看到了告示说是要抓哈儿,三人便直接赶到以张佐林那里,一听是清河镇那里来的人哈儿便立刻出去迎接了。看到了自己的兄弟哈儿别提有多高兴了。

鸡公他们三人好长时间没有吃饭了,哈儿请他们好好的吃了一顿,樊勇跟哈儿说起了家中的事情。哈儿一听怒了誓要找樊虎报仇。

第二天哈儿召集齐兄弟们,直接杀回清河镇替陈妈报仇,张佐林这个时候过来了,把哈儿叫到了一边去,告诉他官兵现在正准备清剿他们,报仇的事情以后再说也不迟张佐林建议他现在大巴山里面稳住山头,至于张佐林自己呢,打算回乡下躲一躲风头。哈儿跟张佐林拜别之后便带着兄弟离开了三汇镇。

张婶神神秘秘的跑到柳花面前说要给他重新介绍一户人家,直接被柳花给拒绝了,没有经过柳花的同意便把说媒人的礼品放在院子里了。樊爷爷也过来了,劝柳花考虑考虑,可是柳花根本就不稀罕。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