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十二坊剧情介绍

1-6集

九江十二坊第1集剧情介绍

惠兰不欲 兄弟相争

九江酒业人士忙于举行龙舟祭祀仪式时,身为酒业公所所长的领袖人物宋正尧迟迟未出现,更延至「起龙舟」仍未归,惹来堂伯父宋涛及表叔朱国雄不满。其实正尧之所以迟归,是因为他要游说知府周世勋协助他,以对抗贪官知县曾健梁,众酒业人士都在等他的好消息。

另一方面,梁记河鲜档的梁正匡、梁秀妍、梁关惠兰忙于做菜,正匡要朱阿牛帮忙,阿牛却表示自己脚头不好而婉拒,被秀妍呵责。惠兰向正匡表示遇上了麻烦,原来他们所订的猪肉水准未如理想,只是一些杂碎部位,而其他的「好肉」,就被宋家的酒楼聚友居抢走。正匡即时变阵,表示有好酒就可以煮出好菜。

正尧不屈 健梁不满

正尧及时归来,他表示已取得世勋的承诺,但他发现仍有酒庄老板想行贿健梁而大怒。健梁来到,发现众人不再向他行贿,深感不满;他私底下向正尧摊牌,却被正尧晓以大义,又闻得正尧已有上司世勋撑腰。

另一方面,聚友居和梁记河鲜档为争夺龙舟饭的承办权,正在进行不记名试食比赛,双方打成平手,只欠正尧一票。正尧把票投给梁记,梁记赢得承办权。健梁对正匡自行酿制的美酒表示欣赏,更即场把钱包打赏给正匡。正尧祖父梁秋大赞正匡,同时言语之间又处处针对宋家及正尧,惠兰不欲梁、宋两家不和升级,出言劝解,反而被梁秋斥责。

惠兰母子 各有心事

晚上,正尧与妹妹宋子澄、三妈宋丁家碧、姑妈宋美琴用膳。席上正尧拿出一名公子的画像,表示要为妹妹说亲,正尧又告诉子澄自己何时约了该公子在聚友居相见,以便子澄可以偷望未来夫婿。惠兰为正匡煲宁神茶,母子两人闲话家常,言谈之间惠兰提及正尧当年由梁家过继宋家的无奈,正匡表示明白母亲辛苦了多年。有酒庄老板向正匡表示想退休,欲将酒庄顶让给正匡;惠兰怕正匡、正尧兄弟冲突加剧,梁秋则大表支持,最后惠兰为圆正匡的梦想,无奈应允。

健梁阴招 正匡被捕

当日正匡申请酒牌,健梁大赞正匡的私房酒,原来早有意造成梁、宋两家矛盾,而酒庄老板顶让酒庄给正匡,亦是健梁授意。刘师爷提示健梁,其实正匡、正尧本是亲兄弟,于是未知内情的健梁另有计画。梁记首日正式卖酒,即被官府派人指其未有合法牌照。正匡据理力争不果,更被捕下狱。无奈之下,惠兰找身为酒业公所所长的正尧求助。当时正尧刚应付完宋涛及国雄疑心他有意扶助梁家的提问,正准备乘小船出省城时,惠兰赶至。正尧眼见惠兰气急败坏,忙乱之中他竟当众叫了一声:「妈!」

九江十二坊第2集剧情介绍

连累子澄 出丑人前

正尧答应 誓救正匡

宋涛提醒正尧已改姓,与惠兰没有任何关系,加上为免与官府作对,绝不应插手,以免有失当家身分。正尧不欲与宋涛纠缠,遂把惠兰带走。惠兰取出凭据证明正匡已办妥手续,正尧答应会让正匡平安归来,并着她回家寻回重要证物。

正尧带同凭据以酒业公所所长的身分,要求健梁放人但不果,只好提出私下付赎金解决此事,唯坚拒配合他行贿以挤压同业。健梁被正尧气坏,遂对正匡施杖打之刑迫其认罪。

健梁屈服 下令放人

惠兰回家遍寻不获证物,发现梁秋视之如宝般带在身边,他怀疑正尧取回证物的企图,故拒绝惠兰的请求,秀妍使计取回,并着阿牛急把它带去给正尧。

家碧惊悉宋涛教唆掌柜,囤积大批新鲜材料,好让梁家无法制作丰富的「龙舟饭」。家碧赶往梁家,发现宋涛正恐吓惠兰,要胁她们交还负责「龙舟饭」的机会,遂立刻上前调停,并向惠兰承诺会以原价将材料卖给河鲜档。

阿牛遇上贼人洗劫,眼看证物快被抢走,竟突然奋勇地与贼人纠缠起来。健梁发现正尧暗中联络其他同业老板,众人均表示会全力支持正匡,加上阿牛及时取出证物,健梁被迫放人。

忆起旧事 正尧失神

正尧与阿牛合力将受杖刑的正匡带回九江,并提醒日后经营酒坊要加倍小心,以防再招惹麻烦,令正匡忆起当年正尧与梁家断绝关系的一幕,并着正尧别再装哥哥的腔调训示自己。

惠兰率海鲜店上下制作出一顿美味的「龙舟饭」,但民众坚持要品嚐正匡拿手的小菜,惠兰甚为苦恼之际,正尧等人顺利归来,正匡亦不负众望炮制出招牌珍珠肉丸。

正尧品嚐肉丸过后,再目睹梁家上下和睦相处的一幕,百般滋味在心头。正尧回家取出半块玉佩,忆起廿年前过继宋家后,为免宋涛向梁家各人找碴,故意在众人面前击碎生父遗下的玉佩,以证自己决心与梁家断绝来往的一幕。家碧目睹正尧沉思,相信正匡等人他日总会体谅其当日的决定。

正匡惠兰 接管酒坊

惠兰等人终于来到早前购下的「思源酒坊」,发现它不但离市集甚远,店铺更是残旧不堪,细嚐出品后恍然被骗。原来当日老板让正匡试喝的酒版早已停产,惟员工不敢揭发,但正匡竟未有打算辞退他们,更想到推出新酒前的经营方法。

正尧相约与男家见面,提议妹妹可以路过一睹未来夫婿的风采再作决定,子澄感到忐忑不安,一时失神在酒家门口与正匡撞个正着,正匡意外连累子澄,被未婚夫目睹她当众被揭天生长短脚的缺陷。

九江十二坊第3集剧情介绍

子澄失踪 正尧忧心

自卑子澄 离家出走

子澄哭着回家,激动销毁多年来的刺绣嫁妆,并表明不会对婚嫁之事有所期望,以免再遭人当众侮辱,又为缺陷连累家人难堪而道歉,正尧心痛不已。

惠兰怪责正匡的大意连累子澄当众出丑,提醒儿子此行到省城买米别再闯祸,谁知正匡竟在艇上遇见离家出走的子澄。正匡为免子澄受伤害,决定相伴在侧,此举令子澄甚为不满,警告他与自己保持距离。正尧发现子澄失踪,急派人分头寻找妹妹的下落。

巧立名目 销毁药材

正尧发现酿酒的重要材料被健梁扣押,为免影响外销计画,遂派人研究可有其他药材达相等效果,自己则赶往衙门了解,健梁以一场误会,安排正尧亲自往取回材料,谁知当正尧到达后惊见仓库失火,又发现健梁的下属以污水救火,材料宣告报销。

子澄努力把正匡骂走但不果,反被他使计名正言顺跟在身边。二人在广州发现饥民处处,正匡叮嘱子澄切勿单独行走,但她未有听进耳内,结果被人口贩子卖到妓院。正匡无意中找到子澄的下落,以高价投得被迷晕的她,子澄得悉正匡为救自己,竟将买酿酒米粮的钱花光,甚为内疚,遂乖乖跟随正匡逃离妓院。

哭诉缺陷 正匡安慰

子澄因为不慎掉了特制鞋子而感自卑,向正匡哭诉试尽多种疗法亦未能治好「长短脚」的缺陷。正匡安慰自小衣食无忧的子澄,已经比不少人幸福。子澄却表示一家人齐齐整整比家境好更为重要,并感激正尧当年的牺牲。正匡眼看宋家这廿年安稳日子,亦不禁对兄长早年过继的决定而动容。

正匡带同子澄往租住房间,答应待见过米商后会赚钱将她送回九江,又守在房门外保护她,使子澄感到安心。正尧发现一位船家曾接载子澄到广州,推断她往找士丹尼神父求助,准备前往寻找妹妹。家碧不欲咳嗽未愈的正尧独自前往广州,提出由她代为前往,但他却希望家碧留下打理酒家与照顾美琴。正尧在路上忆起当年宋老爷向刚过继的自己托孤之情形……

子澄使计 暗助正匡

子澄目睹饥民抢白米的情形,并替一名女孩寻回母亲,因而遇上拉车赚钱的正匡,眼看他竟不理受伤为自己赚路费,子澄甚是感动,其后得悉正匡遭「白鸽眼」米商拒绝卖米后,决定出手相助。

家碧的哥哥家昌因欠赌债而到宋家,出售一批酿酒的材料,被家碧看穿其企图,她遂将玉镯转赠。正尧无法找到士丹尼神父,惟有向世勋求助。子澄因失足受伤,正匡紧张地送她回去涂药油,正尧寻找而至,误会他对妹妹不轨。

九江十二坊第4集剧情介绍

正尧正匡 消除芥蒂

正尧正匡 忆起从前

正尧一时情急怒打正匡,吓得子澄连忙拉开二人,又以正匡这几天的行为,力证正匡是正人君子。正尧遂向正匡道谢,并为他付房租留宿及赔偿购米粮的费用。然而正匡对正尧以「梁老板」称呼自己甚为反感,情不自禁调侃正尧一番。

正尧与正匡不约而同被茶叶蛋档的气味吸引而相遇,二人在品嚐茶叶蛋时,也不约而同忆起儿时与惠兰生活的点滴。二人分别被老板一言惊醒,决定以桂叶制作酒曲。

正匡答应 寻回竹牌

正尧与正匡分别到多间药店搜集桂叶,当二人得悉已被一间妓院大量购入,先后前往与负责人商谈,岂料她坐地起价,幸得正尧使计避过敲诈,终于以合理的价钱买下桂叶与正匡平分。正尧不欲有人得悉子澄离家出走一事,正匡答应配合,并建议乘晚一班船回九江。

正尧往购船票时,向来足不出户的子澄对街头卖艺的玩意甚感兴趣,正匡则轻易看穿众人的生存伎俩,而与骗子子骏起争执。子澄到达码头才发现遗失钱袋,推断遭子骏窃取,正匡答应誓为她寻回钱袋,以及钱袋内那块由亲兄长所凋制的平安竹牌。

众人喜见 子澄归来

子骏的养父母不满他笨手笨脚,遭人看穿表演破绽,如常以拳打脚踢惩治他,后养父母取走子澄的钱,随手将竹牌扔弃在地上,子骏无意中认出该块竹牌正是儿时他刻予妹妹的,继而忆起当年船难后,被养父母收养的情形,子骏誓要返九江寻回家人,谁知养父母却派徒弟阻挠,并将他毒打……

美琴等人喜见子澄平安归来,更发现她经过是次离家出走,体验更多人生百态,子澄希望日后可以到酒家替家碧分担工作,却遭美琴婉拒。家碧发现正尧的咳嗽尚未康复,马上炖汤予他,因而被正尧发现她将手镯转赠哥哥还赌债。

子骏被推 跌落急流

惠兰怪责正匡出门长达半个月音讯全无,又透露子澄被谣传离家出走一事,正匡表示在广州码头离远目睹正尧与子澄乘船回来,惠兰松一口气。

子澄大方外出,却惹来闲言闲语,正匡看不过眼替她出头,并送上糕点为自己的冒失,连累她出丑人前一事道歉。子澄喜见竹牌藏于糕点盒内,却同时发现竹牌的异样。

子骏几经辛苦回到九江,却发现从前的酒厂已被丁家的人接管,遂拿出竹牌证明自己是宋子骏,家昌不知就里认定他冒认船难枉死的子骏,更错手将他推落急流。

九江十二坊第5集剧情介绍

鼓励子骏 积极生存

家碧妙计 正尧解忧

正尧久咳未愈,家碧担心不已,带同药汤到书房劝喻他应把握时间休息,看到正尧为应否送礼到贺正匡的酒坊开业而苦恼。原来正尧一心与梁家保持距离,谁知正匡意外救了子澄,使两家人的关系拉近,正尧担心宋涛或会为梁家增添麻烦,家碧见状提醒正尧如何避嫌地送礼。

正尧以酒业公所所长的身分送上酒具,庆祝正匡的「思源酒坊」大展鸿图,惠兰感到欣慰,正匡决定将酒具转赠母亲收藏。

惠兰坚持 收留子骏

阿牛与秀妍负责提供新张试酒,甚至买一斤送一斤,但民众对此仍提不起劲,加上酒坊地点偏远,导致首天的营业额不佳,但正匡未有气馁,反而鼓励阿牛与秀妍到处寻找新鲜水源研制新酒。

秀妍与阿牛在河边发现受重伤的子骏,合力将他带回家照顾。惠兰细问子骏的情况,得知他正访寻亲人,遂着他安心留下养伤,但梁秋坚拒收留来历不明的子骏,惠兰不理会。

子骏向惠兰了解谁是聚隆坊负责人,表示有意前往工作赚取生活费。惠兰以关怀打动了子骏,却再次被梁秋的说话,吓得自卑的他悄悄离开。

误会正尧 为富不仁

子骏在「聚隆坊」外,目睹正尧坚拒赊帐予一位酒坊老板,却不知此人好赌成性,于是认定正尧冷漠无情,其后更发现正尧竟与家昌父子会面,对他们竟是伙伴大失所望,继而更被其他乞丐杯葛赶走。尚荣为家昌早前有意出售材料予家碧,后被证实是次等材料一事向正尧道歉,解释自己亦被不法商人所骗,家碧深知尚荣的企图,提醒正尧别再上当,但他却认为能够用钱打发二人,来换取家碧的安宁是十分值得。

正匡感激正尧送来酒具,以新鲜酿制的酒作回礼,正尧与家碧品嚐过后大赞水准佳,正尧喝得兴高采烈,突然咳至吐血,把子澄等人吓坏。

子骏舍命 保护郁芳

正尧经诊治后被指患上肺痨,他为免传染众人,着美琴派人烧掉所有衣服,又禁止众人走近他,唯家碧坚持他并非患绝症,努力寻找宋老爷遗下的医书及古方,又派乐滔寻找洋人医生,奈何美琴请来九江医术最高明的医师,也断定正尧患上肺痨。

子骏因偷馒头遭县衙千金曾郁芳主仆禁锢荒野,欲将他卖予人口贩子。其后贩子发难欲向郁芳施暴,子骏舍命相救,郁芳决定向他学习生存之术。惠兰得悉正尧近日深居简出,正匡为免母亲担心前往打听。家碧透露美琴有意替正尧办婚事冲喜,正尧认为能够与心意相通的人朝夕相处便足够。

九江十二坊第6集剧情介绍

罔顾健康 强行试酒

行善积德 代替冲喜

美琴向家碧了解正尧的意愿,喜欢与哪一家的小姐共谐连理,家碧坦言正尧不欲连累他人的终身幸福,而且冲喜并非唯一的方法,路过的子澄认为广布善恩亦可助宋家挡灾,美琴同意让二人一试,但若正尧的病情数天后仍没有转机,则必须办婚事冲喜。

子骏传授骗人伎俩,与郁芳主仆谋得数餐温饱后,他决定着郁芳假扮子澄的朋友到宋家求见,以便找得机会向子澄道出身世。

子澄拒与 子骏相认

子骏得悉子澄在大街派米行善,上前欲与她相认,子澄惊见子骏,随即痛斥他是窃贼,更怒掴了他一巴掌,子骏一再道出与子澄儿时的遭遇,但仍被她认定是骗子,命下人将他赶走。子骏激动得欲投江自尽,却被郁芳阻止并表示相信他,子骏兴奋表示她是第二位相信其身世之人,并将与惠兰相遇的经过道出,大赞惠兰亲切得像母亲一样开解他。

家碧待正尧主持会议,宋涛等人再次到来找碴,以了解近日镇上盛传正尧患急病的传闻为借口,家碧表示正尧忙于在外公干,为怕惹来竞争才低调行事,终于将众人打发离开。

正尧坚持 现身辟谣

乐滔托香港的朋友向西医取得成药让正尧服用,家碧细心照顾,渐见起色。健梁接到正尧病重的消息,决定加以挑拨,图将正尧踢出酒业公所,遂藉口邀约九江十二酒坊的老板带同自制招牌佳酿出席宴会。家碧担心健梁不怀好意,建议正尧婉拒出席,但正尧坚持现身稳定民心。

健梁表示带同十二酒坊的美酒出席内务府大人的寿宴,乘机推荐九江酒作为「上贡酒」,获得众老板的支持。健梁眼看正尧迟迟未到,建议选出代理所长,未料说毕正尧即精神奕奕地现身,并品嚐众老板带来的美酒。

惠兰正匡 救活正尧

正匡与正尧离开时,无意中目睹他咳至吐血,正尧叮嘱正匡别告诉惠兰后离开。子澄眼看正尧病情反覆,担心得哭起来,美琴则决定为正尧筹备婚事冲喜。

惠兰终于发现正尧患了肺病,找出亡夫治肺病的古方,并与正匡连忙酿制「百部酒」。家碧为免正尧动气,故意隐瞒他将于七天后成亲之事,谁知拜堂当日,新娘因担心守寡而投江逃婚,正尧得悉此事后深感作孽,气至晕倒,幸得惠兰母子及时送来「百部酒」酒救命,正尧才甦醒过来。

健梁误会子骏轻薄郁芳,命人痛打他一顿,其后看在爱女份上,终于答应助子骏与宋家相认。可惜郁芳仍然拒绝回家,健梁决定留守九江别院打动女儿。

网络微评
wuyudehenl
双流县九江镇邹家场镇附近(包括特别是石井村)距离成都市仅仅几公里,群众的基本生活配套基本没做什么,还远不如偏远的山村,这么多年还看的锅盖电视,群众还喝的是脏兮兮的地下泥沙水,真么不知道,这么多年讲的改善民生、喝健康水这些口号是怎么叫出来的,也不知道,当地政府的行政作为能力都作用在什么地方去了!!!!!!!
wuyudehenl
双流县九江镇邹家场镇附近(包括特别是石井村)距离成都市仅仅几公里,群众的基本生活配套基本没做什么,还远不如偏远的山村,这么多年还看的锅盖电视,群众还喝的是脏兮兮的地下泥沙水,真么不知道,这么多年讲的改善民生、喝健康水这些口号是怎么叫出来的,也不知道,当地政府的行政作为能力都作用在什么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