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剧情介绍

19-24集
在水一方剧情介绍

在水一方第19集剧情介绍

自耕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絮白,没有坚守自己的诺言,没有为絮白照顾好小双。也因为自己迟迟没有把小双的真实身份告诉心佩,而让心佩伤害了小双的心灵,并造成小双跟友文的草率婚姻。诗尧觉得自己不能再依靠拐杖了,而是要靠自己的毅力去面对人生,他还把这事告诉巧柔,并让巧柔也要努力克服自己的障碍。在诗尧和雷行健的鼓励、帮助下,巧柔终于可以说出单个字了。

在水一方第20集剧情介绍

诗卉和雨农来到小双家,告诉她巧柔能说出简单的字,诗尧也不用拐杖了。听后,小双感到对巧柔和诗尧的内疚似乎减轻了一点。小双因为上音乐补习课迟到而受到责怪,刚好被诗尧看到,诗尧心里非常难过,并把'在水一方'的作曲作词费一万元的支票交给小双。因为自己的家境不是很好,友文误以为那张支票是朱家对他的救济、也是对他的侮辱,小双只好苦苦地向他解释。

在水一方第21集剧情介绍

小双听到巧柔能说出自己的'双'字,大家都很高兴,可是,巧柔的头痛症又突然发作,大家的心情又难过了起来。突然电视里播放着小双的歌曲'在水一方',这时,小双和诗尧更加难以为情。这一切,雨农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并狠狠地把诗尧揍了一顿。诗尧觉得自己要遵守诺言,决定与巧柔举行婚礼。友文因为他的小说《三种感觉》一稿迟迟未有答复,因此来到杂志社大吵一顿。

在水一方第22集剧情介绍

诗尧来到左家向巧柔求婚,左家对诗尧愿意娶巧柔而很感动。诗卉和雨农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双,小双和友文跟着诗卉来到朱家道喜,朱家又回到了以前的热闹气氛,整个朱家喜气洋洋。而雅虹也急着找雷行健,要他尽快教巧柔学会在举行婚礼时要说的'我愿意'三个字。雷行健却认为巧柔现在不宜结婚,应该让巧柔恢复得更好的时候,再由巧柔来决定她自己的婚姻。

在水一方第23集剧情介绍

雷行健告诉诗尧,对巧柔的恢复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他说巧柔也许一辈子都会有不能流利表达、有点迟钝等等的后遗症。小双买了一个带有响铃的手镯送给巧柔作为结婚礼物,并帮巧柔戴在瘫痪的右手上,为了鼓励巧柔多动右手,让她的右手尽快好起来。诗尧和巧柔顺利地举行了婚礼,从此,诗尧所要面对的就是要学会如何照顾巧柔、理解巧柔、包容巧柔等等的一切。

在水一方第24集剧情介绍

诗尧本来是想带巧柔出去走走、散散心,却在公园里碰到一个调皮的小孩,说巧柔是白痴、说诗尧是跛子等等,这一番话可给他俩受到了很大的讽刺及打击。巧柔回到家里情绪很不安,诗尧和整个朱家,对巧柔真是措手无策。友文的朋友廖奇峯突然来到他家,还说老母亲因病急需用钱,友文马上叫小双拿出一万元给廖奇峯,小双与友文也因此发生争议。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