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心术剧情介绍

1-6集
藏心术剧情介绍

藏心术第1集剧情介绍

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又到了,周家大小姐周玉琴在睡梦中仿佛又见到十年前自己在元宵夜故意松开了妹妹的手,致使妹妹被别人带走丢失。周玉琴睡梦中惊醒,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犹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周玉琴本是路边的卖花女,被好心的药店老板周老爷收养,可是周玉琴受不了妹妹周安乔的刁蛮,趁花灯会将她丢掉,导致母亲若兰发疯。父亲周老爷从此也对玉琴多加怨恨。

十年后的今天,周玉琴来到妹妹安乔的房间,想起妹妹安乔,玉琴决心尽心尽力打理杏和堂来弥补心中的罪孽。而周家的大管家冠群则对玉琴爱护有加。

这天冠群悄悄进入了老爷的书房,在密室门前忽然见到一套女人的衣服挂在密室中央,冠群刚想进入,却被一片突然赶来的周老爷阻拦,周老爷大骂冠群竟然忘记这里是老爷的禁地,任何人不许靠近。冠群急忙解释说是来找老爷汇报20周年店庆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并且准备义诊的药也准备齐全。

玉琴正准备开店救济穷苦百姓,却遭到无数人诬陷疯传杏和堂的药物有毒,很多人吃过杏和堂发放的药物全部上吐下泻。玉琴急忙准备去查个水落石出,周老爷却责骂玉琴办事不利。正商量着如何应对,太太若兰走了出来,她神智一直时好时坏,不认识身边的人,却总是记得十年前的事情。

玉琴到大家面前解释杏和堂开业20年从来没有卖过假药,可是忽然从人群中站出一个女孩,自称名字叫六六,她一口咬定杏和堂卖假药,玉琴和六六协议三天后一定会查出真相,给大家一个交代。

若兰为了找到安乔,每天去寺庙烧香拜佛,这天她在寺庙院子偶遇一名瞎眼扫地女子,女子偷换了若兰的签文并且帮她解签,若兰听说自己的女儿安乔就要回来,立刻喜笑颜开的回家去等待。

玉琴找到一个叫做老吴的人说出近来有日本人黒木在哄抬药价,他们囤集居奇把很多中药收集到全国很多个仓库里,又派发一种叫做百福丹的药,一定是这种百福丹有问题,老吴决定深入去调查清楚。

六六到街上买了很多笔墨纸砚回到自己的破屋中写了无数诋毁杏和堂的传单满大街去发放,却被周家的下人黄大娘和平儿遇见,两人合力围堵六六,却被六六机灵的逃脱了。两人回到周府向玉琴小姐告状,没想到六六却不请自来主动找到周府。玉琴请六六入内,六六提出要玉琴拿出一万元赔偿息事宁人,为了拖住六六,玉琴答应明天中午给钱赔偿。

当晚老吴带玉琴和冠群找到了日本人的中药仓库,在里面他们找到了日本人的百福丹,发现这批药有问题,并且都是发放在杏和堂之前,百姓们吃了百福丹产生了不良反应诬陷给杏和堂。真相查清,玉琴带走一盒百福丹准备离开,就在他们走出仓库的一瞬间,背后却有人开枪,老吴应声倒地,玉琴和冠群急忙逃走。

第二天中午,玉琴当着六六和大家的面说出了问题的真相,并且冠群揪出了混在人群中的流氓,他们收了日本人的钱在此煽动群众闹事,流氓被抓无奈说出收了日本人的钱。六六见状不妙准备逃跑,却被玉琴抓住带回周府。到了周府六六忽然挣脱下人的手准备逃跑,无意中撞见了周老爷和若兰。六六甩出手里的荷包,荷包正好掉在若兰面前,里面露出了一块玉佩,若兰见到玉佩大喊着乔儿回来了,立刻昏了过去。六六趁乱逃出了周家,周老爷立刻叫人四处寻找,务必要找到六六。

若兰醒来,仿佛恢复了神智,甚至已经认出周老爷是谁,这是十几年都没有过的事情。周老爷和若兰认定六六就是他们走丢的安乔。若兰要周老爷一定找出六六,周老爷也下令全城搜索一定找到六六。玉琴来向周老爷汇报假药的事情有了眉目,却遭到周老爷训斥,周老爷责怪玉琴不去积极寻找六六,反而有闲心去查假药的事情。

玉琴遭到父亲的责骂,心中难过。只有冠群关心她,他知道玉琴心中的一切苦恼。冠群递上自己的手帕给玉琴,玉琴见到冠群的手帕,忽然感觉如此眼熟,竟像是是哪里见过。

若兰醒来再次去寺庙烧香,可是她这次见到瞎眼扫地女,却不认识她。这次又是这名女子帮她解签,那女子告诉若兰若要找到安乔,就要一个月字。

而此时的六六跑到了十五乐坊说尽了好话请求乐坊收留她,说到可怜之处,众女可怜六六,终于肯收留六六在乐坊里做一名干活洗衣服的丫头。

藏心术第2集剧情介绍

六六在十五乐坊故意生事惹得大家对她头疼不已。若兰想起了安乔小时候的事情,并且连身边的人也都认得出来,大家十分高兴太太终于去了心头的心病,精神恢复了正常。黄大娘提出要去告诉周老爷太太的病好了,可是若兰提出自己亲自去为周老爷送饭,因为这十年来她都没有照顾过周老爷。

若兰端着米粥到了周老爷的书房,可是却没有见到周老爷的人影,若兰见到密室里有灯光,走了进去却忽然见到一张照片,若兰受到惊吓昏倒在地上。醒来后若兰大喊照片照片,玉琴答应二娘一定找出照片来给她看。玉琴刚想进密室里寻找照片,冠群担心玉琴被老爷骂,主动答应替玉琴去密室里找照片。

冠群进了密室真的发现照片,可是他没来的及离开,却被周老爷发现。周老爷交给冠群一张大太太的照片让若兰去看,若兰见了之后心情放松了许多,可是玉琴发现二娘若兰的神经又开始错乱,她不免为若兰的身体担心起来。

全城都找不到六六,周老爷不免再次迁怒于玉琴,冠群说出瞎子的话不无道理,应该在月字上面下功夫。周老爷忽然想起了十五见月圆,他急忙带着玉琴和冠群到了十五乐坊,打听起六六在那里却是无人不晓。这个六六在十五乐坊里面天天闯祸,众人见她都觉头疼。

周老爷见到正在劈柴的六六,心疼的急忙拿出钱替六六赎身。六六故意说出那块玉佩是她从小戴到大,并要周老爷还给她。玉琴刚想阻拦六六,六六却忽然昏倒,周老爷急忙抱住六六。经过医生诊断六六是营养不良才晕倒的。玉琴提醒周老爷要等事情问清楚了再认定六六就是安乔,周老爷却认定眼前的六六就是他的亲生女儿安乔。

六六醒来不肯承认自己就是安乔,周老爷却坚持要带六六回家去认祖归宗。六六忽然见到手指上包着的手帕,说出小时候见过,上面写有周世宏的名字,周世宏接着问起记不记得爹爹身上的疤痕,六六随口说出自己的爹爹手臂上有一条很大的疤痕,周世宏更加确信六六就是安乔,因为那条疤痕除了若兰就只有安乔见过。

六六就这样被周世宏接回了周府,六六刚到周府就兴高采烈的大声叫嚷,被玉琴训斥了几句,六六反而责怪周府没人关心过她。周老爷关切的叫人带六六去换身干净衣服,六六趁机刁难黄大娘和玉琴,最后换了衣服的六六焕然一新的站在周老爷面前。周世宏带着六六去见若兰,若兰却不认六六,在她的心里她的安乔是个小女孩,如今站在眼前的竟然是个大姑娘,周世宏见若兰的病又犯了,只好先安慰她。可是六六却不高兴的转身离去。

周老爷急忙追上六六安慰她,六六抱怨的说出自己从小在外面流离失所,过着颠沛流离的苦日子,周老爷心中不免心痛,急忙要玉琴带着六六回到她的房间去休息。玉琴见到六六竟然不记得自己的东西摆放位置,心中对六六的身份更加怀疑。

六六因为生活习惯和大家不同,没有过过大家闺秀的生活,一时之间还不能适应周家的习惯,玉琴教导她出去后就要代表周家的门面,所以做事要有分寸。若兰一起来吃饭,六六故意用手拿起鸡腿在桌上大嚼,并且还提醒周老爷和若兰这样吃非常好吃,周老爷和若兰因为娇宠六六,也学着六六吃饭的样子,惹得玉琴嫉妒心再起。

六六晚上睡觉嫌弃自己的床铺太软不舒服,她跑到黄大娘和平儿的房间里,结果吓得两人以为闹鬼。玉琴出来见到是六六,吩咐黄大娘和平儿为六六重新铺好床铺,六六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大睡了起来。

玉琴和六六睡到了一起,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没想到六六一会就睡着了。第二天全家一起出去放风筝,若兰教六六如何放的高,玉琴看着周老爷和若兰一起教六六放风筝,心中不免难过,她悄悄告诉自己,十六年后的今天不能再次犯下同样的错误。

玉琴回到房间后用言语提醒六六不要破坏周家的和谐,并且说出六六是冒充的安乔,六六回答说是他们抓住她非要她承认是安乔的,而她自己并没用说自己就是安乔,到今天她也只是六六。六六继而说出玉琴是养女,是不是当年故意把安乔弄丢的。玉琴提出条件,只要六六答应离开周家,不管多少钱都可以。两人正说着,周老爷来此,打断了她们的交谈,在周老爷面前六六故意表现出和玉琴和睦相处的样子。

黄大娘为了报复六六捉弄她的事情,故意激将法说出六六不敢去老爷的书房,六六经不住黄大娘的刺激走进了周老爷的书房密室,发现里面的衣服,六六不知死活的穿到了身上。周老爷赶来看到以为是他的情人柔儿,见到是六六急忙命令他脱下衣服。

第二天六六就不见了,周老爷急忙下令四处查找,并再次迁怒于玉琴。若兰醒来要去找六六放风筝,周世宏急忙谎称六六去修理风筝,玉琴在药店得知玉凝膏并不能使疤痕完全消除,知道六六再次撒谎,因为安乔小时候脖子上面有很明显的疤痕,是不能清除完全干净的。

周老爷见玉琴和冠群都没有去外面寻找六六,盛怒之下说出不想有个不孝的离家出走的儿子后再有个女儿在外面受苦。

周天麒从北平读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到了家乡却不回家,因为他深知只要进了家门就会立刻失去自由。而他和同学一起在码头商量着身无分文到何处去弄吃的,却无意间遇见六六,六六误把他们当做乞丐,给了他们一个大洋,周天麒解释说他不是在行乞,六六却挖苦他肚子比面子重要。最后周天麒带六六去了话剧团,答应为六六表演话剧。

周天麒带着六六到了话剧团,见到他的同学们。周天麒告诉同学们他要为六六表演,以戏抵债。谁知同学们却告诉周天麒,话剧团没了经费,已经无法表演。六六再次拿出一个大洋赞助给周天麒他们。周天麒不肯放六六走,一定要表演话剧给六六看。无奈没有女同学出演,周天麒只好自告奋勇出演女主角,看得六六在台下哈哈大笑。

周天麒生气的怒指六六把艺术当做笑话,六六却指出了周天麒演戏的不足之处,并且说他们的吻戏演的像打仗,周天麒和同学们都说根本不懂如何接吻,六六抱住周天麒当场吻了下去,之后趁周天麒还没在震惊中醒过来,六六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头长发,周天麒才发现他竟然是一个女孩。

藏心术第3集剧情介绍

周天麒的同学惊呼六六怎么这么会演女人,六六反驳说自己是演男人演的好,她拿下自己的帽子,露出一头长发。六六给大家说了演戏的奥妙,就是要藏起自己的心,把自己当做戏中的人。周天麒和六六去喝酒,六六给周天麒起名叫七七。天忽然下雨了,周天麒刚想结账却发现自己忘了带钱,六六带着他起身就跑,周天麒紧紧拉着六六的手两人跑到一个亭子下面,周天麒为六六摘下了一个荷叶当做雨伞。周天麒说出自己改天要把面钱双倍奉还,六六夸他是个好人。六六提出要回家并且不要周天麒送自己,两人约定明天再到剧社见面。

周天麒回到剧社忽然见到一群人到剧社里打砸要租金,他灵机一动化妆成一个日本人来和金老板谈判说情,金老板只好答应给他们三天时间。金老板带人走后,同学们夸赞周天麒的戏演的好了,周天麒回答自己遇到了爱情。

冠群没有找到六六,约了玉琴在咖啡店喝咖啡,玉琴说出周老爷并不喜欢她,她决定在周天麒回来之后亲手教会他接管药店的生意,只要永成回来,她就有了依靠。冠群心中不免失落,可是也不反驳玉琴的主意。

若兰误把平儿当做六六,却把玉琴当做平儿让她去干活。若兰带着平儿上街,告诉平儿她的乔儿最喜欢荷花灯,玉琴跟在身后,却忽然见到一个酷似六六的女孩,她急忙紧随其后,却撞到了一位瞎眼大娘。玉琴忽然想起大娘筐里的线轴,她忽然想到为什么眼瞎了还能放风筝。玉琴回到集市却见到平儿哭着喊夫人不见了。平儿说出天上掉下来一个风筝,夫人去追,忽然就不见了。

玉琴和平儿找到若兰的时候,若兰正被一群孩子欺负,回到家里,周老爷重重的责骂玉琴并且狠狠的打了玉琴的手板。平儿说起都怪那个凤凰风筝,玉琴感觉事情蹊跷,却找不到任何证据。

冠群见到玉琴独自一人站在夜风里,问起玉琴在想什么,玉琴总有种感觉六六不是乔儿。两人正说着,忽然见到六六被一群无赖欺负,玉琴急忙上前帮忙,冠群打跑一群流氓,追上了玉琴和冠群。玉琴要六六跟她回家,六六却不肯,她要玉琴求她,玉琴求六六回家,六六提出条件不要玉琴约束她的行为,玉琴答应六六的所有条件,忽然见到六六脖子上的疤痕,她感觉是自己错怪了六六。

周老爷听到冠群带话急忙带人赶到码头,六六见到周老爷撒娇要爹以后不要责骂她了,周世宏急忙答应。六六回到周家,见到若兰,若兰问起她去了哪里,六六回答她去修理风筝了。若兰说起每天要带六六去放风筝,六六急忙拿古筝引起若兰的兴趣。周世宏见到若兰高兴,他也满足的笑了出来。

晚上玉琴在房间里想着家里出现的事情,六六端了茶水到玉琴房间里道谢,六六讽刺玉琴没有趁机对她不利。六六说出如果玉琴真的这样善良,怎么会忍心故意丢掉妹妹乔儿。玉琴警告六六不要伤害若兰和周世宏,并且告诉六六她现在还没承认她是自己的妹妹乔儿,以后私下无人的时候不要叫她姐姐。六六却无视玉琴的警告,依然叫他姐姐。

玲丹从英国读书回来,为了给周天麒一个惊喜没有告诉任何人,下车就来到杏和堂见玉琴,玉琴责怪玲丹不先回到万灵堂去见自己 的爹爹。原来玲丹就是周世宏师弟万灵堂的老板的女儿。玉琴告诉玲丹天麒已经去了北平看戏,他什么都不肯跟家里人说,周世宏才不生气他。

玲丹拿出一副精致的望远镜告诉玉琴有人拖她带给她的。玉琴拿出里面的信知道是永成捎来的。玲丹问玉琴她哥哥永成如果做上了家里万灵堂的大当家,就可以入赘到玉琴的杏和堂,玉琴就可以不用左三年有三年的等了。玉琴害羞,玲丹只好告辞回家了。玲丹到家门口却被一个乞丐拦住,玲丹要小梅给了一文钱,乞丐仍然不肯离去,玲丹不悦,乞丐说出玲丹小时候的事情,玲丹终于认出乞丐就是天麒化妆的。玲丹高兴的抱住天麒大声欢笑。

六六在周家表演古筝,六六乱弹一气,大家面面相觑,唯有夫人若兰却不断夸赞,周世宏也只好跟着夸赞六六。六六故意送给夫人若兰一个风筝,上面写着燕儿纷飞的诗词,若兰看了再次想起乔儿,六六故意在周世宏面前说出她会跟若兰请求不会责怪玉琴把乔儿弄丢的事情。

六六向周世宏提出要去杏和堂参观,玉琴急忙反驳,没想到周世宏却满口答应。玲丹带周天麒回到自己家里,夸奖周天麒化妆的好,表演的好,周天麒提出他认识一个表演十分逼真的人,改天介绍给玲丹。周天麒说出今天来找玲丹是有事情要求她,玲丹责怪天麒无事不登三宝殿。

藏心术第4集剧情介绍

周天麒说出他的剧社需要洋装,只有玲丹这里有,玲丹高兴的把一些不穿的洋装给周天麒准备拿走。忽然万老板回来,周天麒急忙躲进柜子里,万老板进房间里责骂玲丹回来不通知他,并且说出过几天要玲丹去相亲,玲丹提出要婚姻恋爱自由。周天麒等万老爷离开,急忙从柜子里出来,问起玲丹喜欢的人是谁,玲丹说出12岁就喜欢上了那个人,天麒知道玲丹说的是自己,可是却假装不知。带着玲丹的洋装就离开了。

天麒到了剧社却见到房东正派人来搬东西抵债,天麒问起剧团团长,同学回答说团长已经被父亲押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天麒跑去十五乐坊找一直资助他们的白先生,却被白先生赶了出去。

六六跟着周世宏到杏和堂参观,并且带了礼物给伙计,玉琴心里盘算这个丫头不简单,刚一到就知道收买人心。六六假装对任何事情都好奇,暗自学习杏和堂的业务。最让大家惊奇的是,六六竟然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只要她见过听过的,没有不记住的事情。周世宏提出如果六六对药材感兴趣他可以教她,六六却推说今天约了七七,说完就离开了。

六六来到剧团,见到周天麒正逼男同学演朱丽叶。同学们告诉六六今天是他们最后一场演出,因为没有经费,他们剧团就要解散了。出演朱丽叶的同学推说自己演不了,大家一致推选六六出演,六六换上了洋装,周天麒和同学们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周天麒把台词念给六六听,六六过耳不忘,全部记住。

玲丹偷偷准备带着小梅溜出家门,却被爹发现。爹问起玲丹房间里的帽子是谁的,玲丹无奈只好承认是天麒的。万老爷看出玲丹对天麒的爱慕之情,并且鼓励玲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天麒和六六在表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戏,万老爷带着玲丹和周世宏出现,两人在台上一起喊出爹。周世宏看到六六陪着天麒演戏也很吃惊。天麒回家后问起玉琴六六到底是不是乔儿,玉琴说出六六知道爹身上的疤痕。玉琴劝说天麒去给爹道歉,天麒只好跟着玉琴来到周世宏的书房道歉。

周世宏大骂天麒不务正业,天麒却反驳爹说西方的医药比中医先进的地方,周世宏气得扬手打了天麒的耳光。若兰来到书房见到天麒,却错认天麒为永成。若兰说出当初是周世宏故意为难永成让他入赘,当着玉琴的面却说玉琴不好,心眼小,并且把玉琴当成平儿。若兰说出乔儿也喜欢永成,她真心希望永成和乔儿能成一对。可是如何永成喜欢玉琴就把她娶了,省的她留在周家让人人都不高兴。

天麒和玉琴出了若兰的房间,天麒安慰玉琴,忽然六六走出来,提起小时候的秘密,六六却不记得。天麒说出了后院的藏宝洞,天麒和六六约定明天谁起的早就可以吩咐另一人做事一整天。天麒想起和六六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恨六六为什么是他的妹妹,而六六见天麒是周家的人,心中暗自决定今后六六还是六六,七七也还是七七。

玉琴想起永成送给自己的礼物,拿出来玩弄着想念着永成。回忆起当年永成来周家提亲失败后,永成临走的时候和玉琴约定三年后会再次来到周家,决不让周老爷看不起自己。如今三年的期限到了,永成除了偶尔捎信来,只送来了望远镜。她不明白永成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决定一直等着永成回来。

六六很早起来,却见到天麒早就等在院子里,六六问起天麒,天麒回答他已经等了一夜,只为了赢六六。六六却说自己已经改变了,从今天开始她会天天听天麒的话。天麒感觉乔儿忽然改变了,他心里希望六六真的不是乔儿。天麒带六六去骑自行车,六六兴奋的跟天麒玩了起来。天麒带着六六回到剧社,玲丹忽然赶来,六六质问玲丹是不是就是她带着爹来这里的。玲丹问六六还记得她吗,六六责怪万玲丹是奸细。

玲丹负气走出剧社,在街上忽然被狂奔的马车吓到,车上的威廉卓急忙下车查看,天麒气愤的责怪威廉卓,威廉卓说明自己是西医,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并且带着万玲丹回到了医院。万玲丹醒来后,责骂天麒并且不肯离开医院,威廉卓看出玲丹和天麒的关系主动躲了出去。玲丹忽然抱住天麒要他不要离开她。

六六对着镜子问起我是谁,她都已经忘记自己是谁。她回想起自己从小到大跟着师傅学习藏心术,把自己的心藏起来不让人看出自己的心。威廉卓说出六六看的是哈哈镜,改变了本来的人的样貌,六六帮助劝说小孩子吃药,威廉卓夸赞六六心肠善良。天麒拒绝了玲丹的感情,玲丹责骂天麒是不是爱上六六,天麒告诉玲丹那是他的亲妹妹。

周世宏集合镇上的中药药店老板,商谈如何应对日渐兴起的西医。六六带着威廉卓回家给若兰治病,天麒骗若兰帮助他们演戏,要若兰演病人,若兰十分高兴。周世宏赶到十分气愤,大骂威廉卓羞辱他的医术。并且赶走威廉卓。周世宏大骂天麒,六六急忙说是自己的主意,天麒直言只有用西医才能治好若兰的病,周世宏打了天麒一耳光后转身离开。

六六来到玉琴房间大骂玉琴拉来周老爷,玉琴劝说六六和天麒别当别人攻击杏和堂的武器,六六说出玉琴根本就不想让若兰康复。并且说出玉琴根本就不想让她和娘相认,她想独霸杏和堂。玉琴伸手就要打六六,却被天麒拦住。六六说出藏心术,污蔑玉琴懂得藏心术,玉琴却讽刺六六就是那个懂得藏心术的人,六六说出十六年前玉琴故意弄丢她的事情,玉琴打落桌子上的音乐盒,天麒急忙拉六六离开。

永和回到家乡,冠群见到永和竟然站立不住,原来永和受了伤,家人们来接他,他生气的不要家人扶住。冠群急忙回家报告玉琴永和少爷回来了,玉琴急忙坐车去万家看永和。

藏心术第5集剧情介绍

冠群拿了玉琴的音乐盒去修理,却因为钱不够而被老板拒绝,老板建议冠群可以去打黑拳,如果经得住打可以得到更多银元,冠群忍住痛被打了又打,赚够了钱去修理玉琴的音乐盒。

冠群派人监视戴家,下人回来报告说戴家九少爷永成要出门,冠群急忙和玉琴乘上人力车等在戴家门外不远处。见到永成被押上马车,冠群拉起玉琴的车急忙去追赶,一路上冠群东突西拐穿街过巷终于追到了永成的马车。可是玉琴却被戴老板阻拦住,他告诉玉琴永成不在车上,车上都是送往省城的货。戴老板责怪玉琴不该满大街追男人,冠群提醒玉琴只要跟着戴家的马车,一定可以见到永成少爷。

戴老板带着永成去见鬼神医,却被冠群当场戳穿了骗局。永成走到外面,遇见等在外面的玉琴,永成告诉玉琴他的腿已经断了,所以不要和玉琴在一起,玉琴却说出自己甘愿照顾永成,愿意跟随着他,永成终于被玉琴打动,答应和玉琴重归于好。

玉琴回家请求六六答应把她的洋医生介绍给她的朋友,六六提出一个条件,玉琴答应,于是玉琴站在周家的院子里大喊六六是我的好妹妹,我以前对不起她,从今天开始我会对她好一点。六六则高兴的在一旁吃着零食看着玉琴笑。冠群问起玉琴何苦,玉琴回答冠群只要永成能好起来,她做什么都愿意。六六到永成家里去看她,永成提起小时候的事情,六六推说都不记得,却偏偏故意提起永和和玉琴把她弄丢的事情。

威廉医生说出再晚来几天永成的腿就有可能保不住了,因为之前的医生没有正确接骨,威廉确信可以治好永成的腿。六六提醒玉琴周老爷是最反对用西医的,如果让周老爷知道了,一定会责怪玉琴。玉琴回到家里,冠群拿来修理好了的音乐盒,玉琴感谢冠群并且提出要还钱给冠群,冠群却推说找朋友帮忙的。

威廉为永成动手术,玉琴焦急的等在门外,六六和周天麒也一起来陪伴。手术进行到一半,威廉出来说出永成需要补血,大家争抢着替永成输血,玉琴想起爹以前留有补血丸,几人急忙回去偷拿,不成想周老爷忽然回来,周天麒急中生智打破了自己的头,六六告诉周老爷天麒头破了需要补血丸,周老爷拿出补血丸交给了天麒他们。

手术结束,玉琴急忙进入手术室陪伴永成,六六和周天麒见到他们相亲相爱的感觉,知趣的离开了。玉琴回到家里见到冠群准备好的点心,吃着点心玉琴不知不觉想起了冠群,忽然她警觉自己怎么会想起冠群,她应该关心永成才对。

周天麒和威廉一起去看戏,忽然听见万玲丹喊救命,他们看到劫匪抢了万玲丹的钱包,两人合作打倒了劫匪,万玲丹上前对劫匪一顿打骂,令周天麒和威廉瞠目结舌。周天麒告诉万玲丹是威廉救了她,万玲丹却对威廉丝毫不感兴趣,两人见面就开始斗嘴。几人去喝茶,周天麒喊来了六六,六六和万玲丹也是针锋相对。

万玲丹提议去写生,六六和周天麒、威廉都做了万玲丹的模特,几人坐了几小时,都已经忍耐不住,万玲丹终于宣布大功告成。几人急忙去看,发现只有周天麒还是本来摸样,可是却把威廉画成了一头猪,六六也变成了丑女。六六戳穿万玲丹分明就是喜欢周天麒,万玲丹直言不讳,承认自己喜欢周天麒。

威廉提出要去吃东西,忽然六六的衣服沾染上了燃料,万玲丹带她去整理。威廉忽然说出六六很可爱,周天麒警告威廉不许打六六的主意。万玲丹帮六六改变了造型,六六摇身一变变成了西洋女,令威廉和周天麒看了当场一愣。六六以为万玲丹捉弄她,找到一间屋子去洗脸,忽然在化妆盒里看见了若兰照片。万老板走了进来,告诉六六这个是他的房间,不欢迎外人进来,六六急忙走了出去。

回家后六六和周天麒说起今天玩的十分高兴,六六故意说出威廉人很好,周天麒吃醋,六六说起万玲丹喜欢周天麒,周天麒急忙解释说他只是当万玲丹是妹妹。说着说着两人都感觉有点饥饿,六六带周天麒回到她的房间,周天麒见到六六房间里竟然什么都有,两人一起偷偷做了吃的,一起喝酒,周天麒感叹为什么六六是他的妹妹呢。

万老爷见到万玲丹又准备出门,问起她要到哪里去,万玲丹回答要去找周天麒骑车,万老爷问起六六去不去,万玲丹回答她不会在乎六六的存在。万玲丹不明白爹为什么表面上要装作害怕周老爷,并且努力讨好他,实际上却每天都在算计着周家。万老爷恼羞成怒大骂万玲丹,要她回去面壁思过,万玲丹反讥万老爷从来没有真心关心过她和娘。

万老爷忍不住抬手想要打万玲丹,万玲丹抓住父亲的手责怪他就只知道自己的事业,万玲丹说完走出家门,万老爷独自回到房间里拿起梳妆台里面的一缕青丝捧在手里,暗骂周老爷抢走了他最好的,所以他要报复。万老爷想起若兰,心疼的说出他依然爱着她。

六六和周天麒回到家里到若兰的房间找若兰,若兰拿着一张面具出来,却已经不记得六六是谁。六六和周天麒只好走了出去。六六在街上遇见了十五乐坊的女人,给她了一个提示。

藏心术第6集剧情介绍

六六在街上见到十五乐坊的姑娘用独特的香包留住客人,忽然来了灵感。她买了很多的香囊回家提出要给每个人发一个香囊,让若兰根据这些独特的香味记住和分辨他们每一个人。周老爷同意六六的方法,可是过了些天,若兰还是分辨不出每个人的身份,可是这个做法却给大家带来了无数的快乐。玉琴心中暗自考量,这个就是她永远都做不到的。

周世宏召开中药行业会,会上周世宏表扬万重山请来了报社记者大力宣扬中医理论,可是会上其他成员忽然提起周家未来女婿戴永成就是玉琴上门去请了西医治好了腿伤,万重山急忙站起来替周世宏说话,周世宏答应一定会回家调查清楚。

周世宏怒气冲冲回到家里,责问玉琴戴永成的脚伤是怎么治好的,玉琴只好承认是卓医生手术治好了戴永成,六六赶到急忙跪下主动承认是她去请来卓医生的,玉琴感谢六六,六六却否认帮她,只是说自己在测试爹到底疼谁。周天麒替六六解释,说六六是嘴硬心软。六六悠闲的在街上溜达,忽然见到瞎眼算卦的大娘,六六上前算卦,大娘告诉六六千万不要乐不思蜀,一定要把握时机。六六应承着回到家里。

若兰的风筝挂到了房檐上,六六上前帮忙摘风筝,忽然想起了瞎眼大娘的话,六六把心一横,假意从梯子上摔倒,若兰上前扶起六六,终于认出了六六就是她的乔儿。六六高兴极了,而若兰恢复了神智后忽然感觉出六六是冒充她的乔儿,因为乔儿从小对檀香过敏,而这个六六根本就没有这个毛病。为了不打草惊蛇,若兰没有说破六六的身份。

若兰带六六一起去上香,六六提出替若兰去买糖葫芦,遇见了瞎眼大娘,两人却假装不认识。瞎眼大娘又去问若兰是否最近和久未见面的亲人相认,若兰向瞎眼大娘说出她感觉到六六不是她的乔儿,她要问如何才能救周家。若兰向瞎眼大娘说出了心底的秘密,她担心六六是仇家派来的,她要挽救周家。瞎眼大娘为若兰占卦后劝她能忍则忍,否则后悔莫及。

六六买了糖葫芦回来,可是忽然见到若兰车上的铜钱,急忙假借口回去找瞎眼大娘。六六叫那人师傅,她却告诉六六若兰已经开始怀疑她的身份,如果周世宏知道了,一定会要六六的命。不过她已经安排妥当。六六听师傅已经安排急忙跑去探看,可是已经为时已晚,若兰乘坐的马车已经遭遇车祸,若兰被撞得昏倒在路上。

假装瞎眼算命大娘的沈柔此刻在寺庙里烧香祈福,她发誓一定要替死去的丈夫报仇。六六把若兰放到平板车上推回家中,若兰悠悠醒转,六六在床前等候,周世宏为若兰诊脉,若兰忽然口吐鲜血再次昏了过去,六六见若兰仍然没有脱离危险,情急之下也昏了过去。

六六醒来后发现二哥周天麒等候着她,问起若兰的病情,天麒回答若兰还没有完全醒转,六六急忙去若兰房间探望。若兰一直醒醒睡睡,六六到若兰面前哭着自责是她害了娘,若兰忽然醒来,开口问六六你是谁,并且说出你一定知道乔儿在哪里,若兰抓住六六的手臂要她把乔儿还给她。六六不知所措,若兰再次昏了过去。

六六晚上躺在床上,回想起小时候师傅沈柔教她藏心术的经过。在师傅沈柔的严格教导下,六六忘记了本来的自己,掌握了藏心术的精髓。第二天六六跑到大街上到处喊着师傅,沈柔走出来带着六六回到自己的住处。六六询问师傅为什么要杀人,当初让她潜入周家的时候只是为了要找一本医书,如今却要杀人。沈柔看出六六已经对周家人有了感情,沈柔欺骗六六周世宏就是杀害她娘的仇人。

沈柔说了故事说给六六听。当年周世宏和欧阳俊一同在一个名医家里学医,可是后来欧阳俊娶了名医的女儿就是沈柔,他们继承了名医的衣钵,可是周世宏因妒成恨,有一天晚上他偷走了医书还放火烧了他们的家,欧阳俊当场被烧死,沈柔也被烧成重伤。沈柔把六六说成欧阳俊的女儿,而她的娘就是被周世宏派人追杀,后来把六六托付给了沈柔。六六听了沈柔的故事信以为真,对周世宏恨之入骨,发誓要为父母报仇。

六六忽然提出害人的是周世宏,可是张若兰是无辜的,沈柔说服六六要报仇就不能顾及其他,六六依然请求沈柔不要伤害周家其他人。沈柔也要六六答应不要对周家任何一个人动真情。六六问起沈柔万重山这个人,六六说出万重山的梳妆盒里珍藏着沈柔的照片,沈柔听出这个人就是当年的万福星,知道他没有被烧死并且和周世宏在一起。

玉琴去询问黄大娘昨天翻车的经过,黄大娘想起了昨天有一个庙里解签的瞎眼婆提着竹篮子从马的旁边走过去,结果马就突然发疯了。玉琴想起在街上遇见的瞎眼婆,心中想着是不是如此巧遇。六六回来问起若兰的情况,玉琴说出爹不让进去。玉琴问起六六有没有看见一个瞎眼大娘,六六不肯承认。

忽然周天麒出来喊她们进去,说出若兰已经醒了,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要 几个孩子都过去看看二娘。六六来到若兰床边,若兰看到无辜的若兰,已经泪流满面,若兰醒来抓住六六问她是谁,六六急忙紧抱若兰看哭着喊娘,若兰要六六放开自己,六六却越加紧紧的抱住若兰大哭起来。若兰心力交瘁终于死在了六六的怀里。

葬礼上六六默默的向若兰道歉,扭头却忽然见到了深沈柔。玉琴顺着六六的眼神张望,却没有瞧见任何踪影。六六去见沈柔,沈柔听出她依然在伤心。沈柔责怪六六太容易动感情。沈柔说出周家的几个继承人里,玉琴一定会被周世宏赶出去,因为她全部心意都在戴永成身上。而周天麒不学无术被周世宏看不起,唯一能够得到周世宏信任的人,就只有六六了。六六问起沈柔是不是在周家还安排了其他的人,沈柔大怒,六六急忙噤声不敢再问。

六六回到周家后开始打探家里的每个下人的来历,她想通过自己的方法查出谁是沈柔的帮手。六六正在盘算着周家的每个人谁有可能是沈柔的帮手,周天麒拿来了一盒点心送给六六,六六看见周天麒为了做点心手被烫伤,关切的问天麒怎么了,并且要帮天麒擦药,玉琴走来找走了六六,玉琴带着六六来到若兰的房间,说出爹下令让把娘的东西都拿出去丢掉,六六不相信爹这样无情,玉琴告诉六六爹是因为害怕睹物思人。六六提出想把古筝留下自己弹,玉琴忽然问起若兰临终前和她说了什么。六六机灵的胡编乱造一顿,并且带走了若兰的古筝。

这天中药协会来了一位曹军爷,万重山前去接见,并且说出周会长家里有丧事不便出来迎接,曹军爷说出他是为孙大英将军的亲信马林马副官带了一封公函给会长,既然周会长不在,他就把公函放在协会这里。曹军官走后,万重山打开信函观看,原来是马副官想请会长晚宴,共商国事。一旁的协会会员提醒万重山这个马副官是心狠手辣,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

六六悄悄来到周世宏的书房,忽然见到周世宏从密室里出来,六六急忙假装寻找自己的小白兔。周世宏和颜悦色的告诉六六没有他的允许不许来到爹爹的书房,六六故意问周世宏难不成这个书房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网络微评
艾米养生喵
虽然眼睛很痛,还是用一晚看了一部电视剧,只看最后几集吼吼,被遗弃的秘密,更喜欢这部剧这个名字,剧情很棒。掩藏自己的心只是一种爱的方式,深沉、隐忍。人说爱恨一瞬间,但恨的人一定不是真的爱,只是自私独占,真爱无畏。然而分辨真假,需要时间、代价,或许用尽一生,或许中途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