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案侦察剧情介绍

1-6集

立案侦察第1集剧情介绍

雷鸣探组执行一项抓捕任务时王川和雷鸣都挂了彩,不约而同地伤在肺部。队长命令他们找个好医院,卧床休息,麦鸥提到自己在公安大学研习解剖学的时候,曾专门请教过一位老专家陈汀教授,他对肺部外伤很有研究,在一四八医院供职,她建议两人去那儿治疗。麦鸥给陈汀教授打电话,电话号码已经销掉了,于是径直前往一四八,才得知陈教授已于一年前去世,但周院长介绍说,教授的得意女弟子谷青现在是外伤科主任,在医疗界的名气也不小,可以由她来治疗两位警官。雷鸣和王川乖乖地被押送到医院,见到了谷青,谷青三十出头,戴金丝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但做事却非常干练,只是身上没有多少女人味。王川偷偷对雷鸣说,都说漂亮女护士是最好的辅助治疗手段,咱们摊上这么个大夫,估计伤好的都要慢一点。

立案侦察第2集剧情介绍

谷青开始对雷鸣和王川进行治疗,配合她的是一个叫潘文昌的大夫,很听从谷青。治疗方案确定,周院长亲自出马,麦鸥对周院长谈起去世的陈教授,周院长却似乎很回避,实习护士蔺墨香对医院的事情知道很多,她透露周院长和陈汀教授不和,他当院长,陈汀教授曾经明确反对,所以周不愿意和旁人提起。晚上王川偶遇谷青正在训斥潘文昌,王川把这件事告诉雷鸣,原来她喜欢潘大夫,只不过她的表达方式就是训斥,加上潘大夫性格内向懦弱,老是受她的气。 麦鸥领着队长来拜访周院长,不料蔺墨香也在这里,周院长显得有点尴尬,蔺墨香立即告辞了。潘文昌前来查房,蔺墨香叫他老师,王川有点奇怪,潘文昌说自己曾在护校呆过两个学期,那时蔺墨香在护校上学,不过他不记得自己教过蔺墨香,蔺墨香却记得他,所以见了面就一直叫'老师'。 潘文昌查完房离去,片刻突然传来他的一声恐惧的叫喊,雷鸣和王川赶到,潘文昌坐在墙角,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王川一再追问,潘文昌颤声说他看见了死去的陈汀教授。闻声赶来的周院长和谷青脸色都变了,周院长说你不要乱讲,潘文昌说:没错,一定是他,他在抽烟。雷鸣和王川面面相觑,都觉得事有蹊跷。 第二天晚上,蔺墨香没有出现在病房,谷青来查房,没有看见蔺墨香,显得很生气,说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脱岗了,一定要好好批评。谷青出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蔺墨香,不高兴地把潘文昌找来,让他照顾雷鸣和王川,雷鸣王川连声说自己没事,不用人盯着。潘文昌有些尴尬地一笑,说谷青既然说了,我就当一回护士吧。雷鸣和潘文昌攀谈起来,发现他的医学造诣其实很高,向他索要他的学术论文,潘文昌拿出一本医学杂志,上面的论文属着他和谷青的名字,潘文昌谦虚地说,其实大部分是谷青写的,他只是做了一些辅助的工作。 蔺墨香突然消失了?雷鸣和王川却没有任何头绪。这时太平间又出了事:一具尸体不翼而飞。这具尸体是一个老太太的,好多人都说看见了老太太到处游逛,医院是个最唯物主义的地方,怎么真的闹起鬼来了?雷鸣对王川说:这不是闹鬼,只怕是有人搞鬼。 医院召开了对谷青的表彰大会,周院长出示了一年来谷青收到的感谢信,信从各地寄来,这证明了谷青开发的新药的成果。谷青神色平静,荣誉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时,在锅炉房突然发生了一起外地盲流打架事件,王川前去制止,原来是两个捡拾炉渣的人在争抢一枚金戒指。王川看着戒指,心里一动。经蔺墨香同寝室的护士辨认,戒指正是蔺墨香的。雷鸣迅速召来龙翎,龙翎从炉渣灰烬中发现了熔掉的纽扣和遗骨,可以确定,这里就是焚烧蔺墨香尸体的现场。

立案侦察第3集剧情介绍

侦破工作立即展开,锅炉房就在保安部办公室隔壁,张栩自然成为了怀疑对象,但张栩信誓旦旦自己当时绝不在现场。雷鸣去找谷青,在宿舍楼的楼顶上找到了她,谷青说我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离开以后我就去办公室了,很多人可以做证。王川在档案室找到周院长,王川单刀直入地问起他和蔺墨香的关系,周院长很难堪,承认两人有过不轨,但他绝对不可能杀害蔺墨香。 线索眼看都要断掉,突然有人反映张栩在案发当天并不在花园散步。张栩的疑点骤然上升。龙翎奉命跟踪张栩,雷鸣顺藤摸瓜,在某旅行社找到了成咸,经过调查,张栩确实没有杀害蔺墨香的时间,线索中断了。但雷鸣并不甘心,案情分析会上,他提出如果张栩那天没有去和成咸接头,他应该看到蔺墨香被害的全过程,成咸这么做是不是就是为了把他引开?成咸会不会也和这个案子有牵连?他指示麦鸥调查成咸的社会关系。雷鸣来到蔺墨香的宿舍,在遗物中发现了一张单子,上面是若干病历资料,这些资料的原件已经在一年前的大火中被烧毁了。雷鸣看着,若有所思。雷鸣去找周院长,在桌上发现了关于谷青的科研项目的一份材料,上面附着数十封感谢信的地址和患者姓名,他饶有兴趣地翻看起来。 麦鸥却发现成咸和谷青在同一家健身俱乐部注册,这说明他们认识,疑点集中到谷青身上。

立案侦察第4集剧情介绍

王川找来潘文昌,问他那篇发表的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潘文昌承认论文是谷青一个人写的,之所以属上他的名字,是因为谷青想'提携'他。潘文昌苦笑着说,谷青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而且从专业的角度,他觉得谷青这篇论文有些突兀,很可能不是她自己的成果。当晚,雷鸣通知麦鸥、龙翎到医院集中,在医院门口,麦鸥不小心碰倒一个头上裹满纱布、受了严重外伤的的女病人,她连忙道歉。雷鸣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推理。这时潘文昌推门进来,神色不安,说他把王川盘问论文的事情告诉了谷青,谷青显得非常恐慌,他害怕出什么事。此时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谷青从楼顶坠楼身亡。王川判断谷青是畏罪自杀,可以结案了,雷鸣沉吟良久,决定进行尸体解剖。解剖结果,发现谷青心血管破裂,大面积心肌梗塞。说明死者曾受到强烈刺激麦鸥无意提起自己撞倒的那个病人,雷鸣眼睛一亮。他调出医院的监控录象,找到了那个裹得严严实实的病人。经周院长调查,各门诊并未收治这样一个病人,雷鸣说: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潘文昌做完手术,开车来到一处租住地,开门的是蔺墨香,两人大笑着抱在一起。突然雷鸣出现在门口,潘文昌惊呆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潘文昌瘫倒在地。

立案侦察第5集剧情介绍

京西龙家庄北盘山路上一辆菲亚特小汽车跌落山谷,经交警部门查证,认为不象车祸,于是雷鸣、麦欧、王川等迅速赶到现场。死者面部及上半身烧焦,下半身完好,同时车窗玻璃紧闭,说明死者不是操作失当无意坠落山谷,如非自杀就是死者在坠落时已神志不清,失去正常判断。死者邵一鹏,四十岁,生前系北京市开元公司总经理。 邵一鹏的妻子沙秀花前来辩认尸体,沙秀花一进停尸房就嚎啕大哭,当她看见被火烧焦的尸体时,顿时晕倒在地。等沙秀花醒过来后,雷鸣从她口中得知邵一鹏车上的刀是防身用的。后雷鸣等人去开元公司了解情况,总经理助理叶嫱接待了雷鸣和麦欧,叶嫱看上去文静美丽,很有气质,雷鸣第一眼看见她便产生了好感。他们还未开始谈,副总经理任季昌满头大汗地走进来,说路上堵车来晚了。在得知邵一鹏的死讯之后,叶嫱顿时面如土色,任季昌倒神色平静,雷鸣和麦欧不动声色地看在眼里。任季昌借口要去市里参加一个会议,让叶嫱留下。叶嫱告诉雷鸣和麦欧,昨天晚上是她通宵值班,邵一鹏在凌晨四点半左右曾来公司取走驾照,然后自己开车离去。正在这时,叶嫱接到一个电话,叶嫱神色慌张地说邵经理今天去不了,货我们不要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雷鸣和麦欧感觉任季昌和叶嫱都有嫌疑。不久雷鸣接到一男子的匿名电话,称邵一鹏出事前一天曾与任季昌大吵一架,当时邵一鹏在大喊:'只要我还没死,我还是开元总经理,你就要听我的!'雷鸣决定调查任季昌。龙翎送来了尸检报告,邵一鹏死于早晨7点至8点之间,汽车前部焚毁是泼洒汽油人为点燃后才推入山谷。头部钝器伤是平状砖石造成。死者死前曾进食奶油糖,经化验含YLF致幻剂。尿样中也含此类物质。后备箱内其他食物则不含致幻剂。副驾驶座下的尖刀上只有一个人的指纹,但现在邵一鹏的上身已经烧毁,无法作指纹对比。通过电信局查到上午与叶嫱通电话的对方电话号码,一共有八次,其中任季昌就打了五次,其余三次一次是美丽珠宝店,一次是和记洗衣房,还有一次是开元公司保卫科的电话。雷鸣组从珠宝店查起。调查之后发现电话是珠宝店老板唐先生打的,他说三天前,邵一鹏和叶嫱曾经一起来买了一枚三克拉的钻戒,当时由于戒指的座子与叶嫱的手指不太合适,于是决定把座圈改小一点,邵一鹏特别嘱咐一定要他亲自来取货。谁知今天给邵一鹏打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打叶嫱的电话又说货不要了。 雷鸣听完麦欧的汇报,两人来到开元公司保卫科,从那个打在叶嫱手机上的电话上显示,打电话时间是上午十点二十分左右,正是雷鸣和麦欧到达前半个小时。他们查了公司值班安排,今天一天都是保卫科长郭二宝值班,接待他们的也正是郭二宝。郭二宝刚一开口,雷鸣就怔了一下,他问,你是不是上午给我打匿名电话的人?郭二宝承认,电话是他打的,因为他觉得邵总死得蹊跷,平时邵总与任季昌就不和,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向公安机关报告这一情况。再加上今天他十点钟去任季昌办公室找他有事,秘书说因为堵车,任总还没来。这样算起来任季昌有充分的作案时间。雷鸣问邵一鹏与任季昌为什么不和,郭二宝不屑地说都是因为叶嫱。叶嫱与邵一鹏早就勾搭成奸,任季昌就是通过叶嫱才进的开元公司,后来做到副总的位置。任季昌来了以后各项大权一把抓,邵一鹏也对他充分信任,放手让他去干,自己乐得与叶嫱花天酒地。谁知前几天邵一鹏突然发现公司严重亏损,濒临破产边缘,邵一鹏十分生气,大骂任季昌中保私囊,把公司害成这样,并威胁说要去告任季昌。晚上,雷鸣应叶嫱之约来到红叶咖啡厅,叶嫱显得苍白无助,她告诉雷鸣自己自幼父母双亡,和妹妹相依为命,她进入开元时妹妹正上大学需要学费,更可怕的是一年前妹妹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所以她不得已把自己出卖给邵一鹏,邵一鹏喜欢她年轻美貌,她从邵一鹏那里得到不少物质上的回馈。任季昌是自己大学时的同学,一直在追求她,在受到她拒绝之后,任季昌以要把她与邵一鹏的关系告诉她妹妹为要胁,让叶嫱帮他进了开元公司。叶嫱一直在自己的妹妹叶沁面前说自己是公司白领,靠本事吃饭,她不想伤害妹妹,只得答应任季昌。任季昌很有才华,刚到开元的时候很快得到邵一鹏信任,被委以重任。谁知前几天她听邵一鹏说任把公司搞得严重亏损,她才后悔由于她的错让公司濒临破产,自己也将失去财源。叶嫱说到痛处哭了起来,在雷鸣面前她才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肮脏!雷鸣被叶嫱深深打动,他鼓励叶嫱从过去中解脱出来,重新去面对生活。两人四目交对的刹那,彼此在对方心中都留下深深印象。雷鸣送叶嫱回家,楼下,雷鸣情不自禁地将叶嫱搂在怀里,就在双唇刚要接触之时,叶嫱突然惊恐地推开雷鸣,她哭着说自己不配,自己太脏,看着叶嫱哭着跑上楼去,雷鸣的眼睛湿润了。

立案侦察第6集剧情介绍

深夜,雷鸣,麦欧,王川等招开案情分析会,大家都觉得叶嫱可以排除嫌疑,因为哪个女人也不会让马上就到手的如此昂贵美丽的珠宝飞走,就算她有杀邵一鹏的动机,也不会急于在拿到戒指之前动手,再说用板砖猛击邵一鹏后脑,把汽车推下山崖也不会是她这样一个弱女子能做到的。而任季昌的嫌疑最大,他有作案动机,即怕邵一鹏告发他,同时他一个上午狂打五个电话给叶嫱,说明他还在对叶嫱纠缠不清,基于此他也会对长期霸占叶嫱的邵一鹏怀恨在心。大家一致决定,第二天一早请任季昌回局里协助调查。 谁知第二天一早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邵一鹏家里失火,沙秀花不知去向!雷鸣等人迅速赶到现场,火势已被控制住,火是从床上开始烧起来的,是电视遥控器起火引起的,由于邻居发现及时,撞开门很快扑灭了火。现在床上地上全是水渍。家具全用白布蒙着,所有的抽屉都被打开,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家里一片狼籍,邻居说他下夜班的时候看见沙秀花拎着一个箱子打车走了,他还问了她一句去哪儿,沙秀花回答说回娘家住一段时间。他当时想老邵的死肯定给她造成很大打击,回娘家住住也是合理的,就没多想。雷鸣仔细堪查现场,在角落发现一个被废弃的女式提包,雷鸣翻遍提包,只找到一张名片,他小心地收藏起来。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