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 zaihuishou剧情介绍

1-6集

再回首 zaihuishou第1集剧情介绍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北方某城,秋季。

  高中生杨细妹趁着中午放学的空档,翻墙进570工厂偷捡别人废弃的煤核,不料被厂里的保卫科员马志民逮个正着。马志民斗嘴斗不过细妹,被她挣脱逃跑,等他追上时,细妹又闯祸了。她只顾着逃跑,无意中撞坏了同班死对头罗莉莉的盒式录音机,幸亏班上的哥们林飞亚出面调解,罗莉莉才暂且放过细妹。

  细妹带着一肚子委屈回家,正为从哪凑钱赔给莉莉犯愁,谁想会碰巧撞见厂里的严干事又拿母亲吕凤娣是临时工说事,威胁着要把她们赶出去。细妹不堪忍受,跟严干事辩驳起来,反而被母亲指责了一番。

  吕凤娣批评了细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厂里的员工住房一直把在严干事手上,人家一句话就能让她娘俩无家可归,她一个寡妇要不陪着笑脸,又能如何。她只能趁着周末不上班,赶紧让好姐妹许老大帮忙一起找房,可没想到许老大干脆给她介绍了一个有房的鳏夫,名叫罗广平。吕凤娣尴尬不已,罗广平却早在心里乐开了花,回家后一边唱着‘打靶归来’,一边回忆上次给女儿莉莉开家长会的的情景,当时吕凤娣就坐在他边上,谁能说这不是缘分呢。

  许老大对罗吕二人的这次相亲很是上心,可只有儿子马志民知道母亲的真心,她不仅是想帮吕阿姨,更是因为她不愿看着罗叔每日粮店家里来回跑,连个收拾屋子的女人都没有,她是怕自己配不上罗叔,才想出这么一招。罗广平挡不住许老大的鼓动,准备趁胜追击。他晓得吕凤娣肠胃不好,于是买了些中药上门,正巧撞见严干事对吕凤娣毛手毛脚的,罗广平一个过肩背把严干事打趴在地,这下吕凤娣是彻底无家可归了。

再回首 zaihuishou第2集剧情介绍

  罗广平并不懊悔自己一时冲动打走严干事,反而三下五除二得把吕凤娣的行李都搬到自己家来,说是要腾屋给她们住,吕凤娣拦也拦不住。莉莉误会吕凤娣是给老爸下了迷魂药的狐狸精,得知她就是乡巴佬杨细妹的妈,更是气急败坏,先把吕凤娣的行李扔出院子,又跑到学校跟细妹大打出手。吕凤娣深知细妹是个倔脾气,现在她跟莉莉这么水火不容,怎么可能一个锅里过活?

  马志民因为把电视票让给厂里的同事,被未过门的媳妇小田念叨了数天,现在她是咬死了不见到“三响一转”就不结婚。而罗叔那儿又因为再婚跟女儿莉莉反目了,他就想不明白人为什么要结婚呢?这也是细妹所郁闷的,两人不知不觉都走到河边散心,各自抒发着心中的不快。

  许老大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心,会变成一场轩然大波,她苦口婆心地劝说莉莉,反而让莉莉铁了心反对父亲再婚,更以离家出走抗议。平日罗广平总是娇纵莉莉,这次蛮牛脾气也上来了,还就非要把婚结了不成!

  罗广平兴高采烈地筹备婚事,却被医院打来的电话来了个当头喝棒,吕凤娣的体检结果并不乐观。婚礼上,莉莉拉着二舅大闹酒席,吕凤娣上前劝架反而被莉莉甩了一个嘴巴,细妹当即教训了莉莉一番。等飞亚拉开二人,罗广平已经被莉莉的二舅开了瓢,进了医院。莉莉没想到二舅会把爸爸打得头破血流,趴在飞亚怀里痛哭流涕,飞亚深受感染,偷亲了莉莉。

再回首 zaihuishou第3集剧情介绍

  许老大本以为自己是把罗广平交对了人,正在一个人借酒消愁,没想到婚礼会以打架收场。她不顾马志民的阻拦,坚持要去罗家看看。本来尴尬万分的两家人被许老大一掺和,终于坐到了一个桌上吃饭,细妹和莉莉却仍旧势不两立。罗广平打定主意要彻底治疗吕凤娣的“胃病”,吕凤娣正感动不已,这厢,莉莉又和细妹闹翻了,莉莉嫌弃细妹一身土气,对着她直喷花露水,要不是飞亚出现两人又要干上一架。飞亚知道莉莉娇纵蛮横的性格,生怕她跟细妹再掐起来,特意带着吉他邀莉莉河边散心。莉莉在河边鬼嚎到半夜还不过瘾,回家后又故意用录音机大放‘小白菜’,逼得罗广平在地上打铺盖,熬过了新婚之夜。

  马志民越来越难以忍受小田的得寸进尺,先前觍着脸从他同事那要回电视票就不提了,现在又看上四个喇叭的三洋牌录音机,声称是不能跌份。这哪是为了结婚,简直就是要拉台子唱戏给人看!两人话不投机大吵一架,小田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带着一家老小上门搬家具。这可都是母亲用棺材本省出的“四十八条腿”,马志民一时气不过差点劈了人家。

  罗广平知道许老大近日家中不平,可为了给吕凤娣治病,不得不启齿借钱,许老大刨根问底得知吕凤娣在婚前就得了胰腺癌,现在只能靠药物治疗,满心的愧疚。

再回首 zaihuishou第4集剧情介绍

  罗广平知道吕凤娣的病只能拖延不能治愈,为了少让她操心,擅自做主偷改了细妹一溜红灯的成绩单。吕凤娣不知内情还真当细妹学习大有进步,班主任上门家访,谎言被戳穿。吕凤娣心急之下误以为是细妹改的,打跑了细妹不说,直接犯病进了医院。罗广平不得不承认是自己偷改了成绩单,言语中吕凤娣能觉察的出自己的病不是小病,她恳求罗广平在自己死后仍能把细妹当亲生闺女一样照顾,可就细妹这成绩,能有什么出息?

  马志民被小田一家闹腾一番后整个人更加闭塞了,从早到晚就知道躲在屋里捣鼓他那些电器,现在罗广平上门请他辅导细妹准备参军测试,许老大正是求之不得。马志民碍着罗叔的面子不得不前去教学,谁知人家细妹根本把他仇人一样,处处敌对,再加上莉莉从中捣乱,非要马志民同等对待也要辅导她,马志民真有些吃不消姐妹俩了。

  眼看乡巴佬细妹考上军校,莉莉心里简直就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连家也不想回,拉着飞亚去溜冰了。飞亚知道她心里气细妹,一拍胸口就答应送莉莉双溜冰鞋当生日礼物。莉莉心满意足的回家,她才不屑当什么军官呢,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飞亚刚找完她,晚上竟然又跑来拉细妹出去“幽会”,她罗莉莉何时收过这种侮辱!莉莉一路跟踪发现俩人翻墙进了570厂,妒火上头,一个举报就把细妹送进了局子。

再回首 zaihuishou第5集剧情介绍

  马志民紧拦慢拦,也没拦住坚持上报的科长,只能赶紧去罗叔家报信。莉莉本意只是想给细妹来个下马威,没想到她会以偷窃罪被抓,更没想到这次举报会要了吕凤娣的命。眼看飞亚为了给自己打溜冰鞋才翻墙进厂偷弹子盘,现在被逼无奈只能逃去广州投奔二舅,她突然发觉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欺负细妹,不仅是因为瞧不起细妹乡下来的,还成绩总倒数,更多的是因为看不惯细妹是飞亚的“哥们”,因为她真心爱上了飞亚。莉莉知道父亲罗广平这次是不会原谅自己了,她最好的出路就是乖乖顶着细妹的军校名额暂时离开这里,给自己的良心放个长假。

  细妹并不后悔对飞亚的义气,她揽下了所有的罪名,是因为她真把飞亚当朋友看。可母亲为何突然要离她而去?细妹不愿相信这是事实,人也越发的消沉,连声也发不出来了。罗广平带着她看遍了医生,可人都说这是心病。马志民一直后悔当初不该亲手抓住细妹,他常想如果自己像上次细妹偷煤核那样被她溜走,那么一切是不是可以重新来过?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努力让细妹开口说话,让罗叔少操点心,让他的负罪感减少一些。

再回首 zaihuishou第6集剧情介绍

  细妹在马志民的帮助下终于重新开口说话了,她想要过新的生活,她不能看着罗广平为了给她腾工作,吃药装病撞破脑袋的事都做了,自己还无动于衷。可她是个进过局子,高中都没上完的人,谁敢要她?细妹不愿放弃,街道一天不给工作,她就静坐一天,最后连罗广平也加入静坐的队伍,他就不信有过案底的人就不能改过自新!

  许老大暗中将细妹的档案调到她所负责的服务站,不想没捞着罗广平一句好话没说,还责怪她成心是要毁细妹一辈子。许老大明知罗广平打心眼里瞧不起她们这帮只会洗衣服的无知妇女,可她不能看着细妹就这么一年又一年在家耗着,荒度青春。

  细妹在服务站干得并不顺心,党支部书记梁职代处处刁难她,硬说她思想有病,不是规定她每天要交一份思想汇报,就是给她布道,细妹一反驳她就布置超额的工作任务。可细妹不怕,就像广播主持秦淮说的“风雨之后必有阳光”,她就是要让她们看看,她杨细妹不是碰到点挫折,就能随便吓跑的小姑娘。

  莉莉回家了,因为不愿随部队分配到大山沟里,于是果断得打了复员报告,安心在家等着分配通知。让她没想到的是老爸跟细妹在一个锅里吃了几年饭,居然对细妹比对自己还好。

  细妹每日第一个到服务站烧水干活,逐渐得到同事们的认可,可就因为服务站里闹了贼,大家似乎又拿怀疑的眼光望她了,许老大的信任让细妹坚定了留下来证明清白的信念,她知道这都是梁职代捣得鬼。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