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加福禄寿探案剧情介绍

7-12集
荃加福禄寿探案剧情介绍

荃加福禄寿探案第7集剧情介绍

错将犊岚 认作琼花

狄瀚与潮彤等人往烧烤,并以半年前的鬼故事娱乐众人,当泽岚与犊岚得悉半年前曾有一艘船在浓雾的海面消失,连人带船从此音讯全无后大惊,但二人同时却因争吃鸡翼而将鬼故事抛诸脑后。

崔湑对烧烤不感兴趣,却对莒若的事耿耿于怀。狄瀚透露崔湑整天在警局心不在焉,无论落口供或是到靶房练习射枪,也联想到莒若,最终更毅然递上辞职信,岳皎决定出手相助。

岳皎求母 聘用崔湑 

岳皎将最新发明的「无痛失恋机」介绍予崔湑使用,表示半小时后会再次了解他的状况,谁知岳皎在洗澡后竟然在大厅睡着了。直至翌日早上,岳皎惊见崔湑在疗程过后变得痴呆,不停问自己是谁及身在何方。岳皎见状不禁吓得不停向崔湑道歉,但原来……

岳皎不忍崔湑继续「双失」下去,请求潮彤训练他如泽岚兄弟般当私家侦探,认为凭他的警察技能及测谎异能,定必助侦探社多加破案。

角色扮演 查通奸案

侦探社接到一宗妻子欲告丈夫通奸的案件,意图分其夫一半的身家,潮彤命三傻混进委托人丈夫经常连流的夜总会展开调查。泽岚与犊岚分别扮演花花公子与女伴,眼看商界大亨朱达仁与男性友人习柔于夜总会耍乐,并派美女助手Apple、Lemon及Mango照顾男伴,二人甚为羡慕。

崔湑获夜总会聘用为摄影师,光明正大在内偷拍委托人的丈夫,却遇上早前于戏院曾有一面之缘的薯仔,崔湑恍然他也是警察,故因职业的等级再次被薯仔嘲弄。

错将犊岚 认作歌后 

习柔在夜总会表现得极不自在,身为夜总会老板的达仁着他多点到来见识。习柔对矮小的泽岚竟恋上高大的女伴感到叹为观止,及后于洗手间内巧遇泽岚,更不禁偷偷学习其当花花公子的步伐与谈吐,泽岚觉得此人莫名其妙。

泽岚与犊岚假装亲热,并邀崔湑为二人合照,实际借机会偷拍委托人的丈夫,曾担任探长的达仁一眼看穿崔湑的身分,正要命人上前阻止之时,经理错认犊岚为其中一位台柱歌后蓝琼花归来,并立刻拉他上台演唱,泽岚与崔湑则乘乱跟随委托人丈夫,并成功拍下他与女伴鬼混的证据。

琼雪跟踪 误会闹鬼

犊岚的表演令台下观众拍案叫绝,另一位台柱歌后蓝琼雪同样错认人,以为是亲生妹妹琼花归来,立刻上台与犊岚高唱一曲。崔湑与泽岚完任务后,到后台代犊岚解释一切,琼雪不明妹妹何以不肯与自己相认,一直跟踪三傻回侦探社,吓得他们以为大街闹鬼。

泽岚发现 习柔秘密

琼雪展示与妹妹的合照,犊岚惊见琼花的样子确实如女装的自己一样,他只好脱去假发重申自己是男性,使琼雪十分失望,但仍愿意以高价聘用他们调查琼花的下落,并向众人讲述妹妹于船难失踪的经过,恍然琼花乘坐的正是半年前离奇于浓雾消失的船只。

泽岚重遇习柔,恍然他是从台湾来的新扎演员,二人趣味相投,喝至酩酊大醉,泽岚送习柔返家时,无意中发现她竟是女生。

荃加福禄寿探案第8集剧情介绍

秘密被揭 怒掴泽岚

泽岚因发现习柔的秘密感到不安,更怀疑自己生眼疮,不禁向崔湑求助。岳皎与崔湑分别调查两位生还乘客,包括名伶夫人及海味店太子爷,却未有发现可疑的线索。

潮彤发现最后一位生还乘客是前上司达仁,打算亲自向他了解。岳皎有感良久未有探望他而要求同往,却被潮彤拒绝;而一直视达仁为偶像的崔湑亦提出相伴而行,亦同样被潮彤以不方便为由婉拒。

潮彤回忆 辞职往事

三傻认为潮彤与达仁之间有不可告人之秘密,甚至怀疑二人可能是旧情人,岳皎澄清母亲与达仁纯属前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岳皎深知潮彤会为自己快与达仁见面而不安,特意带同新发明「夜视太阳眼镜」往开解母亲,原来当年潮彤自觉连累同袍森蓟枉死,为寻找涉案人士的下落,潮彤不时往巡查偏门的生意,结果再三遭人投诉滥用警力。

启动异能 预见达仁

潮彤不满当时的上司达仁的指摘,毅然辞去差馆的职务,及后潮彤回想却认定是达仁以激将法令自己辞职,故一直深深不忿,加上开设侦探社的潮彤多年来入不敷支,但营商有道的达仁竟然成为商场大亨,使潮彤更认定他是奸商。潮彤往见达仁的途中,竟被转动的风车启动异能,并预见达仁竟拥着岳皎,吓得她提前往找达仁,迫他交还爱女。

达仁透露 消失内情

潮彤果然在达仁的办公室遇见岳皎,岳皎不欲母亲与达仁误会加深,道出早年自母亲辞职后,达仁多年来暗中接济她与母亲。潮彤恍然自己一直错怪达仁,向他道歉。达仁向潮彤透露半年前的「船难」,其实是由其助手Sam策划,并与水手合谋的一次绑架行动,据他所知绑匪在收取赎金后,已释放所有乘客。

案情重组 推敲同党

潮彤安排泽岚等人,根据达仁所形容的船舱环境,将当时Sam在勒索众人的画面重组,从而推断哪人有可能是同党。崔湑跟踪名伶夫人,发现她与丈夫的关系并不融洽,决定调查二人的底蕴,才发现他们结婚多年,婚姻关系一直出现问题,原来名伶为保名声,才会以结婚掩饰自己是同性恋的秘密。

潮彤细看琼雪所开出的支票后,发现她竟填了上年的日期,琼雪解释为寻回妹妹已花光积蓄。此时,高利贷刚好到来追债,经理建议由犊岚扮琼花,为夜总会重组巨肺歌后乐队,以助琼雪赚取收入。犊岚答应到夜总会工作,眼看琼雪整天挂念妹妹,决定带她品嚐家乡特产,好让她感受家庭温暖。

习柔协助 泽岚逃跑

习柔到侦探社向泽岚请教如何跳舞,犊岚与崔湑俨如舞王上身般传授其技巧,泽岚看在眼内,暗中向二人透露习柔是女生的身分,却被习柔听到一切,气得怒掴众人。达仁发现习柔整天闷闷不乐,细问下得悉事情缘由。泽岚突然被袭,路过的习柔协助他逃跑,却险令自己身陷险境。

荃加福禄寿探案第9集剧情介绍

泽岚展示 穿墙异能

泽岚在危急关头,决定带同习柔穿墙保命,使她大感有趣,大赞泽岚魔术高超,泽岚道出自己怀有异能的经过。

习柔央求泽岚教她穿墙,他只好在一分钟内带习柔连穿多墙,却因超时而不慎卡在墙壁内,泽岚设法将她救出,但习柔仍不懂害怕,希望可以跟泽岚学习穿墙异能。

达仁关心 习柔安危

习柔对泽岚无故开罪人,以招至杀身之祸感到好奇,但泽岚坦言闲来也有一堆人被他开罪,故此亦无法肯定到底是谁派人对付自己。泽岚送习柔回宿舍,达仁从车内目睹二人言谈甚欢,不禁若有所思。

达仁试探习柔,并重提泽岚发现她是女生一事,习柔相信泽岚并非存心对自己无礼,但却透露跟随他逃走的经历十分刺激,吓得达仁叮嘱她若下次遇到类似情况别再强出头,应该立刻报警求助。

众人勇救 调查对象

崔湑与岳皎忙于调查名伶夫人,正当他要施异能测谎时,却错误捉碰到餐厅老板娘,白白浪费了当天使用异能的机会,只好继续跟踪,却在路上遇到忙于跟踪海味店太子爷的犊岚与泽岚,恍然太子爷与名伶夫人一直发展地下情。正当众人走进太子爷的座驾时,惊见他与名伶夫人口吐白沫,遂立刻带到附近的溪涧救回二人,并了解他们何以自寻短见。

琼雪失常 性情大变

众人被名伶夫人与太子爷的爱情故事打动,献计让他们离开,到外地重过新生活。三傻向潮彤汇报调查结果,潮彤相信众人的判断,却突然传来半年前消失的客船在岸边搁浅的消息,并在船上发现一具尸体。琼雪马上到认尸间了解情况,惊见属于妹妹的饰物,吓得马上昏倒。

琼雪醒来后竟变得古怪,不但胡乱错认众人,而且性情大变,岳皎推断她患上「创伤性后遗症」,幸得以证实尸体是属于男船主,而非琼花才得以松一口气,但已经把侦探社上下耍得团团转。

泽岚透露 儿时往事

潮彤命泽岚与崔湑调查从尸体身上搜出的金行收据,谁知泽岚到达该铺后变得心神恍惚,更借故离开,却又不禁躲在附近观看崔湑的调查情况,及后更整晚默不作声。

深夜时,泽岚弄醒犊岚与崔湑问及若重遇生母与后父的心情,二人在睡梦中胡乱作答,使泽岚翌日再到金行窃看家人,因而重遇准备到金店购物的习柔。泽岚坦言金店的老板正是其后父,并透露儿时常被他虐打的经过,习柔闻言甚替泽岚不值,为此激动得哭起来,二人关系更进一步。

制造意外 引出琼花

琼雪为迟迟未能寻回妹妹而灰心,众人决定以苦肉计计引琼花现身,使琼雪对装置甚是担心,犊岚安慰之。

犊岚如常扮演琼花与琼雪表演,待琼花坐上全新装置后,却故意使装置出错,酿成轻微意外,但却向各大传媒透露琼雪于夜总会表演时出意外重伤。犊岚继续以琼花的身分到医院陪伴琼雪,准备替她准备粮食时,竟遇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荃加福禄寿探案第10集剧情介绍

片场发生 伤人意外

犊岚喜见琼花到来,急找琼雪与妹妹相认,二人相拥而泣,琼花坦言惊悉姐姐受重伤才赶至,却发现她安然无恙,潮彤透露这全是达仁的计画。

原来达仁得悉犊岚曾被指有孕,相信真正怀孕的人是琼花,遂设局引出她。琼花直认怀孕,并表示遇上值得自己托付终身的人,因为厌倦舞台生活,才藉今次被绑架的机会退隐。

琼雪琼花 告别舞台

琼雪得悉一直醉心舞台的自己,为妹妹长期带来压力甚感歉疚,故支持妹妹选择爱情,展开属于琼花的生活。琼花向众人介绍男友,众人惊叹外表出众的他竟恋上琼花,实是难以置信,他遂道出追求琼花的原因……琼雪与琼花举行告别舞台演出,老板达仁对二人的决定表示支持,大赞她们对夜总会观众带来贡献,又感谢潮彤等人查出真相,犊岚则为自己不用再扮女人而大喜。

潮彤坚持 查出内情

琼花向潮彤透露被绑架期间,曾目睹绑匪发生争执,怀疑他们分赃不匀,奈何山度士为怕麻烦而向外公布船长死因不明,示意众人放弃调查。

犊岚等人认为案件完结,正准备到马场消遣,潮彤却表示作为专业的私家侦探,必须查出真相,决定重返泊船的位置,检查可有遗漏的线索。达仁得悉后要求与潮彤同行,他更成功催眠一名怀疑目睹凶案,却被现场枪声吓怕的傻子,道出所见的情形……

三傻自荐 前往暹罗

潮彤查出涉案在逃的嫌疑犯身在暹罗,三傻对此甚感兴趣,争相表现自己是前往暹罗的最佳人选,潮彤坦言已交托当地的警察好友代查,故不用三人亲身前往。潮彤喜闻警察友人已找到嫌疑犯的下落,但泽岚等人对此仍不甘心,再三向潮彤自荐往公干,最后三人更索性合作,希望打动潮彤,可惜却传来嫌疑犯因分赃不匀而自相残杀的消息,潮彤只好放弃继续追查。

漂亮施影 迷倒三傻

习柔带泽岚等人游览片场,并参观自己的拍摄情况,更表示可以为他们准备记者证,以便出席其新戏的记者会,众人兴奋不已。及后习柔拍摄如何炒糯米饭时,崔湑与达仁不约而同提醒真正的制作程序,达仁甚至要求暂停拍摄,并与崔湑亲自传授炒饭的步骤。

习柔等人品嚐崔湑炮制的糯米饭后大赞,此时,习柔的好友施影带同弟弟到片场工作,三傻对漂亮的施影留下深刻印象。

习柔帮忙 混入片场

泽岚路过后父莫财的金店,习柔鼓励他与母亲游萍相认,反而令泽岚激动离开。习柔决定代泽岚相约游萍见面,到达后的泽岚惊见母亲后气结离开。

泽岚等人得习柔之助,以记者身分混进片场出席《倩女销魂》的开镜仪式,三人对男主角的缺席甚是失望;其后竟目睹片场的主要场景倒塌,将坐在片场内的男主角压住,习柔等人吓得大叫,施影更当场吓至昏倒。

荃加福禄寿探案第11集剧情介绍

争讨欢心习柔呷醋

警方到场後证实男主角被压毙,与他有亲戚关系的山度士誓要彻查事件。

一班演员发现男主角之死,与剧情脗合,不禁忆起早年有电影公司欲开拍此片,其主角与编导先後猝死的新闻,纷纷要求达仁停拍,但他坚持男主角之死纯属意外,与灵异事件无关,认为种种不利的传闻与闹鬼的新闻,对电影宣传与票房有帮助,决定如期拍摄。

片场闹鬼 三傻不安

犊岚与泽岚对昏倒的施影照顾周到,崔湑看在眼内,阻止二人相争。施影醒来急於寻找弟弟的踪影,泽岚等人得悉片场疑似闹鬼一事後感到不安,遂先行回侦探社暂避,而与施影姊弟是邻居的习柔则要求与施影同睡诉心事。施影羡慕习柔在训练班时已得达仁点名力捧,习柔却慨叹自己一直只演花瓶角色,希望演技早日得到观众的认同,施影则寄望自己早日赚足够的生活费,与弟弟过安稳生活。

查出死因 松一口气

山度士为片场的意外,要求达仁赔偿,达仁深感不忿,向潮彤求助,希望她能查出真相。潮彤派三傻调查意外原因,达仁安排导演全力协助他们,潮彤要求泽岚等人以临时演员的身分,低调混进片场接近可疑人士。

潮彤在片场找到线索後,与岳皎假扮成死者的家属往验屍,推断出男主角在布景倒塌之前已被击毙,是凶手借闹鬼假象误导众人,崔湑等人闻言松一口气,自信可以缉拿凶手归案。

混入片场 各有目标

三傻以一身专业私家侦探打扮到片场,而被潮彤批评过於高调,但三人却未有听进耳内,如常返回片场。犊岚与泽岚喜见施影,并立刻针锋相对,令习柔感到不悦。

犊岚与泽岚不忍施影被打,自荐担任她的替身,泽岚因身形较相近而获选,习柔得悉後也向导演要求亲身上阵,欲借机会怒打泽岚洩愤……崔湑渴望得到达仁的赏识,利用空馀时间到在其办公室自荐,在仍未谈到正题时,崔湑已产生幻想,情不自禁亲吻达仁。

误会交往 习柔气结

习柔与施影吃饭,故意向她表示与泽岚及其母有多熟稔,施影明白习柔的心意,向她透露自己的想法,好让习柔安心。泽岚目睹游萍险些被车撞倒,上前将她扶起时遇上施影,二人带游萍到跌打医馆诊治,习柔惊见施影与泽岚扶游萍从医馆离开,甚为气结,上前痛斥泽岚与施影一顿。崔湑眼看达仁同爱炒饭,遂鼓励忙於钻研「自动炒饭机」的岳皎加速研究进度,结果她於一夜之间研制成功。

三傻坏事 达仁大怒

崔湑因急於向达仁展示成果,而不肯让岳皎多加试验,即赶到片场向达仁示范,可惜失败,令达仁大出洋相;同时,泽岚与犊岚刚好为施影再起争执,并意外撞毁场景,达仁大怒。

达仁向潮彤投诉三傻坏事,潮彤力保他们,并答应於限期内查出片场闹鬼的真相;此时,犊岚与泽岚兄弟却无意中发现父亲之死与潮彤有关。

荃加福禄寿探案第12集剧情介绍

众人各遇 灵异事件

潮彤直认牵涉犊岚与泽岚父亲之死,使众人甚是错愕,潮彤直斥二人与父亲恭森蓟一样,为人贪威识食,对工作毫不热诚。潮彤责三傻加入侦探社以来只顾吃喝玩乐,参与调查多宗案件,却从未参与破案,将三人骂个狗血淋头。

三傻未有反省问题,只打算搬走避见潮彤,岳皎将三人留下抵过,反令他们认为应该留下来占尽潮彤的便宜,把潮彤气坏。

潮彤担心 岳皎前途

岳皎醉心发明,希望他日能够成为伟大的科学家,潮彤看不过眼,建议女儿应该读书进修,但岳皎却不感兴趣,潮彤遂着她为前途打算,未料岳皎表示没意思谈婚论嫁;其後岳皎为免母亲担心,竟突发奇想,有意研究机械人丈夫照顾自己。

三傻不约而同未能入睡,原来均为潮彤的说话耿耿於怀,但当犊岚与崔湑研究如何争一口气时,泽岚却忆起游萍,担心她被欺负。

泽岚救母 惨被毒打

三傻决定彻查片场闹鬼案,誓要向潮彤证明才能,三人分头向片场各部门的人打听男主角的为人,并在午饭时间交换情报,但泽岚却为游萍的事而失神。

泽岚无意中发现有房出租後,急忙到金店找游萍,要求她搬离莫财家,与自己重过新生活,谁知莫财刚好回来,并误会游萍结交小白脸,她来不及解释,泽岚已被莫财打了一顿,吓得游萍道出二人母子关系以平息事件。

潮彤满意 调查进展

莫财得悉泽岚的身分後更是激动,但泽岚坚决要将母亲带走,却因不敌莫财的暴力,而被打至遍体鳞伤,吓得游萍着儿子先行离开。

泽岚负伤归来,把崔湑与犊岚吓坏,但他未有透露遭莫财打伤,反而辩称自己跌倒,并与众人继续研究案情,终於成功将调查范围缩窄,一直躲在旁观看的潮彤深感安慰。

犊岚犹豫 应否出手

三傻再次担任临时演员混入片场,泽岚却因目睹一场追打的戏,而联想到游萍被莫财痛打的画面……

泽岚吓得连忙到母亲居住的地方,欲将她带走,因而再次被莫财以暴力教训,崔湑赶至帮忙,却同样被打,而犊岚眼看好友被打伤的情境,不禁落泪,却犹豫应否出手相助母亲的情敌游萍,正当犊岚打算以异能对付莫财之际,却发现限时已过……

片场遇到 灵异事件

达仁发现崔湑以异能向女助手调查自己的行踪,对他另眼相看。片场再次发现灵异事件,习柔等人亲眼目睹白影在拍摄场地飘过,之後崔湑与泽岚往洗面的时候,亦发生恐怖现象,接着犊岚遇上红衣女鬼请他以冥钞代为买烟,吓得犊岚拔足而逃。

崔湑带岳皎到嘉年华会玩乐,重遇薯仔与女友,崔湑再次出丑人前。泽岚往调查习柔,却换来她以一巴掌作清白证据,让他不禁推断施影才是最有可疑的凶手,却不知一切被施影看在眼内……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