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花剧情介绍

1-6集
我也是花剧情介绍

我也是花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因为成绩合格却没有升警长,所以车奉善穿着写有抗议宣言的硬纸板外套,拿着扩音喇叭在警察局前抗议不公的人事考核。顺利见到署长后被告知自己升不了职是因为职务怠慢、态度恶劣、拒不执行任务,沟通能力欠佳等。奉善和署长争执,被金队长打一巴掌后当场高声尖叫,结果被要求到朴泰华理疗所接受心理治疗。

奉善从理疗所出来。在路口,徐在熙骑着摩托车拐出来差点撞到奉善。奉善捉弄在熙掉了眼睛,在熙以牙还牙骗奉善丢了东西,奉善因为好奇上当。在熙弹了奉善脑门后开车离去。

新来的赵马陆撞见奉善在换制服,向前辈报告被下马威。

在熙应聘成为停车员。

金达装上流千金逛大卖场买了一件三百万的外套。

一个女人被分手躺在在熙工作的PERCHE地上哭闹,奉善出动处理。在熙站在女人的男友身边围观。奉善趁机踢了在熙一脚,以此劝女人给男人一拳了事。结果在熙出面劝女人,分手只是不爱了,不是她不好,成功劝退女人。

奉善离开时,警车撞上了在熙正在停的车。在熙想起曾经的一场事故,顿时动弹不得,回过神后,双方争执最后决定走法律判定过失。在熙指出奉善内衣尺寸太小。

事故被判决为双方过失,在熙被炒不服,被上司打了一拳,愤然想反击时想起曾经总是打架的自己,忍了下来。

在熙去派出所让奉善帮找工作,又言语挑逗。

在熙回到家,竟然是高级公寓的VIP层。朴华英进来和在熙喝酒,然后相约打一盘网球。

华英劝在熙公开自己是PERCHE共同代表的身份。在熙坚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在熙被服务生打翻的酒弄湿了外套,换掉名牌衣,以停车员的姿态送走了华英的车。

金达跑过来收买在熙打听一个有钱公子。在熙拒绝并说自己也不错,拥有的只有钱,金达嫌弃他不是财阀继承人,愤然离去。

司机来接在熙去了昌信洞。

奉善在执勤时帮在熙找了停车员工作,隔天去PERCHE打听在熙的电话号码,刚好遇见重新回来上班的在熙。

奉善指出在熙停车场的车违规停车,让移走,在熙不听,结果车被拖走了。在熙一路狂追,没有追上,所以跑去派出所找奉善填投诉书投诉奉善。

我也是花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在熙填写投诉书投诉奉善施暴时,奉善得知在熙的名字和年纪,而且和自己住同一小区。两人当众争执,在熙举出奉善的性格缺点,让她谈谈恋爱改变一下。奉善强忍着怒火,在熙适可而止,离开时又提起奉善的内衣尺寸,奉善终于忍不住大吼冲出去扑倒在熙狠狠咬他的手臂。

咬人后,奉善又去了心理诊所,泰华诊断奉善有抑郁症。

奉善在派出所停车场遇见在熙在停车,说是领导允许的。奉善找金队长谈话,发现金队长收了钱包,于是以收受贿赂逼迫金队长归还钱包。

奉善在派出所食堂吃饭,在熙带了便当来和解,被奉善用手铐铐在椅子上。赵马陆进来,吃了口便当。

奉善扔下在熙和赵马陆出勤了,在熙只好带着椅子回停车场,对着同事硬装酷。

马陆要求奉善等待,因为自己还没决定要不要克服六岁的差距,路上却盯着路旁拍照的金达合不拢嘴。

老爷爷请求服务,奉善买了一堆牛奶送过去,顺口问了马陆关于忧郁症。马陆说奉善看起来不像忧郁症,奉善心情大好,买了咖啡回派出所。在熙凶着脸要求奉善解开手铐。奉善却笑着道歉并给了在熙咖啡,令在熙不解。奉善把咖啡分送给同事,看见金队长桌上的全家福一时感触。

有钱公子送金达回高级公寓,却发现金达进了一半又出来,一路跟踪后,发现金达住在考试院。金达被索求房租后,正倒水时,男友进来。两人到顶楼对峙,金达装千金的谎言被揭穿。

两人争吵,金达因三百万的外套被弄脏而哭闹。

在熙跑进公司内部视察,旁听了华英的会议。随后,在熙进了商店,遇见以外表区分服务态度的女职员。女职员对着在熙背影抱怨时,奉善来了。两人到楼梯口谈话,女职员因为表弟要考警察想请奉善帮助他。奉善拒绝,说讨厌女职员,觉得她对自己有竞争心理。

心理诊所里,奉善和泰华谈到朋友的问题。

奉善在派出所查忧郁症的资料时,因为在熙进来,紧张地挡住电脑屏幕。

在熙开始搭话,称赞穿制服的奉善比碧昂斯性感。在熙说和制服女人过一晚是男人的梦想,奉善冷笑问他想和自己睡,冲动脱掉外套。在熙跟着较劲,脱到只剩内裤。赵马陆突然进来,看到这一幕,马上拔出手枪。在熙穿上裤子,抓起衣服逃跑。马陆举着警棍追出去。

在熙在路上被马陆扯住外套,露出上身,刚好被楼上喝咖啡的华英看到。躲到暗处穿戴整齐后,在熙把马陆制服,两人不打不相识成了朋友。

回家后,在熙认真工作时,华英抱着儿子亚仁来给在熙照看。在熙和压仁玩游戏后一起洗澡。

金达去男友公司装被抛弃的孕妇哭闹,讨到了外套干洗费。回到家,母亲上门来,强迫金达搬走。

一小男孩因门打不开来派出所等妈妈,奉善给酸奶被小孩以不健康食品拒绝。奉善小小敲了一下孩子的脑袋。在熙来派出所停车时看到孩子当新闻主播的母亲来了。主播指证奉善对她儿子施暴行并给吃不良食品。

奉善和主播争执,被金队长制止,委屈地跑到派出所后面长椅上坐着。

在熙偷偷跟着在奉善后面的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奉善打开通讯录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号码,于是拨打各种客服电话,最后打给了朴泰华,哭着对他说讨厌自己。

我也是花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奉善下班到店里喝酒。在熙出现抢了她到嘴边的食物,并扬言要请客。奉善打包了十份油豆腐,在熙点了最好最贵的酒。奉善归还在熙的背心。两个人开始喝酒开心聊天。离开店后,两人一前一后散步回家。岔路口,醉酒的奉善怀疑在熙跟踪她,认为他喜欢自己所以搬到附近,并拿出警棍称自己是女强人可以自己回家。可是甩了好几下,警棍都没伸长。在熙上前想帮忙,奉善用力一挥。顺利伸长的警棍打在了在熙头上。

朴华英打不通在熙电话,看隔壁在熙家,发现他还没回来。

在熙到皮包作坊找裴大叔喝酒聊天。

金达被继母带到奉善家。奉善拒绝收留继妹金达,和母亲大吵一架。看着母亲怜惜地摸金达头发,奉善湿了眼眶,开始言辞辛辣地指责母亲。母亲伤心地对奉善又打又骂。奉善立场坚定地转身,却一头撞在铁门上流了鼻血。母亲赶紧拿出纸巾,金达则捂着嘴偷笑。母亲把金达扔下自己离开。奉善把金达关在门外。

金达坐在行李箱上,一条狗冲过来。屋内,奉善听见金达哭喊救命,拿着警棍冲出来一阵乱挥。金达趁机溜进屋。奉善定睛一看发现被骗,回屋要求金达明天一早离开。

在熙想着奉善画了一堆设计图后睡着了。裴大叔进来看着设计图想起第一次遇见在熙的夜晚。还是青少年的在熙因为一个男孩撕了他贴的传单而打架……

华英一个人喝酒等不到在熙回来。

奉善梦见Pink在自己耳边不停敲打三角铁,直到自己摔下床。她睁开眼,房间里只有挂着两颗泪的娃娃闹钟在叫着。

在熙梦中惊醒,坐起又枕着双臂躺下。

华英在'接驾者'中寻不见在熙,进公司遇见在熙司机便上前询问。司机说几天不见在熙担心所以来公司看看。

华英打电话问朴泰华昨天有没跟在熙一起,并得知两人约明天吃饭。

泰华结束通话发现袜子破了洞,正抓着脚时,奉善进来了。两人就'讨厌自己'开始了谈话。

愤然结束谈话的奉善出来,看见公路对面摩托车上的在熙对着自己比手画脚,嘲笑他神经病时,后面一男子撞上来抢走她的包。

抢匪穿过公路逃跑,奉善大喊让在熙抓住他。在熙却扯过摩托车车头给抢匪让路。奉善上去,恐吓在熙,又接着追。

抢匪撞倒自行车,奉善稍作关心接着追。在熙骑车跟上来,奉善让停车。在熙却说了加油后骑车离去。

奉善终于追上抢匪,抢匪亮出小刀。两人对峙后,抢匪弃包逃跑,被骑车出现的在熙一脚踢飞。

奉善呼叫警车。

被在熙踩在脚下的抢匪说自己又冷又饿才抢劫,在熙想起自己在风雪的夜蹲在垃圾堆旁吃面的经历,心软放走他,并阻止奉善再追。

奉善以妨碍公务罪铐住在熙,在熙用手铐另一边铐住奉善。两人挥手一路拌嘴走向派出所。

在熙突然牵住奉善的手,被一脚踢坐在地上。

开车路过的华英看见了,打电话给泰华确认在熙推了约。

奉善打开手铐,和在熙去吃饭。饭桌上,奉善数落在熙,并说他很阴暗,所以不会喜欢他。在熙被一语击中,愣住,随后冷笑,说出奉善对着电话哭说讨厌自己的事,恶言反击。

奉善给了在熙一巴掌后离开。

店外车内的华英看见了这一幕。

回到工作岗位的在熙绷着脸。

华英让在熙帮忙提东西到办公室,给他看了合作商资料。在熙反对提案。华英认为女人不会花几百万买小作坊加工的包包。在熙坚持要投资昌信洞创造风情饰品街。

两个人的争执转移到在熙失联的事上。华英激动说害怕在熙突然消失不见。在熙说自己不会随便离开,但是也不属于任何地方。

在熙骑车时想着奉善说的话,奉善在公车上也想着在熙说的话。

奉善回家后发现金达在家。金达说奉善按密码时她看见了。

奉善赶金达走时,把她的三百万外套扔在蜡烛上。金达哭喊后出示收据要求赔偿。

奉善回房对狗娃娃拳打脚踢,在幻想里靠在Pink身上做出决定,让金达住六个月抵消三百万,并制定规则,违规即扣一万元。

奉善又找泰华聊天,抱怨金达讨人厌的行径。在泰华的寻循循善诱下,奉善说出了心里话,因为金达是母亲再婚丈夫的女儿,所以讨厌她。并交代了父亲在她中学时再婚搬到了乡下。

奉善去商场,在门口遇见在熙。两人对视后无言擦肩而过。奉善看着卖场的内衣想起在熙说的话,询问量尺寸要不要脱光……

在钱包专柜前,朋友过来打招呼,表示要给奉善用员工折扣,让她帮她表弟。奉善拒绝。

奉善买了钱包,在门口被华英叫住。华英开口约奉善聊聊,奉善问为什么,工作中的在熙看见了对话的两人。

我也是花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奉善拒绝华英邀请,并说她很帅。

奉善在等公车,在熙骑车出现,向她道歉并打听她和华英说了什么。

在熙接到电话后换上一身大款的装扮去了俱乐部。

老板先后介绍几个美女给在熙,最后因为面熟,在熙选了金达。两人谈话间想起对方是谁。金达不屑地离开座位。

奉善把金达行李打包到门外。

金达从朋友口中听说在熙是身价千亿的极品男,惊讶不已,跟踪离开的在熙到门外时,接到奉善电话。

在熙回家和华英儿子亚仁一起睡,华英透过摄像头看两人聊天。亚仁问华英对在熙重要吗,在熙说很重要。

奉善出门,发现金达架帐篷睡在门口。

在熙躲在玻璃后面观察华英的会议。会议的结论是公司没有吸引人的历史故事。华英劝在熙露面,公开他背后的故事。

派出所同事为金队长庆生,奉善送出钱包。

奉善和马陆到派出所后面抓喝酒的未成人。在熙出现扔出苹果,让奉善接受他的苹果(道歉)。

金达去第一次遇见在熙的地方打听。遇见约打网球的在熙、华英和泰华,观察和偷听后断定在熙是有钱人。

奉善买了菜和青蟹,回家路上看见一身名牌的在熙从华英车上下来。她戴上帽子装作没看到地经过,却因一辆自行车,撞飞了菜和青蟹。

三人一起捡起东西。华英解释有事拜托在熙所以送他回来。奉善怀疑在熙被华英包养,要求在熙证明事情不是这样。在熙说他凭什么这样,他和奉善不过是陌生人。

金达回家对着厕所里的人道歉,开门的却是奉善爸。金达尖叫冲出房子。

奉善爸要求奉善给他做饭,并问了金达。奉善谎称金达是借住的后背,而且在减肥不用吃饭。

奉善妈打电话给金达。

吃饭间,奉善爸责怪奉善没升职。奉善扬言自己退休时职位一定比父亲高。父亲质问奉善到底在不满什么。奉善说身为他的女儿就是她最不满的事。奉善爸掀了饭桌。

奉善妈来电话,让奉善给金达饭吃,并告知冬天要上首尔打工到时候再联络她。奉善摔手机砸碗,不满大家对她恣意妄为。

奉善收拾碎碗时,突然Pink唱着情歌出现,满屋烛光。他牵着她的手,用歌声称赞她美丽,送她玫瑰。

一晃眼却什么都没有,奉善大哭。

奉善执勤时,违规停车的车主竟是前任男友。在熙出现,称自己是现任男友,打发了前任男友。

在熙上了奉善的车,问她没换电话号码是否在等前任回来。奉善也用'我们只是陌生人'回答在熙。

在熙一把抓过奉善,吻了她,说,现在不是陌生人了。

我也是花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在熙强吻奉善后,继续奉善是否在等待前男友的话题。奉善愤然给在熙一拳,以性骚扰罪名要挟在熙下车。在熙一下车,看到赵马陆愤怒地摔下帽子。

派出所后面,马陆脱到只剩一件背心,单挑在熙。在熙对冲过来的马陆撒出一把沙子,然后开始教育马陆什么是喜欢一个人。马陆要求在熙不再惹奉善,在熙拒绝。

马陆全副武装来到更衣室,对奉善告白,但是因为回忆被强吻的事而发呆的奉善转眼不见人影。

奉善回到家,让金达搬回屋里住,直到三百万扣完。

奉善找朴泰华聊天。泰华说到奉善是因为爸爸是警察才成为警察的,奉善顿时来气,指责爸爸是坏警察,给人乱扣罪名,收黑钱。

奉善被泰华的话气到挥包包,却摔坐在泰华身上,然后一拳打在他鼻子上愤然离去。

三辆车来到PERCHE前,在十几个保安的护送下,从车上卸下了一个箱子。

在熙停车时,看到李科长收了李部长的东西,于是在路上拦下李科长。李科长被推倒在地,钞票从蛋糕里掉出来。在熙指责李科长偷挪经费。

奉善在泰华的诊所填写诊断问卷,离开后在一家店门口遇见吃面的在熙。奉善幻想自己上去质问在熙是不是想跟自己交往,在熙转头发现奉善。两人坐在一起聊名品。在熙突然弯下腰捡起一百块。

在熙直接走掉,服务员找奉善结账。

金达来到在熙常去的网球场,果然看到在熙,连忙跑到旁边去练习挥拍。

在熙杀球,打到金达的眼睛。奉善接到盗窃案报警,也来到了该地方。

在熙接到电话被告知价值20亿的包包被偷。

泰华刚好来找在熙,被在熙以担保人身份推上救护车。

奉善和玻璃外的在熙对上视线。在熙回家和华英商量,提出把事情闹大当做宣传。

奉善和马陆守在公寓门口。

金达向泰华打听在熙,泰华不讲,金达不让送回家,结果撞上路障摔倒。泰华还是送金达回家,金达怕被发现自己穷,提前下车。

奉善下班回家把在自己床上的金达拽起来,被她的眼睛笑倒在地。

金达吃饭时看到电视新闻在报道20亿包被偷事件。奉善上床补眠。

在熙在家伏案设计,想起被奉善踢的那一脚,画了很多鞋子。

华英敲门,在熙浑然不觉,华英走进看了设计图,是军鞋。

奉善在商场调查巡逻,遇见朋友,调查起李科长。朋友指着刚好进来的在熙,说他很可疑。

奉善又问了在熙上司,上司也说在熙最可疑,一个停车员总不在自己职位上,太过关心公司的事。

奉善接到马陆电话。奉善来到保安室,看到保安整理的画面指出,在熙一个月内都在卖场闲逛。在熙因此被带到警局。

在熙被质问,拒不回答,被要求出示身份证,于是以前偷窃、过失杀人等的前科被揭开。

警员因为前科断定在熙就是偷窃者。

奉善想起在熙曾经说过手铐比以前变轻了,想起自己曾说过的他的阴影,想起他穿的名牌衣,眼眶泛湿。

在熙说自己当晚和金达在一起。金达被传召到警局。

奉善在警局门口遇见华英。奉善质问华英和在熙分明认识为什么装不认识。华英反问风湿是私心想问,还是因为公事。奉善坚持自己是因为公事,华英坚持自己不认识在熙。

金达到达警局,但是在熙已经被华英保出。在熙让司机送走金达,自己和华英一起回去。

金达向司机打听在熙,司机不理会她。

在熙陷入罪恶感中,华英不悦,猛地刹车。两人陷入回忆中。那天在熙开卡车载着怀孕的华英,发生了事故。当场身亡的男人,竟是华英的丈夫。华英失声痛哭,在熙崩溃跌坐在地。

华英劝说在熙,那只是一场事故。在熙还是没办法原谅自己,华英冲在熙吼,让他忘记。

奉善回家对着Pink诉说疲惫。

马陆正吃饭,被奉善按头。奉善警告马陆不要把过失撞人讲成杀人。

奉善坐在派出所后面长椅,对在熙的事耿耿于怀,正抱怨间。后面睡觉的在熙坐到奉善身边。

奉善指出在熙隐藏着巨大的自卑感,但是只要努力未来会变好。

在熙觉得奉善因为自己的前科而不想和自己有交集,很悲伤地说原来奉善和别人都一样。

我也是花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在熙接到电话后,又到了俱乐部。一群公子哥围着在熙,说服他让公司上市。在熙坚持不上市不贷款。某人讽刺在熙和他们的出身不同。

泰华和华英喝咖啡聊天。华英聊起那场车祸后的情况,说起那段时间对在熙的仇恨,说起现在的自己需要在熙。泰华赞扬华英,意味深长地说,自己不也活着么。

女演员进俱乐部,公子哥让她猜谁最有钱选一个。女演员因为性感选了在熙。

在熙扬言自己不只性感,而且是现金最多的一个。

公子哥说在熙有白手起家者的自卑。双方起了争执,甚至打了起来。在熙着魔般把一个公子哥打成了重伤。

在熙回家后又脱了一地的衣服,华英照常拾起,发现上面的血迹,感叹在熙又打架了。

奉善到泰华诊所,收到诊断问卷结果,表示奉善是一个温情热心的人,只是要熟悉了才能发现。

奉善回到派出所,收到以前帮助过的奶奶送来的苹果。那让她想起在熙曾经扔向她的苹果。于是她在苹果上写了扯平,偷偷放到在熙的摩托车上,却意外发现那个失窃的包包。顿时所有来自他人的证词涌上来。

这时,在熙走出来,看着奉善手上的包包很惊讶。

奉善哭着打骂在熙,被在熙抱住。他解释不是他偷的。两个人一起去喝酒。

奉善认定在熙就是小偷,劝在熙去自首,又说起在熙的前科。

在熙说起,自己13岁死了父母,所以去首尔流浪。在熙在工厂工作,又修自行车赚钱。他不知道自行车是偷的,所以担了罪名。

奉善继续劝在熙自首,因为担心在熙的人生。

在熙很感动,让奉善和自己私奔。只要卖了包,就有新生活,不用再为了遮掩过去而活得那么累。

奉善完全感动,在熙却突然笑出来。

奉善生气后,拿出手铐想逮捕在熙。

奉善拷上在熙的右手,结果被强吻。在熙看着奉善真挚地说,包包真的不是他偷的。

奉善终于相信在熙,主动吻了在熙。

店里的客人都转头打量着拥吻的两人,就连路人也不禁转头看。

华英到了包包作坊。

在熙和奉善一起回家。奉善坚持要保管包包,但是还是在在熙的请求下,给了在熙。

奉善让送回家,在熙说她是女强人,还有武器。

奉善得不到在熙对交往关系的承认,生气地走了。

在熙在心底回答奉善'为什么吻她'的问题,因为她漂亮到让他想带她私奔。

奉善反应过来,觉得在熙只是为了拿到包包才吻她,跑回去却找不到了在熙。

奉善对着铁门懊恼,金达正好回来,追问奉善接吻对象。两人进门,发现母亲在厨房。金达马上说奉善交了男友。

华英在作坊等不到在熙,准备回去正好遇到回来的在熙。在熙很激动地说包包找到了,华英说出真相,这一切只是她主导的宣传手段,包包是司机放进摩托车的。

在熙生气华英没告诉他,华英生气在熙对奉善的在乎。

奉善心很乱,又听见母亲和金达热闹的声音,于是出去恶语相向。奉善说出最狠的一句,指责母亲把自己扔在路边摊,自己去旅馆。母亲和金达愣住。

奉善回房,想起大雨那天,自己举着伞蹲在门口看妈妈从旅馆出来,伤心地扔掉伞大哭。

母亲冲进房,说自己和她爸爸过得很辛苦。母亲解释那天去旅馆,是为了自杀,但是想起年幼的奉善却没法一死了之。

母亲愤然离去,奉善一个人吃起母亲做的菜,正伤心时仿佛看见对面坐着在熙,再一抬头,却是一张空椅子,眼泪就落了下来。

司机来接在熙,被在熙踢了一脚。在熙指责司机只是被摆布地活着。雇佣契约到期,两人合作关系也结束了。

奉善听说失窃案结案了,跑去问在熙。两人在拒答和拉扯间,华英出现,叫奉善进去坐坐,亲自说明真相。

奉善感觉到华英的敌对心理,脱口问出。华英不承认对奉善这个弱者有任何敌对心理。

奉善对在熙改观,认为他是华英的小喽啰,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挣钱,为自己被强吻打了在熙,正好被华英看到。

奉善和泰华一起喝酒时,以朋友的故事的名义,问了在熙对自己忽近忽远的态度是为什么。泰华说不是花花公子就是卑鄙小人。

金达站在专卖店门口发呆,在熙出现,为了弥补她眼睛受伤,带她进去买包。

金达开始解释自己之前对在熙的不礼貌,并问他为什么藏起来生活。

在熙说起他有钱前后人们对他的态度不同,但是金达对自己倒是挺诚实。

奉善和泰华续摊,两个人的谈话多了一些医生和患者之外的情绪。

在熙开车送金达回家,金达下车后又挤进去亲了在熙。奉善只看到了金达。

在熙回到作坊,和裴大叔谈起公事。

第二天,在熙以父亲的身份去幼稚园参加了亚仁的亲子会。

华英再次要求在熙到公司上班,在熙拒绝,华英问是否因为奉善,两个人是否在交往。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自然卷的云儿
狗血的编剧,看预告千次的吻中,宇彬和前女友不会结婚了,也许最后还是会和周英在一起,花这么多篇章来述说前女友和他的感情我也就不计较了,可惜的是你还把故事弄得没得一点技术悬念,你没拍过电视剧吗?这样的反转剧情也弄得太差了吧,剪辑的也是傻的,前言不搭后语。
籹籽儀玫
看着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仿佛就象是在看我自己。里面心理师的分析我也全中了。才看了一半,已经好几次流泪了。这部剧,剧情挺好的。
烟火的泪水
忽然发现韩国人怎么这么容易相信媒体的,电视剧里这样,动不动就聚会抗议呀,什么的。现实中也一样,电视剧好看就可以,跟主演结不结婚,多大年纪又没多大关系的。老实说,这部剧比以前那另外几部好很多了。属于越看越好看的那种。无语呀!
烟火的泪水
忽然发现韩国人怎么这么容易相信媒体的,电视剧里这样,动不动就聚会抗议呀,什么的。现实中也一样,电视剧好看就可以,跟主演结不结婚,多大年纪又没多大关系的。老实说,这部剧比以前那另外几部好很多了。属于越看越好看的那种。无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