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点鸳鸯剧情介绍

1-6集
错点鸳鸯剧情介绍

错点鸳鸯1集剧情介绍

  苏幻儿逃婚坠崖傲龙堡协助官府铲除奇峰寨,三弟夸奖二哥石无痕计谋实在是高,不愧是玉面诸葛。一受伤的女子从奇峰寨里出来,三弟请求大哥二哥放了她,女子刚拿出刀时石无忌在身后将她干提。石无忌洗脸的时候再次出现幻觉,二十年前的画面再次在他脑中浮现,此。。。

  苏幻儿逃婚坠崖

  傲龙堡协助官府铲除奇峰寨,三弟夸奖二哥石无痕计谋实在是高,不愧是玉面诸葛。一受伤的女子从奇峰寨里出来,三弟请求大哥二哥放了她,女子刚拿出刀时石无忌在身后将她干提。石无忌洗脸的时候再次出现幻觉,二十年前的画面再次在他脑中浮现,此时他发疯似的洗脸,之后生气的将那盆水给扔了出去。二弟石无痕走过来告诉大哥,折磨他的梦魇快结束了,如果他们的人没有看错,那枚玉佩正是当年他们石家的,现在却从杭州的苏家流出来。石无忌问他确定跟苏光平有关吗?无痕分析,苏光平一定跟此事脱不开干系。

  三哥向无睱吹嘘铲除奇峰寨的事情,二哥石无痕过来拆穿他。石无痕让他们收拾东西,因为他们要出门了,他们此次要下江南。看着那些账本,苏光平抱怨现在南方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只有想办法向北方发展,可是掌握北方六省的商业巨霸是傲龙堡。大夫人提议给傲龙堡送送礼拉扰关系,苏光平问起要送什么礼?大夫人说礼越大越好,舍不住孩子套不住狼,苏光平听此乐呵,因为他想起了那份非同寻常的礼。

  幻儿在弹琴,意柳夸奖她弹的真好听。苏家几个小姐欺负幻儿,意柳替幻儿打抱不平。双方争执中幻儿的琴掉到地上摔坏了,为此她十分的伤心。意柳被带到了大夫人那里,大夫人命人对她家法伺候,玉娘赶过来求大夫人开恩饶了意柳 。

  石无忌几人到达江南,他让无痕呆会儿去会会苏光平,而他则去城里打探一下消息。无痕建议大哥还是不要乱走,无忌不听执意出去,他刚走到门口便发现有人监视他。无痕去苏光平府上,苏光平向他打听大堡主石无忌的情况,得知石无忌到现在尚未婚配,苏光平提出把女儿嫁给他联姻。

  石无忌去当铺,典当先生认出那块玉佩是从他这里流出去的,石无忌向他打听当这块玉佩是何人?典当先生按照行规不肯透露消息,石无忌拿出银票买下这家当铺,典当先生说出玉佩是苏光平府上一个老妈子来这里当玉佩的,之后他将那个老妈子的地址给了石无忌。

  意柳醒来,幻儿告诉她,冷刚说她休息两天就没事儿了。意柳说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在这个世界上不管做什么都是会受伤的,但是哭过痛过之后要记得笑,要继续坚强,她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让爹爹认她,虽然她现在是一个厨房的丫头,但是有一天她一定会让爹认她的。

  夜里意柳去灯会上玩,石无忌一直被苏家的探子跟着,他买下了一个面具戴上迷惑对方。意柳的钱袋被小偷抢走,意柳 在身后追了过去,终于她追上了小偷,可是小偷说什么都不肯还钱,而且要上前打她,石无忌上前一把将小偷打倒在地,之后将钱袋还给了意柳。无痕用龙哨跟大哥无忌会合,无忌走后,意柳在地上发现了那块玉佩。

  石无忌回到府中,石无痕和无睱几人取笑他,因为石无忌是个路痴,幸亏无痕发明了心意相通的龙哨。无痕告诉大哥,他今天会见了苏光平,那个老家伙心小慎微,滴水不漏,可是他带回来一个喜讯,苏光平要把一个女儿嫁给他。

  意柳帮幻儿修好了琴,吵着让幻儿赶紧弹给她听听。幻儿告诉意柳,今天听说爹要把一个女儿嫁给傲龙堡,希望爹不要把她嫁给他。石无忌不同意跟苏家联姻,他那样做的目的只有两个:一,让他的女儿来做内应。二,想以此拉扰关系,不过碟对碟也是不错的办法。冷刚赶到傲龙堡别苑,石无忌说这些年让他出入苏府收集情报,真是辛苦他了。冷刚说苏府在适嫁年龄的有六个女儿,不对,应该是七个女儿。那六个女儿都是娇生惯养,不过另外一个倒是有些大家闺秀,她就是苏幻儿。石无忌说不管是哪个女儿,只要一嫁进傲龙堡就是一个傀儡,所以娶谁都无所谓,所以此事交给无痕处理。冷刚告诉无痕,苏光平已经决定让他在六个女儿当中选一个,到时候他会告诉他,哪个是苏幻儿。

  石无痕在苏光平六个女儿中挑选,冷刚用龙哨给他传痛暗号,最后无痕选中了苏幻儿。大夫人告诉玉娘,说她真是好福气,因为傲龙堡的二公子挑中了苏幻儿,玉娘跟幻儿跪下请求大夫人,求大夫人不要把幻儿推进火炕。大夫人则让玉娘赶紧收拾一下,过两天人家就要迎亲了。姐姐们故意吓嘘幻儿,意柳生气的拿着扫把过来教训她们。

  幻儿上吊自杀被意柳和玉娘及时的救下。幻儿宁愿死也不愿意嫁给石无忌,意柳带着玉娘跟幻儿逃跑,眼见着后面的苏家军追了上来,意柳跟幻儿换了衣服,因为她要引开苏家军,让玉娘跟幻儿朝另外一条大路跑。苏家军追上了幻儿,意柳发现后面没人追,意料到事情糟了,所以赶紧追过去查看。幻儿说什么都不肯跟他们回去,一失足掉下了悬崖。

  因为幻儿掉下悬崖,而大婚的日子马上就到了,苏光平生气的拍桌子,大夫人想到一个办法:让杨意柳换幻儿,一定可以瞒天过海。大夫人去柴房告诉杨意柳,让她去替幻儿上花轿,意柳吵着不嫁,大夫人则说此事由不得她,说着她命人将玉娘带了过来。大夫人不停的打玉娘耳光,意柳情急之下撞墙。

  石无忌不知道他的玉佩到哪里了。石无痕问大哥,既然他人在,为何不亲自去娶亲,而要让自己去代替他呢?石无忌说娶谁都无所谓,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就注定他的世界只有复仇二字。无痕问大哥,难道连他的婚姻都要牺牲吗?

  苏光平叫醒意柳,说他是她的爹爹,意柳听此十分的激动。冷刚给意柳服下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药,意柳问苏光平,他真的是她爹吗?苏光平说只怕幸福持续不了多久呀,因为北方傲龙堡是那样的凶恶,只要她代替幻儿嫁给石无忌,他们家就可以躲过一劫。

错点鸳鸯2集剧情介绍

  意柳为救无睱而受伤大夫人着急的向苏光平问起情况如何?苏光平说意柳这丫头死活不答应,大夫人着急的问应该怎么办呀?苏光平让夫人用力打他两巴掌,因为杨意柳很难对付,不用点狠的对付不了她。大夫人下不了手,苏光平亲自打自己耳光,之后他跑去意柳的房间哭。。。

  意柳为救无睱而受伤

  大夫人着急的向苏光平问起情况如何?苏光平说意柳这丫头死活不答应,大夫人着急的问应该怎么办呀?苏光平让夫人用力打他两巴掌,因为杨意柳很难对付,不用点狠的对付不了她。大夫人下不了手,苏光平亲自打自己耳光,之后他跑去意柳的房间哭哭蹄蹄的,说那个石无忌太霸道了,让意柳赶紧逃跑,意柳愿意跟爹爹一起逃跑,苏光平则说他留下对付石无忌,就是自己碎尸万段,只要她们活下来自己就值了。意柳答应代替幻儿嫁给石无忌,苏光平假意不同意,意柳说她愿意。

  石无痕代替大哥去迎娶苏幻儿,杨意柳坐到了花轿之上。小宜纳闷,意柳怎么可以突然之间变成小姐,而且变成傲龙堡的大少奶奶?意柳说这是她爹的决定。小宜问意柳,是不是以后都不可以让她干活了?意柳说没人的时候还是可以帮她干活的。意柳想起了爹爹交待她的事情:爹爹让他嫁给傲龙堡之后,他们就可以里应外合,借着傲龙堡的实力,把他们自己的生意办得兴隆起来。让她到了傲龙堡之后,取得他们的信任之后,再把她的势力渗透到傲龙堡的所有生意上……

  石无忌坐在洞房外,无痕提着酒过去给他加油鼓劲儿。无忌无法进入那个门,无痕让他把屋里的人当成风月场上的马仙梅一样,无忌则说怎么可能呢?无痕说大哥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这门婚事,之后他自责当初没有拦着大哥。见石无忌走过来,意柳赶紧躲闪,此时无忌倒在床上睡着了,意柳拿脚揣他也揣不醒。意柳揭下盖头发现那个石无忌竟然是在街上帮夺钱包的男人。

  意柳拿水将石无忌浇醒,无忌生气的拉住她,问她想死吗?意柳问他人在杭州,为何不亲自去娶她?是故意羞辱苏家的,还是故意羞辱她?北方休罗就是这样对待新婚妻子的吗?石无忌将她抱起警告她,既然嫁进石家就要乖乖的听话。意柳在吃馒头的时候,石无忌走上前将她的馒头扔到地上。意柳吧石无忌有病呀,浪费粮食就是不对。见冷刚走过来,意柳谎称头疼将他拉出去,请求冷刚千万不要说穿她不是苏幻儿的事情。

  冷刚告诉石无忌兄弟二人,苏幻儿是假的,石无忌二人并不吃惊,冷刚看出他们已经看出来了。无痕说苏光平不会派个丫鬟来充数吗?冷刚说那倒不至于,这个杨意柳就是苏光平不在册的第七个女儿。石无忌说杨意柳的身份只限于他们三个人知道,更不能让她知道此事。

  石无忌二人去找苏婶儿,却得知苏婶儿一个时辰前刚刚搬走。石无忌二人去了当铺,得知典铺伙计没有将苏婶儿的地址告诉苏光平,无痕猜测苏光平是怎么知道苏婶儿的地址呢?石无忌说不管怎么样苏光平既然来过,就证明他跟这件事情脱不开干系。

  石家要回傲龙堡,因为苏家的人没来相送,所以意柳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路上的时候意柳被车车颠得直吐,无忌让冷刚去马车内照顾她。休息的时候意柳感觉特别的孤单,她坐在高坡上面哭了起来,她想起了幻儿,本想着跳下去一起陪她,可是想了想她还是犹豫了,因为她还没有完成爹交给她的事情,她大叫着让石无忌放马过来。此时石无忌兄弟两人看到了这一切。

  石无忌等人中途想要休息,却得知客栈被人包下了,石无忌下令再走二十里。这时升文走过来,邀请石无忌等人进去休息。意柳下马车吐到升文的脸上,升文指责他这个下人竟然这么无礼,三弟说她是傲龙堡的大夫人。夜里意柳查觉出有些不对劲儿,于是跟无睱二人躲起来,一见到黑衣人出现便将他打倒。此时石无忌兄弟二人也早有些查觉,一等黑衣人出现便对付他们。意柳为了保护无睱背部受伤,无忌亲自给她上药。无忌警告意柳,她既然嫁给自己身体就属于他,从此以后她不准再受伤。

  石无忌几人分析黑衣人的来路,意柳问他们石家的仇人就那么多吗?无痕让大嫂出去休息,意柳出来的时候遇到了贾升文,看他的情况不对,意柳看出蹊跷。夜里意柳无睱三人请贾升文喝酒,不一会儿贾升文便喝醉趴下睡着,意柳三人扮鬼吓唬他,让他滚出石家客栈。小宜给意柳上药,小宜说她没必要这么拼命……无介在门外听到她们谈话,得知苏幻儿是假的。三弟去找大哥二哥想要揭穿大嫂,无忌无痕二人阻止无介,无介说他一定会揭穿大嫂的假身份的。

错点鸳鸯3集剧情介绍

  幻儿帮石无忌解决难题丫鬟安排意柳进入房间休息,小宜夸奖那个房间太好了,看来大堡主对她还真不错,丫鬟却说这是容园,专门接待宾客用的,而这里的房间是最差的。冷叔告诉堡主,朝廷过段时间要来这里采购粮食,紫隽王爷会亲自前来。无忌问冷叔,库里的粮食有。。。

  幻儿帮石无忌解决难题

  丫鬟安排意柳进入房间休息,小宜夸奖那个房间太好了,看来大堡主对她还真不错,丫鬟却说这是容园,专门接待宾客用的,而这里的房间是最差的。冷叔告诉堡主,朝廷过段时间要来这里采购粮食,紫隽王爷会亲自前来。无忌问冷叔,库里的粮食有多少?冷叔说他们库里的粮食只够自给自足,如果朝廷来采购的话库存就会被抽空的。无忌决定违抗朝廷,先保住堡里的人要紧。

  冷叔要去拜见大夫人,无痕告诉冷叔,说冷刚回来了。冷叔告诉大夫人,堡里不比她娘家,有许多规矩希望她能遵从。大夫人拿出一些钱希望冷叔多多照顾,冷叔拒绝,希望大夫人不要将这种坏风气带进堡里来。无介站在门外偷听意柳与小宜谈话,他自言自语的说不出几日,一定要让意柳这个冒牌货出去。

  见冷刚跟无睱有说有笑的,冷叔提醒冷刚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无介带着意柳去校兵场观看,说她要想做傲龙堡的主母,一定要有统领校兵场的能力。见士兵射箭,意柳也试了两把,个个中环,士兵拍手叫好。无介将一水壶放到士兵头上,说如果大嫂将它打下自己就会认可她。看着士兵如此的紧张,意柳放下了弓箭,她说她没有把握不伤害士兵,但她也不会为了得到无介的认可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士兵跪下感谢大夫人,夸奖她宅心仁厚。

  手下向堡主报告大夫人去校场的事情,得知意柳会拉弓射箭,无痕十分的吃惊。大夫人跟工人们一起刺绣,工人夸奖她绣的可真美,大夫人愿意教她们一起绣。下人向堡主报告,大夫人在绣场教授大家新绣法。夜里无介在窗外假扮黑白无常吓唬意柳跟小宜,意柳发现是有人假扮,于是走出去扮鬼吓他。

  夜里无痕坐在那里弹琴,意柳走过去发呆,无痕问她在想什么?意柳说她在想幻儿,突然她意识到说错话了,赶紧改口。无痕问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意柳说她就是想爹娘了。意柳迷路了,无介提着灯笼偷偷的藏起来,意柳进入香苑,无介偷偷的将门关了起来,他得意的心想,要是让大哥得知她私自来香苑,看她怎么说。   

  意柳发现屋内供奉着石家的人先人,于是上香祭拜,待她准备出去的时候发现有人将门锁上了。第二天意柳醒来,拼命的拍门求救。无睱向三哥问起有没有见过大嫂?无介说她会不会逃回杭州了?小宜问三堡主,是不是他把大夫人藏起来了?无睱问三哥是不是真的?让他不要闹了。

  无忌无痕迎接紫隽王爷的到来,紫隽王爷让他们兄弟二人带他四处转转。意柳翻墙出去,她爬上墙头发现那里风景不错,紫隽王爷几人刚好落过,无忌让意柳快下来,意柳大叫着往下跳,无忌过去将她接住。无痕揪无介的耳朵,问是不是他做的好事儿?意柳说不关无介的事,是她自己迷路了。无痕冲无介要过了容园的钥匙,并说看大哥如何收拾他。紫依王爷将今年粮食的任务给了无忌,无忌说他今年拿不出这个数量,紫隽王爷软硬兼施,无忌说他先拿出一半的粮食,剩下的粮食他花大价钱在全国内购买。紫隽王爷生气的要摔那个杯子,无忌握着他的手阻止。

  意柳给紫隽王爷做了几样杭州的小菜送过去,紫依王爷问她为何千里迢迢的嫁到傲龙堡?意柳说她是父母之命,得知她跟石无忌并无感情,紫隽王爷哈哈笑了起来。

  无忌执意不肯交出全部的粮食,紫隽王爷让他将幻儿(意柳)叫过来,他想听听幻儿的意见。幻儿不好回答王爷的问题,不过她可以带着王爷在傲龙堡四处看看,说不定王爷自己就可以找到答案。

  幻儿向王爷说起,北方大旱粮食欠收,可是南方并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所以王爷为何不将南方的粮食调到北方呢?王爷问幻儿,如果哪天他没有当上皇上,她愿不愿意跟他回杭州?幻儿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王爷说算了,他忘记她是救命恩人石无忌的妻子,怎么可能呢?王爷告诉石无忌,幻儿已经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他不必摆着这张臭脸了。

  无痕送给王爷一些礼物跟蜂蜜,对他的咳嗽有好处。王爷说他的咳嗽好多了,主要是喝了幻儿昨天晚上煮的茯苓百合粥,石无忌听此有些吃醋。石无忌利用龙哨叫无介过来,他指责无介跟幻儿(意柳)是否知错?幻儿说如果她不翻墙出去的话,难不成要等到死了臭了再被人发现吗?石无忌指责幻儿深更半夜的给人送饭菜不守妇道,幻儿听此生气的踩他的脚。

  夜里无痕一直在亭子处等待着幻儿的到来,幻儿问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会来?无痕知道幻儿今天心情不好。幻儿抱怨石无忌污蔑她的清白,他简直就是一个恶霸。无痕劝大嫂多担当一些,毕竟他们都是自家人,之后他弹琴给幻儿听。

错点鸳鸯4集剧情介绍

  乳娘要求推迟婚礼幻儿在做饭的时候无介给她递过去一碗水,幻儿让他先放在那里,看着幻儿将那碗水倒进那锅粥里,得知这些粥是给学堂里的孩子吃的,无介说他们不能喝这些粥。小宜问无介是不是来添乱的?无介无语。幻儿和孩子们喝完粥都吵着肚子疼,幻儿让小宜赶。。。

  乳娘要求推迟婚礼

  幻儿在做饭的时候无介给她递过去一碗水,幻儿让他先放在那里,看着幻儿将那碗水倒进那锅粥里,得知这些粥是给学堂里的孩子吃的,无介说他们不能喝这些粥。小宜问无介是不是来添乱的?无介无语。幻儿和孩子们喝完粥都吵着肚子疼,幻儿让小宜赶紧去找冷刚。

  乳娘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冷刚说这是孩子吃了泻药,无介听此害怕的往后躲闲,乳娘问无介到底是怎么回事?幻儿走过来说不是无介是她,是她太大意了,跟其它人没有关系。乳娘呵斥幻儿,今天幸亏没出大事儿,要出大事儿了怎么办?幻儿跪下认错,乳娘要对她施家法,无睱跪下阻止,请求大哥快说话呀,无痕起身替幻儿说话,可是乳娘还是生气的拿棍子打幻儿,无介上前拉住乳娘,说泻药是他偷的,并拉冷刚做证。无忌让乳娘处置无介,之后抱幻儿回房间。

  无痕往幻儿的房间送去了跌打药,无忌亲自给她上药,幻儿吵着让小宜过来,因为她要喝水,无忌亲自给她倒了水喂她喝。得知无忌一直都知道下药的不是她而是无忌,幻儿说他连自己的亲弟弟都算计。无忌说如果他不那样做的话,无介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接受她。无忌有一点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说服紫隽王爷的?幻儿说他又该说自己不守妇道了,之后生气的赶他出去。

  无痕去了无介的房间,无介一直吵着疼,看二哥的表情,无介问是不是大嫂不行了?之后他伤心的哭了起来。二哥拍他的脑袋,说大嫂没事儿。无介夸奖起大嫂的好,她说不管大嫂是不是真的苏家大小姐,她都是自己的大嫂。无痕问他真的接受大嫂了?无介看二哥的表情,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大嫂?无痕则喜欢也是一种负担。

  无忌去看望幻儿,此时发烧的幻儿握着他的手说着胡话,她请求幻儿和玉娘不要去悬崖,她不要嫁给石无忌,只要爹认她,她什么都愿意做……此时石无忌心想,她心里竟然有这么多的苦,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无痕去大嫂的房间,他让哥先去休息,自己留下照顾大嫂。幻儿吵着喝水,无痕亲自倒了水喂她喝。

  见几名护卫偷偷的溜出去,无忌跟了过去查看。无忌问他们几人出来为何?难道是私通外敌?护卫跪下求饶,说他们出来是为了给大夫人打野味的。无忌让他们回去,每人领二十军棍。无忌去了厨房,让厨师把那鸡给炖了给大夫人送过去。幻儿夸奖鸡汤的味道特别,小宜说这鸡是野鸡不是家鸡,得知是石无忌上山打的野味,幻儿十分的吃惊。

  幻儿去无忌的房间送小点心,看他睡着了,于是脱下外套给他披上。看到桌子上面有个本子,幻儿上前翻看,无忌出现在身后问幻儿来这里干嘛?还有以后没他的允许,她不允许来这里。回去的路上幻儿抱怨,石无忌就是个大冰山,干嘛要给他送点心。幻儿不小心跌倒在地,此时外面又下起了雨,她正要跑开避雨的时候石无忌出现在身后,他说他是害怕她病上加病死在这里,幻儿听此跑开,说他大可不必这样做。无忌再次提起紫依王爷的事情,幻儿感觉受侮辱十分的生气,将那晚给紫依王爷送饭的事情说清楚,当她要离开的时候无忌阻止,打着伞带她去了自己的房间。

  幻儿换衣服,无忌站在身后静静的欣赏,幻儿发现他在身后害羞的跑了出去。无介去看大嫂,幻儿向他问起,那天躲在乳娘身后的女孩是谁?无介说她是小青,前几年乳娘提出让小青做大哥的侧室,可是大哥不同意,可能那个时候大哥有马仙梅吧。得知石无忌跟小青还有跟马仙梅关系不一般,幻儿十分的生气。

  乳娘说幻儿要当当家主母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给她三个月的时候熟悉傲龙堡,如果三个月之内她不能熟悉,就让她回乡别樊高枝,幻儿同意。夜里无痕弹琴的时候幻儿走了过去,她不明白乳娘为何要那样做?无痕说此事对她也是件好事,那样她就可以重新选择了。幻儿无语,无痕问她是不是喜欢大哥?幻儿说怎么可能呢,况且乳娘说推迟婚礼的事情石无忌不是也没反对吗?无痕问她为何闷闷不乐?幻儿说她只是觉得对不起爹。无痕说现在叫她大嫂也不合适,因为自己比她年长,所以就叫她幻儿吧。

  无忌心里在想,或许推迟婚礼也是件好事,他可以称此好好想想,自己对幻儿到底是怎样的感情?无痕带着酒过来,嚷嚷着跟大哥一起喝酒。

错点鸳鸯5集剧情介绍

  冷刚为爱向无忌求情无痕向大哥问起,他是怎么看待乳娘推迟婚礼的?他为何不反对?无忌说他有他的想法。无痕问他是真心不想娶苏幻儿的对吧?恭喜他,临走时无痕向大哥说了声谢谢,看无痕一脸的高兴,无忌猜测,难道无痕对幻儿……他是不是应该把苏幻儿让给无痕。。。

  冷刚为爱向无忌求情

  无痕向大哥问起,他是怎么看待乳娘推迟婚礼的?他为何不反对?无忌说他有他的想法。无痕问他是真心不想娶苏幻儿的对吧?恭喜他,临走时无痕向大哥说了声谢谢,看无痕一脸的高兴,无忌猜测,难道无痕对幻儿……他是不是应该把苏幻儿让给无痕?可是一想到要让出幻儿,无忌的心是那样的疼。

  小青去给无忌送东西,将喝醉的他扶到床上,此时无忌的嘴里喊着幻儿的名字。幻儿去给无忌送衣服,看到小青在那里照顾他,于是生气的将衣服扔到地上离开。第二天无忌起床,发现他的衣服竟然在门口的地上。

  幻儿在学堂跟着孩子们一起上课,无痕悄悄的站在门外观看。下课的时候无痕告诉幻儿,愿意教她读书,把她之前落下的功课补上,幻儿问他,自己该答谢她呢?无痕说让她笑一笑就行。无痕教幻儿写字,无痕夸奖她学的很快。幻儿吵着想学龙哨,无痕说龙哨对别人很玄奥,可对他来说特简单,因为龙哨就是他编排出来的。

  无痕带着幻儿去清静的地方教她学龙哨。无忌一人喝着闷酒,听到无痕在教幻儿吹龙哨,无痕让她用龙哨跟大哥打声招呼,幻儿说她才不要呢。无睱拿着衣服不小心摔倒在地,冷刚上前将她扶起,他本打算帮无睱还衣服,此时发现冷叔站在那里,于是改变态度。冷叔让冷刚不要自作多情,因为无睱是大小姐,而他却是下人的儿子,虽然他现在是个名医,可是在无睱大小姐面前他永远是个下人,他一定会尽早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妻子,让他忘掉无睱。冷刚说不可能,他此生不会再娶。幻儿偷听到了他们说的话,她跑去告诉无睱,冷刚对她忽准忽热都是冷叔搞的鬼。

  得知冷刚要离开傲龙堡,幻儿跟无睱赶了过去,幻儿问冷刚,难道无睱对他的感情他都没有看出来吗?无睱要说出口的时候冷刚阻止,他说他们两个是没有结果的,只有他的离开才可以让无睱开始新的生活。幻儿指责冷刚说的都是屁话,幻儿除了他怎么会嫁给别的男人?如果无睱真的嫁给别人,他能安心的过一辈子吗?冷刚说他不安心,无睱上前抱住冷刚。冷刚决定去求无忌大哥,求他把无睱嫁给他。

  冷叔走过来告诉无睱他们,北方六省都尉方志骥来提亲了,他是皇后的表亲,还是北方六省的都尉,手里握有重兵,在朝廷可与一般的王子王爷抗衡,在一次的宴会上见过无睱,所以对她念念不忘。幻儿说可以让石无忌拒绝他呀,冷叔说晚了,因为大少爷已经答应了。幻儿赶去告诉方志骥,让他带着彩礼回去,方志骥说亲事到底是定还是不定?幻儿说不定,石无忌说定,方志骥说傲龙堡到底是谁说了算?无痕让方志骥先回去,改天再给他一个结果。

  无忌问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幻儿指责他为何要把无睱卖给方志骥?无忌认为这是一段良缘,幻儿喋喋不休的将他指责一番。冷刚跪下请求大少爷将无睱嫁给他,见无睱哭着跑了出去,幻儿指责无忌拆散有情人会遭天遣的。

  无忌想让冷叔再去苏家一趟,把苏家查个底朝天,冷叔同意这招主动出击。冷叔徐入苏家,发现苏光平进入密室。冷叔溜出去的时候被管家发现,于是他匆匆躲进了一间房里挟持五夫人玉娘,玉娘按照冷叔所说的话搪塞管家。管家告诉苏光平,院子里有小偷,五夫人的房间有些奇怪,苏光平去玉娘的房间,玉娘哭哭蹄蹄的将他打发走。

  苏光平进入房间,发现有人进入密室,于是进去查看。冷自扬看到密室的灵位大吃一惊,苏光平认出蒙面的冷自扬,冷自扬也认出了苏有为,他问苏有为为何会变成苏光平?问起了密室的灵位是怎么回事?苏光平提起了表姐表姐夫,冷自扬说他就是从傲龙堡来的,此时的苏光平得知石家的无忌无痕无睱就是当年的少爷小姐。

  幻儿想起冷刚一直在苏家行医,可他自小就在石家长大,自从无忌娶了幻儿后冷刚就离开苏府,还有当时是冷刚用龙哨指使无痕选择了幻儿……想到这里幻儿认为这其中一定是有阴谋的,她气冲冲的去找冷刚,却发现冷刚跟无睱二人在一起好幸福,幻儿认为就算有阴谋也是石无忌,所以还是不要打搅冷刚跟无睱的幸福。

  幻儿画了一幅图留在无忌的房间,无忌看到图后出去。幻儿一直跟在无忌的身后,认为他对苏家果然有阴谋。无痕去幻儿房间问起有没有看到大哥?幻儿谎称他是不是出去散步了?无痕问幻儿是不是知道什么?因为大哥对方向感不好,弄不好会迷路,所以让幻儿赶紧说。幻儿说她骗石无忌去了后山,无痕担心大哥出事,着急的出去寻找。

  幻儿按照石无忌做的标记找到了他,此时的石无忌被蛇咬伤坐在那里,幻儿得知他被蛇咬伤亲自上前将毒血吸了出来。

错点鸳鸯6集剧情介绍

  冷叔去苏府打探因为找不到幻儿,无痕担心,他抱怨真不应该答应幻儿上山。幻儿为无忌吸了毒血,嘴唇肿得老高。无忌醒来看到她的嘴便笑了起来,之后他向幻儿道谢。幻儿生火取暖,无忌一看到火便紧张,害怕的让幻儿赶紧将火灭掉。幻儿将火灭掉,之后安慰无忌,此。。。

  冷叔去苏府打探

  因为找不到幻儿,无痕担心,他抱怨真不应该答应幻儿上山。幻儿为无忌吸了毒血,嘴唇肿得老高。无忌醒来看到她的嘴便笑了起来,之后他向幻儿道谢。幻儿生火取暖,无忌一看到火便紧张,害怕的让幻儿赶紧将火灭掉。幻儿将火灭掉,之后安慰无忌,此时幻儿听到了狼的叫声,幻儿害怕的躲到无忌身旁,无忌让她重新把火点上,因为狼怕火,一见到火就会离开,幻儿拿丝巾给无忌蒙上眼睛,之后生火取暖。

  幻儿问无忌为何那样怕火?无忌说那是他的一场噩梦,二十年前石家的灭门惨案,他的父母在灭门惨案中丧命。听完无忌的故事,幻儿伤心的哭了起来,她问无忌查出放火的凶手是谁了吗?如果他找到原凶一定要告诉自己,她一定要将凶手千刀万剐。无忌用力的抓住她的手,幻儿说他刚被蛇咬又提到伤心的往事,所以她一定不会跟他计较的。

  第二天天亮后幻儿想用龙哨通知大家,可是太远了根本听不到,无忌瘸着嘴往回赶,幻儿当他的拐仗扶他回去。幻儿将无忌扶到床上,无忌问那封信是不是她写的?幻儿问他明明知道是自己干的,可为何还要上山?无忌说山上午后就会有瘴气,如果不去把她找回来她就会丢的。无忌问她为何要答应乳娘?幻儿说她对自己有信心,相信一定会成功的。无忌说她是要答应嫁给自己了,此时幻儿乐呵呵的,她问无忌为何要推迟婚礼呢?此时的无忌躺在床上装睡。

  无痕赶到大哥房间,他知道大哥是装睡,问他为何要上山,要不是幻儿找到他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无忌说他要是再说话自己真会有事儿的。幻儿疲惫的回到房间,让小宜给她弄点水喝。无痕问幻儿昨晚上为何没用龙哨跟他联系?幻儿说石无忌被蛇咬了,她忙着帮他吸毒。无痕问他们昨晚上是怎么度过的?幻儿说她生了火,得知无忌也有害怕的东西,得知大哥将家里的惨案都告诉了幻儿,无痕对幻儿说,大哥为了报仇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包括他的婚姻,因为大哥认为苏光平跟灭门惨案有关,所以才会……幻儿此时明白,石无忌娶她就是为了接近爹调查他,为此她十分的生气。

  幻儿跑去问石无忌,是不是怀疑爹是他家的凶手?娶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要报仇?石无忌吃惊的望着幻儿,幻儿问冷刚,他是不是也是为了报仇进苏家的?冷刚向幻儿道歉。无忌让幻儿不要难为冷刚了,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让冷刚做的。幻儿告诉石无忌,他的阴谋是错的,她爹绝不会是灭门惨案的凶手。乳娘走过来得知此事,要求苏幻儿出去,她绝不允许无忌为了复仇跟仇家人的女儿在一起。

  幻儿去容园祭拜容老爷跟容夫人,他请求他们告诉石无忌,说爹不是杀害他们的凶手。夜里苏光平从噩梦中惊醒,大夫人抱怨,自从冷自扬来过他天天做噩梦,是不是他把老爷的魂勾走了?苏光平起身出去走走。苏光平想起了当年的事情:苏有为去石府向表姐借钱,姐夫将他拉起,让他留在府中备考。吃饭的时候调皮的石无忌将水故意倒在凳子上,让苏有为坐了一屁股的水。苏有为读书的时候睡着了,姐夫将他叫醒数落他,苏有为抱怨的时候被石无忌无痕两兄弟拿水枪戏弄。苏有为偷看表姐换衣服被乳娘发现,苏有为跪地求饶,乳娘放了他一马。苏有为受了风寒,大夫说他恐怕得耽误科考了,石老爷让大夫尽管开药,生命重要。表姐亲自喂苏有为喝药,苏有为望着表姐想入非非。表姐看出什么,生气的离开。

  苏有为听到石老爷在说地契的事情,冷自扬让他快收起来,苏有为趴在窗外偷看,冷自扬听到外面响动,苏有为进来向姐夫借钱进京赶考,石老爷让他注意身体好好休养。夜里苏有为偷偷的翻找地契,石夫人去给老爷送汤的时候发现他,苏有为向表姐索要地契,并嚷嚷着让表姐跟他一起走。苏有为找到了地契,表姐大叫来人,苏有为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想到这里苏光平大叫了起来,他说过去二十年了,没有人会知道的。

  冷自扬回到傲龙堡,无介着急的向他问起情况,冷叔说苏光平不是凶手,而是夫人的表弟。无忌问他确定吗?冷自扬说苏光平就是苏有为。无忌问冷叔,那个苏光平值得信任吗?冷叔说他亲眼看到苏光平把夫人的灵位设在密室里。为了弄明白一切,无忌决定请苏光平到傲龙堡一趟。

  无介着急的告诉大嫂,她爹是他们四兄妹的表舅,幻儿听此拉着小宜兴奋的跳了起来,她得意的认为爹不是傲龙堡的仇人太好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