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Call 36小时剧情介绍

1-6集
On Call 36小时剧情介绍

On Call 36小时第1集剧情介绍

子妤不屑 一健奉承

医学院三年级专科实习医生范子妤首天转到公立医院工作便遇上大塞车,原来有男童遇上交通意外而令交通受阻;这时专科实习医生张一健途经该处,即以专业技术为男童杜子霖急救,更脱去上衣包裹砖头为小孩固定头颅,避免他再因移动而受伤。

子妤回到医院即看见被救护车送抵的子霖,子妤看见子霖头部被两块砖头所固定不禁大感好奇。

实习医生 正式上任

杨沛聪与一众同学刚完成医学院的基础课程,首次到公立医院作「houseman」的实习,各人怀着兴奋的心情展开全新的学习之旅;医院经理向各初级学员作简单介绍后,即安排各人到不同的病房专科作实习,沛聪得悉要到令他感没趣的神经外科工作,不禁大表失望。

子妤、汉邦、沛聪与美雪四人同到神经外科报到,一健回到医院,即以最后一年实习医生身分带领各人巡房。

重遇子妤 沛聪高兴

沛聪再遇上师姐子妤,更因能与她一同工作感高兴不已;一健听到沛聪与子妤在巡房时窃窃私语,即回头向沛聪严斥一番,令他大感没趣。一健与子妤看美雪为病人抽血,对她的表现大感满意;反观沛聪抽血时粗心大意,令病人林三受了不少痛苦。

护士家敏看不过眼,即接过抽血工作,沛聪乐得有人代劳打算一走了之,一健对他如此的态度甚感不满。

沛聪不满 子健判断

子妤见沛聪少不更事,对比起美雪的成熟稳重不禁慨叹起来,但亦觉一健的指责过分,对他更是反感。经历了一个上午繁重的工作,沛聪大感吃不消,看见其他实习生轻鬆地工作,对他们更感羡慕。

一健趁午休时到急症室找力凯询问子霖的病况,当力凯告知有关情况后,一健同意将子霖转到神经外科留院观察。沛聪与子妤观看子霖的报告,没有发现异样,但一健建议为子霖再作CT扫描检验,沛聪认为他多此一举。

吩咐子妤 照顾病童

专科医生博文对一健收新症颇有微言,幸得大光替一健打圆场,沛聪以幸灾乐祸心态在旁观看,暗自得意。智岳借回医院的机会与女儿子妤及一健见面,子妤与一健原来早已相识,一健是智岳的得意门生,但子妤只觉得一健是名懂得拍马屁的伪君子,两人话不投机。

子霖的扫描报告显示脑内有细微血块,一健吩咐子妤定时观察子霖。子妤见子霖慌张地寻找东西,原来子霖遗失了校章,但子妤因工作未能协助。

为圆心愿 协助出院

沛聪为想放工时能与各同事一起玩乐,竟大意地将散落地上的X光片随意放回封套内,令子妤与一健增添不少无谓工作。子妤发现子霖失踪便四出寻找,终在医院的一角看见满脸失落的子霖。原来子霖希望可以提早出院参加学校举办的音乐比赛;子妤为完成子霖心愿,在未得一健同意下竟游说博文让子霖出院。

一健发现子霖已出院,即斥责子妤不顾病人安危,但子妤认为所有报告也显示子霖适合出院,而与一健据理力争。

On Call 36小时第2集剧情介绍

子妤美雪 一见如故

一健与子妤因价值观不同而未能和谐相处,以致在工作上的判断亦各有份歧。子妤在女更衣室内遇上热情的女护士海期,海期带子妤认识在神经科工作的其她员工。清洁女工笑莺看见海期出现而高兴不已,而当笑莺得悉子妤与儿子是同事即热情招呼,反而当子妤得知一健是笑莺的儿子后变得冷淡。另一病房内,护理员小益因不满病人呼她为「男姑娘」而与之理论。

带儿上班 公私不份

小益的上司家敏突然在小益背后出现,吓得她不知所措;家敏大骂小益不应私自调更无故旷工,小益无奈解释全因要照顾儿子。一健见状只好硬着头皮替小益解围,家敏只得拂袖而去。

一健私下劝小益不要只顾儿子而影响工作,但话未说完小益便收到炳灿的通知;子健得知小益竟偷偷带同儿子兆龙一起上班,大感无奈。一健与炳灿两人为帮助小益,只得哄兆龙在医院餐厅做功课。

沛聪胡混 一健大怒

沛聪仍未能掌握抽血的技巧,时常找不到病人的血管来抽血,一健耐心地示范给沛聪看,但沛聪却毫不在意。

一健吩咐沛聪担任收症的工作,但沛聪只高速地将收症资料直接输入电脑;一健问其原因,沛聪自恃聪明地表示,已看过门诊报告和资料才输入电脑,一健听后又把沛聪骂个狗血淋头。子妤见沛聪被一健责骂,即向她安慰一番。

一健请母 辞职不干

众护士在休息室内议论纷纷,大声谈论有人利用公共电脑上色情网页,导致电脑中毒;家敏终发现是小益的儿子所为,不禁气炸。小益为了工作及儿子,被家敏骂得一文不值也不敢反驳半句。

小益在笑莺家中絮絮不休地发泄对家敏的不满,一健习惯了小益的唠叨而未有理会。笑莺提议小益若需要找人照顾兆龙可随便提出,一健乘机劝母亲辞掉辛苦的医院清洁工作,笑莺竟反击若一健能成家立室,自己将安心回家照顾儿孙。

子妤了解 沛聪懒散

一健到楼下接因伤而需坐轮椅的弟弟一康回家,两人闲话家常谈天说地,尽现兄弟手足情。子妤问沛聪拿病人的X光片报告时,沛聪竟又狼狈地在地上拾回病人的报告,子妤见沛聪毫无改善,亦禁不住责备了她一番;子妤看见美雪的努力与沛聪的懒散形成强烈对比,也开始对沛聪感到失望。

子妤带美雪前往购买参考书籍,两人甚是投契;子妤感觉能与美雪成为好朋友,两人俨如两生花,一见如故。

子妤身份 众人震惊

神经外科会议上,各人正讨论一宗血管瘤的手术;海期四处宣扬一健将有机会担任畸型血管瘤手术的副手,令一健大感尴尬。智岳带同陈志达校长到医院参观,美雪看见智岳却面色一沉,当美雪得悉子妤原来是智岳的女儿后,更大表震惊。

子妤乃智岳女儿的消息在医院不胫而走,更成为众实习生茶余饭后的话题。美雪忽然对子妤表现冷淡,令她完全摸不着头脑。炳灿有房出租一事被众实习生得知,即一哄而上表示有兴趣租住。

On Call 36小时第3集剧情介绍

过份严格 沛聪不满

子妤听见数名护士指有人在医院公众地方随处小便,立即赶往了解事件,竟看见志达大模斯样地在公众地方小解,子妤不禁感到难以置信。

子妤对于志达的异常行为苦思不解,而她最后怀疑志达的思常举动是因脑有病所致;子妤回家后把志达之行为告知父亲,智岳闻言后亦感诧异。智岳劝服志达作檢查,结果……

反应冷淡 子妤不明

子妤得知志达的檢验结果后,希望能把握机会参与志达的移除肿瘤手术,但大光指决定权在博文手上,博文不表立场认为自己需要时间考虑。汉邦其实对担任手术副手一事也甚感兴趣,但各人均猜测博文必定不会选与自己不和的一健担任手术的第一副手。子妤发现美雪对自己愈来愈冷淡,遂欲解开之间的误会;子妤开门见山地向美雪解释自己并未享有特权……

美雪父母 惨被冷待

美雪听到子妤的说话,只冷淡地表示两人只是同事关系后便离去;子妤终明白美雪不欲与自己成为朋友,一阵失落心情不禁涌现。美雪心情郁闷提早回家,与父母一同出席外祖母梨的生日寿宴。

美雪的父亲国伟与母亲玉兰给梨送上贺礼,梨却忽然提及玉兰的前夫智岳所送的名贵礼物,更刻意冷落国伟。玉兰与国伟一番心思换来冷待,只有大感无奈。

沛聪一康 成为朋友

美雪替父母感到难受,将所有怨气都迁怒到智岳与子妤身上;美雪为想与子妤比拼,更加努力用心学习,反而沛聪却仍沉醉于玩乐当中。沛聪到体育馆学习剑击,当她看到一康出色的剑击技术,对她甚为佩服;沛聪与一康志趣相投,两人更成为了朋友。

博文在会议上宣布找应禾担任手术的第一副手,而一健则担任第二副手,令众人大感愕然。大光指出第二副手通常找较低级的见习医生负责,提议博文另作她选,但博文却以其理由让一健不能推辞。

博文出招 贬损一健

博文为挫一健锐气而贬她作第二副手一事在医院内迅即传开,各人替一健大感不值;炳灿与小益关心好友,遂陪伴一健喝酒解闷,岂料一健原来早已把心情调适过来,准备迎接快来临的手术。

沛聪马虎地向病人问症,一健不满其所为又把她大骂一顿;沛聪认定一健因心情不好而找自己出气,对她更是怨恨。病房内有病人突然离世,一健要求沛聪作最后檢查并进行宣告病人死亡的程序,但沛聪未有经验而弄得一团糟,更向死者出言不逊……

一健出题 挑战沛聪

一健对沛聪忍无可忍,直指若她再以不负责任的态度来作实习生,必定不会让她毕业。一健指给沛聪最后机会,表明两星期后,会在病房内随意抽一位病人向沛聪发问有关病历,令倔强的沛聪燃起斗志,誓要不让一健看扁自己。博文、应禾与一健准备为志达开脑切除肿瘤,但博文在手术其间遇上突发事件,于是把手术交给应禾处理。应禾与一健合作为病人止血,但可惜志达情况恶化,一健无计可施下只好作紧急判断,请智岳协助。

On Call 36小时第4集剧情介绍

一康遇溺 沛聪相救

海期见一健替志达所做的手术成功,即相约一众同事为一健开庆祝会。但一健毫不领情,令海期既尴尬又伤心,子妤看不过眼替海期出头;子妤以为海期是一健女朋友,当一健欲向她解释清楚当中误会时,却又收到紧急的通知……

笑莺得悉一健拒绝了海期的好意,即大叹儿子不懂珍惜海期。一健不想再与母亲因女朋友的事而纠缠,只得努力敷衍了事。

海期阻止 一健澄清

一健欲向海期道歉并打算直接地划清彼此的关系,但海期即以退为进阻止一健说下去,以免自己希望幻灭。子妤看见海期仍死心塌地为一健弄早餐,更觉一健在玩弄海期的感情。

沛聪再为中风入院的林三抽血,更用计份散了林三的注意力,成功为她抽血;沛聪知道自己抽血技术不佳,常弄至林三手臂瘀肿,特意送上去瘀膏向她赔罪,林三大为受落。

沛聪努力 提升医术

沛聪为要在短时间内掌握不同病科的临床知识,于是利用休息时间到骨科学习,炳灿欣赏沛聪的决心,于是让她协助病人缝合大腿伤口,可惜病人过份誇张的反应令沛聪无从入手。子妤路过见状即热心帮忙,令沛聪大为感激。

子妤向各见习医生以猪手示范缝针打结的技巧,各人看见子妤的纯熟手势均赞口不绝;美雪将众人的对话听在耳中,面露一脸不屑。

一健得宠 博文妒忌

智岳的新诊所即将开幕,子妤却因工作忙碌而未能提早到场,令智岳暗暗失望。子妤原来不大喜欢父亲作私人执业,但当她明白了智岳的理想后,亦对父亲予以支持,令智岳大感安慰。

在智岳的医务所开张酒会上,各医学权威与官贾名流纷纷到贺,子妤对此等应酬大感不自在与吃力;智岳带一健四处介绍给众来宾认识,子妤看见一健努力应酬,对她更是没有好感。应禾在博文面前指靠一健奉承智岳而受到她赏识,博文对一健的敌意有增无减。

一康撒娇 笑莺心软

一康欲参与独木舟活动,一健认为一康不擅水性而反对弟弟的决定;一康闷闷不乐地向笑莺撒娇,笑莺心软答应让一康参加。沛聪到医院的肿瘤科欲找病人作断症对象,可惜却不得要领。

一健看出沛聪的心思,即示意沛聪跟随自己,让她观察自己如何替病人檢查肿瘤。沛聪为争取多些檢查肿瘤的机会,打算取消与一康玩独木舟;但当沛聪得知原来没有教练看顾一康,即劝她不要下水,但一康却指自己有能力应付。

一健指责 沛聪害弟

沛聪对一康的决定不放心,只好放弃留在肿瘤科实习,急忙赶到海滩与一康会合;岂料当沛聪到达时,却发现一康遇溺。

一健得悉一康遇溺入院不禁大为紧张;当一健知道沛聪与一康是朋友后,即认定是沛聪教坏弟弟,更不许沛聪与一康来往。电视传来发生严重交通事故的消息,一健与炳灿带领各人赶回岗位予以支援;有意外受伤者严重受创,颅内压上升必须动手术;此时救护员将肇事司机金世榮送至急症室,一健与子妤为应先救谁而起争执。

On Call 36小时第5集剧情介绍

为救病人 即场抽血

一健因交通事故救人准则而责备子妤一番,子妤对一健所说的话在心中仍感忐忑。子妤到病房巡视时,看见有讨厌的病人对医护人员不礼貌,不禁动怒;但护士家敏的一番话却令子妤得到另一番领悟。沛聪努力下加上日子有功,替林三抽血的技术大进,林三不禁赞赏沛聪。沛聪发现林三偷偷抽烟,更把在林三床上发现的香烟一併充公。

惨被抹黑 被拒看诊

沛聪要林三戒烟,竟随口说出若林三能戒烟成功,自己便戒喝汽水,两人更约法三章。沛聪因子妤悉心教导,对她好感大增,暗暗心动。沛聪回到宿舍后在众人前大赞子妤,美雪闻言即面色一沉。

一健巡房时,有病人因看了传媒对一健医疗失误的报道后,拒绝让一健看诊,令她感既无奈又难受。小益看到媒体的不实报道替好友不值,但一健反而可以平常心看待。

玉兰再遇 份别女儿

众实习医生对一健被控告一事议论纷纷,却没法判断谁是谁非。美雪工作忙碌而多时未有与玉兰见面,玉兰担心得走到医院探望女儿;当玉兰步出医院离开之际,却与子妤碰个正着。

玉兰从医生名牌上看到子妤的名字后心头一震,原来眼前人正是自己廿多年没有见面的亲生女儿。子妤对眼前的玉兰毫无印象,玉兰却思绪混乱得急步离开。

美雪子妤 恍如陌路

玉兰回想起当年与智岳离婚的往事,一幕幕伤痛的回忆又再现眼前;玉兰欲向美雪打听是否已得知子妤与她在同一医院工作之事,美雪直言早知子妤的存在,但亦绝情地表示与范家的人毫无关系。玉兰见美雪与子妤虽是姊妹却如同陌路,不禁大感心酸。

医院院长因金成超向医院提出起诉一事而召开会议,更要大光与博文将抢救金世榮的情况作详细说明。博文将救治金世榮一事全推到一健身上,众主管听到博文指一健与人沟通出问题,不禁……

一健被召 出席问话

小益将院长召见大光与博文一事告知一健,小益素知博文不喜欢一健,怕博文藉此机会陷害她,不禁替好友担心。一健被传召出席问话,一健坦白交代一切,大光即提及有同事指她太主观自信,一健闻言明白是出自谁人的评价;当一健看见子妤亦被传召问话,心中不安感更是大增……子妤得知智岳约了一健到家中吃饭,遂按父亲要求接载一健回家。一健欲买芝士送给智岳作礼,子妤即吩咐一健不要买羊奶芝士,两人竟又为小事而争拗不休。

病人急逝 沛聪伤感

子妤在车内等候一健时,看见不远处有人晕倒,立即上前施救;子妤诊断出该人心包出血,怕赶不及送院救治。子妤迫于无奈只有在公众地方为病人抽出血液,而一健则从旁协助。

一健见子妤救人抽血的表现,认为她甚适合当心脏科医生,更建议她向这方面发展,但子妤却误解一健指自己没有能力驾驭神经外科,立时冷待一健。沛聪忽闻林三突然离世,即赶往她的病床;沛聪看见林三的尸体,回想起与她相处的日子,一阵伤感涌上心头……为救人子妤即场抽血。

On Call 36小时第6集剧情介绍

子妤当街 指骂玉兰

一健与沛聪在篮球比拼中胜过炳灿与小益,沛聪即表示还要到健身中心做运动;一健提醒沛聪翌日便是考试之期,沛聪立即收拾心情回医生宿舍温习,炳灿笑指一健对沛聪就如弟弟般管教。

一健向沛聪作抽书提问及临床檢查测验,沛聪被问及有关肿瘤的问题时便立即应对不及,幸得子妤在旁暗中提点,才令她想出答案。一健看见沛聪终于有所改善,感到满意。

女工力指 医院闹鬼

沛聪雀跃地告知子妤自己合格的好消息,为答谢子妤的帮忙,更邀请她吃猪骨煲火锅。子妤步入病房时,沛聪见各护士议论纷纷,原来清洁女工司徒珊言之凿凿地说自己在医院内看见灵异景像,家敏听后大感头痛。司徒珊见家敏不信任自己,即打算辞去清洁女工一职,笑莺明白司徒珊是家中经济支柱,即劝她应该三思。子妤与一健见状,合力哄司徒珊看精神科。

沛芬关心 弟弟恋情

沛聪带领各同事,到家人所开设的茶餐厅吃火锅,子妤热情地招呼美雪,但美雪仍是冷淡相对,令子妤感到不是味儿。沛芬关心弟弟所喜欢的对象是谁,沛聪即表示哪人是子妤;沛芬觉两人年龄有差距,但沛聪却胸有成竹地表示年龄不会是障碍。玉兰自与子妤重遇后,对女儿更是挂念,于是刻意参加急救训练班,希望能多接近女儿,但子妤只把玉兰视作一位热情的学生。

玉兰借机 了解子妤

玉兰借乘顺风车的机会,不断询问有关子妤的私事,子妤顿觉玉兰的话题与行为过了自己底线,只好岔开话题,避而不答。一健回到家中,看到笑莺与一康正研究錄影的遥控开关,笑莺说出要为陪伴一康到外国读书而作出准备,故希望能学习驾车,以方便将来在外国自由活动。一健明白母亲连简单的遥控器也弄不好,即取笑指笑莺对考车牌的笔试也未必能合格。小益、炳灿与一健等人,在医院餐厅中对笑莺学车一事高谈阔论,众人均认为笑莺没有天份。

智岳接女 遇上玉兰

子妤在一旁听见一健所言,不禁心感不快,眉头一皱;子妤见笑莺努力温习,即耐心教导她辨认路牌的技巧,笑莺得子妤协助不禁大为感激。美雪回到舞蹈学校,见只有国伟一人在教授,即大感奇怪。美雪在玉兰的工作桌上看见有一急救课程的宣传单张,更感不安。智岳约了一健与子妤一同吃饭,智岳决定亲自到社区中心接爱女下课。玉兰与子妤放学一起离开社区中心时,智岳看见两人一同出现,大表愕然。

子妤得悉 玉兰身份

子妤突然惊悉眼前人就是自己亲生母亲,顿感晴天霹雳,对玉兰大表抗拒;子妤愤怒大骂玉兰当年抛夫弃女一走了之,令玉兰百词莫辩。这时美雪赶至社区中心,看见母亲遭子妤大骂,气得把母亲拉走。智岳把往事一一告知女儿,子妤才明白原来是自己多年来一直错怪母亲。美雪因母亲瞒着自己偷偷见子妤而大感气愤,国伟只好当两母女和解的桥樑,玉兰更答应女儿不会再找子妤。司徒珊经医生檢查后,终发现引致她产生幻觉的原因。

网络微评
晓华只想吃喝睡
on call 36小时 没我期待中那么精彩。刚开始对以医生为题材的这部电视剧很感兴趣的,可惜还没看到剧里专业的东西,看腻了拖沓俗套的剧情,还是美剧的豪斯医生好看。一集一个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