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平贵与王宝钏剧情介绍

13-18集
薛平贵与王宝钏剧情介绍

薛平贵与王宝钏第13集剧情介绍

  苏龙接见了西凉使者凌霄,苏龙以大国之威和他暗中较劲,凌霄觉得苏龙非常沉稳老练,不禁感叹到大唐人才真不少。代战坚持认为大唐没有人能降伏红鬃烈马,凌霄意见则认为不可小觑。

  第二天,丞相亲自接见了凌霄,询问昨天休息可好,他夸谢苏龙安排非常妥善。凌霄告诉他们进贡的是一匹红鬃烈马,丞相很是吃惊,魏虎大言不惭的自认为可以驾驭他,被凌霄羞辱了他一番,他不服气,决定改日在校场举办降马大赛,让凌霄好好看看中原猛将。丞相要顾全大唐颜面,当然站在魏虎这边,并让凌霄在这过年,今晚宴请凌霄,日后让苏龙好好照顾。苏龙观察凌霄双目炯炯有神,言辞犀利,话中有话,觉得他不简单。

  魏虎、魏豹二兄弟在一起喝酒,魏豹得知薛平贵还未死,决定找几个杀手去杀了他,魏虎让他务必在二月二比武招亲前将他杀了。皇上下旨让魏虎去驯服红鬃烈马,以显国威,魏虎把这个难得的机会给了弟弟,希望通过这次降马,能让他升为将军。

  三天后,在校场上,丞相代收了西凉进贡的奇珍异宝,凌霄阐述了红鬃烈马的不凡之处。随后魏豹就去骑那匹宝马了,看见凶煞的马他有些胆怯,开始时候,魏豹骑得还不错,最终魏豹还是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受了重伤。魏虎十分恼怒,也去试了这匹宝马,结果和魏豹一样。苏龙碍于大唐颜面,也去降伏宝马,结果可想而知。丞相骂他们没用,凌霄羞辱了丞相一番,丞相不服,决定三日后再见分晓。

  魏虎回去后,浑身疼痛,其妻不仅不体恤,也骂他真没用。而金钏则不同了,时刻担心着丈夫的病情,悉心照料。

  薛平贵觉得自己整天用功读书,衣食起居都靠葛大他们,心里非常不好意思。葛青和张伟希望将来薛平贵有出息了别忘了他们就行。

  下雪了,天气寒冷,又快过年了,平贵和宝钏都深深地思念着对方。小莲从张伟那里得知薛平贵在城外武家坡用功读书,告诉了宝钏,宝钏这才安心。小莲让薛平贵等天晴了来找宝钏,而宝钏则希望他能在那努力读书,不希望他分心。宝钏得知苏龙他们因为西凉的贡品受了伤,很是吃惊。

  丞相因为在校场丢了人,回去一个人喝闷酒。金钏和银钏在一旁劝解。他们为没人能驯服红鬃烈马而发愁。银钏提议张贴告示,谁若能驯服红鬃烈马就给他加官进爵,丞相赞同。

  宝钏前来看望受伤的大姐夫苏龙,苏龙很是惭愧。

薛平贵与王宝钏第14集剧情介绍

  丞相希望宝钏能嫁给个王孙贵族,这样就可以多一个人为他排忧解难了,金钏说这二月二马上就到了,很快就可以了。而银钏则在一旁泼冷水,说宝钏可别嫁给一个乞丐就好了,银钏话中有话,这让相爷很是担心。

  苏龙和宝钏都猜测到,西凉这次进贡的宝马实则是想打探中原实力,所以他想尽快贴出皇榜招纳能人降伏宝马。这时相爷、宝钏母亲和金钏赶了过来。相爷问宝钏是否还在想着薛平贵,宝钏说是,相爷大怒,为她喜欢一个乞丐而汗颜。宝钏母亲和金钏都替宝钏说好话,宝钏说出自己喜欢平贵的理由,并告诉父亲平贵正在努力考取功名,相爷决定帮他一把,但不允许宝钏和他再有来往。宝钏问父亲如果平贵接住绣球该怎么办,丞相说他不会抗旨,只好认命。这让宝钏等人非常开心。

  苏龙怕宝钏的愿望落空,和金钏商量决定帮帮她,成全她和平贵的好事。

  自大魏豹从宝马上摔下来受了伤,经常卧床不起,薛琪就一直悉心照顾着他。魏豹说她深深地爱上了那个王宝钏,这让薛琪有些不开心,心想这个王宝钏有什么好的。魏豹得知薛平贵还没死,一边担心着比武招亲,一边还在想怎样尽快除掉薛平贵。

  丞相交代魏虎,比武招亲那天决不能让薛平贵进去,银钏献计直接把薛平贵抓起来杀掉,相爷不答允。魏虎又出点子,等比武招亲那天,以维护治安为由,不许乞丐上街,违者抓起来治罪,相爷拍手称赞。这些话刚好被窗外的丫鬟小莲听到,她回去告诉宝钏后,宝钏心急如焚,决定找大姐帮忙。

  大姐决定让苏龙帮她,到时候让平贵混进彩楼。但劝她如果那天绣球抛给谁,就嫁给谁,宝钏应允。

  魏豹喝着薛琪为她熬的药,薛琪还为他柔伤口,洗脸擦手的,伺候的很周到,他突然觉得薛琪真是个好女孩,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上薛琪了。之后他又假惺惺的说伤好之后,陪她去祭拜其父亲,还关心其兄妹感情,这让薛琪也越发对他有好感了。但薛琪并不知道,魏豹就是他的杀父仇人,还准备去杀他的哥哥。

  葛大,葛青,张伟几个又在沿街乞讨。葛大因为妹妹太过关心薛平贵,而有些吃醋。葛青张伟二人拌了会嘴就各自散了。

  薛平贵独自去给父亲祭拜烧纸,给父亲说了自己近来的经历和未来的打算,以及和宝钏之间的事情,还在父亲坟前写下王宝钏三个大字。

  薛平贵刚走,妹妹薛琪就来了,看到坟前的王宝钏三个大字,伤心极了。她再也忍不住,决定去告诉哥哥,父亲为他们定下的亲事。

  待战公主在大街上逢人便打听平贵的踪迹,可是始终找不到。丽娜劝他有缘自然还会相见的。后来迎面撞到了急忙赶着去找平贵的薛琪,就这样二人见了一面,但仍互不相识。

薛平贵与王宝钏第15集剧情介绍

  三日后,相爷又让一些猛将在校场驯服红鬃烈马,可惜下场都是一样,个个都被摔得遍体鳞伤。西凉使者凌霄羞辱了丞相一番,丞相觉得很没面子,但又没有办法。

  薛平贵悄悄溜进魏府,前来所要妹妹薛琪,受伤的魏豹说薛琪已经离开了魏府,并编制了种种谎话,平贵信以为真。魏豹说给他们兄妹俩盖一间大房子,希望他从此不再和宝钏联系,被平贵给一口回绝了。

  丞相在早朝上禀奏了近日红鬃烈马的事情,皇上很是吃惊,下旨若谁能降服此红鬃烈马就破例封为神威将军。丞相觉得有一人非常像皇上,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张伟等几个乞丐把要回来的钱如数交给葛大,葛青也带来了些肉,葛大说这次他们可以好好吃个年夜饭了。

  葛大刚从破庙离开,代战后脚就进来找薛平贵了,见景思情,就又想起了之前在这和平贵在一起的幸福场景。突然薛琪也进来找薛平贵,让代战很是诧异。

  快过年了,苏龙替皇上给凌霄送来的很多好吃的,并邀请他过年来相府吃年夜饭,被凌霄拒绝了,苏龙临走时凌霄又暗中和他较量了武艺。随后代战和丽娜赶了过来,把外边贴皇榜的事告诉了凌霄,凌霄说中原人调兵遣将的本领还是不能小觑的,并说过了年就回大凉,代战说她要过了元宵节再回去,并说现在就去外边玩,凌霄都不许,代战打了他一掌就跑走了,凌霄无可奈何。随后丽娜说她会帮助凌霄,促成他和代战的婚事,这让凌霄觉得丽娜很是大度。凌霄觉得代战的脾气就像那个红鬃烈马,但他相信自己能降服她。

  大年三十晚上,代战一个人跑到街上寻找薛平贵,可是街上空无一人。丽娜追上了她,告诉她已经和凌霄达成协议,同意他们过了年再呆一阵子。代战听了很开心。

  葛大他们给薛平贵买了个新衣服,希望二月二那天他能抢到绣球,平贵感激不尽。

  凌霄决定回西凉去,特意和苏龙告别,二人互相恭维了一阵。第二天凌霄就回去了,临别时,代战向凌霄道歉,并说到四五月决定攻打大唐。

  元宵节那晚,街上热闹非凡,可是代战却没有心情,他还一直打听着薛平贵的下落,无意中和丽娜看到宝钏的彩楼,所以二人决定过了二月二再回去。

  皇上将绣球差人送到相府,相爷交待苏龙魏虎,明日一定看好绣楼,没有请柬的一律不准进入。

  第二天一大早,薛琪就随着魏豹一起去彩楼那了,薛平贵也穿上葛大他们买的新衣,也准备去彩楼抢绣球。突然一个乞丐来报,长安城不许乞丐上街,葛青听了却非常开心。这时葛大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以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二月二乞丐们可以去要斋饭为计去街上。

  魏豹布下天罗地网,决不允许薛平贵进来。苏龙支走了魏豹,独自看守彩楼。

  宝钏临去彩楼前,拜佛希望能把绣球抛给薛平贵。宝钏穿戴风光霞帔让大姐金钏陪同着去彩楼了。

  苏龙一直不见薛平贵来,心里很不踏实。魏虎的程副将想要抓街上的葛大他们,被葛大说的好无颜面,薛平贵混在中间最终被一起放走了。

薛平贵与王宝钏第16集剧情介绍

  薛平贵一路躲闪终于赶到了彩楼,到门口后,看门的因为他没有请柬,死活不让他进去。

  宝钏上了彩楼后,一直找不到徐平贵的身影,很快就到抛绣球的时辰,心里很是着急。

  薛平贵为不能进彩楼,心急如焚,一旁的葛青却在幸灾乐祸。

  已经到抛绣球的时辰,宝钏迟迟不肯抛,一旁的魏虎一直催着他。她拿着绣球,还不见薛平贵出现,而此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她心里紧张的很,一旁的姐姐金钏帮她打圆场,拖延时间,并让丫鬟小莲去下面找找薛平贵。

  小莲见到徐平贵后,得知他进不去,就想了办法,不过看门的还不让进,刚好苏龙赶过来,让薛平贵进去了。

  也在楼上的薛琪,看到哥哥薛平贵也进来了,非常生气。魏虎和魏豹当看到薛平贵进来时,都非常吃惊,很是诧异。宝钏把绣球抛了出去,一群人围着绣球打来打去,抢了半天,绣球还是一直在飞,薛平贵和魏豹二人为抢绣球拼命打了起来,其它的王孙贵族,都是文弱书生,当然不是他们对手,所以好戏最终在他们二人身上上演。魏虎打不过,就从靴里掏出匕首,想暗算平贵,可是他武功毕竟不敌平贵,结果可想而知,薛平贵抢到了绣球,宝钏,金钏,小莲都高兴极了。魏虎魏豹二人是又气又恼,可是又没有办法。薛平贵拿着绣球出去找葛大他们,葛大,张伟他们为他庆贺,只有葛青闷闷不乐。薛琪看到哥哥薛平贵拿着绣球扬长而去,心里很不是滋味,恨死哥哥了,因为哥哥还不知道自己一直喜欢他,而且父亲从小给他们定下了亲事。

  薛平贵拿着绣球和葛大他们一路非常高调的去相府,代战看到了薛平贵,就和丽娜一路追了上去。

  魏虎回去禀告相爷,是薛平贵抢到了绣球,相爷大怒,为魏虎没有做好他交待的事,而怪罪他。银钏诬陷是宝钏把薛平贵藏在轿子里带进去的,相爷居然相信了,宝钏母亲则帮宝钏说话。可是相爷还是不依不饶,叫宝钏过来说事。

  薛平贵到了相府门口,葛青还是非常不高兴,说非常讨厌他,非常恨他,并诅咒他进入相府就被赶出来,不能和宝钏拜堂成亲。薛平贵很不理解葛青为什么要这样,张伟说她是在吃醋嫉妒,薛平贵还是不能理解。葛大最终道出葛青是个女孩的事实,薛平贵听后非常吃惊。葛青当即展现其女孩的风采,希望博得薛平贵回心转意,可是事实已成定局,薛平贵保证会一直把她当亲妹妹看待的。

薛平贵与王宝钏第17集剧情介绍

  薛平贵进了相府,葛大他们只好在门外等候佳音。追上来的代战公主看到薛平贵成了相府的三女婿,伤心的跑走了。葛青看着薛平贵进去之后,流泪满面,伤心不已。哥哥葛大劝她有些事就是命中注定的,想开点,别太强求了,不时安慰着妹妹。

  薛平贵进去之后,见到未来的老岳父,岳母,很是有礼貌。宝钏母亲很是喜欢平贵,一直帮他说话,而相爷则不肯认他,银钏,魏虎则在旁边添油加醋泼冷水,言语侮辱他。银钏说让他留下绣球走,平贵则利用自己的好口才和胆识让他们哑口无言。这时宝钏进来了,说绣球抛给了平贵,要嫁给平贵,努力争取着自己的幸福。大姐和大姐夫也帮着宝钏说话。相爷让宝钏先回绣楼等候,他决定再考验薛平贵,态度也缓和了许多。宝钏走后,他让人端出100两金子,来换薛平贵的手上的绣球,薛平贵则觉得相爷是在侮辱他,侮辱宝钏的婚事,也是在侮辱自己的信誉。看到相爷是铁了心不打算把宝钏嫁给他,他把绣球仍给了相爷,把金子倒的满地都是,说这一百两金子可以买到相爷的信誉,却买不到他的傲骨,说完就扬长而去。随后相爷让魏虎去叫魏豹过来,准备把宝钏嫁给魏豹,苏龙听了极力说服老岳父,可是却没有用。

  相府门外的葛大他们,还在议论着宝钏真是仙女下凡,讨论的热火朝天,这时看到薛平贵一脸怒气独自走了出来,一言不发,只说了去寒窑吧。这时葛大他们意识到,这门亲事算是黄了,心里都万分沮丧,只有葛青十分高兴,因为她知道这次自己又有机会了。

  在绣楼等候的宝钏,焦急万分,想要去看看父亲和平贵谈的怎么样了,被母亲和姐姐金钏拦了下来了。母亲也觉得自己女儿一个堂堂相府的三千金,居然要嫁给一个乞丐,也觉得有些委屈儿女,传出去不大好,不过最终母亲还是尊重女儿的选择。宝钏说和平贵成亲之后,一定会好好孝顺他们,这让母亲得到了些安慰。

  在抢绣球时受伤的魏豹,正和薛琪谈心,这时魏虎来告诉魏豹相爷决定把宝钏许配给他,魏豹高兴的随着哥哥去了相府。薛琪也急忙去寻找哥哥薛平贵,决定把父亲给他们定的亲事告诉他。

  丫鬟小莲匆忙从外边跑过来,把相爷赶走薛平贵的事告诉了宝钏,宝钏非常生气,跑去找父亲理论了。

  魏豹见过相爷,相爷对魏豹非常满意。宝钏过来后,死活不愿意嫁给魏豹,并拿皇上压父亲,父亲说他自会向皇上交待。魏豹也过来劝宝钏和她成亲,宝钏则说自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甘愿当乞丐婆。此话把相爷激怒了,发誓如果宝钏不嫁给魏豹,就断绝和她的父女关系,让她从此离开相府。

薛平贵与王宝钏第18集剧情介绍

  宝钏父亲生气到了极点,又一次质问她,愿不愿意嫁给魏豹,宝钏仍然坚持非薛平贵不嫁。相爷说既然这样,让她现在就离开相府,从此不再和她相认,并和她击掌为证。宝钏母亲和大姐在一旁早已泣不成声,再三劝宝钏依了父亲吧,宝钏却不肯。随后宝钏又和父亲击了两次掌,就这样他们父女俩三击掌从此不再相认。宝钏母亲也晕倒了,金钏银钏扶着母亲去卧房休息了。随后相爷让宝钏把皇上御赐的凤冠霞帔给换了下来,并说自己只剩下两个女儿,王宝钏这个女儿已经死了。宝钏换上件旧衣服后和父亲拜别,并许诺只要薛平贵没有飞黄腾达一天,绝不踏进相府半步,给父亲磕了三个头后,小莲想要和宝钏一起走,相爷不允,宝钏就这样含泪离开了,相爷是又怜又恨没有办法,也伤心极了。

  宝钏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曾经服侍她的家丁都出来给她送别,对她非常不舍。宝钏想到小莲曾告诉过她平贵在城外武家坡的寒窑里住着,就径直去了。

  代战为薛平贵成了别人夫君,而郁郁寡欢,伤心的在街上走着,突然听到薛平贵从相府被赶出来的事,一下子高兴了起来,但又想到自己答应母后该回西凉了,就决定先回去了,并暗下决心,等攻下大唐,第一时间去找他。

  宝钏一路打听着武家坡的地址,却没有留意到,和她擦肩而过的薛琪也在焦急的寻找着薛平贵。

  葛青说王宝钏嫌贫爱富,平贵坚信宝钏不是这样的人,张伟他们觉得王丞相做的太过分了,皇上钦点接住绣球的人就是新郎官,理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平贵则觉得愧对了宝钏,心里难受极了。葛青趁机向平贵示爱,平贵委婉的拒绝了她,葛大也劝她别痴心妄想了。一直喜欢葛青的张伟也趁机表白,被葛青无情的拒绝了。

  宝钏母亲醒后,喊寻着宝钏,一直不见宝钏,很是担心,银钏则在一旁说风凉话。得知宝钏被赶出相府后,就向丞相索要宝钏,丞相不仅不理会,并说不许任何人去看宝钏,否则也一同被赶出相府。相爷走后,宝钏母亲命小莲悄悄前去寻找宝钏。

  宝钏一路摸索到武家坡,半路碰到了葛青,葛青非常吃惊,迟疑了一会,还是带着她去找薛平贵了。薛平贵看到宝钏一身素装前来找他,又惊又喜,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过了一会薛平贵说了一句我不配,就跑走了,宝钏追了上去,并告诉了他,自己已经和父亲三击掌脱离父女关系的事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