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佩剧情介绍

1-6集
鸳鸯佩剧情介绍

鸳鸯佩1集剧情介绍

  

  民国时期,在火车站,沈其峻和宋宜岚刚刚一起坐火车回国。结果在车站碰到了几个小偷正在偷其他乘客的钱包。沈其峻打抱不平,引得车站众乘客赞不绝口。谁知,突然一个杀手从人群中向沈其峻直冲而来,下手狠毒招招致命。沈其峻在与杀手搏斗时遇到路上的金永恩。杀手随手拉过金永恩做人质,多亏沈其峻武艺超群,救了金永恩。他纳闷自己刚回国就被杀手追杀,究竟是谁要杀了自己,思忖间他拾到了杀手掉落的一个指示杀手杀他的纸条,落款是个胡字.。

  此时,前来接沈其峻和宋宜岚的沈家姨娘玉姨和宋宜岚的父亲宋耀国到了车站,玉姨看到两个年轻人亲热的样子。沈其峻回到家里跟父亲沈督军沈详说起了在车站被人刺杀的事。沈督军暴跳如雷。这时沈其峻看到墙上的地图分成红蓝两部分十分好奇。沈督军告诉他蓝色代表效忠于他的部队,红色代表随时有可能会变的地区。而近郊显示为红色区域的镇守使是胡道钦,他过去是沈详的副官,一直觊觎督军的位置,是他最大的心腹之患。沈其峻便想到了车站拾到的纸条上落款的胡字。

  沈详的姨太太玉姨问沈其峻与宋宜岚的感情,沈详不知内情,便提醒沈其峻不要忘了从小定的娃娃亲他的未婚妻金永恩。沈其峻非常激动,坚持要退婚,他受不了这种旧社会的指定婚姻。而另一边宋家父女谈到沈其峻时,宋耀国的对沈其峻非常满意。

  金永恩在家里给自己做嫁衣,她在这个没有爱的家里实在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她非常希望沈其峻这次回国后能迎娶自己,带自己脱离这个苦海。因为自从她的父亲娶了姨娘瑞芬生了妹妹艾雯后,姨娘对她这个正室的女儿一直没有个好脸色,非打即骂。瑞芬看她做嫁衣,冷嘲热讽地告诉她沈家根本没有要迎娶她的意思。                                     隔日,沈其峻坐车出门时,路上遇到一个碰瓷的男人。男人倒在地上装模作样地喊叫,引得路人纷纷围观。金永恩正好走到这里,以为沈其峻为富不仁,仗势欺人。她帮着那个男人说话,沈其峻下车赔给那个男人一些钱,那个男人从地上一跃而起,拔腿就跑,金永恩才知道那个男人真是个骗子,自己冤枉了沈其峻,她觉得很不好意思。沈其峻再次见到金永恩时很惊喜,并自我介绍说自己叫沈其峻。金永恩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小鹿乱撞。

  谁知,次日金永恩得知沈家父子来找自己的父亲,她以为他们是来提迎亲的事,兴高采烈地往大厅跑去。结果走到门口却听到沈家父子正跟父亲提退婚的事。金永恩犹如听到晴天霹雳,无助地靠在门框上哭泣。沈家父子走出大厅时,沈其峻看到了门口楚楚可怜的金永恩,也才知道这个美丽温婉的女孩竟然就是自己定的娃娃亲。一时间沈其峻心情非常的复杂。

  瑞芬一心想扶正,但金永恩的父亲金却对亡妻永恩的母亲情深意重。故而瑞芬一直不待见金永恩。此次瑞芬再一次提扶正的事,金老爷还是不松口,称等自己出门后回来后再议。 她闷闷不乐时又碰到被自己收养的侄儿剑雄偷自己的手镯想变卖还赌债。她恨剑雄烂泥扶不上墙。此时,她忽生一个念头,于是她偷偷献计剑雄让他娶了金永恩,成为金家的女婿。剑雄知道金永恩根本不可能看上自己。于是瑞芬让他晚上强奸金永恩,将生米做成熟饭。晚上,剑雄喝了些酒,借着酒劲悄瓶悄地溜进金永恩的房间,对金永恩伸出了魔爪。

鸳鸯佩2集剧情介绍

  

  睡梦中被惊醒的金永恩拼命挣扎,咬伤了剑锋的手后拼命呼救。瑞芬听到叫声冲到金永恩房里,结果看到永恩满脸是泪衣衫不整。剑锋一脸委屈的样子向瑞芬伸出自己被咬的血肉模糊的手。瑞芬知道剑雄没有得手,她念头一转,突然向金永恩发难。她恶毒地骂金永恩勾引剑雄。金永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宋宜岚在家里办生日舞会,沈其峻和有头有脸的富家公子们很多人都来参加。宋耀国看到在一起翩翩起舞的女儿和沈其峻非常的满意。而宋宜岚也借这个机会询问沈其峻结婚的事。哪知沈其峻告诉她自己一直把她当亲妹妹。宋宜岚气的从舞会上直接离开。

  此时唐家的大少爷唐庭轩也来参加舞会,但因为二少爷唐庭亮在他家的银号闹事,唐庭轩赶紧从舞会上离开。结果在门口碰到与沈其峻赌气的宋宜岚,宋宜岚为了躲沈其峻坐进了唐庭轩的车里离开。                                沈其峻回到家里,沈详正和姨太太玉姨商量沈其峻与宋宜岚的婚事,沈其峻告诉他们自己已经跟宋宜岚说清楚了自己当他是妹妹,没有答应宋家的婚事,他向沈详提出能不能不退掉金家的娃娃亲,因为他已对金永恩动心。但因为宋耀国是正宗的红顶商人,沈详想靠宋耀国支援军饷扩充实力,而金家只是个没落的贵族,根本没什么用,所以沈详向沈其峻请求让他答应与宋家家的婚事。沈其峻左右为难,幸好玉姨及时解围。次日,沈其峻亲自到金家拜访,想找金老爷,在得知金老爷外出后,他提出要见金永恩。

  但此时金永恩却在督军府找沈其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督军府。结果,凤姨对金永恩冷嘲热讽,说她是自取其辱,因为沈其峻在国外已经有了女朋友。而在金府,瑞芬却没有告诉沈其峻金永恩已经离家出走的消息,她另怀心思地将自己的女儿艾雯推到沈其峻面前,想促成艾雯与沈其峻的婚事。沈其峻却对艾雯没有半点意思。 沈其峻失望地离开金家时,正好碰到回府的金老爷,他赶紧向金老爷表达自己不想退婚的意思。金老爷非常气愤他出尔反尔,称自己此次外出就是给金永恩找了门新的亲事,不日便会有人来提亲。

  沈其峻失魂落魄地回到府里,玉姨告诉他金永恩已经在家里等他一天了。沈其峻非常惊喜,冲进家里看到了自己苦苦寻找的金永恩。金永恩却面无表情地告诉他,自己是专程来找他退婚的,不是他不要自己,而是自己不想要他。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沈其峻追了出去。

  在大街上,一个小孩因为要捡掉到马路中间的皮球,结果一辆汽车来不及刹车,只得向路边撞去,正好撞到路边的金永恩和路旁堆放的鞭炮箱。结果引发剧烈的爆炸和火灾。追随而来的沈其峻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

鸳鸯佩3集剧情介绍

  

  沈其峻眼睁睁地看着爆炸发生,火光冲天中他无法救金永恩。他痛苦自责地到金府外向金老爷跪地认错。金老爷听闻金永恩去世的消息老泪纵横,他把心中的愤怒撒向沈其峻,沈其峻任由他拳打脚踢。

  金永恩此时正坐着黄包车,原来爆炸现场被炸的女孩并不是她。她想起多年前管家周全和阿歧婆被瑞芬赶出金府时留给自己一个地址,让她以后可以去找他们。金永恩现在无处可去,只能去找周全。周全听闻瑞芬的恶行,答应金永恩以自己侄女的名义住在家里。金永恩想到周全的饭馆里帮忙,周全却觉得她长的过于漂亮在饭店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实在不安全,于是想到一个办法给她弄了付眼镜让她戴着。

  沈其峻还在害死了金永恩的痛苦和自责中不能自拔,沈详却在张罗着为沈其峻和宋宜岚订婚。订婚仪式非常的热闹,高朋满座,宋宜岚也在精心地打扮。沈其峻却突然留下一封信给宋宜岚后不辞而别。宋耀国非常恼怒,觉得颜面尽失,即便宋宜岚装着得体大方地跟宾客解释准新郎因为身体不适缺席,但宾客们却觉得非常尴尬,都自觉地离开了。宋宜岚独自到酒吧借酒浇愁,碰巧碰到了唐庭轩。唐庭轩安慰她,她却随手一指墙上的图片,说唐庭轩如果为她建一座墙上那样的游乐园,自己还会考虑一下他,说完飘然离去。

  沈家的护卫左南和林保仁找到了从定婚现场逃跑的沈其峻,告诉他沈详对他的逃离非常恼火。但此时沈家是内忧外患,因为胡道钦此时散布谣言,意图扰乱军心,想乘机把沈详拖下台。沈其峻让林保仁去调查胡道钦会在什么地方出没。隔天,沈其峻打听到胡道钦在酒楼里喝花酒,便带着左南和林保仁打晕了胡道钦的护卫,畅通无阻地找到胡道钦又笑里藏刀地将他警示了一番。胡道钦倒抽冷气,不得不有所收敛。沈详听说此事,对沈其峻逃婚的过错倒不怎么追究了。

  金艾雯在街上意外地被唐庭亮撞倒葳了脚。唐庭亮带她去医院治脚,两人一来二去互相便有了好感。

鸳鸯佩4集剧情介绍

  

  唐济的大太太擅长丹青,平时喜欢写字画画。这天她到周全对面玲珑书画斋里想请老板帮她在刚画的扇面上题字,而正巧老板手受伤不能写字。这时,金永恩正和刚认识的朋友倩芸到玲珑书画斋里看字画,倩芸正是这家老板的女儿。金永恩听到老板与唐太太的对话后,自告奋勇地要求帮忙。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金永恩淡定的题了字,她的字得到唐太太的赞赏。老板便邀请金永恩到自己店里帮忙。金永恩求之不得。

  晚上,金永恩回到店里时听到屋外哭声和吵闹声。她和周全出去看时,看到一帮高利贷在向倩芸的父亲逼债。原来倩芸的父亲借了两百块大洋的赌债,哪知两年时间就利滚利变成现在两千块大洋。本来金永恩还想拿自己的钱替他还债,却听闻这样一个天文数字,一时也无计可施了。高利贷们强行抢夺玲珑画斋,拉扯中他们踢了倩芸的父亲,他受伤倒地结果医治无效去世。倩芸只得与金永恩告别,她要投奔姑姑。

  唐庭轩现在对宋宜岚展开激烈的攻势。他甚至在计划建一个游乐场。他把宋宜岚约到建游乐场的位置,告诉她自己的计划,宋宜岚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就让他这么上心。而唐庭轩内心的打算其实是看中宋宜岚的家世,想得到她家的帮助,助他在唐氏银行站稳脚跟。宋宜岚还在思量着唐庭轩的做法,唐庭轩却突然向她求婚。宋宜岚有些不知所措,答应他自己考虑三天再说。

  唐庭亮觉得自己因为庶出的原因一直不被父亲唐济看好,唐济其实只是觉得二儿子不及大儿子努力用功,他知道他们弟兄俩一直在争继承权,他还没有决定选哪个儿子。唐庭亮却比唐庭轩心狠手辣,他晚上约了金艾雯吃饭,但却一直在操心他安排的人行动结果。原来他安排了一帮人乘唐庭轩晚上从银行回家时暗杀他。唐庭轩晚上回家时遭到一帮人追杀,最后因寡不敌众被装进麻袋用棍子打晕。唐庭亮一直拖延着金艾雯回家的时间,直到听到属下打电话告诉他已经将唐庭轩按计划处理妥当。金艾雯回到家里将自己和唐庭亮交往的事告诉了瑞芬,瑞芬高兴地心花怒放。

  晚上,一帮警察突然冲进宋耀国家里,以他牵涉到一宗行贿罪对他家进行了搜查,然后将他带到警局。宋宜岚走投无路只得向沈其峻求助。沈其峻转身向父亲求助,而沈详却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鸳鸯佩5集剧情介绍

  

  周全的身体越来越差,店里伙计马宽等人觉得他们年轻力壮的人都顶不住每天在店里跑前跑后,更不要说周全这种上岁数的人。在大家的建议下,周全决定再招个伙计。他贴出了招工启事,一个叫来福的小伙子恰好来镇上找工作。他看到周全店外的招工启事,便进店面试。周全见小伙子模样倒还周正,看上去也老实憨厚,哪知面试时来福忙中出错,打翻了托盘,周全见状摇头,不想录用他。来福苦苦哀求,此时金永恩从楼上下来,帮来福说情,请周全给来福一个机会留下来福。周全终于同意录用来福。来福非常高兴,对金永恩也非常感激。

  来福果然吃苦耐劳,在店里忙前忙后从不抱怨。金永恩对他渐生好感。但周全却对来福与金永恩的接触很反感,他提醒金永恩是千金大小姐,是个有婚约的人。金永恩告诉周全,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她落难算不上大小姐,再说沈家已经退了婚。得知沈家退婚,周全十分震惊。

  某一日下着大雨,来福看到金永恩失魂落魄地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她丢失了妈妈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鸳鸯佩,她冒着雨寻遍自己去过的地方却一无所获,她觉得自己断了与妈妈唯一的联系。金永恩难过的痛哭失声。来福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样子,不动声色地独自在外寻了一夜,天亮时他将一枚玉佩递给金永恩,问她这是不是她丢失的东西。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唐庭亮与金艾雯两情相悦,他想娶金艾雯为妻。哪知当他把这个想法向父亲唐济表达后,竟遭到唐济强烈反对。唐济认为大儿子生死未卜,他没有心思办婚礼,再加上如果办婚礼时大儿子缺席势必引起别人的猜忌,这对他银行的稳定和发展都是不利的。

  在沈其峻对父亲沈详的哀求下,沈详终于答应插手宋耀国被抓的事。因为警察厅本就归督军府管辖,而这次警察厅瞒着督军府抓人,可见要对付宋耀国的不是一般人。沈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救得宋耀国出狱。宋宜岚和沈家父子接父亲宋耀国出狱,宋耀国此次落难身边朋友一个个避之唯恐不及,他知道此次解困全凭沈家父子帮忙。他感到患难见真情,看到沈家父子对自己的态度,心中感慨万千。经历了这些事情,宋宜岚也成长成熟了许多。她不再对沈其峻退婚的事怀恨,她告诉沈其峻,自己以后对感情之事不再强求

  ,她会一直等,等那个死的女孩从沈其峻心里走出去,等沈其峻真正接纳自己。

  唐济的二太太韵琴是过去是金老爷的原配夫人,是金永恩的亲生母亲。唐济与金老爷年轻时有着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当年唐济与金老爷都喜欢韵琴,但韵琴嫁给金老爷生下金永恩后,因为金老爷与别的女人有染,生性要强的韵琴丢下金永恩与唐济含恨离开到了国外。如今,韵琴和唐济一起回国,韵琴对女儿充满愧疚。她知道金艾雯是金家的女儿,她以为她就是自己的女儿永恩。在一个雨天她偶遇路边躲雨的金艾雯,马上让司机停车带上她,还为她买衣服换下淋湿的衣裙。金艾雯对唐太太看向自己的那种怜爱的目光很是不解。她把这些情况告诉了母亲瑞芬。

  隔天有下人交给瑞芬一封寄给金老爷的信,她看到信上周全的署名大吃一惊。她私自拆开了信,得知金永恩竟然没死。她气恼地撕毁了信件。

鸳鸯佩6集剧情介绍

  

  来福忙了一夜将从外面水沟里找到的玉佩交给金永恩,她惊喜地发现竟然就是她丢失的鸳鸯佩。金永恩激动地想拥抱来福,来福赶紧躲开,他指了指满身的泥浆。两人相视而笑。周全看到两人亲昵的样子很不高兴。但因为他们在一个店里,两人在接触中越走越近。来福在送外卖时都和金永恩一起。这天两人又一起送外卖,金永恩像小鸟一样在街上欢快地跑来跑去,她看到了橱窗里的玉石手链和照相馆里那些合影,眼睛流露出羡慕的目光。这些都被来福看在眼里。

  回到饭店,来福向周全支取了工钱。马宽得知他向为金永恩买手链,就嘲笑他那些钱根本不够。马宽于是把来福带到了赌场。来福根本不懂赌博,歪打正着地赢了一些钱,他觉得够了拔腿就跑。这家赌场是唐氏的产业,赌场里的人看到了跟失踪的大少爷唐庭轩长的一模一样的来福非常吃惊,他们喊了几声,来福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赌场的人把这个消息向唐济做了汇报。一旁的唐庭亮听后便吓得噩梦连连。早就对二儿子生疑的唐大太太更加确认唐庭亮与唐庭轩的失踪有关。

  来福把手链送给了金永恩,金永恩非常喜欢。来福还带着金永恩一起拍了合照,他也在拍照时第一次看到金永恩取下眼镜后美丽的样子,真是惊为天人。此时沈其峻正坐在饭馆里打听永恩的下落。原来他上次无意间和宋宜岚到饭馆吃饭,听到了有人叫永恩的名字。他便留了心想看看这个叫永恩的人。周全因为多次给金老爷写信被瑞芬拦了下来,他又打电话、登门都被瑞芬阻拦,瑞芬是千方百计地阻止他把金永恩还活着的消息告诉金老爷知道。周全以为金老爷真的不想认金永恩,他要保护这个可怜的孩子。所以当看到沈其峻打听永恩,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为保护永恩周全吩咐店里所有伙计都说不认识永恩。沈其峻没有打听到永恩非常失落。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