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金花和她的女婿剧情介绍

1-6集

那金花和她的女婿第1集剧情介绍

  由于工伤事故,女工那玉英因公身亡,女婿何兆海带着儿子何威千里迢迢由东北一路乘火车来到上海玉英的娘家看望玉英的母亲那金花。由于那金花的反对,何兆海始终没有见过自己的岳母,而玉英也因此和自己的娘家断绝了来往,而玉英如今却撒手人寰离开了自己的亲人,那玉英心里对何兆海更是恨之入骨。

  何兆海带着儿子下了火车直奔岳母家,可是因为儿子拿着自己的手机玩,何兆海没来得及打电话通知那金花就直接出了火车站准备直奔那金花家。可是出了站台却和一位中年妇女强一辆出租车,最后何兆海让儿子威威下车把出租车让给了老人,却忘记了自己从老家带来的猴头菇。

  苏文慧打电话给老公任仲明让他去自己娘家吃饭迎接未见面的大姐夫,可是任仲明刚刚挂断电话,就被几人碰瓷讹诈,任仲明不肯拿钱了事,被几个流氓围殴。何兆海见义勇为上前帮助任仲明打倒几人,可是任仲明却借机逃走。流氓们见任仲明逃走当即打电话报警讹诈何兆海殴打了他们,威威拿出手机里的录像说明情况,何兆海才得以脱身。

  何兆海带着威威找到那金花家,那金花一家已经等候了许久。见到何兆海带着威威来到,那金花叫威威进来,何兆海却被拒之门外。见到自己的外婆就是曾经?抢自己车并且拿走了自己的猴头菇的老人,威威冲着那金花大喊狼外婆。三女儿苏礼立劝说那金花让何兆海进来说话,那金花不得已让何兆海进了门。任仲明见何兆海竟然是自家大姐夫,急忙上前假意逢迎。

  吃过饭苏立立和苏文慧、任仲明分别告辞,那金花赶何兆海离开家门,何兆海拿出苏玉英留下的遗物交给那金花,看着自己女儿亲手编织的手套,那金花不禁老泪众横。何兆海跪在那金花面前请求那金花的原谅并且愿意做她的儿子孝敬她,可是那金花却不买账,硬是赶走了何兆海。任仲明担心岳母接纳何兆海让苏文慧打电话给妈妈探听消息,听到何兆海并没有住在岳母家任仲明放心的睡下了。

那金花和她的女婿第2集剧情介绍

  何兆海带着行李来到酒店住下,而威威则被留在了岳母那金花那里。母亲从东北老家打来电话询问情况,何兆海隐瞒了自己所受到的刁难,回答一切都好。躺在酒店的床上何兆海久久不能入睡,想着过世的妻子生前的遗憾,何兆海决定一定要弥补妻子没有尽到的孝道,好好孝敬岳母。威威醒来不见爸爸,吵着要见爸爸,那金花安慰着威威,忽然何兆海敲门回来。那金花向何兆海提出今后威威要留在上海和她住在一起,而何兆海却提出威威已经没有了母亲,不能让他再见不到父亲。两人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何兆海带着威威外出游玩,那金花不理何兆海让他们自行离去。

  快递送来何兆海一封挂号信,那金花见到是苏玉英单位邮来的,直觉告诉她那里面装的是女儿玉英的抚恤金,她急忙打电话给两个女儿以及女婿任仲明,几人急忙赶来那金花家里,任仲明见钱眼开提出苏玉英的抚恤金绝对不能让何兆海一人拿走。最后大家决定等何兆海回来问他如何处理。何兆海回来后,那金花说出有挂号信给他,何兆海看也没看就直接放进自己的口袋,令那金花和任仲明瞠目结舌,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那金花首先开了口,问起何兆海信封里面是否有银行卡,何兆海回答应该是有的,之后又把信封装入了自己的口袋,那金花和任仲明无奈只好看着何兆海独吞了抚恤金。小妹苏立立单独问起大姐夫今后有什么打算,何兆海说出等威威和那金花熟悉亲热几天,就带着他回到东北老家继续生活,苏立立告诉何兆海妈妈那金花根本就没想让威威离开,何兆海说出他不能让威威离开自己。苏立立劝说何兆海早作打算。

  任仲明见抚恤金自己没有捞着半点好处,暗中劝说那金花想办法搞回来。两人商量好后,决定从何兆海下手拿回银行卡。忽然两人在电视里听到骗子集团骗走投资巨款的事情,那金花想起自己投资的公司,急忙拿出自己的投资文件,上面的公司名字果然是电视里说的那家,那金花意识到自己的百万巨款被骗,忽然心脏病发作昏死过去。

  那金花被送进医院,苏立立和何兆海听说之后急忙赶到医院,何兆海问起因为什么事情,苏立立说起是因为那金花听了任仲明的话进行投资,用自己的房子抵押贷款了100万去投资,结果被骗了个血本无归。苏文慧责骂任仲明,任仲明却说自己管不了那么多。苏文慧和任仲明吵了起来,何兆海急忙劝说他们先看看妈妈那金花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

  那金花醒来忽然想起自己的钱全部被骗光了,她接受不了现实再次晕倒。苏立立拿出自己的积蓄准备帮妈妈还贷款,苏文慧要老公任仲明拿出自己家的钱来替妈妈还债,任仲明却不同意,任仲明忽然想到大姐的抚恤金,劝说何兆海拿出抚恤金交给他去炒股,赚到100万给妈还贷款,何兆海不理任仲明,任仲明索性离开了医院。

  何兆海到银行了解了情况,到处想办法筹钱。任仲明在医院劝说岳母那金花让何兆海拿出抚恤金,那金花听了任仲明的话,出院回家。任仲明迫不及待的拉何兆海到交易所去看行情,并且劝说何兆海拿出抚恤金交给他操作。任仲明劝说何兆海为自己打算,不要把钱都交给那金花,何兆海挖苦任仲明只想着自己,之后离开。

  任仲明到那金花面前挑唆她同意和自己联手搞到何兆海手里的银行卡,何兆海回来后任仲明假意拿出饮料给何兆海,却故意撒到他的衣服上,趁着何兆海去洗衣服的机会,任仲明和那金花拿着何兆海的银行卡来到银行提现。可是输入密码后两人大吃一惊,原来卡里已经没有一分钱,任仲明提醒那金花一定是何兆海及时将钱款转移了。

那金花和她的女婿第3集剧情介绍

  任仲明担心何兆海带着抚恤金回了东北,那金花急忙想起威威,可是却发现威威不在家,何兆海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两人焦急的在家里商量着如何对付何兆海,忽然苏立立带着威威回来了。那金花急忙询问苏立立为何威威在她那里,苏立立回答何兆海临时有事回东北了,把孩子交给她来照看。任仲明急忙在那金花耳边嘟囔着何兆海果然带着钱跑了,连孩子都丢在这里了。

  晚上苏文慧睡不着提出用自己家的房子贷款帮妈还债,没想到任仲明满口答应,可是却提出一个条件,将来妈的房子产权就要归他们所有,苏立立和威威都没有权利分遗产,苏文慧提出异议,任仲明不理苏文慧转身躺下睡觉了。第二天任仲明想出一个办法,他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告诉他岳母的房子要卖,100万低价出售,可是自己却要百分之三十的好处费,朋友满口答应。

  任仲明来到那金花家里,那金花正一筹莫展因为银行的人已经上门查验抵押房产了。那金花拿着毒鼠强威胁银行工作人员,如果收回她的房子,她就不活了。任仲明赶到告诉那金花他已经有办法了,可以先把房子卖了,然后朋友就可以把银行的贷款还掉。那金花想着房子卖了也比白白给了银行要好,最后决定在任仲明的购房合同上签字。

  苏文慧急忙阻止妈妈签字,并且要妈妈再想想,任仲明一直催促那金花赶紧签字,那金花拿起笔刚想签字,忽然苏立立冲了进来急忙阻止那金花。苏立立告诉那金花大姐夫何兆海回来了,那金花一见到何兆海立刻站起身打了何兆海一个耳光,何兆海没有说什么,苏立立冲着那金花大嚷大姐夫回东北去给她筹钱了,银行的贷款他已经给还完了。何兆海拿出银行贷款资料放到桌上转身走出了那金花的家。

  任仲明见何兆海坏了自己赚钱的好事气急败坏的走出岳母家,朋友带着钱赶来,任仲明埋怨他来晚了五分钟。何兆海走后,苏立立向那金花解释何兆海回到东北老家去筹钱,现在已经把银行的贷款全部还清了,可是那金花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何兆海,她要妈妈向何兆海道歉,可是那金花明知自己有错,却坚持不肯认错。

  何兆海的电话落在了那金花的家里,恰巧何妈妈在东北打电话来,听说苏立立接听电话,何妈妈要求跟那金花通话。那金花接听了电话后,何妈妈质问她是不是逼着何兆海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并且辞去工厂的工作用买断工龄的钱来替她还款。那金花听见何兆海竟然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顿时心里感觉无限愧疚。可是要强的那金花却依旧不肯服软。

  晚上那金花告诉何兆海别想用钱来买回她的原谅,并且她一定不会同意威威离开上海。何兆海不同意威威留在上海,那金花假装心脏病发作逼何兆海答应威威留下,何兆海为了那金花的身体,只好违心答应威威留下。威威不肯留下陪外婆,何兆海耐心的开导威威要听外婆的话,而他也因为没有了工作,暂时打算留在上海陪着威威。

  何兆海回到酒店,何妈妈打电话询问情况, 何兆海解释自己应该替苏玉英孝敬那金花,所以他要留在上海打拼,将来如果有了条件,再接何妈妈来上海,这样两位老人就都不用想念威威。第二天那金花打电话给任仲明让他帮忙找熟人帮威威办理入校手续,那金花不肯帮忙担心威威留下威胁到他在家里的地位,那金花提出把威威的户口迁到上海,任仲明听到这个决定立刻答应帮威威办理入学手续。

  何兆海告诉苏立立他决定留在上海发展,苏立立感觉那金花这样留着威威太不讲理了,何兆海开导苏立立不要和妈妈较真。看着苏立立开的画廊,何兆海对苏立立赞不绝口。

那金花和她的女婿第4集剧情介绍

  何兆海到中天房产开发公司做了一名保安,他第一天上班感觉十分兴奋。中天的前任董事长千金丁心茹和丈夫茅景锋在酒店庆祝结婚周年纪念,可是吹毛求疵的丁心茹对酒店的服务十分不满百般挑剔引起茅景锋的不满,茅景峰吃了一半就甩掉餐具离开酒店回到公司去加班,丁心茹对茅景峰的态度十分不满,生气的开车自己回家。

  何兆海独自站在门卫,丁心茹回来何兆海要求出示门禁卡,可是丁心茹傲慢的指责何兆海不认识自己还要按要求办事,何兆海执意不肯开门,丁心茹开车撞坏了自动升降杆冲进小区,迎面保安路过险些被丁心茹撞到。何兆海上前斥责丁心茹,丁心茹到小保安面前拿钱了事,小保安认得丁心茹急忙推说自己没事。何兆海继续指责丁心茹,丁心茹当即宣布辞退何兆海。何兆海临走讽刺丁心茹人品极差,丁心茹气急败坏大喊何兆海,何兆海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丁心茹接到朋友洪菲打电话约丁心茹去酒吧喝酒,丁心茹心情不好自然多喝了几杯,洪菲提醒丁心茹对茅景峰提起戒心,因为茅景峰如此处心积虑追求她,可是当老董事长过世后就对丁心茹的态度急转直下,丁心茹觉得洪菲的话有道理。洪菲有事先离开酒吧,丁心茹喝得酩酊大醉,走出酒吧却被两个流氓纠缠,何兆海经过酒吧见到丁心茹被人欺负上前打跑了流氓 ,流氓却抢走了丁心茹包里的钱夹。

  何兆海从丁心茹的包里找到车钥匙开车送丁心茹回家,到了丁心茹家里何兆海急忙去洗手间洗自己被丁心茹吐脏了的背心,丁心茹在沙发上忽然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男人的衣服,顿时起了戒心。丁心茹拿起棒球棍听到卫生间有声音急忙过去查看,看到何兆海她立刻怀疑自己开除了何兆海对方前来报复自己。

  丁心茹把自己关进洗手间并且按响了警报铃,警察赶来带走了两人。何兆海到警局说明情况,可是丁心茹一口咬定何兆海对自己报复并且意图不轨,何兆海无奈只好打电话找苏立立来保释自己。苏立立赶来认出丁心茹大骂丁心茹不识好歹还反咬一口,丁心茹并不认识苏立立,警察电话求证何兆海所说情况属实,放走了何兆海和苏立立。

  威威忽然发烧那金花自己无法照顾威威,打电话给何兆海却发现何兆海手机关机,苏立立也没有在画廊,那金花只好找来了苏文慧和任仲明,任仲明背着威威到了医院,离开后却满口埋怨,任仲明抱怨苏文慧不能生下一男半女以至于那金花心里只有威威。威威终于退了烧,那金花带着威威回了家。苏立立带着何兆海回到画廊,何兆海刚离开却听见苏立立的尖叫,苏立立被自己的画框掉下来砸到头,何兆海拿起锤子帮苏立立把画廊里的画都重新钉了个结实。

那金花和她的女婿第5集剧情介绍

  第二天清晨那金花打电话给苏立立,却发现接电话的人是何兆海,那金花大吃一惊立刻叫苏立立和何兆海一起回来见自己。那金花大骂何兆海和苏立立乱搞,何兆海大呼冤枉,急忙解释。无奈那金花不停何兆海解释,苏立立气急败坏干脆承认自己和姐夫有事并且一定要和姐夫在一起,那金花被苏立立气得跳脚,何兆海急忙安慰那金花并且承诺和苏立立不再私下见面。那金花逼何兆海写下承诺书,发誓永远不和苏立立私自联系,那金花才放了心。说着无心听者有意,此话听到任仲明耳朵里,却生出许多嫉妒心来。

  何兆海晚上吃饭的时候无意帮助出租车司机大胖修好了车,大胖推荐何兆海到自己的公司去当出租车司机,何兆海高兴的跟着大胖去办理了入职手续,当天正式上岗。

  任仲明打电话到北方何兆海的机械厂打听苏玉英死亡原因,可是却忽然听到惊天内幕,原来厂里人对苏玉英的死都持有怀疑态度,任仲明得到这一消息仿佛抓到救命稻草,立即决定以此挑拨那金花和何兆海的关系。

  丁心茹一觉醒来发现床头放着玫瑰花,问起老公茅景峰,茅景峰告诉丁心茹正因为知道她不喜欢玫瑰花才故意送给她,说完茅景峰拿出偷拍到的丁心茹和何兆海在一起的照片,质问她感情出轨并且提出离婚。丁心茹解释那个人跟自己没有关系,茅景峰不听丁心茹解释,坚决要离婚。

那金花和她的女婿第6集剧情介绍

  威威几天见不到爸爸心里着急,趁那金花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找到何兆海住的小旅馆等在门口,全家人焦急的四处寻找,最后终于找到了威威。为了让威威不再乱跑,那金花只好答应让何兆海住到家里来。可是那金花却对何兆海提出许多条款,并且要他缴纳房租还有干许多重活,何兆海都一一答应下来。

  何兆海开车上街拉活,忽然上来一位客人把面目遮挡得严严实实。何兆海发现此人就是丁心茹,丁心茹见到何兆海邀请他到咖啡馆谈事。丁心茹拿出照片质问何兆海是否他安排人偷拍,何兆海否认自己做过这么无聊的事情。丁心茹说出自己老公因此提出离婚,何兆海感觉此事蹊跷,提醒丁心茹她的老公只是在找一个借口离婚。

  丁心茹请何兆海到茅景峰面前解释清楚,何兆海无奈只好跟着丁心茹一起到了中天集团茅景峰的办公室里。见面后,何兆海反而请茅景峰帮忙调查是谁偷拍,并且假意拿出手机准备报警。茅景峰急忙阻止何兆海报警,并答应帮他调查。丁心茹当场和茅景峰吵了起来,责骂他对自己猜忌,茅景峰拒绝道歉并且干脆再次提出离婚。丁心茹不能接受茅景峰提出离婚的事实,大发雷霆之后赶茅景峰离开中天。

  茅景峰早已转移了资金也已经给自己留好了后路,正等着丁心茹出口赶走自己,他当众向大家告辞离开了中天集团。丁心茹被茅景峰气得在公司里摔掉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仍然不能泄愤。

  任仲明打算给那金花写一封匿名信揭发苏玉英死亡疑点,回家后在报纸上剪裁下不同字体进行拼接,苏文慧回家见到任仲明在忙活着问起他在做什么,任仲明提出晚上到那金花家里看望,苏文慧觉得任仲明今天反常,任仲明解释是为威威上学的事情去商讨。

  何兆海离开中天公司发现丁心茹在电梯旁大哭,扶着她走出公司,丁心茹在何兆海的车上大哭,何兆海提醒丁心茹茅景峰早就变了心不想和她继续生活下去,并且刚才在公司她的大闹正好中了茅景峰的诡计。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