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块六毛六那点事剧情介绍

25-30集
六块六毛六那点事剧情介绍

六块六毛六那点事第25集剧情介绍

重新恢复工作的邢场长来看武越,神情有些恍惚的武越委托其将自己攒下的200块钱寄给北京的那姑。邢场长怀疑武越脑子出问题了。

邢场长撤了陈万良,任命小勤担当副业队长,并告知她武越仍在努力地为事业拚命。原本一直消沉倦怠的小勤听了,心中再度燃起希望的火花。小勤懂得生产又懂人还善于抓钱,把副业队搞的红红火火,邢场长很满意小勤的才干,但他越发不放心痴情的武越。武越拿出两百块要邢场长带给小勤,邢场长说不要破坏纪律,他不能向小勤透露武越情况。武越说那就麻烦用小勤名义寄给那姑。

梅艳秋进了总场的宣传队,成了台柱子,陈万良心中不忿,趁机递了黑材料,令梅艳秋政审不过关,打道回府。

武越历尽艰辛,高产麦田终于实验成功,如愿获得自由。他蓬头垢面,发疯地跑回旗杆院寻找小勤。

臭子和武越为争孩子大打出手,痛苦难耐的小勤不知如何是好,幸好邢场长及时赶到,阻止了两人的恶斗。

邢场长大怒,欲再度隔离武越,武越赶紧拿出'开发高产田的三年计划'。

误会解除的小勤决定全力支持武越的工作。

六块六毛六那点事第26集剧情介绍

陈万良和被临时禁闭的臭子琢磨出对付武越的方法。

马小勤知道自己到了人生又一个十字路。和武越的爱情纠葛应该到了该揭盅的关头。想找找臭子倾谈,却被臭子拒绝。邢场长将武越召来问其打算,武越拿出成套计划,待新品种复盖北大荒,将增收上百亿斤粮食。老农垦邢场长听到这个数字就象被打了鸡血,全力支持成立良种攻关小组。

武越应邢场长之诺,不谈感情不谈私事。他向小勤诚恳表示难得实现梦想的时代,抓住机会必当全力以赴。但尚未下种,陈万良说的大风来了。邢场长再次被赶下台。武越跑去场部说理。邢场长听到争论,赶紧跑到旗杆院,找到小勤将良种藏了起来。陈万良为找良种,先将武越关禁闭,迫其就范。不成,又和臭子合伙,偷走妞妞,逼小勤交出良种。

六块六毛六那点事第27集剧情介绍

小勤不从。武越夜半灌醉陈万良,潜回农场,强行借车,又从臭子藏身处抢回妞妞,欲送回父亲藏身之处。汽车半道抛锚。武越背孩子,一路讨奶,几日后将孩子送到父亲身边。

武越归来,被押送设在大西北的五七干校执行。

趁众人忙乱抓武越时,小勤率众将良种播下。武越临行,挖出发芽的种子,与送行的小勤激情吻别。

武越利用工余,潜心写了两篇论文。做梦也想不到那两份东西根本没出县邮电局,就转到干校革委会。武越知道不好,急忙逃跑回北大荒,见了父亲,准备将小勤和孩子接来团聚。不料在旗杆院外被抓,他说服了警察,偷偷地看了孩子和小勤最后一面。被押送西北劳改农场了。

六块六毛六那点事第28集剧情介绍

小勤坚信武越迟早会回来,她早已完成百亩种子田计划,良种贮藏妥善。臭子为争取母女同情,修房时不慎摔伤,由陈万良硬送进小勤房间,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转眼间到了一九七七年拨乱反正的关口。有关下放人员、知青召回城市的消息一经传出,农场乱了。邢场长官复原职,含泪给予多少年没中断种子培育的马小勤极高的评价。武厅长回家,面临的是校长要求离婚。

臭子对小勤说这是孩子返回北京的惟一机会,她必须得获得正规教育。梅艳秋进了县剧团,陈万良不在召回之列,他昧了梅艳秋一本解放前的存折,以为抓到一笔厚禄,打报告提前退休。小勤个人留下来等候武越的打算动摇了。梅艳秋将问题看的透,在这儿等回北京等都是个等。考虑到孩子上学问题,决定返京。

小勤回来后被那姑臭训,索性静观其变。

六块六毛六那点事第29集剧情介绍

陈万良回到北京后被不懂老银行规矩的银行职员一顿奚落,又以为上了梅艳秋的当。陈万良有家难归,游荡于亲戚旧友间讨食借宿,沦为落魄之人。

武厅长告诉小勤现正通过组织方式为武越平反,这种事积压太多,跟买菜一样,还得排队等候处理。小勤想找人帮手快点解放武越。就找精豆去了。精豆倒卖外汇券,据说天下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小勤进去还没找到可以拜托的人,己被一位'现代诗人'穷追不舍,只好逃之夭夭。

小勤几天行程到了大西北山里的劳改场,才知道武越己经获释,刚离开不久。那姑告诉武厅长,他不想一出狱的儿子再受创伤,就想办法先把他堵到什么地方呆几天,完了再做打算。小勤在偏僻小站,发现了等待列车的武越。保持蛮荒状态的野山簇拥着只有两个人的车站,演绎出久别重逢后的激情。那个夜晚,他们呆在空荡荡的候车室相拥长谈。小勤这才发现武越在孩子问题上一直有误会。俩人争吵到筋疲力尽,又抱头痛哭。

六块六毛六那点事第30集剧情介绍

第二天小勤惊醒,发现武越已不见踪影。

小勤的女儿眼下渐晓人事,长的聪明伶俐,成为几位老人掌上明珠。但一听到女儿叫臭子为爸,小勤心里就咯咛,这小冤家到底是谁的女儿至今是迷。陈万良为存单兑现,不停向臭子借钱。

南方疗养院。知道孩子真相引起震惊的武越情绪平复后,武厅长说其实武越也并非自己的亲骨肉,而是一位无法刻在英雄碑上的烈士遗孤,说咱俩同理,不管小勤的女儿是不是你的骨肉,只要你心里认,她就是你的骨肉。

柳琴找她,听说如今医院有亲子鉴定的项目。小勤想叫上臭子去做一个。臭子以忙为借口,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那姑心中雪亮,她知道女儿跟臭子且有打不完的仗,外孙女将是焦点所在,她已然鄙视公家。放弃了捡破烂,随时把孩子拢在身边,当然,这又成为两个老太太打口水仗的原因。双方战事不休。此事敏感,瘸二爷和老公也都不再充好人,各帮各家,不知不觉间,为将来争夺一个小姑娘的抚养权,两户和平共处多年的亲家完全形成对抗之势。

武厅长父子应邢场长之邀,去兴凯湖休养。武越触景生情,将他和小勤的恋情分析的很透,只有在这创业天地,俩人的亊业和爱情才能双双扎根。小勤悄悄离开北京,又受臭子阻拦,但她毫不犹豫地走了。武越孤身寒影地坚守终于等来心中所爱。

若干年后。农场转制,开始承包。邢场长希望武越小勤先办公司,尔后把那十万亩埋过先烈的土地包了。武越小勤俩人约定,只等公司开办了,他们将在兴凯湖举办空前绝后的盛大婚礼。但事情进展诸多不利,没有一千万开发资金,没法签土地合同。其次是臭子不签离婚协议。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