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活比蜜甜剧情介绍

1-6集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剧情介绍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第1集剧情介绍

一九七八年冬。印刷厂炊事员周永顺光荣退休。周家双喜临门,一是老周平反昭雪,从马家大杂院搬回了被没收多年的周家院子;二是下乡插队五年的大儿子周大庆就要返城,回来和马淑琴的二女儿马玉英结婚了。马淑琴给未来的女婿在合作社安排了保管员的工作;马玉英更是思念心切,盼望着大庆回来成婚。周家和马家开始在周家院子筹备儿女的婚事,欢天喜地。

陕北马圈村的知青返城了。大庆爱着玉英,可农村生活艰苦,马家的大女儿马继红也在这里插队;她在村里能搞来干粮,常常接济大庆,是他的救命恩人;两人一来二去就好上了;可回城的消息让大庆左右为难。他为了逃避继红的纠缠,躲藏在返城的大卡车里,想独自回城。可继红火眼金睛把他生擒活捉。两人不知回城如何面对玉英,可归心似箭,也只好踏上归途。

风雪之夜,大庆和继红回到城里。大庆不敢和继红一起回家,两人在城门下厮打起来,却被巡逻的民警当做流窜犯抓获;民警听说他们是返城知青,半信半疑,决定把两人送回周家对证。大庆逃跑无望,只好被民警押送回了周家。

这一天正是老周六十大寿;马淑琴和二女儿玉英、老邻居李家人都在周家祝寿,一片喜庆。风云突变,大庆和继红被民警押送到了周家;众人刚刚为了重逢泪流满面,继红就宣布必须取消妹妹玉英和大庆的婚事,自己要嫁给大庆!众人得知大庆和继红已经相好,闹得不欢而散;马淑琴带着玉英愤然离去。

大庆和继红向老周诉说了下乡插队的种种艰难,天寒地冻,缺吃少穿,继红曾经在风雪之中搭救过大庆的性命;周永顺听后唏嘘感叹,也只能同意马继红暂时住在了周家。大庆左右为难,妹妹是等待自己五年的青梅竹马,姐姐是搭救过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心中爱着玉英,却不知进退。

玉英回家后哭哭啼啼了一夜;老马断然决定把保管员的岗位让给别人……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第2集剧情介绍

继红心意已决,为了和大庆结婚,霸占了本来给妹妹和大庆准备的新房。老周左右为难,可他生性倔强,看不惯继红的强横,两人一番明争暗斗。大庆惦记着玉英,正好在中间煽风点火。继红最终占领了新房,又逼迫大庆结婚;大庆声东击西,说等找到工作再谈婚论嫁。

大庆一心想见到玉英,就偷偷安排二庆帮自己约会了玉英在城门相见。可继红明察秋毫,看透了大庆的心思,将他锁在房子里严加看管。玉英在寒风中苦苦等待到半夜。次日,等玉英赶来看望大庆的时候,继红更是紧闭大门,让大庆和玉英不得相见。玉英苦苦地哀求,大庆盼望的眼神,继红死死地把守;三人各自躲藏在门后泪水涟涟;一扇门,那么近,又那么远!

老马恨透了周家,借着厂里分冬储大白菜整治了周家一番,分给周家的全是冻白菜。老周不怕,说三年自然灾害吃树皮都活下来,还怕吃点儿冻白菜?老马一番冷嘲热讽。两个老人不欢而散。

大庆和继红返城后为了落实工作,只好去知青办排队等待指标,可知青办人山人海,都想抢个指标;他为了插队和其他知青发生了殴斗,幸亏继红能说会道,左右逢源,把矛头转向了知青办主任,两人才溜之大吉。大庆知道老马原本给自己在合作社安排了保管员的工作,只能跑去哀求;老马痛恨周大庆,忌恨大女儿,却又心疼马玉英,承诺只要大庆离开继红和玉英结婚就帮他安排工作。一句话又给了大庆希望。

大庆想要离开继红;可继红是救命恩人,也不能亏了她。于是,跑去护城河边挖出了前些年当红卫兵'破四旧'的时候,自己从'地主老财'家搜出了几个金戒指,送给马继红作为补偿,求她放自己一条生路。可继红一心就是要嫁给大庆,一根绳子栓在房梁上要在周家上吊,最后还一语道破天机,说在马圈村的时候就已经和大庆睡过了!周家又是一场鸡飞狗跳。

老马听说了消息如五雷轰顶……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第3集剧情介绍

老李知道马家和周家为周大庆和马家姐妹的婚事头疼;他胆大包天,竟然偷偷找来老尼姑到周家算命;老尼姑看了三人的八字道出真言,说大庆如果把两个女人全都收归门下,才是富贵一生。老周和老马哭笑不得,扔给尼姑三斤粮票请她走人。

老马得知继红和大庆生米煮成了熟饭,只好同意给大庆安排工作。可天有不测风云,保管员的岗位被印刷厂厂长安排给了一个东北回来的残疾知青。大庆眼看就要到手的工作被抢走了。

老周退休以后,厂里分配给他一个顶替指标,周家有一个儿子可以进厂当炊事员。老李先打起了主意,要求老周把顶替指标给二庆,说女儿李晓叶和二庆正在恋爱,二庆在宣传科是临时工,没有铁饭碗可不能当他李家的女婿。老周面对三个儿子要把一碗水端平了,决定让三个儿子比赛做周家羊肉面,谁能做出当年祖上传下来的'全家福羊肉面'谁就去厂里当炊事员!兄弟三人就开始和面、剁肉、腌羊肉,准备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第二天比试比试。

继红不是个省油的灯,她有了大庆找到工作就结婚的承诺,当然希望大庆进厂当工人。半夜,她找来大庆合计一番,想出一条妙计;大庆把一包碱面下到了二庆和三庆准备的羊肉馅里,明天下锅一炒必然苦涩不堪,这样自己一定会大获全胜。

老李从小就在周家面馆跑堂,最能吃出周家面的味道,就被老周请来给三个儿子当裁判。周家三个儿子一番比试,做出三碗羊肉面;果然大庆的臊子面拔得头筹,而另外两碗苦涩不堪。大庆和继红正暗自欢喜,老周却发现了蹊跷,点破了大庆和继红的勾当,说当年自己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去潼关打小日本,当的就是伙夫,结果被日本兵抓获,逼着他做羊肉面,自己就在羊肉里下了碱面,日本军官吃得呲牙咧嘴把他轰走了。他最后决定把指标给二庆。二庆还想推辞,说自己想考大学,要了指标也等于浪费了。老周虽然心中觉得有理,却又不甘心便宜了偷奸耍滑的大庆……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第4集剧情介绍

大庆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为了得到顶替指标,决定对二庆发起攻击。二庆是宣传科的美工,正在厂里的墙上画'工业学大庆'的巨型宣传画;他要让二庆变成'坏分子',你政治上不过关,还能进厂当工人!大庆和继红一番密谋,计划半夜先去给二庆画的炼钢工人画上眼镜和胡子,再冒充发现坏分子的群众写了一封匿名信投进保卫科的信箱,举报二庆破坏无产阶级工人的伟大形象。继红担心二庆的前途,犹豫彷徨,可看大庆心意已决,只好同意;于是两人依计行事,先破坏了宣传画,又写了匿名信扔进了保卫科的信箱。

大庆本以为这次能够得到指标,可继红逼迫他落实工作以后就要和自己结婚,他百般推脱,结果两人争执起来,最后鱼死网破。继红气愤不过,又担心二庆的前途,就把大庆的勾当告诉了老周。结果,老周怒斥大庆一番,三庆偷回了举报信,还结结实实痛打了大庆一顿;这下老周下定了决心,把进厂的登记表格交给二庆,逼着他去办顶替手续。二庆确实是个菩萨心肠,还是想把指标让给大庆,可看着爸爸瞪圆的眼睛,他进退两难。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庆终于找到机会溜出去见到了玉英,两人哭哭啼啼诉说一番就不必细说。他刚回到周家院子就看见继红呕吐不止,去医院检查以后得知继红怀孕了。大庆五雷轰顶,没有想到临走在马圈村和继红的一夜温存竟然要开花结果了。老周劝说大庆马上和继红登记结婚!又觉得这件事情丢人显眼,命令全家封锁消息。

大庆不想认命,从家里偷出三十个鸡蛋,跑到了一个老中医那里换回了一副打胎药,想骗继红喝下。千钧一发之际,幸亏老周当年琢磨羊肉面配方的时候研究过中药,发现了其中的蹊跷,才一把摔碎了砂锅,没有让继红喝下去那副断子绝孙的打胎药。大庆万念俱焚,要喝敌敌畏自杀,可最终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决定另作打算…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第5集剧情介绍

大庆心里惦记着玉英,可现在继红怀孕了,进厂指标又被二庆拿走了。他感觉穷途末路,决定带着玉英离开安城,去铜城煤矿找个工作和玉英厮守一生。大庆偷偷找到玉英,隐瞒了继红怀孕的事情,只说要带玉英出逃铜城,结婚成家,相伴一生。玉英心中虽然害怕,可挡不住对大庆多年的情感,两人约定一起逃离安城。

次日,大庆和玉英逃出家门,准备乘车赶赴铜城。可玉英儿女情长,临走留给老马一封信告别,走漏了出逃的消息,招来了周家和马家人的追赶。两家人在长途车站围追堵截,抓获了大庆和玉英。最后,继红拿出了杀手锏,对玉英和盘托出,说自己已经怀上了大庆的孩子!玉英闻听痛不欲生,决定和大庆斩断情缘,哭哭啼啼跟着老马回家了。大庆也只能乖乖返回了周家。

二庆其实还没有去办顶替手续;他看到继红怀孕,大庆又没有工作能养家糊口,更坚信应该把指标让给大庆,可老周就是不同意。这时厂里正在紧锣密鼓调查'破坏炼钢工人伟大形象'的案件。于是二庆向保卫科长老李自首,承认自己就是'坏分子'。老李大惊失色,却又无能为力。老周明白二庆的仁义,可事已至此,只能同意把指标给了大庆。终于,大庆可以进厂端铁饭碗了,可也只能认命,准备和继红去登记结婚。二庆却被发配到清洁队扫马路了。

老李正为二庆丢了指标发愁,忽然得知大庆是因为得了肝炎才第一批从马圈村返城的;他心里有了主意;大庆得过肝炎就不能进食堂工作,这是国家的规定!于是他要向厂里举报。大庆眼看工作又要遭遇变故,被逼无奈,脱下鞋子,一双残缺脚趾的脚露了出来;他泪流满面,哭诉了在马圈村被大雪围困在山里三天三夜,结果冻掉了脚趾;老李看了他残缺的双脚,禁不住老泪纵横,只能默许了一切。终于,大庆进了食堂,却没有穿白制服当炊事员,只能负责运煤烧炉子……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第6集剧情介绍

老周为了给继红凑彩礼钱,把家传的老座钟卖给了老马;他开价一百五,可老马可怜周家,说她出价二百!老周愣了,眼泪直打转。周家三兄弟发现老座钟被爸爸卖了以后,都黯然心伤,说那是妈妈活着的时候最喜欢的物件;继红更是难过,觉得自己给周家惹出了不少麻烦。

玉英自从出逃铜川不成回了家已经万念俱灰;她借酒浇愁,结果酒精中毒,在阎王爷那里打了圈又被救了回来。大庆和继红得知后心中十分内疚,不敢前去探望玉英。周永顺训斥两人一通,逼着他们去看望玉英。可玉英却劝说两人结婚,马继红泪如泉涌。

几天后,玉英终于痊愈出院;她约见大庆在公园相见,说要做个了断;这是他们曾经定情的地方。她把一书包往日的书信全部还给了大庆,嘱咐大庆以后好好和继红过日子,随后黯然离去。继红也悄悄跟来,听见妹妹的一番话之后心如刀割。两人打开那只书包,原来的那些书信都被剪成了碎片,是玉英那颗破碎的心;一阵寒风吹来,碎片随风飘逝。继红禁不住放声痛哭。

老周和老马已经开始张罗周大庆和马继红的婚事,自行车、缝纫机都买了回来。万事俱备,就剩下大庆和继红去登记结婚了。谁知道风云突变!继红忽然改了主意;她看到玉英的痛不欲生,看到二庆为了成全她和大庆被下放到了清洁队去扫马路,看到周家为她做的一切,终于良心发现,说出了自己怀孕的真相;她告诉大庆,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而是在马圈村的时候为了换馍馍,和保管员李大个子一来二去有了感情怀上的。周家又被搅和的鸡飞狗跳。大庆闻听之后喜忧搀半,喜的是孩子既然不是自己的,那就不用结婚了,忧的是继红和李大个子有染毕竟是为了自己;他只觉得这是一笔孽债!老周明白继红心里的仁义,劝告大庆还是和继红结婚,不能在这时候把继红扔到一边。大庆心乱如麻没有了主意……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