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回家剧情介绍

1-6集
老爸回家剧情介绍

老爸回家1集剧情介绍

  早上,准备出门的林然然惊讶地看到,十年不见的父亲带着同父异母的妹妹出现在院里,身旁堆放着大包小袋。姥姥向林然然宣布:霍启和霍聪从乡下搬回城里生活,先在这借住三个月。林然然当即就蹿了,直呼父亲的名字质问:霍启,十年前你跟我妈离婚时,不是分了你。。。

  早上,准备出门的林然然惊讶地看到,十年不见的父亲带着同父异母的妹妹出现在院里,身旁堆放着大包小袋。姥姥向林然然宣布:霍启和霍聪从乡下搬回城里生活,先在这借住三个月。林然然当即就蹿了,直呼父亲的名字质问:霍启,十年前你跟我妈离婚时,不是分了你一间房子吗?回城里生活没人拦着,可你跑这儿来起什么腻?

  霍启满脸皱纹,已然像个地道的老农,他不停地赔着笑脸说:那间房子一直租给外人住,三个月后租期才满,现在让人家搬走要付六千元违约金,他先在这儿凑合仨月。林然然大喊:你脸皮也太厚了吧,自己赚着房租,跑到前妻前女儿身边蹭吃蹭住,还带着和第三者生的孩子,你可以进吉尼斯纪录了。

  霍聪不解什么是第三者。林然然恨恨地说,你妈妈的名字就叫第三者。霍聪大声争辩:我妈妈的名字叫孔妮!“孔妮”这两个字刺痛了林珊的心。眼见林珊脸色惨白,霍启赶紧捂住霍聪的嘴。

  老太太及时制止了双方的争吵,强势命令霍启进屋安顿。林母心脏不好,耳朵还背。这两年林珊和母亲交流越来越困难,孝顺的她事事迁就母亲,把老人当小孩哄,可今天这样的安排实在让她难以接受。她要弄明白,到底是母亲主动邀请霍启来的,还是霍启自己找上门的?

  霍启吞吞吐吐承认,是他前两天给老太太打电话提出借住一事,林珊和然然千万别跟老太太生气。林珊咬牙切齿:然然说的没错,你脸皮也太厚了,离婚这么多年,光长岁数没长志气!

  林珊的弟弟林璜与弟媳甘欣闻讯赶来。林璜拉着久别的霍启嘘寒问暖,眉飞色舞地给甘欣讲述姐姐和霍启相恋的经过,当年,在轻工局举办的先进人物报告会上,大学毕业的林珊负责给勇斗歹徒的保卫干部霍启献花——霍启在单位值班时发现三个盗窃犯,他抓住一人,被另两个歹徒捅了七刀,他死死抓住歹徒没有放手,直到同事们赶来……少女爱英雄,林珊和霍启一见钟情,半年后步入婚姻。

  林珊恼火弟弟重提往事。林然然看着一副陶然之色的霍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喊:她记住的是她十三岁时,霍启为了第三者抛弃了她们母女,让一向骄傲的她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她不仅失去了父爱,更失去了自信,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以致后来高考时只考了二本的分数。这份痛楚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上,永远无法抹平!霍启垂下头,不敢看女儿的眼睛。

  林珊将此事告知男友肖言。肖言随林珊来到林家,表示违约金由他来付,请霍启立刻走人。霍启冲肖言皮笑肉不笑:你是大老板不在乎钱,那我也不能用你的钱,没这个道理,况且这事儿是我和老太太说好的,外人就不必费心了。林珊立即把话顶回来:搞明白了,你才是外人!霍启连连点头:口误口误。

  老太太理直气壮声称,是她邀请霍启父女来家里住的。林然然被姥姥噎得直喘粗气。肖言则当即告辞。

  林然然请肖叔叔不要走,他和母亲已经相爱两年多,虽然她对他们的关系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但她和肖叔叔相处融洽,所以只要母亲幸福,她绝无二话,哪怕肖叔叔现在口头和母亲订婚,她立即改口称呼他父亲。肖言劝慰林然然:不要意气用事,现在不是谈订婚的时候。肖言说罢,走出林家。林然然没想到一向办事果断的肖叔叔关键时刻竟然如此不给力,让她在霍启面前大失颜面。

  林珊出门送肖言,她更不希望肖言这个时候离开。肖言苦笑:当着林然然的面儿,许多话他没法说。他没有霍启脸皮厚,老太太又那么旗帜鲜明,依然把霍启当女婿,他自尊心受挫无所谓,只是他不想搅入林家的纷争,话说多说少都显得不大度。林珊心里别扭,又不能强留肖言。

老爸回家2集剧情介绍

  霍启突然发现霍聪不见了。大伙楼上楼下院里院外,找了个遍,没有霍聪的踪影。姥姥怪罪林然然对霍聪态度不好,气跑了小女孩。霍启急得满头冒汗,身子打晃,十岁的霍聪从没到过大城市啊……大家发现,霍启的身体似乎很虚弱。孩子丢了,林珊也慌了,赶紧和林璜带。。。

  霍启突然发现霍聪不见了。大伙楼上楼下院里院外,找了个遍,没有霍聪的踪影。姥姥怪罪林然然对霍聪态度不好,气跑了小女孩。

  霍启急得满头冒汗,身子打晃,十岁的霍聪从没到过大城市啊……大家发现,霍启的身体似乎很虚弱。孩子丢了,林珊也慌了,赶紧和林璜带着霍启到派出所报警。

  林璜开着自己的二手车,拉着霍启去火车站等地四处寻找霍聪。其实,林然然也很替霍聪担心,却碍于面子不愿跟着霍启去找。

  火车站、汽车站等处都没有霍聪的踪影,霍启和林璜又跑到救助站求助,一旦有人把霍聪送到这里,马上通知他们。林璜硬是拉着已经虚弱不堪的霍启回到林家,让他稳住神先休息一会儿。

  眼见天色已黑,霍启急得团团转。林然然在别墅院里霍聪的涂鸦中,发现了霍聪的留言,原来小女孩一个人回凤凰岭老家了。林璜向林珊借车,要和霍启去凤凰岭找孩子,林珊,林然然也上了车……霍启目光中充满感激。

  郊外公路,霍聪找到一个路边饭店,死乞白赖用小书包和店主换了碗面吃。店主正想找霍聪问个究竟,却发现小女孩跑掉了。

  霍聪跑到大野地里,四周漆黑一片,她吓得缩成一团大哭起来。

  饭店老板报警,霍启和林家闻讯找到饭店,经过惊险的搜救,找到了霍聪。

  老爸回家分集第二天早晨。霍聪因为昨天走失时着凉,夜里发高烧,霍启正在哄她喝中药。林然然看在眼里,心中百感交集,小时候父亲也是这样疼爱她,然而这种爱已经遥远陌生。

  林珊终于答应让霍启父女住下,但约法三章:不许打扰她和女儿的正常生活,三个月后马上走人。霍启松了一口气,连忙让霍聪谢谢“姥姥”“阿姨”“姐姐”。

  公司里,午饭时间,林珊收到了肖言送来的“爱心午餐”。几天来疲惫的神经得到缓解。

  林然然对霍启回家一事心存疑虑,忍不住找小舅林璜刺探真相。林璜抵不过林然然,向她讲述了六年前霍启的妻子病故。十年间,霍启一直对林珊林然然母女俩念念不忘。此次回家,目的是想和林珊复婚。

  林珊正在公司开会,霍启找上门来,要林珊帮忙解决霍聪的户口问题。此举引起林珊同事的闲言碎语。

老爸回家3集剧情介绍

  林珊恼火地表示,霍启不能装傻起哄不把自己和霍聪当外人!这几天留他们住下,不等于他们就可以赖在这儿三个月,利用老太太的善良达到目的是可鄙的!霍启一脸苦相:他是可鄙,可霍聪实在太可怜。十年来他承包荒山植树造林,大部分时间住在山上的护林站。三年前。。。

  林珊恼火地表示,霍启不能装傻起哄不把自己和霍聪当外人!这几天留他们住下,不等于他们就可以赖在这儿三个月,利用老太太的善良达到目的是可鄙的!

  霍启一脸苦相:他是可鄙,可霍聪实在太可怜。十年来他承包荒山植树造林,大部分时间住在山上的护林站。三年前霍聪上小学,每天到山下的学校要走七八里山路,而孩子又有画画的天赋,在乡下得不到发展,现在树木已成林,所以他下决心回到城里,等暑假开学之后让霍聪在这里借读。

  为了孩子上学——这个理由让林珊一时无语,她转而警告霍启:肖言是她的未婚夫,霍启没有资格和他较劲!

  霍启一本正经地承认:他是没资格较劲,只是肖言张口闭口就是拿钱摆平,财大气粗地藐视他,他忍了,可问题是钱不是林珊帮肖言挣的吗?肖言不能拿着林珊的钱装大爷。林珊诧异,霍启似乎对她和肖言的情况知之甚多。霍启忙解释,是前天他和老太太打电话时,老太太顺口唠叨了几句,他这也是关心林珊,才多说几句……林珊冰冷回绝:我不需要你的关心,而且,少打听我和肖言的事!

  半夜时分,林然然回到家,林珊把霍启的理由告诉女儿。林然然看出妈妈动了恻隐之心,她激动地质问:十年前父亲感情出轨,一夜之间毁了家庭,她们母女相依为命才度过了那段黑暗的日子,难道妈妈都忘了吗?

  霍启从蛇皮袋里掏出一串串山货,暴土扬长,呛得林然然憋气、咳嗽。林珊质问:你不知道女儿有哮喘病?霍启又急忙拿出治疗哮喘的中药,他从没忘记女儿的病。林然然接过中药,扔出窗外,一声不吭走出家门。

  早上,林珊发现保姆情绪低落。原来,老太太夸霍启的早饭可口。林珊一个劲儿对母亲使眼色,可老太太根本没看出来。

  林然然对着饭菜挑刺儿,霍启别以为自己拍拍屁股一走十年,回来还能假装没事人,把断篇儿说接就接上。说罢,她示威似地沏咖啡、吃面包。霍聪小声地咕哝:姐姐怎么像个刺猬……霍启赶紧夹菜堵住女儿的嘴。

  战火还是没能压住——饭后,保姆刷碗,霍启让她少用洗涤灵,洗衣服也尽量不用洗衣粉,因为所有化学物品都含有毒成分。保姆一肚子怨气:霍启挑三拣四,再这样她辞工不干了。林然然忍不住指责霍启,让他少指手画脚。

  林珊急忙圆场,以后老太太的饭菜由霍启做,她和林然然的饭菜还由保姆做。林珊私下斥责霍启多事,现在找一个合适的保姆多难,要不是看在他一片好心,她立即请走的不是保姆而是霍启。

  林然然的男友高贺在网上发帖成立“不买房联盟”,引来众多为买婚房而焦头烂额的小白领凑热闹。这几天,电视台、报社轮番采访高贺。他坐在公司会议室内侃侃而谈,声讨高房价,斥责房地产商昧良心赚钱……突然成为名人的兴奋,让他忘了自己就是个房地产公司的小职员。

  高贺来到咖啡馆。林然然经常在这里要一杯咖啡,在笔记本电脑上写稿子,巴黎左岸的作家大多是这种范儿。高贺对此不以为然,林然然这是在作秀。

  此刻,林然然终于抓到反击的机会:高贺才是在做名人秀,可在网上出名的人三五天后就会被掩埋,高贺真以为自己能当职业名人热闹一生了。高贺强词夺理,为自己辩解。男友让自己不顺心,家里又冒出个没脸没皮的父亲,林然然觉得自己简直掉进愚人节里出不来了。

老爸回家4集剧情介绍

  三年前,林珊的服装公司和肖言的服装厂联营生产服装,二人相识相恋,肖言拼命三郎式的风格深深吸引了林珊,在她眼里,全身心投入工作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因为林珊不愿意揭开旧日伤疤让自己再痛,所以她只是告诉肖言,她和霍启因感情不和而离婚,肖言也从未。。。

  三年前,林珊的服装公司和肖言的服装厂联营生产服装,二人相识相恋,肖言拼命三郎式的风格深深吸引了林珊,在她眼里,全身心投入工作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因为林珊不愿意揭开旧日伤疤让自己再痛,所以她只是告诉肖言,她和霍启因感情不和而离婚,肖言也从未深问。霍启现在突然归来,林珊觉得必须把事情讲清楚,不能让肖言生出误会,因为她格外珍惜这份感情。

  二人见面后,肖言半开玩笑地问林珊:霍启是不是有意和她复婚?要是她也有这个意思,他可以成全他们。林珊绷起脸,警告肖言少开这种玩笑。随后,她忍痛撕开旧伤口——

  当年,身边的人都不看好林珊的婚姻:霍启初中学历,家又在乡下,成为英雄那是因为他职责所在赶上了,林珊光顾着沉迷爱情,没看见二人之间的差距。随着英雄光环褪去,林珊察觉霍启好大喜功,又没有长性,办事常常虎头蛇尾,所以他在单位一直就是个普通的保卫干事,而林珊一步步走上公司的领导岗位。隐隐的失望中,林珊总是劝慰自己:霍启一心一意照顾她们母女,把丈母娘当亲妈对待,这样的男人也是难得了。

  不料,霍启突然因作风问题受到留职察看处分。夫妻俩虽然同在轻工局,但分属两个公司,整日忙来忙去的林珊对丈夫的工作知之甚少,她这时才知道,霍启把箱包公司的外加工项目引荐给老家的村办工厂,这个小厂的副厂长孔妮正是霍启的初中同学,霍启和孔妮发生一夜情被抓奸,而那时孔妮的丈夫已病逝半年多。悲愤中的林珊不给霍启解释的机会,快刀斩乱麻办理了离婚手续。霍启辞职回了老家,不久和孔妮再婚,随后,霍聪出生。三年前,孔妮因患白血病去世。

  回忆往事犹如复习痛苦,林珊激动地看着肖言:霍启不思进取,可人前人后我都在竭力维护他的形象,总是说他的好,唯恐伤了他的自尊。出事后,我遭到众人的耻笑,大家反倒认为我一直图虚荣,装幸福,活该受罪。离婚头一年,我整天战战兢兢,同事们说件事或者讲个笑话,我都认为他们是在议论我嘲笑我,我的神经质状态让大家不敢接近我。那几年我就是个孤家寡人,若不是因为有女儿,我可能就自杀了。我一直对他充满怨恨,用五年时间才把状态调整过来,把那一页彻底翻了过去。后来回想起那件事、那个人,我只觉得厌恶和不堪。是我们的相识和相知,才重新唤起了我的生活热情。和那样一个人复婚,怎么可能?

  星期六,林珊照例住到肖言家。她跟肖言商量,他们可以两年后再结婚,而且继续不让服装界的朋友知道他们的关系,但是要在家人面前举行一个订婚仪式,尤其是不能再让母亲稀里糊涂地抱幻想,以免产生更大的误会。肖言犹豫地问:有这个必要吗?林珊坚定地点头,肖言只得同意。

  霍启自从住进林家,就对小院格外关注。看着院里素净的草坪,霍启感叹不已:这么好的院,既不种花,又不种菜,就平白地养着点儿草,太可惜了!

  霍启热火朝天地带领老太太和霍聪对小院进行大改造,铲除草坪,种下从花圃买来的各种花卉,别墅绿地很快变成了大花园。保姆气哼哼地站在一边看他们折腾,霍启教育保姆:鲜花绿叶养眼爽神,可以缓解林珊从年轻时就患上的神经衰弱,还可以增加副氧离子,对治疗林然然的哮喘病极有益……

  老太太儿时生活在乡下,此刻她像个孩子般兴奋,叮嘱霍启不要顾及林然然的态度,反正她就认霍启这个女婿,霍启只要努力,最终总能捂热林珊母女的心。霍启笑笑,含糊答应。

老爸回家5集剧情介绍

  霍聪还是闹着要回山里。霍启循循善诱:现在这个小院不是跟家里的院子一样了吗?你照样可以画花,而且养花你比姐姐有经验,这样就可以让姐姐佩服你了……霍聪被说服,她还要种菜、养鸡养鸭养兔子,霍启答应一步一步来。星期天上午,林珊和林然然、肖言也被小院。。。

  霍聪还是闹着要回山里。霍启循循善诱:现在这个小院不是跟家里的院子一样了吗?你照样可以画花,而且养花你比姐姐有经验,这样就可以让姐姐佩服你了……霍聪被说服,她还要种菜、养鸡养鸭养兔子,霍启答应一步一步来。

  星期天上午,林珊和林然然、肖言也被小院里翻天覆地的变化惊呆。保姆告霍启的状,林珊强压怒火劝阻女儿,有什么事过后再说。

  林然然花近千元买了一个水晶相框,她要把母亲和肖言的合影摆在客厅,震慑霍启。

  中午,林家老少齐聚一堂。林珊和肖言举杯向母亲敬酒,宣布今天是订婚宴。随后,肖言郑重地改口叫妈。老太太满屋子找霍启和霍聪:一家人吃饭,他们怎么不上桌?

  这时,一股浓烈的臭泥味飘进屋来。

  林珊冲进小院,只见霍启带着霍聪正往地里撒臭泥,她气得浑身乱颤:霍启这是成心搅局!霍启一脸无辜:他和霍聪已经回避,躲到外边吃完饭了,不过臭泥得趁新鲜撒到地里,否则影响肥力,所以他们就急忙赶回来了,有机肥就是比化肥棒,花繁叶茂,可以帮林珊和林然然治病……

  一家人都从屋里出来,林珊一把拉过女儿,正告霍启:花粉是引起哮喘病发作的过敏源之一,所以家里从来不摆花,更别说满院子种花,所有的花立即清除。

  霍启嘀咕,他怎么不知道女儿对花过敏?林然然顶撞:霍启在她治病的最佳年龄时遗弃了她,导致她的哮喘病越来越厉害,为此妈妈带她做了一次过敏源全面检测,那会儿霍启躲在什么地方呢,关心过她吗?霍启哑口无言。

  老太太出面揽下责任:小院改造是她的主意,她给林然然赔不是,一家人不必这么较真儿。霍聪不干了,爸爸说过,种花也是为了让她练习写生,找到家的感觉,花都拔了,她画什么?

  林然然大怒:霍启又在说谎,说是种花为了她们母女治病,其实是为了霍聪住着舒服,霍启自私到了极点!霍聪和林然然吵架,不许姐姐对爸爸大喊大叫。林然然越发提高了声调:没人请你们来这里住,想家,回你们自己家呆着去!

  霍启一把抱起霍聪,躲进屋,连连许愿以后带她去公园游玩写生。

  林然然发难:妈妈可以宽容大度,但是她做不到,霍启带着霍聪在家里恣意妄为,为了姥姥,她忍下这个恶心,但她不能再和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霍启什么时候走,她什么时候回来!正说着,林然然因情绪激动犯了哮喘。霍启、林珊和肖言急忙将林然然送到医院。

  经过抢救,林然然脱离了危险。霍启在医院见到了高贺,对这个小伙子很有好感。病愈后的林然然为躲避霍启,住到了高贺家里。

  霍启听说林然然与高贺同居,情急之下来到高贺的公司,正逢报纸上刊登出高贺代表不买房大联盟揭露房地产内幕的消息,霍启拿着报纸闯进高贺的公司,导致公司老板看到了报纸上的消息,高贺因此被公司开除。

老爸回家6集剧情介绍

  林然然跑到高贺租住的地方,宣泄对父亲的愤恨。高贺劝林然然原谅父亲,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就因为一次失误,毁了前程又被赶回农村,已经很冤了……林然然没有得到半点安慰,她不由发邪火,重提高贺被炒鱿鱼的事。高贺反唇相讥:你想当作家一夜走红,不也是好高。。。

  林然然跑到高贺租住的地方,宣泄对父亲的愤恨。高贺劝林然然原谅父亲,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就因为一次失误,毁了前程又被赶回农村,已经很冤了……林然然没有得到半点安慰,她不由发邪火,重提高贺被炒鱿鱼的事。高贺反唇相讥:你想当作家一夜走红,不也是好高骛远在做梦吗?二人不欢而散,林然然摔门离去。

  走在马路上,林然然才意识到自己无处可去。已是深夜,林然然悲从中来,在马路上大喊:我是个无家可归的人!巡警走过来,关切地询问林然然需要什么帮助。林然然擦干眼泪,赶紧摇头,她走进一家快捷酒店落脚。

  林然然正准备出版一本散文集,而出版社负责林此书的编辑陈默,是一位已婚的中年男子。在林然然眼里,他成熟稳重,有风度有魅力,和高贺形成鲜明对比,从小父爱缺失的林然然,对陈默很有好感。

  林然然对陈默倾诉:高贺越来越二,在买房问题上,她从没给过高贺压力,因为父母的离异让她惧怕婚姻,她觉得三十岁以后才会考虑结婚,而且她根本没想过买房的事。高贺莫名其妙发起什么“不买房联盟”,倒好像跟她示威似的。

  陈默不无讥讽:高贺这种小城市的凤凰男,天生敏感,他就是在向林然然示威,用自傲掩饰自卑;林然然就应该冷淡他,让他自觉无趣,这是对付他最好的办法。其实,林然然并不想跟陈默多说男友的事,因为她知道,男人大多不愿意听女孩子讲她和别人的情感纠葛。她岔开话题,提起父亲的突然归来,让她忿然……

  陈默不仅写书,还经常收集年轻作者的稿子编撰出版,最近他就在编一本“美女作家散文集”,他选了林然然五篇作品,为此林然然在他的工作室昼夜加班,对稿子进行最后的修改。

  转天,服装店,甘欣和顾客大吵特吵。原来,顾客从甘欣手里买下套衣服。霍启前来找林璜,突然想起前几天看见甘欣穿过这套衣服,于是没走脑子地当着顾客面说了出来。顾客大怒,要求退货,甘欣不肯,说是相同的衣服店里进了好几套。林璜怕影响生意,想赶紧退钱打发走顾客,不想顾客却去管理处投诉了甘欣。一时间围观的人很多,对小店的生意影响很坏。甘欣想起霍启就气不打一出来,夫妻二人又吵了起来。

  霍聪失望地对霍启说:爸爸跟在山里不一样了,总在低三下四地求别人。霍启强颜欢笑,张罗带霍聪去商场门口的游乐圆玩。霍聪终于又露出了笑脸。霍启告诉霍聪,要想改变别人,先要改变自己的心态。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