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的战争剧情介绍

1-6集
儿女的战争剧情介绍

儿女的战争第1集剧情介绍

老人刘锦清的两儿一女均已成家,本应安享晚年,却在其70寿宴上因两儿媳的争执急火攻心而突然离世,起因于老房拆迁后刘锦清的住所问题,两个儿媳的争吵让女婿文凯提议去他家住,刘芸劝她爸少喝些酒,刘锦清知道两个儿子不能表态,他要在宴席上确认住处,孙子晓锋也劝他不要生气。

刘家二女儿刘芸善良大度、足智多谋,刘家大儿子刘义沉闷老实、唯唯诺诺,一直无法拥有老大该具备的魄力和能力,刘帆是刘家小儿子,他文质彬彬、脾气温和,刘芸听到她爸不行的消息后十分悲伤,刘锦清的老伴张婕向子女们提出给他买墓地,全家人召开家庭会议,刘义提议每家先出两万,楚清和王艳有些不太高兴地离开。

王艳不想掏钱买墓地,还提议把刘锦清的骨灰买在乡下。刘芸找嫂子王艳商量买墓地之事,她看出她的想法,王艳想让楚清先拿钱,楚清向刘帆称她把钱借出去,她实际上也不想出钱,这让刘帆很为难。刘芸找楚清谈论买墓地,她将其中利害说清楚,楚清听完同意拿钱了。

刘芸给王艳打电话说楚清同意拿钱,王艳坚持要看到钱再说,她很怀疑。王艳在医院见到张姨后将刘义叫到一旁说她的赡养问题,刘义想和刘帆共同负担。张长兰一直在医院的病房前守候着刘锦清,刘芸和刘帆过去买墓地,张长兰向王艳说起家中寿衣,王艳回去拿寿衣时看到遗嘱,上面写着房子归张长兰所有。

刘锦清临死前将张长兰的手拉到刘芸手上,刘芸明白他的意思。刘芸给刘义打电话说在他家开家庭会议,商量张长兰生活费的问题,王艳想快点让楚清看到遗嘱。在收拾房间时王艳故意将遗嘱让刘芸和楚清看到,她已经偷偷更换了上面内容,原本房子要留给张长兰的,王艳将它改成留给长孙刘晓峰。

儿女的战争第2集剧情介绍

遗嘱上还说刘锦清曾借顾建成十万元,让子女们偿还,王艳想找张长兰询问,刘芸让她拿着遗嘱和结婚证件给刘义,楚清提议将东西放在刘芸那里最安全。刘锦清难辨真假的遗嘱、生前所欠债务,还有未登记的老伴儿张长兰,这一系列问题引发了三个子女及三个家庭的一系列变故。刘义看出遗嘱是王艳从中作梗,他不想让张姨流落街头,但又说不过王艳。

刘帆和楚清也怀疑那份遗嘱,刘芸拿着结婚证和遗嘱交给大哥刘义,她让他处理,刘义接过去后被王艳指责,王艳找刘芸要召开家庭会议商量遗嘱,她要让刘芸来亲自处理,还分析起原因,刘芸不想那样做,她只能主持家庭会议,刘芸的方案让王艳不同意,王艳反对张长兰继续住房子,楚清支持刘芸的建议,王艳还提出收房租,让他们两家每月出四百元。

楚清质疑遗嘱的问题,文凯不想看到大家闹矛盾。刘义感觉楚清话也有道理,他向王艳询问,她失口否认。楚清想查清楚遗嘱,刘芸将王艳叫出来吃饭,她建议王艳去公安局做笔迹鉴定,王艳心虚不敢去,她只好改口并同意让张婕继续住下去。楚清想把卡上的钱最出三万放在她妈那里,她担心还那十万元的债务。

王艳找律师询问遗嘱的问题后态度又变得强硬起来,她仍想问张长兰要房租,刘义指责她太过分,还提出离婚的说法,王艳听后和刘义争吵起来,她又去找刘芸说老房子房租还要收,在门口遇上文凯,他不想让她折腾刘芸并让她自行处理。楚清在家里和刘帆算着花费,她接到王艳催着交房租时有些恼火,她坚持不交一分钱的房租,刘帆支持楚清。

王艳拿着遗嘱给张长兰看,张长兰让她放心,她建议她去刘芸家住。刘芸小姑子王文雪敢爱敢恨,直率热情,她去相亲时和刘芸一起,刘芸接到王艳的电话后找王文凯商量,他不同意张长兰来家中居住。刘芸找张长兰询问为何没和她爸登记,张长兰将原因说出来,他担心她受到牵连,刘芸这才知道他爸欠债都是她妈生病的时候,她要接张长兰回家里住。刘芸找王艳说清楚利弊。

儿女的战争第3集剧情介绍

王文凯从顾刚那里知道张长兰和与顾刚父亲顾建成展开了一段"黄昏恋",张长兰去医院看望顾父时遇上刘芸,刘芸告诉她说楚清因早产也在医院中。王文凯早就看出楚清和王艳会干架,楚清故意不吃饭致使没有奶水,刘帆着急之下找姐夫商量,王文凯让他赶快去买奶粉,他知道最大问题是对楚清太宠爱。

楚清妈妈指责刘帆后去刘芸家,她将家中情况倾诉出来,王文凯建议她找律师来处理,她听完后很生气地离开,刘芸有些担忧,她找王艳商谈,王艳坚持不去医院找楚清道歉,刘芸说起公证处的老张来找过她,两份遗嘱不一样,她认为老张是严肃的,肯定有一份是假的,王艳再三狡辩,刘芸看出她是在强词夺理,只是不想当面揭穿她,楚清也知道此事。

在刘芸的劝说下王艳答应去医院看望楚清,她让她在病房中不要和楚清计较。王艳提着东西来到病房,她向楚清说了道歉的话,王文凯听到后马上冲进去缓和气氛,楚清躺在床上心里仍然很不痛快,她起身后也没什么可说的,楚清脸上露出了笑容,两人的关系暂时得到缓解。张长兰在医院里被王艳看到,王文凯追赶上去后说张姨赶快走,他回去后瞒过王艳。

顾刚感觉张长兰在家中照顾的挺好,他是广告公司老板,沉稳睿智,内敛低调,顾刚杨羽是职场女强人,以自我为中心,她担心张姨在家里的企图。王母也不希望张长兰住在家中,王文凯认为应该矜持一些,时机还不成熟。杨羽带着张长兰去买衣服,这也是顾刚父亲的意思,王艳在商场里看到张长兰和杨羽在一起挑衣服和鞋子,她悄悄跟随过去。

儿女的战争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儿女的战争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王文凯从顾刚那里知道张长兰和与顾刚父亲顾建成展开了一段'黄昏恋',张长兰去医院看望顾父时遇上刘芸,刘芸告诉她说楚清因早产也在医院中。王文凯早就看出楚清和王艳会干架,楚清故意不吃饭致使没有奶水,刘帆着急之下找姐夫商量,王文凯让他赶快去买奶粉,他知道最大问题是对楚清太宠爱。

楚清妈妈指责刘帆后去刘芸家,她将家中情况倾诉出来,王文凯建议她找律师来处理,她听完后很生气地离开,刘芸有些担忧,她找王艳商谈,王艳坚持不去医院找楚清道歉,刘芸说起公证处的老张来找过她,两份遗嘱不一样,她认为老张是严肃的,肯定有一份是假的,王艳再三狡辩,刘芸看出她是在强词夺理,只是不想当面揭穿她,楚清也知道此事。

在刘芸的劝说下王艳答应去医院看望楚清,她让她在病房中不要和楚清计较。王艳提着东西来到病房,她向楚清说了道歉的话,王文凯听到后马上冲进去缓和气氛,楚清躺在床上心里仍然很不痛快,她起身后也没什么可说的,楚清脸上露出了笑容,两人的关系暂时得到缓解。张长兰在医院里被王艳看到,王文凯追赶上去后说张姨赶快走,他回去后瞒过王艳。

顾刚感觉张长兰在家中照顾的挺好,他是广告公司老板,沉稳睿智,内敛低调,顾刚妻子杨羽是职场女强人,以自我为中心,她担心张姨在家里的企图。王母也不希望张长兰住在家中,王文凯认为应该矜持一些,时机还不成熟。杨羽带着张长兰去买衣服,这也是顾刚父亲的意思,王艳在商场里看到张长兰和杨羽在一起挑衣服和鞋子,她悄悄跟随过去。

王艳等她们从商场出来后坐出租车追赶过去,跟踪到小区后被门口的保安阻止。杨羽向张长兰进行试探性的询问,她建议她回老家和子女们在一起,杨羽这才知道她无儿女,还感觉一个人挺好的。王艳回去后在刘芸面前说起对张姨的思念,刘芸感觉她的话很奇怪,王艳没将看到张长兰的事情讲出,她回去之后心事忡忡。

儿女的战争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杨羽看着张长兰照顾公公感觉太亲密,她不想让她利用工作之便和顾父谈感情,张长兰那样做只是在报答,杨羽误会了她的意思,张长兰担心她赖在家里,她让她放心并尽快从家里搬出去,张长兰拿了她应该拿的工资后回家中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在走之前她去病房看望顾父,他看出她不太高兴,顾父感觉太闷想要出去转转,他康复的也很好,顾父感觉到有个老伴还是幸福的,他想出院后请张长兰做专职保姆,这段时间他都习惯她管着。

张长兰到家后收拾东西离开,顾刚有些疑惑,她将买的衣服和鞋子放在屋里,顾刚见她要走就追赶出去,这都是杨羽自做主张,张长兰不想麻烦刘芸,她想先找个小旅店住下,她照顾父就是想还个人情,只是没想到杨羽的想法,顾刚劝她还是先去刘芸家里。张长兰的到来让刘芸婆婆很疑惑,顾刚称家中有事,过些天来接她。杨羽去看望顾父,她称张姨家中有事回去了。张长兰将心里委屈说给刘芸,她感觉很丢脸。

王文凯回到家后不明白是杂回事,张长兰要带着行李离开时被刘芸劝阻,王文凯进屋后得知原因,他将杨羽的心思进行分析,张长兰要自己找个房子住下来,她带着行李就离开了,刘芸追赶出去,她忘不了爸的嘱托,刘芸劝她回去,张长兰不想让她在中间受难为,刘芸跪在她面前求她留下。刘芸找顾刚谈张姨的事情,也感觉愧对父亲,顾刚让她放心,他会把张姨安顿好,顾刚了解父亲心态的变化,他真心希望张姨和父亲在一起。

王文凯也希望顾父能和张姨结合在一起,他和刘芸商量着促成这件好事。王母向王文凯问起张长兰在家里居住情况,王艳也准备收拾旧房子让张长兰住回去。顾刚去看望他爸时看到他胃口不好,他向他问起张姨去了何处,顾刚极力掩饰,他爸让他找刘芸过来,否则就绝食。王母在张长兰面前说起老年人谈恋爱的事情,她的话让王文凯感觉不太合适。

王艳来到刘芸家中,她看到张长兰后十分欣喜地跑过去,她马上夸奖起来,刘芸从一旁解释张姨的变化,王艳对她以前的做法表示歉意,还想把老房子收拾出来的情况讲出来,张长兰也愿意回老房子里居住,刘芸还专门借了顾刚的车。刘芸开车送张姨回到老房子,王艳在门口表示欢迎,她还换了新订单,还买了很多菜,中午想好好做一顿。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