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贼剧情介绍

1-6集
无贼剧情介绍

无贼1集剧情介绍

  段虎安娜偷车被抓医生给乔安娜做B超,她说胎儿一切正常。段虎说他怎么看不到孩子的小鸡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医生说再有两个月就生下来了,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出来的时候乔安娜用脚踹段虎,没事偷人家听诊器干嘛?段虎说他要听听孩子跟她的心跳。周术术去。。。

  段虎安娜偷车被抓

  医生给乔安娜做B超,她说胎儿一切正常。段虎说他怎么看不到孩子的小鸡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医生说再有两个月就生下来了,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出来的时候乔安娜用脚踹段虎,没事偷人家听诊器干嘛?段虎说他要听听孩子跟她的心跳。周术术去派出所报告,所长向前进让她去户籍报到,周术术不同意去户籍做内勤,她执意要去抓小偷。

  乔安娜说她不想跟段虎过日子,并说孩子生下来她就送人。段虎同意送人,乔安娜又指责他,他说送人就送人呀,自己可是吐了六个月呢,段虎让她生下来自己养着。安娜问他拿什么养孩子?还偷呀?段虎让她指条明路,乔安娜无意中往后一指,刚好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新捷达车,而且车钥匙还在上面。

  段虎开车载着乔安娜走在街上,安娜担心不会出什么事儿吧?段虎则说就开一会儿就放到街上。一眨眼他就给小冰子打电话,问新的捷达会卖多少钱?前面有警察,段虎二人紧张的不得了,警察让他出示驾照,段虎谎称安娜差点流产了,警察让他赶紧走。可是段虎走的时候车子老是起动不起来,此时警察发现这辆车的车牌正是丢失的车辆。警车拦住了段虎二人的车子,抓住了他跟乔安娜。

  向前进审问段虎和乔安娜二人,二人害怕的不得了。周术术告诉师父,她今天可是抓了一家三口,师父可得履行诺言。向前进劝她,她不适合做抓小偷的工作,可是周术术则 说她认定了抓小偷这个工作。在周术术的再三请求下,向前进不得不答应了她,并让她记住了,这可是她自己的选择,以后对她绝不会客气。

  段虎承认他是小偷,并说他是仗义的小偷,他偷风不偷雨。向前进指责他这是什么强盗逻辑,为何带着孕妇去偷车?段虎请求他饶了自己,保证不会有下回了。向前进则说没有下回了。周术术给乔安娜准备了饭菜,可是乔安娜故意不吃,在她面前演戏。

  周术术对向前进抱怨,他们都抓了段虎二人,而且证据确凿,为何不能把他们送进监狱,而且自己还得前后左右围着乔安娜转?凭什么呀?不光得保护她,还得保护她肚子里的孩子。向前进要求周术术必须保证乔安娜的生命安全,再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清白的。

  向前进带着周术术回家吃饭,李一芳非常喜欢她。向上跟周术术聊天,向她问起有男朋友吗?向前进让向上别跟周术术套磁,向上则说不跟她套磁聊什么呀。向前进问安娜,她没跟段虎领结婚证,不担心段虎哪天甩了她呀?安娜则信誓旦旦的说段虎就是她的靠山,他们之间是有爱情的。向前进带着周术术去找乔安娜的爸爸,可是乔爸爸却让他们去找乔妈妈。向前进说起安娜怀孕了,希望他把安娜保出来做保外就医,乔爸爸却关门说不行。

  向前进告诉段虎,他因盗窃罪被刑事拘留,下一步去看守所,然后等待批捕……段虎愣了,说他只是开车兜了一次风,向前进说那辆车价值十二万元。安娜被带去见段虎,段虎握着她的手让她别害怕,安娜则说他挨抓了,自己怎么不怕?段虎则说都是他的事儿,没她的儿事儿。安娜大叫,怎么没她的事儿,要不警察为何抓他们?

  段虎被送进了看守所里,“大哥”要求段虎从今天起开始擦厕所。乔安娜自杀被抢救,向前进批评周术术,她这样玩忽职守会一尸两命,会脱警服的。周术术哭着说她错了。乔安娜的孩子出生了,周术术让医生把交待家属的医嘱交待给她就行了。吃饭的时候向前进批评向上,什么时候才会找到工作,在家一天到晚的吃闲饭。

  周术术抱着孩子十分喜欢,孩子哭个不停,她让乔安娜喂孩子吃奶,之后出去给乔安娜买粥。乔安娜无视哭泣的孩子,竟然想用手把他给掐死,向前进及时阻止。乔安娜哭着请求向前进把她放了,向前进告诉她,这孩子到哪里都是她的孩子,她要告诉孩子,将来不要像他们一样,之后他给孩子起名叫段益。

  向前进请求老伴李一芳炖些汤给乔安娜,顺便照顾一下孩子。李一芳给安娜送去了下奶的汤,看到孩子一直在哭,李一芳问安娜喂孩子吃奶了吗?安娜说她没奶,李一芳抱着孩子让她喂孩子吃奶,安娜则说孩子不得把她给咬死。李一芳吸了乔安娜的乳房吸出了奶汁,让她赶紧喂孩子。李一芳拿毛巾给安娜的头裹上了,并交待她一些做月子的注意事项,安娜听此哭了起来,因为妈妈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好过。     李一芳做饭的时候得意的笑了起来,她想象着让术术做她的儿媳妇。向上走在街上刘莎冲上前抱住了他,向上问她不是回老家了吗?不是跟他分手了吗?刘莎则说自己离不开他。向前进将安娜母子的照片给段虎看,段虎夸奖他儿子真好看,特想去看他儿子。向前进问他懂得父爱吗?段虎则是如果可能的话真想剖开自己的心让他看看,向前进则说剖开了,一半是没改造好的贼心,那一半说不上什么。段虎在向前进面前演戏,他后悔真不该去偷,并拿着儿子的照片起誓再也不偷了。

  向上给刘莎租了房子,刘莎让他帮忙付房租,并以此证明他对自己的真心。向上说她就是有钱人从没钱人身上刮骨髓。回到看守所段虎向男犯们炫耀,向哥来看他了。警察将疤瘌眼送到了看守所,说他都五进宫了。疤瘌眼给各伴打招呼,却被男犯们打了一顿。班长要求段虎将挨厕所的位置让给疤瘌眼睡,从今天起由他来打扫厕所。

无贼2集剧情介绍

  乔安娜入狱向前进给乔安娜母子租了房子,周术术十分不理解,向前进说他是冲着孩子才这么做的。周术术真不明白,当警察是该狠还是不该狠呢?向前进说警察是法律的执行者,但是法不诛心。乔安娜抱着孩子去了出租屋,李一芳劝乔安娜吃点饭,乔安娜指责她啰嗦什么。。。

  乔安娜入狱

  向前进给乔安娜母子租了房子,周术术十分不理解,向前进说他是冲着孩子才这么做的。周术术真不明白,当警察是该狠还是不该狠呢?向前进说警察是法律的执行者,但是法不诛心。乔安娜抱着孩子去了出租屋,李一芳劝乔安娜吃点饭,乔安娜指责她啰嗦什么呢,李一芳提醒她,她现在有奶,孩子吃她的奶她还能在这儿,如果孩子不吃她的奶,她是不是该上哪儿就上哪儿去?听完李一芳的劝,乔安娜大口大口的吃饭。

  望着安娜母子的照片,段虎匆匆的起床去问警官,他这样的罪会判多重的刑?疤瘌眼问起段虎的情况,说他的罪得判十年起。周术术帮着乔安娜一起给段益换纸尿裤,之后安娜说她去洗个澡,让周术术帮忙带着段益。周术术醒来发现安娜不见了,向前进下令围追堵截,向上劝周术术不在着急,因为天网惚惚,乔安娜能跑到哪里去。一直都找不到乔安娜,周术术哭了起来。乔安娜被逮住,向前进冲她大发脾气,乔安娜说她没想跑,只是下楼给孩子买些吃的。向前进让她别编了,并说如果孩子改吃牛奶了,她就得回看守所了。周术术请求向所处分,向前进告诉她下不为例。

  乔安娜给段益洗澡的时候哭个不停,她担心自己不在了段益怎么办?李一芳说有亲戚就行,安娜哭着说段虎都进去了,他哥哥连面都没露一面。警察将段虎叫了出去,两名狱友搀扶着段虎,警察宣判,段虎被判有期徒刑十年。乔安娜接受宣判,她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安娜愣了,她说不就是一辆捷达车吗?周术术说就是一辆捷达车葬送了她的青春。

  安娜给向所跪了下来,请求他帮自己想想办法,她不想进监狱,她想要自由想要孩子。向前进说他没有办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同时劝她好好服刑,争取减刑。安娜大骂警察没有人性,向前进指责她当初偷车的时候想过孩子吗?

  疤瘌眼教段虎蹬缝纫机,段虎说他干不了,无意中将疤瘌眼推倒在地。管教走了过来质问段虎,他想当那个刺头吗?能不能学会?段虎说能学会。周术术感觉特别的委屈,她向向报请求更换工作内容,因为段益只会吃饭拉屎,乔安娜只会喂孩子换尿布,她感觉太没事儿干了。向前进说乔安娜现在刑期临近,她万一有个极端行为怎么办?出了事情她能负责吗?

  安娜跟周术术争吵了起来,李一芳走过来指责安娜一番,她说安娜是段益的饭碗,如果哪一天奶没了,她是不是……向上跟刘莎拉拉扯扯的,周术术经过刚好撞见二人。安娜一直在那里撕纸,周术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李一芳哭着说起安娜妈妈上个月就没了的事情。周术术劝安娜别哭了了,如果哭坏了身子怎么给孩子喂奶?安娜给段益喂奶,却发现没奶了。安娜一个星期都没来奶,向前进让周术术号召大家捐钱买牛奶。警察出现在安娜面前,她大叫不去监狱,可是她终究还是被警察带走。

  向前所去看段虎,段虎紧张的问起安娜的情况。向前进说他都不想问问儿子的情况?段虎担心儿子这些年怎么办?向前进劝段虎好好的改造,儿子在外面等着他,减一天是一天。向前进抱着段益去找安娜的爸爸,却被拒之门外。他又执意将孩子放到了段虎哥哥家里,出门时却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原来段虎哥哥将段益扔到门外便离开了。无奈的向前进上前将段益抱起。

  向前进将段益抱回了家,他跟老伴商量,放一天是一天。向上看到小段益十分喜欢,嚷嚷着要抱他玩玩。疤瘌眼给段虎分析,安娜在监狱服刑,压根就没有机会甩了他,所以他现在得写信,倾诉感情。安娜收到了从男监发来的信,可是她连看都没看就撕掉了。警察们抱着小段益喜欢得不得了,向前进呵斥他们,孩子不是玩具,并交待大家轮班看孩子。向前进交待周术术,让她给民政局和儿童福利院打个电话,尽快解决孩子的事情。

  周术术把段益送到了儿童福利院哭着离开。疤瘌眼教段虎给安娜写信,说着说着报上了自己的姓名。段虎提醒他,是给自己老婆写信,疤瘌眼说他太忘情了。安娜收到了信仍旧是将它撕碎。段虎茶饭不思,因为安娜没有给他回信,而且也没人将孩子的照片送过来。教官将安娜叫过去,问她是怎么回事,连爱人给她写的信连看都不看一眼有。安娜抱怨,如果当初段虎不偷那车,她现在根本不会在这里。教官将粘好的信给了安娜,安娜望着那封信眼圈红红的。

  向前进接到监狱的电话,得知段虎想越狱,幸好被人发现及时的举报,现在被关在禁闭室。周术术接到福利院的电话。她望着生病的段益哭个不停,因为护士给他打点滴,一连扎了几针。

无贼3集剧情介绍

  向前进夫妇收养段益护士让李一芳和周术术二人签病危通知书,李一芳二人谁都不敢签,向前进走过来签字,李一芳劝他想想办法,千万不能让段益死有他们手上,否则段虎出来肯定把他们赶尽杀绝。向前进让她别胡说,之后告诉护士,希望他们尽全力的救治段益。周术术。。。

  向前进夫妇收养段益

  护士让李一芳和周术术二人签病危通知书,李一芳二人谁都不敢签,向前进走过来签字,李一芳劝他想想办法,千万不能让段益死有他们手上,否则段虎出来肯定把他们赶尽杀绝。向前进让她别胡说,之后告诉护士,希望他们尽全力的救治段益。

  周术术在医院照顾段益的时候睡着了,向上给她送饭,见周术术连手都不洗,向上说她能不能学点好,周术术说他都是跟女朋友刘莎学的--敌情。向前进抱着段益回家,他说孩子不能再有闪失了,只能由他们养着。李一芳激动的说这可是个人呀,向前进说他知道。看到书房里老伴准备的婴儿床,向前进夸奖老伴真是模范。向前进去看段虎,说他想越狱想过儿子吗?得知儿子前两天生病差点死去的消息,段虎十分的吃惊。向前进跟他商量,把段益留在他们家里养,安娜哭着说把孩子托付给向前进,之后她打心里向他说心里话。安娜二话不说在领养手续上签字,疤瘌眼劝段虎赶紧签字,因为孩子寄养在警察家里才是最安全的。

  李一芳跟向前进商量着,把段益给那些不能生育的夫妻,向前进不同意,他说他们早晚得把孩子还给段虎夫妇。因为孩子的事情刘莎一直冲向上叨叨,向上态度坚决--孩子他们必须得养。刘莎让他在孩子和她中间选一个,向上不选,刘莎提出分手,向上生气的将东西撂给她,刘莎抱怨向上根本不爱他,在他的心里自己还不如一个犯人的孩子。向上说不管段益是谁的孩子,不有眼睁睁的看着他没人要放到大街上,同时指责刘莎能不能像周术术那样善良。

  李一芳支持向上跟刘莎分手,她老瞅着刘莎不顺眼。刘莎坐在街上哭个不停,向上走过来问她干嘛呢哭得轰轰烈烈的?刘莎说她来是跟他告别的,还有她提分手不是真心的。向上心软了,上前亲吻她。向前进回家,刚好看到向上抱着刘莎接吻。李一芳决定提前退休,科长为她感到怜惜。正当她犹豫的时候向上打来了电话,李一芳在电话中教向上如何解决呛奶。挂断电话李一芳下定决心,让科长立即办退休手续。

  夜里段虎梦到儿子出事了,吓得大叫了起来。李一芳抱着段益着急的去找老向,因为段益拉肚子都出黄汤了。段虎将机器修好了,余队让他好好干,争取奖励。向上不小心将段益胳膊弄脱臼了,他向妈妈道歉,李一芳将每天的事情都记了下来,她说段益毕竟是人家的孩子,将来好给人家一个交待。

  安娜发现她的牙膏不见了,于是她质问狱友,是谁偷了她的牙膏?狱友说她是借,不是偷,只是用完了放她牙缸里了。安娜听此生气的跟对方打了起来。向前进将安娜指责一番,同时交待她以后以不变应万变。李一芳不同意让段益去看安娜,向前进二人争吵了起来,段益让奶奶别跟爷爷吵架,之后又上前安慰爷爷。

  向前进将李一芳和段益的影像带放给安娜看,安娜激动的哭了起来,她说将来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他跟阿姨的。向前进带着录像带去看段虎,段虎十分的激动,向所交待他多学学文化技术,以后出去了好找工作。段虎说他已经报名了财会班,向所劝他离钱远些,因为他这种人见钱免得动心。段虎问起了安娜的情况,向所说安娜为了想假释表现过头,结果奖励取消了。段虎听此紧张了起来,他请求自己假释,向所则说不行。

  李一芳将段益送去幼儿园,段益哭个不停,惹得李一芳心疼的哭了起来。段虎努力工作,终于把机器给修发了,机器正在运转的时候段虎不小心夹到了手。疤瘌眼告诉段虎,此事一定是孙传志跟胖子那帮孙子干的,他们就是嫉妒他判刑,所以此事一定不能这么完了。段虎回到屋里,鲍哥问他怎以样了?以后干活一定要小心。段虎请求鲍哥高抬贵手,他还指望着这双手干活呢。

  段虎拿着家具本想在背后袭击鲍杰,不料鲍杰转过身来满脸的眼泪。疤瘌眼告诉段虎,没等他报复鲍杰,他就遭到报应了,因为鲍杰老婆跟他提出离婚了。向上赶去学校,向老师问起段益哭泣的原因,得知原来是徐小萌的爸爸骂段益是贼的孩子。向上生气的警告徐小萌爸爸,段益是他的亲倒子,如果谁以后敢说段益的不是,别怪自己不给他好脸色看。

  安娜假释出狱,当她走出监狱的大门时对天发誓,永远不再回这个地方。

无贼4集剧情介绍

  安娜失去工作安娜打扮的非常漂亮的站在那里,向前进走了过来,安娜说她办假释了,向前进让周术术给她办手续。向前进带着乔安娜把鞋跟给踞掉,告诉她到了司法局行为举止表现特别重要,安娜气喘吁吁的在他背后跟着他,向他表示感谢。李一芳去接段益放学。向前进。。。

  安娜失去工作

  安娜打扮的非常漂亮的站在那里,向前进走了过来,安娜说她办假释了,向前进让周术术给她办手续。向前进带着乔安娜把鞋跟给踞掉,告诉她到了司法局行为举止表现特别重要,安娜气喘吁吁的在他背后跟着他,向他表示感谢。

  李一芳去接段益放学。向前进让安娜去他家看孩子,安娜请求能不能去其它地方看孩子,向前进警告她,她呆会儿看到段益不能强行抱着他,千万不要把孩子吓坏了。安娜跟向前进请求换双鞋,得到向所的同意。得知乔安娜被放了出来,向上十分的兴奋,他特想看看乔安娜被关了六年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德行。

  乔安娜一到向所家里时,段益便拿着玩具枪对着她,把乔安娜吓了一跳。向上跟安娜打招呼,安娜夸奖她比照片上更帅。李一芳跟向前进抱怨,瞧乔安娜穿得什么样,她都不乐意让安娜看段益。向前进让段益喊乔安娜妈妈,可是段益却站在那里发呆,安娜想要上前抱他,可是段益却往后退,喊她漂亮阿姨。

  段益拿出小妈周术术的手铐,吓了安娜一跳。段益问小爸向上,不是说阿姨是警察吗?李一芳下逐客令,向前进却留安娜在家里吃饭。周术术阻止刘莎去向所家里。李一芳再次下逐客令,安娜说她到门口站着就行。李一芳抱怨,怎么弄了个站岗的。向前进走过来给安娜开门,让她到屋里来。之后他偷偷的告诉李一芳,让安娜睡客厅里,再者让她睡段益的屋里,无奈的李一芳让她睡客厅里。

  安娜躲在沙发上哭泣,向上走过来让她过去陪段益一会儿。段益问安娜是谁?安娜说她是他的妈妈,段益却说不是。安娜想要抱抱段益,段益却大声的喊小爸过来。李一芳听声跑过来,质问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并警告安娜自觉一点。

  安娜想把孩子接走,向前进说她一没工作,二没住处,三孩子还不认她,她符合哪个条件了?她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住爸爸那里,还是去外面租个房子?爸爸拒绝安娜住到他们家,并让她该干嘛就干嘛去。李一芳接段益回家,看到安娜坐在门口,赶紧把孩子带回家里。向上向妈妈求情,却遭到拒绝,无奈的向上给她安排一住处,并交待她明天一早就赶紧离开。安娜让他多呆一会儿,好聊聊段益。

  向前进父子给安娜找到一住处。段虎得知乔安娜假释的消息,说她做的真够绝的,出去了也不告诉自己一声。疤瘌眼告诉他,他现在还在这里关着,而她出去了,人家凭什么跟他玩相思?经理向秦主管介绍新员工乔安娜给大家认识,安娜请求秦主管和各位姐姐好好教她卖空调。

  安娜的销售成绩很好,被同行误以为抢她的生意,同行生气的骂她是从里面出来的贼,安娜听此与她撕打了起来。安娜向陈局认错,陈局说有新的工作会通知她的。安娜生病,她去假释报到的时候晕倒在地。周术术在旁照料安娜,安娜向她表示感谢。

  李一芳开门发现来访者是安娜,她想要关门的时候安娜阻止。安娜请求大妈,她真的不想再回监狱了,所以请求让她带孩子。李一芳不同意安娜把孩子带走,再说段益也不肯跟乔安娜走。向前进给老伴做思想工作,因为安娜是孩子的亲妈,该还他们就得还,李一芳坚持不同意。

  李一芳抱着段益,说外面那个女人想把他带走,他走不走呀?段益不肯走,他说外面的女人像是拐卖儿童的。向前进劝段益,外面的女人是他妈妈,而是她也不是坏人,她来是为了接他走的。段益哭着不肯走,李一芳抱着他也舍不得让他走。向所给安娜找了一个清洁工的工作,安娜请求他不要将此事告诉段益。

  两男子挡在安娜的前面,安娜说她正无聊呢,让他们两人请她吃饭,三人一拍即合。男子看到安娜特能吃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意外,安娜说监狱里的饭真不好吃,出来了有人请客,什么饭都能吃。男子问她是警还是匪?安娜说是警是匪很重要吗?之后她拿着一些吃的东西便离开。

无贼5集剧情介绍

  安娜再次失去工作疤瘌眼得意的告诉段虎,他要出狱了。安娜给段益买了一些衣服给李一芳,李一芳却一把将衣服打落到地上,安娜对她说,这可是她做清洁工赚的钱给段益买的衣服。李一芳在家里抱怨,安娜整天忤在他们家门口算怎么回事?她请求老向把她弄远点,因为。。。

  安娜再次失去工作

  疤瘌眼得意的告诉段虎,他要出狱了。安娜给段益买了一些衣服给李一芳,李一芳却一把将衣服打落到地上,安娜对她说,这可是她做清洁工赚的钱给段益买的衣服。李一芳在家里抱怨,安娜整天忤在他们家门口算怎么回事?她请求老向把她弄远点,因为安娜想要抢走她的孙子。向前进提醒老伴,段益可是她的儿子。

  向前进告诉安娜,老伴把段益养大她得付出多大的努力,安娜可以带走儿子,但是不能硬抢,得给老伴一个缓冲的时间。向上带着刘莎去见父母,说出他们要结婚的消息。李一芳说他们结婚后得收拾一下屋子,刘莎却说不用收拾,他们会搬出去住的。刘莎谎称影响段益做作业,李一芳则说没事,刘莎请求向上,他们要搬出去住,因为这里的房子太小了。看妈妈和刘莎意见不合,向上哄刘莎出去谈话。向前进指责向上,三十而立了还这个样子。向上则说他和爸爸之间有洪沟。

  周术术向安娜问起近况,安娜说她为了儿子也会改邪归正的。向前进接到电话,得知刘莎父母去家里的消息。刘莎母亲说向上没多大的出息,刘父说向上对刘莎挺好的,在这个年代就是好男儿的模范。刘母说在城里给刘莎买了一套房子,让刘莎跟向上结婚用。李一芳则说向上要结婚的话就在家里结。

  向上劝父母,人家家里愿意买房,他们接着就是了。向前进则同意老伴的观点,不能让向上倒插门,他提议买房钱他们家出一半。李一芳拿出了家里仅有的三万块钱,向前进要求把钱给刘莎妈妈,李一芳不同意。向上提议拿这钱用来装修。

  安娜远远的望着段益,刘莎让向上把段益送回去,他们两个去试婚纱。刘莎在屋里试婚纱,向上带着段益出来玩,安娜见状跳出来,谎称她恰巧经过上前给两人打招呼。安娜说刘莎跟向上根本就不配,简直就跟一假古兰丹姆。段益握着她的手问安娜,什么是假古兰丹姆?此时安娜的手一直在发抖。

  安娜的钱被人偷了,她伤心的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周术术走过来问她怎么回事?安娜说那些钱是她一点一滴省下来的。周术术让她跟着自己去做笔录。安娜在打扫卫生的时候,疤瘌眼上前跟她打招呼,他对安娜说段虎特想她,可是她一封信都不回,她可真够绝的。安娜大叫让他滚。

  向前进批评安娜,说那个邹福顺可是个五进宫,她不管跟谁见面都得向上级汇报,因为她现在可是假释期间。段虎收到了邹福顺寄来的信,报告安娜的情况,而且随信寄出几十块钱与他分享。

  安娜打扫卫生的时候与一客人发生争执,两人撕打了起来。安娜向陈所认错,请求她千万不要把自己送回监狱。向前进走过来指责安娜,陈所给安娜一个严重的警告,并说下不为例。安娜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向上接段益回去,安娜激动的上前跟儿子打招呼。向前进批评安娜,她就不能为儿子多吃点苦?安娜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向前进送给她四个字--老老实实。

  安娜请求向上帮她找找工作。向前进要求安娜离向上远一点,并给她放下几百块钱。向前进给安娜办了一个营业执照,让她在小区里卖菜。安娜说她可是从来没有卖过菜呀。安娜喊街上的人买菜,可是没有一个人来买,李一芳过来批评段益,并教她如何卖菜。

  向前进周术术和安娜三人回去向家,段益看到周术术便上前抱住了她,而安娜则尴尬的站在那里。向前进示意让安娜坐下来。吃完饭安娜准备离开的时候,刘莎前去查看她的钱包,安娜见此将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而且脱掉了外套证明她不是小偷。向上指责刘莎太过分了,李一芳放话,谁要是敢伤害她的孙子试试。

  同学告诉段益,商场里卖菜的是他妈妈,段益说她不是,为此二人打了起来。段益将安娜的菜扔到地上,大声告诉安娜,说他讨厌他,她不是自己的妈妈。向前进走过来要求段益将菜捡起来,而且要他向安娜道歉。

  安娜十分的伤心,因为段益连声妈都不愿意叫她,她想想都心凉。周术术让她换个角度想一想,是不是她自己心太急了?就算再给他六年觉得多吗?

  安娜告诉李一芳,她给司法所打了个报告,她要走了,孩子就托付给她了。向前进让周术术盯着安娜,因为他觉得安娜要出手了,不能再让她回到深牢大狱里去。安娜瞄准了一女士的包包,正当她准备动手的时候周术术将她拉住,安娜解释这可是她头一回,周术术不听她解释,要求她去派出所。

  向前进将市场管理员田茂林介绍给安娜认识,田茂林说市场上摊拉真的已经满了,向前进让他想想办法加进去一个。

无贼6集剧情介绍

  安娜被冤枉安娜去菜市场批菜的时候周术术上前帮忙,安娜说除去吃饭,一个月能剩两千块钱,她想好了,等攒够钱了就带着儿子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周术术说只要她能吃苦,会实现的。安娜问她起这么早,不会是为了自己吧?周术术说不完全是为了。。。

  安娜被冤枉

  安娜去菜市场批菜的时候周术术上前帮忙,安娜说除去吃饭,一个月能剩两千块钱,她想好了,等攒够钱了就带着儿子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周术术说只要她能吃苦,会实现的。安娜问她起这么早,不会是为了自己吧?周术术说不完全是为了她,之后她劝安娜去跟段虎通个电话。

  电话那头段虎对着稿子跟安娜打电话,安娜生气的将电话挂断。向前进向安娜问起,她怎么一句话都不说,难道他们之间没什么话可说吗?安娜不知道她跟段虎说什么,向前进说她可以谈谈孩子呀,他们三个人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安娜问他,如果段虎不出来孩子就不还给自己吗?向前进说怎么还给她?她准备好了没有?今天段益就可以跟她回去,如果段益晚上哭了,跑了怎么办?

  安娜在商场的时候听到有人喊她的钱丢了,此时安娜有些紧张,周术术走过来,安娜问她,这片不是她的管辖范围吧?周术术说她应该感谢自己,这样才可以证明那个小偷不是她,此时她突然发现了小偷,于是上前一把将他摁倒在地。安娜夸奖周警官越来越厉害了,周术术说打击小偷人人有责,安娜则说她现在就为两个字--平安。

  向上与刘莎举行婚礼,看到儿子段益从身后跟了过来,安娜激动的冲过去查看。婚礼现场,刘莎喊父母上台,之后她要求向上给父母磕头,感谢他们对自己的养育之恩。李一芳对老伴向前进说,派出所所长的儿子怎么可以给别人磕头呢?司仪让向前进夫妇上台,并让刘莎给他们磕头。刘莎只是给向前进夫妇鞠躬,向前进阻止老伴说其它的话。

  李一芳哭着请求安娜,向上结婚走了,如果她再把段益接走,自己该怎么办?安娜答应。鲍哥被送去了医院,医生说他是胃癌晚期。段虎给安娜打电话,向她问起儿子段益,问儿子跟她亲吗?安娜挂断了电话,向前进说她应该好好鼓励一下段虎,安娜则说段虎问她跟儿子亲不亲?可是自己跟段益亲吗?段虎又给向前进打过去电话,向前进劝他别多想,让他好好争取减刑。

  安娜远远的望着儿子,看着儿子开心的样子她也跟着开心。向上跟段益商量跟安娜一起去吃饭,段益答应。吃饭的时候安娜喂段益吃虾,向上看着此情景非常感动。安娜想给段益整理一下红领巾却遭到他的拒绝。得知段益是因为跟安娜一起吃饭才拉肚子,李一芳生气的指责向上,她警告向上,不许安娜靠近段益。

  一男子当众拆穿安娜所卖水果箱作假之事实,警察说安娜在这件事情上足以结束假释,安娜发誓在卖菜的事情上从未昧过良心,她是被冤枉的,不知道纸箱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术术发现了安娜被冤枉的证据,安娜激动的哭了起来,周术术说她离监狱的高墙越来越远了。李一芳告诉安娜,如果孩子愿意的话,可以经常带她来玩,但是不能影响到段益的健康跟快乐。安娜请求李一芳,能不能把段益接过来住一晚上?李一芳答应,但是不同意在她这里,让安娜去他们家。

  夜里安娜轻抚着段益的脸蛋。李一芳发现外面有动静,出去查看竟然是安娜,得知安娜这么早就起床去上菜,李一芳挺理解她的。安娜说为了她儿子,她什么事情都愿意。警察向安娜宣读释放书,此时的安娜激动的哭了起来。向前进让安娜有时间去看看段虎,安娜说她不想去,向前进给她做思想工作。

  段虎见到安娜说了一通心里话,安娜说她以后不会再来了,让他好好的改造,而且信封里还给他留了一百块钱。狱友夸奖安娜长得漂亮,段虎炫耀说她是孩子的妈妈。安娜请求爸爸,把她的户口落到他家,却遭到爸爸的拒绝。向前进安慰安娜,安娜说他不认自己拉倒,自己还不认她呢。向前进批评安娜,并说如果段益不认她,她会不会伤心?安娜问向所,什么时候让她把孩子接回去?向前进说段益什么时候想跟她回去,她随时可以接走。

网络微评
 
无贼
分享到:
张国强 殷桃  
导演:彭三源、耿旭红、朱艳
编剧:彭三源、耿旭红、朱艳
出品公司:彭三源工作室、华谊兄弟传媒集团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