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三怪探剧情介绍

1-6集

长安三怪探第1集剧情介绍

  

  晚唐太和七年,长安城朱雀大街上热闹非凡,众人都期待着追傩大典的开始。

  少女韦若昭在街上闲逛,路边一只机灵的小猴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走上前逗弄小猴子,发现这只小猴子跟自己一样喜欢嚼槟榔,便更加开心。这时,巷子口一个戴着草帽的男人吹了一声口哨,小猴子立刻三两下跳上了墙头,小猴子离开之后,韦若昭才意识到自己的项链不见了。

  右金吾卫街史庾瓒在手下的簇拥下往大典仪式地点走去,突然被一个人撞了一下,身后被贴上了一张白纸。庾瓒见是白纸,便随手扔在了地上。但他没发现,那张白纸一落到地上的水塘中,纸上的字便显现了出来。

  长史大人询问庾瓒追傩大典事宜准备得如何,庾瓒信心满满表示大典仪式已经准备的万无一失。可这时,天上突然飘落下大量的传帖,而负责追傩大典的方相士则中毒而亡倒在了地上。

  刑部牢中,衙门画师独孤仲平正在和犯人方驼子交谈,方驼子想让独孤配合自己演戏,他好逃出去。但独孤演到一半就独自离开,将方驼子气得不轻。庾瓒派人找独孤去查案,独孤来到事发地点,一番观察后告诉韩捕头,不远处那个塔楼是抛撒传帖的最佳地点。

  迫于长史大人施加的压力,庾瓒不得不加薪给独孤,好请独孤帮自己破案。俩人来到方相士家中,调查案件。方相士名字为师崇道,他的弟子们说他在表演前并没有吃任何食物,但是他有种每天都会喝的药。之后,便是和弟子们一同喝下水缸中的清水。独孤喝了一勺水缸中的水,并无反常,他告诉韩捕头这些弟子们没有嫌疑。

  韦若昭大闹衙门,要求衙门为她找回被猴子偷走的项链,她举报说那个猴子脖子挂着铃铛,而之前韩捕头也是在塔楼发现了一个铃铛。韦若昭称自己可以带他们找到杀人案线索,但衙门也要帮自己找回项链。庾瓒派独孤陪同韦若昭,俩人出了坊门,独孤意识到有人跟踪自己,并且通过刀刃的缺口,他认出黑影人是衙门的老曹。

  独孤在鬼市帮韦若昭找回了项链,顺便调查到,凶手正是训练猴子从塔楼上撒下的传帖。

长安三怪探第2集剧情介绍

  

  事情有了眉目,独孤便打算告别韦若昭,但见她一个孤身女子无处可去,便给了她一张自己的亲笔画,还告诉她拿着这张画就可以去荣枯酒店借住一晚。韦若昭拿着画来到酒店,老板娘见到画之后果然愿意收留她。

  庾瓒带着衙门的人和独孤仲平来到师崇道家中调查案件,刚打开房门,便有一大群蝙蝠从里面飞了出来,众人吓了一跳。据调查,这个师崇道平日里与邻居并无交集,并且总是早出晚归。独孤低头搜查,发现地上有些划痕,顺着线索独孤打开了一个柜子。这个柜子上有些奇怪的花纹,而里面则整齐地摆放着两排药瓶。

  衙门的老曹拉住独孤,告诉独孤自己昨晚跟着他是为了保护他,没有恶意。独孤反问老曹怎么会事先知道有危险,老曹解释是因为传帖上的内容。独孤又问老曹是不是与师崇道相识,并且担心下一个受害者就是自己。老曹心知已经瞒不住独孤,便约独孤晚上在自己住处相谈。晚上,独孤如约来到老曹屋中,但老曹却在暗处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无法出声。

  一大清早,胡人老板娘就进到房间中,将韦若昭吵醒,并且让韦若昭误以为独孤是个专门哄骗姑娘的骗子,好赶紧令她离开。韦若昭知道老板娘是在骗自己,便想去弄到银子后再回来继续住下。

  刚一出门,韦若昭就见到了那只偷了自己项链的小猴子,可小猴子听见口哨声后就跑开了,韦若昭看着地上的槟榔,若有所思。

  独孤和在衙门共事的老许一起研究从师崇道家中带回的瓶子,他们发现这些瓶子按单双数区分有毒和没毒,而师崇道那天是因为喝到了有毒的药,后又因为喝了冷水延迟了毒发时间,所以才死在了大典现场。而能调换药瓶的人,必定是熟知他的人。

  韦若昭告诉庾瓒和独孤自己知道案件线索,之后带着他们来到了卖槟榔的店中,询问老板有没有人带着猴子来买槟榔。从老板那里得到了疑犯的地址后,一行人紧接着赶来,堵住了凶手的前后门。他们见到那只小猴子蹲在房顶,放下了一张条幅,而老曹的尸体随后也被悬挂在了半空中。

  在对老曹的调查中,独孤发现了他手指上的烫伤,图案与在师崇道家中柜子上的图案一样。而老曹的那些金器,可能是他以前破获的飞天大盗案子中的赃物。

  韦若昭一心要参与破案,便缠着独孤想要拜师,独孤只好给她出了难题,要她回答荣枯树为何一枯一荣。韦若昭坐在酒店里,因为想不到答案而苦恼。

  牢房中,独孤从方驼子那里得知了更多关于老曹手指上的图案的消息,这是一种有关长安总舵的刺青。

  金吾卫的人身着便衣在路上集结查案,独孤告诉他们这是在打草惊蛇,他意识到这里没有高处可供嫌犯制造恐慌,所以此处并不是理想的行凶地。而韩捕头想起来,之前有一个带斗笠的人撞过庾大人,并且留下一张与传帖一模一样的纸张。

长安三怪探第3集剧情介绍

  

  独孤从老韩的话中推测到疑犯的作案手法,他故意留下线索,好令城中百姓恐慌,并且相信他横幅上的话。独孤正模拟着疑犯的心理活动,沉思中听见玩闹声,原来是韦若昭和酒店的人在逗小猴子玩。小猴子脖子上的铃铛叮叮作响,独孤看着手中的铃铛,突然想到了下一个案发地点。

  他拉着韦若昭来到西市,这里是杂耍班子经常表演的地方,从小猴子的行为可以看出这个嫌犯常混迹于此处。一场杂耍表演正进行到高潮,大刀从高处落下,班主则被关在大箱子中表演逃生。场边围观的观众纷纷拍手鼓掌,可独孤突然看见了箱子上熟悉的花纹,正是死去的老曹手指上的刺青。独孤知道大事不妙,他出声阻止大刀落下,但已经来不及。随着大刀利落斩下,班主被切成了两半。

  箱子被拉开之后,众人见到大刀上的血迹,和地上蔓延的鲜血,都受到了惊吓。这时,一条熟悉的横幅如期落下,上面还是写着同样的字迹。独孤和韦若昭看见了凶手,但由于人多,凶手又身手了得,只能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走了。但在凶手逃跑后,独孤捡到了他遗落下的一把钥匙。

  金吾卫的人来到案发现场查案,庾瓒审问死去的班主的弟子,但独孤却确信他们没有嫌疑。韦若昭不明白为什么独孤这么确定,独孤卖起关子偏不告诉她。后来韦若昭得知自己只是被独孤当作证人,想到独孤不愿教自己破案的奥妙,便拒绝在纸上签字。

  洛阳密探李秀一原本是一名金吾卫的官兵,但后来辞去职位成了私人密探。这次为了抓到盗墓大盗宋崇回洛阳领赏,他不惜故意抢劫衙门的人,好让自己被关进狱中。

长安三怪探第4集剧情介绍

  

  入狱之后,李秀一询问同一个牢房的人是否认识宋崇,牢房里一个为首的恶霸却故意找茬,被身手不凡的李秀一制服。李秀一查问到,自己所在的牢房是关守比较强悍难缠的犯人的,而一般的犯人则关在另一间,宋崇应该也是在那一间。为了去到宋崇所在的牢房,李秀一命其他犯人将自己打伤。果然,见李秀一被打,狱中捕头将他关押到了另一间牢中。

  李秀一在这里找到了宋崇,宋崇告诉他自己已经归案了,李秀一没必要再抓自己回洛阳。但事实上,宋崇犯下的罪是盗挖皇家墓室的大罪,现在他因为小偷小摸被关进了牢中,根本是在故意躲避。李秀一逼迫宋崇吞下了一根针,然后喊来捕头称他是在吞针自杀。李秀一帮忙背着宋崇出了刑部牢房,之后打晕了两个陪同的捕头,抓到了宋崇。

  可这个宋崇也不是省油的灯,他骗李秀一喝了下了迷药的水,趁李秀一昏迷的时候逃之夭夭了。

  独孤在鬼市打听到,他捡到的钥匙是万源钱庄的,而这把钥匙打开的门里面,保管着一把戒尺。钱庄无法向独孤透露保存戒尺的人的名字,独孤打算另想办法,引出嫌犯。

  回到酒店,胡人老板娘碧莲将韦若昭留下的行李和小猴子扔给了独孤,告诉他韦若昭已经结账离开。独孤在韦若昭的行李中看见一张度牒,上面写着她的身世,“仙缘匪浅,父母双亡”。

  长史大人告诉庾瓒一定要尽快破案,否则他将官位难保,庾瓒答应下来。一向颐指气使的长史大人也有求着庾瓒的一天,这令庾瓒心情舒畅,不由在独孤面前显摆起来。

  来到鬼市打听宋崇消息的李秀一,撞见了同样来打探消息的韦若昭,俩人都称自己是金吾卫的人,便结伴前往荣枯酒店,哪料却正巧发现了宋崇的死。

  为了引出嫌犯和戒尺的主人,独孤让老韩扮作盗贼演戏抢走了戒尺,然后大肆宣扬戒尺落在了自己手上,好来一出引蛇出洞。

长安三怪探第5集剧情介绍

  

  李秀一不满独孤将宋崇的尸体烧埋掉,害得他失去了查找出杀害宋崇凶手的线索,便让韦若昭带着自己找到了独孤。独孤闻到死者身上的鱼腥味,猜测凶手是个卖鱼的,他给了李秀一一个提示,那就是宋崇身上的水渍。李秀一也是个聪明人,听了独孤的话,立刻领悟。韦若昭不停地问东问西,李秀一揶揄她难怪做不了独孤的徒弟。

  来到鱼市之后,李秀一盯上了一个左撇子摊主,他上前将那人擒拿住,问他是否承认杀了宋崇。几句盘问之后,那个摊主承认宋崇的死是自己所为,而原因则是宋崇刨了自家祖坟。宋崇已死,宝物也找不回了,李秀一便放了摊主。韦若昭不满他放了杀人犯,但李秀一表示这与他无关。

  回到酒店,韦若昭心情郁闷,碧莲便拉着她进到自己房间,打算开解她。俩人相谈甚欢,一改往日的不和。正谈到拜师一事时,捕头老韩来到了屋内,告诉碧莲独孤正在找她。碧莲带着韦若昭跟随老韩来到钱庄,原来是那把花重金保管的戒尺不见,而碧莲曾经是一名厉害的盗贼,这种问题请教她最为合适。

  通过观察,碧莲告诉独孤,戒尺是被人用磁石从高处的通风口吸走的。独孤看着黄帛上的字句,发现这是疑犯在提醒着戒尺的主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回到衙门,庾瓒审问之前拿着签字前来想取回戒尺的小兄弟,问他主人的消息,但小兄弟始终不愿透露。在独孤的提醒下,庾瓒问出原来这小兄弟是朝华寺和尚,而戒尺是他们主持所有。

  韦若昭和碧莲乘坐马车离开钱庄,碧莲讲起自己与独孤的渊源,原来,当年碧莲和胡噶他们一起行窃,偷了独孤的古琴。三人被衙门抓走之后,是独孤去保出了他们,并且给了她一大笔钱,帮助她开了荣枯酒店。正是因为独孤,她才走上了正道。

长安三怪探第6集剧情介绍

  

  因为得了独孤的帮助,李秀一才能找到杀害宋崇的凶手,不想亏欠他人的李秀一便找到独孤,向他透露了一条杂耍班主骆可及被害的线索。原来,几年前李秀一也遇见过一场杂耍班谋杀案,而那一次的女死者和骆可及正是夫妻。李秀一自认查案能力不落于独孤,于是决定和独孤在此案上一比高下,看谁能先找出凶手。

  见韦若昭一心想参与办案,李秀一便给她指了一条明路。金吾卫街史庾瓒能力不足,所有案子都需要有画师独孤在一旁协助才能破获,如果这被上峰知道,庾瓒极有可能官帽不保。有了这个把柄,韦若昭便可以轻松加入衙门参与办案。

  得了提示的韦若昭找到庾瓒,称自己是将军韦青的侄女,并且以庾瓒不懂查案一事威胁,心慌的庾瓒赶忙将韦若昭拉到房中细谈。无奈之下,庾瓒答应让韦若昭加入,但只是将她派去整理卷宗。

  韦若昭素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她将整理好的卷宗分门别类地放好,并且拿出了其中三份。这三份卷宗记载了三个案子,分别是有关于师崇道、曹十鹏和骆可及的命案。而现在这三人都以命案中的方式死去,这不禁令人怀疑。

  独孤一行人来到朝华寺,与主持弘济交谈关于凶犯一事。弘济主持说自己知道连环凶案的疑犯,那曾经是江湖上杀人越货的恶人杨廷玉。弘济主持称自己以前是常山兄弟的一员,他们一共兄弟四人,因为当年举报过杨廷玉而被报复。四人现已被杀了三人,只剩下他一人,就是杨廷玉接下来的目标。而保管在钱庄的戒尺,则是杨廷玉的兵器。

  为了引出杨廷玉,弘济主持决定假装闭关修炼,从而令杨廷玉以为有机可乘。但韦若昭却向独孤表达了自己的疑惑,那就是常山兄弟手指上的刺青,她认为常山兄弟应该有五个人。

  半路,李秀一拦住韦若昭,问到了弘济主持打算闭关引出疑犯一事。

网络微评
 
陈浩民 秋瓷炫  
导演:庄宇新
编剧:庄宇新
出品公司:幸福蓝海影视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