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第15集剧情介绍

 
古剑奇谭剧情介绍

  

  如沁揪着兰生耳朵责骂,大家都不相信襄铃,兰生替襄铃辩解,如沁气极掌掴兰生,兰生气愤离去。晴雪守着屠苏,抱怨屠苏和襄铃任意妄为害了屠苏,如沁前来慰问赔罪,并提出让晴雪陪自己去孙家见月言。兰生跟襄铃诉苦如沁打了自己,襄铃却不管不问毫不愧疚,苦恼到底怎么才能救屠苏,陵越前来与襄铃打斗。

  襄铃不敌陵越,撞上兰生差点把兰生撞下河,陵越上前拉住兰生,襄铃趁机逃跑。兰生缠着陵越不让他追襄铃,陵越只好离开。如沁带着晴雪去孙家提亲,月言心知兰生不喜欢自己不愿勉强他,如沁表示婚姻大事应当由自己做主,并想出中秋抛绣球的方式来逼兰生成亲,心思简单的月言最终被如沁说动,晴雪也附和说自己会帮忙。

  兰生问陵越有何办法可以让妖变成人,陵越表示他如果真想修仙就要放下俗世情缘,兰生想法天真觉得如果襄铃和自己都成仙了就可以谈恋爱。陵越见他这么执着,答应带他去天墉城看看。少恭过来告诉兰生如沁病了,让他前去看望,兰生赶紧去找如沁。

  少恭得知陵越要带兰生去天墉城,劝他不要带走方家独苗,希望他能体谅如沁苦心,不要再纵容兰生胡闹。兰生去看如沁,见如沁不搭理自己,兰生赶紧向如沁认错,如沁趁机要求兰生中秋节陪自己出去逛街,兰生为了哄如沁开心,点头答应,如沁窃喜。

  芙蕖因男神们都不在,正闲的无聊,陵越突然传信回来,得知屠苏没事,芙蕖总算安心。中秋之夜芙蕖找红玉赏月,但担心屠苏煞气发作不由忧心,红玉安慰她不会有事。芙蕖说起秦川,怀疑是不是人间太好屠苏和陵越才不回来,陵端在门后偷听两人谈话,得知这一消息,赶紧去向掌教真人告密,并请命下山去抓屠苏。

  掌教真人相信陵越人品,拒绝陵端请求,陵端愤愤离去,私下表示要想办法下山抓屠苏。芙蕖听到陵端谈话,赶紧跟陵越报信,陵越决定立即回天墉城阻止陵端,屠苏想等过了今晚月圆之夜再说。兰生准备花灯,想要撮合如沁和少恭,这时家丁过来八卦,说今天月言要抛绣球招亲,兰生表示没兴趣。晴雪带着屠苏上街玩儿,两人甜甜蜜蜜看得襄铃好不嫉妒,暗中表示要抢回屠苏和他一起玩儿,陵越见到襄铃,偷偷跟随。

  如沁带着兰生出来逛,兰生却悄悄帮她约了少恭自己开溜,如沁只好和少恭去玩儿。望江楼大家都等着月言抛绣球,奶娘见兰生还没来,不由心急。陵越追上襄铃,两人大打出手,襄铃变回真身逃跑,遇到正找寻她的兰生,赶紧跳到兰生怀里让他带着自己逃跑,兰生赶紧抱着襄铃,撒丫子狂奔。

  少恭在河灯上写好巽芳和自己的名字,放入河中。如沁问起巽芳,少恭后悔自己没能守住巽芳,劝如沁以后遇到真心爱的人不要放走他,两人坦诚以待,少恭拜托如沁照顾桐姨,说起兰生的事,如沁态度坚决,表示不会放兰生离开,随即离去。

  兰生带着襄铃误闯抢绣球队伍,襄铃逃走,奶娘见兰生来了,赶紧带月言出来抛绣球,月言砸中兰生,兰生扔下球就跑,谁知绣球紧追他不放,最终还是到了他手上。奶娘和如沁带人来强拉兰生回去,如沁拦住陵越,希望他不要破坏兰生的好姻缘。

  中秋之夜,街上热闹非凡。屠苏却突然煞气发作,晴雪赶紧带着他就地坐下,帮他抑制煞气。结果自己却吐血。晴雪不愿屠苏看到自己这样子,于是悄悄离去。屠苏醒来不见晴雪,四处寻找时听见少恭弹琴,便走过去用叶子吹奏附和,两人聊过去聊人生聊理想。屠苏说起陵端发现自己行踪之事,决定不日离开,少恭也表示自己要离开去寻找玉横碎片,或许收集完整个玉横就能帮他解决煞气的痛苦,屠苏表示想要和他一起走,两人约好一起行动。

  屠苏这才记起晴雪,少恭也不知晴雪在哪儿,屠苏回到方家找晴雪,见她晕倒在房间。少恭替晴雪诊治,告诉他晴雪被幽都秘术反噬,需要休养一个月并不得使用秘术。屠苏自责不已,晴雪醒来,安慰屠苏不要自责,陵越让屠苏陪着晴雪,自己和少恭出去。

  陵越告诉少恭自己要先回天墉城,少恭也说起欲带屠苏去江都找玉横一事,陵越拜托少恭好好照顾屠苏。孙家,如沁和奶娘商议婚嫁事宜,兰生死活不认账,奶娘跟他争吵,如沁赶紧安抚奶娘,兰生还是不愿娶月言,月言前来替兰生说话,不愿为难兰生,如沁和奶娘都劝她不得儿戏。

  兰生姐弟私下为了娶妻之事争吵,两人闹崩,这时晴雪屠苏回来,兰生得知陵越已离开,屠苏他们要去江都,缠着他们要一起去,晴雪劝他留下和月言成亲,兰生猜出是晴雪在绣球上搞的鬼,拉开屠苏和晴雪拌嘴,坚决表示自己不会娶月言。

  少恭拜托如沁照顾好桐姨,拿过行李正打算离去,一蒙面女子跑来,揭开面纱,却是巽芳,少恭和桐姨都惊呆了。少恭和巽芳单独说话,巽芳说起自己遭遇,在蓬莱遭受天灾后侥幸逃生,但却生了一场大病忘记许多事。少恭自责不已,诉说衷肠,两人深情相拥。

  巽芳与大家见面,如沁招呼巽芳先安顿下来。少恭带着巽芳回房,如沁强颜欢笑。少恭替巽芳整理床铺,巽芳说起自己不记得许多事,问少恭两人是否成亲,担心自己失忆会忘记重要的事,少恭劝慰她不用着急,自己会慢慢医治好她,随即离开去看桐姨。

  出门看见桐姨正端着脸盆来照顾巽芳,两人聊起和巽芳分别的事,少恭感念桐姨救命之恩,表示能再见巽芳已经心满意足,陪着桐姨回房,桐姨却怀疑那是不是真的巽芳。巽芳在房里等待少恭,脸色晦暗不明。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