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剧情介绍

43-48集
古剑奇谭剧情介绍

古剑奇谭第43集剧情介绍

  

  少恭告诉屠苏晴雪说尹千觞回江都查瑾娘的事去了,屠苏晴雪便不再多问。屠苏私下找少恭聊天,以树叶配合少恭的琴音,俩人配合的极好。屠苏似有心事,对少恭说起自己经历榣山之行后所获得的一些感慨,不知过往与灵魂都一分为二的人,还是否算得上是这个人本身。

  少恭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这种残缺之人,屠苏觉得煞气从小伴随自己,所以在天墉城被当做怪物也不足为奇,但自己谨遵师尊教诲,不会让自己陷入愤懑的漩涡,随即屠苏告诉少恭自己在去往榣山的路上见到蓬莱岛,巽芳在天灾时坚持到最后为等少恭回来,少恭心绪难平,让屠苏先回去,等屠苏一离开,少恭便露出晦暗不明的神情。

  晴雪也和假巽芳聊起自己在蓬莱见到她抵抗天灾的场景,十分钦佩巽芳。说起自己在蓬莱见到巽芳和少恭的过往,晴雪感慨万千,与巽芳彼此祝福。屠苏始终梦到自己与太子长琴的难解渊源,惊醒时满头冷汗。晴雪通过阿翔找到喝醉的尹千觞,尹千觞清醒后认出晴雪,两人坐下聊天。

  尹千觞说起昔日少恭收留重伤的自己,对自己百般照顾,两人感情深厚,但总觉得少恭对自己的好让人感到不安,晴雪以为尹千觞只是和少恭吵架,劝他说男人只是嘴上吵架,尹千觞否认,始终觉得有不妥之处,觉得这和自己失去的记忆有关。

  晴雪乱搞尹千觞的发型,尹千觞拿她没辙。尹千觞说起晴雪之前闹着自己认大哥的事,晴雪说现在不提了,反正尹千觞也把自己当成妹子来看,尹千觞记不起与晴雪的关系,只得倒头大睡。晴雪去向少恭问起他收留尹千觞的事,少恭问她在哪儿碰到尹千觞的,晴雪正要说,这时屠苏进来问炼丹情况,少恭拿出炼好的漱溟丹给他,说这药吃了不能见阳光,屠苏捧着丹药犹豫不定,少恭说自己也是第一次炼这种药,问屠苏要不要陪他回乌蒙灵谷,屠苏让他留下等自己好消息。

  晴雪因为尹千觞的事苦恼,确定他就是自己大哥,但不知他为何失去记忆,屠苏安慰她,说等回了乌蒙灵谷救活娘亲就知道答案了。巽芳急匆匆的来问少恭元勿死哪儿去了,少恭告诉她元勿坏事做尽,可能畏罪潜逃了,巽芳假意大度原谅元勿,少恭牵着她来到丹炉旁,说里面炼制的漱溟丹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等炼好了两人就能永远在一起。

  芙蕖在天墉城后山思恋陵越陵端跑来煞风景,误以为芙蕖是在思恋屠苏,芙蕖表示自己只将屠苏当作兄妹,陵端欣喜不已赶紧对芙蕖表白,芙蕖知道陵端人品低下,直白的拒绝他,陵端猜出芙蕖是喜欢陵越,大骂芙蕖傻缺,说陵越会当掌门,就要断绝世俗情缘,芙蕖喜欢他是没有结果的,芙蕖义无反顾,甩手就走。

  陵端的小跟班正散布陵越要当掌门,屠苏要接下执剑长老之位的消息,并大赞屠苏在铁柱观与狼妖一战的煞爽英姿,陵端听到后,继续给屠苏泼脏水,幸得这几人不是是非不分,劝陵端别再和大师兄他们作对,陵端打发走他们,自言自语觉得屠苏就是被妖气附体的怪物,随即脑袋灵光一闪,跑到关妖的地方吸收妖气。

  陵端回到集体宿舍,用妖术控制其余弟子,让他们跟着自己下山捉屠苏,芙蕖发现异常,见大家身上妖气很重,想要阻止他们下山,结果被丧心病狂的陵端打晕。兰生和襄铃终于回到红叶湖,襄铃正要带兰生去见树爷爷,兰生就看见陵越追来,于是躲到树上去,陵越发现兰生,劝他下来有话跟他说,兰生不慎掉下来,陵越赶紧去接他,带他离开。

  俩人在河边聊天,兰生不愿搭理陵越,为他不认自己的事耿耿于怀,对陵越态度恶劣,陵越表明心迹,说兰生要自己做什么都行,只要合理。兰生一听合理这个词,顿时犹如炸毛公鸡,陵越只好改口,兰生便要求他把自己背回去,陵越二话不说背上兰生就走。

  屠苏晴雪回到乌蒙灵谷外面,屠苏发现自己小时候偷溜出来的密道,很多记忆碎片纷纷涌来,也记起了风广陌,晴雪确信尹千觞就是自己大哥,但疑惑是谁救走了重伤的尹千觞,随即想到少恭。屠苏晴雪回到冰封的乌蒙灵谷,襄铃也赶来报消息,说兰生和陵越也来了。

  屠苏安排陵越和兰生住在谷内,回到自己地盘,屠苏终于有了客场变主场的感觉。兰生发现屋子脏乱,让陵越用法术收拾一下,屠苏顿时就不开心了,让兰生别对自己最爱的大师兄指手画脚。兰生有了哥哥顿时傲娇,跟屠苏呛声,陵越无奈,只得打发他先去找襄铃,随即和屠苏谈心。

  陵越告诉屠苏自己和兰生相认之事,打算尽一下当哥哥的职责,屠苏为陵越一尝夙愿感到高兴。屠苏正四处游荡,襄铃拿来野果给他,问他是否还记得当年救了他俩的那个大哥哥,屠苏似有回忆。陵越他们也听闻此事,但襄铃不记得那个大哥哥的模样,大家分析起乌蒙灵谷出事是不是跟那个大哥哥有关,屠苏胡思乱想以为是自己私自外出引来的鬼面人。晴雪劝他别想太多。

  屠苏一伙人来到当年封印焚寂的地方,大家见屠苏脸色难看,纷纷劝解他不要在意过去的事,屠苏安定心神后进入冰洞里,看到里面的场景,想起了自己幼时鬼面人来抢焚寂的事,也记起是娘亲将焚寂煞气注入自己体内,屠苏跪倒在娘亲面前,用法术替她解除了冰封。

古剑奇谭第44集剧情介绍

  

  屠苏让娘亲靠在自己肩上,对她诉说心事,最终咬牙给她服下漱溟丹,休宁睁开眼睛。兰生陵越这边正讨论着休宁昏睡不醒之事,兰生不知休宁是不是一直不能见阳光,晴雪襄铃让他闭上乌鸦嘴。屠苏照顾着醒来的休宁,觉得未来充满希望,但休宁只是怔怔的不说话。

  屠苏照顾好休宁,告诉晴雪想让少恭多炼些漱溟丹复活其他族人,等事情处理好后就和晴雪回幽都祛除煞气。晴雪佩服屠苏为了心愿坚持不懈的精神,觉得如果自己有他的一半韧性,早就找到大哥了。屠苏羞涩的问晴雪,以后是否愿意和自己跟休宁一起住,想和她成为一家人。晴雪没有忘记自己身为幽都灵女的身份,说要回去问问幽都婆婆,屠苏表示愿意等她消息。

  屠苏晴雪都发现休宁的异常,屠苏不禁心忧着急,晴雪劝他,说休宁沉睡多年感官都还未恢复,等过些时日说不定会好,晴雪问起屠苏少恭知不知道服下漱溟丹的后遗症,屠苏说少恭也不知,晴雪建议他让阿翔传消息给少恭问问。

  屠苏正放阿翔去报信,就见晴雪拦着欲出门的休宁,屠苏赶紧上前搀扶休宁回屋。襄铃和兰生聊天,襄铃为屠苏救回娘亲高兴,但想到自己娘亲下落不明,心情就黯然了。兰生安慰她,让她以后可以把他当爹当娘,让他来照顾她。

  襄铃还是想找到自己爹娘,于是带兰生去找树爷爷问情况。老树妖昏睡不醒,兰生便上前又踢又骂帮襄铃叫醒老树妖。襄铃打听自己父母消息,老树妖说自己记不清了,让襄铃先给自己挠挠痒再说,兰生献殷勤,上前就伺候老树妖。

  夜晚,屠苏守着休宁打瞌睡,休宁要出去,屠苏听到动静立马醒来,见天色已暗,便扶着休宁出去散步,边走边唠嗑,说起幼时休宁对自己的严厉教导,屠苏心有悔意。陵越向晴雪问起休宁的情况,见晴雪心中藏事,陵越边让她大胆说出来。晴雪坦言自己从幽都所学中,知道人的灵一旦失去,就算复活了身体,那也是一具躯壳而已,现在的休宁大人就只是一副躯壳,她的灵再也回不来了。

  晴雪觉得少恭之所以这么相信漱溟丹,也是自我欺骗。陵越嘱咐晴雪千万别把真相告诉屠苏,自己已经传信给少恭,就等他的消息。尹千觞重回青玉坛找到巽芳,想找她单独谈谈,巽芳借口说要见少恭想离开,尹千觞突然出招,两人大打出手。

  打到一半,巽芳叫停,尹千觞从巽芳的身手中揪出假巽芳的种种破绽,确定巽芳就是瑾娘假扮的,假巽芳见自己被识破也不再隐瞒,尹千觞为了给华裳报仇,放出大招。正准备干掉假巽芳,尹千觞却突然头痛万分,只好先行离去。

  巽芳平复好情绪去见少恭,假意问起尹千觞去哪里了,少恭表示自己与尹千觞决裂,就算他回到青玉坛也会把他赶出去,巽芳顿时安心,问起少恭丹药何时炼好,少恭表示过不了几日就能炼成。方家,桐姨在如沁的悉心照顾下醒来,说出假巽芳的事,对少恭的安危十分担忧,如沁赶紧派人去给少恭报信。

  巽芳来找少恭,问他为何把炼好的丹药送给青玉坛的弟子,少恭说自己乐意,随即深情慢慢的执起巽芳的手,说起两人在蓬莱的约定,要长生不老永远在一起。假巽芳被少恭的美男计蛊惑,心甘情愿的吃下少恭给自己的丹药,结果变回了瑾娘的真实容颜。

  少恭见瑾娘变回容颜,对她冷语相向。屠苏守着休宁,晴雪想来带班,屠苏不知为何休宁会执意往阳光下走,还是执着的亲自守护。晴雪与幽都婆婆开视频,告诉婆婆休宁复婚之事,婆婆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赶紧去查阅古籍寻找原因,让晴雪别轻举妄动。

  树爷爷告诉襄铃她父母的爱情故事,说她父亲是青丘国的九尾狐,现在青丘国的国主是襄铃的亲叔叔,襄铃问起青丘国地址,树爷爷告诉她在海外,还嘱托兰生好好照顾襄铃。兰生与陵越聊天,打算去海外帮襄铃找爹,陵越劝他回琴川把如沁那边交代一下,兰生不知如何面对如沁。

  陵越觉得兰生还是回到琴川比较适合他,兰生决心要去青丘国,让陵越有空就御剑带如沁来看望自己,陵越听了拍拍屁股就走。屠苏依旧守着休宁,希望她和自己说说话,晴雪心疼屠苏身体撑不住,想对屠苏说出真相,屠苏不愿听到丧气话,俩人因为此事又吵起来,屠苏一气之下又赶晴雪回幽都娘家,晴雪哭着跑出去。

  屠苏守着娘亲,对她说起晴雪,觉得娘亲也会喜欢晴雪,后悔之前自己发脾气,刚准备去和她道歉,晴雪就端着吃的来看屠苏。屠苏见晴雪跟个没事人一样冲着自己傻笑,心中愧疚更甚。天快亮时,休宁趁屠苏睡着又跑了出去,屠苏醒来不见休宁,赶紧去找,晴雪也来找屠苏,正想说起婆婆查阅古籍获得的发现,屠苏打断她说话,急着去找休宁,却见休宁朝着女娲神像走去,屠苏晴雪赶紧跑上去,却见休宁迎着第一缕晨曦碎成万千光晶,屠苏冲上前去,什么也没抓住。

古剑奇谭第45集剧情介绍

  

  亲眼看着母亲湮灭的屠苏悲痛欲绝,跪地痛哭。陵端带人找到襄铃,树爷爷为保护襄铃,被陵端放火烧,不远处的兰生见树爷爷那边方向浓烟滚滚,赶紧跑过去。

  晴雪看着屠苏难过十分心疼,跟身边的陵越说起幽都婆婆查到的消息,原来世上本没有漱溟丹,但有一种叫作焦冥是丹药跟漱溟丹极其相似,但会把人变成向往阳光尸偶,而一旦暴露日光之下就会消失。陵越大惊,觉得是不是少恭拿错了药,晴雪不语。

  屠苏因为刺激过大,情绪突然不稳定,拔出焚寂将晴雪陵越挥倒。这时陵端带人押着襄铃兰生过来,见到屠苏就出言不逊,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并大言不惭的找屠苏约架。屠苏被焚寂控制心智,举起焚寂就朝陵端砍,霸气十足。两只大妖级别的同门师兄弟,打得昏天暗地难解难分,屠苏几次放大招砍杀陵端,都被他险险躲过。

  然而焚寂不愧为上古凶剑,屠苏最终以自幼就妖气十足的资本,将陵端这个半路入妖的半吊子打得吐血,爬都爬不起来。襄铃和兰生见屠苏打赢,欢天喜地的跑上前抱他大腿,结果屠苏六亲不认弹开两人,并拿剑上前想斩了他俩,陵越上前保护兰生,也被屠苏撂翻在地。

  晴雪见情况不妙,冲上前握住屠苏欲砍向陵越的焚寂,努力唤醒屠苏意识。屠苏纠结万分,不愿伤害晴雪,于是退开几步拿剑想自刎,最终被姗姗来迟的师尊阻止并驯服。

  紫胤传授给屠苏一套自创并拥有知识产权的功法,帮助屠苏压制煞气,但不解屠苏体内除了多出的两股妖力之外,还有一股灵力是谁的。晴雪默默站到屠苏身后,紫胤顿时明了,淡淡一笑。晴雪问紫胤结合幽都之法是否可以消弭煞气,紫胤也颇为头疼,便提出带屠苏回天墉城想办法。

  屠苏大胆提出不想回天墉城,直言自己在榣山已经通过悭臾知道了自己的命数,便不想在天墉城虚耗光阴,想行走天地间随性而活。屠苏的态度让紫胤想起自己曾经的一位挚友,便同意了屠苏的想法,屠苏叩谢师尊。

  女娲神像面前,紫胤痛斥陵端恶行,陵越觉得陵端应该交由掌教真人处理,紫胤直言掌教已经让自己全权处理此事,随即费去陵端武功,宣布将他逐出天墉城。兰生跟襄铃抱怨陵越不打招呼就离开,想去问问屠苏。襄铃拉住兰生说屠苏现在心情不好,让他别去烦屠苏。俩人随即吐槽陵端,又觉得屠苏好可怜,并怀疑起少恭给的药是真是假。

  晴雪告诉屠苏幽都婆婆查到的关于漱溟丹和焦冥的信息,屠苏自责没听晴雪的话,一心只想复活娘亲,结果让她变成白天化开晚上重聚的焦冥,晴雪劝慰屠苏别太往心里去。屠苏带着悔恨来到女娲神像面前,兰生襄铃和晴雪陪在他身后,三人不知屠苏会以什么态度来对待已经化作焦冥的休宁。

  入夜,白天消散的焦冥又重聚成休宁。屠苏纵有千万不舍,最终也还是狠下心放火烧了焦冥,看着休宁的面容渐渐消失,屠苏心中波澜起伏。襄铃兰生都围过来想安慰屠苏,屠苏决定回去找少恭问清楚。少恭回到琴川见了如沁,随即去看望桐姨。桐姨问起假巽芳和青玉坛的事,少恭坦言巽芳是假的,青玉坛已经不复存在了。

  桐姨想劝少恭放下心中执念,少恭不愿听,甩袖离去。风波暂时平复后,晴雪跟屠苏撒娇昨天他煞气发作的事,屠苏告诫她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有多远就跑多远,晴雪表示自己不会丢下他不管。屠苏犹豫着试探晴雪,如果自己有一天完全被煞气吞噬心智,晴雪还会不会接受自己,晴雪不懂屠苏话语含义,只觉得屠苏永远都是屠苏。

  屠苏心境开朗,觉得就算自己终有一天会与煞气融合,在那之前也要尽情游览天地一番,于是羞答答的问晴雪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去,晴雪见屠苏这么萌的问自己意见,心中觉得很安慰,但表示自己要好好考虑一下,直言想等屠苏煞气祛除了在一起走,俩人拉钩钩作约定。

  如沁问起少恭今后的打算,少恭看出她的心意,直言以后就留在秦川陪她,如沁羞涩,而少恭脸色则邪气十足。屠苏回到江都,问尹千觞可否听过焦冥,还告诉他自己在乌蒙灵谷想起过去与他喝酒之事,尹千觞怀疑自己真的是风广陌,但乌蒙灵谷大战以后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但不相信少恭会是那个害自己的人,屠苏也有同感。

  晴雪劝尹千觞跟自己回幽都,让婆婆给他治病,尹千觞自责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让晴雪跟自己说说风广陌的故事,晴雪便将当年风广陌受命去乌蒙灵谷加固焚寂封印之事如实以告,尹千觞听闻之后,觉得所有答案都得问少恭才能知道,于是决定打单独找少恭见面。

  如沁和桐姨聊天,觉得少恭识破了假巽芳,也将过去的情缘放下了,心中很开心。桐姨叹气,觉得少恭如果真的放下了也是好事,如沁叶道出希望少恭能一直留在琴川的心愿。

古剑奇谭第46集剧情介绍

  

  如沁捣药时挂念兰生,少恭看出如沁心中所想,便许诺等事情忙完就去找兰生回来,如沁和他说起兰生以前的事,遗憾自己帮不了兰生绣婚袍了,少恭直言兰生和屠苏过些时日就会回来。

  兰生在房里边转悠边想要不要回琴川,考虑再三后禁不住八卦的诱惑,决定还是回去问清楚少恭漱溟丹的事,襄铃也想跟兰生一起回去,兰生心花怒放以为襄铃是答应跟自己回去拜堂成亲,襄铃却说自己是想扒着屠苏。

  如沁慌张告诉桐姨,琴川可能发生瘟疫,让她好好呆在家里别出去,随即离开去医庐帮少恭的忙。晚上休息时,如沁便在医庐给兰生绣婚服,少恭问她何时为她自己准备婚服,意味不言而喻。如沁以为少恭是在逗自己,少恭却一本正经。如沁尴尬,忙转移话题,两人谈到最近猖獗的疫情,少恭让如沁明天将自己从青玉坛带回来的丹药发给乡民,桐姨在窗外听到少恭的话,心中隐隐不安。

  第二日,桐姨称病,让丫头叫少恭来见自己,少恭到了桐姨跟前,桐姨问他想用何种方法救治百姓,劝他不要辜负百姓和如沁对他的信任,随即回房,少恭心中对桐姨有了忌惮。王叔带着手下在茶小乖的茶铺喝茶,三人聊起少恭对琴川这次瘟疫控制作出的贡献,觉得他就是上天派来帮助大家的,其中一名衙役却觉得少恭一回来就发生瘟疫,事情太凑巧。茶小乖听到这话,上前为少恭鸣不平,等王叔带着手下离去后,茶小乖心中也觉得事有蹊跷。

  桐姨翻查少恭的药囊,偷偷藏起了烛龙之鳞,少恭回来见到此景,问桐姨在干嘛,桐姨解释自己是在帮他整理,并问起他药盒中的药是拿来干嘛的,少恭见桐姨对自己产生怀疑,便拿出一粒药丸让桐姨吃下,但最终还是不忍心又收了回来,桐姨猜出这药对人有危害,质问少恭为何这么做,少恭顿时翻脸,让桐姨回东海去安享天年,桐姨拿着烛龙之鳞默默离开。

  茶小乖帮忙照顾染病的百姓,问起如沁少恭打算怎么治这些病人,如沁如实说出少恭打算赠丹药给全部人吃。茶小乖提出疑问,少恭怎么会在青玉坛就知道琴川会得疫病,还带了药回来。如沁去找少恭,问什么时候派药,打算自己也吃一颗强身健体,少恭一口拒绝,最后以病人太多先给病人服用为由,如沁对少恭信任满满并未多疑。

  如沁没见着桐姨,一问少恭才得知桐姨回乡了,只好闷闷不乐的离开。这时玉儿来说桐姨在少恭祖宅要如沁过去见面,如沁见了桐姨,桐姨告诉如沁少恭所赠丹药的实情,并拿出烛龙之鳞让如沁看到少恭给假巽芳喂药逼她变回原形的场景。桐姨把烛龙之鳞交给如沁,让她赶紧去找兰生和屠苏帮忙。如沁不相信少恭会干坏事,担心医庐的百姓被自己连累,便跑去找少恭问清楚。

  少恭见如沁知道了自己的计划,便将她软禁起来,自己去派药,茶小乖领了药,但未立马吃下去,少恭问他为何不吃,茶小乖解释自己等回去再吃。如沁被软禁在少恭设下的结界里,茶小乖偷偷跑来救她,费劲力气也只打开一条缝,如沁将烛龙之鳞从缝中递给茶小乖,让他交给月言让月言快逃,并带话给兰生让他永远不要回来,茶小乖正想出去替如沁报信,结果被少恭发现,将他打飞出去。

  少恭一步步逼近如沁,如沁拿剪刀扎他,却发现少恭刀枪不入根本没事,少恭逼着如沁吃下自己炼制的丹药。茶小乖拼着最后一口气找到月言,交给她烛龙之鳞并让她去找兰生和屠苏,随即自己灰飞烟灭,月言眼见茶小乖消逝在自己眼前,不觉心痛。

  尹千觞到了琴川,发现所有人都变成活死人。到了方家,尹千觞见到少恭和如沁在一起,质问少恭是否早知道巽芳是素锦假扮的,少恭坦言自己从假巽芳第一次来琴川就知道她是假的,自己一直都是反利用雷严帮自己达成心愿。

  尹千觞质问少恭是不是也参与了乌蒙灵谷的屠杀,猜测他根本不是在衡山脚下救的自己,觉得少恭在利用自己。少恭直言自己从没有逼迫他做任何事。尹千觞想起少恭给自己鬼面人的衣物,让自己去偷焚寂的事。少恭说自己让他去偷剑也是为了他好,因为那是幽都世代要守护的凶剑,尹千觞的身份终于被证实,他真的就是幽都巫咸风广陌。

  尹千觞一时脑中混乱,觉得少恭已经走火入魔,想要阻止他继续作乱,结果却软倒在地,少恭坦言早就在他体内种下灵蛊,就为了防止今日之变。兰生襄铃一伙人赶往琴川,路上休息时,四人讨论起少恭的事,兰生坚决相信少恭不会害大家,屠苏无言以对转身离开,晴雪跟上去。

  两人私下聊天,晴雪希望屠苏能做好假如被欺骗的心理准备,屠苏直言如果少恭欺骗自己,能劝则劝,劝不了就亲自动手解决他。兰生设想回到琴川召集大家开派对,屠苏却上来泼冷水,说陵越是天墉城大弟子事务繁忙,不可能一直关照兰生。兰生却觉得陵越如果掌权了,自己就可以傍着他混个天墉城职位当当,大家都对兰生的冷笑话不感兴趣。

  屠苏晴雪不愿搭理絮絮叨叨的兰生,这时月言慌张跑来,告诉兰生琴川发生的事,让他别回琴川,兰生担心如沁不顾一切要去找她,屠苏晴雪赶紧追上去劝回他。三人往回走,看到一群青玉坛的人,一个个都不人不妖,屠苏晴雪出手KO掉他们。这时黑曜狼狈出现,晴雪上前关切,黑曜却挟持了晴雪。

古剑奇谭第47集剧情介绍

  

  晴雪被黑曜挟持,不停唤醒黑曜意识,黑曜逐渐恢复一些神智松开晴雪,屠苏趁机放倒黑曜,晴雪上前关心黑曜,黑曜坦言少恭给所有人都下了毒,让晴雪快了结自己,免得再失去控制伤害她,晴雪泪流不止表示一定要救他,而黑曜最终还是断了气。

  桐姨救醒尹千觞,劝他赶快离开,尹千觞告诉桐姨如沁遭少恭毒手之事,桐姨大惊,同意尹千觞留下来帮自己阻止少恭。尹千觞扛着大刀找少恭拼命,少恭以琴做武器与尹千觞过招。尹千觞不敌少恭,节节败退,随即逃跑引少恭离开,少恭发觉这是调虎离山计,警告躲在暗处的尹千觞不要再挑战自己耐性,不然下次有他好看。

  另一边,桐姨将少恭炼制的丹药投入火炉焚烧,结果在其中发现一枚雪颜丹。

  屠苏晴雪等人回到琴川,发现大家都变成活死人,而这时日出将至,大家都纷纷迎着晨曦而去,最终消逝在阳光里。兰生四处寻找如沁,最后在一凉亭中发现如沁,而如沁也被日光照耀,消逝在兰生面前,兰生悲痛欲绝。少恭出现,兰生上前质问他为何如此狠心对待如沁,少恭觉得这样很好,大家永远都可以长生不老。

  兰生不愿相信现在的少恭是真的少恭,屠苏安慰兰生,说少恭一开始就在骗大家,少恭精神扭曲,觉得自己的做法没错,痛斥晴雪口中的天道,并坦承了自己就是当年屠杀乌蒙灵谷的人,兰生悲愤欲上前报仇,尹千觞突然出现向少恭动手,少恭轻易放倒尹千觞,屠杀出手也被少恭所伤,一行人都被少恭撂翻在地。

  屠杀看见少恭背上的伤痕,这才知道他就是当日杀害肇临夺焚寂剑的鬼面人,少恭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于是将自己当年在乌蒙灵谷外与当时还是韩云溪的屠苏相遇,以及到后来进入天墉城再到琴川,自己一步步布局谋划,设计屠苏夺焚寂的过程都如实道出。原来从与幼时的云溪相遇开始,少恭都是在一步步的开展自己的阴谋。

  屠苏愤怒难当,举剑砍向少恭,少恭消失,留下口信让屠苏他们去蓬莱找自己寻仇。入夜,空荡荡的方家,兰生抱着如沁为自己绣的婚服嚎啕大哭,想起昔日如沁对自己的关心呵护,兰生悔不当初。第二日,晴雪向屠苏问起兰生的情况,担心他想不开。屠苏见少恭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之事,决心要去阻止他。尹千觞进来给屠苏赔罪,自责被少恭利用这么多年,并劝解屠苏好好和晴雪在一起,不要再去冒险。

  兰生依旧萎靡不振,襄铃在一旁劝解,希望他早点走出悲伤,兰生稍微平复情绪后,就和襄铃一起去看望月言。月言躺在床上,将烛龙之鳞交给兰生,说这里面有如沁留给他的东西,劝他不要执着仇恨。兰生独自找个幽静处,施法从烛龙之鳞中看到如沁留给自己的影像,再也禁不住悲伤,留下男儿泪。

  屠苏让阿翔传信给陵越,告诉他少恭的事,希望陵越能阻止兰生找少恭报仇。晴雪不知少恭夺焚寂的目的,屠苏认为少恭最终目的是在剑灵,晴雪提出回幽都找女娲大神问清焚寂的缘由,这样说不定可以知道少恭的目的。

  尹千觞决定去蓬莱找少恭,晴雪担心尹千觞安危,希望他能和自己跟屠苏一起回幽都,尹千觞觉得自己没脸回去,而蓬莱那边一旦出现会引起灾难,自己要先去东海追查少恭动静,随即与晴雪约定在那儿碰头。襄铃告诉兰生蓬莱出海的危害,问他要不要和屠苏晴雪一起去幽都。兰生担心月言身体,想等她情况好些找个安稳之地将她安顿好再做打算。

  本来已死的茶小乖突然出现,大家聚集起来看稀奇。茶小乖道明自己水族的身份,上次被少恭打伤逃回西海,幸得龙王所救,这次前来是帮龙王传信,道出此次蓬莱出海会造成的巨大灾难,希望屠苏他们能在事态恶化前想办法阻止少恭。

  兰生将月言托付给茶小乖照顾,跟月言告别后,便去找屠苏商量分配任务的事。兰生打算去东海与尹千觞汇合,等屠苏他们回来,襄铃这次也愿意跟着兰生前往,屠苏叮嘱兰生要理智行事。天墉城这边,陵越正和芙蕖散步聊天,芙蕖感动陵越终于把自己放入心里,这时阿翔前来传信给陵越,陵越得知少恭所作所为,赶紧向师尊报告,紫胤感叹少恭是屠苏命中劫数,命陵越带人下山阻止少恭。

  屠苏晴雪兴冲冲来到幽都入口,俩人手牵手进入幽都去见幽都婆婆。晴雪拜托婆婆主持降神仪式,召唤女娲大神问清焚寂之事。婆婆直言自己现在年老体弱,仪式要靠晴雪来完成。屠苏在晴雪闺房看到小时候捏的泥人,晴雪问他知不知道女娲造人传说,屠苏不明白这和捏泥人有和关系,晴雪说等仪式结束再告诉他。

  不日,降神仪式开始举行,由晴雪担当主角,女娲大神得以再现真身。

古剑奇谭第48集剧情介绍

  

  女娲大神告诉屠苏太子长琴的前身往事,以及他与焚寂的渊源,屠苏得到启发,明白少恭就是当年逃脱的另一半太子长琴的仙灵。女娲告诉屠苏,少恭因为经过千年灵力逐渐衰竭,若再不与屠苏这一半仙灵融合,不过数载就会消散。

  屠苏不愿琴川百姓受苦,下定决心要阻止少恭,向女娲寻求战胜少恭之法。女娲告诉屠苏,只有解除焚寂煞气的封印,让他与焚寂剑灵完全融合获得力量,才能打败少恭,不过这是同归于尽之法,而且屠苏在解除封印的三日之后,便会散去一切灵力而死,但这却是打败少恭的唯一方法。

  晴雪听到这话,情绪激动以致仪式中断,婆婆让晴雪冷静,晴雪这才控制心神重新施法让女娲现身,女娲遗憾表示除了解除焚寂煞气封印,别无他法。但觉得现在人类力量有太多未知,说不定屠苏还是会有希望,直言现在诸神之力衰竭,无力干预凡间之事,解救世间危难就靠屠苏挺身而出了。

  屠苏心意已决,拿起焚寂表示自己定不辱命。晴雪无力改变屠苏心意,只能看着他决绝离去的背影。婆婆留下安慰晴雪,晴雪打算再陪屠苏走最后一程,婆婆只愿晴雪平安归来。晴雪擦干眼泪,再次回到屠苏身边,笑着给屠苏打气,让屠苏倍感暖心,屠苏想再做回韩云溪,和母亲说说话,晴雪帮助屠苏想办法。

  屠苏来到幽都灵魂聚集之地,见到休宁魂魄,但休宁看不见也感受不到屠苏,只依稀听见有人在喊娘亲,休宁便说起自己当年将焚寂剑灵引入云溪体内的心路历程,自责没有尽到母亲的职责,没有给过云溪太多关爱,但如果时光倒流,休宁亦不悔自己当初的选择,随即带着对云溪的愧疚离去,屠苏看着母亲灵魂离去,心中百转千回。

  这时少恭出现,斥责屠苏夺取了自己一半仙灵,想要重新夺回。屠苏吐槽少恭身为仙灵没有半点慈悲之心,少恭对人命表现出红果果的不屑,两个仙灵互相呛声,屠苏也撂下狠话,要履行与晴雪的约定夺回另一半仙灵,战胜少恭。

  屠苏回到晴雪闺房,见晴雪在做泥偶,晴雪告诉屠苏互赠泥偶的含义,代表两人永远在一起。屠苏面色沉重,晴雪告知屠苏幽都古老的起死回生之术,要相爱的俩人被思念驱使,渡过漫漫时间长河,让灵魂散落大地,等待相爱之人去找回灵魂,

  晴雪眼含泪光告诉屠苏,如果无法扭转散灵的结果,希望他能留在世间等自己来寻找,屠苏揽过晴雪靠在自己肩上,郑重答应晴雪会等着她来找回自己。晴雪靠在屠苏怀里哭诉自己想和他一起实现的心愿,屠苏静静聆听晴雪啜泣,将她的眼泪尽数收入自己心房。

  兰生襄铃在东海边的同城等待屠苏他们,兰生心忧少恭会再闹出什么幺蛾子,襄铃提醒他屠苏说过这里有个铸剑铺的高人,于是俩人来到姚师傅的铺子打听出海到蓬莱的方法。姚师傅见俩人都还是个孩子样,劝他们别做英雄梦回家去,兰生动之以情说服姚师傅,姚师傅拿出法宝放出大屏幕发英雄帖,打发兰生襄铃先回去,有消息了就通知他们。

  各路侠客接到帖子,在铸剑铺外集合。姚师傅问大家谁能出海,这些个个变乌龟。兰生发现人群中的尹千觞,尹千觞介绍向天笑和延枚给他们认识。延枚这只小色牛见到襄铃,眼睛都看直了。浓云翻滚的海上,少恭借助玉横引出蓬莱,再次踏上故土,少恭忆起昔日与巽芳分别的场景,表示自己现在找到起死回生之法,一定会让整个蓬莱重生。

网络微评

杨幂 李易峰  

导演:梁胜权,黄俊文,邓细斌

编剧:邵思涵,逐风

出品公司:欢瑞世纪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等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