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Doctor剧情介绍

1-6集
Good Doctor剧情介绍

Good Doctor1集剧情介绍

  自闭施温 医术过人 院长相助 终被录用

  一个自闭兼发育障碍的青年患者,一个天才且乐于助人的热血医生,两种身份的叠加,唤起的是对整个社会歧视、冷漠的控诉:面对有缺陷的人,需要的不是同情和怜悯,而是同感与共鸣……

  从小患有自闭症的施温,不善于人际交往,也没有知心朋友。他的怪异神态、微小动作,让人轻易地判定他与常人不同,同龄的小朋友也嘲笑他,辱骂他。一直守护在小施温身边的是陪伴自己长大的亲哥哥。哥哥总是保护施温,鼓励施温,在他眼里,施温不是一个智力低下的自闭患者,是他最最聪明的弟弟,最想要照顾的人。

  一次,哥哥为了让小朋友们接纳施温,同意进入矿洞捡玻璃弹珠。哥哥带着施温进入黑漆漆的矿洞,四周寂静无声,两边突出的岩石让兄弟俩不寒而栗,好在很快哥哥就发现了弹珠,兴奋地拉着施温,准备出洞。悲剧的发生往往在顷刻之间。矿洞的突然坍塌,夺走了哥哥年轻的生命,也带走了施温最亲近的人。

  时光飞逝,长大的施温怀着曾在哥哥面前许下的心愿——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顺利从医科大学毕业。今天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日子:在老师崔宇锡院长的竭力推荐下,他获得了国内顶尖的成元大学附属医院的实习面试机会。然而,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发生了一起突发事件——一名小孩被车站突然掉落的巨幅广告牌砸中,大量失血,生命垂危。就在现场的施温凭着自己的高超医术,对小孩采取了急救措施,并将其送上了救护车。车上的施温不停看表,可约定的时间早已过去,施温的缺席使得理事会拒绝了他的入职申请。

  小孩被送往的恰巧是面试地点成元医院,可这时施温已无暇顾及,因为他发现小孩有外伤性心脑血管病的症状。这是一种极其严重的创伤并发症,如果不及时处理,会危及生命。施温想冲入手术室,提醒主治医师,却被人拦在门外,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模糊的英文术语。手术进行过程中,主治医师金道瀚突然发现小孩有心脏出血症状,猛然回想起手术室外施温说的那几个英文单词,原来就是在提醒他要采取的急救措施,小孩最终脱离了危险。

  施温救人的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他被误认为成元医院的医生,而吸引大批记者前往采访。理事长再次召开会议讨论施温的入职问题,会上崔院长据理力争,强调施温虽然患有自闭症,但他在医学方面有超凡天赋,而且就算是自闭症也有治愈的可能。最后,更是提出如果施温在六个月内失职,自己愿意辞去院长职务。一心想夺权上位的副院长姜贤泰抓住机会,带头同意了提议。施温终于成功入职,成为了一名小儿科的实习医生。

  同为小儿科医生的金道瀚对院长聘用自闭症的施温颇为不解。但得知施温就是当日急救小童的医师,并了解到他对医学的独特看法时,对他也有了一丝认可。车允书是拥有超凡使命感和亲和力的成元小儿科美女医师,因为和金道瀚在治疗方案上起了分歧而戒酒消愁,她大醉回到家中,不料走错房间,遇到了正独自过生日的施温,两人的不期而遇会谱写出怎样的缘分故事……

Good Doctor2集剧情介绍

  新手施温 初露头角 无奈卷入 权力之争

  次日,酒醒的允书见到施温,大为震惊。混乱之中,终于弄清施温是新来的同事,而昨晚也是由于自己的疏忽才进错房间,施温并无半点非分之想。

  施温的到来,在医院引起了很大轰动。早间查房过程中,施温发现一名病童成浩有不良反应,经过仔细检查,确定成浩是由于胆管囊肿手术不成功,引发了强烈的后遗症。施温要求即刻为成浩重新做手术,但是金道瀚教授坚持要联络成浩的主治医师小儿科高科长回院主刀。与此同时,小儿科另一位病童恩智已经被推入手术室,等待进行肿瘤切除手术。金教授命令施温和其他医生一同进入手术室,而高级住院护士赵政未则继续联系高科长。

  进入手术室的施温一心牵挂成浩的病情,再不进行手术,成浩很有可能会失去生命。最终他做出了惊人的举动——冲回病房,与赵护士一起将成浩推入了恩智旁边的手术室。得到消息的金教授怒不可遏,他大骂施温,将他赶出手术室,并做出了由自己同时主刀两台手术的决定。金教授正准备结束成浩这边的手术,突然发现他有腹腔渗血的情况,手术室外的施温对着话筒大声提醒,是处方的问题。原来高科长擅自给成浩使用了禁止作为儿童用药的类生长抑素,导致成浩出现急性出血。最终,在金教授的带领下,两台手术顺利完成。

  手术室外,赶回医院的高科长,为金教授插手自己病人的事感到不满,正欲指责,金教授却走向一旁的施温,给了他一记拳头。金教授大声警告施温不要自以为是。允书扶起被打倒在地的施温,施温没有说话,只是微笑起来。施温的表情让金教授更加愤怒,他认为施温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允书将施温带走,为他查看伤势,并提醒他只有病人的主治医生才最了解病人的病情变化,手术中换其他医生主刀,可能会有更多紧急情况发生,因此教授才会坚持等科长回来。

  院长叫来金教授,向他解释被打的施温之所以会笑,是因为自闭患者会将内心的情绪通过完全相反的面部表情表现出来,其实,他的内心是充满恐惧的。金教授闻言心里有了一丝惭愧。

  允书建议肝胆胰外科的一位病童转到小儿科,因而与肝胆胰外科科长金载准发生冲突,被斥责不分尊卑。允书心有不甘,认为自己并无过错。金教授命令施温每天六点下班,变相减少他在医院的服务时间。允书看不过眼,追着金教授理论,金教授强调施温的医学知识和诊断能力出众,但自闭症并未治愈,在紧张状态下,无法控制自己,于是做出了这个安排。更提醒允书不要多管闲事,如果不注意自己的行为,也有可能被淘汰掉。

  允书和施温一同赶车回医院宿舍。允书为了鼓励闷闷不乐的施温,决定亲自下厨。在施温的宿舍里,允书收拾桌子,不小心扔掉了哥哥送给施温的儿童手术刀。好在施温及时在门外的垃圾桶中寻回,但却十分生气地把允书赶走。

  院长因为高科长的失职问题召集了紧急委员会,副院长却以施温的继续任用为条件要求撤销对高科长的处分。院长无奈妥协,这一决定被金教授知晓,他当面质疑院长为了朴施温失去原则,还放言要用自己的方式处理朴施温。

  金载准科长冲到小儿科,呵斥金教授的人换走自己科室的病人,小儿科医师们面面相觑,到底是谁换走了病人,初来乍到的施温又会卷入怎样的斗争……

Good Doctor3集剧情介绍

  道瀚施温 步入陷阱 早产患儿 幸运得救

  面对气势汹汹的金载准科长,施温坦言是自己换走了病童,金科长要求金道瀚妥善处理此事,否则将请求医院予以违纪处分。允书大怒,责备施温擅作主张。金教授通知病童家属,强调施温没有经验,才会作出违规行为,并将病童转回了肝胆胰科。

  病人家属对医生保守治疗的态度十分不满,他们认为只要有一丝治愈希望,都应当尝试。与此同时,金科长提出希望金道瀚转到肝胆胰科,这里将获得比小儿科更大的发挥空间。金教授拒绝了。

  孩子转科后,施温仍不时回去看望,记录小孩的病情变化。病房外,施温被肝胆胰科的实习医生们欺负,指责他插手其他科室的病人。经过的允书碰巧看见这幕,愤怒地教训了那两个实习医生。

  允书和施温聊天,询问他对于医生这个职业的看法,以及他对患者的态度,施温流利地用书本上的定义对答,允书十分失望。她告诉施温,没有灵魂的医生就是手术室里的机器人,他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和确信。

  施温擅自给病童转科的事情被高科长得知,他大骂了金教授一顿,斥责他和施温一起给小儿科丢脸。金教授不卑不亢,用高科长滥用类生长抑素一事反驳,气的高科长面红耳赤。高科长咽不下心里的气,找来小儿科另一位住院医师于日圭,监视金教授和施温的一举一动。

  理事长希望自己的继女,医院运营室长彩京,和未婚夫金教授一起出国发展,被一向对继母无好感的彩京一口回绝。小儿科有位病童书俊,不肯进食,施温前去安抚书俊,不料失手弄坏书俊最中意的公仔玩偶,惹得书俊在病房内大哭一场。书俊的妈妈联合其他施温主治的病童家属,向医院要求更换主治医师。

  副院长和高科长,联合财团常务董事李学毕,密谋借由早产儿转科事件,设局引发金教授和金科长的冲突,并且指认施温是罪魁祸首,从而顺利逼走院长。

  院长找金教授外出喝酒谈心,坦白自己一直袒护施温的原因,原来他仅仅是站在医生的角度,想要治愈一个自闭病人的一生。金教授虽然无法理解老师的苦衷,但表态一定不会让老院长因为施温的缘故离开医院。

  结束工作的允书在医院门口碰上大醉的金教授还有院长,她主动提出送金教授回家。在金教授家中,允书看见了几年前小儿科医师们聚餐的合影,回忆起那晚自己大醉,金道瀚背自己回家的情景。其实那晚允书是想向自己暗恋多时的道瀚表白的,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下来。隔天,金教授给了允书一瓶香水,虽然只是平常礼物,允书还是一阵窃喜。

  高科长指使日圭向金教授传话,说外界传闻他是因为能力不够,才将早产儿转回金科长手下,这让自尊心极强的道瀚无法接受。他毅然决定要替早产儿完成手术,即使是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成功率,也要对生命负责。

  金科长对道瀚的做法十分愤怒,他上报医院高层,院长迫于压力召开奖惩委员会,讨论如何处置金教授及施温抢夺病人的违规行为。副院长得知金道瀚和金秀瀚的兄弟关系,他通过电话向神秘人保证自己手上有一个让人感兴趣的新人。

  奖惩委员会议进行过程中,允书冲入会议室,报告早产儿生命体征不稳,情况危急。金教授决定立刻进行手术,会议被迫中断。早产儿手术难度巨大,好在金教授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手术顺利进入收尾阶段。此时,施温大叫说患儿肝脏下部有堵塞,允书确认是胆管穿孔,但是在场所有医师都想不出如何解决这个突发状况,患儿的生命危在旦夕,早产儿如何得救,新一波的政治风暴又将怎样袭来……

Good Doctor4集剧情介绍

  单纯施温 状况频出 允书主刀 手术失利

  医师们焦急万分,束手无策,施温突然提议用排液术,放弃缝合。道瀚采纳了他的建议,手术得以顺利结束,患儿得救。手术完成后,金道涵支开施温,回到奖惩委员会议上,并要求独自承担责任。在院长的倡议下,委员会决定降低处罚力度,责令金道涵停职一周,减薪一个月,朴施温则需上交一份事件报告书。

  小儿科医师们对于金教授独自承担责任很是不忿,出言斥责总是惹麻烦的施温,允书制止了他们,并带走施温。允书提醒施温,闯祸不重要,重要的是认错态度,可是施温觉得救人才是首要的,允书怒斥施温毫无团队意识,愤而离开。  

  允书来到金教授办公室,与他讨论施温的事。她认为施温医学知识比自己高出不少层次,但是其他方面让人难以接受。教授直言对他来说医师中可以沟通的搭档是比有缺陷的天才更好的选择。

  彩京找到副院长,抱怨道瀚成了医院斗争的牺牲品,副院长向他保证,不会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儿童病房的患者仁海看出小儿科洪吉南医师对自己的姐姐仁英有好感,特地走开为两人制造独处机会,吉南趁机邀请仁英去看音乐会,被仁英以患者家属和医师身份尴尬为由拒绝。

  施温好意为书俊带去了米粉蛋糕,书俊妈妈不但不领情,还指责施温没有常识,乱给病人吃东西。允书赶到病房处理,安抚书俊妈妈的情绪,并警告施温不要随便更改病人的饮食。彩京提议道瀚离开小儿科,远离斗争,道瀚断然拒绝。彩京质问为什么,道瀚没有回答。

  道瀚妈妈在电话里询问道瀚有没有去看过秀瀚,原来秀瀚已经去世,道瀚否认,却一夜未眠。医院里,几个小病童偷偷拿出零食在储藏室里分享,被经过的施温发现,他询问小朋友可不可以和他们一起玩,脑海中却闪回数年前与此相似的画面,然后就是哥哥遇害的场景。施温一时控制不住,失手打翻药品架,玻璃碎片弄伤了小朋友。允书对施温的表现大感失望。

  病童家属大骂施温精神有问题,向高科长提议要赶走施温。高科长趁机向副院长打小报告,副院长并未支持他,反而认为只是普通的突发事件。高科长回想起奖惩委员会议上副院长突然偏向院长一方,声援金教授和施温,决计撇开副院长,直接对施温下手。他煽动病童家属联名上书,要求医院解雇施温。

  允书去病房看望早产儿母亲,看见床头挂着施温画给宝宝的素描,心中升起了一丝温暖。她去保温箱看早产儿,宝宝用小手抓住她的大手,她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开始有点认同施温救人为先的理念。

  神秘人来到韩国,与副院长在棒球场会面。书俊连续失眠,施温自告奋勇前去察看,成功使书俊入睡,自己与病童的关系也得到缓和。允书站在病房外观察,觉得在施温身上看见了当年的自己——那个充满活力的年轻医师。医院收治了一名急性肠套叠病童,允书要求进行手术,遭到高科长强烈反对,若手术失败将对医院和小儿科的声誉带来巨大影响。允书坚持己见,并承诺承担一切后果。

  休假中的道瀚得知肠套叠病童的情况,立即启程赶往医院,并交代允书等自己回来主刀。情况危急,道瀚打算用手机视屏指导手术过程,无奈手机没电关机。

  孩子生命危在旦夕,允书毅然决定由自己主刀手术。

  手术过程中,施温发现孩子停止呼吸,继而丧失心跳,允书立刻采取急救措施,无奈为时已晚。手术失败将会带给允书怎样的打击,赶到医院的道瀚又将如何处理当前的局面……

Good Doctor5集剧情介绍

  失败允书 伤心自责 道瀚施温 各施关怀

  允书失落地走出手术室,病童敏熙的父母得知手术失败的消息,泣不成声,更厉声指责允书是杀人凶手。道瀚向家属解释患者送来太迟,允书已经尽力。

  高科长责怪允书冲动误事,惹上医患纠纷,并推卸责任,说自己从未同意进行手术。金教授针锋相对,指出高科长的目的是故意拖延时间,不给患者生存机会。施温将敏熙死前穿过的衣服补好,希望她能美丽地进入天堂,被金教授看见,大骂他做这些只是为了安慰自己的良心,天堂是不存在的。施温不同意,他坚信兔子,哥哥,还有敏熙都能升入天堂。

  日圭将允书手术失败怪罪在施温头上,认为他是扫把星,他来之后小儿科祸事不断,吉南替施温鸣不平。金教授向院长提出销假,彩京得知后生气,认为道瀚是为了照顾情绪低落的允书。

  允书表面上一如平常,其实心里一直在深深自责。她看见待在太平间外守护敏熙的施温,心里更加难过。她告诉施温自己不相信天堂,对病童们来说,活着就是天堂,但自己却亲手埋葬了一个孩子的天堂。允书难过地哭泣,施温很想伸手抚摸她,安慰她,但还是忍住了。他告诉允书,治疗患者重要,但给患者活的机会也很重要,他感谢允书没有让敏熙转院,而是尽了最大努力医治她。

  道瀚要求允书做阑尾炎手术。允书不满,她一拿起手术刀就会想起死去的敏熙,她认为教授用这样的方式逼她面对十分残忍。教授威胁如果允书不主刀这场手术,就一个月不许进手术室。允书带着赌气的成分完成了手术,但是整个手术过程她都十分紧张,金教授训斥她不在状态,允书愤而离开。

  理事长告诉了院长施温被患者家属联名投诉的事,院长很是无奈。允书让医院食堂的大婶给施温送点吃的,未曾想,这个大婶就是施温的母亲,她从哥哥死后就离开了家。大婶一下子认出了施温,吓得躲起来,她还没有勇气面对施温。

  敏熙的葬礼安排在医院举行,允书想去送她最后一程,被道瀚喝住。允书明白道瀚害怕家属会伤害到她,但她想尽一份心意。

  施温和仁海讨论天堂的事,仁海说天堂和圣诞老人一样,都是假的。这话被另一个病童艺恩听见,艺恩难受地跑开了。原来,艺恩的爸爸为了救小艺恩,捐了肝给她,自己却因为肝癌去世了,艺恩一直相信爸爸会去天堂。施温告诉艺恩,天堂是存在的,只要逝者的家人们还留存着他们在一起时的回忆,也就是他们通向天堂的门,那他们就可以升入天堂。

  道瀚来到敏熙的追悼会,安慰敏熙的父母。通过道瀚的开导,敏熙父母原谅了允书,还感谢了一直陪伴敏熙的施温。看见这一切,站在门外的允书偷偷落下了眼泪。施温妈妈为施温准备了小时候常做的土豆丸子汤,让允书转交,施温很喜欢吃。经过敏熙的事,允书感受到施温的善良,不再认为他是做手术的机械人。

  道瀚来到允书家门口找她聊聊,允书向他表达了自己对施温的态度,她认为施温是有理想的好医生,还恳求道瀚帮助施温留在医院。道瀚强调空有理想的医生会失去理性和判断力,很容易崩溃,他叫允书不要再袒护施温。

  允书回家途中遇见失眠的施温,去他家里做客。允书看见施温在墙上画的画,画面里是小兔子,哥哥,还有敏熙。允书觉得很温暖,拥抱了施温,感激他让自己找回了当医生的理想。在和施温的聊天中,允书得知了他哥哥的死因,很是感动,她鼓励施温要坚守自己的诺言,做一个出色的医生。

  次日,允书带施温去动物园,施温玩得很开心。施温发现一只猴子的精神不好,怀疑它有疾病,饲养员检查后发现果真如此。允书调侃施温可以当兽医,施温认真地说动物是傻瓜,自己也是傻瓜,所以不可以两个傻瓜凑在一起。允书听了心里不是滋味。

  理事长和院长收到通知财团要停止对医院的资金支持,原来这就是神秘人和副院长见面时,提起的那件重大的事。与此同时,小儿科收治了一名行为与狗相似的女童,她已经咬伤了小儿科的几个医师,医院的财政危机将如何渡过,“狗童”的病又该怎样医治……

Good Doctor6集剧情介绍

  自荐施温 治疗银玉 允书得知 道瀚秘密

  施温自告奋勇上前安抚“狗童”银玉,被赶来的道瀚喝住,他下令为女童注射高剂量的镇静剂,允书为孩子健康着想,出声反对,教授一意孤行。经检查,银玉患有脐尿管畸形,需手术治疗。精神科对银玉会诊后发现她换上了反应性依附障碍,原来银玉身世可怜,只有一个姑姑抚养她。姑姑在郊外经营狗场,故意将她与狗关在一起,允书得知后十分同情小银玉。

  施温说自己能用和动物交流的方式与银玉沟通,要求当银玉的主治医师,道瀚严厉拒绝。因为财团的财政危机,理事长召开高层会议,副院长强调要尽快解决医院的内部问题。医院亦召开会议商量解决办法,金科长和高科长坚持由小儿科下手,缩减机构,剪裁人员。院长不同意,要另谋出路。会议进行中,院长又收到了另一支撑财团停止支持的文件,医院陷入更深的危机之中。

  艺恩手术后伤口疼痛,允书和施温前去查看。允书不理解艺恩的话,施温却明白了。施温指出这是伤口愈合时的正常现象,艺恩感谢他,并送给他火腿肠叫他带给女朋友吃。

  高科长收到副院长的警告,要他为大局着想,停止针对朴施温。高科长内心不服,趁机提出让施温担任银玉的主治医师,其实是想施温犯下更大的错。彩京责怪道瀚之前没有听她的话离开小儿科,现在卷入危机之中。道瀚生气,指责彩京从不为自己的事业感到自豪。院长找彩京谈心,要她支持理事长,彩京拒绝,并说自己恨的人还有院长,因为他并不反对自己爸爸再婚,院长很无奈。施温得知自己要当银玉的主治医生很开心,允书鼓励他,要他不能犯错,好好加油。施温面对靠近的允书突然打嗝,其实是因为他对允书有了好感,十分紧张他们的关系。施温还把艺恩送的火腿肠分给允书。

  施温用自己的方法治疗银玉,配合她的习惯,让她用手吃饭。允书不解,正欲指责,院长叫走了她。院长让允书相信施温,因为自己曾见识过施温与小兔子的沟通,施温是能够与动物交流的。允书找院长拿讲义,无意中发现施温小时候的照片,觉得十分可爱。

  道瀚在手术室对大家发火,允书因为施温的事与他冲撞。允书认为道瀚针对施温,冷漠无情。道瀚没有辩解,只是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弟弟。晚上,道瀚骗彩京自己在手术,推掉了约会,却独自跑去喝酒。中途,道瀚约见允书,向她说起自己为什么针对施温。原来,道瀚的弟弟有智障,但在家人的照顾下他生活得很好,道瀚为了锻炼弟弟秀瀚的自理能力,要求父母不要送秀瀚上学。秀瀚独自出门,当对世界和人的恐惧袭来,他选择了逃避。最终,因车祸丧失了生命。弟弟的去世给了道瀚很大的打击。道瀚在施温身上见到了弟弟的影子,他认为只有简单生活才适合他们。允书听后安慰自责的道瀚,道瀚很感动。

  施温和银玉沟通很好,银玉也开始接受了这个温柔的大哥哥。允书和施温去医院餐厅吃饭,被施温妈妈撞见,施温妈妈因为腹痛突然倒地,施温和允书赶紧送她去了急诊室。彩京来找道瀚,意外得知昨晚道瀚没有手术,十分生气,但还是没有说破。允书帮大婶办理入院手续,无意中发现她钱包里的照片,竟然是小时候的施温,回想起先前的汤与饭菜,终于发现大婶就是施温的母亲。

  施温鼓励银玉和病房里别的小朋友玩耍,他们彼此关怀,很是开心。路过的于日圭见状,心生一计。他趁施温离开病房,偷偷放出银玉。副院长致电神秘人,询问两大集团撤资的原因,神秘人卖了关子。原来,一直在背后操作这件事的是彩京。她一心要夺回属于自己父亲的财团,决心打垮医院,赶走理事长。银玉受了惊吓,在医院里乱跑,四处伤人。保安要强制带走银玉,施温十分不忍,与保安发生冲突。银玉会遭遇怎样的对待,施温又将面临何种命运……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