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剑上的公堂剧情介绍

1-6集

舌剑上的公堂第1集剧情介绍

一名村民纪杰状告李有福强娶其大媳妇孙楚楚,纪杰大儿子拜堂时突然死亡,楚楚表示已是纪家的媳妇,不愿再嫁。有「荒唐镜」之称的状师潘镜全辩以歪理,县官裘清高怕被指其管辖的清心县成为淫乱之县,判楚楚嫁给有福。楚楚被强行拉上花轿,孔子学堂的教师章四维拦住花轿,要替楚楚告上京师,但被送嫁随从赶走。纪氏父子指四维害了楚楚,纪壮更一手把四维抛起,幸得捕头夏侯武及时接住他。夏侯武是四维的好朋友,他指镜全为钱做出有违公义的事,而他辛苦拘捕的坏人,也因为镜全而得以逍遥法外。抗衡镜全 只有梦吉说书人提到当年县中能与镜全抗衡的状师,只有陈梦吉一人,夏侯武听到陈梦吉的名字,立即满面通红。四维发现三名学生听说书人讲状师故事,加以责罚,他指状师歪曲事实,非君子所为。几名大汉表示要把孔庙改成烟馆,更要拆掉孔子像,四维只好把孔子像背回家。丰收祠的庙祝蘇准与妻周兰带丰收娘娘像出巡,村民蜂拥而上。四维慨叹孔子无人拜,丰收祠那导人迷信的地方却有无数信众。四维爱与他饲养的牛「颜渊」诉心事,他坚持宣扬孔子有教无类的精神。楚楚与有福拜堂时有福突然死亡。夏侯武接到线人周菊的消息,成功捉拿贼人。周菊是周兰的妹妹,为夏侯武担任线人已数年。她在街上拾到一个鼻烟壶,夏侯武认出是梦吉之物,但梦吉已销声匿迹二十年。潘尔名到丰收祠禀神,赶所有人离开。周兰发现了尔名的秘密,欲藉以敲诈其父镜全。一个踏单车的人横冲直撞,正向尔名背後冲过来,四维高叫尔名小心,尔名却仍只顾骂人,结果被单车撞到。四维扶起尔名,尔名一时口快说自己是聋的,所以听不到四维的话。在楼上的镜全听到,铁青了面。尔名回家後被父打骂,斥他愚蠢,竟自揭是个聋人。尔名哭诉儿时在一次行雷後便突然听不到声音,他的娘亲说是因为镜全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镜全却表示不相信有报应。重打四维 八十大板刘爷爷想到有福灵前鞠躬,并问候楚楚,四维同去。他们看见有福之子贤孝在灵堂上大鱼大肉,并与清楼女子亲热,直斥贤孝不是,贤孝命人赶四维走,四维被驱前看见贤孝轻薄楚楚。刘爷爷指楚楚处境危险,认为四维应替她讨回公道。四维再为楚楚写状纸,告到衙门。镜全到公堂,表示由尔名替贤孝打官司,要藉此证明尔名并不是聋的。尔名与其父一样以歪理辩驳,加上楚楚表示贤孝并无对她做出无礼之事,清高判贤孝无罪,却以诬告之罪,重打四维八十大板。双手抓向 慧真屁股四维发现颜渊被镜全的下人宰杀了,他的三个学生又退学,四维觉得无天理,生存没意义,竟悬梁自尽。但他看到孔子像便顿悟不应轻生,打消寻死念头,可是一名叫何慧真的女子突然闯进来,四维转身看时,脚下的凳子滑走,他差点儿被吊死。慧真好不容易把他救下来,四维的屁股落地,痛得双手往前抓,却抓向慧真的屁股……

舌剑上的公堂第2集剧情介绍

四维发誓双手推向慧真屁股是无心之失,慧真以四维的恩人自居,并借宿一宵。周菊早上到来上课,慧真自称是四维的远房亲戚,专程来义助四维教学。四维欲拒绝,慧真以说出四维错手抓到她屁股的事作要胁,四维只好答应。慧真看见丰收祠外张贴了招聘杂役的红纸,向周兰自荐,要求每月十両银工钱,她几乎说服周兰聘用她之际,周菊指她是四维的亲戚,周兰即改变主意,且赶慧真走。二人随即斗起嘴来,互相数落对方祖宗十八代,结果慧真赢了。梦吉字画 重现民间夏侯武发现博古斋拍卖梦吉的藏品,但须待远行的钱老板回来,才得知藏品来源。慧真手持状元楼的烧鹅髀回四维家,四维指她并非如其所说两袖清风,夏侯武追问慧真来历,四维表示慧真是他的恩人,所以让她住下来。镜全家的严总管买来一幅梦吉的字画,镜全认出确是梦吉的笔迹,命严总管追查字画来源。尔名表示愈来愈多人视他为状师,但他不想当状师,镜全斥责尔名,并命尔名必须做好他的戏。夏侯武怀疑慧真是出售梦吉藏品的人,便与下属蔡多华跟踪慧真,发现慧真在赌档赢了很多钱。梦吉老仆 变卖珍品严管家表示镜全愿以底价五倍购买所有梦吉的藏品,条件是说出藏品的来源,但钱老板拒绝透露。严管家带人殴打钱老板,逼他说出梦吉藏品来源,夏侯武救了他。一位名徐安的老伯看见钱老板被打伤,即表示梦吉之物全出自他。徐安是梦吉的仆人,与孙女相依为命。他表示梦吉二十年前离开後便不知所终,而他最近发现梦吉交给他的两个箱内全是珍品,为了生活便把藏品变卖,但由於梦吉曾嘱他不能洩露其行踪,所以徐安要求钱老板对珍品来源保密。徐安被打 四十大板 捕头吴耀威到徐家以私吞梦吉财产拘捕徐安。镜全表示早已与梦吉结拜为兄弟,而徐安并无证据证明梦吉把财产相赠,清高判徐安重打四十大板,并把所有梦吉之财物交镜全保管。慧真对镜全自称是梦吉乾兄反应甚大,指侵吞梦吉财产的人是镜全,却苦无证据。 黑衣人在徐安家放下银両及药膏,徐安担心是镜全插赃嫁祸,便到衙门报案,他只知黑衣人是个女人。夏侯武问徐安是否认得鼻烟壶,徐安表示那是梦吉之物,当年梦吉离开时亦只带了此鼻烟壶随身。慧真徐安 串通造假夏侯武与老捕头鲁彪到四维家饮酒,慧真看见夏侯武手上的鼻烟壶,便趁夏侯武醉酒时偷取,但原来夏侯武只是装醉,夏侯武发现慧真的包袱内藏有梦吉的神主牌,慧真表示自己是梦吉的女儿陈真真。徐安认出慧真是梦吉女儿,清高判所有梦吉物品,交回给她。一直寻找梦吉以报父仇的夏侯武,因梦吉已死无法报仇,向慧真追究,结果被四维劝退。四维发现慧真手上的痣是假的,又看见慧真半夜到树林见徐安,知道慧真与徐安串通,假冒梦吉女儿,慧真发现四维,把他打晕。

舌剑上的公堂第3集剧情介绍

慧真指四维有离魂症,是她救了四维一命。但四维记得昨夜发生的事,他发现自己的头被打伤流血,又在她房间找到沾了泥泞的鞋。慧真承认假冒梦吉之女,并以徐安爷孙及夏侯武设想为由,说服四维不揭发她。周兰称赞慧真口才了得,可惜她是女儿身,无法在公堂代人诉讼,但认为慧真可替人写状纸,并游说慧真租用丰收祠开档。慧真写状纸索价一百五十両,群众迅速散去。镜全与朋友月下吟诗时,臭到夜香气味,他指夜香婆包香坏他雅兴,命下人把夜香桶打翻。包香劝武 放下仇恨包香发现黑衣人送她银両,追出把银両交还,两名男子欲侵犯黑衣人,包香把二人打退。包香拿早点给夏侯武,夏侯武埋怨梦吉已死,令二十年来报仇的目标落空,包香劝夏侯武不要让自己停留在过去。四维写了七个字在七张纸上,欲揭穿慧真的假身分,周菊以为是七言诗句,把字重排次序。夏侯武向四维表示已想通,把仇恨放下,当他听到陈梦吉的名字已不再发怒。可是他从周菊重整的诗句得知慧真并非梦吉女儿,还追问四维早知秘密为何没告诉他。夏侯武到丰收祠拆穿慧真谎言,并表示若她继续行骗便逮捕她。说书人收到消息,便向群众说慧真是老千。没有证据 指证谎言镜全虽知慧真的假身分,但因徐安已离开清心县,没证据指证慧真,所以没法取回梦吉财物。镜全欣赏慧真的口才与胆识,并谓可惜她是女儿家,不能上公堂,否则以她的资质,他会考虑收慧真为徒。慧真双手掐向四维颈项报仇,周菊及时来到阻止。搭建草棚 坟前守孝贤孝走到楚楚房间,欲侵犯楚楚,幸下人突然闯入,楚楚才告脱险。四维被指收藏女老千在家,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村民对他的人格起疑。四维发现楚楚欲自毁容貌,上前阻止,楚楚把贤孝欲侵犯她的事告知,四维表示会帮楚楚,命楚楚随他回学堂再作打算。慧真指四维欲金屋藏娇,楚楚为免连累四维欲离开。慧真提议代楚楚写状纸告贤孝,楚楚却没银両,她表示打算到庵堂削发为尼,以求过清静日子,但四维替楚楚想出解决方法,就是替楚楚在有福坟前搭建草棚,让楚楚守孝。慧真指四维愚蠢,并表示替楚楚担心,说时,已见贤孝家丁推着木头上山,谓贤孝要在山上建草棚。说得轰烈 被刀割手贤孝带了鲍鱼、元蹄、烧鹅及美酒到山上,谓要与楚楚一同守孝,随即命家丁离开。慧真一再表示楚楚处境危险,四维赶上山及时救了楚楚,他决定替楚楚写状纸告贤孝。周菊跑来表示贤孝要告四维与楚楚打伤他,更指二人做出伤风败德之事,有损家声,要把楚楚嫁给一个跛足的屠夫。楚楚在丰收祠求神庇佑,四维来表示要帮她,祠内信众均劝四维不要再害楚楚,可是四维坚决表示即使被清高打至皮开肉烂,血流成河,也要替楚楚讨回公道。慧真见四维说得轰烈,着他伸出手来,并用刀割他的手……

舌剑上的公堂第4集剧情介绍

慧真以四维鲜血写状纸,四维十个指头均被割伤,周菊煮了猪肝汤给他补血。慧真到衙门递交状纸时遇镜全,镜全表示会亲自出马,慧真与镜全打赌,二人同意官司完了才决定赌局的条款。慧真无论走到哪裏,都有人指她一定会输给镜全,甚至连几岁小孩也看扁她,而赌徒亦纷纷下重注买镜全获胜。慧真付银両要求说书人说出镜全所有事迹,及其打赢官司的方法。慧真听後才知道镜全的厉害,担心自己输了,要做镜全的填房甚至侍婢。慧真乘夜逃走,四维紧追,结果慧真被周菊捉回。贤孝在公堂上表示状师未到,他不会作供,清高只好等候,镜全姗姗然出门,并在轿上睡觉,中途遇人工作阻塞去路。案件开审,贤孝指四维与楚楚做出苟且之事,四维与楚楚否认及解释,但无人相信,慧真躲在人群中说找个稳婆替楚楚验明证身。一验之下,四维晕倒,慧真指四维血气不足,贤孝却指四维装晕。慧真表示自己是四维的助教,代四维作辩。贤孝虽坚持他的状师未到他不答辩,但慧真以多方证人做证,引得贤孝露出马脚。败阵镜全 写个服字清高判贤孝败诉,重打八十大板,又指楚楚留在李家会有危险,准她离开李家,从此与李家各不相干。镜全醒来时已天黑,且身处坟场。他回到清心县,城门竟未关上,原来慧真在城门内等候他,并要求输了官司的镜全写一个服字给她。镜全回家不但没有向严管家兴师问罪,还自言自语指慧真懂得用计谋打败他,代表对他有研究。楚楚对未来未有打算,蘇准提议她留在丰收祠内。慧真回来给各人看镜全所写的服字,谓以後会以她的真姓名何慧真继续替人写状纸。楚楚知道长贫难顾,表示想开一豆腐档,周菊指开豆腐档须二十両银。芙蓉花纸 大侠记认周兰支开蘇准,警告楚楚休想装可怜令蘇准借钱给她开档,但周兰愿意借钱给楚楚,以九出十三归收取高利钱。在邻房用膳的尔名及阿独看到,蘇准表示以九出十归的利钱计算,借钱给楚楚,被周兰发现。周兰指蘇准对楚楚有意思,又指蘇准很久没与她亲热,蘇准对妻甜言蜜语,他只念了几句诗经,周兰便已陶醉,再不追究。一名男黑衣人在楚楚房内放下银両後,另一女黑衣人又放下一张绘有芙蓉花的纸,谓作为做大侠的记认。黑衣贼人 偷神主牌男黑衣人离开时被夏侯武及多华发现,二人紧追他,女黑衣人於是大叫,引开夏侯武,助男黑衣人脱身。四维半夜上茅厕看见另一个男黑衣人,以为慧真又穿上黑衣外出,黑衣人不发一言便走了,此时慧真出来,四维於是大叫有贼。男黑衣人摆脱了夏侯武,另一男黑衣人此时出现,更与夏侯武交手。四维与慧真追贼而至,发现这名男黑衣人逃走时遗下了梦吉的神主牌,慧真表示她早上已把神主牌扔了,夏侯武奇怪黑衣人为何只偷取一个假的神主牌……

舌剑上的公堂第5集剧情介绍

夏侯武告知包香有黑衣人出现,提醒她要小心,包香谓两日前她已见过黑衣人,指对方是个不懂武功的女人,放下银両给她便走了,是个好人;夏侯武却指黑衣人是个身手很好的男人,而且潜入四维家偷神主牌,是个贼人。真真夜半叫醒四维,要四维陪她聊天,四维不理睬,真真便用水泼醒他,四维只好向她讲解孔子学说至天亮。尔名奇怪楚楚没开豆腐店,却在丰收祠工作。蘇准目不转睛的凝视楚楚,周兰醋意大发,质问楚楚为何收到黑芙蓉所赠银両,却没有开豆腐店……一日三次 遇上樊庚蘇准着妻促尔名禀神,好求证尔名失聪的真伪。周菊与楚楚外出,楚楚发现有人定神的看着周菊。突然天下雨,周菊想把伞拿给刚才看着她的书生樊庚,可是雨很快便停了,她误把多华当作樊庚,却发现多华正与一女子亲热。多华取笑周菊不懂男女间之事,又指周菊妒忌他,周菊用伞打多华,结果雨伞被多华取去。天又下起雨来,周菊更不慎跌在水洼之中,突然有人用伞替她挡雨,此人正是樊庚,樊庚把伞留给周菊便走了。周菊与楚楚赶在城门关上前入城,樊庚也刚好赶进城,他表示自己专程走回来是希望再与周菊遇上。樊庚上京赴考,想找一宁静的地方专心读书,周菊便带他到四维的学堂。提议四维 担当状师真真每到入夜便要四维陪她聊天,她指四维满口仁义道德,却没几个学生,恐连生计也成问题,提议他做状师赚钱。樊庚知道四维与真真因何而争论後,表示做状师不好,因状师爱颠倒是非。他打算投考功名,因为最终判案的是官府,若他考到状元,定会做个公正严明的父母官。真真不理 镜全打赌真真在衙门外遇到镜全,此时夏侯武与耀威分别捉拿了疑犯,真真打听案情,多华透露是命案。镜全提议与真真再赌一次,像当年他与陈梦吉一样,随便选一个疑犯打官司,看谁能为疑犯脱罪。夏侯武听到镜全与梦吉二十年前为了赢对方,随便选个疑犯打官司,他的父亲才会被二人害死。真真明言不会与镜全比斗,要镜全永远是她的手下败将。夏侯武查 凶案真相夏侯武向证人问取供词,现场只有一位失明的乐师曲风,无法看到案中死者尹大人被杀经过。四维介绍樊庚给夏侯武认识,为了避开真真,四维提议到夏侯武家详谈。夏侯武透露二十年前其父替人送镖,被卷入一宗劫杀案中,因陈梦吉冤枉他其父偷金,令他其父无辜被斩首。真真等至天黑仍不见四维回家,她因晚上不能一个人,便出外找人相陪。她遇到包香,决定陪包香倒夜香。梦吉解释 镜全诡计周兰与妹妹在房间谈心事。尔名以黑衣人身分留字条给楚楚,被楚楚发现,周兰听到楚楚与人说话,想出去看看,却看见蘇准与楚楚搂作一团。真真忍受不了「夜香」的臭味气,在路旁等候包香时,黑衣人又出现,她一眼认出是陈梦吉。梦吉指真真不是镜全对手,更相信镜全想娶真真做填房。真真为了摆脱梦吉,竟大叫非礼……

舌剑上的公堂第6集剧情介绍

真真大叫非礼,夏侯武及包香应声而到,真真装作害怕搂紧夏侯武。周菊往助夏侯武查案,樊庚同往。尔名光顾楚楚的豆腐店,不肯排队,还要买下所有豆腐花。蘇准令妻子试探尔名,以求证尔名听觉是否有问题。樊庚看见周兰在尔名背後叫他的名字,尔名在阿独做手语後才作出反应骂周兰。严总管上门邀真真到镜全家晚饭,又问她与镜全打赌之事如何决定,真真敷衍两句便打发严总管走。但当她听到樊庚说尔名要靠看侍婢做手势才说话,便立即到潘家。尔名出丑 被父鞭打真真接受打赌,若她胜出,镜全须把大宅及厨师送她;镜全则谓若他赢了,真真便要嫁给他。真真选择替罗有来辩护,并胸有成竹能打败镜全。真真到狱中向有来表示会免费替他写状纸,并找状师替他辩护。周菊带樊庚到状元楼吃东西,店小二及几名茶客告知尔名他的侍婢阿独跌倒了,尔名因听不到,未有作出正常反应,樊庚提醒众人要做手势与尔名沟通。镜全看见儿子再次出丑,十分愤怒,回家更鞭打阿独,尔名求情,镜全连尔名也痛打一番。周菊情诗 传情达意樊庚因当众揭穿尔名失聪,破坏了真真的打赌计画策,令真真不悦,他便自动搬走,周菊带他到古寺暂住。周菊送了一个钱包给樊庚,樊庚也送了一首诗给她,她喜孜孜的往请四维替她解诗。真真看见周菊紧张樊庚写给她的诗,以为是情诗,还指樊庚此举是有意迎娶周菊,周菊心花怒放。周菊回家为樊庚写了一首情诗,但因她懂的字不多,诗中有些字以交叉代替。周菊拿了雨伞及棉被到古寺给樊庚,她的诗掉到地上,樊庚看到,便教她写出她不懂的字。樊庚明白周菊的心意,把周菊拥入怀。周菊表示在古寺与樊庚过了一夜,谓与樊庚真心相爱,周兰十分紧张。凶案关键 妓院鞋印夏侯武率下属到怡香院查尹大人被杀案,多华被花姑娘包围,夏侯武斥他身为捕快竟与妓女相熟,怀疑他曾光顾各妓女。但原来多华在妓院长大,各人视他如儿子或弟弟般关爱。夏侯武发现案发厢房的窗外有一鞋印,加上院内各人所说,夏侯武相信有来是无辜的,他把鞋印及有关线索告知真真,希望真真替有来脱罪,免令有来含冤受屈。 真真希望四维上公堂替有来辩护,四维不肯;真真欲请樊庚帮忙,樊庚却以赴考科举为由拒绝。樊庚自称 梦吉之子樊庚起程上京应考,周菊与姊送行,周兰警告樊庚高中後必须回来迎娶周菊。有来的小姨祥嫂求真真帮助有来,真真表示自己不能上公堂,除非四维肯担任有来的讼师。四维到狱中向有来了解案情,夏侯武亦鼓励四维替有来伸冤,四维终答应,但他声明绝不会为赢官司而撒谎。开审之日,镜全以尔名身体抱恙未能上公堂为由,改由他的乾儿子顶上,而此人竟是樊庚,樊庚更自称是陈梦吉的儿子陈喆喆。

网络微评